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孿生姐妹

和女友分手不久,我和朋友們在一家飯店包房里吃飯,遇到一個服務員,她好象看見我們幾個較爲正直,就向我們說:她和妹妹從成都來青島打工,她已被老板逼迫的開始賣淫,可她的孿生妹妹不想做,飯店老板逼她,她也不想做了,可老板看得很嚴,又跑不掉,想讓我們幫她。我和朋友們合計了一會,大家都同意幫助她們姐妹。我們就設計幫助她們姐妹逃離了,在我們那里住了一天就搬出去自己租了房單住了,姐姐黃蓉芳就在一家桑拿里找到按摩師的工作,妹妹黃麗芳報了個培訓班學習電腦,準備找工作。

我與女友分手后,心里特別郁悶,就想起了這姐妹兩個,在一次酒后,我約好姐姐黃蓉芳就去了她工作的那個桑拿中心,我去了后,也沒洗澡就在貴賓房里讓她給我按摩,由于我曾幫助過她,她也十分賣力,用娴熟的技巧使我很舒服,在按摩的過程中,我就提出:想和她們姐妹兩個洗個鴛鴦浴。黃蓉芳沈思了好久才說:「按說你救了我們,我們報答你也應該,我沒問題,可妹妹還小,才17歲,沒嫁人呢,以后讓她怎麽辦?」

我就說:「現在都什麽時代了,你妹妹弄不好早就不是處女了。」

黃蓉芳說:「不可能,我妹妹很老實,不會亂來的,我們家看得很嚴的。」

我勸說:「處女也沒事,第一我給開苞費;第二以后我娶她」。

我死纏了半天,黃蓉芳終于同意與妹妹商量一下,過兩天再答複你。我就趁著酒意,把手伸進黃蓉芳的衣服里,撫摸她的乳房,她遲疑了一下,也沒拒絕,一會我的雞雞就挺起來,她就悄悄的掏出我的雞雞給我口交,搞了好長時間,我都沒射,最后,她說:「你真厲害,我的嘴都麻痹了,用手給你打飛機吧」。我也同意,弄好后約好明后天給我電話我就和她告別了。

過了一天,黃蓉芳打電話給我說,已經和妹妹講好了,我趁機提出要她們姐妹一起陪我,她猶豫了一會,也答應了,估計是怕妹妹頂不住太辛苦。我們約好第二天去她們桑拿中心,我搞一個包房,玩個通宵。

第二天,我和朋友們喝酒都不敢多喝,一看表都9點了就匆匆分手,打了個的士就去了那里,與老板講好花了3500元包了一個豪華大套包房,進去一瞧,哈哈,真是不錯,里面干濕蒸房、沖浪池、大床、卡拉OK、沙發、空調等等一應俱全。

我趕緊打電話給她,不一會,那姐姐拉著妹妹就進來了,我趕忙讓到沙發上,叫了幾個小菜和啤酒,打開電視,邊唱邊喝,不一會,氣氛就十分融洽,妹妹黃麗芳也不那麽害羞了,跟著她姐姐一口一個「哥,哥」的喊著和我玩骰子,我讓了她兩次,贏了的她興奮的小圓臉紅撲撲的,真是迷人。

喝的都差不多了,我都有點暈了,就建議大家先洗澡吧,姐姐黃蓉芳答應著說:「你先進去,我倆過一下就進去」。我沒客氣,幾下就脫個精光,到里屋的沖浪池里躺下,我躺在那里正好能通過外屋的穿衣鏡看到妹妹黃麗芳扭捏了一會,自己脫了外衣及外褲,姐姐黃蓉芳自己已經脫好,看見妹妹黃麗芳剩下內褲和胸罩不肯脫,就幫著妹妹脫光了,拉著妹妹進到里屋,姐妹倆清秀的臉龐、嬌嫩的乳峰、柔嫩的胴體及豐滿的胸部,讓我的腦部一下子就充血了,我都分不出那個是姐姐,那個是妹妹啦。

哦,妹妹的臉紅紅的,姐姐稍顯大方些。黃麗芳低著頭、臉紅紅的不肯進沖浪池,我和她姐姐硬拉著,我們三個人都泡在水里。

我看有些尴尬,和她姐姐瞎聊了一會,就吻住她姐姐撫摸她的乳房,慢慢地手就從上面往下摸,摸到她的私密處時,姐姐:「哦,哦…」的呻吟起來,我偷看黃麗芳,看見她也偷偷的看我們,我就沒在猶豫,立刻用食指與中指輕揉著兩片陰唇,手指摩擦著肉穴,她的蜜水越流越多。「喔…喔…啊啊…喔…啊啊…」

