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公車

又到了煩人的下班及放學時間了。經驗老道的我,只要一聽到第八節的下課鍾響起,我就會跟簡單的跟幾個要好同學道再見,並背起包包迅速的往公車站牌行去,因爲只要到了這下課時間,通常公車站牌前都是一堆人,如果不搶先排到前面住置,那可就很難在公車上查找座位!

今天我搶到前面的第四個位置,內心不禁要暗自欣喜,因爲自己回家這段路足足有30分鍾之久,如果沒有位置可坐的話,在車上可是會被擠到想暈呢!雖然說有些時候有些人會插隊,依現在的情況,在怎麽倒楣也不可能輪到自己沒位置坐啊。想到這里內心不禁又更加高興。

公車終於來了,而且幸運的是今天公車沒有開過頭,要不然可能又要被插隊了,不過等我上了公車,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一眼望去,車上所有的座位都坐著人,里面還一堆拉著手環的人往自己看。唉……真是白費了一番苦心,無奈的我只能走到公車內中間的位置站。

公車發動后,車內整個是擠個水泄不通。幸好公車走沒多久就停了一站,站在車尾的好幾個人也剛好要下車,看來他們應該是一群朋友吧!他們下了車后,我無疑是最大的收益著,因爲我本來就站在樓梯口,他們走后所留下的位置剛好可以讓我坐,雖然只有一個,不過因爲我站在最前面,所以在怎麽說那個位置也是由我來坐。

不過就當我爲了保持淑女形象緩步往車尾那個座位移去時,一個人突然從身后撞了我一下,在我差點跌到的時候,那個人已超越我,搶先坐上了那個空著的位置。

看到這樣無禮的人,內心真是起了一股無名怒火,由其看他裝做若無其事的表情,不知那來的勇氣直想過去找他理論。就在這時后面又有人輕輕撞了自己一下,自己已有點不高興的轉身,才發現原來前面又被擠滿了。這部公車是屬新式的,中間及前面都有個車門,中間的門是讓乘客下車,前面的門是讓乘客上車的,又逢下班時間,雖剛有一堆人下車,但馬上又有一堆乘客從前門上來,至使原本站在前面的人不得不往后退。

我就這樣被擠到公車的最后頭,看著坐在原本應屬於自己坐位上的那名少年,自己怒目瞪了他一下后,就別過頭去了。別過頭時,隱約可以看見他在笑,內心更是覺的火大。此時大腿感受到一下又一下的輕觸,不經往下瞧去,只見那少年不知何時載上耳機,交叉雙手抖動的身體,使得他的手肘不停觸碰到我大腿前側。

看他這副賊兮兮的模樣,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故意吃我豆腐的,我毫不客氣就從他的手打了下去,這一下驚動了附近的人,不禁往這里瞧來,而我也毫不客氣的道:「你干嘛一直故意摸我!」

那少年可能是音樂開得太大聲了,似乎不知道我講些什麽,只是很不高興的朝我道:「干嘛打人啦!」

不過當看見大家異樣的眼光后,他不知覺的臉紅起來,不過他卻是厚臉皮的狠狠的回瞪了那些看他的人,還邊道:「看什麽看,沒看過啊!」

那些人也不禁全都把頭轉回去了。

只見他一付什麽都不知道的表情,心想總算是出了一氣,被當色狼都還不知道。那少年看我不理他,就別過頭去負氣的望向窗外,不在往自己這邊瞧。

看到這一幕真是大快人心啊,此時自己也望著窗外的電動看板瞧。此段路不知爲何特別塞,不是道路施工,就是前方有車禍吧!想到不知又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回到家,心里又是一陣無奈。

此時背后傳來一陣推擠,心想應該是有人要下車吧!自己便往椅子靠過去,好讓身后的人過去,不過后面那人卻在也沒有其他的操作,就這樣擠貼著自己背后,自己這時不禁覺得奇怪,剛想回頭去看時,背后的人已經開始有了操作了。

