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醫師(2)

淫蕩女醫師(2)

胖子一聽,馬上跑過來。猴子把張軒的雙手交叉擰在背後,胯下緊緊地夾住張軒的頭,嚇得張軒大叫救命。胖子拿起一條白色的尼龍繩,在張軒的手腕處緊緊地纏了好幾圈,然後打上死結。接著又在張軒的肘部如法炮制,讓她的雙臂無法向外掙扎。捆好張軒的雙手,猴子把張軒拉起來,拽到一張躺椅前,讓她躺在躺椅上。這張躺椅是國外調教女性專用的拘束椅,扶手比較寬,上面帶有好幾道皮帶扣,可以固定女性的雙腿,讓她雙腿分開搭在扶手上以後被牢牢地固定住,無法掙開。猴子就是把張軒的雙腿擡到扶手以後,向後拽了一下她的大腿,然後用皮帶給固定好,這樣張軒的雙腿固定在了扶手上,自己的陰戶和屁眼暴露在了眾人面前。猴子把張軒固定在拘束椅上後,調整了一下椅子的高度,讓張軒的陰戶和屁眼的高度完全適合自己站在椅子前就可以操到。

整個過程,都被胖子拿著攝像機給拍攝了下來。胖子這個時候說道:“猴子,一路上可都是你和黃毛玩她。我監視錢建那個老東西那麼長時間,功勞不小,現在讓我先干這個騷貨可以嗎?”

猴子一聽,笑了:“昨天去捆丁月的時候可是你和黃毛在爽的,倒是在錢建家門口監視了一宿啊。算了,看你的雞巴是我們這裡最細的,就先便宜你吧。不然,等我們把這個騷貨的陰道操張開了,你的小雞雞就操不出快感了。快點,黃毛那小子怎麼去拿個春藥也那麼長時間啊!你也玩,我去看看黃毛在干什麼……”

猴子說著也離開了房間,胖子迫不及待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笑著說道:“軒奴啊,讓你忍了那麼長時間,真是對不起你啊。哥哥這就來上你,保證讓你hign到極點啊。放心,在這裡就是性生活包你滿意,要多少來多少……”說著胖子的雙手開始順著張軒的小腿滑向大腿一直到大腿根部。

張軒看到胖子如狼似虎地撲向自己,哭著喊道:“求求你,不要干我啊。我現在好虛弱,我吃不消的,再會出人命的……”

“哥哥很會疼女人,保證讓你死也是被爽死”胖子可不憐香惜玉,雙手立刻就抓住了張軒的兩個乳房,拼命地揉捏,捏的張軒的乳房立刻堅挺通紅。而胖子早已經勃起的雞巴也狠狠地插進了張軒的陰道。一直赤身裸體,張軒的陰道變的有點干,胖子那根雞巴快速插進後,摩擦產生的疼痛讓這個久經性事的少婦也哭爹喊娘……

看到張軒痛苦的表情,反而刺激了胖子的性欲,讓胖子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抽動了幾次以後,張軒的淫水也迅速分泌,很快就她的陰道如同沼澤一樣濕潤,也使得胖子不由地加快抽動雞巴的頻率……

就在胖子狂操少婦女醫生張軒的時候,黃毛在另一個房間用軍用望遠鏡注視著對面的別墅。這個時候猴子走進來,罵道:“雄孩子,等你拿春藥呢!你小子在這裡看毛啊?”

“猴子,你看看對面,那個娘們真不錯啊,那對乳房……”

猴子拿起桌子上的另一個軍用望遠鏡:“哦,就是她啊。跟咱們一個小區的,我見過幾次。好像是叫王艷芬吧,名字雖然土,但人可是真騷啊。上次我碰上她,她沖我一笑,那個騷樣,當時就讓我小弟弟硬起來了。”

