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郎

金屋藏郎

第一章

「餓……餓……」黑暗的路邊,一聲低過一聲的呻吟回蕩在街道上,有種特異的淒涼。

一個全身僅剩皮包骨的男子,抱著一袋破舊衣物和餓到叫不出聲的肚子,表情超級哀怨。

「嗚……早知道我就不跑,死賴著至少還有飯可吃。」摸摸兩個小時前還會叫,現在已經餓到叫不出聲的肚子,許心開始后悔離開甯家,甯願哥的臉色難看歸難看,至少還給他飯吃……雖然吃不飽。他平日的注意力全放在食物上,和同學少有交集,現在無家可歸了,他竟連一個可以倚靠的同學也沒有;離開甯家時又忘記帶錢包,害他只能流浪街頭,等著餓死。

「媽啊,妳爲什麽死得這麽早?妳可知道我好想念、好想念妳……煮的飯,量多又美味。難道是因爲我吃得太多妳受不了,所以決定早早死跷跷,不用再努力喂飽我。嗚……我也可以不要吃太多……其實我也沒有吃很多啊!我一餐也只吃『五碗公』的飯而已。我、我也沒吃太貴的菜啊!只是偶爾想吃點好的,但是我也沒有吃很多啊,才吃五斤明蝦而已,應該吃不垮妳吧!至于龍蝦,我一年也只吃一次,雖然一次吃十只,不過一年才吃一次,應該沒有關系吧……」許心越講肚子越餓,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好歹喂一點東西給胃吃吃吧。

「嗚……更餓了……」許心怔了三秒后,發現胃一蠕動就更餓了,不禁后悔自己爲什麽笨到吞口水。「我想吃飯……」許心用僅存的一點力氣哀號道。他好餓好餓好餓,他想吃飯……不!不是飯也可以,只要能填滿他可憐的小肚肚,什麽都可以……誰,不管誰都好,施舍他一點食物吧!咦?施舍!好主意。

許心心念一動,立即實行。他快速從背包里找出一頂鴨舌帽,倒放在地上,再跪于其后,希望行過的路人能施舍他一點食物,不管什麽都好……

◇◇◇

「難道我就要餓死街頭嗎?現在才晚上九點啊,爲什麽連一個行人也沒有?」一小時后,許心再度仰天長歎,雖然仰天的動作讓他更餓了,不過爲了表示他內心的哀怨,他依然做出此動作。

「怎麽辦?我難道真的會餓死嗎?現在經濟這麽不景氣,就算有人餓死也不稀奇吧!我餓死街邊的事,八成連社會版都上不去,嗚……好淒慘哦!媽啊,兒子就要來跟妳作伴了。我到天國的時候,妳不能嫌棄我太會吃而假裝不認識我哦;不管再怎麽會吃,我畢竟是妳兒子嘛!」許心愈講愈難過,最后忍不住掉下兩滴淚。

嗚!他快餓昏了……咦!怎麽眼前一片黑暗,他真的餓昏了嗎?算了,昏了就昏了,至少昏倒不會感覺餓。◇◇◇「誰說上帝是公平的,上帝怎麽可能是公平的……」距離許心昏倒的路邊不遠處,有一幢設計得美輪美奂的別墅,從里面傳出了惡心的聲調和話語,循著聲音找進去,即能在二樓處看到一名長相俊逸的男子。

男子名爲楚淩堯,是某大企業家楚董事長的獨生子,現今楚家人皆移民至國外,僅留下楚淩堯住在舊居,以掌理台灣的産業。

此時,楚淩堯正站在三面式穿衣鏡前,手拿一把排梳,輕輕梳過他濃密的頭發,然后再發出一聲贊歎。

「上帝怎麽可能是公平的!如果上帝真的公平,爲什麽我長得帥、頭腦又好、視力是一.二,又有音樂細胞,什麽樂器都是一學就會;就連體育都是每年拿優等,還生在富豪之家過著人人稱羨的日子,唉!真是罪過啊!最重要的是,我爲什麽會長得這麽帥,帥到我自己都覺得刺目……」說著,楚淩堯又拿起梳子梳了幾下,欣賞他的頭發在各種不同角度上所呈現的美麗弧度,完全看不見一旁管家鐵青的臉色。

