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演藝圈——新鮮波霸大元

在《康熙去了》的劇組裡,人們驚喜地看到一個長髮飄飄的亮麗少女,可以用一句比較簡單的言語來形容她的美麗:女人們大都會對著她的胸部流出羨慕忌妒的眼光,而男人們則無數次的用眼神視姦著她……

今天的特別來賓是華人武打巨星的兒子,房阻明,出於對武打巨星的尊重,少女禮貌性的特地到房阻明的休息室向他問好,但是由於房阻明在外的名聲並不是很好,甚至被八卦雜誌報料有淫亂集郵的新聞,因此少女帶著一股不安的心情走進房阻名休息室內。

房阻明仔細的端詳著這個剛走進來叫林盈真(大元)的小女生,心想果然是青春亮麗,他心裡暗暗讚嘆道,只見她160左右的身高,搭配上32D2533的身材,皮膚白晰,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小嘴紅紅的好性感!胸部好大,一比起來,隋糖、張君甯,柯佳諺、林依澄之流簡直成了飛機場!

看著看著,房阻名身下的大雞巴不由得硬了起來,他再也受不了了!滿腦子都衝滿了慾望,就只想要幹她!

想上就上,這是他在湘港演藝圈時屢試不上的經驗,一抱進懷裡,哪個女孩兒不乖乖就犯,事後又有誰敢大聲張揚……

想到這,房阻明毫不猶豫地右手一把抱住她,嘴就勢親了過去,左手也一把抓緊她大奶子,一邊親一邊揉了起來。

剛離開父母的庇蔭的大元哪曾見過這種行徑,嚇的呆在那裡:阻名哥,求求你!請你別這樣…一邊說著一邊她試圖推開他。但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哪裡能推得動從小跟父親學習武術的男人哦!

房阻名也不答話,順手把她轉過身來背對自己,一邊親吻著她的脖子,左手隔著衣服很用力的揉搓她的雙奶,下身也配合著大元用力的擠壓那飽滿的花阜。

房阻名握住大元的胸部不停的搓揉,她的胸部實在很大他只能握住2/3而已,而且又十分的堅挺,沒有任何下垂的現象….

「啊……阻名哥你不要這樣……!」大元輕微喘氣的說啊…………不要……啊……」

「啊啊……嗯……啊……」大元抓住房阻名的手哀求饒過她。「這樣我會很難過……」

房阻名心想就是要你難過啊,怎麼可能饒過你,於是故意將柔搓的幅度愈加越大,只見大元開始喘氣…..臉也有點紅紅的…..

在房阻名這樣猛烈的剌激下,大元口裡不禁嗯嗯啊啊的輕輕的淫叫了起來,她那豐滿胸部的乳頭已經因為強烈的剌激,早就變硬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了…不能啊!…大元大聲地喊叫著呻吟著。

房阻名自顧自的繼續著手上的動作,絲毫不受小丫頭的影響,又把手伸進大元的衣服裡,強行插進她的奶罩內,按捏她的乳房和乳頭。

你的乳房真棒,一個手掌還握不過來。房阻名在少女的耳垂邊輕聲地讚歎著。

大元的乳房真的很大,托在他手裡感到很重,但也很柔軟,壓迫時還能產生反彈力,當他的手掌心碰到乳尖,有一點濕濕的感覺。

乳房產生壓迫的疼痛感,使大元忍不住發出陣陣呻吟聲。

這使房阻名更加興奮:這個乳房摸起來真舒服,他抗奮的在小丫頭的耳邊說道。

嗚……,大元因疼痛而繼續呻吟,她也不知道那樣哀痛的表情會更刺激男人暴虐的變態心理。

啊…啊…啊…,她一邊呻吟著邊拼命反抗,弄得房阻名很狼狽,於是他邊強脫她的衣服,邊對她說你是不是不想在演藝圈裡混了!

聽了這話,大元身體一震,手不由得軟了下來,房阻名一看掐住了她的死穴,順嘴又說到只要你乖乖順從我,看是拍戲還是出唱片,將來我會給你更多的機會,以後只你乖乖的,你想要什麼我都滿足你!

