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淫妻,享受性福

很慶幸,我有一個優秀的妻子,人不很漂亮,但氣質不錯,聰明伶俐,對老人、對孩子都沒得說。我們結婚近十年,當愛情發展到親情的時候,少了許多浪漫和衝動,日子在平淡中安靜地過著。

自從她98年辭職到一家外企做翻譯工作後,我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起初是因她多了許多應酬,家務越做越少,我幾乎成了半個保姆,後來發展成一出去就整個月,拋下我們父女過著家不像家的生活。雖然心中有氣,但必竟她也是為了這個家,而且我們感情一直很融合,婚後紅臉的時候都很少。

在不斷的溝通中,理解使我漸漸地心情平和起來。

2000年我也辭了原來的工作,在老客戶的支持下,做起了自已的生意,現在想起來還後悔下來太晚。漸漸地生活富裕了,買了車子,換了房子,請了保姆,我也輕鬆了很多,那時感覺美好的生活似乎剛開始。

人都說,「貧窮思溫飽,溫飽思淫慾」。我的體會這不僅表現在男人身上,其實女人也一樣。隨著環境的變化,我們告別了鍋碗瓢盆、油鹽醬醋,精力似乎比以前更加充沛,浪漫不知不覺地又回到了我們的生活中。這種浪漫不只是花前月下,也不限於玫瑰洋酒,而重要的是性觀念的轉變,這種改變,使她在婚後十幾年裡,第一次真正做了女了,體會到了高潮帶給她的美好感受。

說出來可能很多人不會相信,那時我們才知道什麼叫A片,才知道原來做愛還可以那樣。想想過去那封閉的年代,剝奪了多少人生快樂啊!青少年不許看A片我絕對贊同,但是對於成年人,這種封閉我永遠都不會理解。

記得那是她一次出國歸來的一個「新婚夜晚」,保姆和孩子睡下後,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扔到床上準備戰鬥,前戲過後她神秘地從包裡拿出一個CD包裝盒,邊打開邊臉紅地對我說:「讓你看一樣東西,不許生氣啊!」我笑著說:「我們生過氣嗎?」其實,那會兒我想可能是我們說過多次的A片。

果然,那是一套包裝精美的正版法國A片,打開筆記本電腦,脫了衣服躺在床上,我們開始了人生第一堂性愛技巧教育課。那晚她第一次來了高潮,而且是模仿片中女人的動作,我邊插、她邊自摸後找到的感覺。

打那以後,我們通過學習找到了適合自已的性愛方式,幾乎每次做愛她都會有高潮,我們的夫妻感情也從美妙的肌膚之親中得到了升華。

我喜歡聽她講國外的趣事,每次回來她都會講許多故事給我聽,包括什麼裸體浴場,什麼紅燈區,什麼天體營,什麼異樣的家庭聚會……等等這些,我都聽得很入迷,漸漸地開始羨慕西方的開放生活,羨慕他們完全自我的人生觀念,享受性愛的觀念也不約而同地在我們夫妻的心中達成共識。

在這種理念的驅使下,我開始產生了一種幻想,這種幻想逐漸演變成了一種渴望,那就是要讓妻子再性福一點!因為我相信,愉悅的性愛是保持夫妻和睦的重要因素。我愛我家,我疼我妻,所以才有了讓她更性福一點的渴望。

在此之前,每次妻子遠行,我都會做許多惡夢,我雖然不是闖蕩江湖老手,但我也清楚地知道,外面世界的誘惑有多麼難以抗拒。那種擔心不是瞬間掠過的思緒,而是一種真實的痛楚。那時,當她歸來,我都會在興奮之餘,不自覺地窺察她的一舉一動,拼命地想從她的手機裡、提包裡、眼神裡、語氣裡甚至是做愛的動作上找出點異樣的變化,可我始終沒有收獲。

隨著性愛觀念的變化,我們床笫之間的閒談也越扯越遠,經常會從她的故事裡展開,做些主人公互換的調侃。以前總是她問我,當她出去時間長了,我想不想啊?想了怎麼辦啊?是怎麼解決自已的問題的啊?一週解決幾次啊?我總是如實回答我手淫的次數。那時我問她想不想,她總是不屑地回答:「你以為女人像你們啊?」(現在想想,她不是不想,而是故意在裝吧?呵呵!)

