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欲返古 46-60

初放第046章小流氓不耍,耍大流氓

絎詙被蚋汎,坐在回家的上,迎勉得路的夜色朝家回,北靠繻虧N口气,心里怎么都有失落,一蝮琴,一啎乎,差有蝮碧,但自己一都抓不住,起在抓不住,不能留她在自己身,北得心里少些西,一路想,北得,自己少的西就是留住她葎能力,物方面的能力,一是金,另一便是魧,者在北一都有。

北在想,怎么才能得到西,或鞋たR都好一都。

同,北也在想,蝮碧那小妮子被自己猥虎么久,差就把她正法了,她不回去就投自己呢?要是她真的那做的,到候以家的魒,官府方面再手一下,那自己就安心在牢里呆好了。

而候赶蒚晶夫呼北,“客主,前面有光,好象是赶路的獙,她在了路中心,而那段里在炖,需要停一下,你稍等片刻。”

北望去,只一齎襱葠身影提朦鞀た潒提裙,小心翼翼的走那段坑洼是雪的道路,正是美蒂牶姐姐宋小惠。

“夫大哥,麻恰前一,那是我姐姐!”

北汛夫道。

“好的!”

夫煘沚拉皏前,并在离宋小惠不到五米之地停下。宋小惠忙赶路,天又黑,忽然一到一停,把她得一楞,以遇到歹徒匪。

北快速的跳下,宋小惠才看清情,ら是北祥繙虧N口气,北走到她跟前,她霜,得扑扑的,染雪,衣沉鞋粘土,靦有些狼,北怪道,“小惠姐姐么晚了怎么わ跑呀,遇到坏人怎么?”

宋小惠恨道,“我就是出找一低人的,他出去那么久,天黑了都不知道回,害得家里的人都心死了,么大一人,屣葒男人早就妻儿子女一大群了,早成熟了,他像小孩一要人心。”

“……”

北愧的上了嘴。

“不快跟我回去,娘豎巧巧都不知道多心你!”

“那小惠姐姐有有心小弟我呢?”

北嬉皮笑的伸去道。

“我心你被人虓!”

宋小惠微微退了一步,自己离北一,要不然都能呼吸到方的气息了,那票怕自己出丑。

“那是心!”

北宋小惠退一步他便跟上前一步。

“我、我回去了,你也快回。”

宋小惠受不了北那吃人的眼神和步步逼的,慌慌忙忙的就要走,根本不接北的茬。

北一把拉住宋小惠的手,宋小惠急道,“小北你干什么?”

“有你不坐你想走路?”

北快的上一正靾不能再正葾模。

宋小惠嘴一,斗气道,“我、我想走路不行呀!”

“行,但我心疼!”

“你……”

“我是你弟弟嘛,然心疼你!”

北嬉皮笑道。

“哼!”

宋小惠都二十好几了,少Y,如何不知道北的花花傀?她然知道北是色坯一,老恲自己的便宜,但北是她弟,娘豎妹妹都祛衙獟心,而且他一直做得不算太分,只是占占嘴皮子便宜而已,所以她也什么,相反她得北大男孩一般有可,同,北祛身体的迷禋有些些的自豪。

人坐到了上,只是是蒍汶,根本上就晬西,所以人依然是披雪挨迎皖露。

北融入蛇血之后,身体一直都是暖暖的,根本不得太冷,最多只是得而已,但宋小惠就不一虨,才赶路惦北到底什么么晚不回倒不得,在一安坐下,迎蒘毛毛雪,吹寒冬的,她身打了冷。

北本想那些份里的主角一掁她披上的,可北身上穿得在不多,而且又披什么大褂大的,要只能儒服,那身上剩下的只有底叉加褂子了,宋小惠不大自己耍流氓才鬼了。北在想,到候不冷都得披件大衣,好歹候能表s回男子,不像在,想都靬,失!

不能,有什么系,北小流氓不耍,干脆耍大流氓,一把佤譏小惠香的身子,北只得入怀一柔暖,小柔蒗灶一欲,柔得像上好的;胸膛⑷性十足的柔乳房,北健享受,近在眼前的惊慌愕之下露出的羞赧更添惑,秀散出葧綖饞始人心脾。

宋小惠怎么都想不到北忽然抱自己,一愕异的楞住了,身子不知道是害羞是,微微僵硬,不敢妄,手更是不知道放在哪,后只是葟佶佣自己的衣角。

上身葽在北的胸膛上,禋感受到了北胸怀的暖,同彥感受到了那份譣,大的乳房被虓扎號,的酥麻和异葨快感讋小惠一所适,似喜羞之又有羞成怒,甚至有絰怨。但她始不敢面北,眼睛更是不敢望一下,只是低垂微瞌,人鞍太近,面似乎扷,方的呼吸清晰可,身上的气息更是不在,烈的男性气息久深苦楚的宋小惠好一心慌意。

“小北你干什么,快放我,我是你姐姐!”

宋小惠回序敹微柔似斥似嗔,仿佛的呢喃。想必她是忌坐在前癙沍蒚汶夫。

北那么多忌,二十一世葧人,既然要底放自己,那就得轎心所欲,世俗禁忌陌生眼光在北的眼里已得可有可虥,或者北已‘’不作了。只北柔道,“小惠姐姐,都是小弟不好,出么久未及回家,你和娘都心了,更是你在葨天气奔波出,冷西西的,你的身子骨又小柔弱,穿又不多,佑了我心疼的,所以你,妗蒗躺在我怀里,暖和很多。”初放第047章姐姐你好敏感哦

宋小惠本以北是要占自己的便宜,不想北是蹙葨目的,的确,在北的怀里是暖如春,安全又塌,她的心其衛享受葨抱,可是……百男女授受不,何自己是有夫之,怎么能男子抱自己呢!何北或只是打么一借口恧自己便宜而已,干弟弟可干不少葨佶譗虎。

宋小惠矛盾的心七上八落的,想推北,但用力不大,而北怎么禋推呢?她似乎命了,也自己找了安定在她怀里的理由:他是自己的弟弟,又是怕自己冷到才抱住自己,目的正,而且他又霸道,自己推不他,干脆妗鶗在他怀里,到家的候也就什么事都了。

宋小惠才自己找了理由不做太多的扎,不想北那大手很不安分,在自己的腰上隔捷物箏蒏楶挲,甚至向羞人的屁股摸索而下。宋小惠忌前面的夫,羞于被人,于是岈不知道的忍受北小作的猥,似怨嗔的瞪一眼作葠北,晰告的气的北道,“小坏蛋,小心我告娘,以后都不理你。”

是北皮驙,也有,狡厏,“小惠姐姐,你身上很多雪花,我恞拍干而已!”

“那在拍干了未?”

宋小惠又好气又好笑,既北的放肆微葡怒,又北迷自己的身子而得意,同又心有所喜。

“未,屁股上有很多,我拍多几下就好。”

北的道。

“你……唔……”

宋小惠想嗔北的候,北一大手忽然按住她那柔著屁股用力揉搓,她忍不住在喉深出一小的呻吟。羞得,敢怒不敢言,先瞥了一眼赶蒚汶夫,再似恨似嗔哀求的望北。

北手感受牷姐姐宋小惠屁股那份柔性,欣她那似羞怨的神情,祛葙哀求神齠祥,依然我行我故,是附去几乎咬住宋小惠的耳朵,低葾道,“姐姐身上有很多地方有雪,小弟很意你弄干,甚至弄一子都愿意。”

宋小惠敏感的屁股被北揉搓得身火起,烘烘酥麻麻的,不出的快意,不出的羞怯,耳敏北有意意,更是禋混身打了冷,身子更柔了,毫用不上力,才用力抗拒人量鞍太鹽葛她下子底的依偎到北怀里,在路上仆,她的身子不可避免的上下左右摩擦北的身体,那自然的摩擦人的心都酥痒起,异葨感人身体摩擦く大,有一种欲不能的感,讋小惠葾獶人更是羞怯堪。而北那所忌赤裸裸又一葑更是禋芳心大臊,“我、我不需要你忙,放我,我自己就行了。”

“怎么行,姐姐虎我么晚冒雪不危的出找我,小弟的心可感虒,能姐姐做些事,小弟自然是意至极,小弟一片心意姐姐芋何都不能拒。”

夫不回看后面,所以听⑷人的糊里糊涂的,能感ら人抱在一起,似乎是夫妻,也只有夫妻才艏摙密,然放了些,但夫是男人,能理解男人的,倒也不得人在背后抱有什么不妥,但人又姐姐弟弟的,才沋夫如酘里,感自己大,搞不清人的系。夫更不知道的是,北竟然在他身后猥自己的干姐姐,先是腰,后是屁股,然后不讘小惠的e反抗,把手伸入衣服里摸索玉嫩粉滑的大腿,甚至想得寸尺的深探桃源深圣地。

宋小惠死死的抓住北那住葠大手,羞了腮偞,火虰鶁,水蒙了眸,气喘喘粗葖,始不敢出一,生怕惹得夫回看望。

宋小惠那絓怨羞怯的眸子似怒似恨更似怨的望北,水汪汪的,似乎在哀求,哀求北再作,再羞辱她猥她,更是万万不能再把手伸里面,那是女人最后的禁地,怎么都不能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触,同她更怕北知道她身体上的反,因北在她身上到摸索揉搓捏弄,她下面的桃源深已出水了,怎么如何能北知道?不羞死人。

北去不得,桃源探秘愿望落空,唯有退而求其次,一大手摸上宋小惠那大欲入云的玉女峰,面放肆的北,宋小惠怎么阻都是徒,敗蒑襶獳峰很快便宣告失守在北那大手之下,隔捷服被北情揉搓。

宋小惠始羞怯怒,慢慢的便被北揉搓得躁起,面如三月桃花映獾,仿佛欲滴血雪,眼羞赧怯弱的微,偶微露出一葎水,能看到其中的迷离和漾,嘴咬,鼻翼扇,喘气急切,待北伸手入衣真真葛‘把握’她那大滑的山丘,她喉猛的咕几下,呻吟于是禋譾在喉底下。

不知了多,宋小惠忽然手抓北肩膀,眼微,牙死咬嘴唇,微往后昂,身一冷,喉里“唔”的一悠而小,人得很,接她身僵硬,好一儿又下,气葖詶恙在北肩膀上,一不想。

她竟然在北揉搓乳房下了,禋又羞怯又奈,身体的反不以人的意志而改,羞人的高潮虧,粉胯桃源潮虮N大片,裙子都透了,滑粘稠,芳香。

北怎么都想不到宋小惠竟然么敏感,是揉搓乳房就能禋高潮,北附在宋小惠的耳鞏意的嘿嘿直笑,“嘿嘿,小惠姐姐好敏感哦,么一弄就泄身了,看以后小弟鞏多姐姐效,鞠躬瘁精人亡才好。”初放第048章敏感的宋小惠

宋小惠面如火火烤,被北露骨下流的感到羞赧臊躁,但才才被他用手弄高潮,她在羞于再出反鮚什么,惟有羞了埋在北肩膀,手在北的腰部力捏掐,以示警告。

她高潮后何葧魶气?所以她掐北的候和楢什么,北依然附在她耳柔的笑道,“小惠姐姐,才舒服快吧?有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感抉?被我真正入的候那更快葎,小惠姐姐,我要不要一下呢?”

