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出美淫婦

蘭娜懷胎五個月,平坦的小腹已微微鼓起,卻無損她的天姿國色,反而多了一份成熟、嬌媚誘人,令男人垂涎三尺的風韻。這日丈夫──克拉克有事出門,蘭娜百無聊賴地在書房翻閱一些典籍消磨時間,此時,忽聞院子裡傳來一陣嘈雜聲,好像邁特、傑夫也參予其中。

蘭娜拖著懶洋洋的嬌軀,前往查看究竟,豈料,還未踏出書房門口,一人閃身進入,只見是一個身形高大、書生打扮的青年,進門後,還順手把房門鎖上,原來是雷克斯。

雷克斯一臉邪笑,色瞇瞇地瞪著千嬌百媚的蘭娜,笑道:「蘭娜,別來無恙吧?老子非常想念你啊!」體態撩人、身穿薄紗的蘭娜強作鎮定,若在平時,蘭娜的武功肯定比雷克斯高,但今懷孕五個月,行動大打折扣,雷克斯又陰險詭詐、鬼計多端,今回非要打足十二分精神好好應付不可了。

蘭娜從容不迫地嚴厲質問:「幹!你闖進我家裡來衝三小?沒禮貌!」雷克斯笑道:「蘭娜,不見多月,想不到你比之前更艷麗成熟,如熟透的葡萄般誘人…」完全不理會蘭娜的斥責,反而越看蘭娜,越是心癢難搔,不愧絕色美女,即使懷了孕和發怒中,還是如此美艷撩人,仍讓所有男人忍不住慾火沸騰,甘心為她誓死效命!蘭娜見雷克斯一雙淫邪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各處打轉,尤其那雙飽滿堅挺的雪白玉乳和突出的乳頭,隔著身上薄紗隱然若現,相當誘人,兩條修長、渾圓、彈力十足、線條優美的美腿,在薄紗覆蓋下,顯得十分性感,成熟美艷的俏臉,全身細膩光滑如羊脂般的冰肌玉膚,胴體散發的陣陣成熟女人體香,嬌艷欲滴的紅唇吐出的每個字,似乎都充滿性挑逗…

蘭娜雖然已婚,女兒──海蒂也十來歲了,被雷克斯這般赤裸的眼光看到,也不禁渾身發燙,雙頰緋紅,呼吸急速,胸前那對誘人玉乳更是上下起伏不已,嬌詫道:「無恥癟三!敢對老娘如此輕薄無禮,簡直不識抬舉,幹!」身形一縱,已是一記Headlock,轉換到雷克斯身後,扯住了他手臂向下一扯,跟著Wrist&ArmWrench,又一次攻擊在雷克斯受傷的手臂,跟著一記ArmDrag,翻倒了雷克斯。

雷克斯哪料蘭娜懷孕之後,身手絲毫不見怠慢,心中暗驚,一個翻身,掙脫了鎖臂固定,一個跟斗,又已平身。蘭娜心知自己懷孕後體力已減,不得久戰,一低頭,躲過了雷克斯揮來的一拳,一記側踢,跟著後踢、正掌、反掌,最後補上一記上段式踢擊,踢倒了雷克斯後,不待他身子倒地,一把扯住他手腕,甩向房門,衝上便要一記穿刺ShiningWizard。

豈知她雖小心謹慎,這一下招牌得意技ShiningWizard,在衝刺時,腳步仍不免因懷孕而慢上少許,雖只稍慢得半秒,雷克斯已足夠找到反擊空隙,一側身閃過膝擊,一把勾住蘭娜頸臂部,拉將下來Backbreaker,跟著一記RussianLegSweep,勾倒了蘭娜。蘭娜體力本遠較時為差,此刻挨了這一下,雖未受到重傷,卻已嬌喘吁吁,無力再戰,雷克斯得禮不讓人,兩下脫下長褲,殺氣騰騰的大肉棒昂首挺立,一面迅速脫去上衣,一面用他赤裸強壯、胸毛滿佈的身體紮實地摟緊蘭娜,火速將她抱起,壓在牆上。

