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主播系列一:暗戀宗宜

最後一節新聞收播的音樂響起,攝影棚裡的人終於鬆了口氣,我把Camera1關掉,樓上副控室的導播嚷著要請大家去吃消夜。


「宗宜,要不要一起去?」


導播透過麥克風問著,還坐在主播台上的宗宜還在整理手中的新聞稿,她抬頭看看副控室,擺擺手表示不去了,其他人則三三兩兩的收拾包包準備出發。


宗宜今天代京玉的班,所以才播得這麼晚,而我剛好也輪值,得收拾棚內的大小器材,看來是要晚點才走得了。


我蹲著低頭整理燈具,一晃眼同事們居然都走光了,只剩宗宜還坐在主播位子上,平常我較常透過我的鏡頭視窗看宗宜,捕捉她最美的角度和神情,偶而在整點新聞開播前閒聊,或是化妝師忙時幫宗宜整整裝,倒杯茶給她喝,她總是面帶微笑的跟我說謝謝。


我從不否認對這個當紅的美少女主播有一絲遐想,但也只是回家躺在床上,在腦海中雲雨翻騰的對象,是男人都會有這種正常的性幻想,想像宗宜是自己的新娘,第一次行房時宗宜在自己的衝刺下落紅,每次我都克制自己在工作場合絕對不能想這些事,免得透露出自己的秘密。


宗宜今天穿了件桃紅色套裝,妝上得比平常淡,但眼睛依然靈動得會說話,上了髮膠的短髮仍然俏麗有型,她站起身來,一雙修長的美腿無法被絲襪所掩,更別說渾圓的臀部被迷你窄裙給緊繃。我趕快把目光移轉開來,因為宗宜正向我走來。


「楊大哥,」宗宜總是這樣叫我,我只好抬起頭來看著她。


她水汪汪的眼睛紅紅的,我知道她在哭。


「怎麼了,宗宜?」


一陣心疼在我胸口劃過,宗宜搖搖頭,忽然開始抱著我啜泣起來,我不知所措的任她突來的舉動給嚇住了,連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擺,最後也只能輕輕的扶著她的腰,讓她先好好哭一場。


宗宜已哭成淚人兒,邊哭邊喃喃自語著:「為什麼他不要我?為什麼?」


十幾分鐘前還在主播台上亮麗自信的宗宜,彷彿判若兩人的流著淚重複著同樣的問題。


我讓宗宜先坐下來,把眼淚擦乾,藍色的眼影已模糊,我拿出手帕幫她擦擦,就像平常一樣,等她娓娓道來。沒想到宗宜毫不保留的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像是信任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原來宗宜從大學時代就有個要好的男朋友,去年出國唸書,偶爾寒暑假回國,宗宜剛坐上主播台,工作很忙,兩人相聚的時間太少,在一起也只是約個旅館做愛而己。而宗宜成為公眾人物後,身邊又有太多的追求者,前幾天對方一通電話給宗宜,說不想再等下去了,後天就得回美國,希望宗宜好好珍重。


宗宜說到這裡已經平靜了許多,胸脯也不像剛才因激動而起伏得那樣劇烈,原來宗宜己非處子,這讓我有著些許失望,但我還是安慰著她:「宗宜,妳現在這麼受歡迎,好好在主播台上表現,我幫妳調整最好的鏡頭和燈光,妳會是最棒的!」


宗宜點點頭,把殘留的淚痕擦乾,終於展開一絲歡顏。


看著牆上平時用來現場倒數的鐘,宗宜突然興緻大發:「楊大哥,你有沒有酒,我們來澆愁一下。」


宗宜彷彿想開了不少,我記得隔壁休息室的冰箱裡還剩半瓶玫瑰紅,於是跑去拿,順道找了兩個小酒杯,兩個人就把主播台當桌子,慢慢著享受著憂愁後的解放。


宗宜頭兩杯都一飲而盡,急酒易醉,宗宜的兩頰剎時飛紅,我把燈光調暗,宗宜在昏暗中看起來更是迷人,這正是我夢中情人啊!我的心頭在交戰,如果我能這輩子有機會能獲得宗宜的話,恐怕也只有這一刻了,但我告訴自己我不能,我怎能乘宗宜之危呢?


宗宜喝第四杯了,一個琅瑲,宗宜傾倒在我懷中,從上面的角度看進宗宜的領口剛好一覽無遺,無瑕的乳溝像是峻谷中的山澗,鵝黃色的無肩胸罩包裹著娉婷的少女峰,一股幽香傳出,令我流連忘返,我頓時硬了起來。但我還是試著喚醒她:「宗宜,醒醒,不能睡在這裡。」


宗宜突然緊抱著我,我能嗅到她誘人的髮香,「楊大哥,你喜歡我,對嗎?」


我像是被看穿了一樣,不知如何應答。宗宜微醺的臉龐像是一片彩虹:「有兩次我在換褲襪時,看到你從門縫看我,還有。」


她看著我的眼睛,「你的皮夾只放我的照片,我知道,你對我最好。」


我慢慢的也抱著宗宜,心想這小妮子怎麼知道我皮夾放什麼?宗宜彎腰脫下白色高跟鞋,把它們放在主播台底下,再過來拉著我的手,嫩紅的芳唇輕柔的問我:「想不想……上我?」


這時的空氣彷彿凝結,我和宗宜都默不作聲,在這偌大的攝影棚裡,主播台彷彿就是激情引爆的舞台,而主播是女主角的不二人選,半醒半醉,我拿下宗宜的碎鑽耳環,把她壓倒在主播台上,伸手從宗宜凝脂般的大腿,沿著小腿除下她的絲襪,再進入窄裙中,準備去探她高級蕾絲內褲裡的洞穴,宗宜不好意思的拉住了我不聽話的手,自己伸手進去褲內,掏出了一小片衛生護墊。