高潮后的宋小惠北根本恨不起,有的只是羞怯和臊躁,感到堪而已,北的更是慌急羞臊,羞成怒的她_獾蒂嘴,想狠狠的在北脖子上咬上一口,最后是咬了,但力度小得很,与其是咬,不如是吻。

“小惠姐姐吻得我好舒服,姐姐真好。”

北十分得意的道,北然能感ら譒小惠心某种矛盾的存在,而事上种矛盾是北意ら葒,她想恨自己,但又恨不起,明他心已或多或少的有了自己,就是北以后能再一步的基,北十分得意。

“小坏蛋,是不是要羞死姐姐你才安心?”

宋小惠忽然哽咽起,要不是怕引起前面的夫注意,她或都哭起虧。而事上天已衾黑了,夫就是回教彧未必看得清楚身后的人具体作,跟被沋上綈詷和被,些西能遮隔很多西,比如。

宋小惠如此,北一慌,同又怜,神情跟荎真起,抱住宋小惠的手也了很多,柔的道,“小惠姐姐,我恲,所以才想占有姐姐,姐姐,的只是小弟我,姐姐以后打我我都怨悔,但姐姐不能哭,悉哭我心痛的。”

宋小惠听到北深情款款的,真而灼,赤裸裸而柔,又是喜又是羞,慌矛盾的心一不知道所措,“你、你糊什么,我是你姐姐,你焉能有如此心思,次我听,下次休得再提。”

北霸道的用力了譽小惠柔如水的身子,“你只是我干姐姐,血毫系,我什么不能喜恫?你有不喜我,但我有鱧恫,叫你得么漂亮迷人!”

宋小惠被北得魖T,有顰不气,但北的更禋顙不气,有,有喜,有异,有惋惜,法怀,得芳心跳得慌,有种喘不气葧迫切感!只宋小惠幽幽的道,“你我是不可能的,你是死了心吧,我不愿意,就是巧巧和娘她彎不你做出如此事葧,既然是不可能,你又何苦姐姐?”

“其他我不管,我只想悕O句,你喜我?”

北盯護小惠的那羞怯又明亮的眸子,气十分柔。

宋小惠去,艏云的北,那小巧白嫩的耳朵就在北眼下,耳廓上微小的毛都能清晰可。北情不自禁的咬住她的耳垂,只她身一,呼吸急促了起,浙虤几下,待根本法逃避北的炚祥命的停止作,法酓心底的酥痒和快感,喉深不葥v呻吟。

北舔她的耳垂,呢喃般道,“,有有喜我?”

“我、我不知道!”

宋小惠虎不北舔咬自己的耳朵自己酥痒惟有斁,和北面扛,鼻子几乎相碰,人的呼吸彼此打在方的上,乎乎的。宋小惠艾潮,小嘴微,吐气如卑,“你小坏蛋,放姐姐先,你弄得我好痒!”

“你不回答我的我是不放手的!”

北規香在怀,怎么筏易放手呢!

宋小惠又好气又好笑,既羞又奈,幽幽道,“你知道的,姐姐已嫁了人,是有夫之,今年都二十有七八了,而你又正是年少有之,姐姐一譎花柳之悎又何必如此眷和扷?姐姐根本不值得你如此,而姐姐又可能做出些有螏道的事,你逼我又有何用?”

“么姐姐就是喜小弟我,但是太多因素姐姐忌了?”

北追猛打下去。

宋小惠北如此不,依然如此追逼人,一‘羞成怒’,恨道,“我才不喜恫胚子,我恨不得一刀割了你那……省得你老是想些蒟事。”

北宋小惠一副小女人微嗔薄怒的表情,一迷醉,更是她羞嗔怪的表情中再一次真葛感出她心底有自己,北淫笑道,“割那什么,姐姐能否清楚些儿,小弟不是常想那种,一不知道姐姐的是什么!”

宋小惠被北傻幓葩笑弄得羞成‘怒’,掐北的腰肉,恨恨道,“我割你身下那可葠臭西!”

“是什么西?”

敢扲恨的宋小惠忽然伸下手去,捏了一把北那因小惠姐姐幽香的身体而情高葭然大物,‘咬牙切’恨道,“就是割你根人的西!”

北差叫出敘,邪邪的笑道,“姐姐舍得?或小弟以后是姐姐的夫君,那玩意鞏姐姐快,姐姐や种玉呢,姐姐怎么能便蚖荎扛?”

宋小惠羞赧健,箏啐了一口,“狗口吐不出象牙。”

“小惠姐姐,我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你狠狠占有,然后射恮下面,你播种,你我生絎胖胖的儿子!”

北就是要底的打碎她心的道德。

宋小惠混身火,羞怩得很,的嗔道,“你、你……唔……”

北在忍不住近在眼前的唇,候不再理前面赶蒏汶夫,一嘴封上了宋小惠那獚欲滴的嘴唇。宋小惠又羞怯,死活都咬住牙不北鱎葺舌福葙口腔里。

北松嘴,道,“姐姐,你放松,相公N下!”

宋小惠听到北的,因她知道和北是不回公道的,他要自相公自己也法,惟有羞怯怯的去,幽幽的道,“姐姐回家的候你葥眼神有豰癓,是不是得姐姐嫁入豪璕娘受苦不管,是生性薄幸的女人?”

北怎么都想不到宋小惠竟然厏自己那微妙的心都能感察出,更不想她在候瞕自己,健葔不知怎么回答。

宋小惠微微一笑,但那笑比哭好不了多少,“其姐姐鞏不好,姐姐也用,不能娘豎巧巧不再受苦……”

后面的讋小惠怎么都不下去了,被的水淹了。初放第049章熟慈惠的干娘

北的心不由得一,在想不到一獎人的水可以流得么猛,凝泣垂,哽咽隘,好不心,可酓虢多久。

北很是自,一是自己多心了,跟本不是小惠姐姐薄幸,而是她有苦衷,二是自己在候竟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北只能把怀里哭泣的女人得葽,用份力度构筑一葟v抱她。

宋小惠哭哭慷在北怀里,北怜又疼惜,得怀中的女人在家并不好。但具体如此北又不知道,才宋小惠又只想哭,根本不想和北多。哭累了睡了。

妗蒗看w里的女人,女人睡得很安,蛋儿上挂葷珠被北箏擦干,一路安蚗下虧,北的心就仿佛夜里的雪一,法照亮整夜,力所不及,力的感。候停了下,夫突兀的出道,“客主,是不是里?”

熟睡中的宋小惠一激絰絞鉞蚑,一眼就る虒家,才想在在北的怀里,便慌不沓的跳下,毫有才柔弱悲苦的模,反而是羞赧慌。

北了也不由得放松心情,好了不少。

宋小惠走得急,一踉差就摔倒,北坐在上得意的笑,她‘怒’的跺了跺,剜了一眼北便提裙踏碎步逃似的走入篱笆睖葧扶傖向泥草屋走去。

不多,巧巧妮子和干娘方秀宁一的Q灠蚍出,宋小惠赬出。

床被在不算多不算重,三人包夫四,合手合三下便卸下了,付了沍夫便策而回,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宋巧巧原本葟蛋在ら北的候色三月的桃花一般~,上挂抹不去的喜,但在娘葎扶前她表靳很安分,只是那饓目一刻都离北英俊不凡的,而干娘是一的Q,微些道,“你孩子,出去好大一段都不知道回,教人心你!”

“娘和巧巧心了,不起!”

北心里暖暖的,一种被刻Q葠感袉馨,一种家的感撋儿的北感、暖、眷。

但北眼被大小蹎獿葙身子惑住了,只宋巧巧一身棉憍捷,上身意披驧,下面身子身,慎內葛大腿直秀修,腿并b不。蛋依然是微微泛,嫩嫩的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散用一花布微束,雪白的脖子尖隆起的小山包一直大腿根部,色嵙天而落的瀑布,端的是亭亭玉立、俏可人。她Q又羞多情的眸子北恨不得立即把她正法才解心之痒。宋巧巧能勾起北明,但她那分真邪又能北的消弭在祛葙溺怜惜中。

干娘方秀宁也是一身睡衣,上身一件身花粉色褥子,身包囊之下那高欲人微感迫感的酥胸更是弧度分明,幅度惊人,半W般起,一朵牾睾花正在酥胸起的癗,獚欲滴,引人遐想,要是‘把握’住的那是怎么衎魂呀……

褥子外面套w件白布衣,朴素又清淡,一云辛意挽,然后用一根竹簪插住,露出綞葶脖子,淡雅宜人端出,配合她那獟似水惠熟的,端的是体盈盈、丰瞗在、秀色可餐,整一副人母的端庄形象。

而雪百的包囊那こ瑎修的美腿,美腿根部微凹下陷,露出心魂的形,然隔看不到里面的香光景,但种形上的惑更是搔到北的心襙,北欲不能。

宋巧巧被北赤裸裸火辣辣灼灼的眼神看得身潓,芳心羞,同有喜。羞健的低下了,手捏弄自己的衣角。

干娘方秀宁被北大放肆在周身上下左右,芳心微,身,微感堪,她嗔怪的瞪了一眼北,‘’道,“不快搬西屋去,站在里け虒可麻虰。”

北才回序敹,依言手把西搬回屋,同不忘道,“娘、巧巧,你快屋里去,你穿得不多,外面!”

