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教室

三年前,我在一家很有實力的電腦公司打工,那時,家用電腦開始流行,許多人想學習一些更為實用的關於計算機硬件、Internet、圖形處理軟件之類的知識。所以,在我的建議下,老板開辦了"多媒體教室",我和幾個同事當起了老師。

教室開業的第一天下午,在電腦公司的一個同事請我到市政府幫他修理一台打印機,。電腦桌前,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端莊而年輕的女人坐著冷冷的與我的同事打招呼"你好,"她站起身來,"又叫來了一個?"我的同事低著頭說"就是那台EPSON1600K,打不了一頁就中斷了。兄弟們都搞不定了。"嚴實的長裙遮不住女人美麗的身姿,朦朧的閃耀著修長的腿和纖細的腰,工整的衣領上邊,好秀麗的顏容,沒有表情。我有些失態,癡癡的望著她。我的同事看了看我,"怎麼了?"他推了推我,"搞不定?"我回過神來,說:"好吧,讓我看看。"

讓打印機自檢,好得很,看了看打印電纜,兄弟們一定換過了。"這肯定是計算機的問題,"在維修時,我習慣性的很自信的口吻,"打印機應該是好的。""哼,"女人冷冷的說,"是嗎?可計算機協會的會長說一定是打印機壞了。"我的同事很緊張的站在我身後,說:"再修不好,老板會很沒面子了。"我沒有說話,打開電腦,查看了一下CMOS,引導完成後,SCANDISK,發現了一點邏輯錯誤,問:"哎,這裡采用哪種漢字系統?""當然是UCDOS,"女人不屑的說,"我們的檔案程序很老,沒看出來?"看在她是美女的份上,我沒生氣。拿起我的工具包,重新安裝了UCDOS,然後,啟動那個檔案管理程序,打印。"剛回車,呼機響了,是多媒體教室讓我回去。此時,打印機剛開始打印,我對同事說:"不會再斷掉了,我有事,先走了。"我的同事露出信賴的眼神……

晚上7點,我正在多媒體教室吃快餐(父母在上海做生意,我在這的日子就是這麼過的),門口踏入了一雙纖細的腳,雪白修長的腿,哦!我猛得擡起頭,看到了她,多麼動人的臉掛著微笑。我站起身,說:"你好,怎麼會認識這裡?"她環望著四周,說:"你同事告拆我的。""順便經過?"我幫她搬了張凳子過去,"還是有事?"她理了一下長發,俏皮的說:"拜師學藝。"

於是,每天晚上7點,她都會過來學習,由於學員多是業余時間學習,所以,我們教學的方式通常是一對一的教學法,即來一個教一個,盡管很累,可是,如果有像她那麼漂亮的女學生,那可真是一種享受。平時,我是不可能與女孩子談那麼長時間話的,當然,談著談著電腦,偶爾便會談些其它。她似乎是個老繃著臉的女人,一個人練習時還是與其他人講話時,總是面無表情,兄弟們叫她冰美人,可跟我談話時(我並不幽默,通常,只會說些實話)她卻很放松,有時,還有些俏皮。幾星期來,我們相處得越來越好,好多意識如此不經意的雷同,好多話心照不宣。

那天,我忍不住問:"你幾歲了?"她一下子變得沈重,說:"你看我多大呢?",我說:"看起來,像個高中生,可你在市政府都有了職務,真沒法推測你到底幾歲?"她嘆了口氣,說:"我29歲了,孩子都快2歲了。""哦!真是看不出來,"我情不自禁,心裡好失望,原以為,我跟她之間有可能會成戀人,可我還是故作鎮定的說,"一定是你的老公把你細心訶護的如此年輕。"教室突然間變得很靜,就連街上的汽車都似乎在那一刻熄了火,她的眼睛濕了,嘶啞的聲音伴隨著她的淚水充塞了所有空間:"我離婚了。"我不知所措,只能輕輕地拍拍她放在鍵盤上的手臂。她無法止住淚水,幸好,電腦是相互隔離的,學員也不多,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解,我扶起她的手臂,說:"我們到外面散散心吧。"她擦了擦淚水,無力的挽著我,走出了教室。

