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小慧

可以說,辦公室性騷擾就像是一張令人緊張、恐懼的網,它時時刻刻籠罩著當今的職業女性,小慧的遭遇就是其中的佐證之一。當你為了生存,為了每月的房費、水電費,甚至為了孩子和父母的時候,你就不得不對某些領導的性騷擾忍氣吞聲,將淚水咽進肚子……而當你要捍衛自己的尊嚴,對他怒目而視的時候,你的「飯碗」就可能會被領導以種種理由砸掉……

阿慧,24歲。身著紫色套裙的她身材嬌小玲瓏,皮膚白皙,一頭烏黑的長發,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既漂亮又秀氣。小慧是廣州某高校商務英語專業的畢業生。她的丈夫在從化,兩個人有一個一歲大的女兒。春節後她和丈夫一起來到廣州找工作。

前幾天,她到白雲區百業招聘廣場參加一個招聘會,應聘了上海一家百貨公司廣州辦事處行政文員的職務。經過當場面試,該公司的招聘負責人告訴她已通過面試,讓她第二天到公司去試工。該公司承諾月薪1200元左右,補貼另算。

而丈夫也找了一份跑業務的工作,兩個人開始憧憬起幸福的生活。

這天正式上班的時候,小慧穿了一套淡粉色的套裙,開口適中,裡面是一件花領的白襯衣,開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現在流行的窄裙,緊緊裹住圓滾滾的屁股,修長的雙腿裹著一雙透明的玻璃絲襪,腳上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她早早來到位於白雲區機場路附近的該公司等待跟總經理面。上午9時許,她見到總經理張先生。「張經理穿襯衫、打領帶,待人彬彬有禮,一派大老闆模樣。」小慧心裡想。可她沒注意到張總看她時臉上總有一絲淫慾,是個十足的大色魔。小慧上班時候不知為什麼,穿裙子總是覺得哪裡有些彆扭,好像是光著身子的感覺。粉色的套裙更顯得一雙腿修長筆直,豐滿圓潤但絕不碩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翹起,一件深紅色的緊身純棉襯衣,更顯得一對乳房豐滿堅挺,腰不粗不細,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張總看到小慧的這身打扮,渾身立刻就發熱,眼前浮現出小慧赤裸裸的撅著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陰毛、粉紅濕潤的陰部、微微開啟的陰唇,張總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體。在總經理辦公室,張總詳細問了她的專業及家庭狀況,其間張總還稱自己要見一個客戶,讓小慧跟他一起作陪吃飯。吃飯的時候幾杯酒下肚,小慧的臉上罩上了一朵紅雲,更添了幾絲嫵媚。

中午12時左右,吃午飯後,小慧和張總回到公司繼續自己的工作。因為吃飯時陪著喝了些酒,小慧的腦子暈暈的。此時公司裡的職員,除了小慧和總經理,都出去了。下午2時許,張總突然從自己辦公室出來,走到小慧的身邊,關切地問她累不累,要不要休息,還有意無意地勾她的手。在張總的執意要求下,她以為是要談什麼工作上的事,就跟隨張總來到公司另一頭的一個房間。

進入房間後,張總就輕輕地把房門關上了。小慧一看,這個房間不大,擺設很簡單,只有一張床,幾張椅子,屋內光線昏暗,床對面有一扇窗戶,但被厚厚的藍色窗簾遮蓋住,屋內僅有床頭開了一盞小燈。張總開始還是很有禮貌地跟我說話,但過了一會兒他就過來拉小慧的手,擁抱小慧,說什麼一見到小慧就喜歡上了她的話,要小慧做她的情人,小慧非常害怕。雖然害怕,但為了穩定對方情緒,保護自己,小慧還是表現得非常冷靜,她禮貌地拒絕了。張總忽然要吻她,她本能地躲閃著。,張總看著美麗的少婦迷離的雙眼,根本不顧她說什麼,一把將小慧撲倒在地。小慧拚命的推著張總,可是張總有力的胳膊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她臉上嘴上胡亂的吻著,小慧站在地上亂跳,大聲地喊,拚命的掙扎著。

