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墮入性海的少婦

墮入性海的少婦第1章1

他是個魔鬼,我不知道到底應該痛恨他,還是愛他。是他讓我離開了家,是他讓我變成一個墮落的女人,當然也是他讓我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愛經驗。現在我已經回到了家,但想起過去那一年零九個月的生活,仍然讓我迷茫惆悵

已經坐在南下的火車上,我仍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拋開家、拋開工作、拋開我的丈夫,也拋開了我可愛的女兒。火車窗外是無盡的黑暗,我不知道我奔向的是光明還是黑暗。

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我可能會很平淡地渡過一生。我叫楊晴,兩年前我在北方一個大都市的某個研究機構內任職,上班是忙碌的一天,下班仍然要為家庭忙碌,生活就是在平淡、忙碌中渡過。偶爾上上網,直到有一天在某個聊天軟件裡碰到了他,一個有禮貌的男人,他很有耐心地和我聊天。慢慢地開始向他傾訴,說出心中的苦楚、訴說工作中的不恭、訴說家庭的煩惱,終於有一天向他訴說性生活的壓抑。

我的丈夫是個比我更忙的人,出來自己辦公司耗費了大部份時間,回家越來越晚,對我越來越冷淡。在他出來打拼的一年時間裡他才寵幸過我兩次,對於一個34歲正常的女人來說,我的生活就像守著活寡。

其實我應該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長相應該算中上水平,166的身高,苗條的身材,在生完孩子後費盡心機減下來體重,但卻把懷孕時漲大了的乳房保持了下來。可是我的丈夫居然把這樣的妻子留在了家裡,現在想起來,也許正是他的冷漠讓我走上了後來的道路。

我開始在網上迷戀上了那個男人,他叫陳舟,在廣州做生意,具體好像是什麼通訊器材。生意據說做得不小,但那些不是我關心的,是他的耐心和體貼讓我沉迷。

後來有一天,他突然約我去湘西旅遊,還是自己開車去,這個我多年的夢想讓我沒有猶豫地答應了。在去年的十一,我去了,告訴家裡人我要去長沙看一個多年沒見的大學同學。

當第一眼看見陳舟的時候,我發現他並不是一個高大英俊的人,大約170的身材,但體格非常精壯,據他說是他在當兵時練就的。他的聲音很低沉,也許有點磁性。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愛上了這個男人,在長沙的第一個晚上我就給了他。我那天喝了點酒,心跳得有點快,他把我帶到了他在長沙的一個朋友的空房子裡。

在打開房門的時候,他從後面抱住了我,兩隻手很有經驗,一隻在上面抓住我的乳房,一隻小心地探到我的下面。我的身體想觸電似的顫抖了一下,心好像突然放了下來,終於發生了。接著他咬著我的耳朵,我的頭靠在他的身上,他一把把我抱起來扔到了臥室的床上,我閉上眼睛,準備那個時刻的來臨。

他很壞,舌頭很壞,從我的嘴,到我的乳頭,都是那種輕輕的。那種癢的感覺讓我瘋狂,我的陰道立刻被淫水所濕潤了。他右手探進我的裙子,隔著底褲撫摩著我的陰蒂,左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捏著我的乳頭。電流從上下兩個地方傳到我的心裡,使它砰砰直跳。

看著我的反應,他開始大膽起來,乾淨利索地把我的衣服脫去。在黑暗中全裸的我,身體在床上扭曲著,他不斷把我的身體扳過來向著他,他已經把褲子脫了下來,一條陰莖懸在腰間,說實在挺大的,我不自覺地伸手握著它,它還沒有完全勃起。

他的動作逐漸粗暴起來,他把身體湊過來,把陰莖遞到我的嘴邊。天啊!以前從來沒有試過的我下意識地把頭扭開,可他立刻把我的頭撥過來,繼續把陰莖伸向我的嘴。這次我沒有再拒絕,就像以前看過的毛片裡那些女人做的那樣把它含到了嘴裡。

陰莖在我吮吸之下變大了,它是那麼粗壯,它鹹鹹的,帶有點男人臭味的味道讓我著迷。我盡我的所能吮吸它,用舌頭舔它的頭,同嘴唇含著他的睪丸。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投入,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陳舟在我口交下興奮起來:「哦你的嘴真淫蕩,看來你是個口交高手。呵呵,哦」一邊說,一邊還在捏著我的乳頭,我的乳頭早已變得堅硬。在他的話的刺激下,我更加賣力,深深地把他差不多有20厘米長的陰莖完全含到了嘴裡,我感到它是那麼地充實。陳舟還在用語言刺激我:「寶貝,你的舌頭真長,可以舔到自己的乳頭嗎?哈哈!看你這麼賣力的樣子,等一會我會好好報答你,一定好好操你。」說完他一下子把陰莖從我嘴裡撥出來。

「哦」我不禁呻吟起來,好像誰把一樣寶貝從我身上拿走了。他的下流語言讓我興奮,為什麼會興奮讓我吃驚。從前一向正經的我竟然會幹出這樣的事情,口交我無法想像。

陳舟壓在我的身體上,粗暴地與我接吻,粗大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口研磨著。我動情地抱著他,感受著他在我身上各個部位帶來的快感。

趁我不備,他的陰莖突然插入我的陰道,「啊」我叫了出來,天啊!那麼地充實。他開始抽插,從慢到快,從輕到重,在他抽插開始不久的時候,我已經戰慄著衝上了高潮。

「啊」我的呻吟變成了叫喊,我挺起腰迎接他的陰莖。「啊」我的叫聲變得有些哭的聲調,我的身體像在雲層漂浮,在陰道泛起的快感讓我渾身顫抖。

陳舟:「我的寶貝,看你的樣子,多麼的淫賤。怎麼,很久沒有男人操你了嗎?我還早著呢,怎麼你就高潮了?嗯,爽嗎?寶貝!」我真的淫賤嗎?我在他的話中扭動著身體享受著他的陰莖給我帶來的快感。

