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妻

李強其人好賭,家里曾經在小鎮上風光過,他爹當年開了個砂石廠和樓板廠,後來由於政府的整頓都關閉了,但是應經給李家賺了數百萬的家産,李強他爹後來由於出去吃飯,喝多了與大貨車相撞死了。家里就剩下他媽還有他和他媳婦了。

如果李強老實一點的話,不要求有太多能力,完全可以憑著他爹給他留下的家産買個公務員,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了。可是沒有如果,他跟他爹別的沒學會,就是學會了喝酒和賭博,由於大手大腳慣了,家業很快就被他敗光了。

他有一個漂亮的媳婦叫做范雪萍,是他上技校時的同學,經過他大把大把的花錢,終於把她娶進了家門。范雪萍有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學時在學校夏天經常穿著黑絲走來走去,迷倒了一大片男人,其中就包括李強。而且她還有一頭飄逸的長發,在鎮子上是大家公認的的美人。可惜鮮花插在了豬糞上,還不是牛糞。

牛糞乾了之後還能當柴火燒,可是豬糞就只等當肥料到了。也就造成了她的[悲哀的性福人生她和李強結婚之後,生了個女兒,在公公死前她還有過一段幸福的生活,李強對她還比較呵護,就是做愛時經常讓自己做出那些羞人的動作,夫妻兩個經常看著日本的av做愛,所以經過李強的調教她很快就迷上了做愛,只是後來在公公死後。沒有人能鎮得住李強了,他媽媽也管不了他,索性就自己在城里買了房搬出去住了。家業很愧疚被他敗光了,索性公公生前在鎮政府給李強買了一個公務員的名額。只是現在過得雖然比較緊但是還說的過去。由於自己生了兩個女兒,所以在家境沒落後,該死的李強輸錢後都會對她拳打腳踢。並且罵她肚子不爭氣,生了兩個賠錢的活,沒有一個代辦的。後來由於計劃生育自己不能再生了,否則李強他爹給他買的鐵飯碗也就沒了。所以李強經常在性生活中折磨她。

星期六晚上范雪萍洗完澡後雙手環握住自己兩個雪白柔軟的乳房。結婚數年後乳房仍舊光滑有彈性,只是仔細觀看乳房上顯現著別蹂躏過後的淤痕。以爲少婦的的她仍然保有苗條身材,加上她那雙迷人的雙腿,更益增加美少婦的魅力。

看著自己被小女兒女兒吸過的乳頭像櫻桃般美麗。略微顯大的乳暈的顔色並不是很深。右手觸碰挺出乳暈的乳頭,由於丈夫的開發,所以當指尖碰到時就會高高的勃起。她放下手時,低下頭看著在浴缸里,自己烏黑的的陰毛如海草般搖曳,但是很整齊被修剪成但三角。范雪萍用手指撫弄陰毛後,把較大的兩片陰唇用手指分開。花瓣比結婚前大很多但是沒有發黑。范雪萍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花瓣,輕輕拉起,顯得很淫蕩就像av離得女優,由於丈夫的調教很快下面就流出來了淫水。

她在想,希望李強今天晚上能贏點錢,這樣回來之後就不會打她。可是事與願違,她沒想到李強不僅沒贏錢,反倒是把她輸了出去,今天晚上等著她的將是他的同事。

李強今天晚上和的同時李剛錢森孫德勝周炜等幾個一起玩牌。其中以李剛官最大,是鎮長助理,其他的幾個人也就是不同的公務員。李剛今年也不大,三十出頭明年有可能提升副鎮長,算起來在鎮子上也是個大人物。