張總一米八的大個子壓在了小慧身上,並將手伸進她的白色套裙下,在小慧兩腿之間滑動著。……今天小慧正好沒有穿長筒絲襪,肌膚直接被侵犯,小慧只好強忍著自己去掙脫這只可惡的手。這時張總的手已經向上伸至小慧的大腿根處輕輕撫摸起來,肥大的手指不時碰觸在小慧的下陰處。一陣陣淡淡的刺激感不由的自小慧的雙腿間產生,傳入小慧的大腦。

張總的手一邊摟著小慧的腰,一邊抓住小慧內褲的帶子往下拉著小慧的內褲。

小慧手握著張總的手不讓他拉,可是內褲還是被拉下了少許,圓翹的屁股都快露出來了,「張總,求求你了,不要這樣,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小慧拚命的拽著自己的內褲,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看著小慧杏眼裡的淚光,感受著美麗少婦柔軟的乳房緊緊貼在身上的感覺,張總更是無法自我控制、自動控制,手已經從兩人緊貼的下腹伸進了小慧的雙腿之間,摸到了小慧溫軟濕潤的陰唇,小慧雙腿緊緊地夾起來,彈性十足的雙腿夾著張總的手,讓張總感覺更是性感無比,誘惑得他的陰莖已經是快發射了的感覺。

小慧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拚命的反抗,只希望張總的侵犯快一點停止。

然而經理的手沒有一點停止的跡象,手指隔著內褲摸起小慧的下體來。小慧突然不知道當時怎麼來那麼大的力氣。她一次又一次從張總的身下逃脫,從地上到床上,當張總再一次將她按倒在床時,她終於順手將腳上的高跟鞋脫掉,打在張總的左腦上,鮮血當即流了下來。張總終於不再糾纏小慧,此時已是下午4時。

她趁機跑出了房門。

赤著腳的小慧準備馬上離開公司。誰知此時張總居然過來拉著小慧的手,並將鞋子還給小慧,不停的道歉。他說他是君子,剛才喝多了些酒犯了糊度,以後再也不會再動小慧。小慧是個單純的女人,回家後晚上3次接到張總的電話,對方在電話中不停道歉,還允諾等小慧一月試用期滿後馬上給她加工資,讓她好好干,不要介意。

小慧心軟了,她丈夫問她怎麼回事,她並沒有告訴她丈夫自己被老闆騷擾的事。

接下來的一周,張總果然變的正人君子,純粹的工作關係,小慧漸漸放心了。

殊不知張總色心不死,已決意要干到著這迷人少婦,只是在等待時機。

這天臨近下班時,張總拿了份文件要小慧趕工。小慧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默默接受了。只有提前給丈夫打個電話,說自己晚回去會,讓丈夫不要擔心。

厚厚的文件足足打了二個多小時才打完,小慧一看表都八點多了,公司可能也就自己一個人了吧。

正當小慧伸伸懶腰,準備從座位上起身回家時,門開了,張總突然閃了進來。

小慧嚇了一跳,問:張總這麼晚了怎麼沒回去?張總說:我早回過一趟家了,可想小慧著還在這裡,我也沒心思在家呆著,就溜出來了。小慧,我心裡真是惦念你啊,你又不是黃花閨女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不要假正經了,來吧。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反鎖了門。小慧往後退了幾步,警告他說:你……你不要再過來。我要喊人了……張總嬉皮笑臉地說:你喊吧,滿樓就我們兩人,門衛都讓我打發出去了,你看誰會來啊,恩。

小慧頓時全身冰涼。她霍地站起身來,驚恐寫在她的臉上,但小慧告誡自己要冷靜,這樣的情況喊破嗓子也不會有人來救自己的。小慧說:張總,你又喝多了吧,這樣吧,改天我和老公一定備下好酒,請您……