「寶貝,告訴我,你爽嗎?說,你爽嗎?」

我在他魔性的話語的催促下喊叫:「啊爽!」

「是嗎?有多爽?」

「爽死了!」

「哈哈!你是個淫蕩的女人嗎?」

我被他的話抽了一下:「不,我不是。」

「你是,像你這個樣子還不是嗎?哈哈!楊晴,你就是淫蕩的女人。快說,你是淫蕩的女人!」

「我不是啊哦不是!」他的陰莖近似邪惡的抽插,讓我不能自已。

「你是,楊晴你承認吧!在來找我的時候就想著我的雞巴了,是嗎?你這個淫蕩的女人!」

「啊!我是,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我終於沒有抵抗住情慾的衝擊,我承認了,不管是不是真實,我承認了。他的陰莖是那麼地能讓我快樂,我樂於承認。終於爆發了,他狂喊著把精液全部噴到了我的陰道裡。我的身體在彈跳著,迎接著射精,我甚至沒有考慮會不會懷孕。我知道我完全愛上了他,或者是他的性。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記得在之後的5天時間裡我們根本沒有去什麼湘西,我們一直在長沙他朋友的家裡待著。甚至我們連飯也不做,只從外面叫食物,我和他從早到晚都赤身裸體,幾乎不停地做愛。我很驚奇他的性能力,可能正是他這強烈的性能力讓我著迷。

在長沙我享受了一個性愛的「十一」假期,從此我成了陳舟的女人。

墮入性海的少婦

第2章2

回到家之後的我,腦子裡經常是一片空白。什麼工作,什麼家庭,我都沒有什麼心思顧及,只有我的小女兒才能引起我的一些母愛。那次遭遇對我的衝擊很大,我甚至在思考,我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骨子裡就那麼淫蕩嗎?和一個剛認識的男人那樣瘋狂地做愛。我承認沉悶的家庭生活讓我很難受,我可能更期待一種激情,對於一個快步入中年的女人來說,我沒有甘心平淡。

陳舟從不給我打電話,我們只在網上會面,但他老說他忙,在網上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我對他的想念更是與日俱增,好不容易逮住他,我會不停地和他說話,直到他離開,我還一萬個不願意。

我的脾氣開始變得不好起來,常常和丈夫吵架,我埋怨他不管家,不理我。直到兩個月前的一天,我發現一個讓我震驚的事──他在外面有女人。這件事對我與其說是一個打擊,不如說是一種解脫,我對於一個沒有感情的人終於有理由在心理上承認我的過錯。我想和我的丈夫離婚,但他不同意,他的理由很充份,女兒六歲了,懂事了,沒有父母的罪不能讓她承受。我同意了,為了我的女兒。

陳舟知道後,立刻叫我去廣州找他,我考慮再三,終於同意了。我借口想散散心,跟丈夫說我要去廣州,他當然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於是我跟單位請了三個月病假(由於是國企請個假比較容易)。

於是就出現了本文一開頭的情景。

(由此開始轉入第三人稱敘事,我想嘗試一下,以後第一、第三人稱穿插著寫。)

離開了家的楊晴終於到達了廣州,在那個陌生的站台上她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陳舟居然沒有按約定的來接她。氣極的楊晴等到的是他的一個傳呼──對不起,兒子病,請自去東湖賓館,我訂了房。

楊晴?了一口氣,這是個充份的理由,因為她自己也是為人父母者。楊晴無暇顧及沿途的風景,來到賓館後,一路疲憊的她,洗了個澡,穿上睡衣倒下就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晴在夢中只覺得身體不停地在躁動,她喘著粗氣醒來。迷辯中睜開眼,一個男人正爬在他的兩腿之間,用舌頭舔著她的陰部。楊晴一下子全醒了過來,上身嗖地坐起下面的男人才露出了臉──正是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陳舟。

陳舟站起來:「本想讓你在夢裡享受快樂,誰知道你就醒了。」

楊晴:「哼!就知道快樂,我來了你連理都不理。」

陳舟邊脫衣服邊說:「寶貝,不是告訴你了嗎?我一完事立刻就趕來了。」他移到床邊把楊晴的頭攬入懷中:「好了,寶貝,太想你了。」

楊晴兩手將這個男人抱住,陳舟已經把褲子脫掉,他的陰莖正好抵在了楊晴的臉上,楊晴閉上眼睛,把陰莖含到了嘴裡。

陳舟撫摩著楊晴瀑布般的頭髮,輕輕地揉著。楊晴感到無比的溫柔,積蓄了數個月的相思和欲情一下子全部倒了出來。她賣力地吮吸著陳舟的陰莖,感覺著它在口中逐漸變大變硬。

陳舟把陰莖從楊晴的口中撥出來,楊晴感到一種莫明的空虛,連忙把頭伸過去,但陳舟躲開了。陳舟:「小騷婦,著急嗎?想要我的大雞巴嗎?等一下,先讓我給你舒服舒服。」說著,陳舟把頭埋到楊晴的陰部,同時把她的兩腿架到肩膀上。

當楊晴的陰蒂被含住時,她像觸電似地彈起來:「啊」陳舟含住陰蒂用舌頭纏繞著它,手指還插入楊晴的陰道裡攪動。

楊晴的喘氣已經開始變粗,胸膛猛烈地起伏,她努力地挺起下身接受陳舟的嘴對她的侵犯。陳舟進一步把舌頭伸到她的陰道裡,楊晴再次叫出聲來,好幾個月以來埋藏在身體裡性感的因子被陳舟積極地調動起來。楊晴突然在腦海裡閃過了毛片裡女人淫蕩的樣子,她心裡不禁忖道:我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很淫蕩呢?為什麼我會這樣呢?她伸出舌頭舔著嘴唇,感受著灼熱的體溫。