當蘭娜稍為定過神來時,她性感誘人、嬌艷欲滴的紅唇正被雷克斯饑渴地吸吮著,那種異於克拉克的男人氣味濃濃罩著她,還有他的胸毛隔著薄紗,亦能刺激到她敏感的乳頭。雖然奮力掙扎,全身卻動彈不得,還來不及緊咬貝齒,雷克斯又濕又粗的舌頭已突圍伸進她口裡,全力追捕她香滑的丁香,很快與她的香舌糾纏一起。享受蘭娜口裡的香津玉露,雷克斯饑渴地吸吮不休,如此窒息的擁吻,蘭娜有生以來尚是首次遇到,很快就氣息咻咻,嬌喘浪啼,乏力掙扎,小嘴不住發出哼聲:「唔…唔…唔…唔…!」雷克斯緊摟蘭娜柔若無骨的胴體,強吻她性感的紅唇,又成功突襲她小嘴內,與她香舌糾纏不休,嘗盡她口腔裡的香津甘露…

他知蘭娜已逐漸失去抵抗能力,她一雙雪白藕臂,由輕輕搥打,至停止軟軟垂下,輕輕攬著他腰…

從未嘗試這樣調情的蘭娜,一下子陷入情慾與道德的煎熬中,一方面,被吻、被舔、被輕咬得十分舒服,胯下蜜穴早已濕漉;另一方面,卻深感對不起克拉克,除了自己丈夫,竟讓第二個男人享受自己的胴體,而且蜜汁、淫液還流個不停呢!雷克斯嘗到甜頭,仍不滿足,當蘭娜飽滿圓潤的乳房被吸吮到又挺、又脹、又突出時,一對酥胸沾滿了口水後,他的手開始在蘭娜的胴體上四處遊走、揉捏撫摸,越過微鼓的腹部,來到了被烏柔、細長的毛髮覆蓋的陰戶上,兩片肥美、嬌嫩、濕漉漉的花瓣一開一闔顫動,還噴著熱氣,中間那條粉紅色的裂縫正滲出乳白色的透明蜜汁。

中指伸入那水汪汪、粉紅色的裂縫,一陣輕刮攪弄,立即水花四濺,沾滿了手指,放入嘴裡品嘗,女人香味混雜著淡淡甜味,忍不住埋首在她兩腿之間,伸出粗大的舌頭,輕刮舔攪兩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變硬的肉芽,狂吸猛吮洶湧而出的花蜜,蘭娜乳白色的透明淫液弄得他滿臉、滿嘴,又將手指伸進陰道裡進進出出,輕捏突出的小肉芽…

「啊…你…不能…碰…那裡…唔唔…」蘭娜哪裡經得起這般高技巧的性挑逗,完全陷入情慾深淵,什麼丈夫、兒子、女兒、家庭、道德完全拋諸腦後,粉嫩的肌膚呈淡紅色,曲線優美、柔若無骨的胴體正散發著如春藥般誘人的體香。

雷克斯見到蘭娜如此嬌媚淫浪的美態,聞到她身上誘人的體香,早讓他慾火焚身,胯下大肉棒早已脹硬如鐵,二話不說,把蘭娜一雙粉雕玉琢的美腿分開,紫紅色的大龜頭輕刮、撞擊她粉紅色裂縫及那小肉芽,蜜汁、淫液決堤潮水般浸濕了他整根肉棒,俏臉緋紅的蘭娜輕輕低吟:「不要…不要…碰我那裡…啊…」話聲未完,大龜頭猛地破穴而入,一時水花四濺,肉棒突入層層嫩肉包圍,直達花芯,肉棒頓時被圈圈嫩肉包圍吸啜、緊箍,還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他喘著氣,不敢稍作移動,因為從肉棒傳遍全身的那種酥麻快感,令他幾乎射了精,好不容易逮到良機,享受這位絕世美女的嬌貴胴體,若就此棄甲曳兵,可笑死全世界啦!雷克斯連忙守穩精關,嘴唇貼上蘭娜吐氣如蘭的檀口,吸吮她口內津液,再度與她丁香糾纏,兩人的呼吸聲也粗重起來。蘭娜嬌嫩的蜜穴被雷克斯的大肉棒塞得飽脹,大龜頭此刻正不斷輕刮、擠壓花芯,令美艷的蘭娜爽死,蜜汁、淫水洶湧不停,終於,這百年難得的美穴吞噬了雷克斯整根大肉棒。