蓉芳從鼻孔內發出呻吟聲,身體如觸電般顫抖。「嗯……嗯……唔……唔……啊……嗯…嗯……」我的手指插入濕潤的肉穴里,不斷挑逗著陰蒂,手指也開始在蓉芳的蜜穴里抽插著。「哎……別挖……啊啊……別挖……啊……」蓉芳受不了這樣的激烈動作,她開始喘息……發出……嗯……嗯的聲音,不斷的呻吟著。

「嗯……哼……不…不要…啊……啊……」我一邊親吻著蓉芳的櫻桃小嘴,一手搓弄著乳房,挑逗著乳頭,一手在蜜穴里抽插著,弄得蓉芳全身感到無前的刺激。

妹妹麗芳偷偷看著我們,尤其看著姐姐癡迷的樣子,自己也悄悄的撫摸自己的乳房。

我干脆把蓉芳抱起來放在沖浪池邊上,我用手輕輕插她的下身,她躺在那里用手扶住我的雞雞給我吸吮起來,我用手指輕輕的插她的淫肉,不一會,她就受不了,「嗯嗯嗯,啊啊啊」的叫起來,下身的水越來越多。妹妹麗芳邊看邊摸自己,我看時機成熟,就一把把她拉到身邊,讓她摸她姐姐的乳房,我用另一只手摸她的乳房。

麗芳的乳房被撫摸著,那渾圓飽漲的乳房,摸在手里真是柔軟溫潤又充滿彈性,小小乳頭也硬挺了起來,麗芳嘴里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音:「啊……不…要…唔…不…嗯……啊…啊……」麗芳舔著自己嘴唇模煳的說著「唔…唔…嗯…啊…啊…嗯嗯…啊…啊…」由于乳房及乳頭不斷的挑弄著,麗芳不斷的呻吟著。我就將嘴巴慢慢的湊上去,沿著粉頸、臉頰、耳朵、額頭、眼睛,慢慢的舔著,最后舔到櫻桃小嘴上,我的舌頭抵開她的牙齒,馬上在嘴里攪動著,麗芳也伸出舌頭與我交纏著。

我一邊吻著她,一邊用手搓揉著她的乳房,慢慢地往下移,來到了被陰毛稀疏蓋著的陰唇上,用手指撫摸到陰唇四周的肉,潺潺的陰水忍不住從小穴不斷流出。

麗芳被這突來的刺激小嘴微張的「喔」了一聲,我就要探一探這美麗的少女穴,我彎起麗芳的雙膝,往外分開,一朵盛開的玫瑰已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微開的小洞旁有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粉紅色的一道肉縫,因興奮而流出的淫水沾濕了整個花朵,我立刻將鼻子靠了過去。「嗯!真香,真是漂亮美麗的小穴,極品!極品!」我邊稱贊邊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啊」麗芳的嬌軀像觸電般顫抖了一下,我將嘴唇湊上麗芳早已濕透的花瓣,盡情的吸吮著,不時的用嘴唇含住打轉,又不時把舌頭插進她的陰道里舔弄著,「啊…啊…嗯…嗯…啊…」麗芳發出輕輕的呻吟聲「啊…嗯…不…要……嗯……啊…啊……」一波一波從未感受過的快感,刺激著麗芳身體上每一條神經線,使得原本就不太清醒的麗芳更加的暈眩。麗芳模糊的呻吟著「喔…喔…嗯…別…別…再舔了…啊…啊…癢…癢死…了…啊…別…嗯…嗯…」細細發出淫聲的麗芳,猶如天使般的聲音,我彎起身軀將麗芳的雙腿挂在他的肩上,用雞雞抵住早已濕潤的小穴,用力一頂「滋」整根沒入陰戶里,麗芳皺著眉頭張嘴「啊」了一聲。我慢慢的前后移動著身體,雞雞也在小穴里慢慢進出著。

