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裝女教師的悲哀

一個溫暖的夏季午後,年方二十一歲的楊野獨自來到補習班的報名處,想要補習考大學,自從父母意外去世之後,楊野獨自繼承了十多億的龐大家産,但他生性低調,從來不會亂花錢,既不花天酒地也從不沾賭,所以他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唯一嗜好便是喜好女色,對女人的味口極大,但又不喜歡尋花問柳,隻喜歡四處尋找獵物,享受捕獲的快感,可是他天賦異禀,肉棒異常的粗大,幾乎是正常男人的兩倍大,隻要被他上過的女人,隔天一定下不了床,有些甚至要再醫院休養好幾天,所交的女朋友上過床後全都避不見面,使得他的心理開始變化,憎恨女人,并開始喜歡變裝的人妖,爲此,他甚至遠赴日本學習各式性虐技巧,準備應用在人妖的身上。

來到補習班上課只爲了打發無聊的日子,順便看看有沒有好獵物,但是令他大失所望,班上盡是一些庸脂俗粉,正覺得無聊的時候,上課的鍾聲響起,不一會隻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接着傳來高跟鞋的腳步聲,令他精神一振。

只見從門口走進了一位身穿黑色洋裝,年約三十七、八歲,氣質出衆的美女,仔細看她身材高挑,皮膚白晢嬌嫩,頭發烏黑亮麗略帶一點卷曲,臉上充滿着一種知性美,五官更是無可挑剔的完美,身材曲線玲珑有緻,纖細的小蠻腰,筆直修長的小腿,以及那完美的臀形,縱然穿着寬大的百摺裙也掩蓋不住那豐滿的臀線,但楊野從他那不明顯的喉結,及自己玩人妖的衆多經驗看來,這女人一定是男扮女裝的變裝美女,隻是不知道雞巴還在不在,有沒有動過手術,楊野心裏想着。

不僅楊野看得如癡如醉,班上所有男生也都看傻了眼,隻見她翩然的走上講台,也許是習慣了接受男人貪婪的眼光,所以在全班男生的注目之下,依然儀态萬千,氣質典雅,隻見她拿起了麥克風開口道:「各位同學大家好!歡迎大家加入本補習班,我叫張雅琪,是本班的導師以及英文老師……。」

楊野根本沒聽進去,從張雅琪進到教室之後他的目光就沒有片刻離開她的身上,一直到了下課鍾響起也渾然不知,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心目中滿滿的盡是雅琪的倩影……

不知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暗自責罵自己,白活了這麽多年,今日總算遇見了心目中最完美的變裝美女。嘴裏不禁喃喃自語:「我要得到她,我一定要得到她,張雅琪,張雅琪……不計一切代價……不計一切代價.」

下定決心之後立刻打電話給常與自己公司有生意往來的徵信社,請他們調查變裝女教師張雅琪的一切資料,自己依然正常的上下課,運用一些小手段藉由同學讓張雅琪知道自己的家世背景,知道自己很有錢,但是父母雙亡,一個人孤單生活,果不其然引起了溫柔宛約、善解人意的張雅琪給予關懷與同情;另一方面則耐心的等待徵信社的消息。

不到十天的時間,就收到徵信社的報告:「張雅琪~年齡三十八,男性,未動過變性手術,但已隆乳,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已婚,育有一女,三歲,是喜歡變裝的變裝癖患者,老婆任職於某某科技公司之電腦工程師,了解他的特殊癖好,并接受他的改變,……。」所有钜細糜遺均詳細的掌握在手中,未來的幾天楊野詳細的計畫着,如何讓雅琪成爲自己禁脔的陰謀…… 首先,派出自己公司得力的下屬設法混進張雅琪老婆的公司,跟她老婆結成好友,帶着他到牛郎店,包小白臉,盡量騙她老婆在外欠下巨額的欠款,再勾結讨債集團上門讨債……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果然漸漸的産生效果,課堂上經常看到張雅琪眉頭深鎖,一個人在發呆,楊野見時機逐漸成熟,便利用下課之後學生散去時,關懷的上前詢問:「老師!老師!」

楊野叫了兩聲,張雅琪才回過神來:「啊!是你啊!楊野,有事嗎?」

「是老師您有事才對,看你這幾天無精打采的,是否有事發生,能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楊野故作關心。

張雅琪勉強微笑道:「老師沒事,你不用擔心,下課了早點回去。」

「喔!沒事就好,老師再見。」楊野故作無事的離開.「再見。」張雅琪望着楊野離去的背影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心道:「啊!也許……他幫得上忙。」

隔天,張雅琪先撥了通電話給楊野,想到家中訪問,問他是否方便,楊野大喜若望,立刻答應,心想魚兒就要上鈎了。

張雅琪準時到達楊野所居住的豪宅,倆人先是閑話家常,後來漸漸進入主題,将自己喜好變裝及自己家中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明明白白的說給楊野聽,包括自己老婆的堕落,連放高利貸的都每天上門要錢,楊野傾聽着并不時加以附和,要讓張雅琪覺得自己的老婆對不起他,最後張雅琪很不好意思的開口向她調借三百萬.楊野沉吟一會兒。開口道:「三百萬不是什麽大數目,借給老師當然沒問題,但是老師你将來有能力可以償還嗎?如果還不了,總不能師母欠的債要我去承擔吧!」

