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多情[完][作者不詳]

女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難忘的第一次:諸如第一次來月經,第一次與初戀的情人熱情擁抱和接吻。第一次在新婚洞房,含羞之中忍痛向丈夫獻出初夜,第一次躺在冰冷的産床上,在懼痛之中生下孩子。但是一個女人在精神寂寞之中,背著己的丈夫第一次與人偷情,並第一次達到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性高潮,一定是最令人難忘的。

我是一個在四川山地的農村長大的女孩子,是一個男人們所說的,第一眼看上去就會覺得很漂亮的那種女人,幾年前,我認識了我現在的丈夫,他是某國營企業的正式工人,在我們那里,一個農村女孩能找一個正式工人,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我們彼此相愛,我對他更是百依百順,結婚一年后,生下了一個男孩,因爲政策的規定,我的子宮里放了避孕環。不久,我丈夫因工作需要被調到分廠工作,家中就剩下我們母子倆。丈夫要隔十天半月才回來看我們母子一次。

孩子一天天地長大了,我把孩子送回我娘家斷奶。由於我沒有工作,孩子又送回娘家,所以整天無所事事,丈夫又不在,就感到很寂寞。晚上獨守空房,更不是滋味。

朋友來叫我去跳舞,我高興地跟她去了。在跳舞時我經朋友介紹認識陳俊,陳俊是一個做香煙生意的老板。后來,陳俊就天天晚上來請我去陪他跳舞,並經常請我去吃火鍋,陳俊是一個身材高大結實的男人,由於經常的接觸,他給我的形象是很有幽默感,他講的每一句話都使人感到很開心,所以同他在一起,永遠不會使人感到空氣緊張。他講話很有分寸,做事很有規律,我就對他少了一份戒心,多了一份好感,有一天,他請我跟他去煙草公司玩,在煙草公司我親眼看見他將一大紮現鈔付上,又將成箱成箱的香煙搬到汽車上。陳俊對我說:“阿芳,如果你願意,今天就帶你出去見見世面吧!”

我很高興地點頭答應,到了目的地,我又目睹他將一箱箱的香煙交出去,再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放進自己的腰包,我心里好不羨慕。回到市區后,他問我想不想做賣香煙的小生意,我不加思慮地說道:“想是倒想,就是沒有本錢啊!”

阿俊很認真地對我說:“這個你就放心好了,我可以將搭配的香煙交給你去出手,嫌的錢是你的,你只需要將本錢給我就行了嘛!”

我高興地問他是不是真的,他說:“這個我不用騙你,因爲我每次在煙草公司拿煙的時候,中高檔香煙一都要搭配一部份低檔煙,所以這些低檔煙就給你去出手,這樣你就不用愁什麽本錢了嘛!”

聽他這麽說,我好不高興,我很激動地對他說:“阿俊,我賺了錢后,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他很幽默地看著我說:“你將用什麽來感謝我呢?第一,我不需要你送錢,第二,我更不需要你買什麽禮品送給我,我看你準備用什麽來感謝我。”

我默默地,考慮不到該用什麽來感謝他,他笑著對我說:“不要呆想了,我們先去吃飯吧,然后再去跳舞。”

我滿懷高興地同他去了,我們吃飯,談天,又一起進舞廳玩得很開心,舞會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左右了。雖然是陽春三月,但晚上十一點后街上已沒有多少行人了,他送我回家,在我們路過煙草公司時,他叫我等一下,他說去看看汽車的門有沒有關好,因爲我一人站在大門外有點害怕,所以我就同他一去走進了煙草公司的大門,我同他來到了那輛汽車旁,他左右地拉了拉車門說:已經關好的了。“

這時,我見他從褲袋里拿出車門鑰匙打開車門,並對我說:“阿芳,我們上去坐坐吧!等我抽支炳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說著,他就坐進了駕駛室,我也沒有考慮地,跟著進了駕駛室,他點燃一支煙,漫不經心地抽著,他說:“現在這個年代,交女朋友就要就要找家庭主婦,因爲家庭主婦最純,最有女人味。”

我問他這樣說是什麽意思,他說:“滿街跑的女人最好不要去碰她們,以免發生爆炸,就麻煩了!”

我不懂他的話是什麽意思,他接著又說:“阿芳,你皮膚又白又嫩,人又長得這麽漂亮,我好喜歡你呀!”

我說:“阿俊不要這麽說,你是知道我是有丈夫的。”

他說:“好了,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我送你回家吧!”