北本是心的,但‘你穿得不多’一句就婉的大小美女玉面泛,羞臊不已,她听北回,一喜,穿慷捷很就跑了出,在被北么一,不好意思。同彥感ら冷了,宋巧巧有她母那份定力,羞之下拉她娘往屋里走。

北色迷迷的眼睛在背后wぎ瑎玗十足的熟美背影和一俏亭亭的姿,大小屁股走起路拽婀娜,秀款款,大小惑差不是君子的北野狼。

北把西搬回到屋,干娘方秀宁款款而出,不宋巧巧和宋小惠,干娘身上已罾多了几件衣服,把在几包得葛,她で北身,真而慈祥的拍掉北衣服上的雪屑。

一股淡淡幽幽的熟女芳香北的心怎么都安定不下,胯下之物猛然抬,北虎不至于被自己心的,忙牛娘方秀宁道,“娘,我自己就好了。”

方秀宁抬起如花似玉般的,端婉、慈祥恬、淑素雅,是般的迷人,只她淡然而笑,嗔嗄的气道,“娘你拍干捑服的雪屑都害羞躲,以后娶妻生子成家立,不能如此腆,得大方些儿,那才小姑娘喜。”

要娶你也一起娶了,每天在你丰腴迷人的身体耕耘播种,你怀了我的骨肉,恨就只能底放心保守,有巧巧,啊,有小惠姐姐。然,些都是北偷偷在心里想的,根本不敢出,候只北嬉皮笑鶁十足的佤方秀宁一只玉臂,嫩的道,“北儿才不想什么小姑娘喜呢,我只想娘你喜,只要娘你喜,北儿便怎么做。”

方秀宁已找扡有适虞北的噥貍粘人,她只是以北缺少母,所以特筒人些而已,她心母泛,根本多想北的机,反而得北的作和心,很馨,听到北依葠,她心里甜,忍不住笑嗔,“就你嘴甜,娘一把年了,而北儿你也不小了,早就相人儿了,有獎人照徘放心,改天吧,改天娘你鉎去,娘盼你早成家立,生些肥肥胖胖的偛娘抱抱。”

譥提?北有些奈,他不抗拒娶老婆,在古代娶了再娶的事多里去了,根本不影北什么,但在北心里,得有些以适,是人生大事忽然而葧那种彷徨。且北也知道巧巧的心意,那票不心?北是很溺巧巧,因她乖巧穮,醇和洁,色Y坎未染的美玉,是那么的人疼豲畔。

北未得及出,方秀宁已接下一句了,“河下村的何家有一玕出落得水異,可人的,屁股大而,身子亦不像其他姑娘那瘦瘦,反倒是盈盈,好生,相貌又惠淑德的旺夫相,我看可以,而且她家也不是大富大之家,比起我不得好到哪去,也算是,改天我跑一趟,,相一下生辰八字一下方的心意,看能不能玉成其事。”

“……”

北愕然,看几天干娘想的事都是自己找媳虙,要不然不鞋么自然么有准。但她的形容……扛!干脆找牛我好了。

方秀宁在件事上靦比‘霸道’,都不北有反葛,“好了,男大娶女大嫁,事娘就你作主了,你也想推委,都快二十的人了,苦人家的孩子哪不成家立室儿女都可打蚑?只有你孩子到在是孤身一人,事拖不得了。”

北可,古代婚姻在父母手中,于是,北的婚姻很自由的被干娘方秀宁一槌定音一手包,至于果如何,天才知道。

北服服帖帖‘愿意’‘听候安排’,方秀宁然很是喜,想早北找妻室然后早抱偛,但她怎么都想不到心中的乖儿子北心是在想怎么才能禋抱上她自己生的儿子。

北的心一直有音:想抱孩子自己生!初放第050章我娘彎衎絟呀

大事以定,她柔柔的道,“啊虛,北儿你未吃吧!”

北虰,“真的吃!”

北消魂快活,怎么鞋吃呢,在去城里的程中,在林子里上了蝮琴知性獚蒂少,几番雨,精都射了好几次,后到到城里又只想怎么占牾少女蝮碧的便宜,甚至想占她身子,然意外的牾蒂少女逃了,但敓虧齎美的道姑,貌美如花,自己大力的在美道姑乎成熟香犯罪的身上耕耘播种,哪里鞋吃西,在被干娘方秀宁一,感ら腹空空,真的蚙。北暗想:大量果然很。

“其他事容后再做,你身兮兮的,我虰水,你先去洗澡,娘去你浰菜,你洗完澡便能吃了。”

干娘方秀宁便向房款而去,那股熟姿北越越迷。

北正打算洗澡去的候宋巧巧亭亭而,依然害羞,扑扑的蛋是像瓷娃娃,可人得,人得捧在手心都怕碎掉,北大蕓只有人,便色包天的佤祏柔柔子芳香的身子,在她那可人的蛋上N口,微笑的道,“我的巧巧有什么事?”

宋巧巧心已默接受了她哥哥,甚至得自己已是北的人了,但是受不了北的大貀摔裸裸的欲望,一瓷娃娃的般可人的蛋被北一dю得如火云,端的是秀色可餐俏迷人。

“哥哥,你、你先放我,我要恞看西。”

宋巧巧微微推攘北葛胸膛,眼迫切的看大又看小,生怕娘或姐姐忽然出在大里碰到人在般姿。

“我一下我就放恟。”

北葽護巧巧柔俏的身子,一子芳香敏鼻孔,北下面有种抬葙象。

宋巧巧生怕姐姐和娘看到,也不得害羞了,蹬起抁前北的,快的虎N下,羞蛋儿怯生生的道,“行了吧坏蛋哥哥!”

“嘴儿才算!”

宋巧巧大眼睛多情、羞、嗔怪的蚘N眼北,一眼竟然驙,驙西竟然出在洁得像襮葳宋巧巧身上,突兀另的勾人。妮子越越勾魂了,不是好事,因自己詏持不住的。

西,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自然,宋巧巧被北吻了不少次,她心自然不再那么的羞,但第一吻北,多少有抹不,蛋仿佛火p般,扑扑的,煞是好看,那葒眸子水汪汪怯生生的,最后干脆上,再一次蹬起斁,快的虎N下北的嘴。

北哪里筏易放祟,宋巧巧以N下就好,切不想大色狼北根本上又是一噥,吻上了就不放,一深吻直吻得宋巧巧面如晚霞,媚眼楚楚,腮偞襛牼玂,气喘气,心仆仆的跳。

“大坏蛋哥哥!”

宋巧巧也了嗔,那既真又驙葚模直教人欲不能。

北身上下都瘙痒起了,直想把她就地正法了事。但念彙只是快而已,在心里存留。

北葒獶人或欲望多于感情,但北蹛譎巧巧和干娘方秀宁是多于欲,心里有,自然不忍害,所以北是能在候克制住蠢蠢欲葒欲望。

北是松號譎巧巧,宋巧巧扑扑的蛋儿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瞄了一眼心的哥哥,然后乖巧的走入北的房,北愕的跟上,心里在想:妮子不么自自吧?她要是主詒身子我,我收是不收呢?

怀豷蒟念和想法,北入了房,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暗怪自己精虫上老是想那事。

“哥哥,是我按你的那葾……”

“﹖!”

北充道。

在古代,自然不缺天冷脖子取暖的西,比如貂裘狐皮等等,但那西都是族才有力有,平民想都想,北就是看葨葑天气而周葖人似乎有﹖西,有的只是一布料包囊脖子而已,暖不暖就不蚋虎,是美就不足了,看衷不,而又什么人刻意想改方面的西,所以北巧巧意的蚋N下﹖葝事儿,不想她真的做了,而且看上去和代﹖差不多,甚至手工工巧很多。

北惊喜的譎巧巧手中接,仔端一番,不得不,宋巧巧的手工承接了她娘葎手,心手巧,﹖在她手里出精美蝥,入手穮柔滑,﹖中窏了一大大的“”字,十分有意思。

﹖自然不是用代才有的尼出葧,而是用柔窏滑的打卷成粗,然后再,可膉多少工夫了。

“巧巧你怎么做到的?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巧巧你太害了。”

宋巧巧得到北的夸心生喜,羞答答的道,“不,橾裁本就是娘腎求懂的,慾罧羕‘布’其衛容易的,附近很多姑娘都懂的,哥哥不要夸我,怪不好意思的。”

北微笑道,“有了﹖,大天的出悕豏娘都不用脖子了。”

要知道干娘方秀宁一大早的要到城里去豆腐,推辛苦也就算了,衣腷是再不注意的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寒苦了。

“哥哥你是西是我和娘的?”

“啊,你哥哥我是不需要西的,我唯一挂和兟蒆就是小悍豏娘,け你的我心疼死的。”

北然不需要﹖,北在葑天气里只是得快而已。

巧巧快的虎N下北的,然后低羞怩的道,“哥哥……你太好了,巧巧好心!”

北淫淫笑道,“我娘彎衎絟葙!”初放第051章禽不如真的很

宋巧巧心甜蜜如嚼糖,又是一副不胜羞的模,是那么的容易害羞,腆的表情下是一婉可人的心。她定定的北把﹖上她嫩白的脖子,那異葒眼眸蒙上了﹜,似欲下,偷偷的打量北,待北望葧候她乓下不敢。

“好了,巧巧在直美如天仙了,呵呵!”

北色迷迷的眼睛注眼前的可人儿。

上﹖葝宋巧巧越的俏婉,她站在那里都是那么的和平,人的心不由得跟玖和,宋巧巧有人惊蒂美,但有人心葒柔和欲不能的婉乖巧,可人的气才是更持久的美,北可。往往惊蒂蹶看多了蹛疲,但可人的气是持久不衰的,因可人气影他人不是眼球上,而是心上的感触,心的西上深刻的烙印的。

宋巧巧恨不得上去照傕,但北的房是不存在傕在种西的。“啊虛哥哥,我和娘你做了譓子,我拿你看看。”

一靴,皮靴,做工精致,想必靴在冬天里穿一定很暖和,有一是布鞋,平在家可穿外出也可穿。

北再一次体く被人Q葠甜蜜和暖,蠢蠢欲葒睥欲望也消弭下去。

不多,干娘方秀宁已絰浙菜叫北出去吃。北才瞋自己洗澡,出去后毫意外的被干娘方秀宁‘嗔怪’了一番。

干娘似乎才宋巧巧脖子上的﹖,很是异,端蚋絎Y儿,惊奇又感,是北想出葧西异彩,夸北,直夸得北种的人也有葰候。

北出道,“巧巧多件,一件小惠姐姐,一件娘你,h早上赶路的候娘也就不用怕脖子了。”

方秀宁心甜蜜喜,情的佤北和宋巧巧,感受那份家庭的馨和。

入睡,北在大,把房出譾小惠,北睡新床新被子。宋小惠北忽然冷了很多,不言不不理不睬的,甚至看都不看北,北祛弄眉眼的,有意意的嗅了嗅才在那上弄她乳房的那只手,一副陶醉的模,惹得宋小惠玉面霞,一想到才就在自己干弟弟的作弄之下竟然高潮一次,她更是感到づ自容,才洗干葑似乎又出水了,玉面不由得臊起,恨不得找去。

宋小惠想不到自己在北的注下竟然有如此的反,一法再面北,慌不及的走北出葧房。

深夜之,大多葥人睡虷,北依然在羊,在和心的欲望在做斗,在想到底要不要深夜房把宋小惠姐姐虒,反正房又是的,要去直比出容易,要不要呢?

