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死岳母代替

妻子在一次意外中不幸離開了我,正值中年的我飽償了人生三大不幸中的中年喪妻。為了妻子臨終的托付和對妻子的感情,我一直沒有再續弦,而是不計辛苦的將孩子供養到了大學。期間,也有生理需求難耐的時候,也曾嘗試去過風花雪月的場所,但終還是沒有賣出買樂的一步,也許那時的我還守護著自己的道德底線吧。

這些年也多虧岳母幫襯,才使得我度過樂失去妻子後的一個又一個難關。隨著孩子上學遠去,岳母的概念在我腦海裡逐漸淡漠了,很久也未曾想起,也很少登門探望和問候了。忽然有一天,手機驟然響起,是岳母家那熟悉今天卻又很陌生的號碼。“明旭啊,你有時間嗎,來媽媽這裡一下好嗎,媽媽生病了…….”電話的那端,傳來岳母無力蒼白的聲音。岳母今年已經50出頭了,由於早年喪偶,經年拉扯兩個孩子,雖然一直在政府機關工作,但畢竟歲月已經在她的臉上刻出了滄桑。

我急忙趕到了岳母家裡,好在岳母家的鑰匙還在,打開門進入岳母的臥室,看見床頭有一些藥品和一杯水,岳母躺在床上,那樣的無助。由於是夏季,看到胡亂扔在地上的衣服可以看出,岳母今天可能是三點式的蓋著毛巾被躺著的。“媽,你怎麼了?生了什麼病?”我趕忙問道。岳母說:“前天洗了個冷水澡,沒想到感冒了,已經三頓沒有吃飯,身體疲憊得很”。

我趕忙進入廚房,就家中所有的給岳母準備飯菜。這時,我無意間瞥到了陽臺涼衣架上的岳母所用之物,有胸罩和褲頭,尤其褲頭,決不是商場裡購買的,而是岳母自己用紅布縫制的。沒有想到,這個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紅褲頭卻給我以無盡的刺激,再想到薄薄的毛巾被裡岳母的三點式和那已經熟透了的身體會是什麼樣的,不僅忘記了倫理的界限,大腦在這一刻已經不能正常思維了。幾年來曠夫的欲火刹那間燃起,腹部一股熱流回環湧動,陰莖迅速勃起,恨不得馬上趴在岳母身上,發洩一番。但理智提醒我是不可以亂來的。在等待菜熟的時間裡,我下意識的來到岳母平常存放藥品的書房,打開抽屜翻找起來。啊!氯丙嗪,一種特效安眠針劑,真是天助我也!我偷偷的拿出來,在廚房裡倒進水杯中。

岳母的腿是白皙的,和妻子的差不多,只是有些地方出現了經脈曲張,毛細血管清晰可辨。更讓我感到刺激的是岳母竟然穿的仍是自制的紅布褲頭,在胯下的縫縫裡,擠壓成一條。雖然年過50,但高高的陰阜仍然那麼突出,褲頭兩邊黑黑的溝溝和不經意露出的陰毛是那樣的淫意。小腹已經不可抗拒的隆起,妊娠紋、斑清晰可辨。岳母帶的也是用白布自制的胸罩,從依稀透明的胸罩可以看到兩顆褐色的乳頭……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略微發抖的手伸向了比我還要曠日持久的岳母的身體。我拔開了她的大腿,讓她呈大字狀,然後將剛剛還是緊緊夾在腿縫間的紅褲頭扒開….啊!黑褐色的陰部暴露無遺,不知為什麼,那屄口還有淡黃略顯白色的液體,隨著我手的翻動在痙攣著。陰唇屬於特肥大的那種,比妻子的還要略顯大一些。我又咽下了一泡口水,緊張得身上都是汗,可手在岳母仍有的鼾聲中更加肆無忌憚,動作的幅度也越來越大了。

我將食指輕輕的撥開岳母的陰唇,將屄口的液體挑起來,湊到鼻子下聞,呵,有一種淡淡的騷味,這種味道更能刺激起男人的性欲吧!覺得脊梁在發麻,心裡如同火烤,一種迷奸、偷窺、亂倫的快意使我不能自持,旋即將中指和食指並攏,一下子深深的插入岳母的陰道,岳母的身體微微一動,腿不覺的並了起來,我嚇得馬上停下來,但耳畔還是她淺淺的鼾聲。我再次打開她的雙腿,兩根手指在抽插的同時,認真的感覺岳母的裡面。