雖然不知道管家到底是因爲強抑惡心而臉色灰白,或是感歎自己跟錯主子。

「唉!看這鼻子,挺直而美麗,我相信台灣沒幾個人有。爲什麽我的五官長得這麽好,身材修長、體格也好,還是少有的黃金比例;更難得的是從小漂亮到現在,竟然沒讓青春期壞了我的美貌。唉!上帝啊,爲什麽要讓我長得這麽帥?我長得太帥是會讓很多女人傷心、男人怨恨的……」楚淩堯邊說著,邊拿起染發劑往梳上擠了一點,輕輕梳出一道金色挑染,讓他整個人的感覺更加亮眼。

「最重要的是,我怎麽會喜歡上男生!難道,我的帥是一種錯誤,上天存心要我不得留下后代,以免再度傷害別人嗎?唉!長得太帥果然是一種罪過。」

說話的同時,楚淩堯噴了幾下古龍水,讓古龍水均勻散布在身上,惹得管家眉頭更加擰緊,他最討厭這種惡心味道。

「少爺,時候不早了,您要出門就早點出去,早點回來吧!」再也受不了的管家,以再自然不過的口吻勸道。

「你就這麽討厭我待在家里?」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管家,楚淩堯自然知道管家在想什麽。

「呃……沒、沒有啊!少爺你怎麽會這樣想呢?我怎麽可能討厭少爺待在家里,一定是您誤會了。」管家急忙撇清,並露出尴尬的表情。「是嗎?真的是我誤會嗎?」楚淩堯俊秀的面龐勾起一抹嘲諷的淺笑,也不戳破管家的謊言。

其實他也明白,他這個怪兒子不但讓父執輩傷透腦筋,也讓以管家爲首的傭人們瞧不起。管家,說得好聽點是叫管家,實際上是他那兩個對兒子失望透頂的父母派來看住他的人。只不過聰明如他,早早和管家談好條件,也讓管家知道在這個家里他至少還有人事任命權,得罪了他,在這個家里可是會混不下去的。

「時間不早了,您還是早些出門吧!」一點也沒記取教訓的管家,依然吐出不合適的話來。

「哼!懶得跟你計較。」楚淩堯用鼻子發出嗤哼聲,把最后一绺發絲撥攏好,確定自己已完美無缺,才轉身離開房間。

「你好好做,下個月我一定加薪;不過,你私下跟老家夥告密,再被我發現一次的話,這份薪水我大概得加給別人啰!」語畢,楚淩堯甩頭便走,離去的腳步聲好不輕快。

從頭到尾,笑容皆未從他面龐上退去,他唇彎彎眉也彎彎,一雙瞳眸卻射出淩厲寒光,代表著與微笑相去甚遠的涵義。

屋內的管家表情瞬間垮了下來,害怕楚淩堯的同時,亦在盤算自己到退休還有好幾年,是聽楚淩堯的好,或是聽老家夥的賺得比較多;爲了他的后半輩子,他可得好好思考思考。

呃……老家夥?他怎麽會在心里跟著少爺叫老爺夫人爲老家夥,他被汙染了嗎?天哪!那麽……他會不會和少爺一樣,喜歡上男人呢?