今天李強手氣一如既往的很被,剛開始贏了點錢,後來又全都輸了出去了。

打牌時他們閑聊。z李剛說道[李強呀,今天晚上你很被壓,好不容易來了一個豹子6還被我這個豹子8給吃了,今天晚上回家,你媳婦還不讓你跪搓衣板呀。

李強接話到[她敢,我在家她不敢亂說一句話,我讓她干啥就乾啥,誰讓她沒給給老子生兒子呢。]李剛笑道[那麽個漂亮媳婦你舍得打呀,要是我肯定寵著,我們家里的那個,是給我生了個兒子,可是現在已經是黃臉婆了,再怎麽美白也沒你媳婦漂亮呀,你攤上這樣個媳婦還不滿意呀。咱們黨的的宗旨可是男女平等與,看來李強你的覺悟有待提高呀。]聽見李剛這樣說,李強也笑著說道[剛哥教育說的對,是我錯了。幾天的確夠背的,剛哥,你先借我點呀,待會贏了我還你。][借給你錢,你那什麽作抵押呀,在座的好像都藉給你錢,好像你也都還沒還錢過呢,也就是看到大家一塊玩牌。]這時李強也有點尴尬,[嗯,那個,剛哥先借我一百吧,就一百夠我玩一把的就行,反正你剛才都吃了我一把了。

這時他向李剛使了個出去說的眼色,這時他又說道[我先上趟廁所呀,回來再玩。

李強轉身出屋子,李剛也以上廁所爲藉口出去了。

到了外面李強想著,[媽的,什麽都輸出去了,家里就剩下個娘們了,對了,李剛對我家的那個娘們一直念叨,八成是看上她了,媽的豁出去了,把她抵押出去得了,反正有生不了兒子。俗話說得好,要想升官升得快,頭上怎能不帶點綠呢。]這時李剛也出來了,李強看見李剛後,讪笑到[剛哥,我和你商量個事,您能否借我點錢,這樣我把我家那個娘們送給你睡了,怎麽樣。]李剛聽見李強這樣說,他自己也在想著得失,[他是看上了范雪萍那個娘們,的確長得很漂亮,真是鮮花查到了李強這多狗糞上。所以自己曾經多次暗示李強,但是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怎麽說話呢李強,現在你是國家公務員,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剛才的話我沒聽見。][剛哥,沒問題,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保證別人不知道。我的就是你的,只要您以後多提攜這小弟就行了。]這時李剛和李強兩個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然後兩個人一起進了屋,然後李強在李剛的有意放水下,一了點錢,玩完後後兩個人就一起去了李強家。

到了李強加後,兩人做到了沙發上,這時范雪萍還沒睡趕緊出來給他們倒水,因爲李強說過,沒有他的允許,她自己不能私自睡了。

范雪萍倒完水後,李強招呼李剛先喝著,他先和范雪萍先進屋說點事情。李剛嗯了一聲然後自己獨自喝著茶。

這時李強招呼范雪萍做到床上說,[給我跪下,賤人先給我含會兒。]范雪萍說道[李助理還在外面等他走了給你口交行嗎?][什麽,敢不聽老子話了,是不是又想挨打了]她見拗不過他,爲了不在收到他的毒打,趕緊跪了下來,上手解開他的褲子,拔下內褲,這時李強的雞巴露了出來。范雪萍張開嘴含住了李強的雞巴,同時雙手不斷刺激著他的睾丸,一邊套弄著,同時舌頭不斷著舔著龜頭,舌尖在他的馬眼處不斷地挑弄著。

很快李強的雞巴就就硬了,他坐在床上享受著范雪萍的服務。由於范雪萍的技術在李強的調教下,越來越棒,2分鍾後李強就感覺到要射了。這時他用雙手摟住她的後腦,使勁往下摁,雞巴開始了加速的抽插著她的小嘴,很快李強就感到腰眼一緊,一股濃精射入了范雪萍的食道里。

射完精後,李強對范雪萍說[萍萍,你今天晚上的任務就是伺候好剛哥,把他伺候好了,老子以後就會跟著發達了。]范雪萍聽到李強的話後,突然間一愣,慌忙的回答道[讓我伺候李助理,怎麽可能,我是你老婆,這樣做會被別人說閑話的,你怎麽可以這樣。][讓你伺候剛哥,是你的榮幸,你管別人怎麽說呢,只要老子發達了,別人敢說什麽,剛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去不去,找打呀]說著,李強舉起了右手。看到李強的右手,范雪萍乾淨答應了。

