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夫妻淫亂

一、第一次

很早就勸過老婆試著別人做做,她一直不同意,后來同意了,讓我給他找,但不能是網上認識的人。這幾乎就不可能了。

機會是2000年春夏之交突然降臨到我身邊的。來個民工小夥,老鄉,也算半個親戚吧,小C(和我同姓),比我老婆小四歲。早先我父親流浪的時候受到他家很大的恩惠,所以讓我盡量關照他。

他原先一直在北京一個建築隊打工,也曾上過一次門,還給我送過老家的特産,雖說很不值錢,可是我也很不安。

后來他找上門來,說從報紙上看到北京一個什麽地方的一個什麽培訓,他就報了一門課程,可是他住的工棚條件太差,根本不能保證他學習無線電修理和對他來說已經很陌生的高中物理,還有什麽電學知識。問能不能每周的休息日來我這家里念兩天書。

我當然樂意替上一代還這份恩,問他的工地離這里也不遠,便建議他周六和周日來我這里吃住和學習。他很高興,並堅決提出要交夥食費。

我老婆便在一旁答應下來了(我老婆說一定要交,要不然他還以爲我們是財主,其實他交的幾塊錢,還不夠一盤菜錢的)。

我安排他住在我和老婆住的隔壁的一個小屋,小屋那里原來是個小廳,和過道用一個木隔斷分開。

我們和他住的小屋,中間有扇窗戶,兩側都有拉簾。因爲他很愛學習,又對我老婆敬若天人。

(我老婆是穿制服的,沒文章中寫的好看吧,鼻子有點高,臉型是尖尖的,眼皮是一單一雙,但是五官端正,總體上還是很文雅秀氣的,又很白,在家鄉,絕對是美人了。生小孩是剖腹産,近來腰圍有些大,但當時還行。)

老婆常誇小C懂事。其實一開始老婆對小C是有些偏見和輕視,有味,髒,說話嗓門大,等等等等,小C其實也是正規高中畢業的,很快就把這些小毛病修正好了,而且一來我家就瘋了一樣地搶活干,哪怕是在自己學習的時候也會立馬放下書。

他也很崇拜我,我在家鄉也有點名。一來的時候還叫我“叔”,把我老婆樂死了。其實我長得比他還面少,他對我們這樣的態度,老婆當然挺喜歡他。

我看他人本性老實,又真心誇過我老婆漂亮,決定利用這個機會體驗一下這種刺激!我是怎麽勸的呢,有些說頭:我和老婆早先約定他回來的時候我們不能那個。

后來我有次在他回來的時候,在半夜里和老婆干,故意把聲音搞大了,他應該是醒了。他走了后的幾天我再和老婆做愛,就告訴她,“小C在邊上肯定聽到了,激動得不行。打手槍了,我看到他內褲洗了。”

老婆便不好意思,直怪我,然后我又說:“他一邊打手槍,一邊一定在想著你,要不你就給他一次?”后來老婆先是生氣,我一再請求,並看到猶豫的時候並摸到她內褲濕了,知道她動心了。

女人一猶豫,其實就是答應了,大家要把握這一點,如果有人喜歡這類情趣的話。不要反複問,反而會嚇得她又不敢,然后就研究怎麽進行,研究的中間我和她都很亢奮,做了起來。

然后便是暧昧的勾搭,我老婆這一點挺在行的,我叮囑別嚇著他。

然后我周六周日兩天借故白天都出去,一直是我老婆和他在一起,后來曾問過老婆,老婆笑說,他膽子很小的,你又於他有恩,我就沒有明著勾搭。

第一天很簡單,就是在洗頭的時候讓他從架上拿一瓶香波,然后又讓他幫著搓頭發。老婆的手后來又碰了碰他的手,他畢竟是個已婚的男人,知道一些女人的暗示。

第二天的上午,她叫他出來幫他晾衣服,原本沒想怎麽著,但很有戲劇化的是上面的鋁合金晾衣架突然帶著很沈的衣服的份量脫落下來,不偏不倚地砸在我老婆頭上,當時她唉約一聲就蹲在地上,小C連忙查看傷勢,老婆就把手放到他的膝蓋上,有那麽一會兒。

