妻子公司的性開放企業文化

一個月前,我妻子安妮的公司組織到海外去旅遊,他們也邀請我一起參加。安妮在一家大廣告公司工作,在過去幾年里,廣告公司的效益很好,員工的工資很高,干勁也很足,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幾年里,竟然沒有一個人跳槽離開過公司。然而,我經過這次海外旅遊,才明白其中不可告人,甚至是難以啓齒的緣由。

我在一家瀕臨倒閉的企業里做工程師,公司經常開不出工資來,而且還長期放假,所以,我有許多空閑的時間。當我接到妻子廣告公司海外旅遊的邀請后,我欣然答應了,可是我妻子安妮卻不同意我參加這次海外旅遊,她似乎不情願我接觸她的同事。其實,安妮也曾經時不時地告訴過我,他們廣告公司里,男女同事之間的關系很開放,很暧昧,他們經常在工作期間打情罵俏。

我在一家設備制造公司里工作,男女同事之間的關系都很保守,甚至是很古板,我很難想象得出妻子安妮公司里的男女關系是什麽樣子的。我感覺,無非是開一開葷玩笑,動動手腳罷了。然而,我大錯特錯,在這次海外旅行期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只能用淫蕩來形容。

我妻子安妮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漂亮得足以讓男人暈倒,她今年27歲,身材雖不高,可是卻很苗條,她梳著披肩發,襯托著一張漂亮的鴨蛋臉,她的胸部豐滿,臀部結實,長著兩條修長的大腿,在我眼中,她就像一位可愛的小精靈。也許是安妮沒有生過孩子的緣故,她的乳房很結實,即使不帶乳罩,乳房也不會下墜。我們夫妻倆是在大學時認識的,不久就雙雙墜入了愛河,我跟她第一次發生性關系的時候,驚喜地發現她竟然是處女,而且沒有任何性經驗,這著實讓我狂喜了一把,大學畢業后,我們就立即結婚了。

我們出發的前一天,安妮漫不經心地告訴我,她買了一條小比基尼泳裝,就是那種三點式的泳裝。

“安妮,難道你真想在別人面前穿比基尼泳裝嗎?”我半開玩笑地問。

“也許吧!在外國,人人都穿這種比基尼泳裝。”妻子笑眯眯地回答。

“難道你也要學那些外國女人嗎?”我沒好氣地問,我不敢想象,安妮竟然會穿這種幾乎半裸的泳裝,在海灘上走來走去。

“老公,你太土了!”安妮笑著說,“我們公司里的女孩兒,穿的比基尼泳裝更小,她們不爲別的,就爲了跟公司里的男同事們調情。”

“安妮,難道你也想學那些女孩兒,跟男人調情嗎?”我生氣地問。

“調情怎麽了?老公,你犯什麽傻,不光是我,我們公司里所有的女孩都跟男同事們調情。”安妮說,“不就是調情嗎,有什麽了不起的,大家在一起說兩句粗話,走走光,僅此而已。”

“等等,走走光是什麽意思?”我嚷了一句,“難道你真的在那些男人面前走光了嗎?”

“噢,親愛的老公,這有什麽了不起的。”安妮哼了一聲說,“那只是一個小玩笑,偶爾,我們這些女孩兒解開襯衫讓男人看兩眼,那些男人們都看傻眼了。”

我驚訝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我不敢相信,難道妻子真的會讓那些男人看自己的乳房嗎?而且是在辦公室里,這根本不象我妻子干得事情,她跟那些男同事到底有多近乎呢?難道,她跟別的男同事發生過性關系,一想到這些,我就不寒而栗。

第二天早晨,當我們拖著行李來到機場時,妻子的同事已經等候在那里了,他們向安妮揮手,安妮一一向我介紹她的同事,“老公,這是我們公司的總經理阿倫、這是我的同事杜偉、艾錠、江霖……,還有幾位漂亮的女孩兒,蘇麗、孫婷婷、夢琳、倪昆玲……。”

