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車上慘遭國中男生輪姦

我叫小婷,22歲準備要從大學畢業,我出門的時候愛化個大眼睛,長睫毛,穿深V開叉上衣或是緊身白襯衫,可以把我的32D乳房事業線展露無遺,不管騎車或是走路,旁邊的男生總是目光被我雙峰帶著走…除了這些很亮眼的造型以外,最自傲的就是那雙90公分長腿,膚色白皙光滑,曲線性感玲瓏。人家說要懂得展現自己的優點,所以平常我只穿超短熱褲,迷你裙,窄裙或是短到大腿上的連身裙,還有黑色吊帶網襪,絲襪或是透膚襪,再加上十幾雙各式各樣的12公分細跟高跟鞋。所以人家都說我外型太漂亮不容易親近,但是認識我久的人就知道我其實是個迷糊鬼,很多時候不是被騙就是容易的被制服最後吃虧,很困擾我。

昨天晚上和朋友去好樂迪唱歌唱了3小時多結果九點多我才跑去搭公車,上了車以後前面人實在好多,各行各業的人有坐有站的都準備回家休息結束這天,擠啊擠的好不容易到了公車後面,是一群國中小鬼頭又吵又鬧,本來不想過去的,然而那群小男生中間有個空位吸引到已經很疲累的我的注意,於是勉強的擠過去坐了下來。六七個本來大聲嘻笑聊線上遊戲誰等級比較高的國中生,看到一個淡紅色捲髮,深紫色眼影閃亮亮長睫毛,一身灰色深V連身裙洋裝,一雙修長裸腿外加黑色水鑽高跟涼鞋的姐姐走了過來,頓時全部鴉雀無聲,我也管不了他們投過來的注目眼神,坐下去以後閉上眼睛低頭就睡。

一陣又一陣的車水馬龍聲不斷重複的從耳邊呼嘯而去,一個站又一個站廣播在睡夢中飄過。過了不知道多久,我迷濛中睜開眼睛,發現旁邊其中一個國中小男生正猛盯著我的連身裙往裡面瞧。

「喂喂喂….小弟弟,你在幹嘛?」我揉了揉眼睛,生氣的質問他。

「呃….」被我抓到想偷看裙內風光的這個小男生頓時無言以對,低頭不語。倒是旁邊有個他同學擠了過來,一臉油腔滑調的樣子說:「大姐姐,不要對我們阿進這麼兇啦他很膽小耶,是我叫他來偷看的,嘻嘻」

「你…你很無聊耶,幹嘛叫你同學來幹這種事情?」

「不是啊,因為剛剛平頭坐在妳旁邊,跟我說他趁妳睡覺偷看到妳內褲是豹紋小內褲,還有看到毛ㄋㄟ~~~我不相信啊所以就叫阿進過來驗證」。天啊,原來我睡夢中不小心兩腿稍微才開了那麼一點點而已,這群無聊的國中生就趁機偷看我超短連身裙裡面的內褲,這年頭小朋友怎麼都這麼不正經?

「還…還驗證咧!!」我一下子臉紅連說話都結巴起來,「你爸媽不知道這樣子很…很沒禮貌嗎!?才國中就這樣子賊頭賊腦喔,以後還得了?快跟我道歉!」

「好嘛…阿進,平頭,ㄟㄟ還有小光,都一起來跟姐姐道歉吧。」油腔滑調的小鬼把他幾個同學叫到我座位邊,然後一起對我鞠躬。這時公車轉了個彎,他們順勢假裝站不穩然後竟然往我這跌過來。

「唉唷!!哇~~這個大姐姐身子好軟皮膚好好摸喔,哈哈哈」油腔滑調小鬼撲倒在我身上然後嘻皮笑臉起來。

「ㄟㄟ平頭這次有沒有看到她內衣啊?」在後座的幾個其他男生跟著起鬨。

「有啊有啊,跟下面一樣,豹紋的啦!」平頭疊在油腔滑調小鬼身上,回頭對他們大聲報告,還偷偷趁亂之中隔著深V洋裝對著我胸部上下亂摸,實在是大膽又可惡,我心中又慌又氣,想要拿出大姐姐的氣魄來制住他們。

