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贅女婿的秘密

独身一个人生活在陌生的城市,没有房子就没有落脚之地,有一个房子一直是我的梦想,为了这个房子我拼命的工作,受到公司老板的赞誉,于是我升级很快,月薪已经达到了一万多。

身边就有了许多的追求者,可我没有房子,结婚住什么?所以我一直不去理会她们。看着同龄人一个个都结婚了,我心里也着急,可我这一个月一万的月薪,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拥有自己的房子?我的岁数一年一年的增长着,转眼就到了三十而立。

有人劝我贷款买房子,我告诉了父母,父母是个老脑筋,听说我要借那么多的钱,吓得浑身哆嗦,一千个不同意,说小心还不起被人家追杀,说的血淋淋的。我一向孝顺,既然父母不同意,我也就作罢了,只有靠工资攒钱,三十三岁的我,工作了七八年,也存了五十多万,我想再有几年就会买新房了。

可事情偏偏出现了转机,公司里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很追我,她叫小静,整整比我小十岁。她人长的很漂亮,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红红的嘴唇白白的牙,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微微有些发胖。

说句实在的,我真的看好了她,但我还是要和她说出实话来,我没有房子。

她笑笑说:「我有。」

她既然有房子,就省去我不少的力气,留着我那五十万买车,也算对她的一个报答,我同意恋爱了。

相处一段时间,我才知道,自从前年她的爸爸出车祸去世以后,她一直和她的妈妈住在一起,她说的房子就是这个。她的妈妈一直想要女婿入赘,这样就能和女儿不分开了。小静也是孝女,一直寻找着外地来这个城市工作的人,于是就看中了一直努力工作的我,虽然相差十岁,她喜欢,因为她的妈妈经常说比她岁数大的男人知道疼她。

第一次去她家见她的妈妈,心里总有一些忐忑,毕竟我这是处的第一个女朋友,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女朋友的妈妈。

在街上,小静买了些水果,这些都是她妈妈喜欢吃的,小静告诉我就说是我买的。

我怎么能花女孩的钱,决议不行,经过一番争执,我还是败在了她的手下。

上了楼,小静打开房门,向屋里喊着:「妈,我回来啦。」

从里面笑盈盈的走出一个中年妇女,仔细的打量着我,从眼神就能看出她知道我的到来。

我深鞠一躬,说:「伯母,你好。」

她答应着:「哎,快进来。」显得十分热情,看起来对我的第一印象很好,我的心也踏实了许多,脱了鞋走了进去。

伯母说:「你先坐着,我给你拿水果。」这是早就准备好的,不一时拿了出来。

小静说:「妈,这是他给你买的。」

伯母客气的说:「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啊。」接过来,笑吟吟送到厨房。

我有时间打量这个宽阔的房子,这是一间一百多平米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屋子里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小静的妈妈是个干净的人。

小静指着东面的门说:「这是妈妈的房间。」又指着西面的门说:「这是我的房间。」一指北面说:「那是书房,妈妈喜欢看书。」

伯母放好了水果走出来,坐在沙发里,询问着我的情况,其实我的情况小静也给她说了,这也就是例行公事而已。

趁着这时候,我也打量着伯母。她和小静很相像,也是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大大的眼睛,只是眼角处有轻微的鱼尾纹。身体也是微微发胖,比小静能多胖一些,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

小静的妈妈对我很满意,这也加快了我们婚姻的殿堂,不久我们就结婚了,我住进了小静的家。小两口很是幸福,不久小静就生了一个儿子。岳母自然很高兴,喜欢的不得了,成天的抱着孩子不放。晚上干脆就把孩子抱进自己的房间,我想这是给我和小静做爱的机会吧,真的感谢岳母。

公司要扩大生意往来,挑选几个英语好的人去美国学习,我的老婆小静不幸被选中了,因为她的英语说的最好。被选中几个女人有的是结婚了,有的没有结婚,她们要一起去,我这也放心了,毕竟小静不孤单。但心里憋着一腔火,好不容易三十多有了老婆,享受着性的快乐,就这么一下就没了,她们走的时间还不少,整整三年。可这是公司老板的指派,谁敢不同意?看来这三年,我只能靠手淫度日了。

