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合租美眉的往事

去年,我大學體育系畢業,想出去闖闖,有個要好的女性朋友在上海,我就一個人到了上海。剛到上海,果然是繁華的國際性大都市,我很順利地在一家健身俱樂部找了一份健美教練的工作,然後就考慮解決衣食住行的問題。

一天晚上工作結束,上了上海熱線的租房欄目,漫無到達站找房子。突然,看到了一個異性合租的帖子,我想︰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於是,就按照上面留的電話撥了過去,接電話的是一個女聲,聲音很甜美。大家簡單聊了幾句,她告訴我她的英文名字叫Jolin,舞蹈學校剛畢業,住在浦東菊園,以前一起合租的女友去了法蘭西,一個人的租金太高,又住慣了浦東,所以想找人一起合租。聽她的語氣,她是一個很時尚和活潑的女孩。我們約好了第二天在babyface見面…..

第二天晚上8點半,我剛帶完一隊動感單車,洗完澡就打的趕到了茂名南路,結果一看,酒吧還沒有開門。後來才知道,這家酒吧是上海俊男美女的磁鐵,一般10點才開始營業,來看風景的人更多,所以經常客滿,它是滬上最殘忍的酒吧,一天不知道要拒絕多少人。一家酒吧就把路上所有敵人打敗。Babyface是很lounge的酒吧,紅藍黃的冷色調營造了典型的紐約吧氛圍。頭家先在廣州開了第一家face,然後把版圖擴大到深圳和上海,酒吧也經常邀請海外頂尖的DJ到這裡打碟,有貴客光臨,額外收費。

我打了一個電話給Jolin,忙音。看看時間還早,我決定先來體驗一下上海夜生活的風景,其實,已經有不少酒吧已經營業了。整條街上,各種節奏的音樂,暗淡不清的黃色酒吧燈光和閃亮的曲線的英文字招牌使這裡煥發出無邊的光彩,各種酒吧門挨門,戶挨戶,隨著震耳欲聾的舞曲,一對對男女,不分國籍,正歇斯底裡的狂扭在狹小的舞池裡。而小街上,手拎嘉士伯啤酒瓶的老外們,正醉意綿綿地操著蹩腳的中文,與路邊的流鶯溝通著,還有個女孩在酒吧門口和一個老外深情地吻著。

有的酒吧裝修簡陋多了,但是音樂很棒。走到茂名南路復興路口,就能夠聽到低音沈重、節奏鮮明的舞曲,但是要一直往下走,將近走到底,才看到一排一排的露天座位,聚集著眾多老外的Judy’sToo。外面的男人拿著小酒瓶在喝酒,很多人把小小的門口堵得水泄不通,裡面熱氣騰騰,人頭攢動,人們瘋狂地扭動著。

走著走著,我的手機響了,是Jolin的電話,『你在什麼地方,我已經到了?』接著,她連珠炮式的問明了我的衣著、髮型和身高,我正想問問她的情況,Jolin卻哈哈一笑︰『我會找你的,你進來就知道了﹗』然後掛斷了電話。原來,要玩『魅力測試』﹗『好,玩就玩,要玩就玩到High﹗』要知道,我在大學的時候,就是全校有名的大眾情人,還客串過男模上T台走秀。

回到babyface,果然名不虛傳,先前冷冷清清的大門口已經擠滿了人,各式各樣的型男靚女穿梭進出,裡面喧囂的音樂聲和鼎沸的人聲已經撲面而來,刺激著我的每一個細胞。

擠進了babyface狹窄的舞池裡。我完全被人群和音樂淹沒。說實話,我很喜歡這裡的黑人DJ和這裡的音樂,非常high。舞池陰暗著,只有房頂亂射著的光柱和吧台上被照的紅彤彤的各式洋酒反射過來的光,擊打性感人體的忘情扭動。兩個美眉在其中遊移著,像兩條靈活的魚。她們的長頭髮在黑暗中閃著深藍色的光,像夜色中的嬌艷的花,很美很誘惑。怎麼說呢,這裡的中國女人、上海女人不一定是非常漂亮的。但是都是非常性感的,而且很愛跳舞的。你可以看到她們的汗水,她們大幅度的舞姿,她們和老外不陌生的姿態。跳舞是一種很奇妙的事情,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音樂一起,身體一動,兩人一和,就動感得讓人舒服。