陳舟看到她也差不多了,把她扳起來,把她弄到窗前,楊晴雙手扶著窗沿,撅著屁股等待著陳舟的陰莖。

「把窗簾打開。」陳舟命令著。

「哦,不行,外面的人會看見的。」

「你還怕人看見嗎?」陳舟羞辱著她。

楊晴感到陳舟的話像鞭子一樣抽在她身上,難道我真的那麼淫蕩嗎?楊晴扭起腦袋,痛苦地叫道:「不!」但她還是把窗簾打開了。對面20多米遠的地方是一棟幾十層高的寫字樓,全部是綠色的玻璃,根本看不到有人,這樣還令楊晴自在一點。陳舟把陰莖從後面插入她的陰道中,楊晴渾身一顫,身體立刻向前傾。陳舟開始在楊晴氾濫的陰道裡抽插,還不時說話刺激著她:「我的小蕩婦,這麼長時間想我嗎?」

「你說呢?」

「我要你回答。」說著,陳舟的抽插緩慢下來。

「想,想。別停。」楊晴連忙回答。

陳舟心中暗喜:看你還跟我耍脾氣!接著又問道:「哪裡想了?」狠狠地揉搓了一下楊晴的乳房:「是這裡想呢?」又猛烈地抽插了陰戶幾次:「還是這裡想呢?」

楊晴心中顫抖著:「寶貝,哪裡都想。」

陳舟並沒有放過她:「到底是哪裡?」

「心裡想,下面也想。」

「哦,下面是哪裡啊?!」抽插立刻快了起來。

「啊是我的?p肓恕0毖釙繚諮雜男呷柘灤朔苡疊[強烈。

窗外正對著馬路,馬路上的人和車來來往往,而楊晴一個剛剛離開家的少婦正在被一根大陰莖從後面姦淫著。楊晴看著馬路的目光開始模糊起來,為什麼自己會那麼興奮?啊,他的陰莖為什麼能讓我那麼舒服?我還想要。

陳舟突然停了下來,嘴邊露出了淫褻的笑。楊晴像突然失去了什麼生命中寶貴的東西似的:「陳舟你這個壞蛋,為什麼停下來?快給我!」

陳舟從後面摟住楊晴輕輕道:「我們試試新玩法好不好?」

「什麼新玩法?」

「你試過肛交嗎?」陳舟的話像錘子一樣打在楊晴的心頭,毛片裡肛交的畫面立刻出現在她的腦海中。那一直在楊晴的印像中是很骯髒很下流的事,但又讓她感到那麼一點點刺激。她嘴上還在硬:「不,那太髒了。」

「試試吧!我的大雞巴在你的屁眼裡抽動,你會很興奮的,」陳舟接著道:「你覺得那骯髒只是你心理的問題,難道你不想試試那種異樣的快感嗎?」

楊晴沉默了,其實她也對毛片裡的情景震撼,是否該試試?

陳舟說:「你有潤膚爽嗎?」思想還沒有回過神的楊晴著魔似地從包裡拿出一盒,陳舟用手指刮了一些,輕輕地塗在楊晴的屁眼上面,楊晴頓時感到一種異樣的快感傳來,而楊晴的小穴也不由自主地一張一合起來。陳舟:「楊晴,想不到你會這樣興奮!」說句實話,楊晴自己也不知道!然後陳舟的手指緩緩地抵開括約肌進入楊晴的直腸裡,那種感覺非常奇怪,而當他手指抽出去的時候,好像楊晴剛剛才將糞便排出時的感覺,非常地舒服。然後他的手指來回地玩弄著楊晴的肛門,楊晴漸漸地覺得舒服了起來,開始能夠習慣這樣的玩弄。

怎麼會那麼舒服?看來陳舟真的沒有騙我,肛交的感覺難道那麼美妙?被陳舟操得異常興奮的楊晴早就將羞恥丟到了九霄雲外。

還在感到麻癢的屁眼突然一緊,陳舟已經把也塗過潤膚爽的龜頭抵到了楊晴的屁眼上。慢慢地,陳舟把陰莖擠了進去。陳舟很有經驗,進去一點就抽插兩三下,然後再進去一點,如是幾次,終於陰莖大部份進入到了楊晴的屁眼裡。

剛剛進去的時候,那種感覺楊晴真的是痛得幾乎要暈死過去,但是當他抽動大雞巴的時候,楊晴卻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而且龜頭帽緣刮過直腸的快感,並不亞於在陰道肉壁,喔,她幾乎快要瘋掉了!

經過十來次的抽送之後,楊晴跟陳舟兩個人都已經大汗淋漓,而且這樣的做愛方式比起一般的更耗體力,所以這時候她們兩個人都已經沒有太多的體力繼續下去,陳舟把大雞巴插在楊晴的屁眼裡面,然後趴在楊晴的身上,兩手緩緩地搓揉著她的乳房。

陳舟:「小蕩婦,把你臀部的肌肉放鬆些,夾得太緊了你也會痛。」楊晴覺得漸漸地又有了一些快感,而且他發現把臀部的肌肉放鬆之後,不僅陳舟可以比較不費力,而且在抽送所帶來的快感會更加的明顯。為什麼他那麼有經驗?難道他和別的女人試過?這個念頭從楊晴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但快感立刻又充滿了她整個身心。

接下來陳舟開始像平常一般地抽插姦淫著楊晴,這時候楊晴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從她的小穴以及直腸裡面傳來,天啊,那真是太美了!楊晴從來不知道肛交會這樣爽。