教室的西側是一條幽靜而狹長的小路,那夜,沒有月光,只有湖面上閃爍的漁火和遠處的街燈,我們靜靜地走了好久,她終於停止的哭泣,我問道:"怎麼了?怎麼會離婚?"她的聲音很低,夜更靜:"我過去非常喜歡那些相當成熟、目光遠大的男人,我嫁給了他,比我大七歲,是個野心勃勃的年輕科長,花言巧語讓女人傾倒。可我就是沒有想過男人的忠誠和責任心,戀愛時我就發現了他這個問題,可是,我怎麼也沒有懷疑自己的魅力,相信自己的美麗和敏銳可以鎖牢他。結婚後,我發現自己所需要家的溫馨並非是男人的野心所能給予的,男人的成熟並非只是與人勾心鬥角之間占據的優勢。他不誠實、不忠誠,我發現自己的選擇錯了,可是,為了維持這個家,我努力了,甚至希望有了孩子後他會為我和為這個家負責,可是……"說到這,她又泣不成聲,倒在我的胸前,我輕輕的攙扶著她,撫摸著她的胳膊,說:"都過去了。"

她強忍住哭泣,一只手緊緊地揪著我的衣角,說:"我有一個兒子,你以為我還能像最初那樣進行選擇嗎?我真的好像擁有一份真的、純的愛情,好想有一個真誠善良的男人來訶護。好難!"我不知道那些話是不是說給我聽的,盡管我真的對她有些愛意,但是我沒有勇氣對她說:"我能給你這樣的感情。"我深情的注視著她,她擡起頭癡癡的望著我,好一會兒,她說:"你好善良。"然後,低下了頭,我再也無法忍受那股衝動,說:"我喜歡你!"她嘴角出現了微笑,臉輕輕靠在我的肩上,說:"你才22歲,我可不想你像我一樣選錯所愛。"她吻了一下我的臉,嘴貼著我的耳朵說:"我可以做你的情人嗎?"我再一次不知所措,情人兩字,我想都沒想過,我的愛情就是婚姻,可想到我與她的年齡差距和她已經有孩子的現狀,是啊,也許我會後悔。我靜靜地抱著她,無言以對。好一會兒,她輕輕推開我,說:"回去吧。"很顯然,她有些尷尬,我牽起她的手,緊張的說:"對不起,我想要你做情人,可還不知道怎麼做?"她笑了,兩只小拳頭捶著我的胸口"討厭,"然後緊緊地擁抱著我,"你還是先好好考慮考慮吧,為自己。"……

第二天,是星期六,晚上,已經過了九點了,她還沒有來,好想見到她,我心裡亂極了。她怎麼會不來呢?我昨晚一夜沒有睡著,我想我是愛上了她,就跟著感覺走吧。十點了,快要下班了,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鈴聲,我站起身來,看到了她,身後的車欄裡還坐著一個小孩,毫無疑問,是她的孩子,我趕忙走了出去,抱下了孩子,問:"怎麼現在才來?平時你總是很準時的。"她俏皮的說:"今天星期六,老師不放假嗎?"

抱著她的孩子,走進了教室,此時,除了我和兩個上機練習的學生,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我們坐在招待客人用的長沙發上,她燦爛的眼神靜靜地望著我,好年輕,真不知道那小孩子真的是她的?我的心中充滿矛盾,如果真愛難收,小孩子我會認嗎?也許正像她所說的,當時不覺察,以後會後悔。我們沒有說話,我抱著那小孩逗他玩,她在旁邊靜靜地看著我。就這樣,10點半到了,學生們都走了。我和她走到了外面,開始鎖門。我們終於開始說話了,我問:"今天怎麼會帶小孩子過來?"她向我俏皮的白了一睛眼睛,說:"平時,小孩子寄放在我父母那邊,晚上我也會在父母家睡,今天想到自己家裡過。"