「啊──不!啊啊啊……」

◇◇◇

沒聽見屋內一陣殺豬似的哀號,楚淩堯開車停伫于楚家大門口前,夜班的守衛尚未完全將大門敞開時,楚淩堯的目光即被不遠處趴倒在地的身影所吸引。一個人到底美或不美,除了臉蛋外,尚有許多方式可供想象;張愛玲形容美人坐在馬桶上摳肚臍、倪匡寫絕世美人的腳趾,而他楚淩堯看上的則是人的背部曲線。

「絕對是美人,不美的話我願意一輩子不去外面釣男人。」楚淩堯下車的同時,像在說服自己、又似失神地喃喃念道。

「才怪!上次還不是說如果今天釣不到處男就一輩子不釣男人,結果,一輩子才維持了兩天。少爺,您是英年早逝,又快速重生嗎?」一旁的守衛小小聲地吐槽道。

可是卻不夠小聲,所以惹來楚淩堯的一記超級大白眼。

「你家少爺有特異功能,比九命怪貓更多條命,這樣你滿意了嗎?」楚淩堯狠狠一瞪,露出濃厚的警告意味。

「是是是,小的孤陋寡聞,真是不好意思。」守衛連忙陪笑,他可不想被辭掉。這年頭工作不好找,而且這份工作薪水高得令人欣羨;除了少爺是個怪人外又沒什麽危險性,實在好康德不得了。

「知道就好,幫我把車開回去。」楚淩堯像是習慣仆人們沒大沒小的態度,不再追究,手一揚便將鑰匙丟給守衛。

「少爺,祝您好運,這次別再早登極樂了,就算你比九命怪貓更多條命,常常重生的,但畢竟對身體不好。」守衛依然狗嘴里吐出不出象牙的低聲嘲諷道。

「去你的。」楚淩堯對著守衛說了句髒話,旋即不理睬他,舉步往目標物前進。

「絕對是美人,看他的背面曲線,既沒有把肌肉練得很恐怖,也沒有過多的脂肪,真是太好了。就是要這種貨色才配得上我嘛!」楚淩堯低笑幾聲,臉上表情益發奸邪,更露著一分危險之意。

「說起來也是他的運氣好,竟然能碰上我這個超級無敵絕世大帥哥,我不嫌棄的想要他,他應該不會有怨言才對。」楚淩堯說著自大極了的話,其實說這些話的用意,是防止良心在不該擡頭的時候,探出頭來破壞他的好事。

良心……他仍是有的啦,雖然僅是一丁點,不過搗蛋時依然可怕。慢慢靠近后,楚淩堯更加贊歎所見到的人兒,不只背部線條優美,頸部的線條更加美好,看得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嘿嘿嘿,看來,果真是條美人魚。」楚淩堯將口水吸回去后,發出色狼般的邪惡笑聲。

可惜許心餓到無力察覺危險來臨,不然他必定會快逃,以保護自身安全。又或許他會在觑見楚淩堯后,反而爬到楚淩堯身上,乞求一點食物。

楚淩堯行至許心身邊,趁著許心尚昏倒在地上的時候,手指毫不客氣地在許心頸后到股間撫摸多次。

「感覺真是不錯,不愧是我看上的人,我的慧眼果然還是天下無敵,不是我自誇,我看上的人哪有不好的。」楚淩堯也不管自己之前看走眼多少次,更不管方才守衛才吐槽過他,一徑地自誇自擂。

接著,如楚淩堯所預料一般,他身后的不遠處傳來嘔吐聲。

「你又懷孕了啊?這是第幾胎?瞧你生得這麽努力,令尊令堂一定很欣慰吧!不用娶可能是討人厭的媳婦回家,你就能自行傳宗接代,登錄到金氏世界紀錄去,還有獎金可拿,一舉多得,相信他們一定非常高興,連我這個老板都跟著沾光。」楚淩堯說著百分之百的嘲諷話語。

楚淩堯的聲音不過大亦不小,沒大到會驚擾鄰居的程度,亦沒小到守衛聽不見的地步。可是,守衛不愧是在楚家做事多年的人,佯裝若無其事的功力實在深厚,只見他不慌不忙地坐進車子里,緩緩將楚淩堯的寶貝車倒入車庫,完全不承認他剛剛發出了嘔吐聲,自然不理會楚淩堯那一長串的惡毒話。

「算你狠!」望著守衛的行動,楚淩堯眉一挑,嘴角微有笑意。反正他家的傭人不把他當老板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早習慣啰!