張雅琪一時語塞「這……」

過了一下,張雅琪柔聲道:「楊野你就幫幫老師吧!老師真的走投無路了才會來向你開口。」

楊野聽完之後說:「我倒有個主意,可以順利解決老師的問題,不知老師您是否願意答應?」

張雅琪連忙問道:「你有什麽主意可以幫老師解決問題,楊野你快說.」

楊野喝了口茶;慢條斯理的把他是如何的仰慕老師,喜歡老師,思念老師的心情全部詳細的對張雅琪傾訴,張雅琪越聽越驚訝,一雙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表情也越來越凝重,越來越氣憤,最後楊野開出了條件:「隻要老師您答應我,陪我三天三夜,也就是七十二小時,滿足我的心願,我立刻拿出三百萬給你,決不食言……」

「住嘴!」張雅琪生氣的打斷了楊野的話。并且站了起來以教訓的口吻說:「你小小年紀怎麽能提出這種要求,我是你的老師,你是我的學生,怎麽能夠做出這種不倫的事情,更何況我是隻是喜歡穿女裝的男人,你不幫忙就算了,爲什麽要這樣羞辱我,我走了,再見!」說完立刻拿起手提包朝門口走出去……

楊野也不生氣,淡淡的說:「條件我已經開出來了,我不會勉強老師,請老師好好考慮.」

張雅琪冷冷的丢下一句:「不可能的,你别作夢!」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

楊野立刻撥電話給高利貸,要他們施加更大的壓力,逼迫張雅琪,不惜去騷擾她的父母,甚至用她女兒來威脅她,好讓張雅琪再次來求助,乖乖就範。接下來的日子楊野不再去上課,每一分鍾都用在計劃,他得到一個結論,變裝美女也有她的自尊心,再加上張雅琪從小家教森嚴,受過高等教育,所以俱備了高人一等的理性,自尊心與理性好像兩件衣服緊緊的裹縛着張雅琪,保護着那誘人的嬌軀,所以要得到張雅琪的肉體,必須先撥掉這兩層衣服……

楊野每天焦躁的在家等着,總算等到了電話,原來張雅琪經過幾天冷靜的思考,内心掙紮了好久,加上高利貸不停的騷擾家人,甚至放話要對女兒不利之下,雅琪終於屈服了,決定犧牲自己來換取家人的平安,楊野挂斷電話之後内心雀躍不已,心髒跳得很快,久久無法平複,心想:夢想總算成真了。

楊野不安的來回跺着步,每一分鍾都彷彿一年般的難熬,早早就打發掉家中所有的傭人,一個人獨自等待着心目中的女神~變裝教師張雅琪。

終於門鈴響起,心慌意亂的跑去開門,門一開,門口所站的正是自己魂萦夢系的變裝美女,他急忙牽起刻意打扮過,盛裝來到臉上帶着羞澀的張雅琪的手拉着她進來,想不到張雅琪把手用力一甩,楊野呆了一呆:「怎麽了?」

隻見張雅琪心如死灰帶着平靜的語氣說:「我答應你的條件,這三天随便你。」

楊野說:「不好意思,條件改了,你還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張雅琪:「什麽條件?」

楊野開口說道:「三天過後,你要嫁給我,否則一切免談。」

張雅琪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說:「好吧!但你要全數解決我太太所有的債務,而且給她一千萬元,而且不可以讓他知道我的事。」

楊野一聽自然滿口應允。

張雅琪被楊野帶進了卧室,拿出來一條浴巾給雅琪,吩咐雅琪去沖個澡,一聽到水聲立刻趁機打開隐藏在卧室中四台精密的攝影機,将鏡頭對準床上的每個角落,再将繩索、手铐預先藏好,接着坐在沙發上,靜候變裝美人出浴。

過了大約十多分鍾,雅琪全身隻裹着一條浴巾,雙手緊抱胸前,低着頭走到楊野面前等候他的吩咐,楊野站起來用食指輕托着雅琪的下巴,一張閉起雙眼羞紅的俏臉出現在眼前。

楊野仔細的欣賞着羞紅臉上每一個部位,這時楊野将雅琪的雙手從胸前放了下來,方便欣賞雅琪雪白的乳溝,突然楊野将浴巾扯了下來。

雅琪一聲驚呼:「啊……」完美誘人的身體赤裸的呈現在楊野的面前……

雅琪再也忍不住掉下淚來,雅琪從未想過會有男人看到自己的裸體,更何況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學生。同時間楊野一陣暈眩,喃喃自語:「世上一定有一個偉大的造物者,否則怎能創造出一個男人竟擁有如此美麗,毫無瑕疵的胴體.」

此時雅琪雙腿一軟,幾乎快跌倒,楊野趁勢将雅琪抱起,走向床鋪輕輕将雅琪放在床上,撫摸着雅琪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最後停留在雅琪隆乳後白晢的椒乳上,輕輕撥弄着粉紅的小乳頭.雅琪此時心情極度紊亂,對自己老婆的不忠,出賣肉體的悔恨,被自己學生玩弄的羞愧,再加上楊野高人一等的挑逗技巧,讓雅琪内心深處的肉欲漸生,不由得發出悶哼聲來:「唔……唔……。」

