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極其生活

周傑冒著大雨急急忙忙地往家裡趕,今天是媽媽五十五歲的生日,早上就來了電話說她晚上等兒子一起回來吃飯。本來周傑今天晚上公司有個聚會,但為了給媽媽過生日就推辭掉了。

八年前,父母因為單位效益不好,雙雙失業,本來就拮據的生活就更加困難了。然而禍不單行,一年後,爸爸卻突發腦溢血離開人世,一時間,家裡就象塌了半個天一樣,而那時,周傑剛剛考上大學,學費都成了問題。媽媽和爸爸結婚晚,直到三十歲時才有了周傑。她那時還不到五十歲,出去找工作非常困難,但她仍是不停地四處尋找,托關系,找門路,可沒有單位肯接收一個老女人。周傑也自己在努力打工,可是收入甚微。然後有一天,媽媽突然非常高興地告訴他,她已經找到了工作,卻是在一家相當有規模的夜總會裡做清潔工,雖然收入不是很高,但總算較為穩定。

媽媽在紡織廠乾了一輩子,還曾是廠裡的工會副主席,人緣極好。這也就是她有了今天的基礎。媽媽在夜總會乾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機會來了。她在清洗衛生間的時候,偶然聽到飯店的總經理說要再找一批小姐,既要漂亮還要風騷,本來她當時根本就沒有什麼想法,因為她認為讓女人來做這樣的事情是非常缺德的事情,尤其是讓那些還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子來這種地方更是她的道德觀念不能接受的。然而,在這裡乾時間長了,耳聞目睹那些女人和客人打情罵俏,坐台,出台,又帶回來大把大把的鈔票,而她們看上去並不是不高興。媽媽開始動搖了,心想人家自己都沒把自己當回事,我為什麼替古人擔憂呢?她心裡有了一個計劃。

原來,近幾年,紡織行業越來越不景氣,失業的女工越來越多,她雖然早就離開了紡織廠,但她的家就住在廠區裡,而她的廠子裡有很多平時跟她不錯的女孩子,在她面前阿姨長阿姨短的叫得非常親熱,而且這些女工大多數來自農村,她知道她們中有很多既年輕又漂亮的女孩子。於是,她精心打扮了一番,注意觀察總經理的行蹤,終於有了一個機會,讓她跟總經理說上了話,提出能帶一批女孩子來飯店做小姐,而且保證年輕漂亮。總經理從來就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飯店裡有這麼一個中年清潔女工,他很驚奇一個清潔女工居然向他提出這個問題,覺得很好笑,隨便說了一句行啊,就離開了,他根本就沒當回事。然而,媽媽卻認了真,在此後的差不多十多天的時間裡,她找到了那些根據她平時的觀察性情輕浮,愛慕虛榮的十七、八歲到二十四、五歲的女孩子,做好了溝通,把她們就帶到了飯店。這一下,總經理猝不及防,他沒想到這個清潔女工真的把人帶來了,而且確實都是中上品的女孩子,他當然大喜若狂,而且他突然發現這個女人的身上竟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極富組織才能,同時他還發現如果不考慮年齡她居然稱得上是一個美女。他慶幸自己找到一個寶貝。一個星期後,他把她從清潔工提到大廳做了媽媽生,專門管理這些小姐,她的薪水也提高三倍。

半年後,媽媽成了一個圈內名人,幾乎所有常年在風月場所厮混的人,都知道這裡有個媽媽生非常厲害。而媽媽的薪水已經成了所有圈內競爭者的投標標準。

周傑不但解決了學費問題,而且在以後的三年時俨然是一個富家子弟的樣子。他們的家也從原來的地方搬了出來,因為廠裡人都說周傑的媽媽是靠廠子裡這些女孩子和自己的皮肉錢發起來的。周傑卻是不以為然,反而對媽媽有了一種說不上的愛慕,這種感覺是他以前所沒有的。每次看到媽媽那越來越顯得年輕的模樣,都令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慨。尤其是當他看過媽媽的裸體後,他對媽媽肉體愛慕超過了對她的母親這個身份的愛慕。每當他想到媽媽的身體時,他就有一種壓制不住的沖動。而這一切都沒能瞞過媽媽的眼睛。