那裡皺褶很多,可能是發燒的原因很熱,子宮距離屄口很近,可能是年紀大了子宮都會下垂一些,我淫意頓起,用中指探索她的宮口,扁扁的有些長,又用指頭往宮口裡塞,還是很緊,滑溜中有些澀的感覺,但是還是插了進去,岳母的腿再次並攏,不過我知道她是醒不來的了,只不過再麻煩一次打開而已。在我手指的抽插和扣摸下,岳母的陰道居然泛起了白白的漿液,順著屁股溝流下。我怕污染了床單,岳母醒來看出端倪,急忙停下動作,找出一個舊的床單叠起,墊在岳母略顯松弛的白臀下面,並借此機會扒下了她紅色的褲頭。

我脫下了我的褲子,陰莖已經膨脹到了極點,龜頭上已經擠出了晶瑩的液體,又紅又亮,似乎有無窮的力量。我飛身跨上,將岳母的兩個白腿打到了所能掰開的極限,順手撸起她的胸罩,兩個仍然還有一些彈力的乳房一下子彈跳出來。我將陰莖對準了岳母的屄口,沾上少許的她分泌的黏液,一個大力俯沖,陰莖在岳母火熱的陰道包裹下,直搗黃龍。岳母扭動了一下身體,腿想並上,但在我的壓迫下已經無力並攏了。我幾近瘋狂,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瘋狂的上下起伏,大力抽插,幾年來的曠夫之漠此時一筆勾銷,兩只手瘋狂的揉搓隨著陰莖沖刺而上下翻飛的奶子,口中不覺在啊啊啊的叫著。岳母則深睡在夢中,臉上不知什麼時候飛上了淡淡的紅霞,如同她的紅色褲頭一樣誘人。

突然,我們的兩股間傳來噗噗的聲響,使得這個房間顯得更加的淫靡。低頭一看,岳母的陰道分泌出更多的黏液,在我的陽具抽插下擠壓下形成了乳白色的細微泡沫,流下去、流下去,下面墊著的舊床墊已然潤濕了一片。我被這淫靡的景象和亂倫的刺激以及岳母的陰道擠壓下已經達到了顛峰,臀部一挺脊椎一麻,便一瀉千裡,多年積攢的精液統統灌進岳母的陰道…

不知在她身上趴了多久,我拿出了漸漸縮小的陰莖。岳母仍如我奸她時的姿勢一樣,兩腿大大的掰開,褐紅色的屄口留著被奸後的開著的小洞,我的精液混合著她的分泌物一起流出,顯得淫靡不堪。我用手指挑起精液,抹進岳母仍在熟睡中微張的口中,我不知道當時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現在想來也許是男人占有欲的一種體現吧。

接下來我開始了打“戰場”,用濕手巾一遍又一遍的搽試岳母的陰部,尤其是屄口附近。可是每每搽完,又有液體不斷流出,後來我干脆將衛生紙擰成圓棒狀插進陰道,旋轉著,兩次下來,經過觀察不再有液體流出了。我將我們墊著的床單叠起,裝在蛇皮帶內,準備帶走消滅證據。又將岳母的胸罩和褲頭恢復原狀…..對了,又將仍掛在她嘴角的精液擦掉…..看看現場已經恢復如初,我穿上褲子,飛速給岳母留個紙條“媽媽。我走了,如果媽媽還需要的話,給我電話,我會再盡孝道的。兒:明旭即日。”我輕輕的關上岳母家的門,走到街上,夕陽正在西下,人倫無限啊。

第二天上午九點,手機再次響起,是岳母家的號碼,我很緊張,怕事情敗露。我略有顫音的喂了一聲。那頭傳來岳母隱諱莫深的話:昨天你給我吃了什麼藥,我今天好多了,能下地做飯了,今天中午你過來吃吧,媽有事要問你。我做賊心虛般的喏喏而答。她那邊撂下了電話。幾分钟後我都沒清醒過來,手機仍扣在耳朵上,只聽得嘀嘀的掛線聲音。我中午去了是福還是禍啊?我放下電話後在極端的猜測和莫名的興奮、焦躁之中捱到了下班的時刻。

站在公司的大門口望著眼前熙熙攘攘的車流和人流,還是沒有下定最後的決心:去岳母家還是不去。哼!去就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反正也這樣了,再者從岳母電話的口氣上似乎沒有氣憤、傷心等跡象,陡然心裡又有了獵奇的感覺,想知道岳母被我迷奸後到底會對這件事情有何看法,又會對我說些什麼

叮咚…叮咚…叮咚….站在岳母門前,我終於下了決心,按響了門鈴。門開了,岳母低著頭,悶不出聲。這一刻我覺得我們都很尴尬。岳母頭也不抬的徑直去了衛生間。這下可好,本來我就是憋著尿來的,好嗎,占領了,沒辦法,只好憋著了這是我才發現餐廳內已經滿滿的擺好了一桌豐盛的午宴,其中有我最愛吃的紅燒牛肉,這道菜也是岳母最拿手的,在我融入這個家庭之後我已經記不清吃過多少次了。