小C終於受不了了,把手也壓在我老婆的手上,有幾秒鍾,老婆后來就把手抽走了。

第二周我們做愛做得很瘋狂,這畢竟是老婆第一次精神出軌。

然后借著歡迎小C來我家作客的一次家宴,我們三人都多少喝了點酒。到了約定的11點,小C那邊燈已經滅了,看老婆的酒意還沒有完全去掉,我就望著她笑,她多少也有點輕狂,便黑著燈把內衣內褲全脫掉了,穿好睡衣,倆人很激動地吻了一會兒,我就帶著她去了。

敲門進去后,小C開開燈,他還沒入睡,我們也不用費勁去說明意圖(這東西說不清楚),按編好的事由說。

我老婆就徑直到他床的另一頭坐下,我站著,我說他以后不用交夥食費,這是你嫂子的意思,然后我就走掉了,剩下的事我原交給老婆處理。

她當時也沒放開,就低頭向他笑了一下,然后就紅著臉不說話(我進去的時候她的臉還紅著呢)。他正躺在床上,知道有些不對頭,汗都出來了,連謝謝的話好象也沒說,弄得老婆也沒了主張。

過了沒幾分鍾,我聽見屋里一點動靜也沒有,鼓了鼓勇氣,進去用家鄉對他道:“弟,你不謝謝你嫂子?她挺喜歡你的。你要喜歡她,就和她睡一起吧。”

我老婆接著站起來,笑著對他道:“是不是嫌我不好看啊?”

他連忙搖頭,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然后我老婆對他說:“你要是喜歡我,我就和你睡。”然后便把睡衣脫下,掀開他的床單,擠上他的床。

我說:“弟,你嫂子她挺喜歡你的。”

然后我老婆就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我是比較喜歡摸女人的乳頭,但我老婆更喜歡我一大把抓住她的乳房。老婆然后把下身也貼緊了他,並把頭埋到他懷里。

我眼睜睜地看著,記得非常清楚,老婆接著又把一只大腿盤到小C的腿上,小C木了一會兒,也不和我說什麽,便愣愣地翻到我老婆身上,使勁摸,包括摸她的下體。小C很早就有性經驗(他好象是二十左右結的)。

我問要不要我出去?老婆一面呻吟著一面說:“你還是出去吧。”然后就讓小C親她,小C是她第二個親的男人。

我出去之后,心里面百味雜陳,而且門也是虛掩著的,里面只聽到吱吱的床響,其他的聲音一概沒有。更想不到的是,不出五分鍾,老婆就慌里慌張地跑出來,我隨她一起進廁所,馬上注意到老婆的肥腿上挂著一串粘粘的東西,老婆紅著臉笑道:“還沒來得及給他戴套,他就射進去了。他可能太緊張吧。”

然后我說:“我進去可能反而會更好點。”當時真沒想到觀淫其實也是可以忍受和享受的。

老婆就大大咧咧地說:“你要是真能受到了,就進去呗。”

第二次我陪著老婆進去,老婆在門口問他累不累,還行不行。他連忙點頭,然后老婆一下子就跑到他懷里了,也沒讓他再戴套,他再插入的時候,我還在一邊看了看。

第一個發現是他的龜頭個兒確實挺大的,懷疑我自己的龜頭個兒不大是不是和包皮過長有關,擠進去的時候,因爲里面已經有他的精液的潤滑了,很順溜,還聽到咕地一聲,應該是里面的空氣給擠出來了。

老婆輕叫了一聲,閉著眼,什麽也不說,但是臉也興奮的變形了。到插到最里面的時候,老婆吸了一口涼氣,嘴也歪了。

然后我告訴他,把老婆的腿擡起來,彎著,壓著抽插,會好些,我老婆個子略高些(1米67),比較豐滿,腿也長,但是他的單人床挨著牆,有經驗的朋友知道,女人在下面的姿式,要是插入的話,女人的腿得分得很開,這樣空間就有些不夠了。

