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腸

這是位於城鎮的中心街。她被酒醉的職員碰撞了一下肩膀,香川抱著她的身體,柔軟的肌膚的感觸傳導到香川的手掌,男人的情慾煽動起來了。

雖說身為一個教師,但自己也是個男人。陽子的肉體與自己妻子中年發胖的肉體是不能相比的,要果斷地佔有陽子的肉體。

陽子作為一個實習學生來到學校時,他就看準了這個機會。

香川心想:自己是她的直接的輔導教師。可強調工作關係,只是淺酌慢飲,誰也不多心,若是真的被學校當局知道的話,就推說是在進行教學指導,便可逃脫一切疑慮。

問題是陽子到底來不來赴約。

當陽子終於來到時,香山發現她似乎已經飲過少許酒了,對他也不抱戒心了。

香川向她勸酒時,她便咕嚕咕嚕地不停與香川乾杯。香川一面和陽子聊天講笑,一面若無其事去觸摸她的身體,先滿足自己手足之慾。

『唔……』陽子被酒嗆了一口。

她撥開香川的手,跑到院子的通道上,將胃裡的東西嘔吐出來,她像蹲下拉屎一樣,將威士忌全部吐出。

香川伸手撫摸著她的背部,她感到眼前天旋地轉,好似要栽倒在院子裡一樣。到甚麼地方都好,總之,她很想快些躺下休息一會兒。

『呵……呵……』她一直在嘔吐,只是吐出黏糊糊的液狀東西。

『你到底是挺不住啦,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香川的手伸向她的脅下,趁機抱起了陽子,手指尖觸及她的乳房,他見陽子並不介意,便對陽子滿面堆笑了。

陽子站了起來,伸手撐在牆壁上,想調整自己的呼吸。

這時,香川的腦海,浮現出『愛之酒店』鑲著霓虹燈光的招牌。

從這個院子的後面走出去,就是一條人街這條街上高層大廈,就開設有『愛之酒店』,以往每當他喝醉要回家時,總想進去開心一下。

這個機會終於來了,性伴侶也有了,而且,眼前這性伴侶正需要人照顧,趁機正好可滿足自己的性慾。

香川緊緊地摟抱陽子離開了院子,他沒有理會是否有人注意他,便摟著陽子進入『愛之酒店』的大門。

有位年約五十、穿著和服的女人帶他們進入一房間。

一進門,右手就有間會客室,裡面有間八榻榻米寬的和式房間,鋪有雙人用的被褥,進門的左側並排著浴室和化妝間。

當帶領她倆人房的從業員離去之後,香川立即抱著陽子接吻、隔著她的上方去摸她的乳房。

『放手!不要這樣!』陽子本能地作出反抗。總之,她現在只想躺著休息一下。但是,這裡卻是『愛之酒店』。香川一定要逼她就範。

『請讓我先去洗澡啦!』陽子激烈地搖晃著自己的身體,她一撥開香川摟住肩膀的胳膊,就跑進浴室去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脫光了衣服,更衣室的鏡面映照出陽子的臉孔:失去了血色,非常蒼白。

在這一週之間,陽子身心俱疲,瘦得像個妖怪了呀!陽子在浴室中暗自感嘆起來。

更衣室的隔鄰是洗手間,這時,她開始想起自己被剃去恥毛的事。

陽子聽到開門的聲音,香川闖進洗手間來了。

陽子彎著上身,俯視著自己的下腹部。原來長有恥毛的部位,像透明似的雪白一片。

白色的部位,沿著肉縫,成橢圓的形狀。

陽子開始用熱水沖涼。也許醉意已擴散到全身各個部位了吧,頭痛也稍微緩和了一點。但是,被剃去恥毛的部位,也許由於皮膚過敏,反而感到刺痛難受,又變得通紅和火燎火熱了。

陽子聽到有人敲浴室的門,全裸的香川竟然探著上身向浴室偷看。

他還戴著一幅眼鏡。玻璃鏡面立即蒙上一層白色水氣。

『不行!你不可進來!』陽子叫喊著。

但是,香川還是闖入了浴室,他全身是褐色膚色,全身積滿了肥胖的脂肪。腿間那根東西在濃密的恥毛中露了出來,向下垂著。因為尚未勃起,包皮都起了橫皺,在陽子眼中看來像一條巨大的蚯蚓似的。