直到有一天,他到酒樓去找媽媽,一切都變了。那一天,他因為有事要媽媽幫忙,就直接去了媽媽工作的夜總會。此時的媽媽已經有了自己的辦公室,夜總會的人有很多認識周傑,他徑直向媽媽的辦公室裡走。快到的時候,他突然有些尿急,便先去了衛生間,到了裡面才覺得需要解個大手,於是,他便找了一間蹲位時去,正解得暢快的時候,聽見有人進來,而且聽起來是兩個人。起初周傑並沒有在意,可是突然間聽到了媽媽的名字,原來兩個人正在談論媽媽。

“哎,那老娘們真是夠勁兒!”

“是啊,尤其是她的屁眼兒,收縮力非常大,夾得我的雞巴就象吸進去似的,好象都拔不出來似的。”

“真是的,老龐介紹我說,這裡有一個媽媽生,既淫蕩又明事,我還不信,沒想倒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她的口技也相當棒,剛開始還不到三分鍾就把我裹射了,他媽的,下次再來,我看得買些偉哥才能操死她。”

“哎,對了,老張,我看這娘們和你干的時候,一直管你叫兒子,還表現得非常興奮。”

“哼,我看哪,她的潛意識裡肯定有亂倫的念頭,只不知她是否真的有一個兒子。”

“我聽說她有個兒子,好象大學畢業沒多久。對了,你剛才干她的時候,她不是喊著阿傑操我嗎?可能她的兒子就叫什麼傑吧?”

“嗯,對,肯定是這樣。我聽見了。我也想起來了,老龐說她是有個兒子,還曾跟他講過她看過她兒子洗澡,說他兒子的雞巴比老龐的還大,對了,我全想起來了。”

“嗳,你別說,乾夠了那些小妞兒,偶而操一操半老徐娘,滋味還真不錯。哈哈!”

“走吧,老龐可能操完了,我們回去再操她一次,這回咱們來個夾心三明治嘗嘗。哈哈!”

兩個人說笑著走出去了。周傑在裡面聽得心神激蕩,別人這樣說自己的媽媽,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一種窺視的快感。同時,心中想難道媽媽真的象他們說的那樣想和自己的親生兒子干嗎?

他走出來,想到媽媽這時不在自己的辦公室,一定在和那兩個人還有他們嘴裡說的老龐在一起,他突然有一種想偷偷看一看的念頭,這個念頭一經產生,就再也控制不住,他避開熟悉他的服務員和小姐,悄悄來到了樓上。

媽媽他們能在那裡呢?也是巧的很,他剛一上樓,就聽見樓梯左側的名叫聚仙閣的包房內傳出媽媽熟悉的聲音。他立即貼上去,試著推了推門,運氣好極了,可能剛才那兩個人回來的時候沒有把門鎖好,他輕輕一推,居然推開了一條小縫兒,然後,他湊上一只眼睛,向裡面窺視,包房內燈光很暗,但卻足以看清裡面的情形。

二)

一看之下,他倒吸了一口氣,只見裡面一張寬大的沙發上,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一絲不掛地坐在沙發上,她看上去差不多有六十多公斤,很豐滿,兩只乳房在亞洲人種中算是巨大的,不亞於歐美國家的那些女人,而且非常白,乳暈也很大,但顏色不是很深,乳頭象一顆花生米似的。再看她的小腹,畢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小腹已經有了很肥的贅肉,最絕的是她的陰阜一根毛也沒有,這使她的陰部顯得很嫩,加上小陰唇的顏色不是上了年紀的那種紫黑色,而是有些發粉的肉色。此時,她正在用嘴啜著站在她面前的一個矮胖的男人的那根粗大的陰莖。另外兩個男人一邊一個坐在她的旁邊,一個玩著她的奶子,一個趴在那兒,扒開她的兩條大腿,一邊用嘴舔著她的騷屄,一邊用手指捅著她的屁眼兒。