自己感受到后面有個硬硬的東西,一直擠著自己的臀部,因爲今天是著制服,所以自己現在是穿著裙子,裙子長度剛好碰到膝蓋,算是學校所規定的及格邊緣,也因爲穿裙子比褲子薄的緣故,身后硬物的感受特別明顯,而且這感受越來越是強烈,就算在遲鈍的女生,也該知道那是什麽東西了。

內心終於意識到自己當真是碰到了「公車色狼」了。記得不知道是誰跟我講的,當碰到這種事,只要大膽一點,那「色狼」就會知難而退了。自己平時雖滿文靜的,但對于這種事自己可不能在沒有操作,因爲色狼就是專找那種文靜的女生下手的。

右手正扶著椅被上的手把,以保持自己的平衡,所以我打算用左手去撥開那醜陋的東西,順便給那討厭的東西一拳,不過當左手向后伸去時,自己的手反被后面的人壓到自己背上,這樣一來自己不但無法轉頭過去看后面的人,自己背在左肩的書包也剛好遮住了他那醜陋的行爲。

剛想出聲喊叫,就感到背部有個尖銳的東西刺在自己背上。這無疑就是危脅嘛,不得不暗罵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這次碰到的「色狼」,想必是經驗老道,連一點自救的機會都沒有。雖然不相信自己要是叫出聲來,他就會刺傷自己,但自己也不願用身命去賭那不無可能的事。

因爲自己面向窗戶這邊,所以他才不敢把手伸到自己身前來。不過他站在自己身后,這個姿勢對自己也是無比的危險,加上自己左肩背著書包,他對自己腰部以下的任何舉動,根本就沒人會發現。

果然他還是稍微掀開了自己的裙子,幸好他沒有將自己的內褲脫去,可以感受到他的手,延著自己臀部往下滑,並穿過自己兩腿之間,用其肮髒的手指隔著內褲拂拭自己的少女禁地,不過就在這時我才想起今天是危險期,所以一早出們自己就用了晚險期的必需品,現在他一定也發現了吧!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該死的色狼,撥開了自己的內褲,冰冷的手指,無情的在禁地外來回撫拭。真想不透男人爲何會爲這種事感到興奮,現在只感受無比的厭惡及倒楣,這種事怎會讓自己給碰上了。

這身后的大色狼,也順著公車的擺動,頂著自己的股溝,不停的摩擦,可以感受到他背后的操作和他撫弄自己少女禁地的手微妙的配合著。這時才清楚感受出,那男子的「弟弟」還在褲子里,不得不開始祈禱希望他不要拿出來,不然要是真的「發泄」了,自己的衣服可真的完蛋了。

聽那急促的呼吸聲,他似乎感到很舒服吧,自己真得是有點搞不懂這有什麽好舒服的,只想快點退出這一切的操作。

「啊……」不自覺叫出聲后,自己急忙閉上嘴。身后這惡魔竟把手指伸進自己的陰道內,那強烈的冰冷感,使自己一時間不禁叫出聲來。

這時身后的人忽然對著自己的耳背哈氣,使自己更加感到不適。接著便在自己身朵旁輕輕道:「沒想到明華女中的校花還是個處女咧!」

說完手指更加用力的在自己的下面撫弄。

聽完他的話自己不禁錯愕,他怎麽會認識我!?當這個疑問在心里回繞后,自己更加沒有勇氣轉過頭去,深怕在自己后面的,就是自己所認識的「熟人」,那時可就無比尬尴了。

此時下體雖說不上痛,但也不會覺得多麽舒服。

「嘿!一定是很少自慰吧!被我弄了那麽久還沒濕的,果然好學生就是不一樣。」

聽他這樣講真的是又羞又氣,自己對這方面多少也有點了解,自己現在一點都不覺得興奮舒服,怎麽會有那「人體正常現象」呢?自己又不是妓女。不過自己也沒打算回話,在還沒到最后關頭,沒必要和他賭性命。

幸虧他還有點良知,至始至終都沒有觸碰自己的「那一層膜」。自己內心還真有點害怕,被這肮髒的手指奪去初貞。不過他也越來越是過份,后面頂在自己股溝上的「弟弟」,越頂越是大力,穿插自己陰部的手也就更著越是大力,不時還弄痛了自己。

「哈哈!終於動情了,也流出水來了,果然女人都是一樣賤!」

聽他這汙言穢語,自己又再度陷入羞憤交加情境,自己明明一點也不舒服,而且還覺得極度的不自在,更何況現在又是在公車上被強迫,那可能會動情,自己下體純粹是自然反應,他…他這分明就是強迫中獎嘛!