說歸說,做歸做,房阻名趁著小丫頭心裡正亂的時候,連脫帶扯房阻名很快就將大元的襯衫和裙子都脫了下來,她身上只剩下黑色的性感胸罩和小丁字褲,大元的肉體豐滿而均稱,讓看到的人不由得嘆息:然而大元身上的胸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露出一條很深很長的事業線;黑色的小丁字褲緊緊的包圍著有重量感,形狀美好的屁股;在沒有一點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愛的肚擠,如縮緊的小嘴;她豐美的軀體在室內昏暗的燈光下出迷人的光澤,修長的大腿潔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

看到這些,房阻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他粗暴的扯開了大元的胸罩,她那雪山般潔白的美乳像白兔一樣蹦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微微向上挺起。

房阻名已經形同野獸般地衝動的又極粗魯的摸揉著這一大自然的傑作,接著又乘勢剝下了她的內褲,處女聖潔的下體暴露無遺:如同一塊小布料的丁字褲離開了豐滿的屁股,房阻名眼前立刻出現上翹渾圓臀部;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漆黑的草叢,呈倒三角形;那種神秘的草叢讓人不由的想進入冒險。

他用右手摸著小丫頭白皙的大腿的內側,大元本能地夾緊大腿,夾住了他的手,她的大腿手感極佳。於是房阻名抓著面前大元的大屁股,用力將大元的雙腳撐開,張嘴就含住那滾燙的蜜穴,舌頭在菊蕾和花丘之間的會陰部份,不停的舐弄,就像是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大元忽然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身體幾乎是馬上軟了下去。

房阻名見勢,立即將粗大的手指分別突入前後兩個蜜洞,大元登時混身僵硬。可能是因為屁眼被手指塞住了的關係,她的蜜穴顯得非常的緊窄,雖然淫液已是源源不絕的湧出,但房阻名的手指仍被箍得寸步難行。

房阻名見前無去路,心想可以左右開弓!於是放棄繼續深入敵陣,只是固守陣地,在原地上下前後的撩撥,還不時用力貼近兩隻分別處於不同孔道裡的手指。

見她如此,房阻名到也不太忍心了,於是對她說:我會盡力對你溫柔點,只要你讓我滿足,以後少不了給你好處。

大元知道自己無力抗拒也不能抗拒,於是態度軟了下來,不再抗拒,但全身依然很緊崩。

房阻名把她從沙發上拉起,就像是提一隻小雞,讓她採取四肢著地的狗爬的姿勢,大元那對豐滿的乳房也隨之左右搖擺著!

房阻名直起腰,把漲得通紅的肉棒抵在陰戶處,分開大陰唇對準她的陰道,正式開墾大元這未經人道的桃源聖地。

房阻名並沒有粗魯的一下就將大雞巴插進密穴,他要一點一點的享受插入處女穴的美妙的感覺,讓肉棒慢慢地插入。大龜頭緩慢的陷進兩片花唇咬合的河谷,卻沒有再乘勝追擊的開始攻城,只是繼續悠閒的在洞外徘徊,又不時抵著小肉核在扭動。

從逐漸增多的淫液分泌,房阻名知道大元已經準備好了,於是微微用力,「卜」一聲的把大龜頭逼進了緊閉的肉洞。

只感到一陣溫熱,大元忍不住再次大聲嚎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

房阻名並沒有理會她的感覺,繼續插入,薄薄的薄膜再龜頭前向兩側裂開。

大元發出一聲殺豬般的狂叫:……啊………啊…,她感到陰道內就像被插入了一根巨大的火燒鐵棍,劇烈的疼痛撕裂著她的下體,陰道已經被房阻名的大雞巴狠狠地插進去了。大元的緊窄出乎房阻名的意料。雖然房阻名已經知道大元是處女,而盡量溫柔了,但還是要數次的停下來讓大元歇息,她的秘道看來屬於天生窄小的類型,

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緊跟著就是一連串的慘呼:救命呀!不行…

大元的處女的蜜穴真是太狹窄了,當房阻名肉棒每插入一點,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陽具產生電流般的酥麻,溫暖柔嫩的陰道壁肉緊裹住他的肉棒,除了緊窄之外,大元的蜜穴還會一下下的自動抽搐,房阻名根本不須抽動,便已感到龍頭被她的花芯一下下的吸吮著,像是被千萬雙小手撫摸一樣,個中滋味非親身體驗真是難以想像,她陰道口的紅嫩的細肉則隨著肉棒的插入而向內凹陷,一點一點,大雞巴終於插到大元的陰道盡頭花心處。