一路上無話,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當晚,我們下榻在一家海濱酒店里,美美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早晨,阿倫來招呼我妻子到酒店一樓的大廳集合,然后,準備出發到海灘去。於是,我跟妻子迅速帶上事先已經準備好的泳裝下樓去了。當我們走進一樓大廳的時候,安妮的其他同事已經等候在那里,總經理阿倫迎上來,他下意識地摸了一下安妮的屁股。“討厭!”安妮推開了阿倫,引來周圍同事的一陣哄堂大笑,我也尴尬地笑了笑,我覺得這並無大礙,畢竟這只是一個玩笑而已,我並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丈夫,我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保持沈默。[2]

海灘就在酒店的后面,我和妻子鑽進更衣室,準備換上遊泳衣。然而,安妮卻鑽進浴室里換比基尼泳裝,她似乎不希望我看到她換泳裝的樣子,當她走出來的時候,她的上身穿著小乳罩,而她的腰間卻圍著一條毛巾,遮住了下身,我本想看一看她的比基尼泳裝,可是她卻執意不肯,“老公,讓我們還是出發吧!”

我抓起一疊報紙,跟隨安妮來到酒店后面的海灘上,海灘上有一處遊泳池,緊挨著酒店的大樓,遊泳池的四周圍了一圈屏風,遮住了外面的視線,屏風上印著安妮公司的商標,很顯然,他們廣告公司將整個遊泳池租下來了。我看見幾個英俊的小夥子,或是在遊泳池里遊泳,或是在遊泳池邊上溜達,不知道爲什麽,我的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自卑感。幸好,幾個漂亮的女孩兒,穿著比基尼泳裝坐在遊泳池邊上,有說有笑,形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讓我感到一絲喜悅。

這時候,我扭頭一看,看見妻子已經解開了圍在腰間的大毛巾,我差點暈過去,只見安妮穿著一條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褲,在我看來那根本不是泳褲,而是一條細帶,她的雪白而細嫩的臀部幾乎全露出來,襯托著修長的大腿,她看起來是那麽的迷人。我心里嘀咕,怪不得安妮要圍一條大毛巾,原來她是害怕我責怪她穿得太暴露了,正當我想對妻子說兩句的時候,忽然,從遊泳池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喊叫聲,“嗨!大家看安妮呀!”

緊接著,幾個男人鬼哭狼嚎似的嚎叫起來,安妮向他們妩媚地一笑,她挑逗似的擺出一個姿勢,將雪白的腹部和修長的大腿展示在那幾個男人面前,接著,她扭頭對我說,“老公,看到了!這就是我們公司里的調情!”

我默默地點點頭,我咧了咧嘴本想說兩句,然而卻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我本想贊揚一番妻子的比基尼泳裝,可是又覺得很荒謬。我只好自嘲地搖了搖頭,“不就是穿了一件比基尼泳裝麽!沒什麽了不起的!”我心里默默地念叨。我轉念一想,如果那個小夥子向我妻子飛眉眼,那不但對我沒有什麽傷害,我反而覺得很自豪,因爲我有一個讓人羨慕的漂亮妻子。

於是,我選了一把椅子坐下,翻閱手里的報紙,此時,安妮和幾個女孩兒聚在一起有說有笑,我竭力閱讀報紙上的文字,可是我怎麽也讀不進去,我用眼角偷偷地監視著安妮的一舉一動,這時候,那幾個男人也圍到了我妻子和幾個女孩兒的身邊,他們不時地互相打情罵俏,最后,我實在讀不下去了,我將報紙舉在面前假裝浏覽,而眼睛卻透過報紙的邊沿,注視著我妻子和那幾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這時候,我看見那個叫杜偉的男孩兒,取來了一箱啤酒和兩瓶威士忌,他將啤酒和威士忌混在一起,倒進了一個大杯子里,然后,他在安妮的耳旁嘀咕了兩句,安妮妩媚地一笑,喝光了一大杯酒,其他的男人也圍了上來,跟安妮有說有笑,安妮又喝了兩大杯酒,其他的女孩兒也大口大口地喝起酒來。坐在遠處偷看的我,不免有些擔心起來,妻子從來沒有喝過這麽多的酒,很顯然,是那些男人挑逗她的結果,此時,安妮搖搖晃晃的,似乎有點喝醉了。

