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風雲

選戰風雲

第一章

「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拒邪修正外,何愁天地不知聞」

我正在位於中環的辦公室,看著電視新聞,等候這辦公室的主人,電視的主持正在解說車公廟的簽文。

「鷹哥,您回來啦」我說。

眼前這位五十多歲,官仔骨骨,斯文友善的男人,正是我要等的人。

「生弟,等了很久?」鷹哥問。

「不是,來了一陣子,您要我查的,我查到了,這是圖則,沒想過唐糖位列三公,家財萬貫,竟然知法犯法,在家中僭建地牢,我一會就將證據交予警方」我道。

「不用,您交給我好,我來處理」鷹哥說。

「是,這裡面還有他的電郵信件,不過我看沒什麼特別」我說,並將手上的公文袋放在桌上。

「另外您叫我捉的人,我都已捉了,我把他們關在深圳的房子,同志們在看守著,但我看他們不是壞人」我繼續說。

「呵呵,生弟,唐糖又何來像是個壞人,壞人沒樣識別的,信我吧」鷹哥道。

我點點頭。

鷹哥是我中小學學長,和我同是地下黨員,我從小就希望為國為民,主持社會公義。鷹哥出身寒微,但憑自己努力,考取專業測量師資格,並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是我最信賴和尊敬的人。

「我們一起去深圳,我想和您捉的人好好聊聊」鷹哥說。

「好的」我答道。

在城中最高級的休閒會所中,周文琦換上性感的桑拿技師制服,盡顯自己33-24-35的均勻身材,配上開叉短裙,將自己擁有一雙長腿的優點恰到好處地表露出來,真不愧為城中首席名模,走過長長的走廊時,婀娜多姿,儀態萬千,雖擔心被人認出,但仍專業地擠出笑容,大有超模風範。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她要去的VIP房,在門前等候的桑拿經理一雙眼在她全身遊走,心想:「如果我是李老闆就爽了!」經理趨前在她耳邊說:「李生已在裡面,周小姐要的都準備好了」並乘機近距離偷看她的乳溝,偷看的刺激加上文琦身上的香水,經理的小弟弟馬上漲起。

文琦當然一切都瞧在眼裡,但她沒有理會,面帶笑容,推開房門,李生已是赤裸上身,下身只有毛巾包著,伏在桑拿床上,李生並沒有起來就說:「替我在背上推油」

文琦把門鎖上,除下金色的技師服,輕撫李生的背脊,說:「李老闆身體很壯健,怎樣看都不似六十歲人呢」

李老闆擡頭一看,「喔!您怎麼在這裡?!」

文琦將頭伸前,左手輕撥秀髮,意態撩人,和李生的面不過半尺之距,確保李老闆能聞到她口中吐出的香氣

她溫柔地道:「我聽說我代言人的合約將轉予其他人,李老闆可否給我一次機會」

李老闆恍然大悟,馬上翻身,坐直身子說:「我今天是來正經按摩的,合約的事改日再談,周小姐請您離開」

文琦心想:「他是個公私分明,不易受誘惑的人,難怪生意做得這麼好,但我又豈可就此罷休呢!看來要加把勁」於是將頭倚著他的左肩,胸前33B的導彈輕壓在他身上,並伸出玉手在他丹田位置撫弄著,說:「若李老闆決定了,我就只好靜候您的指示,只是您一直以來如此支持,文琦無以為報,可否給我一次機會,反正這裡就只有您我二人,不用這般嚴肅,好好放鬆一下,好嗎?」

文琦依著李老闆的肩膀,一對媚眼緊盯住他,口吐香氣若蘭,加上身上的催情香水,李老闆的下身也有所感應,要知道已達耳順之年的他不是經常可以勃起的,此情此景令李老闆心猿意馬「這樣的機會怎捨得放過呢,加上她是城中首席名模,斷不會向別人說出以肉體換合同之事呀!」李老闆心想。

在第一名模的誘惑下,李老闆已是箭在弦上,說:「好吧!如果您侍候得我滿意,我就考慮把合約給您」李老闆邊說邊動手,顯然已按捺不住,三扒兩撥將文琦的黑色的半透明外衣脫掉,並解下她的短裙,僅餘下黑色內衣褲。

李老闆看著她均稱玲瓏的身段,膚色古銅,全身散發野性,仿如一匹野馬,久未做愛的他已感到全身發熱,口枯舌乾,說:「拿安全套來吧」

文琦心想:「色鬼,我怎會這麼容易給您呢!」嫵媚一笑,說:「老闆,今天只可以替您打手槍,待合約簽了後,我再給您,屆時您想怎樣都行」

李老闆一臉失望,說:「這……」文琦怕他討價還價,立即用嘴封住他的嘴,並吐出丁香小舌,和他的舌頭纏綿一番,一雙玉手已由丹田向下,解開毛巾後,從大腿內側輕撫而上,向她的目的地進發。

「哇!沒想到李老闆的小弟弟這麼大」一女生看著電視螢幕說。

「小琦,您太大驚小怪吧,我看他完全起來大約六寸左右,不過挺粗的,而且青筋暴現,看來也曾久經戰場,只是近年修心養性,我有點擔心您姐應付不來呢」另一女生說。

「呵呵,我姐當然沒有您這位床照主角蔣輕予這麼見多識廣啦」小琦道。

輕予怒睥她一下,說:「趕快做事吧」

小琦也不敢多說,馬上調校鏡頭,對準李老闆的下體,並進行測量。

文琦雙手套弄著李老闆的陽具,但誠如輕予所言,李老闆並不簡單,「他還不是很硬,難道仍沒完全勃起?!」文琦心想,這時她已手淫了超過十五分鐘,雙手開始有點累,動作也慢了下來。