中間換過姿試,小C坐著,老婆你坐在小C的腿上,面朝著我,小C一面做一面把手伸到老婆的胸前摸乳,我心頭欲火大盛,他是托著老婆的乳房,然后用兩只手指夾著老婆的乳頭,老婆還低頭看了一會,口里哦哦地叫著,然后我去拉著她的雙手,但沒有撫摸她。

因爲小C在剛才做的時候使勁吻她,口水的印迹一串一串留在老婆的胸脯、乳頭、小腿、小腹,還有臉上,到處都是,老婆中間也曾想與我接吻,但是我想到她剛剛和小C的接吻,覺得有點別扭。

后來多少能接受了,但一般都會在他和老婆接吻五六分鍾后才與老婆接吻。

大約做了有四十多分鍾(其實人在這個時候對時間的意識是最差的,我回去的時候看表大約是快一點,也有可能更長),他再射的時候,老婆已經被他頂到床頭,一點后退的可能都沒有,老婆也死頂著他,真的非常興奮,比和與我做的任何一次都要興奮。

但是與我寫的情色小說不同的是,幾乎沒有一句有意義的叫床。后來他們再做,多數時候我都在里屋,最多也就是聽到干死我,操死我之類的。

射完之后,他把我老婆放下,極其投入的老婆累得一點也不能動彈,就在床上懶懶地躺著,任由東西流到大腿和床上,也沒有再去洗。所以我在文章中也實事求是,確實偷情給女人能帶來很大的快感,百分百地能超越與老公的快感,當然,前提也是大家基本上水平相當。

我看老婆與他很對得來,雖然與原先約定不一樣了,還是告訴她,讓她當夜就和他睡吧。小C一定是憋了很長時間了,不到十分鍾又緩過來了,當時我已經回屋迫不及待地打手槍了,但是能聽到里面老婆的驚叫,和馬上又再次開始的云雨之聲。

他和老婆在里面的狂歡的聲音,也使我第一次在手淫中感到了一種平時絕對難以企及的快感。

第一夜確實給我和老婆都帶來了極大的滿足感。早上六點多時我老婆便笑迷迷地推門進來,臉色不太好,但有種非常地快樂和羞澀的神采。

她倒是沒什麽包袱,主要是她早就知道我特別喜歡這類刺激,第一篇換妻喜劇(第一篇太監文學,沒寫完),在我們結婚的當年寫的,她看過后還發表過評論。

我讓老婆上床,要干她,她還笑著道:“我還沒洗澡呢,身上好髒,你不嫌啊?”

我一下子就推倒了她干了起來。

告訴大家,女人做完后如果隔夜不洗,味道非常地刺激(又騷又有點臭),如果平時,我一定讓她去洗。但是那次,我一想到是別的男人的精液和她的淫液混在一起發出的味,反而感覺更強烈。

我本人確實是包皮,他的龜頭長得就非常DIAO的。我問我老婆大龜頭插入是什麽滋味,她說頂得挺深,里面很舒坦。

我問她射的時候如何,她說:當時幾乎要瘋掉了,一開始的感覺很厲害,就是一股很熱乎的暖流一下子沖到她里面去了,她的腦子也就嗡地一聲短路了,后來的一次就是一股一股的了,最后一次象是流進去的。昨天晚上,他一共射進去四次!

她后來還偷偷把床單上的印迹給我看。

二、三人一屋

頭一段時間,老婆多數時間做完就回來。慢慢地就和他睡整夜了,但絕不是從天一黑就膩在他屋里,而且他回來的也很晚。老婆一直和我呆在一塊,到要睡覺的時候,上完廁所,也就不再回我這里了。

在那四個月的時間里,他干我老婆的次數比我要多得多!起碼有五倍。因爲我基本上是一周干她一次,但他最少是一周干她兩次,幾乎每夜都能射兩三次!