黃毛的眼睛通過望遠鏡始終沒開過王艷芬:“你小子,就這水平啊。既然看上了,就應該想辦法弄過來。虧你家老爺子還是省公安廳的副廳呢,怎麼就不學著收集情報啊。這個騷貨的底細,我已經摸清楚了。王艷芬,南方航空公司歐洲線的一個空姐領班。她老公就是咱們市的著名足球球星李維恆。她是農村出來的,所以名字那麼俗,憑著臉蛋和身材和李維恆勾搭在了一起。姓李的那小子在國內有那麼點小名氣,所以她也就攀著關系當上了空姐,兩年時間就混上了領班這個職位。上個月剛生了龍鳳胎,現在在家裡休息。”

猴子一聽,樂了:“你小子可以啊,是不是我爸的私生子,把我爸的那點偵察兵本事全繼承了。是個剛生過孩子的,那把她弄來,咱們就不用訂牛奶了啊。”

黃毛和猴子本來就是表兄弟,聽他這麼開玩笑,也沒生氣,說道:“是啊,這個性奴王艷芬鐵定是咱們的三號性奴了。不過,做事情不能急,先把現在的張軒和丁月搞定再說。最晚一個月後,王艷芬一定會跪在咱們哥幾個面前做性奴的。別看了,該給張醫生上藥了啊。”

說著,黃毛拿起一個“達克寧”大小的藥管和猴子離開了……

這個時候,胖子干張軒足足干了半個鍾頭。最初因為陰道發干引起的疼痛早已經消失,現在張軒的陰道口已經張開,裡面充滿了胖子的精液和張軒的淫水,這兩種粘稠物混在一起,是張軒的陰道內非常的濕潤,雞巴的抽查已經不會感到疼痛了。

疼痛過去後,張軒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渾身的束縛,使她的性快感無處發洩,只能通過胖子的陽具在自己陰道內的抽動來消耗自己的能量。張軒被性欲控制,不自覺地開始來回蠕動自己的臀部,讓自己的陰戶開始配合胖子的性愛運動。

胖子的床上也十分驚人,已經在張軒的陰戶內射了2次,可雞巴仍然堅挺如初。現在的張軒全然不顧自己的一切還暴露在攝像機的鏡頭下,臉上流露出淫蕩和滿足的表情,嘴裡“哦、啊”地浪叫連連……

黃毛看到如此情景,笑著叫道:“胖子,可以了。你也爽夠了,可以休息了。我來給我們這位淫蕩的女醫生上點好東西。”

胖子一聽黃毛發話了,立刻從張軒的陰道內拔出自己的雞巴,然後用手摸了摸張軒的陰戶說道:“這個騷貨的陰戶裡全是淫水,現在上藥效果最好。”

張軒一聽要給她上藥,嚇得大驚失色:“你們要給我上什麼藥,不要,不要啊……我不要上藥……”

黃毛偏好收集女人的絲襪和內褲,張軒之前穿來的絲襪被他塞進了自己的褲兜裡,看到張軒嚇的眼淚都出來了,就掏出絲襪給她擦眼淚。張軒知道黃毛夠狠,任由他拿著自己穿過的絲襪在自己的臉上擦來擦去。黃毛擦干張軒的眼淚後,說道:“騷貨,這藥可是好東西。這是我們特地從日本訂購的催情藥,我現在要給你上的藥叫S27催情軟膏,只要給你擦在陰道內,可以改良你的性器官。用藥之後,你會性欲大增,而且保證讓你陰道永葆青春,被干上20年,你的陰道也會像處女的一樣緊。這樣保證你在時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時操你的男人也會爽上百倍。第一次給上藥,要給上加倍的劑量,作為你入會後的第一次服務,我們決定免費。以後在用藥,我們可要酌情收費。騷貨張軒,軒奴,把陰戶準備好,不要太緊張,哥哥開始上藥了……”

“不要,不要啊……嗚嗚嗚……”張軒嚇的大叫,聲音越來越大,像殺豬一樣。黃毛聽的難受,直接把絲襪塞進了張軒性感的大嘴裡,張軒還想再叫,黃毛一使勁,連褲絲襪完全進了張軒的嘴裡……