嗯,這還差不多,你趕緊躺在床上,待會剛哥進來後就跟a片中那些個蕩婦一樣,只當怎麽說吧,賤人,別說你不知道。][恩,知道,我一定伺候好剛哥。]聽到范雪萍的回答後,李強回到了客廳。看到李剛臉上有點不悅的預兆,李強趕緊讪笑到[剛哥,讓您久等了,萍萍剛才有點不舒服,聽說你會按摩,甯能否給萍萍看看,我有點事,先出去先,用用您的車]李剛聽到李強的話後,臉色多云轉晴[沒問題,弟妹沒事吧,我就去個弟妹看看。給你車鑰匙,又是打**。]話說完,李強拿了鑰匙就出去了。這時李剛也走進了范雪萍的房間,春宵一刻值千金,早就聽說李強的老婆范雪萍是鎮上有名的美人了,這回終於可以操她了。

當李剛進去時,他看見范雪萍穿著薄絲睡衣躺在床上,睡衣的領口很大,能從從睡衣里面能看見她的那股潔白的乳溝。烏黑的秀發散落在頭後。

范雪萍看見李剛進來後,臉上變得和桃子一樣紅。[剛哥好,我現在胸部不知道爲什麽特別悶,聽說你精通按摩,您能否給我看看。][沒問題,弟妹到底哪里不舒服,哥哥給你檢查檢查。]說完李剛就栽倒了床上。很快他的雙手就伸進了范雪萍的睡衣里。這時范雪萍嗯了一聲,然後雙手有點發抖,但是最終她還是把手放到了李剛的手上,帶著他的手恩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剛哥,奴家這里豪門的慌呀,您看看是怎麽回事呀。]李剛聽到她的話,更加高興了,看來這個騷貨還挺會說話,同時他的雙手開始撫摸范雪萍的胸部,隔著胸罩,但是也能感受到它的博大精深,至少有36d的尺寸。

在李剛的愛撫下,范雪萍很快就進入了狀態,嘴里發出了嗯啊的聲音,[舒服多了,剛哥繼續。]看到范雪萍這麽快的就發情了,心里暗道,看來這個騷貨被李強這個敗家子調教的真麽敏感。同時他用雙手加開了她的胸罩,這對美麗的大乳房又重建了天日。

李剛看著這對大乳房,嘴里也咽了咽口水。雙手加快了對乳房的愛撫,那對大乳房在他的手里不斷的變著形狀。同時乳頭里滲出了點點乳汁。李剛趕緊低下頭含住了她的奶頭,舌頭不斷的刺激著乳頭,然後大口含住品嚐著這甘甜的母乳。

心道的確很大,而且很柔軟還有奶真是極品呀。比自家的那個黃臉婆好的不是一星半點。同時也在暗罵,李強這個敗家子,家里有這樣一個極品還出去瞎鬧。不過這倒便宜自己了。

李剛喊完了兩個乳頭後把吸出來的的乳汁全部喝了下去。

這時范雪萍發嗲的哼道[剛哥,好舒服,胸部不悶得慌了,現在下面又有點養了,幫我直直癢。][很樂意爲弟妹效勞,只是你二哥現在有點生氣,你先安慰安慰她]說完他抱起范雪萍的頭往自己弟弟上嗯。她聽到李剛的指示,先做了起來,然後又跪了下去,然後開始卻解開李剛的褲子。同時李剛也開始脫掉自己的上衣,在這對奸夫淫婦的合作先,范雪萍現在只穿著一條小內褲,李剛已經全不托乾淨了。