尤其一開始的時間,我有時候陪她一起上廁所,看著她洗屁股刷牙,她刷完牙后就叫小C去刷和洗。

小C一開始並不是很習慣維持這樣的個人衛生,最初老婆是在我這里換睡衣的,后來把一些內衣內褲拿到小屋的五斗櫃里放了點,有時便直接在他那里換。

在我這里換的時候我真的很激動,我有的文章中描寫的給老婆挑內衣就是從這里來的。有的時候就抱著老婆啃一會兒。

最初的時候,因爲特別亢奮,好幾次不讓老婆穿內褲和乳罩,說你穿了也要讓人扒光,不如不穿,老婆也很激動,真得里面什麽也沒穿就進他屋子了。但后來還是穿得多,因爲她有這個習慣吧。

我則聽動靜狂打手槍。還有一件關於衣服的事,我放在趣味那一節了。

老婆不太希望我打太多次手槍,我的身體不是很好,原來曾非常不愛運動,有時他們做的時候就老婆就很注意不發出大聲。

在白天的時候,小C在我家的地位一點也沒有變化,對我更加畢恭畢敬。我這人性格又比較好,對小C一向很友好,所以小C在我這里也沒有過特別的不安感覺。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幾乎從不與他談論我老婆的事。心里面還是很忌諱的吧,並不能很放得開。

好象有一天晚上,老婆去她媽家里還沒回來,我看電視沒什麽意思,便進屋看他在學什麽,然后我坐在他床上,鼓了半天的勇氣才問,問的好象是你嫂子還不錯吧。

他不知我什麽意思,臉紅的很可愛,忙點頭稱是,我看他臉紅我也臉紅了,然后他竟低頭看書。我非常的尴尬,出去就暗罵自己傻屄。他也主動和我談過一次,說嫂子對他真的很好。

其實我很想就這個話題和他交流,但當時回答的也不是很合適,他就嚇得不敢再提了。一直到后來一次準3P后,我們才放得開了一些,但也都是當著老婆的面,在做那事的時候交流過。

到了第三個月吧,關系慢慢越來越熟,小C也活躍起來,有些聊天就變得很暧昧了,但也不是很多。下面錄有一段香豔對話,一會兒就可以看到了。

三人在一起的時間多數是在長沙發上看電視,當時我們家的擺設是長沙發有點歪對著電視,老婆喜歡靠在最里面一側看,頭不用太斜著,后來和小C好上了之后呢,我就常坐在里面,老婆靠我腿上,有時候就把長腿放在小C的腿上,有時候就斜著眼,讓小C給她按摩腳。

小C有時候就邊摸邊親了起來,最大膽的一次,是伸進老婆的裙子里,一直摸到老婆的大腿內側。這也就是最過分的了,當時老婆就是仰著臉向我嘻笑,其他也沒什麽反應。

老婆在和小C發生關系后,對我的態度也變得特別的溫柔憐愛和順從,夫妻關系變得難以置信地很親密。吵架的次數少多了,即使再吵架,老婆也全都讓著我。

我當時也非常地愛她。不過不爽的是,老婆后來不認,我說你當時爲什麽就能怎麽怎麽地讓著我,她說她當時也是誰有理就聽誰的。

每次和老婆做的時候,因爲小C都不在家,有些對話就很增加趣味。我在文中出現的一些對話也都是現實中發生的,不過沒那麽文雅、也沒那麽多罷了。

比較典型的是:我問誰干她干的更好,她回答是確實是小C。

告訴有淫妻欲的衆愛好者,這是實話,因爲女人在偷情的時候陰道的感覺和收縮反應更強烈,對第三者的雞巴來說,幾乎它們可以確定無疑地給你老婆更多的刺激!