我轉身正準備下車,他突然從后面緊緊地捉住我,並將我按倒在坐墊上。我極力掙紮,我說:“阿俊你不要這樣,如果我丈夫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他一手擋住我的嘴輕輕在我耳旁說:“你不要叫,現在夜深人靜的,要是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我們就麻煩了。”

我想,如果我叫喊,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也真的就大件事了。接著,他又輕輕地對我說:“阿芳!我真的好喜歡你。你放心吧!我一定帶你出去賺大把大把的錢,你不要動,我只是想親親你,撫摸一下嘛!”

我極力推他,他卻死死地抱著我不放,汽車就搖動著,所以,我就不敢再推動他,要是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難爲情了。他見我不再反抗,就在我的臉上。嘴唇上一陣狂親亂吻,他的手也順勢伸入了我的襯衫內撫摸著我那對豐滿的乳房。

“阿芳,你太美了,我好喜歡你呀!阿芳,你嫁給我吧!我一定帶你去賺大錢。”他語無倫次地說著,我的衫鈕被他解開了,一下子又將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對豐滿的乳房一彈而出,他就勢低頭親吻我的乳房,並含著乳頭吸吮著,他自言自語地說:“你的奶奶好大,好肥呀!”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想把手伸入我的褲內,我馬上拉住他的手對他說:“阿俊請你不要這樣,我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們到此爲止吧!我要回家了。”

他根本不聽我的,還是執意地要將手往我褲內伸,我說:“阿俊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女人,你再不聽我就要喊人了。”

他仍若無其事地說:“你喊人我不怕,我又不是本地人,抓進去兩三天,我就會出來,而你,你又怎麽去給你丈夫解釋呢?你如果不怕,那就喊吧!”

他這一招很利害,是的,我並不敢大聲喊,唉!到如今只有任事態發展下去,但又一想,男女之間不就是那麽一回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麽呢?我又已經有避孕環,如果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丈夫大概是不會知道的。

這麽一想,我也不再反抗了,“唉!任其自然吧,我也來嘗試一下偷情是一種什麽味道吧!”當我在想這一刹那,不知不覺我的褲子已被他脫到了膝下,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幾下,他驚奇地對我說:“哇!你是一個尤物,難得的尤物!”

當時我不解地問他尤物是什麽意思,他吻了吻我說:“真的沒想到你是一毛不拔,不長陰毛就是白虎嘛!你不知道十個女人九個毛,像你這個型號,十個女人中難得找到一個哩!我好幸運哦!”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那一毛不拔的陰阜上來回地揉捏著,他的嘴不停地吻著我的臉,唇,耳等處,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著一個汽球一樣摸玩著我豐滿的乳房,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里,他的舌頭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他的手又滑向了我的陰阜,在我那光禿禿的地方輕柔地揉捏著,嘴里自言自語地:“白虎的肉包子好肥呀!”

這時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脫他的褲子,脫掉褲子后就順勢壓在了我的身上,在黑暗之中,我感覺到一根像銅筋棒一樣的東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熱呼呼的,我看不見他的陽具是什麽樣,是粗是小,是長是短我無從知曉,唉!管它長短大小都無關緊要,我只希望他像我丈夫一樣三下五除二,早點完事了,好早點離開這個可怕的鬼地方,如果時間長了,被人發現那就完了。他卻不慌不忙地握著他的肉棒在我的陰阜上。大腿內側來回地闖來闖去,由於駕駛室內很窄,所以我雙腿不能張得太大,他把龜頭對準了我的肉洞輕輕地頂了幾下,也沒有能插進去。

這時,我發覺到他的龜頭抵在我的肉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似的。沒法子進入我的肉體,我不知道是我的下面沒有水的原因還是他的龜頭太大了而進不去。但我又在想,是不是因我的腿張得不夠大而影響他的入侵呢?

不過,這里的環境所限制,我的雙腿已經不能再分開了,於是,我伸手去撥開我下面那兩片肥肉,盡量張大下面的洞口。他要順勢將肉棒往我的肉洞內頂去,他輕輕地在我耳旁道了聲:“謝謝!你放心我會帶給你一份驚喜的!”