後來,她不再迴避,直言告訴我她也學會了手淫。當她含羞地說出學會了手淫時,我先是有一種驚訝,而後便是哈哈大笑。她問我:「你笑什麼啊?不正常嗎?」我認真地說:「太正常了,這才像個女人,懂得怎樣不委曲自己。」

我頑皮地問她:「以前你總是說在沒有外界刺激時不會有那些想法,或是即便有了想法,也會主動地去做別的事情而使其淡卻,這會兒怎麼變了啊?」她的回答只是「嘿嘿」地笑。

我討厭她總是穿著內衣睡覺,半夜醒來,摸到的是光滑身體該多好!為此,我經常即使是不想做愛,也會淘氣地扒光她的衣服,說服她和我一樣裸睡。時間久了,自然也就不用我出手。兩個溫曖的身軀就這樣相互依靠,幸福地生活著。

其實生活是需要在不斷的變化中尋找新意與浪漫,任何一種生活方式久了,也會顯得平淡。為此我開始不斷更新花樣,想方設法在夫妻生活中添加些情趣。我利用出差的機會,買了隻叫跳蛋的東西,回家後在做愛前我試著給她用。可能人與人不同,在網上看到很多說這東西有多麼多麼的好玩,可我妻子一點都不喜歡,有點生氣地叫我拿開,結果很是尷尬,只用了一次就扔進了垃圾桶。

我不甘心,之後又買來電動假陽具,她沒有拒絕,可用起來她說一點快感都沒有,沒有真的好玩,又硬又不方便,用了三、四次後,得到了與跳蛋同樣的下場。而且她對我說:「以後別再弄那些東西了,我不喜歡!」雖然她不喜歡,但她還是理解我的心情,知道我是為了讓性生活更加風趣,多些色彩。

「假的不好玩,幫你找個真的怎麼樣?」我經常這樣逗她,她總是帶著點頑皮挑釁地說:「你去找我就玩!」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闖進了某夫妻交友網站,在那上我得到了很多啟示,看了許多文章和圖片,還經常把好文和圖叫她一起看。特別是有一天,看到了一個為妻尋性伴侶的帖子,上面寫著要求男性陰莖在18厘米以上,她不禁「啊」了一下,驚訝地說:「中國有那麼長的嗎?」我笑著說:「當然有啊!」

她說:「看書上說,中國人不是平均在14厘米嗎?還有那麼長的啊!趕上老外了。」

我問:「你看過老外的?」

她說:「錄像上有啊!」

我說:「那真的老外你沒看過啊?總出國在外,這點事都沒辦成!」她狠狠地掐了我一下。

她不太喜歡上網,總是有好的東西叫她看才會過來。在網上我下載了很多A片和一些有關性的小片子,經常用這些小東西勾引她的性慾,別說還真挺管用。她是一個對語言刺激很敏感的女人,我就經常邊做愛邊講些刺激的話題或故事,這樣她進入角色會快些,而且高潮來得也特別強烈。

為此我幾乎把編故事當成了做愛前的一門預習工課,什麼寡婦寂寞難耐勾引小伙子啊、哪家妻子紅杏出牆啊、國外婦女性保健理療過程啊……等等這些,反正都是女人越軌之事。

性到高潮,我就會對她講:「看看人家別的女人,一生嘗試過多少男人!大的、小的,各式各樣,多幸福啊!你也找一個吧,我不會反對,只要你快樂。」她會在呻吟中語無倫次地應付:「找吧……快點……你幫我找……我想要……」

我們有清晨做愛的習慣,主要是因為她喜歡。我就編些夢講給她聽,說如何夢見她和別的男人做愛,如何做的,將她被壓在身下的情景,一個一個細節我都講得讓她混身發燙。但有一點,每當清醒之時我跟她講這些,總會挨一頓溫柔的臭罵!哈哈哈……為什麼呢?女人們請告訴我,你們倒底是怎麼想的?

想辦法讓她理解我的想法,讓她改變一下生活的方式真是太難了,但再難,我也會堅持不懈地努力,充份發揚男人對性的那種頑強不要臉的革命精神!孩子開始住校學習,我們辭退保姆,家裡平時剩下我們兩個人,這下可以放開玩了!