楊野見時機成熟,慢慢的将雅琪雙腳張開,想要一窺變裝美女最私密的地方……

不料雅琪突然雙腳一合,驚叫:「啊……不行,不能看那裏……。」

楊野暗自冷笑,突然将雅琪身體翻轉過去,美麗的背部曲線,完美的呈現出來,楊野立刻坐在雅琪的臀部上,迅速抓住雅琪的纖纖玉手,取出預先藏好的手铐,将雅琪铐上。

雅琪大吃一驚,驚恐的大叫:「啊……楊野你……要做什麽?快放開我!」

楊野一語不發,接着取出繩索,将雅琪雙手像麻花一樣牢牢綁住,又取出另一條繩索将雅琪豐滿的椒乳上下綁好,再将雅琪的雙腳腳踝铐在床頭鐵欄杆上,身體好像對折一般,整個陰莖與肛門完全看得一清二楚。

「啊……放了我,楊野,不要這樣,不……不要綁我。」雅琪哭喊着。

楊野起來脫光衣服與褲子,脫到剩一條内褲時,上床側躺在雅琪的身邊,将左手伸進脖子下方,由肩膀向下握住雅琪左邊的椒乳,右手直接握住雅琪右邊的椒乳,伸出舌頭不斷親吻、舔舐着雅琪的粉頸.「我不要這樣,啊……求求你,楊野放了我,啊……那裏不能摸,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雅琪苦苦哀求着。

楊野毫不理會,原來握住椒乳的右手,深入雙腿的股間,手指開始在硬挺的雞巴上套弄着。

這時,雅琪依然叫着:「不……不要;啊……快放開我。」雅琪不顧一切的喊叫,用盡力氣扭動、掙紮着。

此時雅琪感覺到楊野的嘴唇碰到雅琪的額頭,并慢慢的向下滑動,開始舔着雅琪那緊閉的雙眼,身體不由得打起寒顫:「啊……不要,啊……好癢.」雅琪從未被舔過眼睛,所以不知道“癢”這種感覺包含有刺激官能的作用,這種微妙感覺随着楊野的舌頭從眼睛到了耳朵,并且在耳垂上更強烈親吻、吸吮着。

這時,雅琪心想:「啊!好奇怪的感覺,怎……怎麽會這樣。」全身無法動彈的雅琪,隻能不停的蠕動着嬌軀,聊作排遣,在楊野特有的耐性一路舔舐下來,就是不想有欲念,也由不得自己了,所以不自覺得深深歎了一口氣:「啊……。」龜頭也漸漸泛濕了。

楊野察覺出雅琪的反應,順勢将舌頭伸入雅琪那櫻唇裏,不停的舔齒根及口腔,雅琪忍不住發出聲音:「唔……嗯……嗯……唔……。」

雅琪對自己感到驚惶,本能地用自己的舌頭想把楊野的舌頭頂出去,沒想到卻被楊野吸進自己的口腔内,無法逃離.口水不斷的從嘴角流了出來,雅琪無力抵抗楊野舌頭的力量,結果口中的每一個部位都被楊野的舌頭舔來舔去,不得不吞下不少楊野的口水。

這場性淩虐才剛剛開始,但是雅琪卻已經在楊野的舌技之下,人已無力,頭已昏沈,感覺上彷彿楊野要将自己的身體吸乾吃淨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楊野才将舌頭從雅琪的口中退了出來,接着将目标放在上下有繩索捆綁住的那對椒乳,楊野一手玩弄乳房,用舌頭舔着另一個乳房,由下往上,忽輕忽重的舔舐着。

此時雅琪全身開始冒出汗來,呼吸漸漸的沉重起來,楊野見時機成熟便卷起舌頭,像小鳥啄米般挑弄着雅琪那粉紅色的乳頭.本來雅琪在自尊心的驅使之下強忍着不叫出聲,此時卻再也忍不住叫了出來,「啊……不行了……楊野,别……别再舔了,啊……我受……受不了了啊……啊……。」

楊野絲毫不予理會,因爲他很明白雅琪的自尊心已經被他徹底摧毀了,不管将來兩人會如何,雅琪已經註定一輩子忘不了今天的一切了,所以他進一步往下舔,詳細又有耐心的舔着雅琪每一寸白嫩的肌膚,直到舌頭在雅琪的肚臍停了下來,一進一出,一快一慢的挑逗着……

「啊……真的……不行了……好癢……楊野求求……你,别……别再欺負我了,啊……好癢……我受……受不了了啊……啊……。」雅琪不斷的嬌喘求饒,她一生從未經曆男人給她如此長時間的前戲,如此狂亂刺激的官能享受,雅琪不隻卸下身爲老師的端莊嚴肅,更是忘記應有的矜持,腦中、心裏隻有一個字可以形容,那便是~“亂”。

楊野再接再厲,往雅琪的小腿肚開始舔吻,慢條斯理的舔到大腿内側,雅琪此時此刻已經再也忍受不住,大聲淫叫着:「啊……啊……好……好奇怪的……感覺,啊……怎會這樣,啊……。」就在這個時候,楊野的舌頭已經逐漸的接近雅琪的雞巴……