李老闆感覺到文琦開始不支,於是部署轉守為攻,右手隔著胸罩撫摸著乳頭,左手則從後,由股溝入手,隔著內褲輕撫會陰,身體傾向站在床邊的文琦,將舌頭伸進她口中,鑽進每一角落,並不斷地吐出唾液,迫文琦吞下。

突然李生張大雙目,好像發現了什麼,在文琦下身的左手大力一按下去,「啊!」文琦大叫一聲,只見下身猶如有一道噴泉,內褲盡濕,文琦滿臉通紅。

文琦的G點被發現了,但工作仍沒完成,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李老闆,您欺負人」文琦嬌嗔著。

「呵呵,您沒滿足我,我卻滿足了您,這算是欺負嗎?」李老闆道。

「這樣吧,我看您手不行了,用口吧!」李老闆一邊說,一邊將右手也伸向文琦下身。

文琦馬上按著他的手,說:「我可以用口,但您不可以再碰我下面,不然我沒法專心侍候您阿」

「也好,但如果用口過了十五分鐘還不行呢?」李老闆問,同時看著她40寸長腿。

「那……就腿交吧」文琦答。

「但如果又過了十五分鐘都不行呢?」李老闆再問。

文琦被迫到維谷之中,唯有難為情地答道:「那……做愛吧!」

「呵呵,好,成交,那就先讓我嚐嚐第一名模的口技」李老闆道。

文琦張開嘴巴,吞下李老闆的小弟弟,就開始口部活塞運動,她的口技只屬於初哥階段,只會粗糙地吞吐,事實上以她的樣貌身材,加上男友都是年青力壯,何需要高水平的口交,但今天卻偏偏碰著個老人家,加上他龜頭較粗,教文琦倍感吃力,若不是她姿色過人,令李老闆有視覺上興奮的話,恐怕早已軟了。

李老闆看著玲瓏浮凸的胴體躺在身前,加上下身內褲濕透,陰毛乍隱乍現,門戶只靠一小撮恥毛勉強掩護,令李老闆無限遐想,下體變得越來越硬,只是文琦功夫仍未到家,沒法李老闆一洩。

文琦突然心念一動:「我把它放在嘴裡,那她們如何測量呢?」於是在感到李老闆完全硬起後,就吐出嘴巴,嘟著嘴說:「我投降了,您太大,我含得好苦喔,我替您腿交吧」

李老闆大喜,只見文琦擡起40寸長腿,將雙腳張開並弓起,不啻修長更是滑溜無比,簡直就是腿交極品。

由於桑拿床太細,文琦只好坐在一張椅子上,伸直雙腿,套弄著他的小弟弟。此刻文琦才看清楚李老闆完全勃起的樣子,其陰莖向左傾60度,根部有顆黑痣,很特別的性徵。

「好了,應該都拍夠,是時候救您姐,不然她就要捱棒子了」輕予道。

小琦點頭,然後立刻走出房門。

「周小姐,時間差不多了」李老闆笑淫淫地說。

文琦這下可急了,心想:「到底拍好了沒有呢」

這時門外忽然有人拍門,說:「是周小姐嗎?我見門外有人鬼鬼祟祟的,好像是狗仔隊阿」

李老闆聽到有記者,嚇了一跳,小弟弟也馬上軟了,縮到只剩兩寸。

文琦看看他的小弟弟,再看著他,正要開口。

李老闆說:「您先走,我多待一陣子,晚點才出去,若有人問,您就說您是來按摩的,也沒見過我」

文琦說:「這樣不好,沒侍候好老闆您」心想:「求之不得,反正您都軟了,這場戲也沒法唱」

李老闆說:「沒關係,改天吧」站起來親她的嘴一下,左手大力捏她的胸脯,右手向她的G點大力一指,文琦:「呀」一聲,下身已是一片狼藉,表面還是擠出招牌笑容,但心中暗罵:「死色鬼」

文琦問:「是否可以?」

小奇答:「我們依他勃起後的尺寸,做了個一模一樣的模型,我想黑先生會接受」

文琦問:「輕予呢?」

小奇道:「今早黑先生把她叫去,說有任務交給她,姐,您道為何黑先生要脅持我們的家人,只為得到李老闆的陽具模型,這有什麼用呢」

文琦說:「我真的想不通,他不為錢,也不為我們的美色而來」

這時輕予進屋,只見她神色凝重,說:「倆位,我們有更棘手的工作,達成後他才會放我們的親人」

另一邊廂,在中環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內,李老闆一個人在用膳。

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坐在李老闆的面前,並向他打招呼。

「我和我的朋友都不會支持您的,我倆沒什麼好談」李老闆微笑道。

「請您先看看這東西吧」該男子說,並向他遞上一陽具模型。

「這是什麼意思?」李老闆一臉狐疑。

「如果有妓女向傳媒爆出城中富豪的嫖妓醜聞,以及能仔細地描繪出富豪的私處,不知道會有何影響」該男子道。

李老闆大為憤怒,正欲開口罵他惡意抹黑,意圖要脅,但看著這模型,心想:「他如何得知我私處勃起的模樣?到底他還知道些什麼呢?」

「李老闆,我想您和其他富翁都不希望在雜誌封面看到自己的私隱,只要您們屆時投票予我,您們的黑材料將永遠不會被公開」該男子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