周傑沒有認錯,這個五十多歲的老婦,正是他的親生母親。看到媽媽如此淫蕩,他竟興奮得褲裆裡的小弟弟馬上暴立起來,恨不得馬上沖進去,把她按在那兒用他的大雞巴狠狠地操她。

這時,媽媽吐出嘴裡的雞巴,低頭對下面舔她騷屄的男人說:“我的親哥呀,你輕點兒捅老妹妹的屁眼兒,人家的老屁眼兒昨天讓一個客人用啤酒瓶子差點兒捅爆了。今天早上差點兒連屎都夾不住。噢,天哪,讓你輕點兒嘛!把人家大腸頭子都翻出來了。”

“操你老屄的,好,我現在不捅你的屁眼兒,老子要操你的屁眼兒!”

那男人站起來身來,把媽媽按在茶幾上,擡起她的大白屁股。媽媽就兩手支著茶幾,大腿分開,屁股向後撅起。那男人分開她的兩片屁股蛋子,露出她那看上去象包子開了口似的菊花糞門,試也不試,一根大雞巴就“撲”地插了進去,直插到底。媽媽顯然被插痛了,噢的一聲,身子向前一聳,急忙穩住。

“啊…………天哪…………你操裂我的老屁眼兒了…………啊啊啊…………親哥呀,老屄開始舒服了…………你快點使勁操吧!”

另一個男人轉到她的前面,把雞巴送到她的嘴邊,媽媽心領神會地張口叨住,替他啜了起來。第三個男人卻轉到她的後面,蹲在那個操她的男人後面,從那個男人的兩腿間伸手進去,把三根手指塞進她的陰道裡摳著。這樣一來,媽媽的三個洞都被塞住了。

“啊…………好舒服…………好過瘾呀!兒呀,操死媽媽了…………媽媽屄好騷呀!啊啊………………啊啊!”

站在她前面的男人像想起來什麼似的,突然問道:“哎,我說,你是不有個兒子呀?”

“是呀!他…………非…………常優秀…………呀!我的……………兒子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最棒的。”

“那你沒有讓你兒子操你嗎?”

“你說什麼呀?他是我兒子呀!這樣做是亂倫的。”

“你也知道亂倫?別騙自己了,我知道你想這樣做。你早就露出你的想法了。你其實非常想讓你的兒子操你,對不對?”

“不,不…………啊,對,我是想,我想我的兒子操我。啊…………啊…………兒子…………媽媽想讓你操你的親媽…………啊”

周傑一時間震驚了,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嚇了一跳,轉過頭一看,原來是一個他認識的媽媽的老同事吳姨。這位吳姨四十七、八歲的年紀,在這裡也做了有半年多了。

“怎麼,臭小子,在這兒偷看你老媽?”

“沒…………沒有!”周傑有些發窘。

“來,再等一會兒,你老媽就完事了,先到阿姨的房裡坐一會兒。”

吳姨早就對這位小帥哥有了意思,今天看到他這樣,覺得機會來了,就極力拉他進了她的房間。一進到房間,吳姨連前期的過渡都省略了,馬上就把周傑按在沙發上,伸手就解他的褲帶,周傑木頭似的任她弄,褲帶開了,拉鏈開了,褲子被脫到了腿彎處,吳姨發出輕輕的一聲呼叫,她看到一根無與倫比的大雞巴,怒氣沖沖地向天直指著。已經騷得無法自持的吳姨愛不釋手地撸著他的雞巴,臉上一副極其淫蕩的笑容。

“天哪,阿傑,你有一根雄霸天下的大雞巴。告訴吳姨,你用它操過女人嗎?”

