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十年

懵懂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的時候,15歲。這十年,有過和諧的性愛,也有過單純的性,單純的愛。

15歲的時候,剛上高一。那時候坐在我前桌的一個女生總把一個小鏡子擺在桌子上。這很好玩,因爲有好幾次我們兩人的視線就在那面鏡子里相遇。她在前面,用鏡子看著后面的我;我在后面,透過鏡子也能看見前面的她。

我們慢慢地、偷偷摸摸地走過了拉手、擁抱和親吻的階段。高一寒假,我去她家。北方的冬天很冷,進門的時候我穿得像個笨熊,她在家里只穿著一套當時我覺得很誘人很顯露曲線的薄衣。只一瞬間,我的心里就像屋里的暖氣甚至一樣開始發熱發燙。她幫我脫掉了外套,我轉過身緊緊住了她,雙手勾住她的腰,然后慢慢向里摸索。直到感覺到她的皮膚,和那對我現在其實已經忘了大小的乳房。

我強忍著已經快要崩潰的心跳和呼吸,把她抱到床上。

小時候喜歡看漫畫。記得漫畫里男的見到暴露的美女的時候,十有八九都會流鼻血。當時我一只手攬著她的腰,一只手輕輕揉著她軟軟的胸,忽然覺得鼻子濕濕的,心想完了,流鼻血了。于是趕緊深吸了一口氣,對她說:你看我是不是流鼻血了。她擡起頭,溫柔地一笑說:「跟你說別脫衣服,你看感冒了吧。」我正覺得尴尬,她轉身揭開被子,蓋在我身上,然后自己也躺了進來,把頭枕在我的胸上。我翻過身,把她溫柔地壓在我的身下,深深地吻著她,然后緩緩地脫去她的衣服,把吻痕一點一點地印在她的脖子、雙乳、小腹,還有大腿的內側。

那天我們沒有做,因爲我實在找不到那個地方在哪。她緊張得很,其實我也是。我在小洞洞外面動了很久,最后射了。第一次射在一個女孩的身上。那種感覺很奇妙,看著白白的東西落在她最貼身的內褲上,和小腹上,很刺激。她說好像射到了里面一點,因爲有「它」的味道。搞得我們一下子很緊張。

我們邊緣了幾次。可直到后來分手也沒有做成。我那時想,也許是自己還小,那個東西還不夠堅硬。分手以后多半年,我心才算落了下來:還好,她沒有懷孕。

我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十幾歲的時候其實沒什麽欲望。找個女朋友,更多的是好奇,而且很酷。16歲生日的時候,我和第一個「她」已經分手了,但那一年我過得很開心,很輕松。

(2)刻骨銘心的初戀

這個順序很特別:15歲的時候,我幾乎有了「第一次」。但我真正感覺愛一個人、願意不顧一切的時候,是我17歲那年。這麽些年以后,我依然清晰記得很多當年的畫面。甚至喜歡在上課的時候看著她。有一次語文老師正在講課,忽然停了下來說:爲什麽我發現有的同學眼神那麽迷離?

高考前整一百天的時候,我早上給她傳了一張小紙條,終于表白了我的心聲。

晚上收到了她的回複,只記得一句:其實我從心里早接受你了。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個幸福的時刻。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男生、或者很多男生,在生命里都曾經有過一個像女神一樣的女生。爲了她,你整個人都會陷入一種不可理喻的癫狂狀態。她的每一個微笑都能滋潤你的心靈。你以每天n封情書的速度對她表白著你的愛戀。你看著她,抱著她,覺得一輩子就這麽不分開也不會餓;世界末日來了也不會怕。

高考之后的我們,還是勞燕分飛。

我最初依然每天打很多電話給她,她漸漸地對我開始冷冰冰了。直到有一天她在電話里告訴我:我們分手吧。

我哭著說,你別走,我只想跟你在一塊,不管你怎麽樣。

她笑了一下,你這麽大的人了,怎麽跟小孩子一樣,我挂了。

我依然每天騷擾她,寫信給她。當然,沒有回音,沒有任何的回複。

記得中學的時候很流行讀者、青年文摘之類可以就著餃子吃的小酸文。以至

于大家寫出來的作文清一色地酸得可以治療閱卷人的消化不良、胃酸分泌不足等症狀。這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毒害青少年的思想。

有一篇文章我到現在還記得:是以女兒的口吻寫的,女兒問爸爸,爲什麽你對媽媽那麽好;爸爸笑而不答;然后有一天媽媽像小叮當一樣不知道從哪變出一個箱子,里面有近千封當年的情書;女兒暗下決心,老娘我也要找一個願意等我三年給我寫近千封情書的情郎。

我那時就是這樣想的,每天頭懸梁錐刺股第履行著三年和千封情書的理想。

我們之間沒有性。只有一次,我們脫得一次不挂,她勾著我的脖子,說她不想。我馬上從她身上下來,把褲子給她穿好,然后重新躺下。就是這樣,她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的聖旨,沒有商量的余地。

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爲什麽一個人會如此地癡迷另外一個人?