最顯眼的是桌子中央一瓶紅酒和兩只晶瑩的高腳杯。我假裝大聲咳嗽幾下,期冀能夠引起岳母的注意,但還是沒有動靜。這使我感到尴尬的同時又很興奮。干嘛啊,多大歲數了,還象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女孩般矯情?我坐在客廳的謝謝上,隨手撿起岳母給我準備的香煙,從這也可看出,岳母是精心準備的,是我最喜歡吸的那個牌子的。

點上香煙,本想好好品嘗,但膀胱已經強烈抗議了,再不放尿,恐怕就要尿褲子了。決心已定,起身來到衛生間門口,輕輕的敲了幾下,沒有反應,就用力敲了幾下,還是沒有反應。試著推門,門虛掩著,我閃身進去說道:媽,我想方便一下。昏暗的燈光下岳母如同犯錯誤的孩子,畏縮的站在一角。當我進去的一瞬,岳母抬起頭我們的目光相對,雖然燈光很暗,但我已經感覺到岳母的臉是紅紅的,燙燙的。她沒說話就如躲避著什麼很快溜出了衛生間.

顧不上再想許多,我趕忙解開褲帶,快意的傾瀉著,尿液擊打著便盆裡的存水,發出很大的聲響。當提起褲子要出來的時候才發現衛生間的門居然是敞開的。心想:她一定聽到了這暢快淋漓的聲音了。回到客廳時,岳母已經在餐廳坐好了,而且兩個高腳杯裡已經半斟上紅酒,岳母頭仍低著,兩只手下意識的夾在兩腿之間。不知為什麼我的嘴角居然浮出了一絲笑意,覺得今天岳母的樣子有些怪怪的又有點乖乖的。

我坐下拿起酒杯:媽,我們喝酒吃飯吧!岳母抬起頭看了我一下又飛快的移開目光,我分明從她的眼睛看到了一絲淚光,但決不是那種傷心的淚光,因為她臉頰上的紅暈尚未散去,但這光景已經足以讓人愛憐了。我滿懷愧意的喊了聲媽,想對她說什麼,她打斷了我:你什麼也別說了,來!她端起酒杯:我們喝酒。沒等我響應,她仰起頭一飲而盡。這可決不是以前岳母品紅酒的風度啊,那時她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嘬進口中,在口中反復玩味品嘗的啊。接著她又自斟了大半杯,又是一口飲盡。如是,已經連飲了四杯。她本不勝酒力的,這時已經是紅霞滿腮,暈暈糊糊了。

而我似乎忘記自己也端著酒杯,呆呆的看著她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當她又拿起酒杯要干掉的時候,我劈手奪下:媽,你不能這麼喝。岳母已經醉了,她斜依在凳子的靠背上,粗氣深喘,頭發零亂,雙目微張…:你就讓我徹底醉一次吧!徹底..醉…一次..吧!眼看著她已經坐不住了,身子直往桌下溜,我趕忙扶住她的腰。看著岳母醉後的迷離,我真的覺得這時的女人無論年紀大小都是最美麗和最動人的。但見岳母平素保養很好的面部閃著一種青春再來的光澤,小巧的鼻尖上滲出細密的汗珠,略施唇膏的嘴唇翕動著….這才是會讓我心動的女人啊。

“惠民”岳母喊著我的名字說到:“你是不是看不起媽媽現在這個樣子啊?媽媽就是心裡有一種感覺,自己知道卻又說不出來呵,你千萬別瞧不起媽媽啊…”我趕忙說:“媽媽說哪兒話啊,惠民從來都是喜歡媽媽的,看現在的媽媽有多美啊”“真的媽?你扶媽媽到鏡子前看看”。我踉跄著扶著她站到了鏡子前。此時,酒醉後的失態已經使岳母徹底解脫了。對著鏡子,岳母說:“你騙人,我沒你說的那樣漂亮!”鏡子裡的岳母由於在扭動和扶扯中,上衣已經挽到了胸部,我那熟悉的,岳母自制的白色胸罩已經是青山遮不住了。我沖動了,大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覺,於是,從後面緊緊的抱住了岳母,:“我沒有騙媽媽,媽媽在我心中是最美麗的女人”。我刻意將女人這兩個字眼咬得很重。

岳母暈了,身子不由自主的依靠在我身上,腦後的頭發在不停的摩擦我的下颚。我的手不安分起來,一下子捉住岳母的兩個乳房,溫柔的揉搓著,已經傲然挺立的陰莖,隔著褲子和岳母的長裙在她豐滿的臀部上磨蹭著。她迎合著我,什麼也不說,只是一個勁的喘著粗氣,那氣息中帶著紅酒的清香。我的嘴靠近她的耳朵:“我愛你我愛你,我的媽媽,我的岳母,我的丈母娘!”我抱起她,脫去她腳上挑的拖鞋,將她放在昨天迷奸她的那張床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