「唉…唉唷!起來…起來嗄!!你們幾個!不要命喔!?車上還有那麼多人在!」可是三個男生突如其來的疊疊樂壓在座位上,把我喘不過氣來,連忙大聲命令他們。後座三四個男生對著油腔滑調小鬼說:「喂喂喂!明康!沒有這樣的啦,偷吃大姐姐喔?明天去告訴老師啦!」

明康從壓在我身上的人群中抽出身來問他們:「幹嘛告訴老師啊?不然你們也來一起玩啊。」幾個男生一聽到,「你說的喔~~」豪不猶豫的也加入戰局,跨過公車上的椅背跳到我身上來,一個屁股坐在我頭上讓我只能「嗚…..唔嗯….!!」發出迷糊不清的抗議聲,另外一人抓住我的深V洋裝往下粗魯的扯開「嘶~~~」一下子洋裝裂開到腰部,衣服往兩邊敞開讓上半身完全曝光在外。幾個小男生眼睛登時張的又大又亮,平頭見機不可失又繼續抓住我的豹紋胸罩想拉扯開來。

「唔….唔嗚嗚嗚!!嗯嗚嗚嗚!!」我拼命的想大聲求救,兩手才在空中揮舞了幾下就被平頭抓住手腕,用書包裡面的童軍繩給綁了起來。底下穿著高根涼鞋的兩腿不知道被誰給用兩手狠力掰開,小穴接著就被人給摸了上來又磨蹭又鑽又震的,熱癢癢的感覺閃電般透過腦神經蔓延開來。阿進則跟明康還有其他幾個沒玩到我的人排排站在公車走道還有位子上把視線完全遮住,前面的乘客根本看不到後面有個女孩子正遭到一群國中小朋友毒手侵犯中,陸續的在下車中,不一會兒車上沒幾個人了只剩下我和這群禽獸男生。

「唔….嗯….嗚嗚嗚嗚….」這下子我又絕望又心冷,哭叫的聲音也緩了下來。

「哇,你看,她的內褲豹紋的耶。」

「喔耶!!兩邊帶子還這麼細,好性感喔,大姐姐妳怎麼會買這麼性感的內褲啊?」

「呵呵,真的ㄋㄟ,平頭沒有虎爛我們耶,脫下來。」

「嗚~~~嗚嗚嗚嗚~~!!!!」下半身一涼,小內褲很快的被人褪掉,兩條光溜溜的長腿依然被抓的緊緊的,動彈不得,現在有多少人圍繞在我身邊,我不知道也沒心情去算了。

「這條我要帶回家紀念,嘻嘻!」

「明康,明康!」

「幹嘛?」

「你看,她的胸部好大喔!」平頭一面吆喝一面兩手抓住我渾圓綿軟的大奶子,像手中握著兩顆海灘球一樣,捧在掌上先是把玩一會,然後捏住我的乳頭用力往上拉。

「嗯唔唔唔唔唔~~~!!」兩顆粉嫩乳頭哪禁的起他這樣拉扯挑逗,一會兒就又挺又翹起來,讓平頭見狀更加興奮,二話不說嘴巴咬了上來含住乳頭,舌頭貼住之後開始又吸又吮,弄得我芳心大亂,心防被他靈活的舌頭越舔越弱,我暗喊不妙,這樣下去如果自己都屈服了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我趕緊用被綁著的雙手拼命的朝帶頭的油腔滑調小子明康招手,他看到之後越過平頭爬了過來:「ㄟㄟ那個小光你先起來一下,這個大姐姐好像有話要說。」

小光把屁股離開我的頭,我先是像浮出水面一樣大力「哈啊哈啊哈啊」呼吸了幾口氣以後,雙眉微皺,眼神楚楚可憐的帶著淚光向他求饒:「你叫做明康對嘛?明康小弟弟,大姐姐好想回家,可不可以放過我?姐姐保證不會去報警,我們就當作沒發生過,好嗎?」

他想了一想,湊到我耳邊小聲的說:「可以啊,妳只要現在幫我口交我就叫其他同學放過妳,怎麼樣?」

我緊張的咬了咬嘴唇:「嗚….這…這怎麼行啊….??」

「看妳囉,反正妳不答應的話我們就不下車,直到每個人都玩爽妳為止。」

這話一出嚇的我趕緊連連點頭:「好,好,我做就是,但是你等等一定要叫他們住手喔」

「放心啦,妳不用怕,小孩子怎麼會騙人呢?我保證啦」說完他站到了我俏麗的臉龐邊,拉下褲子的拉鍊,從白色內褲裡掏出了已經英挺如柱的雞巴,我順從的微微張開櫻桃小口把龜頭含了進去,像古代的宮女在服侍皇帝一樣的小心翼翼。