還有比較典型的:誰的雞巴更長,更大,什麽的。

偶爾會提起下種的事,我們那時還沒小孩,但老婆還是覺得緊張,不過這件事發生的可能性是確實存在的。你要刺激,就不可能沒有代價。

然后我帶他查了血型,竟和我相同,然后我就告訴老婆,盡量避免那件事的發生,萬一有了,我們也不查DNA,我就當老婆生的都是我的種。

后來老婆有一夜是在危險期和他做的,中間他把套拿下來,老婆還假裝不知道,可能也是少了這個顧忌。

因爲他都是周六周日回來,我們三人往往都在家里。他還要學習。偶爾他們會起的很晚,有一次曾一直睡到十一點半。我都買了菜回來了,有些生氣,使勁拍他們門。

老婆幾乎都是第一個出來,和虛構的“幫助”完全相反。如果看我已經忙起來的時候,便很歉意。

有段時間他找了個同鄉替他看工地,溜回來的次數更多了。有次他們工地倉庫一面牆倒了,把東西都運到外面一個合租的倉庫里,整整七天的時間,我老婆便和他睡了六天!一點也沒有誇張。

我看她的屄都好象有點變暗了,我也打了兩天的手槍!我依然保留著手淫的習慣。而且聽到老婆和別人的淫聲,比自己干,趣味更大!一開始這種感覺極強烈的,到后來也無所謂了。

不過,現在想起來,又覺得很刺激。當然這也許只是綠帽一族的感覺。幫助老婆去偷情,就是基於這一點構思成的。

我老婆看了后,覺得不真實。主要是覺得對文中的老公傷害太大了,更沒有發生過小C和我搶老婆的情況。事實上他們倆更加地讓著我。

白天他們也曾親熱過和干過。一次在客廳那里摸,讓我撞個正著,他已經把老婆的上衣都翻到頭上了,乳罩解開了,下面的便褲也脫到屁股下面。小C的一只手放到老婆的胸上,一只手伸進老婆的褲頭里。

一次是在小屋里,還是我老婆剛開始給他時候,我下午回家的時候,發現小屋門關著,半天(有一小時多)老婆才紅著臉出來,好可愛,頭發也是亂亂的,手里拿了一大團手紙,趕緊扔掉,看著我,眼神也是亮得異樣!

我問她爽嗎?她推了我一把。這是他們唯一的一次在白天做,我也放在趣味的部分再細談了。

最后一個月,他們給他換了工作,讓他運沙和磨什麽東西,很費力,再加上發過一次燒,他就不行了。經常咳得很厲害。但基本上也能保持一周兩次。也許是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虧了吧。

反正那時候,只有他回來,老婆每天都盡量給他做些好吃的。我猜想老婆可能在金錢方面接濟過他。但是沒問,問了不好。

老婆到現在在性方面的需求也很大,也許就是那時候把胃口吃開了。我只能盡力滿足她,減少手淫次數。

 三、香豔

不戴套射進去過的不多。第一夜是,不過是個意外,后來又有了十多次。沒戴套射的,都是在安全期里(有兩次不在安全期射進去了,我上面提到的,一會再提),我多數都參加了,但不是3P,都是他先射完,然后換個地方我再插,不要問我爲什麽?

我就是覺得這樣刺激。戴套的時候,我基本上不參加,因爲往往在他來之前的一天我們就先做了,太累了,她都把窗戶上的長簾子拉上,不讓我看。關門后還要拉拉門看鎖沒鎖上。但是我可以聽得非常清楚,包括云雨淅瀝之聲(就是水聲)!偶而有的時候動靜特別大!

有些時候他是先直接插,快到的時候我老婆就幫他戴套。我們竟然用的都是我妻子和我結婚時買的美國的一種安全套。直接射進去的時候,大家都是很快樂的。包括我有些文中出現過的他站著,抱著我老婆,我把老婆往前推等情景。

我個人體驗較強烈的是其中一次,他親老婆的濕漉漉的屄(老婆一般不願意我親她那里,說怕我嫌髒,但是同意他親,你能猜出我老婆是什麽心態嗎?),我壓著老婆的手,不讓動,然后他后來還吸(不知他怎麽會的),后來他插進的時候,老婆不到三分鍾吧,就高潮了。