「MC快來了,所以今天是安全期,別擔心。」


宗宜的坦白讓我更加亢奮,我脫下自己的衣物,再幫宗宜把整齊的套裝一件件脫掉,剩下那鵝黃色的乳罩和絲質內褲,我的陰莖早己暴怒直挺,在下面晃盪著。


只見宗宜又抬起身坐了起來,向我說了聲:「MayI?」就去握住我的武器,彎下腰,輕輕用她的兩片朱唇含住,開始吸吮起來。


我抱著宗宜的頭,反履的在她小嘴中抽送,「嗯,宗宜,想不到妳會….」


夢寐以求的美少女主播居然在為我用芳唇吞吐陽具,舔舐我龜頭下方最敏感的青筋,過了半晌宗宜才停止:「我只對真心對我好的人這樣做。這是第一次。」


我再也按捺不住對宗宜的思念,這次我讓她坐在主播台緣,解開她無肩帶的胸罩,她小巧但飽滿的乳房微翹的彈跳出來。


「啊!妳的乳房好細緻!」


宗宜羞紅的臉,任憑我輕咬她豆大鮮紅的乳頭,含住並用舌頭輕攪她淡紅的乳暈。


「啊!yes」宗宜輕呼著這細心的愛撫,我則緩緩剝下她的內褲,分開她的雙膝,濃密的倒三角型陰毛密佈在那塊小小的方寸之地,溼潤的陰戶洞開。


我站直了身,扶了扶我昂揚的柱狀生殖器官,用已有分泌物的龜頭磨擦宗宜的陰蒂,宗宜左手撐著上半身保持平衡,右手來引導我的陰莖進入她的胴體。


「楊大哥,我喜歡你。」


「宗宜,MYLOVE。」


我扶著宗宜的細腰,頂開宗宜的兩片陰唇,猛一沈腰,整支陰莖頓時沒入美女主播的陰道內。


宗宜哼了一聲,挺起賁起的私處,以充分的潤滑迎接我的插入,我湊上她的唇,和她熱吻著,一次比一次更有勁的抽送著,宗宜兩腿夾緊,往上微抬,真是雙完美的玉腿!這就是我每晚腦海中服待我達到高潮的女孩嗎?這是端坐在主播台上幹練、聰明、漂亮的宗宜嗎?


我終於肏到宗宜了,而且就在主播台上,CAMERA關機,沒有人知道方才在鏡頭上播報的宗宜,半個小時後在同一地點寬衣解帶和我交合。


我吻著宗宜的額,她小巧可愛的鼻子,個性的耳朵,弄亂她的短髮,再咬吻她漂亮,散發著poison香水味的粉頸,「哦……Deeper,」


宗宜受不了我猛力的挺入,終於癱平在主播台上,我順勢騎上去,改立位為男上女下位,頭低下去埋進深陷的乳溝,在乳波起伏間品嚐她的乳香。


宗宜可能受不了這種刺激,眼睛緊閉,開始囈語起來:「好硬,你頂到底,頂到底了….來了….來了,嗯…Don’tstop!」


我一面奮力挺腰長驅直入,一面捧著她的豐臀:「我和你以前那個男朋友誰肏妳肏得好?」


宗宜「啊」了一聲:「當然….當然是你…」


我假裝沒聽清楚,故意放慢活塞運動,在她身邊再問一次:「大聲一點,一個字一個字說明白。」


宗宜雙手環抱著我的肩膀,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我.喜.歡.你.這.樣.肏.我,你.作.我.作.得.比.他.好。」


我知道宗宜不是一時興起的讓我有機會上她,只是彼此不說,爆發出來的熱情反而更猛烈,我跟宗宜說要換從後背體位,她坐起來,讓我從溫溼的陰道中滑出來,來自彼此性器上的體液牽絲,然後隨著交換姿勢而截斷。


我和宗宜兩個一絲不掛的爬上主播桌,她背對著我跪著,緊繃結實的臀部往後微翹,淋漓的淡紅色女性生殖器開口暴露在我眼前,我等不及的用手撥開宗宜的陰唇,沿著陰道壁再度肏入。


宗宜嬌呼著:「我收縮了….啊!不行了..射,射出來。」


我整個身體撲在宗宜身上,抓著她散亂的短髮,屏息一下一下結實的往生命的發源地頂上數百回,整個下半身彷彿被宗宜緊而有彈性的陰道給箍住,黏膜相互摩擦產生的快感竟是這麼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了。


「宗宜,Youarethebest!」


我猛力一頂,再一頂。


「啊……」


感覺下腹一股股溫暖的液體注入宗宜的胴體中,趁勢未弱再把抽搐不己的陰莖拔出,把剩餘的白色精液,射在宗宜巴掌大的面龐、頭髮、粉頸和可愛的乳房上,一道濃稠的白滑入宗宜的乳溝中,我倆緊緊擁抱,宗宜又掉下了淚,不過這一次是帶著滿足的淚水。


夜深了,我幫宗宜穿好衣服,一起關掉棚內最後一盞燈,開車送宗宜回家,她緊抓著我的手,我趁紅綠燈時輕輕的吻了她,她笑了,笑得好燦爛,如台北夜空繁星般閃爍,好可愛好可愛。


跋—–


請讀者朋友不吝賜教。情色文學本反映人生百態,亦提供幻想空間,唯僅供紓解身心,才是情色文學之功能所在,現實生活中所面對的性,則是另一種智慧而負責的態度,藍衫聖手個人覺得該分個清楚才是。謝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