那段時間,我在成長中頹變的兒時頑皮性格,在第二春中萌發。閒著無聊,我們倆玩撲克,輸了就脫衣服,脫光了就罰吃香蕉,一次三分鐘,直到一方要求做愛為止。偶爾她做飯的時候,我悄悄地從後面脫下她睡褲就跑,她笑著追打罵我流氓。幾次之後,她乾脆不罵了,就那麼光著下身站在廚房做飯,還說:「反正沒人看見,脫就脫唄!」還有很多小花絮,一時也想不起來,反正其樂融融,挺好玩的。

轉眼一年過去了,在這一年裡,她開始學會了上網,業餘時間網絡成了她的另一個精神支柱,對這些,我絲毫不反對,總是鼓勵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她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

而最讓我興奮的是發生在今年春天的一件事,她國外的朋友來中國渡假旅遊(西班牙人,一行三人,兩男一女),其中一男的特地跑來看她,她陪著他吃了頓飯,晚上十點多回來。當時我在玩電腦,她跟我打個招呼就去洗澡了,我笑著問了一句:「玩得開心嗎?」她只是一笑。

她洗完澡時,我也上床了,她躺在我身邊一聲不發地看著我,我笑著問她:「你是怎麼了啊?見到老朋友激動了吧?」

她輕輕地打了我一下,然後說:「他擁抱並吻了我,就這些。」

我問:「什麼感覺?」

她沒直接回答,接著說:「明晚他約我一起去洗溫泉。」

我說:「這傢伙還知道我們這裡有溫泉啊?」

她說:「不是,是我們閒聊時,我介紹他知道的。」

我有點激動地說:「只要你喜歡,可以去啊!不過……」

「不過什麼?」她問。

「呵呵……注意安全!」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尖,輕輕地說。

因為我平時時常開導她學會享受生活,別對不起自己這輩子,她也清楚地知道,我不介意她與喜歡的異性行周公之禮。

第二天她早早地起床了,收拾得很漂亮,臨行前雙眼頑皮地看著我,似乎在等待我的最後囑託。我抱了她一下說:「注意安全,我等你回來!」

「幹嘛?像是上戰場!」她「咯咯」地笑著走出了家門……

九點多鐘她發來短信說:「到了,已經住下,一切順利。」我回信問:「他住在隔壁嗎?」她回:「不遠,很近,中間隔了一床頭櫃,呵呵!」我們不約而同地回了個笑臉。

第二天晚上十點多,她回來了,沒等她換衣服,我就緊緊地抱著她,吻了好久。

她輕聲問我:「昨晚你沒睡好吧?」

「嗯,想了很多。」

「都想什麼了?」

「安全!我也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說的『安全』。」

「呵呵,明白啊!就你知道擔心。」

她換了衣服,開始收拾背包,我在一旁看著她,她不好意思地說:「你別看了,去玩你的吧!」

我說:「不,想看著你。看到你快樂,我比你還快樂。」

她頑皮地笑著,開始從包裡往外折騰,雨傘、化妝品、牙具、一件換下球成一團的粉紅色內褲……最後她笑著扔給我一樣東西,接到手中一看,呵呵,是避孕套,五個精裝的小盒子,裡面還剩下兩隻,「這就是你說的安全吧?」她紅著臉說。

我有點等不及了,一下子把她按倒在床上,她閉上眼睛,在幸福的回憶中呻吟……為了避免尷尬,那晚沒有直接問她太多細節。

事情過去一個多月了,那天我休息在家,早上起來她已經上班了,我胡亂地吃點東西,一屁股坐在電腦前開始漫無目地的亂竄。偶然間想起妻說過電腦有些慢,有空要我整理一下,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還是幹點正事吧!

無意中我打開了她的圖片文件夾,六張全裸的拇指圖片一下子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急忙點開,先是疑惑,而後是驚喜,雖然照片都是不露臉的,但從那體態上,我一眼便看出是我的愛妻。

一張是妻浴後的照片,雙手在用毛巾擦著頭髮,潔白的毛巾遮住了臉部,微微下垂的豐滿乳房袒露在胸前;第二張是妻俯臥在床上,雙手枕在額頭下面,屁屁上放著一隻毛絨絨的大手;第三張是妻的手裡握著那根巨大的東西在套弄;下一張是妻雙腿分開陰部的特寫,濕潤的茅草下,明顯的流水潺潺;還有一張是妻子舉起雙腿,男人跪在兩腿中間,粗壯的龜頭插在花心中;最後一張也是妻子陰部特寫,紅紅的花心和白皙的大腿兩側明顯留有被猛烈撞擊後泛起的紅暈。