雅琪突然驚覺,尖叫一聲:「啊……那裏……不行……别再舔了,不……不能……看。」雅琪爲了保護最後的一點尊嚴,作出明知無用的抵抗。

楊野笑着說「老師,您的龜頭都濕透了,讓學生好好的爲你清理乾淨.」

「啊……不要啊!楊野,啊……。」雅琪哀羞的懇求着。隻聽見楊野吸吮時所發出的聲音「啾~啾~啾~」雅琪不停的搖着頭,哭叫「啊……别……這樣,啊……好……害羞……好害羞……。」

楊野不隻吸吮着雅琪的精液,更不時将暗紅色的龜頭含進嘴裏,用舌尖舔弄着,最後才用卷起的舌尖輕啄着雅琪的馬眼,此時雅琪已經陷入極度迷亂的感官刺激,佈滿汗珠的身體瘋狂的扭動着,更加顯得全身散發出妖豔的媚态.楊野終於停了下來,脫下内褲,巨大的肉棒昂然挺起,雅琪一看,不緊倒抽了一口涼氣,驚恐的表情,睜大的雙眼,難以置信的說着:「啊……不……不可能,這……這麽大,放進來我……我會死的,不……不要,别靠近……别靠近我,求……求你,救命啊!。」

楊野的肉棒活像是一枚小型的炮彈,陰莖部份比龜頭來的更粗大,之所以楊野性交的時間比正常人長得多便是源自於此,陰莖将屁眼撐大,龜頭磨擦的阻力變小,當然不容易出精。

楊野将巨大的肉棒在屁眼不斷磨擦着,雅琪害怕到全身發抖,苦苦哀求着:「楊野……拜託……啊……放了我吧!如果……硬放進去,我……我的身體會裂開的……。」

楊野想起以前抛棄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齒,把心一橫,将自己的肉棒緩緩的插了進去,龜頭部份隐沒在雅琪的屁眼裏.隻聽見雅琪大叫一聲:「啊……不……不要,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受不了,啊……。」

雅琪的屁眼實在太緊了,楊野用力往裏面插,雅琪已經痛的淚水直流,拼命地扭動嬌軀想要閃躲,但全身被綁得緊緊的,無處可躲,隻有哭着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進不來的……啊……饒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強插……啊……進來……啊……」

楊野故作溫柔問道:「老師,不想再繼續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雅琪大口喘息:「啊……不……我不是……。」話沒說完就聽見雅琪一聲驚天動地的慘烈哀嚎:「啊……」随即兩眼一翻,痛暈了過去。

原來楊野一聽到雅琪回答“我不是”便腰桿一用力,整支肉棒完全硬插入雅琪的屁眼中。楊野終於幹到自己最憧憬的變裝美女,看着被自己幹昏暈過去的變裝教師~雅琪,不禁心花怒放,大聲叫着:「我到手了,我幹到了,我幹到了,我終於幹到雅琪老師了。」

随即心想:「這個人妖屁眼的緊度,可以說不在我所幹過的處女之下,男人怎麽可能有這種緊度?我的眼光果然沒錯,這個人妖實在太正點了,而且,她的屁眼所能承受的擴張程度更是我生平所僅見的,以前的人妖隻要被我一插,屁眼立刻裂傷出血,沒想到雅琪的屁眼居然又緊又能擴張到把我整支肉棒含進去而不受傷,實在是萬中無一,人妖中的極品啊!」

楊野親了親昏迷中的雅琪發燙羞紅的香腮,說道:「老師,你是我夢寐以求的人妖,是爲我而生的變裝美女,幹女人,實在暴殄天物,我也決不允許,總有一天,我要将你從你老婆的身邊搶奪過來,一輩子隻能跟着我,當我的專屬人妖。」

雅琪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昏迷中依舊無法忍耐肉體所承受的痛苦,看在楊野的眼中多了一份悽楚的美,楊野忍不住内心高漲的欲念,肉棒慢慢的抽插了起來……

「嗯……啊……」陣陣的劇痛傳至腦神經中樞,使得昏迷中的雅琪終於悠悠醒來,當雅琪發現楊野正在自己的身上馳騁獸欲,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使雅琪哭泣着開口求饒:「啊……不要啊!楊野,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來,你會……把我的身體弄壞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楊野淫笑的說道:「嘿!嘿!嘿!老師,好戲才剛要開始呢!我一定要幹得你不斷射精。」說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雅琪嬌柔的身軀,禁不住楊野加快速度的抽插,再加上射精,肛門一陣收縮,終於不支又昏了過去……

此時的楊野全身充滿獸欲,眼睛佈滿血絲,不再理會雅琪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着雅琪的屁眼……突然間驚覺一股吸力:「咦!這……這個人妖的屁眼裏面,居……居然會吸吮,這實在太美妙了,這……這個人妖太……太棒了。」正在雀躍不已的時候,雅琪又痛苦的醒了過來。

楊野興奮的說:「老師,你的屁眼實在太棒了,夾的我好舒服。」

雅琪痛苦的哀求着:「不……不要了;啊……拜託,啊……夠……夠了吧!啊……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幹我了……啊……」