「唔…好爽…嗯….嗯嗯…」明康舒服的閉上眼睛頭朝天開始深呼吸,我的舌頭不停的繞著他的龜頭做順時針迴轉,濕潤又滑的上下左右服務著他,龜頭偶爾還會在我嘴裡顫抖,接著我把肉棒整根含進去開始大力的又吸又吞,嘴唇緊緊含住年輕男孩的陽具,頭來回來回的快速吸吮。

「唔…吸吸..舔…..吮吮吮….吸….嗯唔….」配合著嘴裡的呻吟,肉棒被我吹的慢慢漲大,他也忍不住兩手抱住我的頭壓著自己的這把光亮長矛,不斷往我嘴裡邊挺邊幹,小嘴被雞巴這樣粗魯的來回抽插之下不斷的滲出口水從嘴邊滴到地上。

其他幾個男生這時候可沒有閒著;除了平頭依然一嘴一手貪婪的又吸又捏著我的乳頭之外,一個男生抱住我的長腿從上面舔到腳指,又從腳指舔回上面這樣反覆的直到我右腿上下滿滿是他的口水;另一人則用手指頭貼在我的兩片鮑唇上,先是上上下下的摩蹭著,看到蜜貝因為被挑逗而開始溼透透了之後,索性就進了去開始摳我,用那些好像是A片上看來的技術又是在裡面上下震動又是同時無名指扣住鮑魚和後庭中間的地帶按著。在這樣全身上下都被挑逗的情形下,我已經完全受不了了:「嗯嗯嗯….唔,唔,唔唔唔唔唔….!!」就這樣悶哼著高潮掉。

「唷,看這邊看這邊看這邊,她怎麼了啊?」手指還塞在櫻唇裡的小男生看到我兩腿忽然拉直不停顫抖,自己的手還被我的淫水噴的滿手都是,嚇了一跳。另外那個抱住大腿狂舔的看到了,說:「她好像高潮了耶…」

「老是叫大姐姐也不對,誰去看看她叫做什麼名字啊?」平頭一面吸吮著我的乳頭一面問,有個人就去把我的小包包由上往下把東西全倒出來,翻開我的皮夾拿出身分證:「喔,她叫做游凱婷啦,哇,比我們大五六歲耶,真的是姐姐,嘻嘻嘻!」

「凱婷大姐姐,妳知不知道妳的奶子好軟好好吃?皮膚白皙又吹彈可破耶!」平頭笑著一面捏我翹翹的乳頭一面問我。我只能用帶著可憐的眼神望著他,因為嘴巴這會兒正在吹舔服務著油嘴滑舌明康的男根:「嗯嗯…唔…嗯唔…舔舔舔…嗯唔…吸…吮吮….嗚….」

「喔…喔喔…凱婷嗎?妳好會吹…技術這麼棒…吹過很多支吼?…」他一面享受被吹的快感一面嘴上不饒人,聽的我又羞恥又難過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嗚….嗚嗚嗚….嗯….嗯嗯….吮….吹…..唔…..」

「啊…要命…吼….嗯吼吼….妳這張嘴真的好棒,我從來沒有被女孩子用嘴弄過耶」

「唔…嗯嗯….嗚….吸…吞…..吮吮吮….嗚….」

「不行,幹,不行了我要射了,嗯喔喔!」明康低吼一聲,抽了出來同時抓住我的頭,雞巴一抖一抖的全部射在我臉上,我一面「不,不要!!唉唷!不要射了!」的大喊一面想躲開,無奈卻被他孔武有力的手抓住,害我眼睛鼻孔嘴巴臉頰都無一倖免。