那一刻真是讓我激動不已!這不是一個月前她與西班牙朋友做愛的照片嗎?在此之前,我試探地問過她一些那次性交的感受,她只是很不好意思地說,是一種脹脹的、眩暈的感覺。看過照片,我領會了那是怎樣一種眩暈,是怎樣一種膨脹,可能是我一生都無法給予她的性愛感受。

在電腦前呆坐了很久,我猜想她為什麼不主動給我看呢?出於女人自尊的天性?還是想在內心靜靜地品味那刻美好的激情?一遍又一遍地翻看那幾張照片,腦海中勾畫著那一刻溫馨的情節,時而對她放在桌上的生活照壞壞地喃喃自語:「看你文靜的樣子,這是你嗎?我愛你!我心中的小騷貨……」

看著、想著,濃重的愛意油然而起,多美的妻子、多幸福的老婆啊……瑞星小獅子歡快的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已是中午了。

我拿起電話,撥通了她的手機,調皮地問道:「幹嘛呢?老婆。」

「剛從食堂回來啊!」

「晚上有應酬嗎?」

「好像沒有。幹嘛?」

「回家吃吧!想吃點什麼?我來做。嘿嘿!」

「哦,我有點暈……」

「那就吃點避暈藥吧!呵呵,晚上等你啊!」

放下電話,起身下樓直奔菜市場,然後滿載而歸。

我哼著小曲,一邊做飯一邊收拾屋子,一晃已是下班時間了,四菜一湯往桌上一擺,開了瓶法國乾紅,坐在沙發上東瞅瞅西望望地開始等老婆。心想真是不做家務不知道,忙了大半天挺累的也沒看出什麼成果,做女人還真不容易哈!

她回來了,一進屋環視了一下四週,然後用那種迷惘的目光看著我,我盡力擺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對她說:「傻了啊?看什麼呢!沒有別人。」

然後她笑著說:「不對勁兒!你今天有點不對勁!」

「有什麼不對勁兒啊?我又不是沒下過廚房,又不是沒做過家務。」

「你肯定沒好事兒!」

「呵呵……今天休息,為你服務一次嘛!大驚小怪的。好了,快去洗洗吃飯吧!」

她洗完後,進屋換了件粉紅色的睡裙,在我對面坐下,潔白的手臂輕伏在桌上,微笑著用種疑惑的目光和我對話,我明白,她還在拼命地搜索著答案。我在一旁漫不經心地開著酒,餘光裡她傻傻地、可愛的樣子,差點讓我笑出聲來。

倒上酒,我舉起杯子,在她眼前晃了兩下說:「想什麼呢?傻了啊?」

妻嬌滴滴地噘著小嘴說:「不行,你不告訴我為什麼,我就不吃飯!」

「什麼啊?真的沒什麼,就是在家休息,想做點家務嘛!」

「不對,沒那麼簡單吧?你今天挺特別的。」

「呵呵……快吃吧,菜都要涼了。你們女人真是心細得要命,非得把簡單的事想複雜了,還非得弄個究竟才罷休。」我邊說邊夾了一塊魚放在她碗裡。

「就不,就不。快說啊!」

就這樣堅持了一會兒,我楞是什麼也沒說,她也沒問出什麼這才開始吃飯。

我們邊喝著酒邊海闊天空地聊起來,漸漸地,她似乎忘了「為什麼」,從她的客戶聊到同事的家常里短,從商場的服裝聊到美容化妝品。在我記憶中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這樣耐心地聽她講述與我一點不相關的女人問題,而且沒有絲毫不耐煩情緒,相反倒讓我覺得女人是如此容易滿足。一個小小的舉動,一片微微的關愛,就會讓她充滿幸福感,從而帶來的,是整個家庭的浪漫、和諧氣氛。

此時些刻,讓我領會了生活藝術的重要性,讓我更深地理解了互敬互愛才是夫妻情感長青樹的真締。

「唉,不吃了不吃了,撐死我了!呵呵,我又要胖了。」妻放下筷子,身子後仰,雙手拍著肚子嚷道。

結束了晚餐,妻開始忙著收始桌子,我點燃一支煙,像跟屁蟲一樣圍著妻子裡外亂竄。妻子收拾完飯桌,說吃得太多了,要我陪她出去散步,可她哪知道我的想法啊?這會兒我仍然沒走出那些畫面,恨不能立馬大戰三十回合,可想了想還是再忍忍,時間還早,不然她又要取笑我了,於是就答應到附近公園散步。