北固然不想做,但也不想做不如,可心里有家的,有宋巧巧和干娘方秀宁的万般感情,北也屋及葎宋小惠有人一般的感情,所以澎湃的欲望才勉葟制得住,而候干娘方秀宁一如既往的端油出探房了,查北在身上的被子有有滑落,睡得好不好。北‘睡’了,很安分,被子滑落,手伸出被子外,也就不到,她才放心的端不太亮的油聰譟小惠睡的房炕去。

背面看去,方秀宁云掛煥,姿慵,上身一件白褙子,身相,褙子稍微靦不,勉豟下面白色的相,甚甚的遮住干娘方秀宁丰腴不肥胖的腰姿,稍微松些,但遮不住干娘方秀宁那肥美大的蹗臀,走R晃一晃的,人心魂人心魄,臀肥美好生,秀腿修人,丰腴身姿,妻良母很馨。看到如此美景,要是葒候北或呼吸急促心生旖念,但此之,北心里被干娘方秀宁晚晚Q葠弄得眼睛,根本蝥多想葒事情,心只有一音:北啊北,干恛的可及母了,那份大你怎么去回!恩,有了,回就是不禋衲穛房,她暖,必然的候禋有自己生的儿子!北一捏~豏蒟想。

第二天早上,天依然灰蒙蒙一片,然是四五齰之,方秀宁和宋巧巧是起床了,早上噤豆腐生而操,北的心此比葒什么候都要想,有了也就不用干娘和巧巧如此黑摸早的操累事了。不多,宋小惠也起床了,她去房弄早,可是自分工。而北是躺在床上胡思想:怎么才能有!

吃早,宋小惠以前回娘家的候娘豎妹妹操,她也想跟入城忙,但娘不,禋怎么都是大人家的媳,不得,自家虎彎就虎,可家不起,死活不她跟,所以一家四口吃完,她便自自的收拾筷子和碗,宋巧巧和干娘方秀宁便准摸早上路赶赴城。

北次起得么早,自然是想跟而去,他也量定干娘不筏易他跟而去的,理由多半也是男人怎可做些道人家的事,男人齎名利斗,而不是豆腐。

北既然今天早起,自然不筏易放,死活腷跟去,最后耍起,抱方秀宁幽香淡淡肉感柔葭ぶ瑎身子,一一的晃,仿佛在撒,干娘方秀宁一始媏持,最后被北抱住,熏煤晃,被磨得心生异,奈惟有答,北才松祟,而她也微微松口气,同自己身体反而羞臊。

一几天北都跟犖娘和巧巧入城豆腐,h牧娘和巧巧有自己么一男人在身忙,也就纏虧衎多。初放第052章巧巧的嘴很柔

北不鞋今天是第几天豆腐了,站在搭建的陋木棚下四歙,北得今天的人依然不少,子也不少,少少女都出,可把北的眼睛看爽了,心想,新年的气氛是去啊!

“哥哥,你看什么呢,么入神!”

宋巧巧俏生生的站在北后,扯了扯北的衣角,柔柔的音人心里暖葾。

北啊一回序敹,胡扯道,“我想看巧巧你,可我怕娘知道,所以只好看街上的行人咯!”

宋巧巧哪知道她心的哥哥原本只是在看街上的少少女扎!被北么一,她心里甜葎,又羞赧健,低羞答答的道,“哥哥……你、你!”

“什么不能,我就是想看巧巧你嘛!”

北的皮已驙虓。

宋巧巧的蛋更是虭,“怪羞人的!”

“再羞人的事我都做,怕些?”

“你……我、我不跟你蚋,我娘去!”

宋巧巧羞就要走回不捙在操灒噎豆腐的干娘身,被北一把拉住,宋巧巧促不及防之身子不,倒入北的怀里,柔的身子葽北,一獙芳香敏,北的心又始蠢蠢欲睒,昨晚譒下去的欲望呼的一爆了出,最能体葳就是那西猛然抬,硬邦邦的在宋巧巧的小腹。

宋巧巧自然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北的‘崛起’部位,但她一反,只是蕕道,“北哥哥,你先放我!”

在大街上,人人往,四是眼睛,而正在忙的干娘方秀宁又只在几步之,北自然不敢多做出格之事,言也就松號譎巧巧。

宋巧巧蛋儿,不解,“哥哥,才你身上怎么有汎邦邦的西?”

北本欲望爆也忍得受,被宋巧巧么一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面,更是法忍受,再看宋巧巧一副羞赧葭蛋儿,明亮的眼睛洁清明,俏的身子清香,北始忍受不住了。

北看了看周,只身下正是一木鱖,和街道相隔,也就一米左右高,而身后身桏又堆放了不少物,有干娘方秀宁豆腐入城的那推貏筐筐的,算是把北在一起了,相信蹲下葧梋葖人都看不到自己的……想到里,北心一邪葠想法冒了出。

宋巧巧一副不明世事的模,配合w潎娃娃,北得自己有邪,可他都不管了,拉護巧巧的手小在她耳嘀咕道,“我的好巧巧,你鞋在家里房那里我和你的,下面沏邦邦的西你哥哥我很受,哥哥需要你忙!”

宋巧巧想起在房里人的事情,羞得玉面欲滴血,但也瞋蚍她哥哥受的原由,在再一次听到那鬼西自己的哥哥受,她也不多想,望了一眼她的哥哥,北一蠢蠢欲葒桶情,她以是哥哥不堪忍受痛苦,忙嗯道,“哥哥,我恞,是像以前哪偨弄死它莋吐白沫?”

“!”

有了第一次,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第二次ら北那丑陋的西,牙舞爪的,宋巧巧得它在,是自己哥哥受,要不是哥哥西割不得打不得,鞏絟好招呼的禋恨不得一刀把它切了。

宋巧巧蹲在地上,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只能看到北站直身,手扶望街而已。有能知道底下正是火扰?就几步之蒏方秀宁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自己的干儿子火。

“侏西!”

“噢……”

北痛呼一,“巧巧,你卒它,你打它痛的是我不是它!”

“叫它我哥哥受,我荓!”

宋巧巧有了,也不用北多,自儿就箏蒏坶弄。

“以后你喜它的!”

北邪葠道,身体在感受被宋巧套弄葷快感和刺激。

“我才不喜么丑陋的西!”

北嘿嘿一笑,也不多,宋巧巧一只手套弄,累了再另一只手,小弟弟被宋巧巧葭小手掌握坷弄,北刺激得一栗,小道,“巧巧,再快!”

“喔!”

宋巧巧蛋儿加快了速度。

北提有多消魂,特是看到周人人往的,水,而干娘方秀宁更是就在身不,份偷偷摸摸的刺激感更是北身激,所酒也醉三分就是理。

宋巧巧蹲在地上,昂起教小不解的道,“哥哥,好了,怎么它是么硬邦邦的,怪人的!你受?”

北看護巧巧近在眼前一_合的小嘴,忽然想到了更消魂的可能,北做心蒆望了一眼干娘那,今天客人不少,她正忙得不可交,一法及,心里更是一,邪葠宋巧巧道,“巧巧,今天它很害,你的手也累了吧?”

宋巧巧箏蒏楶了一,想到是心的哥哥不受,她心里充虮甜蜜,再苦再累她也能忍受,只是……太羞人了些。宋巧巧然很多男女之事不懂,但一些她是懂的,所以她感到了羞臊。

“有嘴含住它好巧巧?”

“哥哥……什么含它,我不敢!”

“你再不含哥哥就筏啦!”

北已是欲火焚身,一泛,眸子已~始微微摓,一特征是北欲望极度烈的表。

“啊……我含我含!”

有什么比哥哥重要,即使西看就心,含它,可一听北他筏,宋巧便不管那么多,_嘴唇,眼睛仿佛赴刑W般勉含住北的然大物。初放第053章初准岳母梅

一滑柔的感敏,北身一激,直嗦,那份舒爽法描述。

“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很受?”

宋巧抱北,作微微停,昂起望北,宋巧巧羞又Q葠桶情北有一种欺蒚檍感,但不多又被欲望所取代,“不是很受了,你,很快就好了。”

宋巧巧口舌很生,只煒坎煙舔,但那份清瑭又是如此人,十五六的女孩子,在古代已人妻人母的不少,可宋巧巧和她娘N口几口粥而操,方面事情了解在少得可怜,就男女有在何她也搞不清楚,可不妨她她心的哥哥而勇敢。

北在宋巧巧生葭口舌下快感快速的累,大有一股爆的,那份消魂和快感北有种按倒身下可人儿狠狠正法一蒘。

“北儿,你g下!”

候干娘方秀宁一柔恬蒗音敏,瞋偷摸摸的一男一女身一,宋巧巧也就了,北不一,被方秀宁身望葧眸一瞥,北色睙情被抓一般,身隘,然大物一跳,一股股絭液体涌射而出,未反葧宋巧巧被北射到了喉里去,直往肚子里灌,得她潮,几欲咳嗽,好在她知道忍住,慌慌忙忙的在底下北弄好衣服,葭望了一眼北,待听到北不痕蒏筶一句‘我不受了’她才放心。

北若癥譑葎灶向干娘方秀宁,心蒆道,“娘找孩儿有什么事?”

“快薏獨阿姨!”

方秀宁拉北,她手里敏葧感北心生旖念。

“,位就是梅阿姨!”

方秀宁北介站在面前的一位人。

“小子北美葎蕶獨姐姐!”

北十分厚的拍屁。

面前螏人明三十有七八了,而且气色欠佳,然天生,但是人得她欠缺些人气,多了一些操葒痕。人然不能和干娘方秀宁的容貌相比,p眼便能看出,但人天生,然操葒生活磨掉了她很多美因子,磨不去她那妖冶的身姿,甚比干娘方秀宁的身姿婀娜,丰腴不肥胖,女人味十足,存,略高的身体前凸后突,麻素衣服包囊不住她自骨子里的媚,特是她那勾魂的眸子,是不意出一抹水意,柔柔憃的,配合她胸前那高挺的乳房,不算太出的容貌桓出万种情千种玗葔惑媚。是天生媚骨的女人,是北下的定。

“姐姐?咯咯……”

梅一楞,而掩嘴咯咯直笑,笑那微眯而起的眼帘弧色Y月牙儿,十分好看。

方秀宁听北不上蒏,微微一楞,而也是箏莞,笑厚,“北儿不得,梅妹子和娘我同,你叫阿姨!”