香川從背後抱著陽子。他撥開陽子抱在胸前的手臂,伸手摸她的乳房,讓她挺起腰肢。

『啊……香川老師呀!』陽子感到自己的臀部有一根光滑的東西在滑動,她挺著上身,甜蜜地呻吟著。

她半張著嘴巴,任由花灑往身上淋著熱水。

『你只剩下一週的實習時間了。而實際上從明天開始只有五天了。讓我們親密一下吧!』

香川自下而上地梳理著陽子的秀髮,嘴巴含著她的薄薄的耳朵,與噴下的熱水一起,香川吸吮得唧吱有聲。

香川揉摸著陽子的乳房,欣賞著它的彈性。粉紅色的乳頭從手指縫露了出來,乳頭被輕輕地一拉,陽子的呼吸也緊張起來。

香川的手又摸到陽子的腹部。很快就將手滑到恥丘上。手掌緊貼著恥丘,像在尋找甚麼東西,慢慢地摸著。

『南老師……你……』

『唉呀!你不要亂摸……』陽子蹲下身子。她再度抱著胸部和膝頭,眨著眼睛,瞪著香川。

『南老師……你?!』

『你出去……請快點出去啦……』

香川將手搭在陽子的肩膀上。陽子將他的手推開。這時,她的手背無意中碰到香川成直角勃起那根東西。

『南老師……你……』

香川的手再度搭在陽子的肩膀上。用力拉了她一下,陽子似要跌倒一樣,倒在身後墊著浴巾的地板上,後腦部也碰到了地面。

香川的雙手按緊陽子的腹部,盯著她那無毛的恥丘。

『唉呀,南老師,你沒有恥毛?……』

『不是!不是呀……』

『非常性感呀!連肉縫都直接可以看到……』

香川將臉貼近陽子無毛的部位,在恥丘上舔了起來。

『你自己剃去了嗎!』

陰蒂也露了出來,香川一面用舌尖去舔,一面斜眼瞪著陽子問道。

陽子很想告訴香川:這是被校工渡邊強姦之後,被剃去了的。

『啊……唔……』

陽子用嘆息與呻吟代替了回答。即使下體稍微受到刺激,她也會興奮到不得了,粉紅色的肉縫,流下了黏糊的蜜液。

香川揭開陽子的陰道口,用舌頭與手指去愛撫她的下體。

陽子像一條土壤蟲向上鑽動,頭頂碰撞著浴缸。

香川抉起陽子的上半身,將她壓在浴缸邊上。以站立的姿勢背後姦污她,陽子將手臂撐住浴缸,趴著臀部。

香川的雙手端著陽子的纖腰,幾度抽送之後,肉棒猛烈地痙攣,污液便咕嚕咕嚕地射出去了。

『還有這樣的東西哩!我也拿來用一下吧!』

香川與陽子幹完好事之後,抓起別人扔在浴缸邊的一件東西。

陽子屈著膝頭,上身伏在浴缸邊上,性交的餘韻未消,還在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

香川抓在手裡的是灌腸器,是空的灌腸器。在浴缸旁邊一共扔下四個,他一個一個地拾了起來。

只有最後拾起的一個,才是未曾用過的。香川想:也許以前住過的客人所使用的東西吧!若是酒店的話,客人一離開,馬上就要收拾房間。可是,這種『愛之酒店』也許連浴室也沒有人來檢視一下,或許因為這些灌腸器是扔在浴室的一角,只是略微來看一眼的話,是發現不了的。

而實際上,連陽子自己進入浴室沖涼,也沒有發現這些東西。

香川是在插入陽子的臀部,向她的體內射精時,才第一次看見這些東西的。

『有的住客真下流呀!四個灌腸器,用掉了三個……』

香川撫摸著陽子皮球狀的臀部。手指在順著股溝摸去。

『啊,啊……唔!』

陽子搖動著腰肢,乳房壓在浴缸邊沿,乳頭更加突出。

『只有一個,不知是否有效,但好像是特意留下來的,那不妨拿來用用吧!』

香川初次玩這種東西,他開始熱血沸騰了。但是他自己則是剛射完了精,好玩與否,就要看陽子的反應了。

香川粗大的手臂摟著陽子的腰身,她還是哈呼哈呼地喘氣,香川此後意欲何為,她完全不清楚。

『粉紅色的菊花瓣!不,是花蕊呀!也許會有點痛吧!』香川將臉貼在陽子的臀部,向前菊花狀的肛門,滴下黏糊的唾液。

陽子稍微搖動著臀部,香川的唾液流到了會陰部,流進了陰道裡面。

香川用嘴巴咬開灌腸器的蓋子,噗地一聲吐到了身後,將灌腸器舉在自己的眼前。

陽子也許發覺香川的意圖吧,她縮起了腰身。香川急忙端著陽子的臀部,將灌腸器的前端,頂在菊蕊的中心部位,一下子插了進去。

『唔,停手……不要……唔——』陽子憑自己的意志搖動著腰肢,她已知道自己的肛門被香川插進了異物。

(還要肛交……還要肛交嗎?)