我見到妻子和那幾個男人並沒有干出什麽越軌的事情,於是,我又重新拿起報紙浏覽起來。過了一會兒,安妮走到我身邊,她身上濕漉漉的,很顯然,她剛剛在遊泳池里遊過泳,她的小比基尼泳裝緊緊地貼在皮膚上,映襯出她那迷人的身段,她顯得很興奮,“嗨!親愛的老公,你感覺怎麽樣?”安妮扭捏地說。

“我很好,安妮,你玩得開心嗎?”我問道。我的話顯然是多余,從她臉上那興奮的表情,我一眼就能看出她很興奮。安妮抓起毛巾擦干了身子,然后又回到了她的朋友身邊。

我低頭繼續浏覽報紙,突然,我聽到一聲刺耳的尖叫,我趕緊擡頭一看,只見那個名叫夢琳的女孩兒赤裸著上身,她那雪白的乳房挺立在胸前,一個小夥子手里拎著她的乳罩,在她面前躲躲閃閃。原來,那個小夥子趁夢琳不備,從后面一把扯下了她的乳罩。這時候,夢琳用胳膊遮住她那赤裸的乳房,追趕那個小夥子,兩個人圍著遊泳池轉圈兒,最后,那個小夥子一把抱住夢琳,兩個人雙雙跳進遊泳池里。

我興奮地望著遊泳池,忽然,我又聽到一聲尖叫,另一個女孩的乳罩也被扯了下來,可是她並不害羞,她並沒有用手遮住赤裸的乳房,而是滿不在乎地挺著豐滿的胸部,跟其他人繼續聊天。這時候,我扭頭尋找安妮,看見她躲在遊泳池的一角,正在跟幾個男人聊天,忽然,我看見經理阿倫偷偷地遊到安妮的身后,他勾住安妮的乳罩一把扯下來,一瞬間,安妮的乳頭跳躍出來,她尖叫了一聲,轉過身去猛拍打阿倫,阿倫一把抱住安妮,將她托出水面,此時,安妮那對雪白而豐滿的乳房,完全展現在衆人面前,周圍的男人歡呼雀躍起來。[3]

這時候,杜偉也偷偷遊到安妮的背后,他一把摟住安妮的細腰,哈哈大笑起來,安妮趕緊用手拽住比基尼小內褲,她知道杜偉想要扯下她的內褲,此時,阿倫伸出大手盡情地揉捏著她那赤裸的乳房,安妮又尖叫了一聲,她用力拍打著阿倫的手臂。幾個女孩並不甘心被羞辱,正當杜偉緊緊抱住安妮的時候,夢琳偷偷繞到杜偉的時候,用的一把扯下來杜偉的遊泳褲,一瞬間,杜偉的大陰莖一下子跳了出來,在場的所有女孩兒都高興得尖叫起來,其中也包括我妻子安妮。杜偉氣憤地想要一把抓住夢琳,可是夢琳卻閃開了,於是兩個人圍繞著泳池的邊沿追逐起來,當杜偉那碩大無比的大陰莖頂到夢琳屁股的時候,夢琳尖叫了一聲,咯咯大笑起來。

大約過了幾分鍾,安妮從遊泳池里爬上來,她用手遮住赤裸的乳房,走到我面前,她沒有作任何解釋。我張了兩下嘴,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噢,老公,沒事。那些小夥子只是在跟我開一個玩笑,僅此而已。”安妮小聲地說。