我鎖好了門,說:"要我護送你們回家嗎?"她低著頭詭密的笑了笑,說:"當然要了。"我們騎上了車,我微笑著看著她,她的臉變紅了,像個小姑娘初戀的樣子,害羞,又感到無比幸福美妙。不一會兒,來到了她所住的地方,很豪華的住宅區,進屋後她安置已經睡著了的孩子,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思維亂七八糟,她關上了小孩的房門,坐到我的身旁。我心跳好快,臉漲得通紅,她笑了,靠著我的肩說:"很熱嗎?"我很認真的說:"我真的好喜歡你,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進行我們之間的關系?"她坐到我的腿上,雙手輕柔的抱著我的頭,說:"你是我真正喜歡的男人,可我畢竟是個有了孩子且年長的女人,我想你愛我,又怕奪去你未來的美好生活,所以,偷偷的戀愛,相互擁有。"她輕輕的吻了我的嘴唇,然後偎依在我的胸口,我撫摸著她的長發,還是很迷惘,從小對愛情的幻想沒有那個樣子的。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她擡起頭,微笑的看著我,說:"我漂亮嗎?"我說:"美極了,性情更美。"她低下頭,貼著我的脛部,輕聲說:"你可以占有我的美麗。"我激動的撫摸她的背,她陶醉的發出呻吟,身體緊緊的貼著我。知道嗎?在此之前,我從沒有和其她女孩子約會過,女人的手也沒牽過。這樣煽情的行為使我難以自制,頭腦發昏竟熱淚盈眶,說出這句話:"真不知該如何面對我未來的妻子。"她用衣服幫我擦拭淚水,然後輕輕的推開我的手,站起身來,說:"你如此被那種道德束縛嗎?"我低著頭說:"我不是有意的,我亂極了不知所措,我從來沒有想過會這樣戀愛。"

她坐到我對面的沙發上,抱起一個枕頭,垂著頭,說:"你回去吧,我也不該這樣做的。"我的腦子漲得幾乎快崩潰了,從小做事總會論個對錯,擇善而行!如今,我沒法分辯,像只迷路的螞蟻。我站起身,說:"我太幼稚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覺得,愛情不是那樣的。我愛你,可我不知道這樣進行下去是否對?"她流下了眼淚,說:"我不會怪你,回去吧,冷靜一下。"我想,那時我的行為是變態的,我真的走了,當我打開門衝下樓時,聽到她痛苦而大聲的叫我名字,我沒有回頭,像個逃兵,逃回了家裡。

同樣只有我一個人的家,盡管是盛夏,我感到好冷,好擔心她,可我怎麼也沒有勇氣回過去。至今想來,我好恨我自己。

從此,她再沒有來過,我好想她,可怎麼也沒有勇氣去找她,好想在街上碰見她,可她像是消失了一般,不大的城市裡沒有她的影子。三年過去了,我與一個女孩戀愛並結婚了,那是多麼曲折而痛苦的經歷,幼時對愛情的幻想同樣被打得粉碎!我終於明白,那天我是多麼殘酷與愚昧!可我,畢竟結婚了,怎麼去挽回自己犯下的錯?

一星期前,我開辦了一個網絡工程公司,現在做工程多得通過市政府的招標辦公室,那天抱著公司的檔案去了招標辦公室。正是三年前我與她第一次相遇的日子,陽光同樣是那樣灼熱,可我的心卻涼涼的,好想遇見她,可蒼天卻有意讓我一直懷著那份心痛,不讓我見到她。招標辦公室內有好多人,我站在門外等裡邊的人把事先辦完,無神的望著室內,突然,我看到了她!坐在有"主任"牌子的辦公桌前,被許多人圍著,周圍的一切幾乎都不存在了,只有她,她還是那麼冷艷,干練地書寫著,還是那樣年輕,只是面色有些憔悴。我的內心轟鳴著:"你過得好嗎?"淚水不知不覺的流下,落著檔案袋上。

她似乎感應到了我的存在,突然間四處張望,最後,我們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她失態的推開圍在桌旁的人,走到門口,氣喘息息,不知該說什麼好。周圍的人靜靜的看著我們,我趕緊轉過身擦干淚水,故作振定的大聲說:"表姐,東西給你帶來了,你先忙吧,我在樓下等你好了。"說完,把我的檔案袋給了她,轉身走下樓去。這樣做應該不會讓她尷尬。

五分鐘後,她匆匆走下了樓,我正在大廳裡徘徊,兩人又一次對視,心潮起伏,好久我走到她身旁,說:"可以到外面談談嗎?"她點了點頭,低著頭跟我走到了附近的一家飲料廳。裡邊的人很少,還沒等到我叫飲料,她激動的說:"你過得好嗎?"我的眼淚像噴出來似的流到桌上。她趕緊用衣服幫我擦拭淚水,輕聲說:"別這樣,我也會哭的。"我強忍淚水,說:"你過得好嗎?"她努力的笑了笑,說:"你看,我都當了主任,當然還行。你呢?""好想你,"我緊緊抓著她的手,"我對不起你。"她的眼睛也濕了,埋怨的望著我,說:"為什麼不來找我?"我低著頭,說:"我不敢,可我真的好像見到你,想知道你是否會原諒我。"