我知道有一雙眼鏡在尋找和注視著,所以就毫不猶豫地貼上了一個熱舞的女孩。跳舞、韻律操、健美操其實都是一個道理,只不過動作的頻率幅度不同而已,和著音樂的節奏,讓自己的每一塊肌肉都盡情地運動起來。大三的時候,我還代表學校參加了全國的大學生健美操比賽,平時,也愛和幾個朋友去迪廳飆舞,所以,我自然不會放過這一展示自己的機會。兩個曲子下來,我已經感到周遭有不少注視的目光,就來DJ也越放越high,我簡直感覺是我的動作在領著DJ在走。酒吧裡的人越來越多,小小的舞池很快就擠滿了人。我跳過一個高潮,就去了吧台,隨便點了一瓶軟飲料等著Jolin的出現。短短的不過一刻鐘的時間,我就被好幾個mm的眼光電到,甚至還有兩個有意無意地叼著香煙從我身邊走過︰『帥哥,怎麼一個人?』babyface果然是夜生活動物們的樂園。擡腕看看手錶,剛剛11點,周遭的人們依舊忘我的享受著這一切。

『Leon,舞跳得不賴啊﹗』背後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頭,一聽聲音,我就知道是Jolin出現了….

『不好意思,第一次見面就約在這裡』,Jolin一邊用手扇風,一邊站到了我的旁邊,『喜歡泡酒吧嗎?不喜歡早說啊,我可不希望和個老土同住,不過看你也不像老土』。

老實說,我還真不敢正眼打量Jolin,因為她穿的實在太性感了,黑色緊身露腰小背心,V字大開口低領,脖子上帶了條銀色的項鍊,還掛了條翡翠的墜子,正好落在她白皙而深邃的乳溝裡,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跌宕。而我又足足比她高一個頭還多,要和她說話,就不得不低著頭,看下去,基本上是一覽眾山小,特別在背心裡露出的黑色胸罩的蕾絲花邊,雕琢著她無暇的乳部肌膚,直讓人看得血脈膨脹。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自然,Jolin笑了笑,喊道『你還真封建啊』,不過馬上意識到周遭實在太吵了,或許我根本聽不到,於是做了個手勢,示意我跟她走。

『唉,這裡真吵﹗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這裡的氣氛的﹗』Jolin在一個很小的桌子旁邊坐下了。『這個是……,那個是……,還有她是……』還沒有等我坐定,Jolin像報流水帳一樣,很快地把她的同桌介紹了一下,可惜我什麼也聽不到,只好頭班化地點頭示意。

坐定了才發現,原來一桌都是美女,包括Jolin,一色的瓜子臉,身材都是好得不得了,至於穿著嘛,我只能肯定一點,就是Jolin絕對不是最性感暴露的。

怎麼,看美女看得傻眼啦,大傻個,都是我的同學。我們玩一會789吧,會玩嗎,不會我教你,輸了喝酒哦,Chivas加綠茶,放心啦,喝不醉的﹗』

在一群陌生的美女中間,我隨著音樂,一邊晃動著身體,一邊擲著色子,酒是好東西,一瓶Chivas見底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已經融入一片了,雖然我還不知道哪些和我跳舞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的,甚至親我臉頰的女子的名字,但是我能透過胸膛感覺到她們的心跳,也可以觸摸到她們毫無贅肉的腰肢,以及體會到她們豐腴的臀部摩擦我身體產生的異樣感覺。那是一種讓你的慾望慢慢升騰的氛圍,雖然昏暈的燈光和狂暴的節奏可以掩蓋很多,但是那一刻,如果沒有想法,那就不是一個男人。

大概到1點半的光景,Jolin說大家分手吧,於是結賬,AA製。

酒吧門口,Jolin叫了輛計程車,然後回頭對我說,這個星期裡會給我一個答覆的。

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是在最後一天收到Jolin短訊息的,她在短訊息裡面提了三個要求,說我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合租。

第一是我不可以經常帶朋友包括女友回家過夜,我想這個沒有關係,因為我在大學時候的女朋友已經因為畢業而分手了,在上海我基本上是舉目無親,除了那個挺要好的女性朋友,不過那僅僅是朋友,她是有男朋友的,我和她之間是沒有可能性的。