邊走邊聊,當路過同事家小區時,突然想起同事說過最近整了幾部好片子,說有空拿來給我看看。心想今晚不正是看片做愛的好時機嗎?用片刺激她一下,套出那晚的全過程。哈哈……

於是我掏出手機,撥通了同事的電話。電話接通,正是同事,寒暄了幾句,我小聲問:「你說的那些東西在家嗎?」同事笑著說:「在啊!你是拿去泡妞還是……」

「別瞎扯,給我送下來,我和你小嫂子在樓下。」我催促道。

「靠!都到樓下了,也不讓嫂子上來坐會兒,真他媽的懶!」

「快點啊!」

「好好好!」

不一會兒,同事下樓了,和妻互相打了個招呼,然後趴我耳邊說:「悠著點兒啊!」把東西塞進到我手裡,笑著上樓了。

妻問我:「是什麼東西?幹嘛還說悄悄話?」我笑著說:「是A片,晚上給你看的,呵呵!」

「你們男人怎麼就喜歡看這些東西啊?真缺德!」說完,妻輕輕地掐了我一把,然後雙手抱著我的胳膊走出了小區。

說真的,我哪有心散步啊,在公園裡溜了一小圈,半小時都不到,就拽著妻往家走。一路上哼著我最喜歡的英文歌曲《Whenyoutoldmeyouloveme》,歌詞也記不住,東一句西一句地拼湊。她一聲不吭,雙手緊緊地攥著我的胳膊,把頭輕依在我的肩上,半閉著眼睛,任我帶她到任何地方……

回到家後,我們一起嬉笑著開始沖澡。我先拿起噴頭,調式水溫,妻在一旁邊用毛巾包裹頭髮,邊站在鏡前獨自欣賞。妻的體態保養得很好,豐滿的乳房略顯下垂,但仍很誘人;濃濃的茅草覆蓋著花園,隱藏在密叢中的一道縫隙隱約可見……看著看著,想起了那裡曾經被粗大的東西佔領過,不由得小弟敖敖崛起。

從鏡子中她笑著問我:「嗨!想什麼呢?都看了這麼多年了,還經不住誘惑啊?」

「嘿嘿,這不是你好朋友剛走,好幾天都沒好好看了嘛!」

「噢,要是天天看就沒反應了是吧?哼!」妻又噘起了小嘴。

「反正今天看你很性感,比平時都漂亮。」

她轉身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說:「你個小色鬼是有求於我才又是做家務又是奉承,是不是?」

「哈哈哈……」我們同時笑了起來。

我先沖完澡出來,按我路上想好的計劃,開始實施。先是打開電腦,把她的那幾張照片用軟件刻錄成循環播放的動畫放在客廳裡的DVD機旁邊,然後進臥室拿出一條毛毯,折疊一下鋪在地板上。因為臥室裡不能放片,不能邊看邊做,沙發又有些狹窄,不利於淋漓盡致地技術發揮……呵呵,為此一愛真是費勁了腦汁。

一切做好之後,她也差不多了,走進衛生間,幫她擦乾身子,然後從後面簇擁著妻子進了客廳。

「你這是幹嘛啊?」她看到毛毯問我。

「這裡涼快。」我也不多回答,抱著她倒在沙發上。我像翻撲克牌一樣,麻利地把她翻過來,幾乎同時,兩張嘴黏到了一起。

挑逗一番之後,我起身拿來A片,放進了DVD機開始播放。我背靠著沙發坐在毛毯上,讓妻半躺在我分開的雙腿中間,一邊撫摸著雙乳,一邊開始接受畫面的刺激。

片子的拍攝地點像是在泰國,兩個西方男人在一個女孩兒的引導下走進房間開始做愛……妻子靜靜地看著,小手不時地在我的腿上無規則地亂畫,我吻著她的耳垂和脖子,揉搓著她的乳頭。