范雪萍看著李剛烏黑的大雞巴,早已經贏硬了,尤其是那可大龜頭也,比李強的大了降級一半,這時她爲了取悅著李剛,伸出雙手開始套弄著這頂長槍,同時張開嘴用舌頭開始挑逗著龜頭然後開始含了進去。時而用牙齒輕囓他的大雞巴,時而輕刮龜頭後面的深槽,時而用舌頭在龜頭上一圈圈的打轉,將李剛的大雞巴爽的更是青筋暴起,火熱滾燙,漲她的小嘴都要裝不下了。

范雪萍開始開始慢慢的將李剛的雞巴往深里吞,嘴里不停發出的嗯嗯聲,雖然他的雞巴很大,但是范雪萍被李強調教的扣貨非常棒,已經學會了深喉口交逐漸的將很快整個大雞巴都吞進了嘴里。

她跪在床上,一手輕輕的撫摸著的兩個睾丸,一手繞在李剛後面撫弄他的股縫。李剛此刻已經閉上了眼睛開始享受著范雪萍的服務,同時一只手放到她的腦後撫摸著她的秀發,另一只手繼續撫摸著她的乳房。

很快在范雪萍口舌的賣力服侍下,李剛突然渾身哆嗦了起來,向前彎下腰,讓她的舌頭進的更深入一下,前面則用手緊緊的將的頭按在小腹下。范雪萍知道李剛快射了,同時舌頭很雙手也加快了對雞巴的撫摸。這時李剛全身不停的顫栗著,腰眼一松滾燙的的精液滾滾而出,直接射在了她的的食道里。范雪萍雖然感覺有些呼吸困難但是她的身體一件非常敏感了這種憋氣的感覺卻又反過來進一步的刺激了她的性慾,就在李剛射精快要結束的時候,她也用力的夾緊了屁股,一只手深入了自己的內褲里輕輕地挑弄著,一股淫水從子宮里用了出來。把小內褲全部浸濕了。

嗯,舒服,看來弟妹的技術不錯嘛,比桑拿里的小姐技術都好。]范雪萍這時也向上抛了個媚眼,嗲笑道,[剛哥,你好壞呀,你怎能把我和她們比呢,再說我可要生氣了。]說完她調皮的摁了恩李剛的睾丸。輕輕地疼痛也刺激著李剛。他略帶嚴肅的說[快點,還沒完呢。]范雪萍然後又把他的雞巴喊了進去,很快它有恢複了生機。這時李剛拍了拍范雪萍的頭,示意她可以躺下了。范雪萍會議的躺了下去,然後李剛也分開了他的雙腿跪坐在兩腿中間。把兩條腿擡了起來,開始把玩這對美麗的長腿,同時他問道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是沐浴露的味道,他問道[你剛才是不是洗澡了。]范雪萍嗯了一聲,這時趙剛把她的腿往外一萬,這樣她的一對玉足呈現在了他的面前。開始他還有疑慮,現在他含住了范雪萍的大拇指,不斷的允吸著品嚐著這對玉足,看來李剛也是一個戀足者。

范雪萍看見李剛含住了自己的玉足,心里很感動,這麽多年來第一次有男人親吻自己腳,結婚這麽多年來李強都沒親過。默默著享受著李剛對自己的玉足的吸吮。

李剛在添完她的玉足後,把腿放下,舌頭沿著腿意者舔到范雪萍的大腿根部,這時李剛伸出手進入了她的內褲里,他的手指頭開始伸進她的小穴里,他感受到里面的溫度很濕潤,里面已經泛濫成災,然後李剛一鼓作氣把這最後的小內褲脫掉。

李剛對范雪萍說萍萍,你可真騷呀,出了這麽多水。

范雪萍呻吟道[剛哥,你壞,還不是你弄得]說著她搓揉著自己的乳房,扭著蛇腰,擺動著肥臀,讓李剛看在眼里血液奔騰,那褲下的雞巴早已硬得像根鐵棒李剛的大龜頭在她穴口的大陰唇上揉著,范雪萍的全身上下有如千萬只螞蟻搔爬著一般,直浪扭著嬌軀,慾火燃燒著她的身體,又癢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嬌喘著呻吟道[哎……哎喲……我……難受死,剛哥人家很癢了,……哎呀……呀……你……你快點給奴家止止癢].這時李剛烏黑發亮的巨大龜頭立刻撐開她緊窄的陰唇,滑了進去。倆人同時呻吟起來,范雪萍的陰道里早已經淫水泛濫,李剛的雞巴很順利地便齊根盡沒。