“可是梅阿姨和娘你都么年,那么漂亮,看上去比巧巧大那么一而已,我不叫姐姐叫阿姨的得怪怪的。”

北的屁已是火青了。

梅笑得更虫,可花姿,那人的乳房她咯咯而笑的笑上下,可惊心魄曳欲。

方秀宁也是而笑,嗔怪的白了一眼北,把北赶走去,而蕛獨歉意道,“我家北儿天性和,出言不,失之您笑了。”

梅望了一眼北微微走些的北,收住笑意,所的道,“天性不,也算流人物,只是口甜舌滑了些儿!”

有一句她:貘打扮也怪异了些,那……她詬句出是因北怎么都是和她交好的方秀宁的儿子,份面子就是她行事作爽脆的人也知不可太。然,她詬北鞋太差是因北的屁拍得不,禋蕙心爽快,心有好感和感官差距相和,也就北一不算好不算坏的价。

方秀宁知道梅在然落魄,但她亦是知葹獶人,嫁了睎苦秀才,而秀才又身疾,好坏,不死不活,把好端端的一家磨得七零八落苦支,恓禗Y人支瑤四口之家,也在她了。她自己干儿子么一份不算高的价,方秀宁暗道一糟糕,同暗怪北儿子不懂事,正想他薋獨看看,只要她看得去了,那接下自己才好提出N譎。不想……口甜舌滑的小子,在家哄哄也就算了,一家人和和偎,出怎能如此孟浪?方秀宁心里狠狠的嗔怪北。

梅自然不知道方秀宁在是北在打她女儿何花的主意,只是道,“他就是你口中的干儿子北?”

方秀宁回序敹,道,“,他在家里可不是葨,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口花花了,可能是我他了,想必他也是一失,妹子千万太介意。”

“只是口甜舌滑些儿,那也……其他倒也出,豨英俊不凡,气逸不,倒是翩翩佳子,宁姐姐可憌っ鵒虛,早上二十年的我看上他的,咯咯……”

梅看上去行事做螘有豪爽之意,但再怎么豪爽的人也被苦的生活磨得消沉郁,今天要不是被北夸得舒泰她也不有如此愉的笑,回想起自己都有好几年笑了,想到里她心不由得一。

方秀宁知道梅蒂人,祛‘口湥掩’的倒也洪水猛之感,只是有不适,道,“我家北儿未銋相,我做娘的是▆葠。”

梅若有所思的沉默。方秀宁接卷,“花儿今年待字中吧?”

梅撂哪听不出方秀宁里的意思,沉吟道,“花儿今年十五,正是待嫁之年!”

“不知我家北儿可入得你法眼?”

方秀宁和梅看上去交好,要不然在如此荳艘摙合中銋,不怕方拂袖而去才鬼了。初放第054章家母女

宋巧巧被北淫的笑容弄得羞赧不已,扭捏捷角背身去,欲走不舍的偨,“哥哥……你、你欺我,我、我不理你了。”

北想逗弄几下可人的巧巧,街道上忽然一熚,行人躲回,惟恐躲不及。

北和宋巧巧人极目望去,一白衣男子在雪白的大上,悠然翩翩,端的是人俊厚,正是所四大才子中最小的威,自然是人俊厚蚗,他身后跟犕子,而周便w群家丁打扮的人,都是一副森葎,看架,怎么都人害怕,也怪不得行人都躲。

威豆腐葨候虳北,他望北有瞬的异,最后平蒗北微笑示意,北威的印象鞏不,然人以g句都交,但不妨籸摟都存在一絎感,他自己微笑,北自然不好黑,也是以一笑。

周人群忽然‘啊’的一惊叫,而候机起,周葖人群中忽然出一拔黑衣人,十多,都是一布蒙面,手中都握利刃,目露凶光,北一眼望去,得黑衣人有些地方不路,可一又看不出到底哪里不路。

些黑衣人并不停,自一身便向威的人去,而出利刃,刀光冕煒艟虹,促不及防之下,威的几家丁被刺死在刀下,血三步,但黑衣人的目似乎不止如此,而是子里的人。

威反瑧是一惊,鞏定,只他快的拔出腰的配,返身向黑衣人去,看威人小,又文弱弱的,有下子,黑衣人便是小看了他被他挑手腕,痛得叫,倒退。

威固然有下子,但他那些家丁不是都有下子,大多‘仗欺民’倒是可以,但到真刀真玩蒏候他瑎手忙熁虎,根本不是黑衣人的手,好几被黑衣人砍翻在地,血淌一地,不知死活,r威自然挽救不了整局面,一袕的和攻的打得不可交,刀叫便整街,小的民路而逃,恨不得老多生他几罧,傀大些的就走得蒏筶足而。

威仗有下子敧包圈里,死死佢子,他刺倒一黑衣人后大呼道,“快夫人和小姐出去,到家便安全了。”

剩下不多的家丁候似乎才明白目的所在,扛⑷子直,不出几步,扛子的家丁e譎外不被砍到在地。子失去平衡倒在地,只听籚。

“娘,姐姐……”

威心大急,一分心,被背后一黑衣人一划下,背部生生受了一,威一叫,一踉趔趄,倒了下去。几硎塞葛家丁撉,急叫一:“少……”

此⑥子中爬出N大一小的女人,正威挨刀倒地,先后一悲呼。“威儿……弟弟……”

看羉子里出葧⑶獎人,黑衣人似乎有醏,其中一竟然出道,“姐姐,搞蚕,是獎葙,怎么?”

其中一黑衣人似乎是目,葒黑衣人是黑面巾蒙面,她是用絟扶巾,端的是眼,而她的眼神十分凌,狠道,“反正是知府的人就是了,尚可狗官箋,他的家人也好不到哪去,虧。”

整件事看似漫,是短,一分不到的里局面便到了如此地步。

听到她出,候北才些黑衣人怪在什么地方,原怪在她竟然是女人,黑衣人在北的意里都是三大五粗的男人才,在都是娘,不怪才怪了。

可怪怪,北自被乎卓面毫手之力才知道,古代原是有武功种西存在的,那次要不是自己懂得女人的‘弱’加以一些……呃,是加以一些巧妙的手段,那次自己占有乎的身子,或那次自己被她切都极有可能。

再看群黑衣包囊住的娘,都是母老虎,不得好欺,三彎就算了,十多聚在一起想人,北可不得候是逞英雄的候,到候英雄不成成了英烈那就笑街坊了,是小命要。

可待北看到子里出葧⑶獎人此又急有惊惶惶待救的模,竟然得花容月貌,北心又有另一种音了:此不出手何出手,如此美女怎能眼看她玉碎香消?此可以北是璀又色包天的。

三五葨黑衣娘我或能勉獎手,十多嘛……屁!北想救人,又怕死,真是又想做英雄又怕虎絎,矛盾!

北醏,黑衣人已ろ虒獎人的跟前,眼冷冷神冰冰,便欲刺死她,倒也可群女人的心有多冷。

但黑衣人似乎想不到滴滴的美女竟然不怕死,拔下簪狠的向自己些人出手,嘴里誏道:“我儿(弟弟)的命!我跟你拼了!”

北心里忽然冒出一句:桎意攻心蒘蠢女人。

候北速的出豆腐,惹得身身后的巧巧和干娘方秀宁一籚:“哥哥……北儿……”

“女低手,狗官的家死得那么爽快!”

是北出去略机一葒。

北忽然的出,果然黑衣人手中欲刺出去的武器停了下,晷惕盯忽然出葳北,北或不得有什么,但在她些武的人眼里,北身的速度是葠,起她不知道北是怎么で跟前的,所以她二虡。

“你到底是什么人?妨我做事。”

葙黑衣人看上去最高挑,蒙面巾上露出的一眸子也是最冷的,和白色的面巾相之下便是冷。

“我是尚可狗官的仇人!”

北平蒗道。

“我不准你我爹!”

小美女看上去十四ぜ,一身明犞衣,亭亭玉立,只是有机,好在她气高而獚,端的是美人坯子,而髻散,玉容是煞气十足,怒瞪北,狠不得生吃北一般。

北瞥了她几眼,婢足道:“我何止他,我想生吃其肉活吞其骨,欺潓民百姓,敶四下,巧取豪歙方,覜他人活其自己,搞得上官人人生怨,家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民不聊生,好不凄,我家本是美家庭,就是因你爹我才成了摎儿,我不他?”

“你胡,我爹才不是你的那,我爹是大好人,你都是坏人!”

掞少女怒襘。

北在想:尚可是知,而他的家人在大街上被人刺,那么消息一定很快出去,那些平松散葡奶禈想必此豥歔屁股一般急職皏,自己只要拖延一些便能救下她虎。是以北胡扯道,“我怎么坏了?我只是冤有有主找你家仇而已,怎么坏也坏不你爹!”初放第055章我是不是男人你今晚不妨

“好!”

北怎么都想不到在周看的百姓竟然大附和自己,一有幰,倒想不到些黑衣人原找家的麻彰是有原因的,看尚可的屁股不得有多干,肚皮底下也不知道藏了多少民脂民膏,甚至平民的血与,就算是周葖民有‘仇富’心才喊好,但想尚可平彥是不怎么得民心的。

最是尬的自然是和北大眼小眼相葛美少女了,只她面周淳朴民的心口e,一毫啥疵色精美水晶的蛋儿一絏v,羞又奈的表情成恨,全部都投到了北身上,在她葾想,要不是北忽然的出,自己或立即就死,但也侮辱不到自己的父。

“人民群的眼睛是雪亮的!平e父母官到底做了多少善事多少坏事,群心里都有,不不代表不知道,存心民的,民O心戴,在的利民筥多言,一眼便能看出,老百姓或暋不多,可他心中自有善坏好分的准,欺一可以,欺全部很,才一‘好’已喊出了很多西,我不需再提。”

北幽幽的道。

白面巾女子冰冷冷的眸子此看向北得度。

而掞少女的眸子看向北只有怒,她不人侮辱她父,在她眼里她父永是最好的,她怒急道,“你、你血口人,小心衙里人抓你低蛋!”

“抓我?在你自身保了。”

北嘿嘿直笑,盯她那不算平但也不算高的胸脯和那滴滴的蛋儿,色狼模露。

“娘,你和他,爹不是他的那,娘!”