她說:"我也沒有勇氣找你。也好想碰見你,可不知怎麼的,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卻沒機會碰見?"我握著她的手,感受著與我同樣加快的心跳,我們的思想是何其雷同,原本天生的一對,因為我的幼稚和愚昧,散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我說:"戀愛了嗎?"她搖了搖頭,說:"自從那次與你分手之後,我就不敢渴求愛情了,好多人幫我作介紹,可我實在沒法接收那些男人,我的心裡,只有你是特別的。"我差一點失聲痛哭,說:"讓我做你的情人吧。"她微笑著,真的好開興,說:"你也沒有戀愛嗎?"我說:"對不起,我已經結婚了。"燦爛的笑容一下子她的的臉上消失了,她平靜的說:"你怎麼可以背叛自己的妻子呢?"我好想告訴她,與妻子戀愛有多累,還經歷了她對我的不忠,我的人生觀早已不像過去那樣。可是,面對著如此高尚的女人,我顯得如此渺小。我說:"我只是在最近才真正想清楚這個問題的。"她說:"我也是一個被老公拋棄的女人,我不能忍受因為我而讓另一個女人遭遇這樣的下場。"我們靜靜的坐了好久、好久,從下午三點一直坐到六點,無數的話都是在相互的眼神裡傳送著。她終於開口說話:"我得到幼兒園接我的孩子。"我點了點頭,說:"可以讓我再送你回家嗎?"

她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你結婚了,讓人看到會引起誤解的。"我說:"就一次

好嗎?"她深情的看了看我,點了下頭。

幼兒園的門口,只剩下一個小男孩和一個老師,毫無疑問,她去晚了。孩子高興的跳到媽媽的摩托車上後,問她:"媽媽,那個叔叔是誰?",她說:"叔叔在你很小的時候抱過你啊。"我感慨萬分,忍不住又一次流淚,好想時光能夠倒流!

又一次走進了她的家門,她問我:"可以留下來吃飯嗎?"我說:"當然好的。"然後,我關掉了手機。在她的房間裡,多了台電腦,我打開它,發現WindowsME的壁紙竟是我三年前拍的一張照片,我記得,那時我教她使用掃描儀時,把我的一張照片作為試驗品,她竟然一直保留著!我再一次熱淚盈眶。多麼好的女人!她的孩子正在房裡看動畫片,我走到廚房裡,從背後輕輕抱住她,她閉上眼睛,靠在我身上,"我愛你,"我對著她的耳朵輕輕說,"我愛你。"她瘋狂的轉過身來親吻我,眼淚流在我的臉上。

吃過晚飯,她拿出好多動畫片DVD給孩子,說:"媽媽跟叔叔有話要談,你到房間裡看動畫片,別來打攪媽媽好嗎?"小孩子很聽話,拿著碟片,走到自己房裡,並關上了門。她像那天那樣坐在我的身旁,說:"你已經結婚了,要對家負責,我們不可能繼續下去的。"我拉著她走進她的房間,電腦開著,說:"你可以刪除那張照片嗎?"她坐到床沿上,低著頭,說:"你幫我刪除好了,還有第一個抽屜裡的第一盒軟盤,都是那張照片。"我輕輕反鎖上了房門,她有些驚訝的望著我,似乎這樣的舉動完全不像三年前的我,她有些緊張的說:"別這樣,你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妻子?"我坐到她身旁,說:"我不會再去考慮那麼多,但我一定會對得起良心。"然後,用身體把她壓倒在床上。