「唔…唔…輕…輕…一…點…啊…嗯…嗯…痛……啊…別…啊…啊…」麗芳不自覺的輕輕低吟著。我重重地插進她的小穴里,每插幾下還連龜頭也拔出來,然后再干進去。「啊…痛…死我了…啊…啊…好…痛…啊…喔…喔…」「嗯嗯…嗚…啊啊…喔…不行了…嗚…我受不了了…」麗芳忘情的叫著。

我看到麗芳痛苦又痛快的表情,又猛力的挺了幾下,讓雞雞更加的深入,好像要把小穴貫穿一樣。「啊…啊…好……啊……快…快…別…動……啊……啊…」「嗯……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麗芳慢慢的適應雞雞的抽插,漸漸感到疼痛後接踵而來的快感。「嗚…嗚…我…會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啊…」麗芳的腰也忍不住配合了起來。

看著妹妹的舒服樣子,姐姐蓉芳過來從后邊抱住我,用奶子頂住我,舔著我的耳垂,漸漸的我覺得陰莖一陣溫熱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抽插了幾十下。「哦…」我也發出聲吼,幾次深插之后,終于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進了麗芳的穴心里。我趕緊把疲軟的陰莖從陰道里抽出,喘著氣的躺在旁邊休息,麗芳也舒服的幾乎暈了過去,胸部不斷上下起伏吐著香氣,小穴里也潺潺的流出夾帶著血絲的淫水和精液。

姐姐蓉芳過來,張開嘴把雞雞含了進去,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我也立刻感受到雞雞上傳來的溫暖,沒一會兒,我又被舔的硬起來了,我沾沾自喜得佩服自己的能力,馬上就把蓉芳推倒,一手扶著自己的雞雞,用龜頭抵住蓉芳的陰唇,將龜頭在她的穴口四周磨著,使得陰戶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

「喔…喔…別…別…再…磨了…我…癢…癢死了…受…不了…啦…啊…忍…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啊……啊」蓉芳扭動著身體,不停的叫出聲音。「怎樣,舒服吧!看你是不是想要啊!」我還故意問著。

「啊…我…我要…你…喔…你…快…進來…啊…快一點…」蓉芳已講不太出話,仍盡力的回答著。我聽完立刻擺好姿勢,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頂,「滋」一聲,整支陰莖馬上被她的陰道吞沒,直達花心。「喔…」蓉芳好像很滿足的樣子,歡愉地叫了一聲。

我由慢而快,越來越用力的抽插著,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重重的撞著花心,蓉芳開始呻吟:「啊…啊……好……唔……唔…好……啊……喔……喔……」

「嗯…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會…死…啊…」蓉芳已經被熊熊的欲火,熾熱地包圍了她的心,陰戶里不停的傳來快感,使她忘情的叫著:「啊…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喔…嗯…好…舒…服…嗯…」由于她看我干她妹妹的情景已經啓動她的情欲后再和我干,這是蓉芳第一次體會到做愛的極度快感,使她整個思緒迷迷煳煳,閉著眼睛忘我的享受著。

我賣力的干著姐姐蓉芳,火熱滾燙的雞雞在蓉芳下身陰道內,被嫩滑肉壁更是緊緊纏夾住,讓我也嘗到無比的快感。「啊……啊…嗯…嗯…啊…啊……」蓉芳忘情的呻吟著。

這時,緩過勁來的妹妹麗芳過來在后面抱住我,學著她姐姐的樣子用舌頭舔我的耳廓,加上受到姐姐蓉芳陰戶里一陣的收縮、緊夾,終于耐不住喘息的道:「我…要…射了!」我一陣的狂抖,溫熱濃郁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宮深處,姐姐蓉芳等待已久的花心也傳來一陣強列的快感。「啊…啊…啊…」由于動作的停止,姐姐蓉芳的呻吟聲逐漸變小,滿身大汗的我整個趴在姐妹兩個身上,兩人喘著氣,也相互吸著對方的氣息。

休息了一會,我們三個人相擁著去了干蒸房去蒸,我又叫了咖啡補充營養。

妹妹麗芳說:「別叫了,一會服務生進來,怎麽辦?」我說:「沒事,他們都見慣了」。「我們給他看,你願意?」蓉芳說,我接著說:「看看有什麽,又少不了什麽」。

一會,服務生進來了問:「放在那里?」我說:「拿進來」。服務生就進到干蒸房里,是個小帥哥,進來看到姐妹倆眼睛都放光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姐妹倆臉紅紅的,低著頭,坐在那里一動都不敢動,我還故意一邊摟著一個用手撚她們的乳頭,過了一小會,我說:「哥們,小小年紀,就這麽看姑娘,毛長全了嗎?」。