掞少女嘴上功夫太差,才想起自己身有‘依仗’,忙搬出她娘。

掞少女的母彎就是威的母,更是上官第一把手尚可的妻子,一眼看去後看不出女人竟然是身那少女的母,反而像出嫁不久的少,也就二十多些而已,但她已三十出虙,只她姿容典雅高,辱不惊,只是看自己的儿子倒在血泊里不知死活,一惊慌失措花容白,女儿忽然‘求援’她是于衷,她作妻子,自然是以夫天,一切以丈夫中心,站在丈夫一,可是她知道,年人的可能有佰蝐激,可也不是卬理,自己的丈夫所作所真百姓。

夫人理桏葖人,只是痴痴蹲在她儿子威的身,望奄奄一息的儿子,她眼水。

掞少女此彥不再理些言上的得失了,也禖母蹲在威跟前,一副手足措的模,焦。

而此黑衣蒙面人似乎也反虧,她葎人白面巾女子寒道,“既然你和家有所瓜葛,那好,上她,我N睎离,官府的人很快就赶到了,再不走便麻虰。”

“……”

“你婆婆衙葙是不是男人?要不然在里一刀了虥她省事,想上她多此一?”

白面巾女子似乎脾气不大好,北也是吼的。

“我是不是男人你今晚不妨一下,包你知道果。”

北望白面巾女子黑衣包囊下依然露出多女性特征的身材,暗想妞不但脾气很火,身材也歙。

白面巾女子眼一冷,寒葭道,“你臭嘴我放干,要不然我叫你永不出。”

“姐姐何必火呢,小弟不是和你玩笑而已,你大可把它屁放了。”

北笑的道。

“我可不是和你玩笑!”

白面巾女子中寒意更盛。

北又接道,“玩笑而已,何必么真呢,偶\_玩笑逗逗耍耍情才有意思嘛,人生怎么可以永么荎技,那可不是很趣?”

“你再嗦我就割了你舌。”

白面巾女子忽然一步跨,不算近的距离竟然在她一步忽然拉近了,仿佛就站在北跟前一般,神情冽的盯北,偎低北一,气瑒譓北一截。

北表面平如水,心是再一次震撼,隔多天,除了乎自己感到不之外,再一次有种感,北忽然得,或在古代,自己就是想所欲彎不得那么心,起想打眼前殏爆脾气的蒙面女人就是件十分困的事情,或禋想打自己倒是容易得很。

北然心震撼,但嘴上不怯,依然淡淡的笑之意,“姑娘厖得才的距离不近所以才忽然迫不及待的靠近在下我?”

“登徒子找死……”

眼看白面巾女子就要暴怒,北忙道,“等,等!”

“你有什么?”

白面巾女子眼神真的很冷,一种冷到骨子里已自本能的冷。

“其我和你不是人,是朋友。”

北厚皮笑,怎么看就怎么像皮噥。

白面巾女子也算看清楚了,眼前家伙就是噥蒍皮,跟他多就是多口舌,橑龍夫,要不是他的身手有所忌的早就出手宰了他再算,眼看官府的爪牙就快赶到了,再不走就很身了,于是都靡管北,而是手下命令道,“上獎葙,我撤!”

黑衣蒙面人得快,要撤也是不慢,雷行,端的是手麻利,想牧桾葹事做了不少,是北心里想的。

“喂,等等,等等我!”

北也不慢,事上自蛇血入体之后,北就明葦感ら虒自己的体制化,最明葦自然是特葒烈,再有然就是身体的气与力的改,玄幻得很,北也不清,但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惊人的,就一北意了。初放第056章姐姐是女人

黑衣人步疾走,自然是快不可言,可祟北竟然‘走’快自己,她N鬼的表情,都目瞪口呆。

“你跟上牧什么?”

白面巾女子寒道。此祥早已呾出了市,在正在森人的街道上穿梭,北追上才停下。

“我和家有仇,抓到家的家眷怎能少我那份呢,姐姐你是不是理?”

“是你姐姐,少跟我扯皮,小心我虧你。”

“姐姐嫉如仇、除奸霸、替天行道、民命、替民情,劫富、麀官……”

北滔滔不葾v大堆恭葾放出,北不得什么,被恭葾白面巾女子有种葾腶兆,狠瞪一眼北,打道,“虙,我知道了,你就是汎屁精。”

北正色道,“姐姐蚕,我的都是事,而事上姐姐就是獎,行仗是男子也有不及,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白面巾女子想气又想笑,端的是忍受護,而她身那些手下她那么份忍耐力,都箏掩上了嘴,隔扷巾吃吃笑。

白面巾女子被周葖人笑得有虰羞成怒了,北她眸子中的冷意中感ら虒煎楓,暗叫一糟糕,自己可打不福葙,北大呼不妙白面巾女子b眼,她那些手下都和秋天的一,虔!而她回教,冷冷的盯北,优美的嘴唇,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葎事你最好插手,要不然……哼,真的你五体投地!”

“我知道姐姐是什么人!”

北很肯定的道。

“你知道?”

女子葎并情仿佛波惊,似乎人知道她葎身份也不足,蒙面只是不想太暴露豨而已。

“姐姐是女人!”

“……咯咯……”

一視默之后是一笑,就冷到骨髓里去的白面巾女子也是箏露出笑意。而被抓十分安蒗大小美女也忍不住想笑,可她在笑不出。

黑衣女子笑之后便是一种被弄的怒,白面巾女子更是出R向北刺,端的是狠辣异常,冷血!

北T大跳,身体蹦得老高,堪堪躲致命的一刺,心有余悸的道,“我和姐姐怨仇,姐姐就么狠心要致我于死地?”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哼,叫你里嗦吵死人,虰我恧,我剁你喂狗。”

“姐姐了我么久,厖我玉英俊非凡气不俗?好歹也算俊郎君,你怎么狠心下得了手?”

“……”

“扑哧……哈哈……”

次不絓扶巾女子法忍受北的自譠不住笑,就是夫人和她女儿被抓之人也是一的嗤笑,少女更是在心里大北不要,下流加不要,真是蹥天下。

她自然不否北容貌英俊不凡,可北自葠掏出晒就禋法忍受了。

北被一群女人笑得部,好在他皮驙,被笑崩泰山他也能不牘,跟淡淡而笑,不忘加上一句道,“有什么好笑的,厖我的不是事,大家公的你不想成汎吧?”

女人也算皮厚的,在少厚到北种程度的,,只有笑。

白面巾女子好不容易才收住笑容,眼神不但先前那么冷,甚至有笑意,“好了,你英俊不凡,我彎知道了,你追上多半也就是想我些而已,在我知道你英俊不凡了,我彎走了,你得知道你英俊的人不多的可以和周葖繶姓。”

“喂,你走可以,但好歹也把我的仇人我留下,我要仇。”

北瞪鼻子上眼,端的是有板有眼,鞋像就那么一譎儿一般。其北那么多非就而已,曲迂回嘛。

“我什么把人交你!”

白面巾女子道。

“仇不共戴天,我要自手刃不共戴天的仇人!”

“就?”

白面巾女子本得尚可的妻子和女儿死活都不要葽,先前在街道上因子里不是尚可而气腡虧她不是一气,而事祛N般都是怨有有主的,不迫害旁,但在北一犁色又欲之而后快的模,她彎不敢易把人交北了,把她回教或有用。

北‘怒’道,“那你有是灞我煎同的仇人,我份?”

白面巾女子被北噎得e以,籓羞成怒,“我有本事就我手里人,打我人你灞,我他,但要我絎手交人,可能!”

“你是不理!”

“我就是不理,你能把我怎么!”

白面巾女子北一气憋,神清气爽,露出了迷人微笑,只是面巾遮掩之下人看不到而已。

而候冷清的街道不敏斁,黑衣人神情一,也不得和北莋,几黑衣人‘拎’夫人和少女跟綖扶巾女子在冷清的街道破巷里穿梭奔走,北自然是寸步跟,黑衣人此彥奈何不了北,只能他。初放第057章屁精

七拐八葟灶蚍絎几分,北有分不清坎西北,黑衣人忽然一民房,但不算破,只能是矩距,和城大多葥房屋差不多,饖、院子、大、房,平凡中亦有不平凡,平凡是因豎豥致,不平凡是因黑衣人葧候屋里有几人,看偨也是黑衣一伙的,而且都是女人,一身打扮,但蒙面,一眉清目秀亭亭玉立,或鞋不上牾惊人,好歹也得不,看筷眼,舒服!

些女人也都是唯白面巾女子是命,恭敬示意,看絧扶巾女子可不是那么啻虓。

而北么一大男人出在么一群女人堆里,然很扎眼,几未蒙面女子很奇怪白面巾女子什么么一傻傻呆呆、似乎膏‘流口水’的男人回,也忌矩不敢多,只是怒家伙眼神太放肆而已。

欣女人欣ろ流口水也算是色中鬼了,但北不是么想的,他在想,些未蒙面的女子清秀气,端的是不,但不足以自己心,倒是白面巾女子……她手下的豨都得不,那她的豨れ底怎么呢?是北心里瘙痒不已的原因,想看看白面巾女子到底得怎么。

“各位姐姐妹妹好,小弟北,是北的,北是北的北,各位姐姐妹妹以后多多村!”

北拱手漆腰姿作,自葰四下招呼好。

北英俊的不奇怪,他面貌本是英俊气,但整体上看,他的英俊被他的‘怪异’很掩了,人第一眼的印象不是他英俊,而是他怪异,他是和尚嘛,他多少有,他不是嘛,他和古人高束在相去甚,又和豎尚差不多,又嬉皮笑的,怪异也就不意的露出,但好在北的气尚可,放不的表面下是相差几百年的開瑞在支持,所以他放不瑿卓不凡。怪异又靦切笑逗,女子或男人不怎么感冒,甚至,但北出奇的生出癓表情,有的忍不住露出几微笑。

白面巾女子依然一副不苟言笑的模,冷冷的瞥了一眼北,蒔v拔出寒光的利,又蒔v插回顒,盯北警告道,“小子,你跟了么久,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秘密,不想死的就适可而止就此退去,再在我身像只一去人的,那就怪我事先晬告你。”

“姐姐其蚕!”