楊野問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嗎?」

雅琪此時又再次的射精「啊……不……啊……不……啊……啊……啊……。」

楊野做着最後的沖刺問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嗎?快回答!」

雅琪不停左右搖着頭,烏黑的秀發散亂的飛舞着,腰部不時的挺起,小腹前的陰莖因爲楊野的抽插而不停的上下搖晃着,一幅銷魂蝕骨的畫面不停的滿足楊野的視覺享受。

雅琪狂亂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女人,啊……啊……。」痛苦與高潮的交流,天堂與地獄的反覆經曆,使得雅琪最後一層的保護盔甲~“理性”,終於被楊野攻陷了。

「老師,我要射精了。」楊野終於感覺到要出精了。「老師,我要射在你的直腸裏.」

「啊……不……不可以,啊……啊……不要啊!我會爽死的」雅琪驚恐的急忙拒絕.「老師,我就是要讓你爽死,啊……我要射了。」楊野故意說道。

「不……不要啊……楊野……求求你,啊……啊……别……别射進去,啊……快拔出來啊!」雅琪嬌喘哀求着。

楊野跟本不理會:「來不及了,老師你認命吧!啊……。」一泡濃精射到了雅琪體内深處。

隻聽見雅琪一聲哀嚎:「不要啊……」随即又第三次昏暈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雅琪迷迷糊糊中,覺得有濕濕滑滑的東西不斷的在臉上移動,接着屁眼劇烈的疼痛,迫使雅琪醒了過來「啊……痛……好痛喔……。」雅琪像在夢呓般的呻吟着。

「老師,你醒了!」楊野笑嘻嘻的問着雅琪。

雅琪這時才知道是楊野用舌頭在舔自己的臉,而且他的肉棒還在自己的屁眼裏面,尚未離開,哀怨的說道:「你……你該滿意了吧!楊野,可以放開我了吧!我那裏真的好痛。」說完後便低聲飲泣着,難以自己。

楊野笑道:「老師,才剛剛熱身而已,還早呢!請你慢慢享受吧!哈哈……」

說着,肉棒又漸漸恢複精神了。

雅琪發覺插在自己屁眼裏的肉棒又變大了,無力的搖着頭:「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這簡直好像地獄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

楊野邊幹邊說道:「老師,我一定要徹底征服你!」之後,隻聽到雅琪不斷的哀嚎、哭叫、呻吟着……

楊野足足将肉棒插在雅琪的屁眼中超過五個小時,期間共射出了三次的精液,将雅琪的直腸裝的滿滿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來,隻聽見雅琪一聲慘叫:「啊……」

楊野立刻将一枚跳蛋塞進雅琪的屁眼中,不讓精液流出來,并且告訴雅琪:「老師,你就讓你的屁眼慢慢享受我的精液吧!哈!哈!哈!」語畢,便躺在雅琪的身邊,摟着雅琪的嬌軀,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雅琪就被楊野摟着一起離開了家,走出來以後,雅琪對自己被強迫穿上的迷你窄裙和貞操帶感覺到不自在,自然地低下頭.随着接近鬧區,路上的行人愈來愈多。

楊野開心的說:「大家都在看老師漂亮白晢的長腿。」

雅琪細細的嬌喘着:「楊野……啊……我很難爲情……啊……快……羞死人了……啊……啊……」雅琪羞紅着臉顯露出畏縮不前的樣子。

「老師你愈是這樣别人愈是注意,要自然一點,面帶笑容。」楊野在雅琪的耳邊悄悄說,快步走向電影院。

進了戲院之後楊野帶着雅琪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上,楊野的手開始撫摸雅琪的大腿。

雅琪急忙壓住楊野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經滑入迷你裙裏,已經到達光滑的大腿根部。迷你裙的長度還不到大腿的一半,從膝蓋上露出的大腿還超過迷你裙的長度,所以簡直沒有辦法阻止楊野的手。

雅琪很想夾緊雙腿,可是貞操帶限制住大腿的夾合,雙腿無論如何都必須分開一點,因此雅琪的下體幾乎成爲無防備的狀态.雅琪急忙想要擋住楊野的手,可是楊野這個虐待狂絲毫不肯放松,用另外一隻手把迷你裙拉到腰上,不停的撫摸。

雅琪幾乎快哭出來:「啊……不要……」

在電影開始的刹那,楊野加強了貞操帶中插入雅琪屁眼的假陽具的振動,雅琪依偎在楊野的胸膛不由的嬌喘起來,但實際上并沒有出聲。

雅琪強忍欲念,在楊野的耳旁輕聲哀求:「啊……啊……楊野……别這樣,求……求你快……關掉……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嗯……」

楊野笑着說:「急什麽!老師,電影才剛開始,好好享受吧!」随即往雅琪的櫻唇吻下去……

「唔……嗯……嗯……」雅琪整個小嘴被楊野吸住,無法出聲,隻能用力捉住他的手。

好不容易楊野總算停止了親吻,雅琪喘息着說:「啊……楊野……啊……你……你太殘忍了,爲……什麽要……讓我這麽害羞……窘迫……啊……啊……」

楊野說:「老師,别再掙紮了,小心被别人看見喔!」

雅琪知道自己的全身在冒汗,此時如果抗拒一定會引起前面觀衆的注意,隻好任由楊野撫摸。

楊野還趁此機會把手指伸進雅琪已經滲出精液的陰莖,不停地撫摸,這時候又撩起雅琪的上衣,撫摸着雪白豐滿的椒乳。

「老師如果受不了,可以摸摸肉棒,解解饞,哈!哈!」

「啊……」雅琪強忍着,不敢出聲。雅琪在大庭廣衆下,身心受到屈辱的沖擊,迷你裙被撩起露出下半身,而且裙子下沒有内褲,隻有一條令人難堪的貞操帶,可是在雅琪的心中卻有着一種被虐待、被征服的亢奮,不由自主的将纖纖蔥指放在楊野的胯下。