「小蕩婦,喜歡我操你的屁眼嗎?」

此時的楊晴已經不會再在精神上抵抗了:「喜歡。」「是嗎?想我以後也這樣操你嗎?」陳舟邊抽送著邊說。

「想,以後你都這樣幹我。」

「如果這時再有一根雞巴插到你的陰道裡呢?」陳舟試探著。

「你有沒有兩根雞巴?」

「當然是別人的了。想過和兩個人幹嗎?」

天啊!楊晴的心再次受到震撼,她有些微慍,居然他想和別人一起操我!可沒等她說話,陳舟的抽送立刻又加快了,快感從直腸氾濫開來。「啊」楊晴叫喊著,陳舟的抽送一直沒有停。

「說,想和兩個人幹嗎?」

完全被快感充滿著的楊晴意識已經完全模糊,下意識地跟著陳舟的話喊了出來:「想,來吧!一起幹我!」

陳舟也隨著楊晴進入高潮,悶吼著在她的直腸內噴出了精液。

************

在接下來的幾天,陳舟老是借口要照顧孩子沒有來找過楊晴。楊晴一個人待在賓館裡,除了思念著陳舟,就是想著那天讓她欲仙欲死的性交和肛交,忍受不住時,她還用手淫解決。

在夜深時,楊晴有時也會被羞恥感深深地籠罩,難道我就這樣變成了一個淫蕩的女人嗎?陳舟就像一個魔鬼似的侵蝕著我的心靈、我的道德,我為什麼會那麼回味和他的性愛?他是那麼好,讓我那麼興奮,無論他讓我做什麼我都會做,我為什麼會這樣?在深深的羞恥感中,楊晴快崩潰了。

當「五一」假期開始時,陳舟來到賓館接楊晴,他讓楊晴拿上行李和他一起去肇慶鼎湖山旅行,但這次旅行並不是兩人一起去,陳舟是要陪兩個95港老闆去玩。墮入性海的少婦

第3章3

陳舟開著車,楊晴坐在他的身邊,而兩個四十來歲的95港老闆坐在後座上。這兩個人據說要和陳舟合股一家更大的公司開拓寬帶網業務,還會使這個公司在95港上市,所以陳舟非常倚重他們。但在楊晴眼中看來,他們兩個人就不是什麼好人。

本來楊晴以為只是和陳舟兩人去,所以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一條黃色的裙子讓她顯得格外成熟,她把自己一頭長髮盤在頭上,更顯出她成熟的魅力。

這樣的打扮本來是為了讓陳舟欣賞的,但誰知道偏偏遇上了這兩個色狼。兩人一見到她,眼睛就不停地在她身上打轉,還不時聊聊她說話,楊晴有一答沒一答地應付著,陳舟卻不停使眼色要她好好和兩人聊天。楊晴見此更加生氣,開始什麼話也不說,坐在那裡徑直地看著前方。

(以下開始重新用第一人稱寫作)

天氣非常明媚,路邊閃過一個又一個珠江三角洲新開發的小城鎮,這些小城鎮有著相同的特點──寬大的馬路、潔淨的房子,路邊不時有人坐著買賣一些商品。可我根本沒有心思欣賞這些風景,我在惱火陳舟到底想幹什麼,本來帶我去玩,現在又來了兩個色狼,感覺就像一個三陪,不過又覺得好笑,怎麼能把自己和三陪比較呢!都是那個陳舟不好,這些天狠心把我拋在賓館中。

怎麼一想到賓館就會想到了那天的情景?哦!感覺真是很美妙,居然和他肛交,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享受,屁眼中鬆鬆緊緊的感覺就像有一萬隻螞蟻在咬著自己的心。還有陳舟的話:「你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的小蕩婦。」此刻正在我耳邊迴響。

怎麼自己居然會臉紅起來?感覺到自己的下面已經完全濕潤了,我為什麼會這樣?在過去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幾乎沒有試過這樣回味性愛,但現在自己居然會很容易聯想到那些快樂的時刻,難道我真的變成了像陳舟說的那種女人了嗎?

我的心在顫抖著,是因為對自己此時心情的尷尬,也因為那種快樂的感受。哦!我怎麼會這麼容易就有了反應?我是陳舟的情婦了,他這個壞蛋,我為什麼會迷戀上了他「噶」車子停了下來,我也從思緒中醒了過來。我們來到了一座坐落在山間的賓館門前,陳舟在賓館的後院包了一幢二層的小別墅,裡面一共也就只有三個房間。我和他的房間背靠著山,落地窗外全是鬱鬱蔥蔥的樹木,面對著窗外的景色,我的心情開始好了一點。

這時候陳舟不知不覺地從後面一把抱住了我,手迅速地從我裙子上面滑了進去,一把握住了我的乳房,「哦」我的身體立刻向後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身體變得非常敏感,一被男人刺激就立刻有反應。

陳舟的舌頭絞著我的耳垂和脖子,而他的大手揉搓著我的乳房,另一隻手伸到下面隔著底褲撫摩我的陰阜:「小蕩婦,我剛才在車上就發現你已經濕了,你怎麼會這麼淫蕩?」

「不,我不是。」我仍然試圖反抗,可是沒用,淫蕩的我在陳舟的刺激下扭動著身體,我在他的懷裡再次投入性慾的海洋

晚飯非常豐盛,儘是些山珍,其中一道菜是紅燒八蛤,一種山裡的青蛙類的動物。其中一個被陳舟稱為吳生的人向另一個梁生介紹這是粵西的特產,據說具有那種功力。說著眼睛有意無意地向我瞟了一眼,那個梁生立刻哈哈大笑起來,陳舟也在笑,我卻渾身不自在。

吃完飯,陳舟提議去唱會卡拉OK,兩人都應承了。陳舟說要先洗個澡,於是我就跟著他回了房間。我們一起洗完澡,陳舟把我拉到床上很鄭重地和我說:「那兩個都是大老闆,這次陪他們出來玩主要是想讓他們給我公司投資,所以我要盡量讓他們高興。寶貝,你也要配合一下。」

