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之行的艷遇

蔚藍的天與蔚藍的海,白色的浪花與白色的沙,輕柔的來自太平洋的風吹動著耶林中樹影婆娑。這裡是二月的夏威夷海灘.滿懷失落心情的我獨自走在這個海灘上,心中所想是剛剛過去故事裡的一幕一幕,想著與杜萍分手之前那最後一夜….

我的手揉摸著她那我再熟悉不過的柔軟的雙乳,我的嘴唇輕輕吮弄著她雙乳上我再熟悉不過那紅色的櫻桃,我的唇慢慢的吻過好似已是我身體一部份的她的軀體,從她的香唇,耳朵,脖頸,乳房,小腹,最後是她兩腿之間那已經滲出淫液的粉紅的縫隙。當我再次進入她那我已無數次進入過的縫隙後,她臉上顯露出的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櫻口微張,歡娛的表情,我不斷變化著頻率抽插著,她伴著我抽插的頻率放蕩的呻吟著……..

那天晚上我們一共做了五次,第二天我醒來,原本身旁的她早已離去了…..

事情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便曾經與她的一幕一幕在我腦海中仍舊清晰,時間沒有使我的記憶絲毫的淡去。心情的失落時常籠罩著我,伴我度過了太多的日日夜夜,濃重的失落感困地我無法正常呼吸,更提不上再去工作了,或者別的什麼事情了。

我便一個人來夏威夷散心…我就這樣機械地走著,兩旁的天堂般的美景竟然不為我有絲毫的打動。我還是一直這樣機械的走著走著,直到……“蓬”!!我感覺自己身體猛烈的一震,這才發現眼前的事情,一位少女竟然和我結結實實地撞了個滿懷,因為我身體非常強健,而她好像稍顯過於瘦弱了點。她被震的踉蹌的向後連連退了好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我急忙搶上幾步。“實在對不起,我沒注意到你,你沒有摔傷吧?”說著忙把她扶了起來。接著便想伸手幫她拂去沾在身上的沙子,誰知她竟然一巴掌將我的手打開,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這才發現她竟然和我一樣是黃膚黑髮,我剛要再次表示道歉,但她已經從我身邊繞過去,然後飄然離去了。這是我與她的第一次相遇。

我們的第二次相遇是在我所住酒店的餐廳裡,與這兩個月來其他日子一樣。這個時間與我相伴的除了失落的心情外還有就是能夠使我意識麻醉的酒.我獨自喝著悶酒,一杯接著一杯,後來因為我的一個不經意,便又看見了她,她正坐在離我並不遠的一張桌子前,也是獨自一人在喝酒,我開始打量著她,這才發現她原來竟是如此的美貌,如世上最出色水墨畫家的花筆,以最具靈感揮動而成的彎彎的眉,長長的睫毛,如一灘憂鬱湖水般的眼睛,小巧的嘴,我可以肯定,她和我一樣應該都是中國人,我就這樣望著她十幾分鐘,然後不知為什麼,我竟然站立了起來然後向她走去。

我坐在了她對面,剛想和她打招呼,誰知她輕輕示意我不要說話,然後遞給了我一個杯子,替我倒滿了酒,“謝謝你來陪我喝酒,來幹!”她說.我們就這樣一杯接著一杯的對飲著,後來.她要我送她回她的房間.

開了門,她拉著我的手走了進去。可能是喝得太多了的原因,她突然倒在了我的懷裡,不知出於自己是什麼樣的感覺,我一把抱住了她,把她輕輕地放在了床上,她非常主動的迎合著我的嘴唇,柔滑的舌頭已經在我口中靈巧的攪動著,我們激烈、纏綿的吻著。我的右手開始在她柔軟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我吻著她的香頸,雙手從後面伸入了她的衣服,在裡面輕輕的將她胸罩的掛鉤解開,然後把手移到前面,放肆的揉搓著她柔軟而又富有彈性的奶子。