“可是,你的乳罩卻不見了,你在衆人面前赤裸著上身,難道你覺得這很好玩嗎?”我氣憤得頂了一句。

“老公,別假正經。呆會兒,我就戴上乳罩,有什麽了不起的!你看看,我們公司里的那幾位女孩兒,他們不都赤裸上身嗎!少見多怪。”安妮氣憤地說。

我擡頭一看,安妮說得沒有錯,所有的女孩兒都赤裸著上身,她們的乳房毫無顧忌地展現在男人面前,甚至,有幾個小夥子還用手揉捏她們的乳頭。這時候,安妮伏在我耳邊小聲地問,“老公,你跟我說實話,當你看到那些小夥子跟我眉來眼去的時候,你覺得很興奮嗎?說實話,我覺得在那些小夥子面前赤身裸體,感覺特別高興。”

我聽到妻子的話,驚訝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我感覺既氣憤又興奮,然而,更多的還是一股莫名的嫉妒。當我看著眼前的一幕的時候,甚至我的陰莖都情不自禁地勃起了,這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老公,你都看到了,其實,我並沒有受到傷害。”安妮象是在喃喃自語地說,“你擁有我這樣漂亮的妻子,應該感到自豪,我讓他們看到我的肉體,其實我是在挑逗他們,讓他們嫉妒。”我下意識地默默點點頭,妻子瞥了我一眼,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后跑開了。我本想說什麽,可是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我心里在盤算,既然那些女孩兒都赤裸上身,那麽我妻子也不應該例外,也許這正是他們的企業文化。

我抓起報紙繼續浏覽,然而我怎麽也看不進去,於是我戴上深色的墨鏡,躺在椅子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嘈雜的聲音驚醒,幾個女孩兒赤裸的上身,依然在跟那些男人們打情罵俏。這時候,孫婷婷赤裸著上身走過我的身邊,她比我妻子略高一點,她的乳房結實而挺拔,一對深紅色的乳頭挺立在乳房上,顯得格外誘人,很顯然,她沒有結過婚。

我依然假裝在睡覺,可是我的眼睛卻睜得大大的,透過深色的墨鏡,直直的盯著孫婷婷那對玲珑的乳房,孫婷婷似乎並沒有察覺到我正在偷窺她,她依然慢悠悠地從我身邊走過去。我掃了一眼遊泳池,尋找我妻子安妮,我看見幾個女孩兒在跟小夥子們打情罵俏,他們互相摟摟抱抱,然而卻不見了安妮的身影。

最后,我終於在遊泳池另一端的角落看見了安妮,她已經戴上了乳罩,她坐在遊泳池邊上,兩只腳伸進了遊泳池里,阿倫在我妻子身邊,他站在遊泳池里,他的手搭在安妮的大腿上,他們倆面對面,有說有笑。阿倫在不斷地恭維安妮,她顯得很高興,不時地發出咯咯的笑聲,顯然,她還沒有從醉酒中醒過來。

過了一會兒,阿倫貼在安妮的耳邊說了些什麽,安妮抿嘴一笑,她擡起手慢慢的扯下左側的乳罩,她那雪白的乳房一下子露出來,阿倫探出頭,吸吮了一下她的乳頭,然后,他抓出安妮的小手,向水里自己的大腿根部摸去,我疑惑地望著他們,心里在胡思亂想,也許,安妮正在摸阿倫的超大陰莖呢。

忽然,安妮興奮得尖叫了一聲,然后又咯咯地笑了起來,她似乎摸到了什麽,她的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阿倫貼在她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兩句,她默默地點點頭,阿倫伸出手慢慢地扯下了安妮的乳罩,此時,她的一對雪白的乳房,完全展現在阿倫的面前,她下意識地用手遮住了乳房,然而,她的另一只手依然在摸阿倫的大腿根部。這時候,安尼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她見到我仍然在睡覺,其實她哪里知道,我是在假裝睡覺,我正在密切的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4]