「啊…啊…好長…唔唔…太深…了…喔唔…太重啦…不要…啊啊…」蘭娜忘形的浪叫聲太過銷魂蝕骨,無形中也鼓勵雷克斯更賣力、更拚命地去幹。他聳動臀部,狂風暴雨般挺進抽出,每次掀動兩片肥美的花瓣,也帶出陣陣蜜汁,沾濕了兩個抖動、吻合著的性器與陰毛。赤裸的蘭娜雪白誘人的胴體滲出香汗,如春藥般的體香越發濃郁,雷克斯幹得性起,正想把蘭娜翻轉過來趴在書桌上,換過姿勢,忽然有人敲書房的門:「媽媽,你沒什麼吧?我們方便進來嗎?」原來是邁特、傑夫在外面似乎聽到男女交歡之聲傳出,前來敲門問個明白。

一聽見兒子聲音,蘭娜即時從性慾的深淵中清醒過來,卻又無可奈何作不得主,更不能讓兒子見到自己被姦淫的狼狽樣,只好清一清喉嚨,嬌聲答道:「我很好,你們不用進來,我正在休息…唔唔…」原來雷克斯吃定蘭娜不敢講出真相,趁他們交談之際,已將蘭娜翻了身,趴在寬大的書桌上,分開她的玉腿,讓她雪白誘人、渾圓翹起的美臀抬起,策動大肉棒沉重、緩慢地抽插粉紅色的美穴,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卜滋!」的性器撞擊聲,再次令蘭娜用手掩著檀口,免得銷魂的叫床聲驚動了門外的兩個兒子。

雷克斯這回可樂透了,不但大肉棒繼續挑逗蘭娜情慾,還舉起她一條曲線優美的玉腿,用舌頭在蘭娜潔白細長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著吻吮、舔舐上去。「嗚嗚…唔唔…你…放過…我吧…啊啊…癢死啦…」美艷的蘭娜最怕癢了,忘形地扭著玉體,嬌吟不斷,她狂亂地抖動更刺激雷克斯無窮無盡的性慾,緊抓住蘭娜雪臀,大肉棒抽插得更為落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聲響清脆俐落。這時,敲門聲再次響起:「媽媽,你真的沒什麼嗎?」蘭娜有氣無力地答道:「我真的沒事,如果爸爸回來,叫他進來。」

兩個兒子齊聲答應,跟著腳步聲漸漸遠去。雷克斯聽了,以為克拉克快要回來,趕忙將蘭娜仰臥,再把她那雙誘人的美腿圍在腰間,瘋狂抽插那百操不厭的美穴,吻住她誘人的香唇,饑渴吸吮。「唔唔…我要昇天了…啊啊…嗚嗚…」如泣如訴的浪叫確實銷魂,雷克斯加快撞擊,瘋狂抽動沾滿淫液的大肉棒兩百餘下,忽然傳來蘭娜的一陣浪叫:「啊…要丟了…唔唔…要昇天啦…啊…」長長嬌啼之後,銷魂蝕骨的俏蘭娜一雙玉腿伸向天上,纖細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蜜穴裡圈圈嫩肉不斷緊箍、吸啜著大龜頭,一股熾熱、滾燙的陰精狂噴而出,將大龜頭燙得如登仙境。

雷克斯亦知精關難守,低哼了幾聲,龜頭馬眼一波波熾熱精液狂射而出,一直射了三十秒,灌滿了胯下絕世美女──蘭娜的子宮,蘭娜被這一波波熾熱的精液燙得嬌軀亂顫,婉轉嬌啼,神情嬌艷淫媚。雷克斯鼓起餘力,閃電般抽插了百來下後,才停下來,蘭娜此時正沉迷在性高潮的餘韻中,玉體輕輕顫抖,神情嬌艷淫媚,盪氣迴旋,十分誘人。雷克斯不想立即抽出肉棒,感覺肉棒正與蘭娜的子宮一吸一吐、相輔相成,激戰過後,卻仍不覺疲累,他深深迷戀上蘭娜了,他知道他會再回來享受這絕色美女天使般的樣貌和魔鬼般的玉體,即使精盡人亡也在所不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