第二是所有的公共費用都是AA製,不準干涉對方的生活,這個當然是的哦,否則就是同居啦,

第三是我要保證我每天洗衣服,不可以讓臭衣服汙染環境。我想對於這個要求,我的確很難答應,因為我在大學期間就是一個星期洗一次衣服的,不過就因為這個放棄和Jolin同租的機會,我覺得我會遺憾的,於是我回了短信說前面兩個要求完全沒有問題,可是衣服我承諾可以做到每兩天洗一次。

但是短信發出的一剎那,我隱約有點後悔了,擔心她是否會生氣。在擔驚受怕了兩個小時後,她給我一個回複,只有一句話,『不臭的話可以,臭的話不行』,謝天謝地,我立刻回了短信,表示一定照辦。

經過幾個短信來回,她把她家的位址發給了我,並且約定今天晚上去她家看看房子,並要我帶身分證和複印件。

的確是比我現下臨時寄居的地方好多了,在和門口的保安說明來意後,順利地到了她家的門口,並按響了門鈴。

開門的是Jolin,裡面還坐著一個女孩子,隱約認出是那天晚上酒吧看到過的。Jolin笑了笑,說因為是第一次晚上在家裡碰頭,所以找個女伴來,我說不介意的。

不過在這麼亮的燈光下看Jolin,確實和那天的感覺完全不同,今天的Jolin基本沒有化妝,高挺的鼻梁,齊耳的短發,顯得異常秀氣,而最主要的改變是穿著,她穿了一件圓領的休閑T恤,胸口印著吉米的漫畫,下體是一條牛仔褲,有點破,還有幾個洞,本來應該頹廢的感覺,穿在她身上竟然是意想不到的可愛。她看到我不住地打量她,有些臉紅,說︰『快換鞋進屋吧,別放蚊子進來啦﹗』

於是我才察覺了自己的失態,笑了笑,換了雙拖鞋,進入了客廳。不過她一閃而過的臉紅,卻讓我產生了好奇,究竟是怎麼的一個Jolin呢,酒吧的狂野,此刻的靜嫻,真的是一個人嗎?

房子是兩房一廳一衛的,客廳牆壁的基色調是黃色,穿插些橘紅色的點綴,臥室都是牆紙,Jolin的那間朝南,粉色牆紙,另外空的那間朝東南,綴花淡藍色的牆紙,臥室家具都一應俱全,是那種稍微有點複古風格的,空調都有,還是很新的,Jolin的房間裡面有台筆記本電腦,應該是她自己的。

衛生間是米色仿古瓷磚布飾的,脫離了原來看多的白色系,真是別有風味,一個白色的浴缸,旁邊是小的淋浴房,整個收拾得非常乾淨。廚房倒是不大,但是一邊還見縫插針地放著一個小方桌,就兩個人用的那種,在黃暈的燈光下,產生一種極其溫馨的感覺,不由得讓我想像和Jolin一起吃飯的景象。客廳裡面當中是台34寸的sony電視機,旁邊放了音響和DVD機,正對電視的是沙發,淡色的,有宜家簡潔的風格,但是靠墊異常的濃實,因為那個坐在沙發上的女孩子基本都陷進去了。茶幾上放著不少零食,還有兩杯喝了一半的綠茶。

『ok,都參觀完了,怎麼樣?』Jolin跳到沙發上,問我道。

『太棒了,可是這樣的房子應該租金很貴吧?』我試探性地問了下,心裡嘀咕著,真不知道是否能夠承受得了啊。

『還好,和房東熟悉,所以才4800元一個月﹗』

『哦』,我差點暈倒,怪不得在電話裡問她租價她老是推諉闕詞,原來真不便宜啊。我心裡盤算了下,我現下一個月工資是3800元,加菜金大約會是每個月1000元,但是不保證,如果扣除2400元,再加上吃飯水電瓦斯手機之類的開銷,到是真的不會剩什麼了,租還是不租呢,真是個問題﹗