然后他再射進去的時候,老婆也是屁股一挺一挺的又高潮了一次,我只在那一次當著小C的面、但還是隔著內褲打著手槍射了。這都應該不算3P,因爲我沒加入。我也不想,老婆也不同意,我從來沒有脫光,只是穿著內褲觀淫。

還有較香豔的,我老婆有時候和他同浴,在浴室里又洗又摸的。老婆說從來沒有在廁所直接做過。但如果不是用雞巴插,也是用手弄的。因爲她后來就叫喚起來。

還有,我好幾次上廁所,正撞見老婆在洗身子,我就抱住了摸,插(有兩次是我故意去撞見的)。

老婆十幾次在安全期和他做,在他把濃精灌進老婆陰道后,都是我陪著她上廁所,在她沒洗的時候把她放到洗衣機上干她,還有幾次是她和我到里屋的主臥干,干得更痛快些。

里面真的是非常地滑和熱,剛插進的時候流了一些他的東西,其實在燈光下觀感並不是很刺激,在文中描寫的過於誇大了。在里屋關了燈做,想像的空間極大。

當時已經看到馬王的一個作品,里面提到一位嬌妻,在別人射完之后再讓老公插,說讓她老公的雞巴把別人的精液擠到最里面,我也是在這時和老婆提到,借用了那個嬌妻的話,對老婆說:“我把小C的精液再給你往里擠擠吧。”

老婆變得很亢奮,喃喃地說著情話,兩人都感受到異樣的刺激。

這個過程一般都感覺很強烈,射的很快,只有一次超過了半小時,我老婆也挺喜歡這種感覺,覺得兩個男人的精液在陰道里的感覺好淫蕩。但從未發生過兩個人一起干的事。她可能覺得兩人干她容易緊張。

還有一次非常有意思的事,我去中關村買了兩張黃片,都是日本的,其中一張還是假的。真的那張是我們三人一起看的。

最香豔的部分是:老婆看到前面第一章后就坐到他的懷里了。這也是少數幾次,他們倆公然當著我的面進行親密的接觸(在不做愛的情況下)。看的過程中老婆就讓小C親她的嘴。

小C沒親,讓我親。但他的手摸進老婆的上衣里去了。老婆沒穿乳罩,穿得是件襯衣,隔衣服可以清楚看到老婆乳頭給他弄得硬起來了,我也性起,把手伸進老婆的裙褲里摸了起來,老婆一面看電視,一面給我們摸,鼻氣越來越重,嘴里發出歎息般的聲音。

看了一集后她先和小C就回屋了。小C干完后老婆便回我的屋(是事先商量好的),然后我再插她。我不戴套射,然后她再回小C的屋睡。小C接著再干她時我已經累的睡著了。

下面是一段三人之間的香豔對話(這是第一次的赤祼祼的香豔對話,記得較清楚,其實還有一些更有意思的。稍放開一點兒,在二夫一妻之間,很多平常的對話一不小心就很香豔):

我們在看電視,不知怎麽的,小C就說:“男女之事,想起來有意思,做起來其實也沒啥。”

然后我脫口而出說:“做起來沒啥?你昨晚上還這麽多次……”

小C不敢說話了,只是傻笑。老婆便撲過來作勢打我,我拉著她的手,笑著說:“我這是愛惜你啊。”

老婆回答不用,我好著呢,我就說:“小C,那今晚上再多來幾次?!”

小C苦笑,“要我命啊!”

我就說:“射那麽多干什麽?學會控制,忍精不射,吊她胃口。”

老婆便壓到我身上掐我,之后就把頭埋到我懷里,一句話也不說了,然后我和小C(主要是我啦!)說:“我老婆同意啦,你晚上先別急著插啊,讓她受不了了,主動找你的雞巴。”

小C也咽著唾沫說:“什麽,哥你這不是讓我折磨嫂子嗎?”