我一聽就有點生氣:「什麼意思,配合什麼?!」

「你別生氣嘛,只是叫你等一會陪著我們一起唱唱歌而已。」

「你不是讓我做三陪嗎!」我提高了聲調。

「什麼叫三陪呢,只是一起玩玩,他們高興了,我的事就好辦了。現在我公司不是很景氣,需要他們的資金。你就當幫幫我,保證不幹什麼出格的事。」說著,他一臉苦相地看著我,我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陳舟看我沉默了,知道我默許了,從他的行李中拿出一條裙子,說:「你今天晚上穿這條裙子吧!能體現你成熟的身材。」

這是一條黑色的裙子,裙子就像網子一樣,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孔。看著這條裙子,我的心就酸了,居然他連裙子都帶來了,難道真想把我給那兩個人?我心酸著把裙子穿起來,天啊!這條裙子非常短,離膝蓋還有近20公分,而且非常貼身,把我34D的乳房完全凸露出來。由於沒有帶子,我還不得不把乳罩的帶子拆了下來。

走進洗手間對著鏡子一看,我自己都不禁呆了,就像有一塊黑色的魚網裹在身上,底下一套黑色的乳罩、底褲異常清晰,而且裙子兩邊的開岔差點就到了腰間,自己怎麼看都是一個極其肉感的女人。

在以前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我一向是個循規蹈矩的女人,從來沒有穿過如此性感的衣服,就連內衣也無法與此相比。但現在我居然穿成這樣,我的心酸變成了悲涼,原來陳舟就是這樣把自己變成一個婊子一樣的人。

但對於那個男人的感情還是使我漠然地化起了妝,淡淡地掃掃眉,抹上紫紅色的口紅,由於我的皮膚很白,所以根本不需要抹粉。然後把我的頭發放下來,一頭大卷的瀑布般的長髮。看著鏡中肉感的我,那種異樣的性感再次在我心裡燃燒。我又在問自己,為什麼我要變成這樣?

走出洗手間時,我的樣子讓陳舟也吃驚,他過來抱著我:「寶貝,你真是尤物。」我冷淡地迎接著他的擁抱。

走進卡拉OK房時,吳生和梁生一下子被我的樣子驚住了,看著他們興奮的眼光,我既感到一種鄙夷,又感到一種快感,天啊!我居然會感覺到一種快感。墮入性海的少婦

第4章4

卡拉OK房的燈光十分昏暗,幾盞紫色的小射燈倒是讓人非常舒服。吳生叫了一大堆吃的,還有幾瓶酒,都是些什麼威士忌、XO,還有一瓶紅酒,他們問我喝什麼,我就選了紅酒。

吳生和梁生已經在「唧唧啞啞」地唱起歌來,當然他們的聲音不可能好聽到哪去,而陳舟在一邊沏茶遞水,還不時鼓鼓掌。吳生點了首歌要和我合唱,本來我是不願意的,但陳舟還在一邊不停地催我,礙不住面子我只好接過了麥克風,而梁生也說下一首要和我合唱。

陳舟居然把他的位置與吳生調換過來,我看著他賠笑的臉,突然感到有點?心。就這樣他把我推到了吳生的身邊,我心裡難受,把面前的酒一飲而盡。

不知道什麼時候,梁生坐到了我的左邊,說道:「呵,楊小姐這麼海量,再來!」說著拿起酒又給我倒滿。我沒理他,這邊歌已經開始了,我和吳生唱了起來。不知不覺間,吳生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那只肥厚的大手搭在我肩膀上輕輕撫摩,感覺居然也不是很難受。

歌唱完了,我靠在沙發背上,這邊的梁生把酒端起來,送到我面前晃了晃:「來,楊小姐,今天頭次見面,我們乾一杯。」我本來想推卻,但他又說:「怎麼,看不起我嗎?剛才還那麼海量,現在不喝很不給面子啊!」而陳舟也在勸:「你就大大方方喝一杯嘛!」

看著他對我毫不在乎的樣子,心中又是一陣苦楚,拿起杯子和梁生碰了碰,他仰頭一飲而盡。我喝了一半,梁生立刻把手扶住我的手,半推半灌地讓我全喝了。喝到後面,覺得酒有點澀澀的,好像有點渣滓,但當時燈光昏暗,我也沒有留意。

喝完酒,梁生把麥克風拿了起來,塞到我手裡,我又和他唱了起來,他也很自然地把手摟到我的腰上,此時這樣子,我趁著酒性都不是很在乎了。他的手在我的腰上揉搓著,慢慢地向下到了我的臀部上,我唱著唱著才突然發覺,連忙扭扭身子,梁生也知趣地把手移開。吳生在一旁不停地稱讚我歌好人美,雖然不習慣,但我還是覺得很受用,畢竟人都有虛榮心。就這樣唱了幾首歌,我又喝了一杯,心裡已經開始砰砰地跳起來,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紅。吳生又提議干喝酒沒意思,要划拳,我推說不會,他說教我,什麼小蜜蜂的,其實我會,只是不願意和他們劃。旁邊的梁生也在勸,划拳好玩點。

此時的陳舟一直縮在一邊看著,我生氣他不為我解圍,沒想到他居然站起來說:「我酒喝多了,頭有點痛,去睡會。」我連忙站起來要扶他出去,但他拉著我說:「我沒事,你留下來陪陪兩位先生,要是你也走了,人家會很悶的,別掃興好不好?」說著在我胳膊上使勁握了一下。看見他居然把我留在這裡,我徹底失去了希望,頹然坐倒。

接下來就開始劃起拳來,心不在焉的我老是輸,但幸虧我酒量還可以。現在的情景是兩人夾著我,一個手在我肩膀,一個手在我腿上,我還是有所清醒地拒絕了他們。

吳生放了一隻舞曲,要請我跳舞,我也沒有拒絕。他把我緊緊摟在懷裡,是那種貼面舞,他把頭靠在我的頭上,兩手放在我腰間撫摩,他肥厚的手感覺非常有勁,我漸漸感覺到有點飄飄然,從肚子裡生起一股燥熱,向身體的各個部位發散,我以為那是酒精的作用。