不過男子漢大丈夫,事到如今,沒有什麼退路了,於是我故作平靜地說︰『那好吧,我明天搬你看合適嗎?』

Jolin點了點頭,關心地問道︰『要幫忙嗎?』

我想了想,用力點了點頭,說道︰『明天搬完東西,我估計會很口渴,希望有杯綠茶可以喝喝﹗』

『啊呀,忘記了忘記了﹗』Jolin一吐舌頭,趕緊去泡茶,又在廚房探出個腦袋︰『有話不直說,遲早變啞巴﹗』

從Jolin家回來,我和室友交待了一下,就開始整理東西,其實也沒有什麼,大約就一個大旅行包,都是些衣服之類的。第二天下班,我在公司旁邊的排檔上吃了米粉,就打的去Jolin家了,哦,不,也是我在上海的第一個家了。

我沒有讓Jolin幫忙,反正就是把衣服放到大衣櫥裡。Jolin很細心,白天幫我把毯子在太陽下曬了曬,驅除黴味,席子也用毛巾擦了下。閑言少敘,大約到11點光景,基本收拾好了,期間Jolin一直在客廳裡看電視,時不時地來看看。

我於是低頭去看,的確,淋浴房的底盤上有些白色的汙垢,在下水孔了還有些毛髮,我乾淨打開水龍頭,一邊用水沖一邊用手把那些毛髮取出來。

在清洗淋浴房的時候,我偷眼觀瞧Jolin,她臉上明顯掛著不開心。由於我是蹲著的,所以離她的腿很近,她的小腿形狀極好,腳趾也上沒有磨皮,其中的一個踝關節上還掛著一條銀色的腳鏈。

大約3分鐘後,我收工了,滿臉尷尬地對Jolin道歉,Jolin只是很冷地點了點頭,然後說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聽到門在我身後重重地關上,我心頭不禁有些憤懣,發什麼小姐脾氣嘛,不過終歸是自己的不對,想想也就算了。

睡是暫時睡不著了,我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關小音量,漫無到達站看會兒音樂台,順便等等Jolin,因為很想知道她洗完澡後的心情會不會好些。

大約15分鐘後,Jolin穿著一件長大的圓領衫出來了,雖然廳裡燈光很暗,但是從衛生間門洞裡透出的燈光,正好背投在她的身上,使得正面的我一下子就可以肯定,她裡面絕對沒有穿內衣。她也很詫異,不過還沒有等她開口,我馬上說道︰『Jolin,今天真的對不起,因為平時都在公司裡面洗澡的,所以今天就忘記洗淋浴房了,你能原諒我嗎?』

Jolin笑了笑,說道『我有那麼小器嗎?』

睡在床上,我一直在回味Jolin若隱若現的胴體,雖然看不真切,但是卻讓我充滿浮想聯翩,甚至慢慢地把她的衣物想得越來越透明,唉,男人啊﹗

因為晚上睡得晚,所以早上有點爬不起來,到了倒計時開始了,我趕緊懵懂著跑進了衛生間,隨便洗刷了下,也沒有吃早飯,大概是8點半離開了家,Jolin好像沒有起床,不過誰知道呢,她房門緊閉著。

我在出房門的時候,突然間想到一個問題,就是要把房門反鎖嗎,因為如果是Jolin在家,那無所謂,但是要是家裡沒有人,那豈不是很不安全嗎?

想到這裡,我不得不掏出鑰匙,再次進去,鼓起勇氣敲了敲Jolin的房門。

Jolin睡眼蒙朧地開了門,她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青色絲質蕾絲花邊的睡衣,其實說半透明也是不夠的,可能有75%透明了,反正胸博看得很真切,包括粉色的乳突和周遭的暈邊。

『干嗎?』,她絲毫沒有意識到她的春光外泄。

『我要上班了,想要是你不在我就反鎖門了,所以來確定下。』

『哦,Byebye﹗』,她點了點頭,就把門關了。

不用說,大家也知道,去公司的地下鐵裡,我一直想的就是Jolin了,哈哈,我是不是有點愛上她了啊,還是因為其他的想法。

我並不是小處男,早在高中時候就和班裡要好的女同學偷嘗過禁果了,至於大學裡,雖說不是很博愛,但是至少女朋友是換了幾個的,當然我也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玩弄感情的,只是覺得,所謂戀人,就是在人生道路上共享一段愛情的同路人,愛淡了,人也散了。而至於做愛,那是水到渠成的,而非強求。但是Jolin給我的感覺卻不一樣,我不能不在心底承認我對她是有慾望的。

不過後來的幾天,我發現Jolin好像沒有上班。因為有一次我忘記帶手機了,但是又不確定是不是帶出來掉了,就試探性地打電話回去,結果Jolin接的電話,並且在沙發上找到了我還沒有開機的手機。