在飞机场,小静含着泪和我吻别,小声的说:「三年的时间不短,你要管好下面的东西,不要给我添乱。」

我轻轻告诉她:「你放心,我会等你回来。」

小静说:「在家一定好好孝顺我妈,不要让她生气。」

我说:「我会的,你也要保重身体,不要太累了。」

小静才笑起来:「知道啦。」

小静走后,一切如常,我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开着车往返于家和公司之间。岳母也和往常一样,带着孩子,每天为我做好饭菜。只是我到了夜晚,孤零零的一个人守在电脑旁,看着小静从地球那边传来的字,诉说着她学习的那点事,也聊不到十点,她就要睡了,那边管理的很严。害的我自己倒在被窝里手淫。

手淫是要有幻想的,一开始我幻想我们公司的几个女人,我喜欢薇薇发胖的女人,幻想着我搂着她们的肥大的屁股做爱,真的很爽。后来不经意间,一次幻想起岳母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每天都要幻想她。虽然觉得对不起小静,但就是板不住,因为岳母也有着一个肥肥大大的屁股。

我比小静大十岁,而岳母比我大十二岁,岳母那年四十七岁,因为经常在家不怎么出门,养了一身的好皮肤,看起来也就是三十五六岁,看着面容竟然和我相差无几。几次我拉着岳母出去旅游都被人误会,说我们是两口子,但都被岳母纠正了。可我知道,当岳母听到人们夸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虽然我晚上一直幻想着岳母手淫,但我一向胆小,从来不敢向她表达,表面上一直很尊重她。有时候我在脑子想:「岳母,我想肏你。」但嘴上说着:「妈妈,今天你想吃什么,我下班回来给您买。」

岳母总是抱着孩子,说:「不用了,回来的时候给小宝宝买些奶粉,小宝宝的奶粉快没有了。」

看着转身离去岳母的大屁股,我真是眼馋死了。

我一到公司工作就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一天能干出两天的活。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是岳母打来的,说她出事了,被车撞了一下,现在正在医院。我请假是容易的事,毕竟我的工作都做出来了,老板还特意关心,让我多休息几天照顾岳母,我是很感激的。

来到医院,岳母的伤情不太严重,只是脚脖子轻微骨折,需要住大约一个月的院就能养好,让岳母最担心的就是那孩子,说:「这几天就劳苦你接送宝宝去幼儿园了。」

那是我的儿子,接送也属正常,只是岳母孤孤单单的住在医院,而孩子天天哭着要姥姥,也确实的让我闹心了一阵子。

我一边工作,一边要照顾岳母,一边还要照顾孩子,一时间忙的我焦头乱额,我干脆一狠心,给孩子办了长托,时间为两个月。这样,我就有时间上班,和看望岳母了。

这期间我学会了不少的东西,自己会做饭了,自己会洗衣服了,还常常给岳母拿去干净的衣服更换,岳母毕竟是一个很干净的人,两天就要更换内衣的。岳母手上有滴流的时候,我就坐在床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饭。

医院里的人都认为我们是夫妻俩,很羡慕岳母找了一个体贴的丈夫,岳母当然也很感激我。其实我只是做到孝道而已,竟然让人误会了。

一位大嫂当着我的面说:「大姐,你真的好有福气,找了一个这么疼爱你的老公。」

按以前,岳母要极力反驳的,可她那天没有吱声,竟然默许了这句话。我见岳母没有做声,也就不说什么了。

一个月后,岳母能下地走动了,我就搀扶着她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我发觉岳母有意无意的总靠的我很近。

说实在的,搀着岳母,我总有一些冲动,鸡巴不时地挑衅着,我是一忍再忍,虽然挺痛苦的,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很喜欢做。

一个三十多岁的护士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如实回答了,护士惊叫着,是个好公司,挣的很多,然后对岳母说:「大姐你真好福气,没有工作,还能找这样的好老公,真让我们羡慕啊。」

岳母看了我一看,脸微微泛红,说:「还行吧,他收入挺高的。」又一次默许了。

我不知道怎么样表达心情,只当没听到。

转眼,岳母的脚好了许多,能在不搀扶的情况下自己行走了,也该出院了。

当我办理完出院手续,接岳母走出病房,岳母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抓住我的手搂住她的腰,我们就这样走出病房,惹来一个个羡慕的眼光。

回家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岳母虽然还有点瘸,但能给我做饭了。我总是说:「妈,您就别劳累了,我知道我做的饭不和你的口味,但我可以买啊。」

