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阿美之專屬快遞

 《淫妻阿美》之專屬快遞

馨美在家的著裝是非常誘人犯罪的,這也是為什麼房東每次收房租的時候會色心大起。也正因為她在家裡穿著隨便,所以馨美的豔遇都是發生在家裡。

某天早上,我依然欣賞著阿美那俏麗的身影,高興地吃著早餐,然後叮囑阿美:「等一下有份我的快遞會今天送到這,但由於公司要開個緊急晨會,只好勞煩老婆大人你幫忙代簽咯!」

阿美身子扭捏了一下,用嗲嗲的語氣說:「人家可不可以拆開來看呢?」

聽著她嬌氣的聲音,我渾身都酥麻起來,恨不得摟著她去上班。

「既然稱呼你為老婆大人,小的還有作主的權利嗎?哈哈!」

馨美輕輕的用拳打到我的手臂,報以嫵媚的一笑,將身子貼向我。打情罵俏完了之後,我就匆忙出發了。

下樓的時候正好遇見了快遞員,他早一點到的話我就可以自己簽收了,現在我趕時間,還是將這個任務交給愛妻吧!殊不知這正是馨美新一段豔遇的開始。

從馨美開門的那一刻起,快遞員的眼睛就在馨美身上不停地遊走,馨美可是臨時才知道今天她要這麼早就見陌生人了,如今她身上僅僅是穿了件小掛帶背心和迷你褲,沒有來得及換,由於剛剛準備早餐,所以還繫了條圍裙,在前面看,就像是圍裙裡面什麼都沒穿。

當馨美告訴快遞員收件人不在的時候,快遞員的色意頓時大起,但苦於手頭上還有活,也不想幹那事,打算調侃一下她就走人。而阿美嫌麻煩就不再另找桌子了,直接蹲著,將快遞單放到地上簽收,那雙大奶子在被大腿頂起的姿態下呼之欲出。

快遞員此時早已有感覺了,就調侃地說:「如果所有的美女都像太太這姿勢來簽收,我可就有福了。」

馨美才下意識地注意到自己走光,想抬頭瞪他一眼,可是她蹲著抬頭時,最先看到的卻是快遞員下體鼓起的帳篷,於是她潛意識的向後仰,想保持距離,可惜蹲著後仰的動作導致的結果就是她四腳朝天的倒在了後面的地板上。

快遞員視線瞬間就往馨美的胯下望去,繼續調侃地說:「可惜咧,原來你圍裙裡有穿褲子,這樣哪能吸引男人?」

說到這句,阿美就來氣了,感覺就像是說她沒魅力。自己的身體可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於是回駁道:「我不能吸引男人?那你下腹拱起來的是什麼?」

「哈哈!我把快遞郵件放在裡面不行麼?」快遞員狡辯。

「我不信。」

「那,怎麼證明呢?難道你要拆封來看嗎?」

他還沒說完,阿美就去扯他的褲子,快遞員沒反應過來,下體就暴露了。

阿美笑道:「哈哈!這玩意也能快遞?收件人是誰?」

快遞員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如此漂亮的少婦會對他作出性騷擾,雖然他性騷擾在先,但是這回應也未免太大了吧?既然她已經這麼做了,不妨順水推舟,沒理由這麼好的貨送上門了還不要。

「你已經拆封了,這不就證明了你是收件人麼?」快遞員淫邪地笑著說。

馨美平時不僅習慣週旋於男子之間,而且跟任何男子都是自然熟,剛剛那扒褲子的動機,一半是出於被羞辱的不滿,一半是出於對淫語的條件反射。如今才意識到,剛剛她的動作已經是對快遞員的性暗示了。

總不可能扒了快遞員的褲子,又說不幹吧?況且,她還要證明自己是個有魅力的人呢!於是她就舔了舔嘴唇,半瞇著眼,打算嘗試一下這份新到的郵件。

快遞員看到了馨美撩人的姿態,渾身躁動起來,將門關好,視線卻沒有離開馨美半刻。

快遞員不想耽擱工作,迅速而熟練地脫掉自己的衣服,甚至想省掉前戲,一撥開褲子的襠便要直接幹阿美。沒想到阿美扭捏了一下,笑嘻嘻的躲開了,說:「你急什麼?不是說穿著衣服沒有吸引力嗎?那麼我就慢慢地脫掉衣服,吸引一下你。」

快遞員直叫苦,可是當阿美開始她的脫衣秀的時候,他才發覺如果不欣賞實在太可惜了。這少婦奶大、腰細、臀豐,再加上勾人魂魄的媚眼,一根手指不停地摸著自己的嘴唇。快遞員本想多看幾眼,把馨美這些性感動作深深地印在腦海裡,但下體實在漲得難受,就撲了上去。