但小慧話音未落,張總就衝上來一把將她抱住,往旁邊的沙發上拖。小慧一邊喊一邊掙扎,腳上的高跟鞋早就不知踢到哪裡去了,身後的拉鏈也被他趁勢拉開了。小慧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手握著張總的手不讓他拉,可是內褲還是被拉下了屁股,半個雪白的屁股露了出來,「張總,求求你了,不要這樣,這是我公司啊,被別人看見怎麼辦啊?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小慧越是掙扎,身上的裙子就越往下滑。終於只剩下那套蕾絲內衣了。

「不要啊,你放手……」小慧兩滴淚水從臉頰滑落,她的內褲在屁股下捲著,兩隻小腳都已經踮起了腳尖。

『小慧,你的胸部真好看,從上面往下看,有道很深的乳溝,我見了不少女人,可很少見到這麼漂亮的乳溝,我想,完整的兩個乳房會更漂亮。張總說著,一隻手就往小慧胸口摸過來。

說話的時間,張總一張臭嘴眼看就湊上來了。小慧一閃,張總個子很高,動作更靈活,說話間,已把小慧按在沙發上,那雙手徑直朝小慧大腿根部摸索過去。

小慧的嘴被張總的嘴封住了,想叫也叫不出來,只有發出『嗚嗚』的哀鳴。張總吻得溫暖,濕潤,意亂情迷。

張總一用力,小慧的蕾絲內衣『啪啪』就被剝掉了,露出了還戴著粉色胸罩的那對自己引已為豪的乳房。而她就被張總牢牢壓在沙發上,兩隻手臂被反壓在身後,動彈不得。那沙發真是柔軟,要不是那樣的情形,小慧到真願意在那上面舒舒服服地賴上一個下午。可此時小慧的全身正起著雞皮疙瘩,不住顫抖,嗓子眼也喊得撕裂般地疼。再舒服的沙發都像是地獄裡的刑台,而自己就是那赤身裸體即將被千刀萬剮的怨鬼。小慧怕極了。小慧想起了上次用過的高跟鞋,可它們現在不知被摔到哪了。

「不要……『,小慧發出了一聲歇嘶厲底的喊叫。」小乖乖,別喊,這個房間隔音的,別怕,我很棒的,你就享受吧。張總一邊說,一邊使勁地將那無肩帶的胸罩往下扯,露出了小慧的半個乳房。小慧嬌羞憤怒地看著張總驚呆的眼神。

是的,他是會驚呆的。小慧知道自己的乳房發育得很好,渾圓飽滿的圓錐形,在公共浴室裡,別的女人都會忍不住多看自己幾眼,有幾次她們還尖叫著說,如果她們是男人,都會想要我的。小慧常想,我愛的老公一定會更對它愛不釋手。

可是這會兒,小慧的漂亮的乳房被這個齷齪的男人含在了嘴裡吸著舔著。小慧淚流滿面。

「老公,原諒妻子。」小慧心裡默默地念叨著。

「哇,真漂亮呀,乳頭還是粉紅色的,沒想到你裡面和外面一樣的迷人啊!

呵呵!」

張總將小慧的內褲往下褪,氣喘得越來越粗。

這時,小慧上衣的扣子全部打開,露出了整個胸部,而底下兩腿被迫分開,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露出了整個外陰。小慧想,如果老公知道她這個樣子在別的男人面前,他會怎麼樣呢?小慧眼前出現了老公憤怒和悲傷的臉。

張總的手從小慧腰後伸了過來,強迫著將小慧的身體翻了過來,於是變成小慧趴在沙發上的樣子。

小慧聽到後面抖抖索索地拉開了褲子拉鏈的聲音,小慧感覺到張總在掏那玩意兒了。小慧幾乎虛脫了,大腦一片空白,眼前發黑……

小慧勉力的用手支撐起她的上半身,軟弱得道:「不要啊……張總,我是有老公的人,……您就放過我吧,不然……我會報警的。」

張總一邊壓著小慧柔軟的屁股,一邊看著小慧絲襪的蕾絲花邊上那圓潤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的肉縫。

「嘿嘿,放了你,你看看我這裡,硬梆梆的怎麼辦?報警?……如果你嘗到我的厲害……一定會捨不得報警的!」

小慧回頭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張總上身穿了件白襯衣,下身赤裸著,那地方那傢伙正雄赳赳的直直挺立著,又粗又長,上面還佈滿粗粗的青筋,還有那傢伙的頭部,竟有她的半個拳頭那麼大。

天啊,這要是真的讓他插進她底下,那她能承受得了嗎?