我沒有理他,這時,他的陽具已溫柔地進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進去,他的肉棒不知有多粗,我感覺到他的陽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滿滿的,不過我也用不著想那麽多,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他能早點射精,早一點離開這個地方。然而阿俊卻若無其事地,一邊慢慢地抽插著他的肉棒,一邊將他的手在我的兩個乳房上摸來摸去。一會兒又把我的乳頭捏來捏去。

我躺在下面一動不動,黑暗中,我們都看不到對方的表情,我只感覺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來回地親吻著,他的手不停地揉捏著我那對肉球似的乳房,爲了讓他盡快射精,我便閉攏雙腿,用力夾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動作倒很溫柔,很有節奏,一點也不急躁,他輕輕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緩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從我的臉上滑向我的乳房,雙手揉捏著乳房,使乳頭部份凸起。接著伸出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然后又含著乳頭溫柔地吮吸。

經他這麽又吮又舔搞得我渾身癢酥酥的,同時,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還是不快不慢地抽插著。

抽出,插進,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麽溫柔而有力地觸最深處,同時,他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絲絲舒服的感覺便由我的陰道和洞穴的深處傳入我的大腦。我的洞穴里也潮濕了許多,並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覺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將手從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會陰處,然后幽默地,又好像自言自語地喘著氣說:“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有水出來了!”

我問:“你在說什麽?”

他微微地喘著粗氣說:“我說你的肉包子好肥呀!你那兩塊肉好有彈性,你看我插進去,你那兩塊肉就把我的兄弟給彈了出來啦!”

此刻我心里很明白,我是在和誰做事,所謂做賊心虛,這話一點不假,我的心里是相當害怕的,哪有心思去聽他油腔滑調,我真的希望他能馬上射精。我不敢想再待下去了,而他呢,他還是用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他的陰莖不快不慢地抽插著,那條肉棒在我的洞穴內一會左,一會右,一會上,一會下地撬動著,搞得我渾身熱熱的,慢慢地,我感覺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進去時,他那龜頭好像把我洞穴最深處的一個什麽東西給碰著,好像觸電一樣,我就會抖動一下,感覺上很舒服,就這樣一反一複漸漸地我覺得越來越舒服,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來越多了,人也覺得輕飄飄的,這時我才感覺到他的確跟我丈夫不一樣。

他的陽具還是那樣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節奏,每一下都是那麽溫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處,而每當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時,我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戰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覺地伸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覺到什麽,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來越多,並伴隨著那肉棒的抽插溢出來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松開抓住他手臂的雙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擡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勁地插進去,我便擡起屁股迎上來。他見我在配合他,更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粗氣地說:“阿芳,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難忘今宵!”

我覺得我的陰道好像變寬了一樣,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勁插,插快點插深點,我緊緊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再加劇。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從我的肉洞內直瀉而出,流在汽車坐墊上,我的屁股也濕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一陣陣舒服的快感由陰部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還在變寬,感覺不到他的陽具的強度,好像他的陽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說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變寬了還是他的肉棒變小了,我使勁地夾緊雙腿,哇!太舒服了,我倆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動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麽有力地直闖我的花心,我的身體在戰抖,好像觸電一樣,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連根放在里面,永遠不要拔出來,他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他的勁越來越大,我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東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麽地方,完全忘了這是在和別的男人偷歡。

他把我搞得這麽安逸舒服,我真的不想讓他下來,讓這種舒服感永遠保持下去,這種舒服,安逸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樣,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舉,我的屁股就像篩糠一樣上下左右擺動,我的人就像飄了起來,好像突然從萬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腦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觸摸了三百八十伏的電壓一樣,一殷強有力的熱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時,一股最舒心的暖流從我的肉洞的最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阿俊有如一堆爛泥壓在我的身上不能動彈,不知過了多久,我那飄浮的心才回到駕駛室,阿俊從我身上下來,我感覺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們休息了一會兒,便起身穿上衣服,由於剛才的快樂和舒服,使我的心情很好,很開心。沒想到第一次同他偷歡他就使我舒服到極點,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把開始時對他的一份恨,也轉成了一份好感,甚至我有一點喜歡他,我心里在想:“如果他下一次提出要同我造愛,我絕對不會拒絕他,希望他下次還會再來,再給我帶來快樂和舒服。

這時阿俊問我:“阿芳,怎麽樣,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錯吧!”

我睹氣地說:“你怎麽知道我丈夫不如你呢?”

他摟住我說:“肯定啦!看你剛剛興奮的樣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從來沒有給過你這種感受,是不是呀!”

他看著我,期待我的回答,但我也看著他,無法回答他半個字。是的,我結婚幾年來,丈夫他從來沒有帶給我什麽叫舒服,從來沒有過像今晚這樣的美妙的感受,我真的不知道一個男人能使一個女人這樣快樂,這樣銷魂,唉!如果他就是我丈夫該多好,我會讓他日日夜夜都給我快活,那才好呀!