「太太,你老公真是幸福啊!」說完,將雞巴一下插到阿美的陰道深處。

「討厭!哦……嗯……你的好……硬喔……」阿美開始享用這份快遞,呼吸變得紊亂了。

「要什麼緊?你的洞洞已經那麼濕了啊!」

「還不是……因為你……一直……盯著……人家……」

「還好你已經這麼濕了,不然你的小洞這麼緊,我還很難插進去咧!看來你老公平時沒有常幹你,不然不會這麼緊的。不如我來替代他,我的好太太,讓我餵飽你吧!」

「討厭,誰……誰是……哦……嗯……你的好……好太太……人家叫……阿美……哦……嗯……」阿美吐字都不清晰了,閉上雙眼感受一陣陣美妙的刺激。

「哦,叫阿美呀,難怪長這麼漂亮。你老公常幹你嗎?」

「當然了……哦……還幹得……幹得人家……哦……好爽哩……哦……」

「那你還慾求不滿?」

「沒……啊……我……不服……你說人家……沒有魅力嘛……嗯……哦……嗯……人家……可迷倒……很多……男人哦……嗯……」

「都是用這裡迷倒的?」快遞員手指用力地握住那雙軟綿綿的奶子,感歎了一下,並用唇感受這羊脂般的肌膚觸感。

「噢……喔……討厭……不要……這樣……嗯……嗯……哦……又幹……又吸人家……」阿美口頭上雖說討厭,但感覺很受用。

當她正要向快遞員索吻的時候,床頭的電話鈴響了,「不要管了!」快遞員幹得正爽,不想中斷。

「不行……萬一……我老公……有急事……」

「我現在不就是你老公麼?幹這事更急。」

「那我們……邊幹……邊聽……」看來阿美也不想中斷這爽快的感覺。

「喂……啊……慢點……哦……咦……」阿美接聽了電話並試圖調整呼吸。

「小美,慢不得啊!公司突然要我的快遞裡的那份樣本。」我當時也沒有意識到老婆口中要「慢」什麼,畢竟情況緊急。

「……嗯……什麼……嗯……」阿美知道自己無法中斷呻吟聲,所以她說了一句話後又馬上用手捂著話筒。

「我知道快遞已經送到了,你剛剛拆開來看了吧?那就麻煩你包好,我已經到樓下了,你重新包好之後方便我拿了就走。」我說完就掛電話了。

阿美一聽頓時慌了,趕緊抽身離開快遞員,可是屋裡衣服凌亂,根本沒時間收拾了。可是阿美機靈,她套起了圍裙拿起包裹就站在門外等我。

我上來了之後從她手上接過包裹,並跟她開玩笑:「小美,圍裙擋住了掛帶背心和迷你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裡面什麼都沒穿呢!哈哈!」馨美苦笑,心想自己老公才是不知道的人,她裡面的確什麼都沒穿。如果她忙著穿衣服,等老公進屋看快遞員散落的鞋子和衣服嗎?

阿美回到屋子就跑到窗口,想跟我揮手告別並確定我這次真的走了。這時快遞員走過來,從後掰開阿美的雙腿並將雞巴對準穴口,阿美趕緊頂著他的腹部:「別……我老公會看到的……」可是已來不及了,雞巴還是插了進去!

「啊……別急……慢點……」

「我才不在乎,因為我就是你老公。哈哈!」

我下樓之後向上看,還能看到馨美在窗台跟我揮手再見,可馨美的下半身正插著另一個男人的雞巴,繼續著剛才中止的交媾行為。如果我仔細看的話,也許還能發現那規律性的前後搖動。

「喔……討厭……人家還在……打招呼……你就……幹起來了……啊……慢點……」阿美實在受不了,可偏偏快遞員加快了抽送節奏,讓阿美爽得不得了。不一會兒,快遞員就在阿美體內爆發了。

「呼……急什麼?我老公暫時不會回來了……」阿美手指不斷地把玩著這份屬於她的快件。

「我還要將其它快件送出去……」快遞員把馨美抱在懷中,不斷地搓揉著她的奶子。

「你……是不是不行了?」馨美口頭上還是不饒過這個冤家。

「不行?我來幾次都可以,不要小看快遞員的體力,哼!」

「那……怎麼證明呢?」阿美撒嬌地投入到快遞員的懷裡,並輕輕地撫摸了一下他的龜頭。

……

下班回來的時候,我看到快遞員正開著他的郵車離開,我還笑著想,我跟這快遞員真有緣,第一次送包裹時看到他,他第二次來這裡時我又看到他。誰知,跟他有緣的不是我,而是我那可愛的老婆,是她導致了快遞員曠了一天的工。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就是我的家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