岳母说:「不嘛。」语音里明显有撒娇的声音,「怎么也要学会勤俭。」这句话没有撒娇的声音,到很像一个家里女主人的发号施令。

和岳母这样频繁接触,我晚上手淫的次数都增加了,只幻想岳母一个人。我很卑鄙,把岳母幻想成十分淫荡的女子,幻想岳母呻吟着求我肏她,我就扛起她那两条白白的大腿,把鸡巴使劲的插里。还幻想岳母为我口交,吃下我的精子。

但在表面上,我仍然很君子的对待岳母,丝毫不敢侵犯。

晚上,为老板多干了一些活,回家晚了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味,原来岳母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四个菜一个汤,桌子上还放了两瓶水果酒,和一瓶白酒,还有几个易拉罐啤酒,饮料也放在桌子上,岳母正坐在桌子前发呆。

见我回来,岳母站起来说:「回来了,就等你了。」表情有些嗔怪,好像妻子怪丈夫,「有的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

我说:「不用了妈,我现在已经饿了,马上就吃。」

我发现岳母今天好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头发烫了,抹了少许的眼影,还抹了口红,身上穿着礼服,显得更加妩媚。

我问:「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岳母说:「今天有两个喜事。」

我问:「两个喜事?是什么?」

岳母说:「第一,我的脚不疼了。第二,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真的很惭愧,和小静结婚以来,从来没给岳母过过生日。其实我提出过给岳母过生日的,只是岳母说:「我都快五十的人了,还过什么生日,过一次就难过一次,又一年没有了。」所以,我和小静俩才没有给岳母过生日的。可今天岳母怎么了,自己给自己过起生日来了呢?我不解。

我说:「妈,原来你过生日啊?你怎么不早说,我好给你买点什么。」

岳母笑着说:「还买什么?家里吃的就够用,还破费做什么。再说了,这些东西也是用你的钱买的。」

我还要说些什么,岳母说:「别说了,今天就是要好好的吃一顿,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来坐下,我今天想喝点水果酒,那个白酒你喝。」

尊敬不如从命,我坐了下来,帮岳母打开水果酒到在高脚杯里,自己也倒上白酒,没有蛋糕、蜡烛,我拍着手给岳母唱了几遍《祝你生日快乐》。岳母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目光里透漏出让人不可琢磨的东西。

唱完歌,我举起杯说:「妈,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我一向酒量大,这二两一杯的白酒能干三个,我一抬头喝了进去。岳母嗯了一声也干了进去。

岳母明显酒量不行,一瓶水果酒下肚,脸就成了红苹果,眼睛开始迷茫,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舌头也有点团了。

一开始岳母说了一些感谢我的话,一点点开始说他们把我俩误会成夫妻了,说着说着,话就混沌了,我也听不清了。

我说:「妈,你醉了,回屋睡觉吧。」

岳母点点头,起身要走,身子一晃,强站住。

我说:「妈,你别动,我搀你。」一把抱住岳母,搀着她一步一晃的走进岳母卧室。

来到床边,我刚要把岳母扶到床上,岳母突然抱住我的脖子倒在床上,我也随着一下趴在岳母柔软的身上。

岳母轻声的叫着:「给我,哦,给我。」

我想起来,可脖子被岳母死死的搂住不肯放开,岳母的嘴开始寻找我的嘴,要求亲吻。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我开始和岳母接吻,开始隔着裤子摸岳母的屁股,摸岳母的奶子。

我的鸡巴开始硬了,隔着裤子顶在岳母的阴道上,不行,今天一定要和岳母做爱,要不然我的鸡巴就要爆炸了。我开始脱岳母的裤子,岳母很配合,只是搂着我脖子的手不肯放开,生怕我跑了似的。

我费了很大的劲把岳母裤子连裤衩都脱了,用手一摸,早已经洪水泛滥了。

我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拿出巨大的鸡巴直接插了进去,岳母的手才把我的脖子放开,呻吟。

刚才我喝了八两白酒,已是半醉,精子不愿马上出来,这一干就是半个小时,把个岳母弄了三次高潮,我才射精。然后我困了,倒在岳母的身边睡着了。

一早醒来,我发现我下身光着,上身穿着衣服,可岳母不在身边,听到厨房熟悉的声音,就知道岳母正在做饭。我赶紧的穿好裤子,狼狈的逃到自己的房间,不敢出屋。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就要到上班的时间了,岳母还没有喊我,可能是生气了吧,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和岳母四眼相对,两人急忙又看别处。