他見我半天沒有回答他,就問我:“阿芳,你在想什麽呢?”

我說:“沒想什麽呀!”

他把頭貼在我耳旁輕柔地問我:“今晚玩得開不開心呢?”

我紅著臉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他接著又說:“下一次我會讓你更開心哩!”

我們輕輕地出了駕駛室,整理好衣衫就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煙草公司的停車場,我回頭一望,沒有發現其他人。我想今晚的事情大概沒人知道,真是上帝保佑,而且還會有下次,我心里暗暗期待著下次,他摟著我,我們慢慢地走著,這時他從口袋里取出不知多少錢給我,我心想,你把我當成什麽人了,我一下子就火冒三丈,把他手中的錢打落在地,憤怒地對他說:“誰要你的錢,你把我當成什麽人了!”

他見我發火了,忙揀起地上的錢對我說道:“阿芳,你誤會了!我只是感激……”

我打斷他的話,說道:“無論你怎麽說,我不想聽,快送我回家!”

他忙對我說:“對不起好了,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呢?”

他摟著我,我們彼此都沒有講話,不知不覺已來到了我家前面的巷子里,我對他說

道:“阿俊,就送到這里,你回去吧,別讓人看見了不好。”

他把我緊緊地抱在懷里,親吻我的前額和雙眼,我連忙把他推開,他含情默默地對我說:“我明晚還來找你。”

我也高興地伸雙手攔住他的腰,我所期待的不就是明天嗎?我心里比吃了蜜糖還要甜,我滇掂著腳回報了他一個吻。他看見我進了家門,才轉身地離去了。

回到屋里,已是淩晨三點多了,屋內仍是空空的,我脫掉衫褲躺在床上,回味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是多麽的美妙,我現在才知道男女之間的性交是多麽的不可思議,我終於明白了什麽叫造愛,但我和丈夫結婚了幾年,孩子要已經一歲多了,爲什麽丈夫從來就沒有使我達到過這樣高潮?

同丈夫性交,從來就沒有像今晚與陳俊這麽舒服快樂,他們同樣是男人,爲什麽兩個男人給我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一個使我瓢飄然,舒服到了頂峰,而一個使我從開始到終了都那麽平淡。雖然我丈夫每次都搞得滿頭大汗的,我在下面卻沒有一點反應,每次我都希望他快點搞完,我好睡覺,這個問題我真是百思不解。

這時,我感覺到我下面有液體從肉洞內流出,我就脫掉三角褲,張大雙腿伸手去撫摸我那兩片肥肉,我又想起在駕駛室內所發生的一切,這一切是多麽的令人回味呀!我撫摸著兩片肥肉,摸著從肉洞內流出的液汁,這液汁中有我興奮時流出的淫水,當然也有阿俊射進去精液。我的心里有說不出的喜悅,今晚真是太刺激了!

阿俊剛才說得太妙了,“難忘今宵”,且不說難忘今宵,今宵就已經難忘了。

不知不覺中,我進入了夢鄉,可是我又被一陣舒服和高潮驚醒,我還以爲陳俊還在我身上,我伸手一抱,是空的。我翻身坐起,打開燈一看,屋內除了我沒有任何人,發覺是一個春夢,我使勁打了一下自己,真是一個夢,我沒勁地又躺下睡覺,我想不通爲什麽會作這樣的夢呢!我伸手一摸,我的肉洞怎麽會有這麽多水呀?以前我從來沒有這種現象,爲什麽現在作夢都會有快感,並在夢中達到高潮。我想,一定是陳俊打開了我的快樂之門。我好想快點再見到他呀!

第二天,我起床后,心里一直想著阿俊,盼望他早點到來。他不負我的希望,終於又出現在我的面前。當我看見他的一刹那,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我簡直忘了形,傍晚時我跟他一起去吃飯,進咖啡廳,在咖啡廳里,我們要了兩杯咖啡和一些小點。我們坐在一起。阿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手剛好放在我的乳房上,我不再拒絕他,他的手在我的乳房上輕輕地揉捏著,他輕聲細語地在我耳邊問我:“昨天晚上睡得好嗎?睡覺時有沒有想我呀”

聽他這麽一問,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心跳得更快了,我沒有說話。他又說道:“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你是不會忘記的,我相信你是終生難忘的”

我不好意思地問他:“爲什麽呢?”