“操過幾次。不過她們都說太疼了,以後也就不操她們了。”

“你操的一定是那些年輕的小妞兒。她們的屄怎麼能享受你的大雞巴?大雞巴一定要配大屄,只有象我這樣的大屄、老屄才能滿足你。”說著,低頭含住他的雞巴吞吐起來。

周傑只覺得雞巴象是套進一個熱乎乎的熱水袋裡,一種快感從他的小腹生起,他不自覺地繃緊雙腿。吳姨的口技相當好,這是他在那些小女孩子身上無法得到的。舔、舐、啜、吹樣樣都使他無法自持。而且還時不時地把他的雞巴頭拚命地塞進她的喉嚨裡,有幾次他覺得已經把雞巴插進了她的食道裡。

“唔…………唔…………阿傑呀…………啧…………你的…………大雞巴真是太棒了…………吳姨愛死它了…………啧啧!”

周傑低頭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這個五十來歲的老淫婦為自己口交,這是他生平第一次的經歷,從未體驗過的快感充溢著他的整個身心,高潮很快就來臨了。

他口中發出嘶啞的吼聲,兩腿伸直,雙手緊緊地抓住吳姨的頭發猛力地往自己的胯間按,吳姨久經戰陣,自然知道他要射了,也興奮地兩手抓緊周傑的屁股,伸直脖子盡量使他的雞巴能捅進自己的喉嚨,然後她就感到周傑的雞巴頭在她的食道裡跳了幾跳,一股熱乎乎的粘液就直接沖進她的食道裡,向她的胃中流去,由於量太大,吳姨被嗆得兩眼流淚,臉也憋得通紅,她試著把雞巴往外拔出一些,怎奈周傑力氣很大,拚命地壓著她的頭,直到射到快結束了,才稍稍拔出來一些,殘余的精液才射到她的喉嚨和嘴中,光是這些就已經溢滿了她的嘴,濃濃的白色的粘液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靜默了好一會兒,周傑的雞巴才從吳姨的嘴中拔出來,這個淫蕩的老婦才有機會擡起臉,沖著周傑張開嘴,周傑看到她的嘴中滿滿地全是他的精液。她用舌尖把精液盡量攏在一起,然後讓周傑看著把它們分做三次吞咽下去,隨後又把周傑雞巴上的殘余精液舔乾淨。

“噢,天哪!阿傑你差一點兒把吳姨憋死,不過吳姨好喜歡,你的大雞巴都快要插進吳姨的胃裡了,天哪,它太棒了!阿傑,你的精液太好吃了。”

“對不起,吳姨,我剛才控制不住。”

“為什麼說對不起?吳姨喜歡的。從今以後,你什麼時候想在吳姨的嘴裡射就什麼時候射,吳姨絕不會浪費一滴的。”

“謝謝吳姨,不過你的口技實在是太好了。我…………我有些受不了。”

“阿傑告訴吳姨,你是不是第一次玩象吳姨這麼騷的老淫婦?”

“是。所以我才受不了。”

“這就對了,以後你多玩一些老屄就習慣了。啊,阿傑呀,你剛才舒服嗎?“

“好舒服!”

“可是,你舒服了,阿姨還沒有過瘾呢?來,吳姨幫你把雞巴裹硬了,你操操吳姨。”

說著一低頭就把周傑的雞巴又含在嘴裡啜了起來。畢竟是年輕人不一會兒,一根大雞巴就又變得雄赳赳、氣昂昂地。吳姨一見大喜,急忙脫下衣服。周傑一看,她也是屬於較豐滿的類型,不過比媽媽要苗條一些,奶子並不是很大,兩個乳頭卻是大得出奇,看上去比最大的紅棗還要大,只不過顏色是紫色的。小肚子向外凸起,右側有一個很小的刀口,好象是切除闌尾留下的。再看她的陰部,和媽媽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媽媽的胯下是一毛不生,而她確是芳草茂盛、幽深濃郁,不過現在已經是流水潺潺了。

“小壞蛋,看夠了沒有?吳姨的身子比你媽媽的如何?”