如果這裡有張鏡子的話,小慧想她的臉色一定是蒼白的。此時小慧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落入虎口的小兔子,身子無助的發抖著。

張總淫笑著將小慧的兩片臀肉掰開,小慧鮮嫩的私處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小慧不由的驚叫了一聲,慌忙爬坐起來,用手遮住她的私處。小慧想合上她的雙腿,可是張總已然擠進自己兩腿中間,根本合不住。

張總色迷迷的站著,蠻有趣的看著小慧的表現,說道:「你就乖乖的讓我干一下,我就放你走」

他故意把「干」字咬的很重,聽的小慧不禁一顫。這可惡的色鬼。

張總伏下身去,捉住小慧的一雙玉腕壓在沙發上,故意將直挺挺的傢伙在小慧的面前晃來晃去。「你滾開……放開我!」小慧用手抗拒著張總,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抗拒得多麼無力。」小慧不敢去想不敢去看,緊緊閉著雙眼側臉躲避著。

張總看著身下這迷人少婦的嬌羞媚態,一邊狂摸亂揉胡親亂舔挑逗著她的情欲;一邊穢言穢語打擊著小慧的羞恥心。

「寶貝,你這麼性感,我一天玩八遍也玩不夠。」張總色迷迷的說話聲之後,傳出一陣嘴唇的吮吸聲和小慧淡淡的喘息聲。「嗯」「嗯」「嗯」,呻吟越來越大,張總用嘴吮吸小慧的嘴唇,沉浸在春潮中的小慧不由的張開嘴將自己的舌頭頂了出去,兩個人的舌頭立即糾纏在一起了,到後來,張總乾脆將小慧的舌頭吸進他的嘴裡用牙緊緊的咬住,舌頭在他的嘴裡被肆意的玩弄著,而小慧卻無法呼吸了,窒息產生更加強烈的快感將小慧瞬時推上巔狂的高峰,一股強烈的震顫在小慧的身體裡蔓延。

張總吸夠了小慧的香舌,手也不閒著。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慧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小慧全身,小慧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翹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放了我…」小慧的頭無力地晃動著。

張總一邊吮吸著乳頭,一隻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小慧嬌嫩的肉唇上,兩片肉縫此時微微敞開著,張總手分開肉唇,按在嬌嫩的肉縫上搓弄著。

「啊……不要…住手…啊……」小慧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緊。

「怎麼樣,小騷貨,我比你老公強多了吧,願不願意讓我干?恩?願不願意讓我做你老公,恩?」

張總一面摸弄小慧的下身一面繼續在小慧耳邊說著淫穢的話。

「啊……」小慧聽到「老公」這兩個詞,猛的尖叫一聲,一下子把張總從身下推了下來,張總防不勝防,本以為這嬌小少婦已被征服,沒想到來了這麼一下。

一下被推到在地上。

小慧拉開門就想跑出去,可突然發現渾身上下就剩個裙子還撩在腰間。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張總已爬起來,攔腰抱住她甩在沙發上,然後牢牢壓住。

張總想不到這漂亮女人竟有這樣的定力,生怕再像上次一樣煮熟的鴨子再讓飛跑了。

當下立馬決定先干進去在說。只要男人先干進去,任你再貞烈的女人也只有在男人身下哼哼的份。

於是張總將小慧的兩腿拉開,把兩條大腿壓到小慧胸前,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小慧了柔軟嬌嫩的肉縫上。