於是我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那就是Jolin究竟是靠什麼為生呢,畢竟要負擔這麼大的一筆房租開銷啦,而且她還喜歡在外面泡酒吧。

我沒有好意思開口問Jolin,因為說好不干涉對方的,我把這個疑問放在心裡。

我和Jolin異性同租的日子就這麼開始了,其實沒有什麼神祕,或許每個人在這樣的生活開始之前,會充滿期待和憧憬,甚至是想入非非,但是一旦開始了,卻也只是一個慢慢習慣的過程,習慣對方的習慣。

Jolin是一個很好相處的女孩子,至少沒有我原來所擔心的上海女孩子的斤斤計較和作天作地,也很大方。有時候她會去菜場買些菜,然後發個短信給我,說晚上要喂豬了,讓我別吃其他的飼料,而我也趕忙回個消息,問禦膳房晚上都有什麼貢品。老實說,她燒菜是有兩把刷子,但是為了保持身材,自己吃得很少。她好像喜歡看我吃,有時候如果剩一點點沒有吃完的話,她就一定會假裝虎著臉,說飼養員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而我也不得不假裝狼吞虎嚥地把菜全部包圓。

和Jolin相處的日子並不多,但是我已經感到公司的鐘走得很慢了。每天從出門的一刻起,我就總是在盼望著下班,好不容易下班了,我就忙不叠地往家裡趕。這都是為了什麼呢,我往往在電梯裡問自己,然後給自己一個無關Jolin的理由,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周五的晚上,Jolin接到一個電話,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然後問我明天有沒有空,我說雙休日,當然沒有事啦。

Jolin笑瞇瞇地說︰『那你明天陪我好嗎,一天哦,答應我啦﹗』

我點點了頭︰『不過可以先告訴我做什麼事嗎,不會逛街逛一天吧﹗』

『不會﹗』Jolin壞笑道,『肯定不會,你就答應人家啦﹗』

『好的好的﹗』我暗自尋思,反正沒有事,閑著也是閑著。

『那麼早上4點出發,我會在3點半叫醒你的,不許反悔哦,洗澡睡覺啦﹗』Jolin一聲歡呼,刺溜鑽進了衛生間,留下我一個人木木在沙發上計算自己還可以睡幾個小時。

3點半,Jolin果然敲門叫醒了我,當我睜著惺鬆的睡眼,摸向衛生間的時候,才發現她早就整裝待發了。大概4點的時候,門鈴響了,來的是同租面試那天我看到的女孩,Jolin的死X,Shine。

『你也去啊,Leon,』Shine歪著腦袋看了看我,又向Jolin眨了下眼睛。

出門打的,方向是龍華機場,路上Jolin向我介紹了怎麼回事情。原來Jolin畢業後,就一直在做模特,由於身高才172CM,做T台的模特,條件不夠理想,所以往往做些品牌服飾的平面攝影模特,但是由於名氣不大,所以一般都是短劇牌,這次的活是Shine接的,對方要2個女孩子,Jolin就也去了。

那個品牌是一個少女服飾,概念上比較前衛性感,之所以選中龍華機場,是因為那裡有些外景比較酷,殘舊的混凝土架構,很能襯托出服飾冷艷的感覺。並且對方的攝影師希望拍些日出的鏡頭,日出代表著新生代嘛。

來到現場,對方的人員都來了七七八八了,攝影師是一個留著長髮的文化青年模樣的人,他和Shine是認識的,所以我們一到,他就來打招呼︰『Shine,今天工作量很大啊,估計得拍到晚上啦,姐妹們要挺住啊﹗』

Shine回頭看看了我,答道︰『放心,我們還帶了粉絲來鼓氣呢﹗』

『還有,你和Jolin說了沒有,今天大多數衣服是不穿內衣的』,攝影師一邊擺弄著照相機一邊說。

『知道啦,準備好了,放心好了』

不穿內衣?我本來還迷迷糊糊的腦袋悚地清涼起來,那不是讓我大飽眼福嘛。後來Jolin告訴我,因為很多衣服的設計師不希望胸罩的輪廓凸顯到衣服上,破壞本身的線條,所以往往要求模特不著內衣,這個和T台上的模特走台有類似的情況,而且那個品牌是走前衛性感路線的,特別緊身,領口開口又很低,所以除了一些需要用胸罩花邊或者肩帶裝飾的,絕大多數服裝都要求模特上身不穿胸罩和下體穿丁字褲。