她緊緊的夾住雙腿,雙手抱在胸前,我堅硬的陰莖隔著褲子壓在她的三角地帶,她情不自禁的輕輕呻吟,我俯下身親吻她的嘴唇,她轉過臉去。我把手伸到她的背後拉開她連衣裙上的拉鏈,她輕聲但反復的說:"別這樣,別這樣……"我用力扳開她的雙臂,剝下她的連衣裙,她再也黔持不住那麼多年來壓抑著的激情,緊緊的抱著我,兩條修長的腿夾住了我。我們瘋狂的相互愛撫著,親吻著,她解開了我襯衫的鈕扣,我也解開了她的胸罩,堅挺而美麗的乳房,一點也不像是個有過生育的女人,我用嘴輕輕地吮吸她的乳頭,"嗯…嗯…啊……"她激動的呻吟,兩只手迷亂的揪著我的頭發。我一邊吮吸,一邊脫光了下身,把爆脹的陰莖伸到她的三角褲裡,貼著她的肉縫。

她的腰興奮的扭動著,把舌頭伸入我的口中,我吸住她的舌頭用自己的確良舌頭添她的舌頭,"啊…啊…啊……"她忘情的呻吟著,陰部滲出大量淫水,我剝下她的白色三角褲,側身與她擁抱,一只手在她的大腿內側和臀部輕輕愛撫,"啊!啊!嗯…啊!"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聲音,興奮的大聲叫著。我撫摸她的陰部,發覺那邊在劇烈的顫抖著。我拔開她的花蕾,輕而快速的摩擦她的小陰唇和陰蒂,"咦…哦…哦!啊……"

她用手撫著我的陰莖,迷亂的說:"好棒!快插進去。"我對準陰道口,輕輕插入,好緊,我用力了一些,"啊!"她大叫一聲,我忙停止插入,問:"很疼嗎",她睜大著眼睡,氣喘息息的說:"好,好美!"我用力一下插到底,感到陰道深處與龜頭的接觸處特別柔軟,她激動的扭動著身體,我緊緊的頂住那個柔軟的部分,像摸在"知了"的聲帶上,她無比陶醉的大聲呻吟著,這可能是她的G點,我輕輕的抽送陰莖,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叫聲越來越陶醉,兩只手在我的背上瘋狂的抓著。她的陰道很緊,一定是好長時間沒有作愛的緣古籍故,陰道裡面的淫水在我陰莖的抽送下大片大片的滴在麻上?她迷亂的說:"深一些,深一些。"我插到陰到深入特別軟的哪個部位,輕輕轉動陰莖,"啊!啊…嗯…嗯嗯嗯……"陰道有力的收縮著我的陰莖,我繼續保持這個動作轉動,她的呻吟聲一聲高過一聲,陰道不斷的收縮,她的身體失控似的搖擺著,兩條玉腿把床上的庶子揣破掉了。好一會兒,她的叫聲變得沙啞了而無力,兩條腿掙扎不動了,陰道還在輕輕的收縮著。

我用力的大幅度的拉送陰莖,她的臉都呻吟的變形了,努力的睜著驚慌的眼睛看著我,嘴裡想說話,可就是氣急的沒法說,我抱緊她,拼命插、刺,並扭動身體從不同的方位插入。她的雙手無力的想推開我,頭在枕頭上搖來搖去,想要呼救,我積熱的精子發射了,頂著她的G點射!她的陰道再一次收縮,嘴裡沙啞的呻吟著,我緊緊的擁抱著她,她閉上眼睛,失去了意識……

過了好幾個小時,她終於醒來,我正擁抱著她。她羞嗒嗒的靠在我胸前,說:"下次可別這樣對我了,真的會被你弄死的。"我輕輕的撫摸著她,說:"好的。不恨我嗎?我強奸了你。"她親了親我,說:"三年前,我那樣主動可你讓我受了傷,今天,你的主動撫平了我的創傷。"她把腿夾住在我的腿上,說:"千萬別冷落了你的妻子,我會內疚一輩子的。"我說:"不會的,我會加倍對她好。"她抱緊我,說:"沒有全心全意,還可能加倍嗎?"我說:"可以的,我把原本屬於自己的時間給你和我的妻子。"她嘆了口氣,說:"沒法多想了,有些事沒法分清是非。"

我吻了她一下,問:"你不會就這樣一直不結婚吧?"她說:"挑一個非常理想的老公,對我來說可不容易,可有了你,尺度就可以放寬了,因為我已經有了半個理想的老公。"

我們再一次熱情的親吻。我說:"如果你找到了一個好老公,他對你很忠誠,我們還會繼續做情人嗎?"她猶豫了一下,說:"問題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做事只要不傷天害理,善惡之間總有余地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