他看著我說:“爲什麽?這還用問爲什麽嗎?昨晚你給我的感受,和你忘形時的動作,我想你今后是不會再拒絕我的要求的吧!”我的心一陣戰抖,他好像看穿我的心,知道我在想什麽,我的臉更紅了,他摟著親了一下我的臉,我順勢把臉埋在他溫暖的懷里,怕他看穿我期待他再來的想法。

我感到很難爲情,他則摟著我輕輕地撫弄著我的頭發,我靠在他寬厚的胸膛上,微閉雙眼,聽著優美的輕音樂,任他輕摸輕吻,他輕輕地在我耳傍說:“你陰阜上不長一根毛,是一個上乘的肉飽子,唉!你丈夫把這麽好一個肉飽子放在家里涼拌,若是早兩年我們認識,你的肉飽子只有我一個人吃了,沒有你丈夫吃的份了。”

我笑著說道:“去你的吧!油腔滑調的。”

他含情脈脈地望著我,又說:“騎白虎,肉包子,銷魂洞,水長流!”

我問他是什麽意思,他說:“我在外面到處跑,見的女人也不算少了,可是像你這樣天生光潔無毛肉飽子,而且多水飽汁的蜜桃女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真是一等上乘的尤物,算是我們有緣份吧!”

我不太懂他到底在講些什麽,我就這樣看著他聽他講話,他邊抽煙邊看著我,過了一會他說:“我真的看不出你已生過孩子,卻仍然像一個少女。”

他說此話時把我搞得很不好意思,我說:“你不要說得那麽肉麻好不好,我難道真的有那麽好嗎?”他拉著我的手很認真地對我說:“阿芳,我現在不想騙你,唉!我老實同你講我是結過婚又離婚的人,原因是我老婆同我每次作愛時她都叫著受不了,不管我是多麽的小心她都叫痛,就因這個事我們離婚了,后來我也認識了幾位女人,可是她們都因同樣的原因同我分手,爲此我很痛苦,但是你與她們不同,因爲你同我第一次的就可以同登極樂仙境!唉!你是一個尤物,難得的尤物,但願我們能長相斯守。”

我看他說得那麽真誠,我也不想讓他傷心,我說:“有情不管別離久,情在相逢終有期。我不會離開我丈夫的,因爲我和他已經有了孩子。不過偶然和你親熱,也未嘗不可,只是你也要替我著想,不方便的時候,可別太勉強。”

他深情望著我說:“阿芳,你想不想知道,她們爲什麽個個都是在我同她們的第一次后就分手呢?”

我搖了搖頭,他又說:“昨晚上我很對不起你,我不該強迫你就范,雖然你后來也很開心,但我始終對此事感到內疚。”

陳俊的確是老練而且狡滑,他明明知道我達到高潮后,多數是不會恨他的。我故意接著他的話說:“是的,我那時很恨你,你不了解我,我最恨別人強迫我做事,就是我丈夫要同我做,都要經我同意的。可是你竟不由分說就把人家給干了!”

他看著我,微微笑著對我說:“對不起!以后我每次都問你一聲行不行。”

說完,他把我摟得更緊,我想起昨晚他帶給我的快樂和性高潮,一股強烈的欲火在我心中燃燒,那欲火就像火山即將爆發似的壓制得我好難受,我恨不得馬上就找一個地方就把那回事和他干起來。

當我渴望著那一刻的來臨,想著那一切一切,我的下面就覺得熱呼呼的癢得難受,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似的,連忙起身付了錢,他摟著我走出了咖啡廳,我們就像是一對新婚夫妻一樣親熱,他摟著我,我依靠在他那結實的肩上。這時他輕輕地在我耳傍說:“我等會要給你看一件寶貝,我想你會喜歡的。”

我溫柔地問:“是什麽寶貝,你又怎麽知道我會喜歡,在哪里呢?快給我看看!”

他笑著說:“現在還不行,等一會我會給你看的。”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我家,我打開房門,家里空無一人。我倆進了屋后,我就順手關好了門拉好了窗簾,這時他半開玩笑說:“今晚我不走了,我陪你睡好嗎?”