『那不怕現場走光嗎?』我當時好奇地問Jolin,Jolin嘆了口氣,『唉,做模特,身體又不是自己的,再說你沒有去過T台的後台,很多男設計師都在場的情況下,你還不是照樣脫衣服穿衣服的嘛。』

『不過,我們一般都會用胸貼的,防野狼,像你這樣的野狼,嘻嘻﹗』『喏,那裡是更衣室化妝間,準備開始了,』來了一個30來歲的女的,手指向一邊角落裡用塑膠布零時搭建起來的帳篷,然後看了我一樣,問Shine我是誰。

『哦,是我的經紀人。』Jolin搶著回答,那個女的看了看Jolin,又看了看Shine,說道︰『我還以為你是Shine的人呢,』她揮了揮手,『OK,快點了﹗』

『那個是品牌經理,這次生意就是和她談的,很摳門的,哼﹗』Shine一路上壓低嗓門和我說。

『哦,我把合約帶來了,中午休息時候你們簽了吧﹗』那個女的在身後喊了一聲,然後追上來,把合約塞給我,『你是經紀人,你先看看吧﹗』

現場有點風,塑膠布吹得呼啦啦響,我在門口守望,她們在裡面換衣服和化妝,有點護花使者的感覺。

那個合約嘛,我裝模作樣地看看,其實我真看不懂什麼門道,反正就是一大堆的『不準』、『必須』、『否則』之類的,唉,勉為其難啊﹗

看她們拍照,一開始是享受,後來是受罪。首先大家絕對不要幻想看什麼走光之類的,衣服的確很性感,但是那個是成衣不是時裝,成衣是要讓人可以穿到大街上的,所以實際上在拍攝現場最後就是看到她們俯身時候露出的乳溝。其次大家千萬不要以為拍攝過程如電視裡面看到的閃光燈喀嚓喀嚓響,模特不斷變化身姿的性感場面,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每個pose都是攝影師指導的,擺了之後,燈光師拿著反光板走來走去測光打光,差不多了,才喀嚓。我計算了一下,基本上2~3分鐘才完成一張,因為有時候同樣的pose會拍個五六遍。

Jolin後來告訴我,還算好那個品牌不需要她們笑,只要裝出冷漠的表情就可以了,否則臉上的肌肉也要抽筋罷工啦﹗

而且隨著太陽升高,天氣開始熱了起來,大家開始有點出汗了,Jolin和Shine補妝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你知道出汗而不能喝水是多麼難受嗎,Jolin和Shine一天都沒有喝多少水,因為她們的腰都很細,沒有贅肉,如果喝水喝多了,小腹就會鼓起來些,那麼穿衣效果就會差很多,特別是一些露臍的,更加是無法拍攝了,當然午飯也只能吃個小飽,用Shine的話說,就是『能活著回去,就是勝利﹗』。

大概拍到晚上八九點鐘左右,基本告一段落了,我大概算了算,可能拍了有二三十套衣服,真牛啊。最後是集體照,所有參與拍攝的從業人員聚攏在一起,大家吧那個品牌經理圍在當中,『茄子』了一下,唉,誰叫人家是衣食父母呢。

結賬的時候,Jolin要我也在旁邊,這樣一天的工作,Jolin和Shine好像是每人5000元,Jolin後來回去的路上告訴我,一般拍照是2000∼3000元,不穿內衣的會貴些,在5000∼6000元,如果是得獎的模特,那價格就是要接近上萬了,如果是出國的模特,那沒有幾萬是拿不下的。不過一般模特會和模特公司簽約,她們是因為喜歡無拘無束,所以就獨來獨往了,號稱野模,但是收入會很不穩定。不過她們因為接受過舞蹈訓練,所以有時候一些需要發揮或者表現的拍攝,往往會比專業的模特更加勝任,再說人頭熟悉,所以基本上每個月會有兩次到三次的工作機會。

『而且,你別覺得這個5000塊好賺,你算算,我們拍了二十多套衣服,每套大概是十來張吧,平均每張就是幾十塊錢,』Shine補充道,『可是你知道嘛,品牌經理那裡實際會用的不會超過50張照片的,可能就二三十張,所以他們會覺得貴,雙方的觀點不一樣,所以很難談的。