過了一會兒,妻平放著的雙腿漸漸地開始蠕動,時而彎曲,時而交叉……

「哎!這兩個男人的東西真大啊!你說那小女孩兒能受得了嗎?」我問。

「嗯,真粗!其實女人都能受了,但太粗了可能會不怎麼好受……」妻子微帶著呼吸聲回答道。

「你的那位有這麼大嗎?」我笑著問她。

「我也不知道,差不多吧!」

「哎,你還沒給我講講你們的過程呢!是不是也這樣玩的啊?西方人玩起來挺瘋狂吧?」我在她的耳邊輕輕地問。

「不告訴你,呵呵……」說著妻轉過身,把我的小弟弟含在口中。

我把妻挪開,平躺在毛毯上,把手伸向了花園。那裡已經濕潤,柔軟的陰唇中明顯可觸及到一粒硬硬的東西。她開始呼吸急促,慢慢而有節奏地扭動著……

我起身壓了上去,但並未急於插入,只是把堅挺的小弟弟放在妻的私處左右摩擦。妻雙手抱著我,微微發熱的臉蛋埋在我的臂膀中,側頭依舊看著電視。

畫面中,一根粗大的東西正在小女孩兒體內抽插,另一根被小女孩含在口中套弄。女孩雙目緊閉地皺著眉頭,偶爾抬頭看一眼自己下體夾著的東西,又呻吟著倒下去。

「我看那女孩兒怎麼像挺難受的啊?」我故意問妻子。

「那是好受,你沒看她下面都濕透了嗎?」邊說妻邊呻吟著,用力地向上頂了頂。

「這好受的樣子怎麼像哭?」

妻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接著說:「有機會你也去找兩三個一起玩一回。」

「我可不要,一個都夠我嗆了。」妻閉上眼睛收縮了一下陰部,緊緊地抱著我。

又看了一會,妻明顯有些受不住想要了,我起身換上刻錄的碟片,然後示意要放進去,妻主動地揚起雙腿,小弟弟像進自己的家門一樣,一溜煙鑽了進去。也許是平時喜歡運動的緣故,妻的下面始終像姑娘時一樣,緊緊的富有彈性。

「你又換什麼啊?」妻問,我只是笑而不答。

「和人家比,我的小弟弟是不是太小了?你說是不是粗大的好受啊?」我一邊抽插,一邊輕輕地問。

這時畫面開始播放了,妻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用雙手左右打我,嘴裡還輕輕地嚷著:「煩人!你煩人!我不看,我不看!」

我開始壞壞地笑著說:「不看你幹嘛收藏起來啊?是不是忘不掉了啊?小騷老婆,你真騷!你真可愛!」

「快看快看!他那東西都讓你全吃進去了,看把你小嘴撐的。」我很溫柔地說。

她開始轉過頭看著畫面對我說:「他說拍了好多,但發郵件太慢,只發了這幾張。」

「看得出來你們挺投入的,看你小屄都被操紅了,一定很舒服吧?」

「嗯,漲漲的,從裡到外,沒完沒了地玩,受不了啊……」妻開始有些語無倫次地說。

「沒虐待你吧?只要讓我老婆高興,怎麼操、操多少回都行,但要欺侮你,我可不讓!啊……啊……」我呻吟著。

「嗯,沒有,他很溫柔的,怕我一下子受不了,先慢慢地蹭屄……然後才一點一點地往裡進,直到全進去……壓在我身上……嘴也不閒著……喘不過氣……裡面漲漲的……」

妻開始在呻吟中回憶:「他一個勁兒說我屄小,怕弄壞我,邊插邊不停地問我:『好受嗎?要不要再輕點?』我說:『今晚我是你的……玩吧……只要你喜歡,隨你怎麼玩……』他開始用力操我,我麻木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多少次高潮也不知道,大腦一片空白……啊……啊……啊……」妻的呻吟聲越來越強烈,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事後我問她:「那晚你們用了三隻套套,他真能幹!」

「呵呵,什麼啊,只做了兩次。頭一次他放進去不一會兒就射精了,弄硬了就又重新開始。另一隻是第二天臨分手時又做了一次。」她紅著臉解釋道。

就這樣,妻從一個矜持的女人在短短的幾年裡變成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前衛女性。我相信我的做法不會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難以理解的人說我變態好了,路過看看。。。推一下。。。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太有趣了!借分享囉~~~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路過看看。。。推一下。。。是最好的論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