饭菜已经放在了桌子上。这顿饭,我和岳母谁都没有说话,都是默默的吃着饭,有时相互的看了一眼对方,但马上把目光移开,我看见岳母脸红红的。

这些天来,我和岳母谁都不说一句话,岳母照常的给我做饭,相对而坐,都是闷头吃自己的,等我吃完,岳母收拾桌子,我也就正常上班。

一个星期后,岳母说了第一句话:「应该把小宝宝接回来了。」

当天,我就把儿子接回家。儿子见了姥姥自然高兴,十分亲热。这时,我看见岳母久违的笑容。孩子是夫妻的桥梁,难道也是我和岳母的桥梁?

和岳母这次做爱,我们俩都清楚,只是谁都不说而已。如果那天岳母真的喝多了,那么早上起的比我早,一定能看到我下身全裸的样子,而自己也是一样。

而我则是更加清楚当时的事,我仍然能记住插进岳母的一霎那。我们就这样尴尬的相处着,还是谁都不说一句话。我真的不知道小静回来后,知道我和她妈这样会气成什么样了。我一向胆小,即使和岳母做了一次,但我不敢向岳母求第二次,只是在苦苦的挣扎着,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到什么时候。

这是一个很静的夜,我忽然想起这些天来的内疚,竟然一直没有手淫了。摆弄一会鸡巴,硬了,仍然要幻想岳母,可一想到那天和岳母做爱,鸡巴又软了下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的房门被打开了,一看进来的黑影,就知道是岳母。

岳母轻声喊着:「睡着了吗?」

我不敢做声。

岳母喊了几声,见我没答应,就直接钻进的我被里,手直接伸进我的内裤攥紧我的鸡巴,轻声说:「我知道我很不好,可我真的需要,醒一醒,给我。」

我这才知道,岳母那天也没有醉。既然送上门来了,我自然不客气,伸进裤子里,尽情的摸着岳母的肥大屁股,真的好柔软。

我们开始亲吻,脱光所有的衣服,我们又开始做爱,这次是在完全清醒下做的爱,我很投入,岳母也很激情。最后送给岳母两次高潮,才射精。

做完爱,我们仍然谁都没说话。

岳母起身要走,我拉住岳母的手,说:「妈,就在这睡好吗?」

岳母说:「我要过去看小宝。」

我说:「就倒一会可以吗?」

岳母想了一会,就顺势倒进了我的被窝。

这回,我不用去幻想,岳母的手给我套弄鸡巴,而我可以摸遍岳母浑身上下。

我们聊着,我才知道,在医院里我精心呵护岳母,她总有一份感激之心。当我们被误会夫妻的时候,岳母的心甜蜜蜜的。

我们一直聊到半夜,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我们又做了一次,才睡着。

半夜里,岳母几次都听到孩子的哭声,都起来哄孩子,等孩子睡着了,又回到我的被窝里来。

因为兴奋,这一早我醒来的特别早,看着仍然在熟睡的岳母,想到昨夜的激情,我开始抚摸着岳母的各处,心里暗想着,这回不用幻想了,岳母真真实实的和我做爱了,我以后要天天和岳母做爱。

岳母一向睡觉很轻的,被我一摸就醒了,她睡眼朦胧看着我,问:「又想了?」

我点点头,岳母也点点头,我又翻上去,鸡巴直接插进去。也许昨夜射了两回,这才做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射,这时孩子又哭了。岳母说:「下去吧,晚上再做。」于是,起来照顾孩子,给我做饭。

我要上班刚走到门口,岳母送出来,说:「路上开车小心。」明显的是妻子送丈夫的感觉。

我过去抱住岳母,手捏撮着肥大的屁股,亲着嘴,说:「一会送小宝去幼儿园的路上你也要小心。」

岳母含羞的答应着:「嗯。」

打这以后,我们每天上班都要这样,而下班更是像夫妻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相拥香吻的时间要长一些。然后晚上做爱,就真的像夫妻一样。慢慢的,我们的称呼也变了,直接叫名字,岳母名字叫素芬,我在肏她的时候,就这样叫,她很愿意听。

和岳母做爱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很自然的有许多激情。我最喜欢让岳母趴在床上摸她那雪白的大屁股,用脸亲,用嘴吻,用胸蹭,然后从后面插进去。