前幾天,我還夢見跟她在一起。六年前,這樣的夢會讓我醒來淚流不止。而那天,醒來0。1秒鍾以后我就趕緊打開電腦,看我的意大利歐洲杯小組出線了沒有。

(3)愛與友情的界限

把她放在這里很特別。因爲我連她的手也沒有認真拉過。

在大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喜歡她。我甚至給我爸媽看了她的照片,我媽說:這丫頭長得不賴,挺像那個唱「常回家看看」的肉嘟嘟的韓紅。我徹底無語了。但我覺得我媽想說的是陳紅,她從來就記不清那些各領風騷三五天的明星的名字。韓紅其實也肉嘟嘟的,而且肺活量達到那種可以唱「青藏高原」級別的女生,高中的時候我們叫她們「憋死牛」,意指一個吻不喘氣可以憋死一頭牛。

我們經常一塊自習,選課。有一次一群人在一塊玩真心話大冒險,她說她以前沒有過男朋友。回來以后QQ,我說,我以前有過。她沒說話了。后來的幾天,覺得我們的關系很奇怪。正是這種奇怪的感覺,讓我覺得,其實她也有點喜歡我、在意我。

那時候看香港那些三級片,尤其是王晶的「玉女心經」系列,覺得簡直是性愛哲理片。

什麽叫無敵神功,就是把對方搞得一塌糊塗,你自巋然不泄;但如果對方戰意正濃,你先泄了,那你的元神就被對方攝走了。

所以說從這個道理上來講,什麽叫情聖,就是讓對方愛你愛的天崩地裂,你還收放自如;對方未動而你先動,叫情癡。

我想相對來說,情癡的男人多于女人,情聖的女人多于男人。本著這樣的指導原則,我很謹慎地處理著我們之間的關系。在無數次的試探和拖延猶豫之后,我和她那一點稍縱即逝的可能終于沒有了。我遇到了我的她,她也遇到了她的他。

現在我們經常聊天,談各自的生活、感情、工作。

我慢慢發現,其實世界上有很多異性值得欣賞,但並非以愛情之名。

(4)愛與性

20歲那年夏天,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在我認識她一個星期以后。遇見她是在遊泳池。和我同去的一個朋友是她的舊相識。我們很快開始約會了。那段時間,有幾個朋友去我所在的城市,我幫他們定了賓館。他們走后,我把賓館又留了幾天,因爲我預感也許我們之間會發生些什麽。

那天她的周期剛剛結束。我們相擁著靠在床上看電視。我叫著她的名字,開始吻她,脫去了她的衣服。她的胸很好摸,我把臉和唇貼在上面,開始脫她的裙子和內褲。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準備好,只是憑著直覺,把已經硬得發燙的小弟弟架在她的雙腿之間。她抱著我的肩膀,配合著我。

她強忍著,但還是叫了出來,淚水無意識地從眼角溢出、滑落。

那一瞬間前后,恍如隔世。

我幾乎忘了去享受我的第一次,好像只是在履行通向成人禮道路上的一個程序。我擁著她,沒有疾風暴雨,只有悶得可以忽略的呻吟。

那時我的大腦被各種各樣的念頭占據著,就這樣麽?就是這樣的麽?我那幻想了很久的做愛。

最初的十幾次,我很快,但我們開始享受。有一次在我家,幾個朋友在客廳看電視、玩電腦。我起身上廁所,她也跟了過來。我坐在馬桶蓋上,把她扶在我的身上。她還在興奮地動著,我很無辜地告訴她:親愛的,我到了。她停了下來,摟著我的脖子,輕咬著我的耳朵,她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摩擦著。那個姿勢很撩人。很快,剛剛軟下來的小弟弟還沒有完全滑出來,就再次堅硬如初,順著我們抱著的姿勢繼續插入了。我們瘋狂吻著做愛,那一次,她說她酥麻的感覺到了脖子。

濕人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麽?其實他在隱喻,都麻到脖子了,那高潮也就不遠了,同志們繼續努力。

幾個星期以后,我們住進了她學校附近的一家旅館。那一晚,她高潮了。事先沒有一點迹象,如果說有,那就是我們的時間越來越長。從第一次的不到一分鍾,到十分鍾,到后來幾個小時之內的連續數次、早晚兩撥。

我被她用出全身的力氣使勁摟著,那種感覺很棒。

我們在一起的一年半,在無數的地方、無數次用各種姿勢做愛,無數次帶給對方高潮。

我們最初不用避孕措施,只忍到安全期之內去爆發。直到后來,她的一個朋友貌似在安全期懷孕了。我們后怕得直冒冷汗,才開始用避孕套。可我還是喜歡沒有任何阻隔的親熱,然后在做愛之后,看她赤裸地躺在身邊,說著貼心的話,小心地幫她擦去灌進去然后流出來的精液。連續多次做愛的時候,還可以看到上次的精液被慢慢擠出。

最美不過那胸前一縷潮紅,和做愛之后相擁而眠的親密。

 (5)一夜情ABC

和「她」分手以后,我發現自己成了性的瘾君子。哪怕沒有愛。

我有過三次一夜情,或者說,三個一夜情的對象:

一個是和我在同一個城市上大學的網友A;

一個是和我住一個公寓的美國女孩B;

還有一個東南亞的護士學生C。

大三寒假的時候在學校準備出國考試,晚上在網上約見了A。因爲宿舍整層樓基本上都走光了,加上怕快過年了公安對賓館搞突擊檢查,我就把她帶回了宿舍。我們坐著一起上網,然后對她說,你去我的床上睡下吧,很晚了。她上了床,伸手關掉了宿舍的燈,然后開始脫衣服。我心跳的很厲害,但依然還坐在書桌前。

床上沒有了動靜,她很安靜地躺著。我站起身,湊到床前,握住她露在外面的手。

她很輕地說:上來吧。

我和她一起躺下,脫去了她的衣服。我趴在她身上,很傻地問了一句:你是第一次麽?

我估計她當時都快瘋了,但她還是很有修養地回答:我有過男朋友的。我強忍住想要插進去的欲望,從床墊下面摸出了避孕套給自己戴上,以免有問題。

她的小洞洞很特別,或者說跟我當時前女朋友的不一樣,搞得我興致很低落,不想再來第二次。

后來我發現,就像達芬奇小時候的老師曾經告訴他的一樣,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樣的雞雞和蛋蛋(簡稱「雞蛋」)。同樣的,應該也沒有一樣的小洞洞。

B是我在美國上學時候的室友,一個念表演系的研究生。她精神極度亢奮,每天在學校蹦來蹦去一整天,晚上回來還要跟我學太極拳,說是要放松筋骨。有一天淩晨3點,我剛寫完作業,開門出去上衛生間洗漱,猛然發現一個身影在黑夜中張牙舞爪,嚇得我差點暈倒。開燈一看,丫還敷著面膜打太極拳呢。她說她就是精神有毛病,每天只要三個小時睡眠就好,但醫生讓她多睡,否則會死得早。

之后我們就開始聊天。

她說,朋友告訴她做愛有助睡眠。我說,這個這個……

她說,要不咱們試試吧。我連聲都不敢吭了。再回過神來她已經輕輕抱住了我。

我們做愛了。其實我覺得那一次,我是被QJ了。那天我記得從晚上6點寫作業寫到半夜3點,中間只煮了兩個雞蛋吃。很快,我就泄了。她還要,我抹不開面子,于是用手指頭,我那可憐的敲鍵盤已經快抽筋的手指,幫她到了高潮。

那一刻我差點淚流滿面。終于知道,在對方不願意作愛的情況下死乞白賴地要求做愛,對你的女朋友或者女伴是多麽大的折磨。

之后又試過幾次,我就徹底自卑了。她的速度和頻率很快,后來她贈我綽號「三分鍾先生」。我真應該告訴她我其實是日本人,免得給中國人丟臉。

C是我出差的時候遇到的小孩,比我小6歲。因爲身邊沒有安全套,就強忍著,讓她俯下身去,撫著她的胸,射到了她的嘴里。本來是無奈的辦法,但之后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種方式,干脆也懶得去買安全套了,幾次都是弄到她的嘴里。

她最初皺著眉頭說味道極難聞。我記得多吃蔬菜和水果會有好處,于是那些天絕不吃肉,一桶一桶地喝果汁,連打噴嚏都有橙子混著椰子味。

據她說,似乎味道有所好轉。所以如果你想讓你的另一半爲你做這件事情,還是先「淨身」兩到三天爲好,而且對自己的身體也有好處的。

其實,任何一次一夜情之后,我都想把對方從我房間「請」出去,然后抱著枕頭睡覺。

 (6)后話

我現在的女朋友,其實是有些性冷淡的。她的一個願望就是,只在想要小孩的時候才做愛,其他時候就兩個人抱著。很靈魂,很美好。

我們晚上睡覺的時候會玩一個「遊戲」。

我說:親愛的,愛愛不?

她說:不愛。

我:你就不會說「愛」嘛。然后我說,親愛的累了,咱們不愛,咱們睡覺。

這樣顯得咱倆多互相理解呀。

她呵呵地說:好吧……

然后我就一躍而起。她則無辜地驚呼:你不是還有台詞沒說呢嘛。

這樣搞了兩三次以后,她再也不說「好吧」二字了:)

可我還是願意跟她在一塊。因爲在愛情里,性只是一個配角。什麽都比不上靈魂的相交、相知和相惜。而歲月的流逝,也終將會磨去青春的那一點躁動。

忽然發現我寫東西很主旋律。連寫個性愛似乎都在歌頌愛,貶低性。就像是做了通篇的婊子,最后立起個牌坊。

其實退一步講,愛與不愛,在性的滿足和快感上也有很大的區別。

跟愛的人做愛,每一下都像撞在心里,四兩撥千斤。做愛之后,聊個小天,親個小嘴,睡個小覺。

跟不愛的人做,每一下都撞到骨頭上,事倍功半。做愛之后,揉揉撞疼的骨頭和酸麻麻的大腿,抱著枕頭,悶個呼噜同床異夢。不過盡管如此,還是可以勉強勝過和自己做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