小慧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了張總抵在自己私處的肉根好燙,它像是在侵食著自己的肉穴,小慧知道它一旦分開肉唇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這對於自己將意味著什麼。可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小慧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拒絕它了,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小騷貨,還跑。看老子干的你離也離不開!」張總的大肉棍在肉縫上磨了磨使勁一挺,「噗滋……」一聲龜頭進去半截。

「不……啊……『小慧也低吟了一聲,兩手緊抓沙發的靠墊,努力控制自己的聲音。

「哦--」張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從小慧的陰道傳來他陰莖進入時的溫軟滑膩的舒爽。

張總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接著開始抽動了起來。阿慧咬著嘴唇不叫出聲,手緊緊抵在沙發上,不讓乳房隨著張總的抽插而晃動。張總用力的抽插起來,身體的撞擊和陰莖對宮頸侵蝕襲來銷魂的快感,他更加瘋狂更加用力,快感漸漸侵蝕了小慧的身體,她終於忍不住隨著男人的衝擊有節奏的下呻吟起來:「啊--啊,啊--」

張總用他那長長的陰莖故意慢慢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擊著小慧的身體。

每一次撞擊都會使小慧心裡無比的癡狂,小慧的腿屈辱的張開著,任那根堅硬的陰莖在自己的身體裡肆意衝撞。

她的雙手緊抓沙發墊,雙腿已不由自主地開始聳動,拌著動人的呻吟。

隨著張總快速的抽送,兩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響,連在一起的地方更是傳出濕漉漉的水聲,小慧下身的淫水漸漸隨著抽送,順著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幾條水溜。

『哦噢』張總的抽動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小慧的臀部也隨著他劇烈抽動發出身體碰撞的聲音,他知道小慧的抵擋跟本就是虛弱無力的。小慧被他插的下面發漲,兩隻乳房在眼前不停晃蕩著的,乳頭脹的好紅好硬。

小慧咬住嘴唇,生怕也會忍不住像他那樣呻吟出聲,那樣的話自己真的無法面對自己和老公了。

張總決意徹底征服胯下的人妻,粗圓的腰部突然猛的一用力頂了進去,小慧的整個身子被推遲到沙發裡面,「啊--」小慧的淚水奪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傷心,她知道,此時的自己在張總的眼裡只不過是妓女和婊子,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張總低下頭來看著小慧說:「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干吧,聽我們做愛的聲音,是不是很爽啊?」小慧難以面對如此赤裸裸的話語,羞辱的將頭扭向了一邊。

可是,屈辱使做為人妻的小慧卻必須要忍住,不能讓張總看出自己此時已有了快感,自己絕不能在這個男人面前表現出,作為女人作為人妻生理上的脆弱!

這時,小慧感覺到身體裡的陰莖開始慢慢抽動了,緩緩的抽出去又慢慢頂進來。

快感愈來愈強烈,小慧的心跳也越來越快,漸漸知道自己終究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

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在吞噬著小慧的身體,那樣的感覺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別的男人給自己難以壓抑的性奮和快感。

小慧羞恥的聽到了自己下身交合傳來了水響的聲音,她已經無法再掩飾了,自己的身體在漸漸表明,自己已被別的男人徹底的佔有了!

小慧雪嫩的身子此時正仰躺著,修長的兩腿叉開在身體兩側屈起著,張總微微發胖的身子整個壓在小慧的身上正在起伏著,雙手叉在小慧的頭兩側,小慧的雙手微微的托著張總的腰兩側,彷彿是怕張總太用力她會受不了。

張總的屁股在小慧叉開的雙腿間伴隨著水漬的聲音不停地起伏,透過張總的身體能看見小慧黑黑的長髮在來回地擺動,看不見小慧嬌柔的面孔是怎樣的一種肉緊的樣子。

就在這時張總慢慢的他抽出了那根淫具,小慧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被他的姦淫何時才能結束。

小慧看見燈光下他黑黑的陰莖上面濕漉漉的,她知道那是自己的身體裡面分泌出的體液,是能讓他和自己交合和出買自己的體液。

張總抱住小慧將她拽的坐立起來,小慧坐在他的大腿上面被他赤裸裸摟在懷裡。

小慧和他赤身相對的坐立性交讓小慧無所適從,小慧沒有想到還有這樣一種令女性如此害羞的性交體位,無地自容的垂下了頭,張總得意的露出了一絲淫笑,張開雙臂,從後面攬住小慧的脊背,再次把小慧的摟在懷裡。