当然,岳母的奶子也很好,吃在嘴里很舒服。我们最常见的姿势就是我搂着她的脖子,一只手在屁股上抚摸,而岳母的手则捏着我的鸡巴揉搓着,然后做爱。

岳母喜欢男上女下,而我喜欢更换姿势,每次都是在我要求下,做了很多的动作,岳母都默默配合了。

只是第一次让岳母做口交,她断然拒绝,后来我弯下腰舔她的阴道,岳母也极力反对,说着:「别,别,那里肮脏。」

可我还是掰开岳母的手,慢慢的舔起来。岳母虽然开始享受,但还是在说:「那里肮脏。」

我说:「爱一个人就会爱她的任何地方。」然后深情的说:「素芬,我爱你。」继续舔。

岳母不再挣扎,点头回应:「我也爱你。」

然后我再举起鸡巴指向岳母,岳母一口含了进去,也许是我那句话起了作用,打这以后,岳母不再拒绝给我做口交了,我也经常的把精子射在岳母的嘴里。

第一次做肛交的时候,岳母很是好奇,问:「这也能做?」

我知道岳母是没做过的,就当我给她开处女地了。

我说:「可以的。」于是往里插。

说实在的,岳母呻吟不是舒服,而是很痛,每插进去一点都要叫一声,但岳母没有拒绝,我也就继续,最后费了很长时间,很大的劲,才全插进去。以后我们又做过四五回,因岳母说不舒服,就很少做了。

岳母有时很含蓄的问我和小静怎么做爱的,当然我就夸大其词的说了一番,其实就是要岳母淫荡一些,可岳母只是笑着说:「真有你们的。」

可当我问到她当年怎么和岳父做爱,岳母却闭口不谈,总是说:「别问了。」

我见岳母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了。这是我和岳母的一个遗憾,我一直不知道当年岳母和岳父怎么做爱的。

一开始和岳母做爱很激情,每天晚上都要做两次以上,后来时间长了,也回复正常,一天一次了。

我最喜欢岳母来例假的日子,那时不能做爱,我就装很难受,不把精子射出去就要死的样子,岳母就会给我做口交。

说句心里话,看着岳母含着我的鸡巴的样子,我心里舒服极了。我会抚摸着岳母的圆脸,看着她的大眼睛,很爽的把精子射到她嘴里。

记得一天,和朋友喝酒很晚才回家,那天真的喝多了,倒在床上就睡了,没有和岳母做爱。

一觉醒来,眼看到八点,上班肯定是晚了。

这时,岳母送孩子去幼儿园回来,我急忙穿衣服,问:「怎么没叫我,要晚了。」

岳母说:「叫你了,你不醒。我知道你晚上喝多了,也没有忍心。」

我第一次和岳母发脾气,吼:「你不知道我上班的时间吗?」

急急忙忙的,脸都没有洗往外就走,发觉岳母没有出来送我,回头一看,岳母坐在沙发里流着泪。

我知道我刚才那一声吼,伤了岳母的心,我一阵心痛,走了回来,搂住岳母亲了一个嘴,说:「素芬,别生气,是我刚才不好。」

岳母推开我,说:「你上班吧。」就泪流满面了,看起来真的很委屈,我的心就更痛了。

我拿起电话打给公司,说:「今天我和岳母有点事,晚去一会。」

我是经理的得意助手,请假是很方便的。

岳母抬头看着我,问:「我没事,一会就好了,你上班吧。」

我抱住岳母,说:「你没事,可我有事。」就脱岳母的衣服。

岳母破涕而笑,说:「你请假就是为了这事?」

我见岳母笑了,也笑了说:「是啊,就为了这事请假。」

我们就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做爱,我一边做爱一边承认着自己的错,一边把岳母脸上的泪水吻干净。

岳母也自然给我承认了错,要我以后别和她那么吼了。

我说:「以后我不了,我会好好的爱你的。」

下面加快了速度,岳母就有了高潮,然后默默的等着我把精子射到她阴道深处。然后起来,穿上衣服上班。

这次岳母送了出来,我们仍然要亲嘴摸屁股道声拜拜。路上我坏笑着想,我是用鸡巴向岳母赔礼道歉的。

时间一长,我和岳母真的像两口子了,相互称谓对方的名字,已经成为习惯。在一次公共场合,我叫岳母的名字素芬,我叫出口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好歹旁边没有人。岳母也吓得脸色发白,用手掐我一把,轻声说:「你要死啊。」