阿倫將頭湊到安妮的乳房跟前,貪婪地盯著她的乳房,他的鼻子尖幾乎碰到了她的乳房,他的嘴里咕噜咕噜地說著什麽,而我卻聽不清,不過從安妮興奮的表情可以看出,那些話一定很淫蕩,她似乎心甘情願的聽任阿倫的擺布。安妮不斷地撫摩著阿倫的大腿根部,可是阿倫背對著我,我根本看不清他們究竟在干什麽,不過,我看見安妮興奮地喘著粗氣和她那亢奮的表情,已經猜出來,她正在揉捏阿倫的大莖。阿倫不時地探出頭貼在安妮的耳邊,嬉皮笑臉地嘀咕了兩句,安妮羞臊得笑了起來。

這時候,安妮探出身子,用一只手托住她的右側乳房,舉到阿倫的面前,就像在給嬰兒哺乳似的,我看見她的乳頭又大又硬,高傲的挺立在她那雪白的乳房上。阿倫張開大嘴,將安妮的乳頭含進了嘴里,他盡情地吸吮,就像嬰兒似的。

此時,我的陰莖已經高高勃起,變得又粗又硬,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著上身,讓另一個男人吸吮她的乳頭。我更不敢相信,我竟然也跟著興奮起來,就像看著一對陌生男女在表演三級片似的,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安妮盡情地揉捏著阿倫的大陰莖,過了一會兒,她擡起頭驚慌地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我一動不動地躺在椅子上假裝睡覺,我不想驚動妻子,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會干出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來,然而,我心中的嫉妒之火在燃燒。

安妮確信我已經睡著了,她輕輕地跳進了遊泳池里,她跟阿倫面對面地站在遊泳池里,她的豐滿的乳房貼在阿倫的胸膛上,她的手依然在揉捏著阿倫的大莖,兩個人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不斷的扭動著。過了一會兒,安妮伏下身子,一把扯下了阿倫的遊泳褲,阿倫擡起腿褪下遊泳褲,他那早已經高高勃起的大莖,在遊泳池里依稀可見。兩個人緊緊地摟在一起,有說有笑,安妮依然不斷的揉捏著他的大陰莖。阿倫興奮得深吸了一口氣,他貪婪地吸吮著安妮那迷人的乳房,安妮咯咯地笑著。

最后,安妮的小手在水里快速的前后移動著,很顯然,她在摩擦阿倫的大陰莖,與此同時,阿倫盡情地吸吮著安妮的一對乳頭,突然,阿倫緊閉雙眼,緊緊的咬住嘴唇,他的整個身子有節奏地顫抖起來。安妮似乎感覺到了什麽,她著魔似的盯著水里的大陰莖。我憑借男人的本能,知道阿倫射精了。過了一會兒,阿倫舒了一口氣,他重新睜開眼睛,貪婪地盯著安妮那對雪白而豐滿的乳房,他在安妮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他的臉上露出淫笑。安妮假裝氣憤地尖叫了一聲,她用力推開了阿倫,阿倫哈哈大笑起來,他撿起遊泳褲穿上了,安妮也重新戴上了乳罩。

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我的妻子放蕩的跟另一個男人調情,就在我面前,就在衆目睽睽之下,揉捏另一個男人的粗大肉棒。我環顧四周,有幾個人正在貪婪的盯著安妮和阿倫,他們靜靜的一言不發,而另一些人卻擺出一付熟視無睹的樣子。我竭力保持鎮靜,我不想讓別人看出我的嫉妒,然而,在我的內心里,我卻很難接受看到的一切。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孫婷婷走到遊泳池邊,她的上身依然赤裸著,她的乳房高高地挺起,她宣布,大家準備去海灘了。安妮的公司事先租了一輛面包車,就等在外面,那些男人和女人穿好衣服,三三兩兩的離開遊泳池。我依然在假裝睡覺,安妮走到我身邊叫醒了我,我看到她的身子搖搖晃晃的,很顯然,她的酒還沒有醒過來,也許她還沈浸在揉捏阿倫超大的陰莖的快樂之中呢。

“安妮,在我睡覺期間,你玩得開心嗎?”我明知故問地問道,我想知道,她是否感到忏悔,然而,我失望了。

“老公,玩得還可以……。”安妮小聲地說。

“難道你有什麽難言之隱嗎?”我挑釁似的問。

“老公,你到底是什麽意思?”安妮有些煩躁的說,“難道你想聽那些故事嗎?”