楊野這時開口說:「老師已經不能忍耐了,給你個機會,用嘴給我弄吧,隻要能讓我射精,便帶老師離開這裏.」這時候楊野的肉棒幾乎快要沖破似的指向天花闆。

「啊……你不要胡說……啊……怎麽可以……啊……在這裏……」雅琪羞紅着臉把頭轉開.楊野冷笑着:「不願意也沒關系,老師自己看着辦.」

「求……求你……啊……不要……在這裏……啊……」雅琪含淚懇求着。

楊野不答。

雅琪現在隻有服從,雅琪趴在楊野的大腿上,拉開褲子的拉煉,戰戰兢兢的把嘴靠近楊野的大腿根,依照他的吩咐用一隻手握住巨大的肉棒,然後閉上眼睛從前面含在嘴裏;本來是自己的學生,現在卻完全變成支配她的主人。

楊野享受着他心目中仰慕的變裝女教師雅琪,正用柔軟的嘴唇和舌頭爲自己的肉棒吸舔着,支配與擁有雅琪的感覺比他想像的還要更甜美,已經膨脹的肉棒,這時候更充血漲起。

「啊,老師,你實在太棒了……」楊野忍不住這樣說着。并且右手持續的把玩雅琪雪白豐滿的椒乳,而左手伸到曲線完美的臀肉上,搓揉撫摸。

「老師,好不好吃呢?好吃就要發出聲音來啊!」楊野興奮的說着。

雅琪努力的吸吮着,盡力讨好、取悅楊野,忍不住發出聲音:「嗯……嗯……嗯……」

整整幫楊野口交了近一個鍾頭,楊野卻絲毫沒有射精的迹象,雅琪擡起頭哀求:「啊……楊野……我……我真的不行了……啊……嘴巴好酸……啊……啊……饒了我吧!」

楊野說:「老師,你不後悔嗎?」

雅琪嬌喘着說:「啊……帶我……離開這裏……啊……到沒人的……地方……啊……我随便讓你玩……啊……你想……啊……怎樣都可以……啊……」

楊野笑着說:「老師是不是想讓我幹你了!」

雅琪既悲傷又無奈的點了點頭.楊野開心的說:「好吧!真拿你沒辦法,老師實在太淫蕩了,哈!哈!」說完便拉上拉煉,摟着雅琪的嬌軀,離開戲院。

楊野開車載着雅琪來到她的家中,進到雅琪的卧室,開口道:「老師想脫下貞操帶嗎?」

雅琪不停嬌喘着,點了點頭.楊野:「那你要怎麽做呢?要對我說什麽呢?」

雅琪隻好無奈地慢慢拉起裙子,露出膝蓋後,又露出白晢的大腿。

楊野:「老師!還看不到。」

這時候雅琪隻好轉過頭去繼續拉裙子,在大腿跟露出貞操帶。

楊野:「老師!有一句話你忘了說.」

雅琪嬌豔羞紅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請你……啊……脫下……啊……我……爲你……啊……而穿的貞操帶吧……啊……啊……啊……」聲音當然小得幾乎聽不見。

楊野取出手铐,将雅琪的雙手铐在背後,這才慢條斯理地拿出鑰匙,解下貞操帶。

雅琪如釋重負,滿臉羞紅輕輕地說着:「謝謝你,楊野!」

楊野淫笑着:「不必客氣,老師!我早就想在老師跟你老婆的床上幹你了,一定會很過瘾的,想到就令我開心,哈!哈!哈!」

雅琪臉色瞬間蒼白,急忙說:「啊……不……不可以在這裏,求求你……别這樣,楊野。」雅琪急着想要離開.楊野雙手緊緊抱住雅琪的小蠻腰:「老師,我喜歡你,我愛你,比任何人都愛。」楊野立刻把雅琪的嬌軀推倒在旁邊的床上。

雅琪神情悲傷:「啊……」雙手被铐住後,隻好放棄抵抗。

楊野一面凝視雅琪嬌羞美豔的臉蛋,一面把嘴靠過來。就在兩人的嘴就快要接觸的刹那,雅琪認命的閉上那悲傷動人的雙眼……

楊野一邊狠狠地親吻雅琪的櫻唇,一邊用力搓揉硬挺的陰莖,雅琪嬌俏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嗯……嗯……嗯……」

突然間楊野狠心地将巨大的肉棒插進雅琪的屁眼裏.「啊……不要啊!」隻聽見雅琪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楊野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一插入雅琪的屁眼後,便開始抽插着。