“唔,各擅勝場。”

吳姨一笑,身子往後一倒,就躺在了身後的茶幾上,兩腿大開,雙手托起屁股並扒開,沖著周傑。

“阿傑,快,吳姨受不了,快點操操吳姨吧!你看看,吳姨的老屄已經為你敞開,快呀!”

吳姨的陰道屬於那種狹長型的,不很肥,但兩片小陰唇卻是薄薄的,很大,象兩只小耳朵似的向兩邊張開。

周傑低頭審視著,不知為什麼,他突然覺得她好象是媽媽一樣,嘴裡不由自主地說出了“媽媽”

吳姨先是一怔,隨後竟露出一絲微笑。

“阿傑,告訴吳姨,你是不是特別想操你的媽媽?”

“我…………我”周傑有些發窘。

“別緊張,兒子操媽媽雖然不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也沒有什麼不對。吳姨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其實我和兒子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操屄了,那種亂倫相奸的滋味真是太過瘾了。啊,瞧我,一說起兒子我就興奮得受不了。阿傑,告訴你吧,我和你媽媽是最好的朋友,她早就跟我說過,想和你做愛,只是不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一直沒敢去做。”

“真的?吳姨,你說的是真的?我媽媽真的肯和我做?”

“真的,吳姨騙你干嘛?有一次我和你媽媽一起和一個跟你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乾,干完之後,我跟她說,跟這個人操,就象和我兒子操一樣,你媽媽非常感興趣,追著問我為什麼,我就跟她說了我跟兒子的事,她悠然向往,跟我說她也早有此心,只是不敢。我就勸她,那一晚上,我們再也沒有接客,整晚都在談論你,還有我的兒子,談到騷處,我們倆就互相扮演母親兒子,我舔她的屄,她舔我的屁眼兒,啊,真是個淫穢的夜晚呀!”

周傑聽得血脈贲張,一根大雞巴更加堅挺。

“吳姨,我…………我…………我想…………我…………”

“你想讓我扮做你的媽媽,讓你操,是不是?”

“是,不知…………”

“沒問題。我也很興奮呢!我做你的媽媽,你也可以做我的兒子,我們娘倆就來操個痛快吧。”

周傑大喜,撲上去就伸舌頭舔起吳姨的陰道。她的陰道火熱,散發著強烈地尿騷味,

“噢,媽媽,媽媽,我來了,我在舔媽媽的屄…………啊,媽媽,我愛你!”

“好兒子,舔吧,舔媽媽屄吧,媽媽的屄是為你而生的,啊…………我的親生兒子…………啊…………太棒了,你舔得媽媽好舒服呀!…………啊,媽媽屄好癢呀!”

周傑拚命地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裡,手指也開始捅著她的屁眼兒。吳姨的屁眼兒非常闊大,周傑非常輕易地就把兩根手指插了進去。

“啊…………兒子…………媽媽受不了…………快點上來操媽媽吧…………啊…………媽媽的屄癢死了…………快點兒…………啊…………天哪…………我的兒呀…………你的大雞巴太大了,插得媽媽好過瘾呀…………啊啊啊…………操吧…………操死我…………操呀…………使勁兒操…………操死媽媽吧…………啊…………操爛媽媽的屄了…………啊操呀,把媽媽的屄操透、操爆、操碎喽…………啊媽媽是親生兒子的奴隸,把媽媽操成老婊子、老騷貨、老淫屄…………啊啊啊!”

“我操死你!賤貨!”周傑狠操著,雙手捏住她的兩粒大奶頭,使勁兒地往上拎,痛得她長呼短叫,屁股拚命地往上聳動,淫水已經淌濕了茶幾。

這一場大操,兩人足足操了五十多分鍾,直到周傑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