“也許!”我回答道。安妮閃爍其詞的講述起來。

“老公,其實也沒什麽,阿倫喜歡看我的胸部,我就解開乳罩讓他看了,再說了,大家早就看過我的胸部,讓他們再看一次也無妨。”

“噢,難道就這麽點事嗎?”我輕蔑地哼了一聲。

“老公,其實也沒什麽,我脫掉了乳罩,他貪婪地盯著我的乳房,而且還摸了兩下,就這些。”安妮停頓了片刻,繼續說,“老公,難道你也想看我的乳房嗎?我現在就可以脫掉乳罩,讓周圍的男人也一起偷看。”安妮挑釁似的說,然后就開始解開乳罩。

“行了,行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結結巴巴地說,一瞬間,我的腦子里浮現出阿楞揉捏我妻子乳房的情景。[5]

安妮又重新戴上了乳罩,我們跟誰大家來到海灘,公司事先租賃了一處沙灘排球場地,周圍圍上了一圈塑料布,遮住了外面的視線。孫婷婷和倪昆玲二位漂亮的小姐正在玩排球。我選了一個氣墊躺在上面,默默地望著他們,我竭力保持鎮靜,然而,我依然覺得很郁悶。這時候,安妮也加入了排球遊戲,這些男男女女們盡情地嬉戲,而那些漂亮的小姐們,穿著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褲上下跳躍,她們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不時地露出來,排球遊戲繼續進行,而他們的談話越來越庸俗,越來越露骨。

過了一會兒,安妮興奮地喊,“各位,我們玩一場論輸贏的比賽,好嗎?”

“很好,如果誰輸了,誰就脫衣服!”艾錠接過話興奮地喊道。

“噢……!”幾個小夥子一邊吹口哨一邊興奮地喊叫。安妮環顧了一下周圍的人,她的臉上露出淫蕩的笑,她喊道,“如果你們男人輸了,就脫遊泳褲,如果我們女人輸了,就脫乳罩!”

“一言爲定,你們女人千萬不能反悔!”艾錠說道。

我知道,她在大學時曾經是排球隊的成員。這時候,安妮跳起來發了一個刁鑽的球,排球正好落在兩個小夥子中間,結果,艾錠沒有接到球。幾個女孩兒尖聲的歡呼雀躍起來,艾錠狠狠地拍了一下額頭,嘴里嘟囔兩句,他直直的望著安妮,然后用手指勾住遊泳褲,一下子脫了下來。一瞬間,他的大陰莖跳出來,高高的勃起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我也伸長脖子盯著他的大陰莖,說實話,他的肉棒並不如杜偉的長,但是卻很粗,足以引來那些女孩的尖叫聲,我注意到,安妮也貪婪地盯著他的大陰莖,在此之前,她從來沒有如此興奮地凝視過我的陰莖。

接著,安妮準備發第二個球,她尖聲地喊,“嗨,杜偉,準備好了嗎,我要發你這個點!”說完,她輕輕地發了一個球。我不知道安妮是什麽意思,她似乎並不想得分。杜偉不費吹灰之力的救起來球,排球高高地彈起,艾錠奮力一扣,排球正好落在安妮的身邊。一瞬間,幾個小夥子大聲嚎叫起來,“安妮,脫光衣服!安妮,脫光衣服!”