我紅著臉說:“你高興就在這里睡吧!不過明天早上六點鍾前你必須離開這里。”

我心想,如果我丈夫回來最快也要明天早上六點后,今晚有他陪伴,他會給我一個難忘的今宵,怕什麽,反正丈夫不在身邊,只要我小心點是不會有人知道的。他高興地抱著我一親,我們倆人順勢都倒在了床上,他壓著我親吻我,找開心極了,這時他拉著我下了床,我站在床邊他就幫我脫衣服,我的衣衫被他一件一件地脫下,這時我只帶著乳罩,下面也只穿著一條三角褲。我的乳罩扣被他解開了,一對雪白豐滿的大乳房一彈而出,阿俊看著我的乳房,忍不住又捏住說道:“你的乳房實在太美了!”

我紅著臉沒有理他,他迫不及待地又脫去了我的內褲,我一絲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他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半天沒有反應,此刻的找根本不知道“羞恥”兩字,我心想,既然要做就不要怕,我要讓他看過夠,他呆呆地站著不動,一雙眼睛像掃描一樣上下打量著我赤條條的肉體。我被他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好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似的把我注視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是一個真正的美人,你的皮膚又白又嫩,甚至太動人了,讓我摸摸你吧!”

說著,他一下摟住,撫摸著我的肌膚,說道:“你的肌膚模起來又光又滑,你這對奶奶又圓又大,你看這兩顆奶頭好似成熟的櫻桃一樣,美極了!我想吃這兩顆櫻桃。”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奶上來回地撫摸,揉捏著,他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下面模去,另一只手的手指已觸模到我的陰阜,他低著頭簡直是目不轉睛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來回在我的陰阜上磨擦。我見他慢慢地親吻著我的乳房,他的嘴唇慢慢地在向我的肚子小腹吻去。他整個人就蹲了下去,他的嘴唇剛好吻在我的陰阜上。

他閉著眼睛,用鼻子在我的陰阜上聞了聞,睜開雙眼看著我那一毛不長的陰阜,說道:“不長毛的女人真是太美妙了,中間這條肉縫一目了然。像未成年的小女孩。”

他的手一把抓在我的陰阜上,他說:“真不愧是一個逗人喜歡的肉飽子,一抓就是一大把肉,又白嫩又細膩,美極了!”

他站起身來,緊緊地抱住我說道:“我第一次看見這麽美的女人,真的,你太完美了,讓我再好好地欣賞一下吧!”

說著他便放開我,並后退兩步,再次欣賞著我那雪白渾圓的乳房,還有找那一毛不拔凸起的陰阜,以及那條清晰可見的肉縫。看完之后,他便把我抱起輕輕地放在床上,他站在床下面,上半身伏在床上,一雙大手慢慢地,而且很溫柔地在我的下面翻閱著我的大陰唇、小陰唇,用大拇指在我的肉縫里輕柔地來回滑動著,中指時不時地磨擦著我的陰蒂,我被他撫摸得很是舒服。他的另一手按揉在我的會陰上,我覺得又是一陣快感從那兒傳遍全身,我的人肉隧道熱呼呼地流出了水來。

這時,阿俊用手撥開我的雙褪,他的嘴唇對準了我的洞口便是一陣猛吸,把我流出來的淫水也吃進肚里,他又伸出舌頭探進了我的肉洞口拼命地舔著,接著又撥開兩片大陰唇,用他的舌頭溫柔地,來回舔動著我的陰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顫抖,舒服極了。

他的手在找的雙乳上來回的揉捏著,我被他搞得渾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內空蕩蕩的好需要他一那根東西來充實,我的心里好慌,我拉著他的手暗示他脫衣上床。

他明白到我需要的是什麽,他站起來開始不慌下忙地脫著上衣,我盼望他脫快點,當我看見他脫光上衣時,我才發覺他是那麽的健壯,他的胸肌好發達,寬寬的胸膛,他腰很粗壯,真是熊腰虎背,到處都是肌肉凸凸,簡直不相信他是四川人。后來我才知道他的父母都是山東人,怪不得他那麽高大結實。只見他又脫去了長褲,還有一條內褲。他卻沒有急於脫去,我都感到奇怪,這時他微笑著對我說:“阿芳,你記得今晚我們從咖啡廳出來時,我對你說過要送你一件寶貝嗎?現在我拔出來給你看!”