我說:“她最喜歡你折磨她了。”

小C說:“哥那你別心疼啊,我今天要從后面XIE(操的意思)”……

大致上如此,我其他的也記不太清楚了,老婆喘息著對我小聲說:“你們要我死啊!”身子都有些發抖。

后來我說:“現在就從后面試試。”

老婆身子早軟了,小C在后面摟著老婆的腰,又把老婆的便褲扯下,短褲也扯下,手從白屁股后面伸進去摸,直到摸出好多水,老婆只是叫著,呻吟著……

我還說些話刺激她,也不記得當時說的是什麽了,老婆就啊啊地點著頭,已經放浪至極!什麽也說不出來了,只是到處找我的嘴,想和我親吻。

直到老婆突然啊啊地挺了幾下,然后小C便問我,“在這兒行嗎?”

老婆已經撅起了屁股,我點頭,告訴老婆:“小C要干你了。”

老婆帶著哭腔說:“讓他干我……”

小C就掏出雞巴,直直地對準老婆插了起來。

這是第一次香豔對話,我至今還時不時地和老婆一起回味。兩年之后老婆才告訴我,當時她感受的心理刺激強烈到無以複加的程度,就好象我第一次看她被別人插一樣,終生難忘。

女人的性心理和男人確實不一樣啊!

 四、趣味

有件特別可笑的事,他想用普通話叫我老婆的名字,卻千不該萬不該在做愛快到高潮的時候,因爲很怪異的腔調說,把我老婆給樂得嘎嘎的,我推門進去看(老婆不讓進,我拿鑰匙開的門),他們正又重新開始,場面也很香豔。

最有意思的是,我和小C是同姓,她原來一直叫我小C,她在床上除了喊老公之外,有時候也會喊小C什麽什麽的,非常地順嘴。之前和之后都不用改口。

我現在還對這個淫妻類文章感興趣的主要原因,大家可能誰也猜不到,因爲我老婆叫我小C的時候,我就一下子想起她這麽叫過那位民工兄弟。

較逗的一次,是我突然想3P,但是老婆死活不同意,我就和民工說,他同意了,老婆還是不同意,最后我說那你和我睡,老婆眨眨眼說扔硬幣,結果我贏了。

第二天,我又輸了,老婆同意讓他干完,不洗,然后回到里屋我接著干她,這個,我也在幫助一文中體現出來(改成打牌的情節)。

又有趣又香豔的一件事:

老婆一般不願白天做,她不喜歡在光線亮的時候做,但是剛和小C交過歡后(周六晚上和他第一次,第二周的周六的白天發生的),她確實容易動情的。

我下午不在家,好象是公司的人找我?忘了干什麽去了。這些事都是她后來和我說的。

她給小C找了一些書,送到他房間,小C的高中物理一點也不好,有些東西不是很清楚,我老婆中學是理科的(S大附中)的,小C就請教於她,她拼命回憶,一時也想不清楚,開始翻書,后來就整明白了,然后和他講。

小C配服的五體投地,老婆很得意,小C便說:“今晚我得好好感謝你。”然后摸了過去。

老婆讓他摸著大腿,握著手,心里肯定有了點感覺,然后臉紅心跳,(我猜的)還逗他說:“你現在好好學吧。別亂想,晚上我得和你哥睡。”

小C更忍不住了,摟著她便往床上去了。

老婆一再嚇唬他我回來會不高興的,他也不管。

其時老婆已經很想給他占了,也就半推半就地隨他了。

我回來后,他們也剛做了不到十分鍾,小C嚇壞了,當時就軟了,一動不敢動,老婆知道其實沒什麽,笑著告訴他,“要是你哥不高興,你就說是嫂子硬來的。”

小C傻傻地,便問如何具體形容,老婆就胡說道:“你說我一進去就脫光衣服,又扒你的衣服,你不從,我就硬奪過你的老二就往里面塞,你還不硬,我就猥亵了你,讓你硬了,你實在沒辦法,只能讓我給壓到身子底下把你給干了。”

小C還當真了,說:“太長了,還是你說吧,現在我就下來,你上來,萬一他馬上就進來了呢?”