安妮羞澀地用手遮住了臉,她咯咯地笑著,然后,她用一只手遮住胸部的乳罩,將另一只手伸到背后,解開了乳罩,接著,她慢慢的挪開乳罩,一瞬間,安妮那雪白而豐滿的乳房一下子露出來,她的一對深紅色的乳頭高傲的挺立在乳房上,在燦爛的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性感迷人,那些小夥子連拍巴掌帶喊叫,安妮的臉羞得通紅,不過她依然在咯咯地笑著。

安妮繼續玩排球,她的乳房挑逗似的擺動著,象是在男人面前炫耀。每當她跳躍的時候,她的乳頭都跟著上下跳躍。在場的所有男人的褲子都被頂起了,顯然,他們的陰莖都已經高高的勃起,特別是艾錠的大陰莖。

比賽接近尾聲的時候,在場的所有小夥子都脫掉了遊泳褲,他們的大肉棒毫無顧忌地高高勃起著,而女孩們都赤裸著上身,大膽地坦露著乳房,最后,安妮的隊贏了。比賽結束后,安妮撿起沙灘上的乳罩,不過她並沒有戴上,她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艾錠的跟前,此時,艾錠正在穿遊泳褲,我注意到,安妮炫耀似的挺起胸脯,她的乳房高高挺起,她的乳頭正對著艾錠的胸膛,他們倆小聲交談著什麽,安妮毫無顧忌地盯著艾錠大陰莖,而艾錠也貪婪地盯著安妮的乳房。

艾錠小聲說了兩句,然后他將大莖向前一挺,正對著安妮的腹部,作出做愛的動作,安妮笑了兩聲,她搖了搖頭,不過她依然毫無顧忌地盯著艾錠的大莖。艾錠沒有放棄,他又在安妮的耳邊嘀咕了兩句,於是,安妮伸出小手扣住了艾錠的大肉棒,摩擦起包皮來,紫紅色的大龜頭正對著安妮的腹部,安妮用手指摸了一下艾錠粗大的龜頭,她的臉上泛起一層紅暈,她咯咯笑了起來。

艾錠也跟著笑了起來,他伸出手勾住安妮的小比基尼內褲向前一扯,然后,他探出頭貪婪地盯著安妮大腿根部的女性生器,安妮尖叫了一聲,她的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不過,她並沒有阻止艾錠放蕩的舉動。突然,艾錠猛的將安妮的比基尼小內褲向下一扯,小內褲一下子落在安妮的腳踝上,安妮尖叫了一聲,引來了衆人的注意,一瞬間,她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現在衆人面前,她的毛並不濃密,貼在大腿根部的隆起上,她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依稀可見,此時,她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站在衆人面前,她那羞澀的表情,讓她顯得更加美麗動人。安妮趕緊遮住了大腿根部的小穴,她那雪白細嫩的臀部微微地翹起,不過她的乳房依然赤裸著,安妮慢慢的提起小內褲穿上,周圍的小夥子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6]

太陽漸漸地落山了,孫婷婷宣布大家先回到酒店休息,晚上10點鍾,大家在溫泉浴池聚會。我和安妮跟在大家的后面,一個接一個的鑽進小面包車里,江霖坐在駕駛席的位置上,而杜偉坐在副駕駛席的位置上,然而,當我們擠進車里才發現,面包車只有七個座位,我們幾個人只能勉強擠在一起,大家吵來吵去。我好不容易擠到了副駕駛后面的座位上,我本想和妻子擠在一起將就。

這時候,杜偉扭頭對我妻子說,“安妮,車里太擠了,到前面來,坐在我的大腿上!”安妮笑著答應了,她甚至看都沒看我一眼,就爬到了前排座位上,她依然穿著比基尼小內褲,所有的男人都盯著她那幾乎赤裸的臀部,她的大腿根部的兩片大陰唇的輪廓依稀可見。

汽車行駛在崎岖的小路上,大家有說有笑,不過我並不想跟他們聊天,我時刻盯著妻子安妮的身體,我有一種預感,杜偉會對我妻子動手動腳。我的心里充滿了一絲嫉妒和怨恨,我探出頭去盯著安妮的后背。起初,安妮坐在杜偉的大腿上,身子微微向前傾,杜偉系上安全帶,他裝模作樣地整理安全帶,他的手不斷的摸安妮赤裸的乳房,揉捏她的乳頭,然而,安妮並沒有拒絕。