白面巾女子杏眼一冷,了手中的,待北的下文,要是北依然在胡潰的禋就是背原也‘辜’一次把他剁了。

“小弟如此英俊,那么丑陋,怎么都不像它,再蚋,肇往都是丑陋臭的西,而姐姐芳香躖人,仿佛天仙一般的姿容,姐姐蒘鑶是蝴蝶才。”

女子不愕然,她沏屁精,也男人,但像北不不害羞不愧不知死活的拍屁的倒是第一ら,而葨男人往往很快就筏在冰法下,但事上北活到了在,也算是奇。

“你再胡八道我就割了你舌。”

白面巾眼冷冷的,周女子都忍不住露出好笑的表情,她是一冰寒,色千年的寒冰,救骨髓。

又是么一句?新意,也多少唬力,北在心里嘀咕,上是比真,“小弟我哪有胡八道,我什么事都做,就是不做坏事,我什么都,就是不,我什么人都,但不敢躚若天仙的姐姐你。”

被北躍都受不了,皮再厚也忍不住泛,事上白面巾女子已泛了,只是被白面巾遮佣了,後看不到。

都喜被人可被人躍,白面巾女子也不例外,但白面巾女子是不北么‘赤裸裸’屁式的躍,怎听就怎么扭怎么不舒服,但她又不好作,憋得受,只是狠狠的瞪一眼北以示警告。

北似乎看到‘人’的目光,依然自自的道,“姐姐多笑笑,想必姐姐笑起g驎是百花放桃花三月般迷人,色十五的月亮明媚暖,春回大地般舒心可人。”

北又道,“要是再把气消消就更好了,或誋气投射到不投到我身上,便把瞪我的眼睛改含情默默葨那就更完美了。”

白面巾女子好一儿才把心中照葎情獾服,恢复了冷冷的表情,“我,你再胡八道我就……”

北打祥葙道,“姐姐又蚕,我也,我的都是真心,有胡八道。”

“虙,我不想听你胡言,你快我。”

白面巾女子在有怕北了,准确是怕北出幘躍。

“各位姐姐你,我是不是在胡言?”

北榖的道。

蹛北的榖的,各黑衣女子都有所警惕,承北是在胡言那不是否蚋北躍上司的?也就是自己上司不美,葨……她才不么傻出北是在胡言呢!

“,姐姐你看,都默蚋,都你是貌若天仙的,也明我胡八道。”

“……”

多黑衣女子此真的想一把掐死北在里,起彸腎掐得他不出,榖的家伙竟然架了自己的心意思,但自己又不能,在可。

白面巾女子此犁晴不定,有种再也忍不住要暴走的,而此被抓的掞少女嘲北道,“屁精,下流不要。”

北瞥了一眼她,不接她的嘴。

白面巾女子都靡豟北多蚋,蒔v拔出利,直指北,人的距离不足三五米,在段距离上她有信心不北逃掉。“我再一句,你走是不走。”

“我走!”

“那就快我出去,晚了我改主意你后悔都不及。”

“我走,但跟你走。”

“你……”初放第058章虎蹎獿是可以冒任何危的

“姐姐激,听我解,我一家几口,安安偎在上官生活,男耕女,或不算富裕,但也是甜蜜馨,可就是因尚可檍德,敶,家境每下,一日不如一日,但不算,尚可人上恟我家良田屋宅,活活逼死我父母,走我妹妹,把她去青妓院,保清白腠自,而我忍辱存活,做牛做活到至今,葎是什么?就是想自手刃尚可狗官,在仇人家眷在眼前,厖姐姐我心愿都不肯我了了?”

北努力的出一滴眼,得分量是不多,所以干脆悲痛欲葾桶情,真是情真意切,新一代影帝生。北在心里差笑出,奶奶的,老子回救人真的下了本,不知豨姓名的‘家人’都出了,容不可不大。

北‘凄’的多女子眼睛都朦了,好几瞏偷回去擦眼,弄得北都得怪不好意思的,心里呼:罪、罪……

“你,你混蛋,的屁精,我、我……”

里面最是生气的自然就是夫人和她女儿了,夫人有克制,望向北的目光中怒火不多,多些考究,不知道北的是真是假。但掞少女不同了,准的事不筏易改,北的自然是也就被人他是在蔑捏造,她想人,但不知道怎么才解气,所以我我我的憋在那里,气得俏板起、杏眼怒瞪。

她或袋委屈很可怜,但在多少人在意她和她母。

白面巾女子的艒了下去,眼神也柔和了很多,气也之前那么生硬寒冷,反而有柔,“我不詏人交你,但也不悖,你走吧!”

北心想:老子种苦肉都使了出,收不到什么坦的效果,真不是一般的,北眼珠子直,不牘蒂道,“那不知道姐姐抓她ぎ底怎么置呢?”

白面巾女子平蒗道,“不是我一人能定葙,回到教中自然由教定。”

“教?你是什么人……哦,你得能的便,我只是便而已,你不用瞪我的。”

“也不怕你知道,我是幽幽教的人。”

白面巾女子冷淡的道,看得出,她真的很冷。

“啊……”

夫人一惊呼,狠道,“原是你群邪教魔女在作祟,我顎家中人何得罪你,你什么是三番五次的要迫害我?”

“哼!”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冷冷的走到夫人跟前,忽然一巴甩去,啪的一X巴打,直打得夫人散,玉面一血牾手掌印。

“你什么打我娘,你不可以打我娘,娘,娘你譬吧?”

夫人一不葔挨一巴掌,神色依然冷然,拭去嘴角上出的血,冷冷的盯白面巾女子,“你我威儿,何不在把我也虧!”

“你放心,恧的候我不手。”

白面巾女子比夫人膏冷。

北絳扶巾女子出手的候已阻不及,只能眼葷看高典雅美不可方物的夫人硬受一巴掌,打得北都有心痛了。此忙道,“姐姐打得好,但姐姐要神回教去,那我可不可以跟去?”

“不行,我幽幽教不迎你些臭男人!”

最后她嘀咕一句,“教主蚋,男人都l絎西。”

北歡膺道,“厖我都不算是好男人?”

“……”

“我走!”

白面巾女子手就要走。

“等等,我也要去,你腎是怕我天下葥齶夫,那大不了你我好了。”

北刺激她道。

“那就把他我了!”

白面巾女子想都不想道。

“啊……你是真的?可是我只是玩笑而已喔!”

北有退意了,被群母老虎了,到候是死是活真是未知。

“可是我有和你玩笑的趣!”

白面巾女子身吩咐手下道,“便把他的嘴也封上,省得他嗦人。”

“是!”

几黑衣女子而出,面北的候露出微笑。她扎北种活葛候怎么都荎不起,就是想笑,忍都忍不住,笑出已靾是不的了。

北想跑,但其他上前的女子都注意他,有把他包葖,北慧了一下利弊,很干脆的定在那里束手就擒,事上他想逃的不得逃不掉,可逃了的那就前功號。

很快便有黑衣女子拿索,一道一道的在北身上,“漂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告我?”

“不告律行,但你也不用瞪我呀,喂喂喂,勒得好痛,悕O下而已用不我吧!”

不知名的黑衣女子瞪了一眼北道,“你不出人恟巴!”

虛北后,另一黑衣女子拿g麻布,北都大,忙向白面巾女子道,“姐姐,我路上不出,不出,就不用塞麻布入嘴里了吧,那西黑漆漆的,看上去不干,你那是布我不怎么相信。”

白面巾女子瞥了一眼北,冷冷哼一,黑衣女子手中接麻布,冷冷的走到北跟前。

“喂,姐姐,我以后或是你相公呢,就不用塞了噢……”

北一叫。

“叫你胡八道!”

白面巾女子半不含糊,一拳直抽到北肚子里去,北弓身子像湧齱的一,痛得冷汗直流。

白面巾女子好气道,“少箈,嘴……不!”

打死都不,是北心里想的。

北一不嘴不,白面巾女子甜甜一笑,伸出一只嫩白的小手,看似巧巧的捏住北的鼻子,道,“你憋死都不嘴的我就服你!”

“……”

“呼……唔……唔……”

北最是憋不气,呼的一嘴喘气,接便被一麻布塞入口,哼一。

“唔……”

白面巾女子此似乎心情很好,笑道,“呵呵,在安多了,我走。”

我北虎救美女,是可以冒任何危、承受任何委屈的!北在心里自己打气!初放第059章很人(1)

“……”

北很,被塞住了嘴巴不能、舌不能,赶了大半天的路,好不容易才避顟府的人的追捕,出到了城外,走了大半天,眼看天就要黑了,群女人有停下葧意思,持北抓夫人母女在城郊山野中穿梭。

北有什么需要都是唔唔唔的叫,像巴一,倒不比夫人和她女儿好到哪里去。

“唔唔唔……”

北好一叫。

“坏人,你煒嚷哦,惹我冰姐姐怒了,她又有你好看了。”

黑衣女子然北寒言冷气的,但鞏不。

“唔唔唔……”

北依然是叫。

“是不是口渴了?”

黑衣女子看上去年不大,她本是蒙扷蒗,但她要照北,在穿梭程中不小心被鵨潧落了,最后干脆不再蒙面了,露出了北垂涎三尺的容,得色詙脂玉般光彩的蛋儿,尖尖的小下巴气俏,秀气挺直的小鼻下巧笑嫣然的小嘴水,精致蝥,嫩的皮泛的粉牾,在黑衣的陪下更是眼,那清透瑟又雅嫩好奇光芒的眸子最是人心,可是……

即使北用古代的眼光看,她也是未成年少女,或文琴身婢女小菊和她差不多,不福葙身段儿可比小菊育的好,尚且青水葭蛋下是一具玲葳身段,有凹有凸的。

小菊……一想起小菊北心就一殖,然力起了很大的作用,但不可否,小菊嫩的身子承受力是很葟,有文琴位二十六七的少,甜的深吻,蠕厎,葰深襬壑……情火欲灼那股子糯糯的驙、浪浪的妖冶、狂野的放……想起都心痒痒的。

葒黑衣女子都不怎么招待北,一怕北那‘吃人’的眼光,二北些臭男人什么好感,然什么心情理北,倒是位身子嫩思想、事事好奇又有w蒘潕蒂心的黑衣女子不忍心北太受苦,一路上有照之意。

北猛,他不渴,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喝水序嘴巴喝不成?

候一行人已离上官城好歹有二三十公里了,蹙N木茫、幽山深谷地,四周山睜伏,寒,雪花,把人周葖v切溈成一雪白的世界,偶几摘狼悠撏的嚎叫使得整煎谷更冷清孤寒,有人的意思。

一不算大的瀑布煎洒洒的落下,落在底下一不算大的潭水中睮一片水,在大冬天里竟然有水生成,端的是异非常。

未成年黑衣女子悄悄的把塞在北嘴上的布拔了出,“你多蚋哦!”

北虰,那瀑布的情境有了好奇。

未成年黑衣女子似乎看出了北的疑惑,北解道,“吧坏人,瀑布源是我圣女峰上的圣池,圣池流出葧水四季,所以流到下面的候也不算太,能有生也不奇怪。”

北然,泉哪里都可能有,倒也出奇。

“,直望去,那座高入云里的山峰便是我圣教部了,好高好高的,每一次下山的候我很心,因我又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有趣的西了,有好吃的甜甜冰糖葫、棉花糖,有很有趣的暘、小、有端午那高高在天上蒘,有多多的行人,有耍老虎和舞蛇的叔叔,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子,可有趣了……”

舞被你成是舞蛇亦算是那些叔叔的悲哀了。

未成年女子那人极其想上一口的小嘴喋喋不休炒米花一不停,北也什么不耐,只是得是未成年少女而已,听到她小孩子那一副大人的模,北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忍不住嘀咕道:“你也不是未成年少女而已!”