吳生的胸膛壓在我的胸膛上輕輕地磨著,我的心跳得更厲害了,而且乳頭也因為摩擦而硬了起來,而那股燥熱正好配合著摩擦,讓我感到十分舒服。

他在我耳邊說:「楊小姐好美麗喲!我一看到你就喜歡你了,而且你的身材好火爆啊!就像我們95港人說的波霸。」聽著他的話,我突然產生了警覺,從他懷裡掙扎出來,藉故要上洗手間去。

對著洗手間的鏡子,我看見自己臉紅紅的,碩大的胸部仿羆c紉醞蠽韞[突出了。我摸著自己的脖頸感受著體內竄動的熱量,陳舟那壞笑充滿了我的眼前,這個壞蛋居然把我讓給了兩個男人。我還不遠千里來找他,難道他對我就一點也沒有愛過嗎?我的心裡此時百感交集,矛盾中在身體的反應下下了決心:好,我就陪他們,看你怎麼樣!再次回到房間裡,我放鬆了身體坐在兩個人中間,吳生和梁生看見份外嬌媚的我,笑得合不攏嘴,兩人又湊過來要我喝酒,我也來者不拒,一飲而盡。兩人的手開始不安份地在我身體上活動開來,吳生在右邊摸著我的大腿,梁生在左邊把手搭在我的肚子上。我漸漸感到他們的手對我身體帶來的變化,我放平靠在沙發的靠背上,臉朝著天喘著氣,但手仍下意識地抵擋著兩人的進攻。

梁生把手慢慢上移,然後突然蓋住我右邊的乳房,我整個人像遭到電擊似地哆嗦了一下,手連忙去抵抗他的侵襲。但已經軟弱無力的我根本抵擋不住梁生的力氣,他很有經驗,在我的乳頭部份來回揉搓,又一圈圈地擴大範圍,一直到整個乳房。

更令我無法抵抗的是,吳生也幾乎在同時把手伸進了我的短裙,此刻的我上下一起被兩個陌生的男人侵犯,一時間,羞恥感、氣憤、快感以及一點刺激的心情充滿了我的內心,我在好幾秒之內仿轆洷o諏艘桓穌嬋兆刺∩墮入性海的少婦

第5章5

老實說,這兩個人的確是剛中高手,他們總能找準我的性感點。吳生的手頂在我的底褲上,大麼指和食指捏在我的陰蒂上來回地揉搓,弄得我那個小東西不爭氣地脹了起來,體內的騷動隨著他手指的動作從我的陰部散發到全身的各個部位,我開始不安份地動了起來。

看見我身體的反應,那兩個人的動作更加大膽起來。梁生更加把手伸到了我的裙子裡面揉搓著我的乳房,另一隻手把我的裙子褪下來,我想阻擋,但仿鵜X揮辛肆ζ齱A裙子已經被他褪到了乳罩下面。

「啊」我羞愧地叫出聲來,就在張開嘴的時候,梁生湊了上來,用他厚厚的嘴唇蓋到了我的嘴上,舌頭攪住了我的舌頭。突然的襲擊讓我亂了陣腳,但身體的本能反應還是讓我接受了他。在他的嘴吻在我的嘴上時,我最後一點心理防線已經崩潰了,心裡暗自承認:算了,他已經不理我了。

心理上放下了包袱的我,開始和兩個男人親熱起來。此時吳生和梁生一起動手把我的小裙脫了下來,我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內衣褲還穿在身上,腳上還穿著黑色的高跟鞋。梁生撫摩著我的小腿,我感到異常的舒服。而吳生已經把衣服脫了下來,大腹便便的他讓人看上去十分不舒服,但他的陰莖卻已經挺立起來,我用手撫摩著它,感到它在我手中的蠕動。

梁生的嘴含在我的乳頭上時,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哦!我的乳房脹得有點發痛,非常需要他的動作。我還側過身迎接他的嘴,熱烈地和他接吻,而他的手仍不停在我的底褲上揉搓,我的陰道早已經淫水氾濫了,我心裡早就把什麼羞恥感和道德拋到了九霄雲外,任由這兩個醜陋的95港人玩弄。

以下重新開始用第三人稱敘事(各位大哥對此種寫法有何見教請直言相告)

吳生的手摸索到楊晴的背上把乳罩的扣子打開,楊晴兩隻大乳房立刻自由地裸露在空氣中。楊晴的乳房由於生過孩子,已經變大但稍微有些下垂,而且乳暈和乳頭已經有點變成褐色了。吳生低下頭含住楊晴的乳頭開始吮吸起來,還不時用牙齒咬著乳頭,楊晴被吸得「啊啊」地呻吟著。

另一邊,梁生也已經把她的底褲脫了下來,他把楊晴的大腿掰開,頭伸到她兩腿間幫楊晴口交。梁生用手把陰阜撥開,用嘴把陰蒂吸起來,用牙用舌頭攪動著它。淫水從楊晴的陰道裡不斷地噴出來,梁生見時機差不多了,就站起來把陰莖放在楊晴的陰道口摩擦。此時楊晴的性慾已經完全被挑動起來,她迫不及待地用手引導著梁生的陰莖進入她的體內,梁生的陰莖分開她的陰唇一下子捅到底,楊晴被捅得弓起了身體,大聲地呻吟著。

吳生見梁生已經得手,便把陰莖伸到楊晴的嘴邊,楊晴立刻把它含到嘴裡,套弄著吳生的大陰莖。由於得到陳舟的訓練,所以楊晴的口功已經不錯了,吳生斜躺在那裡,舒服地享受著這個性感少婦的服務。