很快,我自己脫掉了上衣後,我用嘴慢慢的解開了她衣服的鈕扣,幫她把上衣完全的脫了下來。這時,她整個上身已毫無掩飾的顯露在我的眼前了。我用唇和舌在她玉雕一般的雙乳上滑動著,不時的輕咬著雙乳上的櫻桃,不時的用舌頭繞著她的乳頭在乳暈上轉圈,癢癢地感覺使她不一會兒就開始呻吟起來。“啊…啊…..”,對她乳房進行攻擊的同時,我的手開始伸入她的裙子裡面.擱著內褲沿著她陰門的輪廓上下摸著。此時她的內褲裡的小穴附近已經完完全全的濕透了,我快速地褪下了她的內褲,手輕輕滑過她多毛的地帶然後接觸到了她的性器,在那周圍撫弄了多時後,我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開始深入她的縫隙內,在裡面挖摳著。先只是一個食指,然後又伸入了中指,她下意識的把腿分開,好使我的手指能夠更順利的深入。她感覺這樣摳弄她的穴會非常的有快感,櫻口一張一張的,我的嘴結束了對她雙乳的攻擊,將她身上僅有的裙子也脫掉了,把嘴順著她的皮膚滑到她的陰部,那裡現在已經是淫水氾濫了。

我舔食著她分泌出的愛液,接著將舌頭伸入了她的小穴裡,我的舌頭好似陰莖一般在她的小穴裡一進一出,她被我挑逗的更加意亂情迷,呻吟的更加猛烈了,細縫中的愛液更是源源不斷的分泌出來。

最終,她到達了第一次高潮。我抽出舌頭,又開始對她的陰蒂發起了攻擊,那小東西被我刺激的越來越大,越漲越硬。終於,她再也忍受不住了,開始主動幫我脫下褲子。當她幫我除去身上唯一遮羞布後,我碩大的陰莖赫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開始吃了一驚,但很快她又握住我的肉棒,便要將它塞進自己的小穴內,我無情的阻止了她,把已經高高挺立的雞巴從她的下體移到了她的嘴邊.“如果想讓它進入你的下體就必須先用你上面的洞去享受它”,我說。她絲毫沒有猶豫,從容將我的肉棒慢慢納入口中,熟練的為我口交,狡猾的舌頭在裡面不斷刺激我龜頭下方那最敏感的地帶,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這是一種熟悉的感覺,像極了從前杜萍與我口交的那種感覺,我漸漸的陶醉於其中了,不知不覺中,一次非常強烈的刺激使我突然射出了精液,這次射精距上次足足有兩個多月之久了。長時間的積累,使我這次的噴發顯得特別的多.特別的劇烈.她沒來得及將我的肉棒吐出。我的陽精毫無例外的射入了她的口腔。

她感覺它們多得在自己的嘴裡漲得無法承受.她急欲將它們吐出.但被我仍掛在她嘴裡的陽具所阻,無奈只好將它們全部的吞嚥了下去。我這才抽出仍舊堅挺無比的肉棒,分開了她的雙腿,對準她的淫洞毫不客氣的插了進去,她“啊”"的一聲,然後開始呻吟起來。

我按著節奏大力的抽插著她的騷洞,陰囊隨著陰莖在洞中的一進一出在她的陰部有力的拍擊著。她的小穴很緊,幾乎像是處女的初經人事的陰道。那裡緊緊的將我的肉棒吸住,使我的每一次抽插都獲得巨大快感,與她的陰道內皺襞的每一次摩擦,我便感覺自己是要升天一般。而她彷彿也同樣感受到無以倫比的快樂。

她大聲的叫著床,那聲音使我更加的興奮,對她的騷洞的攻擊也越來越猛烈。她早已經歷了好幾次高潮,射出的陰精不斷沖洗我直抵她子宮的龜頭。因為我剛才已經在她嘴裡射了一次精,所以這次我竟然越戰越勇,她被我幹的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有些酥軟了,但她的屁股仍然持續的迎合著我的抽插,一翹一翹的。

經過數百次的抽插,漸漸感覺腰部都有些酸,我便和她互換了位​​置。她上我下,由她來主動套弄我的雞巴.在我感覺腰部逐漸適應後,又恢復初時的男上女下姿勢,繼續做我的活塞運動。在她的第五次高潮射精後,我終於在那液體的刺激下到達了高潮,腰部一酸,一股比剛才更加強烈的衝擊波直入她的子宮深處,她感覺自己體內突然受到一般滾燙液體的衝擊,“啊…”的大叫一聲,再次達到性愛的最高峰。而我也感覺有些筋疲力盡,癱倒在她軟軟的胸前。就這樣,我們一起沈沈睡去。

第二天清晨,我比她先醒來。我默默觀察著身邊這柔美的女人,回憶我們昨晚激情四射的交合。我有些糊塗,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願意與我這個陌生人發生這樣的事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