啊……痛呀……剛哥,輕點……喔……喔……]范雪萍的小穴被他的雞巴一塞,突然就痛得全身一震,緊閉著雙眼皺著秀眉,銀牙緊咬的輕呼起來。畢竟這是真的不像以前那些冰冷的價雞巴。

剛哥……喔……你的大寶貝……太大了李剛感到龜頭被她的騷穴夾得死緊,柔嫩無比的陰道是如此的誘人,此時雞巴已經插入進去,他忙丟開她的玉腿,轉而抱住了她渾圓肥臀。屁股再用力前挺,大寶貝便盡根插入,正中子宮頸。

啊……剛哥……你……太爽了]只聽她大叫一聲,雙手死死地摟住李剛。

大雞巴一旦插進去,李剛便是一陣的狠插狂送。鮮紅的穴肉,被粗大的寶貝插擠得翻出陷入不已。軟綿綿的花心更是被雞巴已撞得顫抖不停。

啊……啊呀……頂……頂死我了,剛哥哥……唔……唔……你又頂到穴心了……啊,求你輕……輕點……這時李剛放滿了抽查的速度,伸手撫摸她豐滿的乳房,溫柔地揉搓著。現在他們倆都放慢動作專心地感受結合處分合所帶來的快感。嗯……嗯……美死了,……好……真好……好哥哥,……你的大寶貝……使妹子美極了][哎唷……嗯……好哥哥……,再用力插……啊……美死我了,好酸啊……嗯……快活死了……]她瘋狂地扭動臀部,李剛不客氣地拽住她的屁股,擡起臀部用力向上頂。又加快了抽查的速度。她的身子隨著李剛的沖擊上下起伏,雪白豐滿的乳峰歡快地跳動著,十分惹火。

她的淫水也隨著李剛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范雪萍被李剛的大寶貝干得意亂情迷。

李剛越乾越起勁,雞巴像一只熱棍子似地不停搗弄,雞巴已被她緊湊的小穴陰壁夾得堅硬如鐵。「啪」、「啪」、「啪」,這是李剛雙手輕輕地拍打范雪萍肥臀。

啊……我的好妹妹……屁股搖快一點……,……你那又熱又燙的浪水……燙得我的寶貝頭好舒服……哥哥……快要射精了李剛只覺得腰眼在酸麻雞巴在跳動、膨脹,雙手緊緊揉捏她的奶頭,屁股拼命的狠抽猛插,一輪快攻之下,龜頭一陣稣癢,背脊一陣酸麻,一股滾燙的濃精飛射而出,全部噴射到范雪萍的小穴子宮里面。

啊……我的好妹妹……屁股搖快一點……,你那又熱又燙的浪水……燙得我的寶貝頭好舒服……哥哥……快要射精了……李剛只覺得腰眼、陰囊在酸麻;寶貝在跳動、膨脹,雙手緊緊揉捏她的奶頭,屁股拼命的狠抽猛插,一輪快攻之下,龜頭一陣稣癢,背脊一陣酸麻,一股滾燙的濃精飛射而出,全部噴射到范雪萍的小穴子宮里面。

射完精後他趴在了她的身上,感受著射完精後的快感。他這是對范雪萍說萍萍我愛你做我的情人吧,我保證李強以後不會再打你了。]范雪萍心里十分感動,就在李剛舔她的腳時,她就希望做他的女人。[剛哥,我也愛你,我願意永遠做你的情人。]說完又是一場盤長大戰。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就是我的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