他的雙手滑向了小慧的臀部,抓住了她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時他的大腿向裡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將小慧的身子彈了起來,小慧吃驚的叫了一聲,身體卻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他那根粗壯的陰莖上了,而就這樣子已完成了兩人性具的一次磨擦,跟著第二次,第三次……小慧的身體完全被動的在他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繼續承受著他對小慧的玩弄。

張總兩隻有力的手臂不住的托著小慧的雙臀抬起放下,加上強烈的視覺刺激,小慧無比沉迷的靠在他肩頭「嗯」「嗯」的哼叫著,兩人胸部的接觸更讓張總興奮難耐。他再次熱烈的將唇吻在小慧的唇上面。小慧微一掙扎,柔軟的嘴唇就被張總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進了張總的嘴裡。

「呱唧呱唧」接吻聲,「咕唧……咕唧……」小慧的下身水越來越多,陰道又很緊,張總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張總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小慧陰道最深處,每一插,小慧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兩人的淫聲浪語聲音不絕於耳。小慧氣喘吁吁爬在張總的肩膀上,迷濛沉醉的眼神忽然不經意間掃到辦公室牆壁間的一面玻璃窗。天哪,一個皮膚雪白的長發女人正摟著一個粗壯男人的肩膀,在男人的懷裡狠命的聳動著。那一雙修長的大腿緊緊盤著男人的粗腰,滿頭的長髮隨著男人的聳動飄擺著……

小慧懷疑這真的是自己嗎?

眼前的一切恍然如在夢中,想到現在卻被丈夫之外的另一個男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性交,而且還是被迫的,眼淚不經從眼角流了下來。

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結束這場屈辱,保留女人的最後一點自尊。

「受不了了吧?騷貨……恩?」張總雙手扶住了小慧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頂,「咕唧」一聲再次連根插入,小慧腰一彎,「啊……」輕叫了一聲,重新伏在了張總胸前……

張總一下插進去,手伸到小慧胸前一邊把玩著小慧的乳房,一邊加緊抽送。

小慧垂著頭,摟著的脖子,跟著聳動著。「嗯……嗯……嗯……」小慧輕聲的哼著。張總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小慧的下身也越來越濕,水漬的摩擦聲"呱嘰、呱嘰"的不停地響。

她的下體開始震顫,抽搐,緊握。

張總在她的震顫、抽搐、緊握中,感到難以言喻的美妙快樂。

「啊……啊……啊啊啊………啊……」小慧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短促的輕叫,頭不停的向上仰著,屁股也用力往下套著。

小慧的呻吟一陣緊似一陣,一浪高過一浪。她抱著張總的身體,用兩隻手抓住了張總的大後背,用力抓緊,彷彿那快要破碎震裂的心,在這緊抓中,能得到一點拯救。

她感自己的身體像要膨脹爆炸一般,要炸成一小塊一小塊碎片亂飛。她的心,她的靈魂,像要飛出軀體和大腦,帶著身體一起飛昇、飄離。

小慧的緊抓,讓張總在極度的愉悅、美好中,感受到一點疼痛,但這點痛,更刺激了他雄性的力量。

他看到小慧扭曲的身體,有點變形的臉。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他的力量,讓她得到極致的興奮刺激,而變成這樣的。

他此時像一匹獵豹,矯健,強勁有力,快速,勇猛,不知疲倦地奔騰,衝擊……

「…啊…不行了……」張總終於緊緊的頂在小慧屁股後,把一股股的濃精射進了小慧的身體裡。「啊--不--」小慧也發出一聲哀鳴,終於讓別的男人射入了--張總緩緩地拔出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小慧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地流出來……小慧渾身軟軟的靠在沙發上,拖著疲倦的身子流著淚回到家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