从这以后,我在外面十分注意,而回到家里就没有顾忌了。

一转眼,三年就过去了,小静打来电话要我去接她,岳母也是多年没见到女儿了,也要跟着去。

在机场里,小静老远的看到我,飞跑过来扑进我的怀里。

我看到岳母那边投来一种嫉妒的眼光,很无奈的目光。我说:「小静,去抱抱妈妈。」

小静红着脸过去,亲热的叫声妈妈,抱紧岳母。

岳母看了我一眼,答应着:「女儿,妈妈想你了。」

小静说:「我也想妈妈了。」

晚上,岳母自然回到自己的房间,装作没事一样带着孩子。

小静已经是三年没有做爱,很是要求,我尽量的满足她。

事后,小静握住我的鸡巴问:「这东西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儿吧。」

我搂住小静撒谎说:「这东西天天就盼着你回来呢。」

这天晚上小静要了三次,我真的力不从心了。

小静回来了,和岳母做爱的机会就少了,但我有女人日子开始毕竟和岳母的时间长,已经有了感情,我总是在中午回家和岳母做爱。但此时的岳母不那么情愿,说这样做对不起女儿。可我每次到高潮的时候,仍然忘我的呻吟。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岳母的事儿让小静发现了。

那天中午,我正和岳母做爱,一向中午不回家的小静突然回来了,堵个正着。她被这个场面震惊了,站在房间的门口很久一句话也没有,圆圆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和岳母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岳母红着脸从小静的身边走过去,小静就像没有感觉,仍然伫立那里。

我心慌意乱的走过去,说:「小静,对不起。」

小静突然爆发,一个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低声吼着:「你天天中午回家就是干这个吗?」

我捂着生疼的脸低下头默认了。小静哇的一声扑在床上哭了起来。我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岳母听到哭声走了进来,看了看趴在床上痛哭的小静,对我说:「你先出去,我和小静说几句话。」

此时的我也没了主意,只得乖乖的听话,走出来看着岳母把门关好。看着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也没做声,穿好外衣向外走去,就听房间里小静哭着说:「妈,真没想到你能和我争男人。」接下来又是哭声。

我实在不能再在家里呆着了,关好门溜掉。

我知道下午小静是不能上班了,到她的部门请个假,随便说出一个理由,那帮傻家伙就也信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烦意乱,没有心思工作。老板问我怎么了,我说岳母病了,老板让我回家侍候,我说有老婆在家侍候,老板见我不肯回家,也就没说什么。

这是一个很难熬的一个下午,又觉得时间过的慢,又觉得时间过的飞快,我不知道回家怎么面对小静,怎么面对岳母,不,应该说怎么面对这个家!小静会不会和我离婚,离婚后我怎么办?假如这件事传出去,不但这个工作我不能做了,就连这个城市我也呆不下去了。这件事让我的父母知道了怎么办?父母还不骂死我才怪。也不知道岳母和小静说什么,小静现在情绪怎么样了?我坐在办公桌前发呆,胡思乱想着。

手机突然响了,无精打采的我拿起一看,是小静打来的。我的手发抖着,是接还是不接?可没有理由不接,颤巍巍的按下接听的踺子,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听小静在里面问:「你怎么不说话?」

我只得鼓起勇气说:「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小静说:「都下班了,你怎么还不出来?我在车边等你呢。」

我抬头向窗外看去,小静倚在车门边歪着头打电话。

我说:「哦,我马上下楼。」

打开车门,小静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连看我一眼都不看,目视前方。

我坐了进去,发动着车辆,看着小静,说:「静,对不起。我……」

「走,去新意饭店,我们不回家吃饭。」小静打断我的话说。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心里害怕,但又不敢不服从命令,开起车,不一会就到了新意饭店门口。小静连头都没回的走了进去,我下了车都忘记锁车门了,跟着走进饭店。

在一个角落里,我俩坐下来。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要吃什么?我点了两个小静喜欢吃的菜,又要了两瓶饮料。

小静问:「你不喝点酒?」

我说:「开车不喝酒。」

小静露出一丝冷笑,突然轻声的问:「你和我妈怎么回事?」

最害怕问到了正题,我说:「小静,我知道我错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你要离婚就离婚,我净身出户。」小静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想知道你和我妈是怎么回事。」