我明白他在講什麽,我急著說:“好哇!什麽寶貝快讓我看看,我滿意就喜歡,不滿意就不喜歡。”

他笑著說道:“你一定會滿意的。”

說著他便脫去了內褲,原來他所指的寶貝就是指他的那條肉棒。現在,我才看清楚了,他那條肉棒原來是又粗又長。我的心差點沒跳出來,看著他的特大陽具,我的心跳得更快了,我要不是親眼見到,我簡月十相信會有這麽粗壯的東西,他上床后,躺在我身邊,我看得更清楚了,他的那條特大號的陽貝起碼有二十公分長,直徑起碼有四公分左右,簡直是又長又粗又圓,真的好像一條種牛的大雞巴,那龜頭就好似一朵大蘑菇頭似的,怪不得昨晚在汽車駕駛室,他搞了半天也搞不進去,我一直認爲是我的腿張得不夠開而影響他的,原來真正的原因還是他的肉棒太粗了,也就是他這條特大號的大肉棒搞得我欲仙欲死,也正是這條大肉棒,使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我這才感覺到它的可愛之處。一想到這,我心里就有說不出的快感。

這時阿俊轉身向著我,問我在想什麽。我說沒想什麽,他一手握著粗硬的的大肉棒問我道:“阿芳,這條寶貝可愛嗎?不知你滿意不滿意呢?”

我沒有正面回答他,我心想:可愛倒是非常可愛,只要能使我舒服,能給我銷魂,越粗大我越喜歡。

我呆想的時候,他突然翻身騎在我身上,他一手握住那條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在我的乳溝里來回地磨擦著,他好像等得急了,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進發,我由於很興奮洞里很潮濕,也很空虛,早就在等待著他的大肉棒了,我兩腿張得大大的,洞口圓圓的張開著,我感覺到他的大龜頭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門口,但他一點也不急進,他的龜頭只在我的肉洞門口慢慢地抽動著,隨著他慢慢的抽動,他的龜頭一點一點地進人了我的肉洞內,這時他用雙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進了一大半,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點脹脹的感覺,但一點也不痛,他將大肉棒抽插了幾下,整根肉棒抵進了我的洞內,我的人肉隧道被他的大肉棒塞得滿滿的,他開始慢慢地,溫柔而有力地抽插著,每一棒都直闖我的花心,我覺得很舒服,他的又用嘴唇含著我的乳頭提來提去,和伸出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

一會兒,又將舌頭伸入我的嘴里攪拌著,我被他搞得輕飄飄的,肉洞里的水也在不斷地流出,我的雙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腰,我的屁股也隨著他那肉棒的抽插而左右上下地擺動。

我的舒服感一浪勝過一浪,在不知不覺之中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我的人肉隧道越來越寬了,我緊緊地夾緊雙腿,好像都感覺不到他那大肉棒的強度,我心想,就是他那條大肉棒再粗點,可能更舒服。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他的抽插動作也越來越快,但是每一棒都是直搗到底,我拼命地抓緊他,因爲我太舒服了,特別是每當他的大肉棒有力地插到最深處時,我的身體就像觸了電似的,會全身顫抖。我的身心好似飄浮在半空中似的,高潮一個接一個地來臨,我連續達到了三次高潮,這種連續達到高潮的感受,使我欲仙欲死,也使我失去了知覺。他是什麽時候把我的雙腳放在他的雙肩上,我都不知道,只見他氣喘籲籲用出了全身的力氣在作最后的沖刺,他使勁地抽插,他的大東西直插到底,每插到底,我的全身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幾下,我又隨替高潮的來臨不停地呻吟著,我死死地抓住他那滿手是汗的手臂。

突然,阿俊說道:“要出來了!”

緊接著,一股暖流急促地射入了我的洞內。他像死豬一樣趴在我的身上,不動了,他太累了,我也因爲達到四次高潮而累得不得了,我用手輕輕地撫摸他全身的汗水,他從我身上下來躺在床上。我們彼此都沒說什麽,就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我突然一下驚醒,一看鍾已次日早晨五點半左右,阿俊還甜甜地睡在我身邊,我發現他的那條大肉棒硬梆梆的聳立在他的雙腿之中,我見他睡得那樣香,便好奇地向那條肉棒摸去,哇!實在好大,好硬。

突然他的身一動了一下,我急忙縮開手。想了一下,不行,時間不早了,我得叫醒他,於是我推著他的身子叫他起床,他沒有半點反應,我用手捏住他的鼻子,他突然一下緊緊地抱住了我,我焦急地對他說:“現在已經快五點四十分了,萬一今天早晨我的丈夫回來,就壞事了呀!”

但是他若無其事地說:“我不怕。”

我說:“你不怕,我怕,你不知道我丈夫的性格,他見到這場面,他會殺人的。”

他說:“你丈夫真的有這麽魯莽?”