三人就這樣淫亂了一陣,梁生和吳生換了一個眼色,梁生把陰莖撥出來,楊晴頓時感到一陣空虛。兩人把楊晴的身體扳過來,面向著沙發靠背,這時吳生坐在沙發上,楊晴半跪著把陰道套入吳生的陰莖中,開始上下地套弄著。梁生站在一旁讓楊晴的嘴幫他口交了一會後,就轉到楊晴的身後,把楊晴陰道裡流出的淫水抹了一點在陰莖上,然後用手撥開楊晴的屁眼,龜頭頂在她的屁眼上慢慢往裡插進去。

楊晴突然感到有物體頂在屁眼上,立刻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她連忙扭動著身子:「不行,啊不行。」吳生為了配合梁生,在下面加快動作抽插,一陣陣的快感讓楊晴的身體變得軟弱無力,肛門的肌肉一下子鬆弛,梁生的陰莖順利地突破了屁眼,慢慢地一點點擠了進去。

雖然楊晴以前已經和陳舟有過肛交的經驗,但肛門裡還是非常緊,梁生的雞巴插進去讓楊晴感到異常疼痛,這種疼痛和陰道中的快感交集在一起,讓她渾身顫抖著進入了高潮:「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嗚」楊晴已經渾身無力,被兩人架著像三文治似地操弄著,楊晴的嘴裡只能含糊地呻吟著任由兩人搬弄。兩個95港人享受著性感的北方少婦感到很滿足,兩人再操弄了一會之後,分別在楊晴的子宮和直腸裡留下了精液。

三個人都滿足之後,躺在卡拉OK房間裡昏昏沉沉地睡著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而陳舟則借口廣州有事要料理,一早就走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吳生、梁生和楊晴就住在小別墅裡,沒天沒夜地做愛。楊晴一天到晚都不用穿衣服,兩個95港人也以壯陽藥來助興,一有性慾就拉著楊晴操起來,在樓梯上、在臥室、在花園,到處都留下了楊晴和吳生、梁生淫亂的身影。

楊晴在這幾天裡,完全放棄了一個女人的尊嚴,配合著兩人各種各樣的姿勢和方式,身上各個洞穴都留下了兩人的精液。什麼家庭,什麼工作,楊晴已經完全忘記,有的只是淫亂,只有不停地操。墮入性海的少婦

第6章6

楊晴和吳生、梁生一起在鼎湖山的小別墅裡瘋狂地淫亂了五天,楊晴已經從一個有家庭和正當職業的良家婦女,變成了一個滿身充滿著黑色情慾的女人,整天除了想著和兩人做愛之外,楊晴的腦子一片空白。

在此期間,吳生好幾次向楊晴暗示,如果她願意,他會在廣州買一套房子給她住,楊晴平時的生活由他供養,或者她可以到他的公司裡找一個閒職幹幹,換句話說,就是想把楊晴包起來。每次吳生這麼說,楊晴就說他開玩笑,要包,他們這些大老闆肯定喜歡包小姑娘。

在離開之前的那個晚上,吳生再次和她提起來,楊晴還是跟他打哈哈,誰知道吳生特別認真地和她說希望包她。楊晴看到這人居然認真了,覺得非常好笑,但仔細一想,自己回到廣州之後,肯定不能找陳舟了,現在在楊晴的心裡只有對陳舟的厭惡和憎恨,一個大男人為了生意,寧願把自己作為肉票來作人情。

但回到廣州該去哪裡呢?在楊晴的心中不敢想回家,隱隱中有一種非常對不起家庭、對不起自己的女兒的感覺。一想到這些,楊晴的心就像被針紮了一樣。她有意識地在逃避她的家庭,她因為自己這種淫蕩的品行而感到一種對於自己家庭的羞愧,所以最後她同意了吳生的建議。

回到廣州之後,楊晴沒有再理睬陳舟。回到賓館的第二個夜晚,楊晴被吳生接到了他在番禺的別墅裡。吳生說先讓她在這裡住著,到時候讓她自己在廣州隨便挑一套房子再買給她,從此,楊晴就成為了吳生在廣州的情婦。同時在她要求下,吳生安排她去了他公司駐廣州的分公司擔任經理助理,也就是一個閒職,她願意上班就上,每個月給她支五萬元的薪水。

吳生的生意還是蠻大的,要全世界滿處跑。剛開始的時候,他會每個月在廣州待半個多月,平時她也認真地去上班,但公司裡的人大多知道她是什麼角色,所以很少有人願意和她靠近。

有時候當吳生操完楊晴之後,楊晴一個人看著窗外的一輪冷月,心裡一片?涼,一個受過高等教育,在國家研究機構的知識分子,現在居然淪落到被人包作二奶的境地。

過了三個月,楊晴給家裡打電話,說她通過廣州的同學找了一份大公司的工作,準備在廣州待上一段,還給單位打了電話辭職。楊晴很茫然地面對著生活,在沒有意思的時候,也會去酒吧隨便坐坐。

酒吧對於楊晴來說,是一個可以暫時忘卻煩惱的地方,喝上一點酒,有點醉意了,再聽上幾首溫柔一點的歌曲,楊晴會覺得自己非常放鬆,可以暫時忘卻很多讓她很煩惱的東西。

這天楊晴又去老地方──HOUSE,她在吧台的角落裡找了個位置坐下,和她相熟的酒保很快為她倒上了一杯「紅粉佳人」。現在的楊晴和以前完全不同,那時侯在北方的時候,她的衣著從來不會暴露,可現在她經過了那些淫蕩的日子後,楊晴在穿著上已經盡顯女性的魅力。像她今天,穿著一套黑色低胸的連衣短裙,乳溝在衣服擠壓下隱隱若現。