小夥子臉也紅紅的說:「我都17歲了,怎麽沒長全。」我故意逗他說:「讓我看看,真的長全了,我讓你摸她們的奶子」。小夥子猶豫的說:「說話算數」。

我說:「你放心,你摸得好,她們要同意的話,你干都行」。小夥子慢慢地拉下褲子,果然,毛倒是長了不少,就是還不夠滿,但是雞雞雖然不大,可是挺粗的。

我就說:「還算及格,你來摸吧」。小夥子也沒客氣就走過來,妹妹麗芳驚叫一聲:「不行,我不讓摸」。就掙脫我躲到一邊去了,姐姐蓉芳被我抱住走不掉,小夥子過來兩只手抓住姐姐的兩個大奶子揉搓起來,我抓住蓉芳的手放在小夥子的雞雞上,蓉芳輕輕動了幾下,沒想到小夥子竟然雞雞一挺,「突突突」一股白色的精液的噴了出來,一股腦都射在蓉芳的臉上,蓉芳一聲驚叫,趕忙跑了出去沖洗去了,小夥子也羞得趕緊出去了。

我們喝著咖啡,蒸了也快一個小時了,都是滿頭大汗的,我就叫服務生來給我們搓背,妹妹麗芳說:「我不搓,你們搓吧」。我說:「大家一起搓,我先搓,蓉芳第二,你最后」。一會兒,剛才那個小帥哥又進來了,我就躺在助浴床上,那個小帥哥也脫的只剩下一只小褲頭,給我認真的搓起來,姐妹倆躲到沖浪池里。

我調侃著小夥子:「讓你給她們兩個搓背,你敢嗎」。「那有什麽不敢的,我還求之不得呢」小夥子腼腆的說。我接著說:「你要是服務好,我讓給你一個,讓你干,你敢嗎」。「沒干過,試一試總可以吧」。我搓完了,他給我打好浴液,我就把蓉芳拉到助浴床上,讓他給搓,蓉芳倒是大方,躺在上面,讓他搓起來,我沖洗好后,也躺在沖浪池里,摟著麗芳悄悄的說:「下一個就該你了,不許賴」。

麗芳說:「搓個背算什麽,有什麽好怕的,我就當他是女人,不就行了」。說是這麽說,輪到她時,她扭捏的走到床邊,爬到上面去了,我就笑她:「都是先搓前面,你怎麽爬上去了」。麗芳說:「我就先搓背再搓前面」。

蓉芳去沖洗了,我就站在床邊,指揮小夥子:「怎麽不搓屁股」,小夥子臉也紅紅的,趕忙在屁股上搓起來,一會翻過身,我說:「搓奶子」,一會我又說:「大腿,大腿中間」,小夥子只好搬開麗芳的兩只腿搓著大腿內側,麗芳的小穴微張著,好像都有淫水了,小夥子的內褲鼓得很厲害,中間都濕了一片,我心想不會是又射了又起來了吧,小夥子用心的搓了一陣說:「怎麽樣,可以吧」。我指著蓉芳說:「可以啦,你去找她,這個我給打浴液」。

小夥子害怕蓉芳不讓,不敢往前走,我就推著他走到蓉芳面前,嘴里還叨叨著「剛才你們互相都摸了,你還射人家一臉,這會倒裝好人呢」,我把他們弄到一起,小夥子摟著蓉芳,摸著大乳房,蓉芳也隔著內褲摸著小夥子。

我趕忙回到床前,給麗芳打浴液,浴液搞到身上滑滑的很舒服,我尤其在乳房、大腿根部那里用心的揉搓,不一會,麗芳就呻吟起來,我就拿噴頭給她沖起來,沖干淨了后,我就故意把她的腿分開,直接沖著麗芳的小穴,麗芳那里能受得了這種刺激,呻吟聲越來越大,而且,手也抓住我的雞雞往自己嘴里送。我偷眼一看,哈哈,蓉芳已經把人家內褲脫了,讓小夥子躺在池邊,自己用手扶著小夥子的雞雞往穴里送呢。我一興奮,雞雞就傲然挺起,讓麗芳含了一會,就站在地上,分開她的雙腿,長驅直入,不停的抽插起來。