 大雞巴把大元窄小花徑塞得滿滿的,房阻名加一把勁,就把剩於再密穴之外的一小截也齊根頂進大元短淺的小穴內。房阻房沒有立刻行動,而是靜靜的享受這種快感,過了一會這時大元已經不會痛了,但是一隻超級巨大的大雞巴這樣深深插入她的體內,這種感覺讓大元幾乎感到快要窒息,忍不住就叫了出來:……哎……嗯………嗯

 聽到了大元的淫浪叫聲,房阻名就像是得到了大元的默許,開始賣力抽插,次次盡根,下下著心,有如狂風暴雨一般,大元則是感到一種從未經歷過充實的滿脹舒坦,「哎…噢……是……是那裡了……哎呀!再重些……」大元開始沒頭沒腦的亂叫。

 只見大元嬌靨羞紅,粉頰生暈,楚楚含羞地嬌啼狂喘息,大元忽然張眼看到房阻名正也看著她,臉蛋突然害羞得通紅,於是將頭壓得低低的,不敢抬起,房阻名捧起了大元稚嫩的臉龐,得意的問著她說:「舒不舒服ㄚ?」

只見大元滿臉通紅的說著:「你好壞!都欺負人家。」

房阻名笑了笑,摟著大元的纖腰,將她抱在懷中,無賴的說:「我哪有欺負你,我是在疼你呢。」

房阻名故意捧著大元白嫩的大屁股,往上拋動了一下,大元嬌啼「啊!」一聲,身子骨一軟,軟綿綿的靠在我身上,房阻名趁亂吻了她下,只見大元暈紅如火、嬌羞萬分,這模樣實在是性感極了,於是房阻名扶著大元的纖腰,猛烈的扭腰擺臀不停的向上挺動抽插著,飽滿嬌挺的乳房上上下的晃動著,「嗚!嗚!……啾……啊……啊……嗯……嗯……」

大元細細輕喘,害羞迎合著房阻名,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如纖柳般的纖腰又挺又夾,羞澀地配合著,大元的細嫩的食指被含在嘴裡,稚嫩的臉蛋微微後仰,一臉陶醉其中的模樣看的房阻名興奮極了。

大元感到全身實在爽快到了極點,可是怕被房阻名取笑她,只敢輕輕的哼聲「啊……啊……嗯……嗯……」

大元雪白的美臀翹頻頻挺動,嫩穴裡的軟肉不停的蠕動收縮、陣陣顫抖,大元終究忍不住失聲叫道:「啊……啊……不行……了……啊啊」

大元嫩穴就是一股熱流,流出了一股滾燙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膩的淫液,高潮過後,大元全身癱軟無力的癱倒在沙發上,稍作休息過後房阻名又是一陣猛烈抽插,大雞巴毫不留情的進進出出,大元高潮過後收縮蠕動的感覺更為明顯,這時房阻名再也忍受不住了,尤其大元的蜜穴本來就十分緊窄,這時候夾縮的更為厲害,大龜頭傳來一陣酸痲大雞巴熊熊暴漲了一倍,大元感覺到房阻名的肉棒不停的膨脹長大,插的她舒服難耐全身麻癢,嘴裡浪蕩的呻吟:「啊……啊……不行……了……啊……快停……我……」一陣痙攣襲進大元的腦門。

房阻名火燙燙的陽精疾射而出,大元被這麼一燙大龜頭又死命的扎在花心上,大元感到一陣空白,淫水飛濺和房阻名同時到達高潮,大元軟綿綿地靠在房阻名的胸膛、羞澀嬌喘。

房阻名脫力的從大元的背上翻下,臥在床中央不斷的喘氣。心想大元的蜜穴真要人命!和她做一次愛,就像已經幹了三、四次一般的累人,但那種美妙的感覺也是成正比的,真讓人一次就捨不得離開!

「太美妙了!」大元趴到房阻名懷中說道,她也同樣累得氣喘吁吁的。

「真的嗎?」能令如此美麗的女孩說出這樣滿足的話,房阻名那種英雄感真是比得了金馬獎影帝還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