時間尚早,不是很忙的酒保和她聊著天。酒保小堅是個高大漂亮的男孩,他常和楊晴開玩笑說他很喜歡楊晴,每次楊晴都說,如果他喜歡她會倒霉的,小堅吐吐舌頭:「啊,你是黑社會老大的女人啊?」楊晴露出迷人的笑容。

楊晴現在並不拒絕男人的勾引,因為她的性慾已經完全被開發出來,吳生一個人根本不能滿足她,更不要說吳生還不經常來。像這個會說話的小酒保,可他不來勾引她,楊晴不會捨?鞫∩

過了9點,酒吧裡的人漸漸多了起來,不多會,酒吧裡坐了不少人。這時,一個年輕人拿著酒來到她身邊:「小姐,我可以坐下嗎?」楊晴抬眼看看他,乾乾淨淨的不討厭,她便點了點頭。年輕人坐在右邊後,他又指著身後另一個男的說:「這是我的朋友。」身後那男的年齡還小一點,向她點點頭,楊晴也打了個招呼。他坐到了楊晴的左邊,三個人聊了起來。

原來右邊那男的叫小武,左邊那男的叫小林,都在一家外資公司打工。小林的眼睛特別賊,不停地在楊晴的身上溜來溜去。楊晴時常露出她嫵媚的微笑,讓兩個人渾身的暢快,兩人看差不多了,就帶上楊晴離開。三人鑽上一輛出租車,車一開,坐在兩邊的人就開始不老實了。小林撫摩楊晴的乳房,小武則照顧楊晴的陰戶。兩人從兩邊把她的大腿分開來,楊晴的短裙被擼到大腿根部,小武的手指熟練地揉搓著她的陰唇,楊晴開始受刺激而呻吟起來

出租車司機在車上欣賞一場春宮秀之後,他們來到一個住宅區下了車,這裡是小武租的地方。

他們一進屋,小武和小林就著急地摟著楊晴,兩人各抱著楊晴的半邊身子,小林摟著媽媽的上邊,把早已濕透了的裙子拉開,解開楊晴的乳罩便吻了下去。小林有時把楊晴全個乳房放進口中,另一邊則用手指捏著,一時這邊,一時又另外一邊。

小武則把楊晴的底褲拉下,把臉放到她的陰戶前,笑道:「林,你瞧,小淫婦下邊已經濕了。」說著一下就把嘴放在楊晴的陰戶上,輕輕地舔了起來,還不時用牙齒輕輕咬著楊晴的陰蒂。楊晴感到無比的暢快,身體內部黑色的慾火開始燃燒起來,此時她極需要男人。

楊晴經過兩人的一陣愛撫後,渾身發軟,兩人將自己衣服脫光後便抱起楊晴走進了睡房。小林和小武把楊晴夾在中間,開始撫弄著楊晴的胸部,小林不斷地撫弄著楊晴34D的胸部:「呵呵,看看這麼大的胸部。對了,你多大了?」小林說著,就把覆蓋著楊晴那很有彈性和柔軟的胸部上的胸罩扯下來。

楊晴已經有點受不了了,模糊地應著:「34了,你們都是小弟弟。」

小武笑道:「嘿嘿!我們就喜歡操姐姐。」

小林看著那大大的胸部,真的很興奮似的。同時,小武也在撫弄著楊晴那隔著內褲的陰部,弄得楊晴叫不絕聲:「啊你們真厲害,弄得我好舒服,待我也幫你們弄吧!」

楊晴握著小林硬梆梆的大肉棒,再舌去舔它、用嘴去含它,楊晴也弄得小林很舒服的叫道:「啊姐姐,你的舌頭好厲害啊!」

然後,小武終於忍不住了,把楊晴的裙子扯下來,套弄著勃起的大肉棒,放在楊晴的唇邊。楊晴還在含著小林的肉棒,楊晴「唔!唔!」的哼著,她一見忙把小林的肉棒拿出來,說:「看不出人不大,東西還很大啊!」轉而又把小武的肉棒含進嘴中。當楊晴含著小武的肉棒時,小武在撫弄著楊晴的胸部:「你這騷女人,平時是不是經常和男人上床?瞧你的樣子,你真夠淫賤!」楊晴對這樣的淫穢的話特別有反應,她更加努力地幫小武口交。同時,小林把他的舌頭靠近楊晴的陰戶,先看個飽,再把他的舌頭伸進去舔楊晴漂亮的陰戶,「哦」楊晴嘴裡不斷地發出這種聲音。

過了一會,兩人停止了他們在做的東西,首先,小林去舔楊晴的屁股洞,令它不會那麼幹,然後再把他的肉棒慢慢的想插進去,「啊!痛!痛啊!不要!很痛!」楊晴痛得大叫。因為小林已經把龜頭插入了中心部份,所以沒有理會楊晴喊痛,仍然一股腦地往裡挺進。

與此同時,小武也正把他的肉棒插進去楊晴陰戶裡,楊晴也叫起來:「哎!很痛啊!快受不了了!」小武不理會她,然後「噗滋」一聲,兩人的肉棒同時整根插進楊晴伸體裡去了!

楊晴開始大聲叫喊起來:「啊很痛啊!」還差點哭起來了。

小林說:「別吵呀!你這騷貨!人家正舒服,你又在那煩。不想幹啦?過一會兒你又會再淫賤的浪叫了!」

楊晴小穴裡面的淫水隨著雞巴的進出而慢慢地溢出來,沿著大腿慢慢地往下流,在床鋪上留下了點點的水跡。小林和小武體力果然驚人,他們不停地抽送,而楊晴則是在抽送下達到高潮!

「啊啊」楊晴全身不停地抖動,陰道也極有規律地收縮,小武將肉棒深深地插入楊晴的陰道內,享受著這無上的快感!好不容易,楊晴才慢慢地從激情中恢復下來,但是這時候小林又開始抽送起來,讓楊晴很快地又再度恢復到先前激動的狀態下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太棒了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路過看看推一下。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