我說道:“你不知道他外號怎麽叫的,快點穿衣走吧!難道真的不怕我丈夫砍掉你的怪腿嗎?”

他笑著對我說道:“看把你急的,其實我都想早點穿衣走,可是它不想走。”

說著,他拉我的手放在他勃起的肉棒上說:“就是它不想走,你看它擡起頭來,在向你敬禮哩!”

我焦急地說:“你不要開玩笑,如果我丈夫不回來,你晚上還可以再來嘛!”

他胸有成竹地說道:“干麽要慌,就是你丈夫回來最快也要六點半才能到家,起碼還有四十五分鍾的時間。來!我好快就完事的。”

於是我說:“你要來就快點,不要開玩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爲了不十再擔誤時問,我就張大雙褪,並伸手去撥開那兩塊肥肉,他手握肉棒將大龜頭頂在我的洞口慢慢地將肉棒往里插,因爲昨天晚上他射在我陰道里的精液起了潤滑作用,這次他不太困難就整條插進去了,他漫不經心的抽送著,他的嘴不停地在找的臉上嘴上吻來吻去,我雙手抱住他的腰,溫柔地對他說:“阿俊,我求求你來快點,早點射精好不好?”

他微笑著對我說:“再快也要保質保量啦!你不用耽心,找保證在六點十五分之前離開這里。”

他的大肉棒在我的陰道里一深一淺地抽插著,爲了使他盡快完事我就夾緊雙腿,並擡起屁股上下左右地篩動著,同時我也覺得這樣揉的篩動很舒服,水也隨之多起來了。

這時他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樣出出進進,每一下都碰到底,一股股強烈的電流由我的陰道最深處迅速傳遍我的全身,我死死地抱緊他,不久,他射精了。我也隨之地達到了高潮。說句心里實話,我真的舍不得他走,我好喜歡他,愛他那條巨大的內棒。

他射精后,我還緊緊地抱住他不放,我好希望他天天晚上來陪伴我,給我快樂,只要他想玩我,我都可以隨時隨地的脫掉褲子讓他搞。

“怎麽啦!你不想讓我走是不是呢?”阿俊聲問我,我這才清醒過來,一看鍾,剛剛六點十五分,我松開他,我的臉隨之也紅透了。他起身邊穿衣邊對我說:“阿芳,你在要達到高潮的時候,全身不停地抖動著,每到這時候你最美的。”

我紅著臉不好意思地對他說:“快點穿衣,時間不早了。”他穿好衣服后,爬在我身邊用嘴來吻了一下我的陰部,說道:“你的這個東西太美妙了,我今晚還要來。”

說著他又在我的嘴上吻了吻,看著我說道:“阿芳,我今晚還要來,我想你不會拒絕我吧!”

他看著我,等待我的回答,我不好意思地把頭轉向一邊下理他,他把我的頭搬過來深情地一吻,我也深情地望著他鼓足勇氣溫柔地說:“來吧!你天天來我都開心!”

他的嘴深情地吻在我的嘴唇上,並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嘴里,我倆的舌頭繞在一起。找們就在這難分難舍之中分開了。我望著他走出了房門,他輕輕地關好門,我聽到他的腳步聲越走越遠。

我躺在床上興奮得沒有半點睡意,我心想要是有他天天陪我,那該有多好呀,剛才他走都是沒法,我們又不是夫妻,我們這叫偷歡。

突然,我感覺到洞內有水流出,我知道這是他射進去的精液,當然還有我興奮時流出的愛液。我伸手一摸,才發現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也懶得理會了,不知不覺地我又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已是上午的十一點四十五分了,我丈夫並沒有回來,虛驚一場,不過還是安全第一好,我起床后就燒飯,沖涼,洗床單,這一切搞好以是下午的三四點了,我便坐在家里給孩子織毛衣,下知不覺已是六點多了,六點半時,阿俊高高興興地來了。

他叫我出去吃飯,飯后我倆來到一間,情侶咖啡廳“在咖啡廳里,阿俊很認真也很慎重地對我說:”阿芳,你嫁給我好不好,我有錢,我會使你幸福的。“

我思考了片刻,對他很嚴肅地說:“不行,我有丈夫,有孩子,雖然我很喜歡你,但我更愛我的丈夫和孩子,我們這層關系發展到現在,我從內心來說我已覺得很對不起我的丈夫和孩子了。”[本帖最后由玄武堂有雪於2011-7-513:27編輯]原PO好帥!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繼續去挖寶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大家一起來推爆!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