我开始讲事情的经过,服务生端菜来我就停下来,等服务生走开我再接着说,说完后我仍然说:「小静,我丝毫没有隐瞒,都说出来了。你要是想离婚我同意,我净身出户。」

小静给我盘子里夹了一口菜,说:「吃吧,你怎么一口也不吃?」

我有点懵了,说:「哦,我不饿。」

小静说:「吃吧。」

我被迫的吃下,心里一直愧疚着。

小静一直逼着我吃,我看意思这是最后一顿饭,吃的很难受。

小静也吃了些,然后叫服务生找来,叫了岳母喜欢吃的饭菜让打包,说:「我妈一定也没有吃。」

给小静送到家,我把车锁好了,钥匙递给小静。

小静看着我,问:「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做决定了,不会在这个城市出现了,明天我去公司辞职,回老家去。这个车给你。」

小静冷冷的看着我,说:「你想离婚?」

我点头说:「我没有脸见你,还是离开你吧,最后说声对不起了。」

小静命令的说:「跟我上楼。」

我看着小静冷冷的眼神,还是回头要走。

小静一把拉住我,说:「你想离婚就离婚啊?哪有这样的便宜?」

我说:「莫不是你要报案?可妈妈的声誉不也毁了吗?」

小静静静的说:「我没想那么多,现在只需要你上楼。」

我不知道怎么跟着小静上楼的,开了门小静叫声:「妈,我回来了。」声音没有以前亲热。

岳母答应着走了出来,见到我回身就走。我的血从脚底直窜到脑顶,感到一阵昏迷,但我硬挺住了。

小静走进岳母的房间,说:「妈,你没吃饭吧,我在饭店给你打包了饭菜。」

岳母说:「静,听妈话好吗?你俩要在一起好好的过,不要离婚。明天妈出去租一个房子,就不打扰你们了。」

小静哭着说:「妈,我身边就你们这两个亲人,怎么都要走啊。」

岳母看着站在门口的我,脸一下子红了。

在小静再三的挽留下,岳母没有走,我也没有走,仍然在一起住着。只是我和岳母相互的回避,谁见了谁都不说话,十分尴尬。

日子好像又恢复了正常,岳母天天的把饭菜做好了,我们起来就吃,只是岳母躲在房间里,不和我们一起吃。

我和小静到了晚上也做爱,但我不和岳母做爱了,从表面上看来我们仍然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尴尬。

一个夜晚,我向小静求爱。

小静静静的说:「你去妈的房间吧。」

我一时间懵了,不敢开口说话。

小静说:「我说的是真的,你去吧。」

我问:「你什么意思?」

小静说:「我现在很了解我妈,自从我爸去世后,为了我一直都没有找人。可我妈也是女人,她也需要男人的关爱。我现在想开了,只有你能满足我妈,不让我妈寂寞。」

可我还是不敢动身。

小静说:「你去吧,我都和妈说好了,别让我妈等太久了。」

我推开岳母的房门,站在床边说:「妈妈,是小静让我来的。」

岳母脸红了一下,说:「其实我们真的不应该再伤害小静了。」

我说:「小静说的也对,你也需要。」

岳母叹口气说:「唉,这人不长这个东西多好啊。」顺手把灯关了。

我上了床,开始抚摸岳母的奶子、屁股。岳母已是一个月没有做爱了,一摸就开始呻吟,阴道早就洪水泛滥了,我亲着岳母的嘴,把鸡巴插了进去,不一会岳母就有了高潮。

我射精之后,岳母说:「你还是回小静身边吧。」

回到我的房间,轻轻的倒在小静的身边,发现她正流着泪。

小静问:「完事了?」

我说:「嗯,完事了。」

我为小静擦去眼泪,说:「你要是不高兴,以后我不做了。」

小静说:「没事的,我已经想开了。我不想让妈找人,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反正你和妈已经木已成舟了。」然后正色说:「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在外面胡搞,对你绝不客气。」

我连忙答应。

这一夜,我和小静说了不少的话。

小静说:「其实我走了这三年,最怕的就是你在外面有女人,但我没想到的是你能和我妈。其实我要感谢我妈,要是没有我妈,说不定你在外面真的会拈花惹草的。」然后小静又说:「你记住,现在你是拥有了我们娘俩,你千万不能做对不起我们娘俩的事儿。」