又經過了幾分鍾,他似乎也發現了,自己對他所謂的「愛撫」毫無反應。

「不得不承認,得內心非常的純淨無暇,不過千萬別以爲我對就束手無策哦!」

完全無法理解他這句話的含意,滿不在乎的內心也爲之一愣。他突然抽出在自己陰部的手指,幾秒后又伸了進去,自己可以感受出他是用食指和姆指進入,而且隱約有個東西也跟著他的手指進入自己的陰道。

這時自己不禁有些害怕:「難不成,他要奪走自己的處女嗎?」

內心真得整個慌了,自己是否該不該出聲喊救命了。

就在自己猶豫不決時,那跟著身后色狼手指進入自己陰道的東西,被他給弄破了,自己可以感受從那里面流出了很多液體,知道不是自己所想,內心暗籲了一口氣。

「定力還真夠啊,不過待會就知道慘了!」他說完后,伸了舌頭添了自己耳背一下。又繼續他的操作。

不過這次他撫弄自己陰部的操作和之前不同,他伸進二根手指,來回不停的在自己左右二邊的陰道壁摩擦。原先自己還害怕他有什麽不一樣的舉動咧,原來只是嚇自己的。

他的操作持續約一分鍾后,自己下體漸漸有了感受,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怎…怎麽會呢?自己不應該這樣的。想到自己竟然在被強迫下還會有這樣的反應,不禁暗怪自己的不知羞恥。

「嘿嘿!我們的校花終於有反應了吧!」話才一說完,手指已尋到了自己的陰蒂,並撫弄了起來。

這時自己才醒覺,原來是他搞的鬼。不知道他在自己那里放了什麽藥,使自己現在對他的攻勢有點難以招架了。平時不該如此敏感的下體,此時只經他稍稍一輕觸,自己就能不住的呻吟,幸好自己緊咬著下唇,使自己不至於當衆出糗。

但如果不盡快想點辦法,事情可能會越來越遭。

「啊!好舒服啊!你的陰蒂還真小,是不是很不舒啊,我也很舒服,待會我們一起升天吧!」一邊講話一邊還不時用他的下體侵犯自己的股溝。

此時聽他講這些話,自己雖仍是氣憤,但又多了一陣昏眩的感受,使自己有種照他意思走的感受,忙提起精神,以免真得被他得逞。

這到底是什麽藥,怎麽會如此強烈,在這樣下去自己也不能確定,自己能否撐得下去了。身后的「色狼」全然不給自己恢複意志的時間,對自己下體又是一陣連環攻擊,食指及姆指夾著自己的陰蒂玩弄,別外二指則伸進自己的陰道猶如彈琴般,上下挑弄。

好難受,跟著他的搖晃使自己更加神智不清。下體傳來的切實感受,使自己雖能克制不當衆出糗,但卻覺得那樣的操作越來越是舒服,自己陰核附近地帶似乎在這瞬間全都成了性感帶,身后的「色狼」手指隨意一碰,自己都感受舒服無比。

此時身后的「色狼」更加大膽弄舔自己的耳朵,耳朵雖被舔的濕濕黏黏的,但被舔弄時,一陣一陣的快意猛烈的襲上心頭,意志力也顯得越來越爲薄弱了。

似乎是查覺到這點,身后的男子竟然毫不考慮的拔出他的「老二」,就要往自己兩腿間放,自己此時腦袋瞬間清醒,扭動了一下身體,想避開他這個舉動,或許是他發現我的操作過大,又或者是他知道我個子比他矮,他想從身后進入我體內是不可能的事吧!總之他放棄了這個打算。