雅琪痛苦的哀求:「啊……好痛啊……求求你……先……停一下……啊……我受不了……啊……啊……」

楊野一言不發,更加快速度抽插着。

可憐的雅琪被楊野巨大的肉棒插的哀号不斷:「啊……好痛啊……求求你……楊野……啊……啊……别在這裏……啊……幹我……啊……楊野……啊……啊……求求你……帶我走……啊……你别……啊……在這張床上……幹我……啊……我不能……對不起……啊……我老婆……啊……啊……」

楊野冷笑着說:「嘿……嘿……嘿……想到能在這張床上幹你,我就異常興奮.」

「啊……不要啊……不要啊……」雅琪此時隻能搖着頭軟弱的抵抗着,身體所承受的痛苦逐漸麻痺,取而代之的卻是接踵而來的愉悅與快感,腦海中已經忘記自己身處何地,忘記在與自己老婆的床上跟另一個男人瘋狂的交媾着。

楊野故意問道:「老師,舒服嗎?」

雅琪嬌喘着:「啊……好……好舒服……啊……」

楊野繼續問道:「老師,喜歡被我幹嗎?」

「啊……好……好喜歡……啊……我好喜歡……啊……被你幹……啊……啊……不行了……啊……啊……要射了……啊……啊……啊……」雅琪不斷的扭動嬌軀,情欲早已佔據雅琪的肉體,所以毫不考慮回答着楊野的問話。

楊野接着問道:「老師,你真是個淫蕩的人妖,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背着老婆在自己床上被男人幹呢?」

雅琪用力搖着頭:「啊……我……我不是……啊……啊……」

楊野用力插了兩下:「老師,你說什麽?」

雅琪全身顫栗着:「啊……是……啊……我是淫蕩的……人妖……啊……我……啊……背着……老婆在自己……床上被男人幹……啊……啊……不行了……啊……啊……又要射了……啊……啊……啊……」

接連不斷的射精,有如巨浪般狂襲着變裝女教師雅琪的嬌軀,在肉體不自主的迎合之下,楊野終於在雅琪的直腸深處射出又腥又濃的精液了。

楊野趴在雅琪的嬌軀上,稍微休息一下,便将巨大的肉棒抽離雅琪的屁眼,隻聽見雅琪叫了一聲:「啊……」

楊野将雅琪的嬌軀抱起,走進了浴室,輕聲的說:「老師,看你香汗淋漓,讓我來爲你洗乾淨身體吧!」

「啊……饒了我吧!」雅琪忍不住蹲在地上懇求。

「那麽,老師你要請求說,請幫我洗乾淨身體.」楊野露出殘忍的眼神。

「請……請幫我洗乾淨身體吧。」雅琪哭泣的說着。

楊野冷冷的說着:「站起來分開大腿。」

雅琪傷心的照他的話做,慢慢地張開大腿。

楊野用海綿從雅琪的手臂開始洗,對豐滿美麗的椒乳洗得特别仔細;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來從腳尖開始洗修長的腿。從腳踝到膝蓋,然後到健康豐滿的大腿上;尤其是從背後向上看,在大腿上的圓潤豐滿的臀肉,美的令人窒息。

「啊!實在太美麗了!」楊野忍不住叫一聲把臉靠在雅琪的雪白大腿上;他的心裏隻有這樣一個念頭,楊野用舌頭以及嘴唇在富有彈性的大腿上舔,把臉靠在充滿彈性的屁股上,舌頭伸進那裏的淺溝。

楊野覺得不過瘾,於是開口要求:「把腿分開大一點.」

雅琪苦苦哀求着:「啊……饒了我吧!」

可是楊野不理會雅琪的要求,鑽進修長的雙腿間,嘴唇與舌頭壓在雅琪暗紅色的龜頭上。用手指輕輕地撥開包皮,将龜頭的每一寸都仔細的舔,不知道是過份興奮還是爲了喜悅,楊野的舌頭舔着雅琪的龜頭時,内心激動不已。

「老師,趴下來,我又想幹你了。」楊野忍不住的吩咐。

雅琪的嬌軀在顫抖,雙手被铐在背後,但還是在浴室磁磚的地上採取兩腳着地的姿勢,将白晢的臀肉對着楊野。

隻要看到雪白豐滿高挺的臀肉,楊野便已經失去理智;很久以來認爲雅琪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老師,現在看到的雅琪是自己露出赤裸的臀肉,等着他來侵犯、享受;楊野獸性大發地在雅琪背後蹲下,雙手抓住纖細的小蠻腰:「我要開始了幹老師淫蕩的屁眼了。」

雅琪咬緊牙關不使自己哭出來,楊野到這時候還故意說這種淫話,想到他是自己的學生,雅琪覺得自己很可憐.終於巨大的肉棒深深地刺進來。

「啊……」雅琪忍不住發出聲音,因爲昨天已被楊野巨大的肉棒奸淫過數次,所以和昨晚的疼痛比較起來,就減輕許多了,不僅如此,當楊野巨大的肉棒開始抽插時,在屁眼還産生猶如電波般的快感,原本強烈的羞恥感也逐漸被那種酥麻的快感取代。

突然,楊野巨大的肉棒抽插速度增加,這是雅琪第一次被男人從後面奸淫,很快地随着連續的嬌喘呻吟,雅琪的嬌軀發生甜美的痙攣,再次讓雅琪嘗試到身爲女人的快樂:「啊……啊……楊野,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啊……楊野……啊……老師……啊……快被你……幹死了……啊……」