前些日子,自己躺在學校的保健室時,被體育教師名倉芳男侵襲,第一次體驗到肛交的滋味。她記起了當時的極痛感覺。

『不要這樣……』

陽子搖著腰身,可是香川的手腕牢牢地抱住她的腹部。

陽子看到一個空的灌腸器。在一瞬之間,液體就被注進腸裡了。

『不要做那種事……不要古里古怪……』

陽子終於被灌腸了。若不快些去洗手間清洗的話,將會非常狼狽。

她聽到噗吱一聲,灌腸器一拔出,肛間就收縮起來。

『哈,哈,一分鐘,兩分鐘!你不要動呀!』

香川滿面油光,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將灌腸器扔到地上,將鼻樑上滑下的眼鏡向上一推。

『洗手間!讓我去洗手間!』

陽子搖晃著裸身,碰撞到浴缸邊上,香川伸出雙手,摟抱著陽子的臀部。

陽子沒有吃午飯。吃過早飯之後,沒有進食過任何像樣的東西。

她在校工渡邊那裡,也只是飲了廉價而兌了水的威士忌。而後,香川帶她到快餐店式酒巴,也只是吃了點小菜和兌過水的洋酒。而這些東西,一出店門就全部吐光了。

陽子腹腔咕嚕咕嚕地響,這是從內臟發出的聲音,她一下子就全部排便了。

『快!求求你,救命!』

陽子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肛門。肛門感到一陣極痛。

『你再忍耐一會啦!能忍著就盡量地忍,以後就舒服啦!』

香川拍答拍答地煽著陽子緊張的臀部。

陽子不能動彈了。她一動彈的話,肛門就像要裂開似的,內臟就會從體內擠出來似的。

『啊,啊……』陽子在浴室內大喊,香川立即起來,腿間的肉棒已經恢復了性慾,氣勢洶洶地勃起。

陽子滿臉通紅,醜態畢呈,將臉伏在浴缸邊上,蹲下身子,忍住排便的痛苦。

香川開始害怕起來,他以為由於自己的過火的行為,是否逼得陽子發瘋了。

香川全身發抖,但是那根不文之物越發勃起,連睪丸根部也感到疼痛。

他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趕快後退幾步,腰部撞及大門的把手。

『呵!呵……噢!』

陽子將黃色的胃液吐在浴缸內了。接著她猛一轉身,像蹲和式便器一樣,降下了腰身。

陽子心想:你那麼想看女人害羞的姿態,就讓你看呀!你好好地搞個夠吧!

她想對愁眉苦臉、俯視著她的香川大罵一聲,但是她沒有罵出聲來。

聽到柔軟的東西落地的聲音,陽子腿間流出的東西,流得一地都是。

陽子露出鬼相,瞪眼望著香川,她果真排便了。

『南老師,真不好意思!』

香川替坐在污物中、神情恍惚的陽子洗澡,幫她沖身。

污物從排水口沖走了,但是在香川的眼中,對陽子失常的姿態,留下了深刻難忘的印象。

香川抱起陽子,讓陽子屈著膝蓋,緊緊地將她抱起,強行將她抱出浴室,放倒在床上。

必須讓陽子神志清醒過來。香川抓著她的乳房搖動起來,還將手指揮入肉縫去搔弄。

這完全是等於霸王硬上弓的行為。不過,陽子也有了一些生氣。

香川就像一條失去理性的餓狼,對捉到的獵物得意洋洋起來。

香川自己也精神失常了。他感到陽子全身都開始熱乎起來時,他便按緊陽子,壓在她的身上。

『我在這裡下車!』陽子從的士上下來。香川付了車資之後,便跟在陽子的後面。

陽子從小門進入學校。前面聳立著校舍的黑影。

『你回到學校有甚麼事嗎?』

香川抓著陽子的肩膀問。

陽子推開香川的手,穿過校園,向校舍奔去。

但是學校大樓的電梯已經關閉了。陽子拐到走火樓梯,發出咚咚的腳步聲,向樓上衝去。

『南老師!你到底怎麼啦?』

香川也跟著她上樓。

陽子上到四樓,就出到屋頂上。

在她跟前是遼闊的藍色的夜空。可以聽到汽車微弱的排出廢氣的聲音。

『南老師!你怎麼啦?你不回家嗎?』

香川再度摟著她的肩膀問。陽子慢慢地轉過身來,怒目瞪著香川。

陽子的眼睛,在黑暗中放射出紅光。

『這樣的學校一切都完蛋才好哩!老師、學生統統死光才好!』

陽子說完,臉上露出令人害怕的笑容,然後步履蹣跚地向屋頂的鋼筋混凝土圍牆跑去……

『南老師……』

香川感到陽子行動異常,便立即跑近陽子身邊。

兩人糾纏不休,扭作一團,碰撞著圍牆。

正在巡視校園的校工渡邊寬次,這時正回憶著陽子那沒陰毛的恥丘。

他似乎聽到屋頂上空有人大喊大叫,便不由得抬頭向上一望:

撲入他眼帘的,是兩個扭作一團的人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