但他並沒有放棄侵犯自己的舉動,當他將自己的「老二」,透過自己內褲的細縫,並擠在自己雙股之間后,就開始了操作不算小的上下搖動。

自己可以感受他的「弟弟」及其濕滑,在自己雙股間摩擦,一點也不受阻礙,而他的手此時正完全占領我的陰核,也跟著大力的抖動,自己腰部也跟著他前后的前后的晃動。

這樣的抖動傳來的震撼,是一波比一波強烈。意志還有一點清醒,不禁暗自羞愧的想著,他這樣大的操作難道不怕被別人知道嗎?不過這份羞恥感,在他幾下的搖動、撫弄后,自己已出現神智迷蒙的狀態。

自己隱約可以感受自己那細如呐的呻吟,及急促的呼吸聲。意識里明明要自己不要屈服,但自己顯然是敗給那不知名的藥物,及身后醜陋男人技巧。

「雖然我沒能插入你的陰道,但我現在可以感受我的大肉棒正在陰道里穿插,是不是被我搞得很爽啊!」

如此不堪入耳的言語,對此時的自己似乎就像是催眶咒語般,只能順從的像后倒在那不知名男子的懷里,並在其懷里搖晃。這樣的緊緊的靠在一起,使得他只要稍微一動,自己也跟著他動,彼此間的接觸也更加緊密。

「沒想到的陰道那麽緊,好緊!好舒服啊,也跟著我一起動吧!」劇烈的搖動全然不怕讓別人查覺。

在意志如此薄弱的情況下,他的話語好像幻化成圖像常規,雖想起身反抗,但身體此時全然使不上力來,自己蒙的感受著現在好像真得被人強奸著,無情的強奸著。

「好舒服!好舒服啊!我的大肉棒已經深入的子宮了,好緊啊,來在多深入一點。」

感受像是真得被深入了子宮,自己意識蒙,只能以輕如呐的聲音,呻吟著:「…嗯……不要…不要…」

話語間也不時夾雜著舒暢的呻吟。

身體仍舊是感受不停的搖晃著。「嘿嘿嘿!剛剛不是很貞烈嗎?我最喜歡強奸這樣的女學生了,是不是很爽啊,感受到了嗎?我的大肉棒已經深深的進入的子宮,的肚子也被我的大肉棒撐起了一道若隱惹現的凸痕了。」

這樣的話語,使自己內心更加的排斥,不停的輕微擺動身體,想甩掉那根本就不存在自己體內的肉棒。自己也沒想到,這樣的舉動反而使得身后的人更加舒暢,只從那越來越粗重的呼吸聲就可以知道了。

「嘿嘿!筱涵,沒想到才幾年沒見,就以如此淫蕩的姿態臣服在我的大肉棒底下!」

此時靈台恢複了一點清明,身后的他,他是誰?

「你…啊…」原本還想問清身后的人到底是誰,可是身后的人卻故意大力的頂弄自己一下,使自己的話語,又變成了不知所云的呻吟聲了。

「你記得一年前,那位試圖要強暴的男生嗎?」說到強暴時,他又故意加重力道了,使自己又再一次在他懷里發出呻吟。

他,是他,雖然當時幸好有人發現,使自己免去失身之災,但自己小小心靈所受的創傷也是過了近半年才修複回來。沒想到現在他又來侵犯自己的身體,而且此時自己身旁雖有一堆可以幫助自己的人,但自己卻無力叫出聲來。

只能再次以那幾乎不可耳聞的聲音道:「救…命………」

自己的聲音根本就無法讓周遭的乘客聽見。不禁開始害怕起來,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

「好!筱涵我這就來救!看我大肉棒頂得陰道爽不爽啊!哈哈哈」

自己隱約可以聽到肉體沾水摩擦的聲音,那一下一下聽得是非常的真切,自己竟然被他強暴得逞,還讓他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穿梭於自己的陰道間,而且可恨的自己竟然無法反抗,此刻懊悔及憤怒瞬間充滿腦里,但也在下一刻這二樣情緒全消失的無隱無蹤,替換而之的只剩快感了。