「呼…呼….哇哈哈哈哈,凱婷妳剛剛在吃我藍鳥的時候高潮喔?好丟臉喔妳!哈哈~~~」喘過幾口氣以後他摸著我的頭說,又回復到嘻皮笑臉的本性。

「唔…噢…噢…嗯…..嗯嗯…..」我的眼睛被精液黏的張不開,只好閉著眼睛邊呻吟邊求情:「剛剛說…讓你舒服了,現在可以叫他們放開我了嗎?」

明康繼續摸著我的頭:「凱婷小姐姐啊…妳真的相信我喔?拜託一下,小孩子說的話可以聽嗎?長這麼大了,都比我們大五六歲了耶,還這麼笨這麼好騙喔!?」

「什…什麼!!等等!不可以這樣!剛剛說好的!ㄟㄟ…怎麼可以騙姐姐呢!?快點要他們住手啊!」

「我又管不住他們,妳自己叫他們停啊。」

「嗚….嗚嗚….怎麼可以這樣….明明說好的….嗚嗚嗚嗚…太…太過分了….嗯…嗚嗚嗚…..」我開始不停的哭了起來,眼淚和精液把我的長睫毛糊成一片,分不清楚,鼻孔也因為被精液蓋住,只好用嘴巴一面哭一面吸氣。

「我好想進去喔,」一直在玩我小穴的那個男生才說完,就把我的屁股托出來座椅外懸空著,把我兩腿掰成外八,雞巴就硬生生的「撲滋」入了來。

「唔哇啊啊啊啊啊~~~~」我悽慘的哭叫了起來,前面被這麼多小男生給玩成這樣,想不到還是逃不了被陰莖幹入小穴一途,自己怎麼會這麼笨,去相信一開始就對我企圖不軌的人呢?

國中歸國中,性器官似乎已經直逼成人了,這個小男生的肉棒每一下抽出去之後,進來時的尺寸似乎就更大。插沒幾下已經是巨根一支,體力又好,每下都頂到最裡面就這樣幹了10分鐘之後,在奶子被平頭挑逗到極限,顫抖的雙腿被舔的又麻又溼,腳上的高跟鞋也被自己的顫抖給踢掉在一旁,底下還被不斷抽插,就這樣,滿臉精液的我終於完全崩潰了,腰不再抵抗,開始自己扭動起來迎合肉棒,兩人像波浪一樣的擺動起來。我那件被撕破到腰部的連身洋裝隨著一上一下的節拍也跟著在身上抖動著,兩顆乳房也像是一對又大又白的珍珠般淫蕩的上搖下晃,一開始坐在我頭上的小光這時過來問:「怎麼樣啊凱婷小姐?舒不舒服?」

「唔喔….嗯…舒服….啊….啊啊….好爽….唔….嗯….噢…..」

「我們好幾個在後面等著要幹妳唷,妳知道嗎?」

「啊….啊喔….好….好棒….等著…噢….等著幹人家….嗯…爽死了….好期待….」

「凱婷怎麼會突然這麼淫蕩啊?剛剛不是死命掙扎嗎?」

「啊…唔….沒…沒辦法….不行了….舒服死了….唉唷….唉啊啊啊…..噢….再來…再來」

此時的我理智已經完全崩潰,只有原始人性的快感在支配著身體,用力的扭著小蠻腰迎著國中生的一挺一拔,小屁股被撞擊的拍拍做響,G點在年輕雞巴的狂浪般打擊之下又再一次的準備崩塌。

「喔…喔…我不行了小姐姐我要射精了。」男生高叫著,腰越挺越快。

「嗄啊啊啊….嗯啊….我也要去了…討厭….好會幹….好強….啊…要幹死人家了….嗯啊….啊啊啊啊!!~~~」就這樣,一個我連外號都不知道的小男生,就在公車上盡情姦淫我,拔出他的肉棒之後照樣也是射在我臉上。

「啊…哈啊…哈啊….啊啊….唔…..」我躺著上氣不接下氣,精液開始沿著臉頰流到嘴邊,頭髮上,滴到地上。

小光這時候出馬了。他解開剛剛綁在我手上的童軍繩,然後把我的兩條腿抬高直到壓在我自己的肩膀上,再各自把左手往上抬高和左腿平行綁在一起,右手則和右腿綁在一起,這種姿勢讓我還在顫抖收縮的小穴完全被看的一覽無遺。

「換我上囉,親愛的凱婷姐姐」一邊說一邊也脫下褲子。

「啊…還啊…啊啊….還…還要上?…哈啊…」

「當然囉,這事情明天可以到學校去吹噓耶!很多人會後悔沒有跟我們一起搭同班公車喔!哈哈」明康在旁邊笑著說。然後,小光的雞巴對準之後也進來了,我悶哼一聲,又再次被不同肉棒給插進來享用小穴。