汽車拐了一個彎,駛上一條凸凹不平的路面上,車身開始上下顛簸。我一直警惕地盯著安妮和杜偉,我注意到杜偉用一支大手摟住安妮的細腰,而另一只手卻在撫摩她的大腿根部,兩個人依然在若無其事地有說有笑,不過我卻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麽,汽車里噪音很大,而且幾個小夥子在大聲地議論著足球的事情。其中一個小夥子還扭頭問我足球比賽的結果,我敷衍了兩句,此時此刻,我根本沒有興趣關注足球比賽,我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妻子安妮和杜偉身上。路面越來越顛簸,大家不得不抓住車身上的把手。

當我穩住身子,重新注視我妻子的時候,發現她正坐在杜偉的大腿上,身子不住地隨著車身上下顛簸,她的臀部時而高高擡起,時而重重落下,杜偉依然用大手緊緊的摟住她的細腰,我並沒有看出有什麽異樣,於是我放心地舒了一口氣。汽車繼續向前行駛,當汽車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紅燈亮起,汽車穩穩的停了下來。然而,我驚訝地發現,安妮的身子依然在上下有節奏的起伏,我探出頭去一看,她的比基尼小內褲已經被扯到一邊,她的左側臀部完全露出來,此時,我猛然意識到,杜偉可能已經將那超大的陰莖深深的插入了我妻子的陰道內,他們在做愛,確切地說他們在性交。一想到這些,我就感到萬分緊張,我環顧四周,人們依然在有說有笑,他們沒有注意到安妮和杜偉的反常舉動。

綠燈亮起,汽車繼續向前行駛,我探出頭去焦急地盯著妻子的身體,她的屁股依然坐在杜偉的大腿上,有節奏的一起一伏,盡管我看不到安妮的臉,可是我能猜得出來,她的興奮的表情,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大約過了20多分鍾,我們終於回到旅館的駐地。

大家陸陸續續鑽出汽車,而我卻最后一個下車,我看見杜偉將安妮抱下車,她正準備跟杜偉和江霖走回酒店去,我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把她拉到一邊。我憤怒地盯著妻子的臉一言不發,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臉羞臊得通紅,甚至流出了汗。我見到杜偉和江霖漸漸地走遠了,我壓低嗓音憤怒地說。

“安妮,你在前排究竟跟杜偉干什麽呢?”氣憤地問。

“老公,你在說什麽,我不明白你的事!……,我們什麽也沒干……。”安妮假裝胡塗的問。

“什麽也沒干!你說得輕巧,我就躲在你后面,看到了你跟杜偉干的一切事情,你別想抵賴。”我緊逼了一句說。

“老公,別大驚小怪,一點度量也沒有。你也看到了,杜偉的雞巴很大,又粗又硬,而且還高高勃起,我根本無法坐在他的大腿上。所以,他跟我開玩笑說,是否可以將大雞巴放在一個穩妥的地方,我答應了他的要求。起初,我以爲他是在開玩笑,可是,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就一把將我的比基尼內褲扯到一邊,就在此時,車身劇烈地搖晃起來,他的大巴就直直的插入了我的屄里,我覺得那完全是一個意外,說實話,他的大雞巴實在太粗了,撐得我的屄很疼,於是我不得不扭動身子,緊緊的夾住他的大雞巴,……,你讓我怎麽辦。”安妮像是在喃喃自語地說,她的泰然讓我感到驚訝,她似乎並不覺得這是一件難以啓齒的事情。

安妮說完,她噘起嘴若無其事地望著我,甚至,她的臉上還露出了興奮的表情,“老公,這有什麽了不起的!我是一個已婚的女人,也不是處女,我沒有什麽損失,……。”安妮停頓大大用心來分享大家多多來觀賞大大用心來鑑賞大家多多來捧場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