藥力…發揮的…太快了…

「哈哈哈!已經完全屈服於我的大肉棒了,我就還清一年前所欠我的一切吧!」

他的話語讓我在昏昏沈沈間感到無比興奮,只覺那肉棒正毫不留情的在我的下體一進一出,每一下都直達花心,令自己猶如身在仙境那般舒暢通達。加上他前后不停晃動,及下體的前后都有東西在侵犯自己,竟讓此時迷不覺的自己,感受著自己被二根肉棒奸淫著,內心雖有一波又一波湧起的反抗情緒,但在不知名的藥物控制下,自己所表現反應出來的,卻是一聲又一聲的呻吟,一次比一次更爲激烈的擺動。

「我強奸了…我終於強奸了…我正用我這根所厭惡的肉棒強奸著。」

強暴筱涵的人,精神似乎顯得越來越亢奮,那擠於雙股之間的肉棒已因爲漲大而將雙股擦了開來。無奈的筱涵雖隱約可以感受疼痛,但是卻無法做出反抗,只能以一下重於一下的呻吟表現自己的不舒服。

這一下又一下的呻念聽在「色狼」耳里,是隔外的舒服。

「我要奸死,讓我濃稠的精液射進那被我肉棒撐開的子宮,讓生下我的孩子,以償還我這一年來的牢獄之災。」

終於在本能無意識,筱涵做出了反抗:「不…不要……我不要……」

雖然是反抗,但此時她的反抗也稍顯薄弱,最后還是被掌控大局的「色狼」

給制止住了。

接著在「色狼」的汙言穢語引導下,只覺下體已被二根大肉棒前后塞滿,而且一前一后的不停進出自己下體的二處禁地。還在他話語的引導下,以爲自己下體容不下如此巨大的肉棒,導至那強行插入后鮮血不斷的流出,完完全全的沾在那大肉棒上,染得一片鮮紅。

筱涵在只能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呻吟,全無法辯別「色狼」言語的真僞。

到了此時筱涵似乎查覺到「色狼」的話好像是一道又一道的指令一樣,自己只要一聽進去,似乎事情就眼著發生了,他說:「我的大肉棒已經插進的直腸!」

自己直覺的向前仰,並若有似無的感受直腸傳來的疼痛感及舒暢感。

似乎有所醒覺,自己只要不聽他說話,好像就沒事了,不過此時已爲時以晚了。因爲又有一道指令下來了。

「啊……啊……我快射了、快射了,前后的二根肉棒越插越急,完完全全的撐開的陰道和直腸,會很舒服,而且也要高潮了,好舒服……」

「啊…不要…好痛好痛…」

「色狼」的話越來越有魔力,筱涵感受那陰道和直腸被撐開的痛處,無意識下的呻吟著。越來越劇烈的擺動,越來越急促的呼吸,那沾滿鮮紅血液的肉棒,似乎正無情的一下又一下的進出自己那初經人事的少女禁地。

痛,全然無法表現出來。所展現出來的卻是痛快的一面。

「讓我們一起升天吧!」

感受那巨大的肉棒已經完完全全進入自己的子宮做最后的噴發準備了。

自己此時也即將進入高潮。

「要去了……要射了,我的精液將會完完全全的進入了的子宮,讓爲我生下一個孩子。」

聽到這樣的話潛在意思做出了劇烈的反抗。

「不,我不能有他的孩子。」剛要有所反抗,腦波里已傳來一陣高潮前的信息,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哈哈!我的精液完完全全的射進的子宮了,照單全收啦,陰壁收縮夾得我好舒服啊。」

內心瘋狂的嘶喊著,但已改變不了一切事實了,只覺一股熱流一下又一下的噴灑進子宮,陰道也隨之一下又一下劇烈的收縮,擠壓的那深深埋在自己體內的肉棒,似乎希望他能多施舍一點似的,自己也沈浸在這人生第一次忘我的高潮旋渦里。

【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