『唉,別說啦,我們去酒吧慶祝一下啦』Shine提出來,『你也去』,Shine對那個攝影師說道。上次在Babyface也是一次工作結束後的狂歡,Jolin告訴我。

攝影師把器材整理好了之後,交給其他從業人員,然後我們一行四人吃了點飯,再去了新天地的SOHO。

攝影師叫Parker,這次的生意是Parker照顧的,所以我們要請他玩,Jolin偷偷地告訴我。Parker在攝影界還算小有名氣,和很多服飾的品牌經理都認得,所以有時候會推薦一些模特去拍照的,不過他倒是不要回扣,因為他比較喜歡博愛,和不少模特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

音樂響起,我和Jolin喝了會酒,就開始跳舞了,不過SOHO太小,根本放不開,我們就在桌子旁邊跳,有時候會一邊跳一邊拿起酒杯喝一小口,感覺很迷醉。Shine和Parker在我們不遠的地方翩翩起舞,是那種快歌慢舞,Parker站在Shine的背後,用手摟住她的腰,Shine舉著雙手,用臀部緊緊貼住Parker的胯部,慢慢扭動身軀。

而我和Jolin是面對面的那種,Jolin見我望著Shine他們,就踮起腳湊近腦袋對我說,我們也跳那種吧,然後就轉身,捉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

我們的位子是靠近洗手間的,所以到了後半場,在我們的桌子前面,站了一大群的女孩子,排隊上廁所,蔚為壯觀。因為那裡的男女廁所各只有一個,所以男的就很倒黴,比方我在噓噓的時候,背後的門就被推開,一個女孩子急匆匆地沖了進來,看了我一眼,就推門去旁邊的一號了,門也顧不得鎖住,就聽見嘩嘩的水聲。不過那裡的人也見怪不怪了,在門口洗手的時候,那個女孩子出來還對我點了點頭。Jolin才扭動了一會,我馬上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從胯部上升到頭部,酒精的作用被急劇放大,我不由得低頭去問Jolin的粉頸和耳朵,聽著她發出輕微的呻吟,不過混在吵雜的音樂聲裡,並不真切,或許是我的幻想罷了。

1點半,我們離開了酒吧,酒吧是2點關門的,但是到了2點,車會很緊張,所以我們提前半小時出來了。

Shine和Parker一輛車,Parker說要送Shine回去,不過傻瓜也知道他們將要發生的事情,但是我還是裝傻問了Jolin,Jolin笑了,告訴我如果我這個也不知道,那我就白來酒吧了。嘻嘻,我有什麼不良企圖,Jolin是不是看穿了呀?

『不過,你又何嘗知道是誰需要誰呢?』,快下車的時候,Jolin幽幽地說。

那個晚上,我們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雖然我很期待,但是我不敢說。回家後,洗澡,互道晚安,關門,睡.

平淡得一如往常,只是我有點睡不著,一直在回想酒吧裡的那種火辣辣的感覺,她是挑逗我嗎,還是只不過一種舞蹈而已。

Jolin啊,你現下在想什麼呢,會夢到我嗎,你對我是怎樣的感覺呢?我忐忑不安地進入夢鄉。

和Jolin合租了快一個月了,要說是有沒有什麼香艷的事情發生,我想大家會很失望,因為我的確對Jolin從好感到喜歡到愛慕,但是我不確定Jolin對我的感覺,更加怕一開口就失去了這麼好的一個室友。其實在潛意識裡面,我更加矛盾,雖然Jolin比我以前的女朋友都性感漂亮,但是由於我也不賴,所以以前都是雙方都很主動,而現下要我開口,總是有點放不下。還有呢,Jolin的消費雖然不算很高,我現下就這麼點工資,除了房租,恐怕只能養活自己,我還怕Jolin看不起我呢。

而Jolin在這方面也是表現很奇怪的,有時候親昵得讓我浮想聯翩,似乎一用力就可以把她按在床上,而有時候卻平淡如水,只是道個晚安而已。

唉,不說這個了,想想也煩惱,少年維特的煩惱。

不過,現下的Jolin究竟對我的感覺如何,這個祕密會在以後揭曉的,我先打個伏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