開始上藥了。上藥之前,黃毛先用女人專用的衛生巾和衛生棉條把張軒陰道內和陰戶上的淫水和精液擦拭干淨,保證S27催情軟膏能夠完全滲入皮膚。擦拭干淨以後,黃毛把裝軟膏的軟管插進了張軒的陰道內,完全插入後,黃毛用力擠壓軟管的末端。張軒感覺到自己的陰道深處一陣陣發涼,如同薄荷水的感覺。這種涼意不斷地滲透自己的肌膚,而且開始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延伸,並慢慢地進入自己的子宮內。

黃毛覺得擠壓的差不多了,就拔出了軟管,管子裡還用一半的軟膏。猴子這個時候拿過來一個假陽具,這種陽具和一般的外表光滑的陽具不一樣。黃毛解釋說:“騷貨,是不是感覺這種陽具和你平時自慰用的不一樣啊。這個可是和S27催情軟膏配套使用的。把軟膏塗在陽具表面,然後把陽具插進你的陰道內,就可以保證讓軟膏完全滲透進你的陰道壁上。這個假陽具同時也是電動的,保證你上藥自慰兩不誤。來,哥哥換好電池就給裝上。”說著,黃毛給假陽具裝上了電池,然後插進了張軒的陰道。

塗著催情軟膏的假陽具插進了張軒的陰道後,張軒只感覺自己的陰道內不停的發涼發緊,果然如同黃毛說的那樣,會讓自己的陰道慢慢地緊繃。黃毛打開了假陽具的開關後,假陽具的震動與轉動,加速了催情軟膏的藥性發揮。逐漸的,陣陣涼意變正一陣陣的性沖動,張軒的嘴被堵上了絲襪,浪叫聲只能變成“嗚嗚嗚”的呻吟聲。很快,張軒的體內性欲強烈無比,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現在是恐懼還是興奮,慢慢地,張軒沒有了意識,唯一的感覺就是自己下身的涼意和快感……

黃毛三個人看上藥的效果不錯,就離開了房間,只留下張軒一個人被捆綁在這裡爽,當然,一切過程仍然都被拍了下來……

3月21日,下午2點半,張軒被黃毛再次綁架的同時……

錢建一路快車趕到丁月家裡,發現丁月就被綁在客廳裡。此時的丁月和照片上一樣,全裸著身子,腿上是黑色的連褲襪,手腳被黑色的尼龍繩緊緊地捆綁,嘴裡塞著一條肉色長筒絲襪,綁匪為了防治丁月把絲襪吐出來,用另一條絲襪在她的嘴上纏了好幾圈,緊緊地蒙在了她的嘴上。

錢建見狀,趕快過來嘗試解開丁月身上的繩子。繩子捆地太緊,又打的死結,錢建只好找來一把剪刀,剪開丁月身上的繩子。繩子剪開後,丁月由於被捆綁的時間太長,手腳麻木,無法行動,嘴裡的絲襪只好由錢建給取出來。畢竟是自己心愛的情婦,錢建看到她被綁匪那麼的捆綁,心疼地一把摟在懷裡,丁月被堵住多時的嘴自由後,也終於可以發出了哭喊聲:“老錢啊,嚇死人家了。人家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了,那幾個人太可怕了……”

錢建輕輕拍著丁月的肩膀安慰她:“沒事了,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昨天我離開時不是還好好的嗎?”

丁月休息了一下,手腳也恢復了知覺,就趕快脫下了自己腿上的黑色連褲襪。錢建這才注意到,丁月和自己的老婆張軒一樣,被人剃地一干二淨。丁月快步走進自己的臥室,穿了一條金黃色的吊帶短睡裙出來,這件睡裙是錢建送給她的,很短,連她現在穿的白色三角內褲都可以看到。丁月回到客廳,依偎在錢建身旁,撒嬌道:“人家都嚇成這樣了,你不關心人家,就知道問到底發生什麼了,也不問問人家受到了什麼傷害。”說著,丁月又輕輕地哭了起來

錢建一看就知道丁月是在撒嬌,就笑道:“小心肝兒,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不問了。一會讓我老師來好好疼疼你,怎麼樣,受傷了嗎?”