擺好姿式后,老婆樂得不行,小C這才知道是開玩笑,也就痛痛快快地就著這個姿式干起老婆來了。

上面說過,老婆一般都是穿睡衣進去和他睡的,有一次,她一直不換下制服(她都是一回家就換下工作服的),我還奇怪,她只是笑著不解釋,后來就忍著笑穿著制服進去他的屋了,原來民工也喜歡降服制服女郎!

還有一件比較好笑、但是說出來請大家不要譏笑的事,也許人生來就是不平等的,但無論如何,我們中國不要再往那個方向走得更遠了。

老婆從未和小C說過情話,在她的意識里,小C就是低我們一等吧(中國有一億民工,多麽龐大無比的最弱勢群體,是他們在支撐著龐大的城市人口的各類需要),小C曾約老婆出去看電影。

老婆問我行嗎,我說去吧,回家后,老婆一直郁郁不樂,我問怎麽了,老婆好一會兒才歎息了一聲道:“小C請了好幾個人去看電影(對他來說一筆絕對巨大的開銷),我進去的時候不知道,看的過程中才發現他和坐在邊上的幾個民工得意地交換過眼色。”

我猜小C是想滿足他的虛榮心,本來在心里也沒把他這個人當回事,就由他去了,出門的時候,我還想主動地攬小C的胳膊,誰知道小C躲的遠遠的。對他來說,這麽一丁點兒東西就夠了,自卑吧,我也低頭不語。

 五、醋意

與其他男人共同分享老婆四個月,中間吃的醋是不少,說是醋其實也不是,就是感覺很刺激的意思,我想有過經曆的朋友可能會有這種感覺。

我比較介意老婆和他親吻,每一次見他們親吻我心里都又刺激又難受,老婆看我不太能接受,當著我的面和他吻得不是很多。

但是他們在小屋做愛的時候,我一聽到老婆的呻吟之聲一時中斷,能猜出多半是在與他熱吻,再聯想到老婆與他底下的緊密結合,及他碩大龜頭與老婆的花心毫無間隙的結合,心里的刺激就格外強烈。

老婆在安全期被他直接射進去的時候,如癡如醉的神態和浪叫連連的反應,也會激起我極大的醋意,但是這是老婆最大的享受之一,我應該爲她的快樂而高興。

 六、結局

關於把他攆走的事,其實也是一段不是故事的故事,但說了后大家仁者見仁吧。

他見老婆有些寵他,便向我們借五千塊錢,說要回家做買賣,租個店面開個修理無線電的小店,我知道他不是聰明人,將來一準要賠的,不同意,結果老婆還說我小氣,吃醋,我聽到她說我,我就真吃醋了。

而且,他再回來竟對我面色有些不尊重,我沒讓老婆和他睡,結果,令我不悅的是,周日那天,她到底還是過去睡了。

我當時真是急了,但克制著,下決心讓他走了。

那天動靜也很大,老婆幾乎被他干暈了,他有報複我的成分在內,然后我馬上就讓他走人了。走得時候給了他二千塊錢,讓他別亂說。

半年多后,老婆才告訴我,就是在那次,他在中間把套取了下來,老婆說她一開始沒有感覺到,我不太相信,覺得應該感覺到,反正是他射了進去。

半夜里他又壓著我老婆做,老婆不知爲什麽,居然又同意讓他射進去了,不把這事放到香豔的部分,是因爲我覺得老婆這兒的做法有些不對,不再多提了。

之后她也很害怕,因爲那次真的是在危險期,而且又是射進去兩次。還有提醒衆朋友,女人在偷情的時候,有時候會完全喪失理智的。

后來再提這事,我老婆也覺得當時是她自己不對。我知道我老婆心里一直還想念著那個小C。

除了他,老婆沒在和別人做過,生完孩子之后,體型一變,再加上肚子上有道口子,更不能提了,但是回味起當年,還有很有意思的。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太棒了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太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