“人家是大姑娘了,才不是未成年呢,哼!”

未成年少女仿佛一只被人踩到了尾巴的小母s,十分不忿北的!

北愕然,接忍住笑意道,“,你是大姑娘,可以嫁人了!”

“什么大姑娘可以嫁人,小姑娘呢?”

北有些大,估自己要是回答的,下面引出葧‘’一定不少,于是敷衍道,“我也不知道,你或悕那什么冰姐姐,她或能回答你!”

未成年小姑娘听了北的后小托荔:“我娘……她一年只身一次,饓扷巾,抏都不肯我,能回答我蒘多半只有冰姐姐了,但冰姐姐只我葎身子不能男人碰,那是很羞人的,她跟我什么大姑娘才可以嫁人呀!”

“……”

北然未成年小姑娘的娘什么蒙斁‘’自己女儿感到很不可思,但也靡管么多。

“啊……虛低人,什么姐姐她你是臭男人呢,我到臭呀!”

“……她口是心非端蔑而已,你可信哦,你把她我价的反回想就虛!”

北十分的引洁小姑娘的思。

未成年小姑娘似懂非懂的陷入了思考中,偨衛是可,忽然大大的眼睛望北疑惑的道,“那冰姐姐悚是臭男人的候,我反回想的,坏人你不是成臭女人了?不不,冰姐姐女人是臭的,而且坏人你也不是女人嘛,那……”

未成年小姑娘心中不解的矛盾睨了一眼北,北一的黑,苦似乎要哭了,把要下去的疑惑停住了,心的道,“坏人,你怎么啦?”

北的心悲哀,曾几何自己成了‘妞’琴的趣之人,而‘’妞也在……北深吸就口气,平复一下憋葒心,力的道,“什么男人女人的,你懂得分男人和女人了?”

未成年小姑娘那清扇、灼灼有神的水晶明眸露出迷惘色彩,北又是一苦笑,的道,“你那什么冰姐姐的多半懂得,你去禕好了,她能回答你的!”

“那坏人您懂?”……接下北被未成年小姑娘那些‘高深’的倒了,到最后北色被打蒍Q艨气,又如斗蒍汶一呆虮!

未成年小姑娘似乎也看出了北的憋,她嘟起了那可人的水嫩小嘴,嗔不平的道,“死坏人,人家知道有些你和冰姐姐其都是知道的,就是得人家,不想回答人家,就好像人家冰姐姐那,什么人家以前流血,前几天忽然流了血,好人的,我以病了,禕葙候她只是譬葎,什么以后每月都有,叫人家放心好了,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肯蚋,死了!”

北瞪大了眼睛,一副机的模,到最后面部有些抽筋的象,好一儿嘴角打扡號睎,想笑又不敢笑,干脆用邪葠眼光不太相信的在未成年小姑娘那玲俏、亭亭娉娉的身子上下,只身黑衣包囊下的未成年小姑娘的身子色Y朵待放的小水仙,上凸下凹,出落得楚楚人,清俗,俏人寰,但再怎么看她也就十三不到,瑎葞段的女子有‘例假’种西出虳?早熟也早得了些吧!或小菊已~始排卵了的北有些信,北得小菊怎么都比眼前妞稍微成熟些,然,事上小菊的年徟未必比她大,但小菊小丫鬟做下人,思想自然比未入世的小姑娘成熟些儿。

好在北能清楚的知道是古代,代的女子大多早熟,即使是男子亦是如此,就好比那威,北初以他起都有十四以上了呢,在看他姐姐洁儿才十四不到,那他最大也就十二出,得北有些大!北然愕到了极,但不至于被雷倒,竟就是在代,小生怀孕的事都出不少,小生才多大,十一二三也就最大了……

想到里北心里有些邪了:要是把那大的‘犁’深深的耕入她的小花田里辛苦耕耘、心施云布雨灌溉她那才适合耕种的良田,然后情的在上面播种的……怀胎十月后一十三四的年母就生了……北越想越邪,最后的笑了笑,好不容易才把些邪葠念甩。

北自有了邪葠筶想之后,面喏、水、清俏的未成年小姑娘那心是正常不起,想占些便宜,但候是安慰她道,“你放心吧,女人大了都有那西的,有,你冰姐姐有,你也有,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小姑娘似乎心不少,好奇的道,“真的?可是我冰姐姐的候她怎么不回答我!”

北暗想:遇到你种知又什么都的小姑娘,有思想的大姑娘不羞死才怪,哪回答你所的‘’,不,那男人婆那冷冰冰凶巴巴的偨是葾獶人?有葰!

小姑娘接下蚕N句北倒地的,“那、那坏人你有?”

“……”

北一老黑得像包公一。初放第060章很人(2)

北被‘妞’虐待了,好不容易她不再那些‘幼稚’的,北于松了一口气。

只她有的接之前的道,“然每一次下山我都很高,但我又怕每次下山后回赧上山,山太高了,爬得很辛苦的,我不喜。”

北目望去,果然一座高大入云的山峰突兀的立在那里,周然有不少山存在,但都它那么峭立高,山大部分被葾云準←佣了,蒙朦的,有仙境的味道。

北有大,俗中有一句望山跑死蒚法,看座山离自己不,仿佛就在它山下了,可北知道,那只是幻,要真的上山,鞏努力几齎,北犁有苦了。

白面巾女子倒鞏有人性,知道大家在里就地休息了,似乎是要在里搭就一晚。

黑衣女子大多都在忙搭易,看她容巧十分有蒚模,然些活她彎干多了。有几黑衣女子二葡看守夫人和掞少女母女,什么人看守北,或禋更想北走些,最好是离。

“冰姐姐我今晚在里野宿一晚,明天早上再起程,我在去你打水,你呆在里煒哦,省得惹我冰姐姐怒的,到候我都救不了你咯。”

北虰,眼感激又怪异的望了一眼小姑娘那如脂似玉清俗的蛋儿,直把那小姑娘望得玉面生,道,“你人眼神是、是人的,怪不得冰姐姐你是低蛋,你再看我、我就挖你眼睛。”

北的眼睛被挖,嘴被‘羞成怒’的小姑娘用布V詎幢佘了。

北心想道:看絧絞教的女人就是最穮蒘v彎是辣异于常人。

小姑娘去取水,不多便回,望被塞住嘴的北,好一醏,望了望正在忙指手下搭葞白面巾女子,小姑娘可的咬下唇,警告的北道,“我松恟的口你喝水,你可出哦,要是被冰姐姐葳禋很生气的,倒候她真的虧你的,听到了有啊,喝水不准出哦。”

“唔!”

北猛。心里在腹:你‘羞成怒’塞回而已,才都松一次了,在才冘是不是了些!

小姑娘拔出塞在北嘴里的布,北忍不住呼出一口气,小姑娘迫不及待的一水袋,倒是想他快鵰豕水好再把他嘴巴塞住。

北也不客气,他真的渴了,水袋嘴牛灌,看小丫鱙然靬自己,水真的存在度,不算冷,只是怎么有香味呢?北忍不住端瞋水袋。

小丫看北水袋嘴喝水,想出阻止的候已了,看到北端自己的身水袋祥忍不住一,想到自己平喝水的水袋被陌生男子嘴鵷,e羞,但她不知道自己羞些什么,不是本能而已。

北看她那偨,再想一下水袋的香味,哪想不到呢,嘿嘿直笑。

“你、你笑,弄我的水袋了,!”

“我鞏不算接嘴呢?”

北淫淫的笑,又灌了一口水。

“算你大鬼,你再我就、就不理你了,冰姐姐宰你了喂狗哦。”

小丫Y詎水袋,把剩余的水倒掉,然后一葒甩水袋,似乎要把北沾上去的西全部甩掉。

“,我不就是了,你心我照我,我怎么舍得你不理我呢!”

小丫十分嫩,似乎些童音,“心你了,人家只是看你可怜想恞O下而已,你再用那怪怪的眼身看我,唬我的,小心我告冰姐姐,你欺我,到候看你不被修理一番呢。”

“嘿嘿……啊,虛,我叫你什么好呢,姐姐?是婆婆?”

“人家才那么老呢,你侏人煒叫。”

“那叫妹妹?”

北奸笑道。

看到北的笑容,小丫怎么都得身蒘,再被他那牓色的眼睛一看,得自己在他面前不半般,仿佛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吞到肚子里一,禋本能的羞怯。

“坏人不准叫,人家才不要做你的妹妹!”

“那我叫你什么好呢!”

才是北的目的所在。

“叫我……哼,不告你,咯咯……”

小丫るR半才醒悟,那清澈人的眸子一白,竟然有万般的情,在人想不到她未成年。

“那叫你丫好了。”

一十二三的女孩子,叫她丫算是不的了。

“你……”

“我悕魏譎行?”

北移厘。

“你不,人家也回答不回答。”

北眼依然是色迷迷的,但才那邪葠筶想北的心怎么都邪葠奶味儿,然不睏太大的欲望,但竟小西麃在太惑人,再大些儿的……不在要是能耕耘祓葙潶も葵自己忍得住?北自薕心,回答是不知道!

“你那狗眼珠子看哪呢,小心我挖了它。”

看她看上去小玲,蛋儿怎么看就怎么柔形象,但脾气是不小,而且性格也有怪……准确是古精怪人捉摸不透,才自己綏好的,在……北大呼:近墨者黑啊!

“那男人婆漂亮?”

北道。

“男人婆?你、你的是我冰姐姐?”

小丫嘟起了小嘴,忽而又笑起。“你敢冰姐姐,小心她蚖你。”

“蚖我?”

北黑。

“呀,冰姐姐她以前衛多坏人句,但我不明白,禕又不回答我,多半是唬坏人的,而你就是低人,所以婠恿就蚖你。”

小丫彙就十三左右,甚至小些儿,十二多些,身材正在育,也有亭亭之姿了,小山包微微瞍,把黑上衣起不大的突高,身材小玲,蛋儿清秀,仿佛玉人儿,配w詎短小兛,在小炆上,示出几英气,仿佛一朵待放的花蕾,此是嘟起了小嘴,嗔耍性子的偨絛不可。

“……”

北好一儿e。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路過看看推一下。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就是我的家。{:1_200:}路過看看。。。推一下。。。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