我這里還沒搞幾下,聽見小夥子叫了一聲,蓉芳接著說:「太快了吧,又射了?這也太快了吧」。我聞聲說:「小夥子,還嫩點,過來,學著點」,我爲了表現自己,慢慢地用九淺一深的招數插著麗芳,麗芳哪能開始受小夥子的挑弄,又受我的挑弄,再加上溫水的沖擊,還加上這個頂級招數,早就浪水一片了,我每次深插的一下,都聽到肉體撞擊的聲音,她也瘋狂的呻吟起來。

小夥子走過來看,蓉芳洗干淨后也過來了,還用手套弄著他的雞雞,一會麗芳大叫:「啊啊啊,我不行了…」。我又不停的插了100多下,麗芳頭一擺不動了,我一看,趕緊說:「小夥子,你去親她,別停」。小夥子馬上上去嘴對嘴的就親起來。

我把蓉芳往床邊一按,她站在地上俯臥在床邊,我在后邊分開她的屁股,從后面直插她的小穴,我趴在她的身上,兩只手抓住她的乳房,用腰上的勁插著她麗芳也緩過勁了,看見小夥子在親她,一把推開說:「怎麽換人了」,小夥子不好意思的說:「是老板讓我親你的」。

我說:「剛才你暈過去了,我讓他給你做人工呼吸」。我邊干著蓉芳邊說著:「小夥子,你過來,讓她再給你摸摸」。蓉芳騰出手給他摸起來,可是他的雞雞就象死蛇一樣,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就說:「蓉芳,你親親它」。蓉芳拉著他的雞雞就把他拉過來,給他含著,蓉芳被我干的舒服了,非常聽話,我也豪氣沖天的猛插了幾百下,一股腦全都射在里面了。

看著小夥子還是沒反應,就說:「算了吧,可能今天累了,別弄了,休息兩天就好了」。小夥子聽見就穿上內褲走了,我就讓姐妹倆一起給我沖洗干淨,可笑的是,妹妹拿著我的雞雞,翻開包皮,姐姐用蓬頭給我沖,現在想起來雞雞都能硬起來。

后來,我們就相擁著在臥室的床上睡著了,睡夢中,我覺得有人在摸我,我悄悄睜開眼一看,哈哈,麗芳在含著我的雞雞,我一興奮,就勃起來,可我沒動,麗芳就站起來蹲在我的跨間,學著她姐姐的樣子把雞雞往里送,我還故意哼了一聲又假裝睡著了,她在上面上下套弄著,自己還揉搓著乳房,忘情的樣子,我突然睜開眼說:「你干什麽呢」,麗芳吃了一驚說:「你剛才沒射給我,我睡不著,再來一次」,我心想:這個小丫頭,瘾倒不小,就讓她爽一次吧。

我翻身起來,讓她趴著,我從后面直驅而入,用九淺一深地方法干起來,一會她就淫水一片了,輕聲呻吟不停,干了大約半個多小時,我就狠狠的頂了幾下,全都射給她了。這下我也累死了,她也滿意的鑽在我的懷里,抓著我的雞雞,相擁而眠。

第二天早上,我特意告訴蓉芳:「不要在這做了,昨晚那個小夥子可能被搞壞了,以后,人家會找把你們麻煩」。蓉芳點點頭,我接著說:「你們去濟南吧,那里有我的朋友,可以照顧你們」。蓉芳說:「你不要我們了」,「要的要的,怎麽會不要呢,我這麽喜歡你們姐妹」。她們也沒去,我就給她們租了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我出錢讓蓉芳去報名學習美容美發,下班我就去找她們,我們三個人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一起睡覺,好不惬意。

可是三個月后,蓉芳剛畢業就獲悉她爸爸病了,那時妹妹麗芳也是畢業不久剛找到工作,她們只好回家了,我就給了她們姐妹兩個每人一萬元,送她們上車了,后來聽麗芳說:爸爸不久病就好了,在父母的資助下,姐姐開了美容店,挺好的,不來了,我在她那幫忙,可是挺想你的,想來找你。我趕快說:最近很忙,公司有幾筆貨款被騙,正抓緊時間清欠呢,過一段吧。就這樣拖著,幾個月后,我就換了手機再也沒聯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