“還算有良心啊!傷到沒有,就是把我嚇壞。昨天晚上在你走後,我洗了個熱水澡,然後就睡了。因為不算天氣不算涼,我就穿了一條內褲,蓋了一床太空棉被。你也知道,我平時喜歡裸睡的……因為昨天和你連續戰斗了幾個小時,我累壞了,上了床後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感覺有點氣悶,就醒了。結果嚇了我一跳,我還是躺自己的床上,一個男人用一只手把我的雙手在手腕處交叉給摁住了,我想叫,卻發不出聲音,原來那個男人的另一只手把我白天穿裙子時穿的肉色長筒襪塞進了我的嘴裡,我拼命想把絲襪吐出來,那男人就用手捂住我的嘴,讓我吐不出自己嘴裡的絲襪,連自己的頭都沒法擺動。當時臥室裡沒有開燈,我看不清那個人的樣子,而且那個人頭上好像還帶著一條絲襪。另外還有一個人,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的內褲已經被她扒下來了,當時那個男人已經把我的腿並在一起,給我穿連褲襪。後來我看到自己腿上穿的是黑色的連褲襪,就是你進屋看到我穿的那一條。捂住我嘴的男人一直沒有吭聲,也沒有讓我掙扎成功。另外一個男人給我穿好連褲襪以後,把我的兩腿稍微分開一點,用一根棉繩在我的兩腿的膝蓋處捆了好幾圈,然後打上結,這樣的我的雙腿只能張開一小步的距離。捆好我的雙腿以後,那個捆我腿的人用繩子把我的雙手捆在了背後,又在我肘關節捆了幾圈,讓我雙手無法掙脫。那個之前摁住我頭的人這個時候也用我的另一條絲襪緊緊地封住我的嘴,讓我吐不出絲襪……”

丁月說的有點累,停頓了一下,錢建著急地問:“後來呢?”

“瞧你急的,好像一點都沒關心人家受到什麼傷害,倒是人家被捆綁讓你好像很興奮啊。”丁月臉紅地說道:“後來,那個胖子,就是之前摁住我頭的男人,把我扶起來摟在懷裡,還用手用力捏我的這對乳房。房間很黑,我只看到這兩人一個又高又胖,另外一個是長頭發,不過兩人頭上都戴著絲襪,根本看不清樣子。那個長頭發找來了一雙高跟鞋,那雙鞋的鞋跟足有15公分,雖然你平時喜歡我穿絲襪高跟鞋,但我最高也就穿過12公分的,這15公分的高跟鞋穿著走路可真累人啊!這雙鞋比我正常穿的鞋小一碼,把我的雙腳撐地慢慢的,腳脖子處還用細皮帶系上,讓我甩不掉鞋。

給我穿上了高跟鞋,那個胖子把扶起來,推著我往外走。我全身赤裸,就拼命往後躲。可惜我力氣小,被那個胖子半推半抱的拉到了門口。這個時候,那個長頭發男人照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好像警告我如果不跟著走就要打我屁股。想到我嘴裡塞著絲襪無法呼救,被打屁股的話那麼難為情,只要任由他們推著我出了門。我膝蓋上綁著繩子,腳上又穿著高跟鞋,只能小步跟著他們下樓,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那個胖子防止我摔倒,一直雙手護著我,其實我也知道,這兩人就是想看我穿著高跟鞋邁著小碎步走路的性感樣子。好不容易到了樓下,我想借著路燈的燈光看清兩人的樣子,那個長頭發突然給我戴上了一個黑色的眼罩。我眼前一片漆黑,被人推著走了一段路,讓人抱上了汽車……”

說道這裡,丁月滿臉通紅,輕輕地哭了起來:“上個車後,我感覺到是那個胖子,沒有讓我做到座位上,而是把我抱在自己的腿上,這個時候那胖子的褲子已經脫下來了。他把的腿上的繩子又放開了一段距離,讓我可以大腿劈開面對面地做在他的大腿上……接著,那胖子就強奸了我,連我腿上的黑色連褲襪都沒脫,直接隔著絲襪,就把他的陽具插進了我的陰道……我只能‘嗚嗚’的小聲叫,掙扎不得……”過十分鐘我感覺要射了.射在他的體內就和他渡過美好的夜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