楊野氣喘如牛的說:「老師,我們接吻吧!」

雅琪在肉欲橫流中,竟然聽話的轉過頭去,将自己的香唇湊到楊野的嘴邊,讓楊野盡情的舌吻自己豔紅的櫻唇,并且從鼻孔發出惱人的嬌吟:「唔……唔……嗯……嗯……」

伴随着火辣辣的激吻,楊野巨大的肉棒在雅琪的屁眼裏緊緊的包覆、吸吮着,終於火熱的精液射在雅琪的屁眼裏,直達直腸的最深處;雅琪的嬌軀終也承受不住楊野巨大的肉棒,接二連三無情地抽插奸淫,随着最後的射精,陷入昏厥。

當雅琪清醒時,發現自己的嬌軀正被楊野摟在懷裏,不停地撫摸親吻着,而那支巨大的肉棒仍然緊緊插在自己的屁眼裏,雅琪哀求着:「楊野,求求你,今晚就饒了我吧,我那裏都已經被你幹的腫起來了。」

「不行!誰叫老師你長的太完美了,我實在太愛你了。」楊野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享受這位變裝教師的嬌軀,而産生的興奮、滿足感裏.此時,楊野不斷地利用舌頭的技巧,舔吻着雅琪的陰莖,終於,雅琪忍不住地蠕動屁股,楊野透過呼吸和舌尖蠕動的感覺,很微妙地刺激雅琪正在開發中的性感。

雅琪全身酥麻,四肢幾乎無力,但是依舊努力地抵抗身體傳送到大腦神經中樞的欲望,心裏隻有一個想法:「啊……我不能有這種感覺,我不能被他征服。」心裏雖然這麽想,但豐滿而敏感的肉體很快就無法自制。「啊……啊……啊……」

楊野問道:「老師有性感了嗎?」

雅琪閉上眼睛用力的搖頭,眼睫毛微微地顫抖着。

楊野淫笑道:「哈!哈!老師不用口是心非,你的身體是不會騙人的,你的屁眼已經開始顫動、吸吮我的肉棒了。」

雅琪流着眼淚,哭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變态……是禽獸……」

楊野冷笑道:「嘿……嘿……嘿……這麽說的話,老師在跟禽獸做人獸交了?哈!哈!」話說完肉棒便開始進行抽插。

「嗚……嗚……」随着楊野巨大肉棒的抽插速度加快,雅琪開始發出嗚咽的聲音。

就是雅琪本身也分不出那是爲了悲哀和屈辱,還是爲了強烈的性感與高潮,使雅琪産生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強烈快感,雅琪有本能知道那是所謂的高潮。

那是一種微妙的解放感,唯有在被楊野奸淫的時候,她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知書達禮的教師,更加不是一個已婚生子的男人,在最原始的本能激化之下,自己好像變成真正的女人。

楊野不斷的抽插着雅琪的屁眼,陰莖在楊野的套弄下,刺激更加劇烈,受到甜美的顫栗襲擊,雅琪的雙腿在不知不覺間已經緊密地纏繞在楊野的腰際,雅琪不停地搖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四散,全身佈滿汗水,微軟的陰莖,正上下瘋狂跳動着。

雅琪纖弱的嬌軀實在無法承受楊野瘋狂的奸淫,接二連三的高潮早已使雅琪體力用盡,在楊野尚未射精時,便已昏迷過去。

當雅琪醒過來的時候,隻覺得自己的屁眼灼熱疼痛,兩腳幾乎合不起來,此時楊野早已離去,隻留下從屁眼裏泊泊流出的精液,雅琪悲從中來,趴在床上放聲大哭。

随着日子過去,雅琪的内心越加沉重,雅琪明白自己最後的自由正在一分一秒的消逝,雅琪認命地等着楊野來帶走自己,雅琪不再悲傷,心裏唯一僅存的信念,便是爲家人犧牲,這也是支持雅琪活下去的最大力量。

到了第三天雅琪最擔心的日子終於來了,楊野帶着兩名手下各自提着一隻皮箱,來到雅琪的家中,楊野吩咐手下放下皮箱在門口等待,一個人留在雅琪的房間内。

楊野拿出收據以及彙款憑證交給雅琪,并開口:「老師,這是我答應你的承諾,我依約來迎娶你了。」雅琪看了看手上的單據,閉上動人明亮的雙眼,點了點頭.楊野雀躍的說:「請老師先去将身體洗乾淨.」雅琪低着頭走進了浴室,不久,便傳來淋浴的聲音。

楊野極力壓抑激動的心情,靜靜等候。過了近二十分鍾,聽見開門的聲音,雅琪裹着一條浴巾,彷彿一朵出水的芙蓉,嬌豔動人,全身香肌經過沐浴後,散發出一股震懾人心的光澤,令楊野感覺到一陣暈眩。

雅琪來到楊野面前,閉上美目,靜待楊野的吩咐。楊野托起雅琪的下颚,隻見雅琪微向上彎的睫毛,輕輕顫動着,楊野不禁讚歎問道:「這麽美豔的女人是誰的?」

雅琪羞赧的回答:「啊……雅琪……的肉體……從現在起是屬於……楊野……一個人所擁有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