我向天发誓,绝对不做对不起这娘俩的事儿。

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这母女二人我一宿一换,等小静来例假了,我就到岳母的房间里住上一个星期;反之岳母来例假了,我就陪着小静。

慢慢的家回复了正常,岳母也出来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上班的时候,我和小静一起走,岳母还是要送到门口的,小静总是先拥抱岳母一下。

一开始,我还不去拥抱岳母的,是小静说:「你怎么不抱一下妈。」

我就拥抱了,后来就在小静面前亲嘴。

小静坏笑着说:「你真贱。」

见小静已经想开了,我的动作就多了,时不时的还摸岳母的屁股,小静也一笑了之。

其实我最想的就是和母女一起做爱,但都遭到了拒绝。

岳母说的很委婉:「在女儿面前和女婿做这样的事,我怎么好意思。」

小静很坚决:「你不要得便宜卖乖了,要我和我妈一起侍候你,你想的美。」

但不管怎么样,我真是得寸进尺的人,真的好想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但始终没有如愿。

就这样,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可我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我出差一个月回到了家,一进门娘俩自然高兴,小静一下扑到我的怀里,我摸着她的小屁股,问:「想我没有?」

小静点着头。

我看见岳母仍然投来羡慕的目光,就放下小静,双手张开给岳母,岳母慢慢的走过来,我抱紧岳母,问:「你想我没有。」

岳母也点头。

岳母说:「放开我吧,我去做饭,你和小静进房间,一个月的时间不短啊。」岳母感觉到我的鸡巴硬了。

小静说:「你还是和我妈进房间吧。」

我一把搂过小静,说:「我们在一起做吧。」

娘俩对视看了一下,都低下头,竟然默许了。

就在客厅里,我脱着两人的衣服,娘俩都说着:「不行,不能这样。」但谁也不肯离去,不一会两个人都脱了个精光,闭着眼睛倒在沙发里。

我迅速的把自己脱了精光,先上了岳母,不一会就有了高潮,然后又上了小静,在她高潮的时候我射精了,然后我喘着粗气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晚上,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小静跟着我来到了岳母的房间。

孩子已经七岁了,以前一直是和岳母一起睡,等孩子睡着了,岳母就过来玩3P,现在孩子需要上学,而这个城市的教育很特别,就是需要孩子在学校住,说这样能锻炼孩子的自制能力,没到星期五的晚上,家长把孩子接回家,到星期一在送到学校。这给我和小静、岳母提供了条件,我们疯狂的做爱。

我找了3P的碟给娘俩看,慢慢的她俩人都能放开了。我一般是和岳母做爱,和小静亲嘴摸奶子和屁股,和小静做爱亲着岳母的嘴摸奶子和屁股,精子一般都射到后一个做爱的阴道里。

等看到肛交的时候,我就和岳母做了,小静很是新奇,也要做,做过之后说没有感觉,还很痛,说以后不做了,可我一要求,娘俩还是同意。

当然最舒服的是娘俩给我做口交,我的鸡巴一会插进这个嘴里,一会插进那个嘴里,然后在她们嘴里射精,真是最爽的事儿。

我突发奇想的,让小静倒在岳母的身上,四条大腿上下排列,两个阴道也上下排列,我跪在四条大腿的中间,弯下腰,从岳母的阴道一直舔到小静的阴道。

小静呻吟着说:「老公,你真会玩。」

岳母嗯了一声说:「是的。」

舔了一会,我翻身虚骑在母女的身上,把鸡巴对准小静的嘴,小静一口含了进去,岳母欣赏着看着。

小静突然把鸡巴突出,用手扶着说:「妈,你尝尝。」

岳母也一口含住,但鸡巴还有一半在外面,小静伸出舌头在上面舔着。

然后开始做爱,这个方法最好,不用移动地方,只是身子上下移动,一会插小静,一会插岳母,小静先来了高潮,然后岳母也来了高潮,等我射精的时候,我硬是一个阴道里射点。

打这以后,我们经常这样做。

随着时光的流逝,儿子已经十五岁了,我的体力也不好了,一下子玩两个人明显感到吃力了。我发觉小静和儿子有些异常,结果我真的发现儿子和小静做爱了。我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关上门在客厅等着他们出来。

儿子出来后,很害怕我打他,我只说了一句:「这事不要让外人知道。」同时,我要儿子好好学习。

心里真羡慕儿子,刚刚十五岁就有了性行为,而我是三十多才有性行为的。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