「喔….天啊好緊好爽!幹~~~~~~~~~~~」

「嗯….嗯哼….唔喔….嗯…..」

「幹死妳….幹死妳這辣妹….還是辣姐?不管啦….喔喔!」

「啊….啊啊….大雞巴….好粗….好用力….操死我….操死人家了….嗯啊….用力….」

「妳這姿勢好淫蕩,妳知不知道嗄?…喔喔!…」

「嗯嗯嗯!….我…我是淫蕩小婷….唔啊….欠幹….幹死我了….快….」已經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什麼話了,語無倫次外加原始本性完全支配我的呻吟和浪語,越叫越大聲,讓小光緊緊抱著我又操又幹,肉棒每下都把我的陰唇擠進去裡面,出來的時候又外翻出來。整個就這姿勢被他幹的死去活來,閉著眼睛淫叫連連。

其他幾個男生在等候的時候就拿著我手機在玩,看裡面的相片,還拿著我的身分證自拍。

這時候平頭也加入戰局。他看到主要位置已經被佔據,竟然把主意動到我的菊花上面:「嘿嘿嘿….可以用屁眼嗎?小婷姐姐?」

「喔….不…不要…那邊….不可以啊啊….嗯啊…」

「我只是問問不代表妳說了我就會放過啊,哈哈」平頭說完,握住他的熱血大雞巴,對著我的屁眼在外面摩擦。

「不要….不要….住手啊….求你….拜託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說時遲那時快,屁眼就這樣子也淪陷了,他一口氣龜頭頂了進來,然後慢慢的開始在屁眼裡頭速度越來越快,也幹送了起來。刺痛遍佈我全身,和小淫穴的快感結合在一起變成了非常非常複雜的一種感覺,尤其是菊花的部分感覺就像是火山要被外面的異物給桶到爆發一般,但是慢慢的卻和快感結合在一起,然後加倍還給我,就這樣小穴和屁眼同時被兩個青春少年使用發洩,我已全身無力,只能大聲浪叫。

「啊…唉啊啊….好痛!!….唔….爽….救命….幹死我了….唉唷威啊….天啊!….」

「嗯啊…好會夾…屁眼好利害啊小婷…」

「嗚嗚嗚嗚~~~啊…要死了…要被幹死了啊啊…唉….唔….爽爽爽….好雞巴….啊啊」

小光一面像是公狗一般幹著我一面頭貼在我乳房上,又幹又舔,舌頭和肉棒動的一樣快;平頭則一面操著我的屁眼一面把我的腳貼在自己鼻子上又聞又舔。

「受不了….嗚啊…我受不了了啦….」這樣雙管齊下的重力感把我又給幹上高潮:「要去了,人家又要去了!!唔…嗚嗚嗚…唉啊…唉啊呀呀呀呀呀!!~~~」就在這時候被綁在手上的兩腿和小蠻腰一陣抽筋顫抖,小穴劇烈收縮了起來;全身的精神和力氣好像就這樣隨著腦袋中一堆快轉的畫面,瞬間跟著舞動,流失,最後則是一片死寂的無力,癱在椅子上任由兩男繼續發洩。

過了10分鐘之後,小光低吼聲:「喔!」把肉棒拔了起來,手捏住我的小嘴塞了進去開始像加油槍一樣灌注,無力抵抗的我任由白液在口裡水位快速升高最後爆了出來。平頭則是直接就一股腦全射在我的屁眼裡頭,拔出來之後精液開始慢慢出來流滿屁股和地板,我滿臉黏呼呼精液的「呼啊」「呼喔」的喘氣,其他人則繼續上來,把我翻過來趴著幹,也有一面捏著我奶子一面打手槍的,乳房,臉頰,嘴裡,腿上,腳上,腰上,屁眼和小穴裡到最後全都是他們輪番上陣之後留下來的戰利品。混槍亂戰之後,體力不支的我暈了過去。國中生們拿走了我的東西,又叫又笑的下了公車。

醒來時已經是在公車司機家的沙發上,躺著的我全身上下除了那雙高跟鞋什麼都沒有,衣服,錢包,面子…什麼都沒有。看著司機全身赤裸的朝我走過來,我知道在劫難逃。

「到底還要被幹多久才能離開這裡?」腦中這念頭隨著司機把肉棒塞進我口中一起消失殆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