楚淩堯將注意力轉回眼前人身上,他略施巧勁,將許心翻攬入他懷中,仔細端詳。

嗯……面孔雖不是他最愛的類型,微帶女孩子氣,有點圓微顯稚氣,不過眉眼的秀美彌補臉形的不足;他的娃娃臉,更是惹人愛憐。「不錯、不錯,還真是不錯。」確認貨品后,楚淩堯舔舔嘴唇,大有開動餐點的欲望。

「喂,你是怎麽了?」行動之前,楚淩堯先探探許心的情況,以免一個不小心鬧出人命來,他可不想惹事。

「餓……」許心眼睛無力睜開,僅憑著本能回了一個他叫嚷良久的單音。「呃?呃什麽?你連自己怎麽昏倒的都不知道嗎?」楚淩堯很受不了地皺眉,低聲叫道。

沒辦法,誰教任何人都不可能對著一個初見面的人就喊餓,何況這個初相見的人還抱著他一臉的邪笑,令正常人望而生畏。

見可人兒又昏倒,楚淩堯急忙探他的鼻息,看需不需要送醫急救,他可不希望有人死在他家門口,這樣麻煩就大啰!

「竟然睡著了!」確認懷中人呼吸均勻、心跳正常后,楚淩堯不可思議地望著小獵物,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人沒神經至此,居然倒在大街上睡著。

「喂,你醒一醒啊!」楚淩堯瞪視著懷中人兒,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做,明明是他肖想很久的高級貨品,可他卻睡得不省人事,還不知道夢見什麽似的,笑得一臉甜蜜,並流著口水。

「你睡就睡,不要流口水啦,惡心死了!」

許心的口水慢慢滴上楚淩堯的手,楚淩堯放也不是,不放更不是,嗚……他細心修剪並以各種保養品修護的手,沾到口水了……如果是在床上流的就算了,偏偏這里是大街上,嗚!救命啊!「你、你再睡下去,我就開動啰!」楚淩堯瞪了許心兩眼,撂下狠話。

「開動啊!好啊、好啊!」正夢到食物的許心,一聽到開動,口水流得更多了。

「是你自己說可以開動的哦,可不是我隨便動手,到時候你可別怪我。」楚淩堯邊殷殷說道邊抱起許心,打算回到屋內好好享用。

「長得真是不錯,嘗起來味道一定更好。」

楚淩堯邪笑著將許心抱入屋內,惹得夜班守衛在其后雙手劃十,口中喃喃念著阿彌陀佛,希望各方神明能好好保佑楚淩堯擁抱著的人,楚淩堯個性不好,老喜歡把對象操得半死……只是,正沈睡夢鄉吃大餐的許心,完全不知道自己將面臨什麽樣的命運。

第二章

眼睛眨了兩次后,許心才緩緩的睜開,陽光有一點點刺目,怕在適應之后,他四處張望。

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大得離譜的床中,小碎花的羊毛床具組,配上米白色的壁紙和淺色的窗簾,以及原木家具,足見屋主的品味超群。

不過,現在不是佩服屋主品味的時候,許心摸著他又開始餓的小肚肚,覺得昨夜在夢中他沒把烤全牛吃完真是大錯特錯,嗚……他好想念烤全牛,好想念它濃濃的內味、想念它軟軟的肉質、想念它鹹得恰到好處的醬汁……

嗚!他好餓,越想越餓。爲什幺烤全牛是夢中的食物,而不存在于現實呢?

「你醒了啊!」

一個似惡魔……不!溫和的男聲從門邊響起。

只不過聽見這個聲音時,許心沒來由的一陣心悸,不禁將男聲跟惡魔聯想在一起……呃,他們才初次見面,而且男子手上還端著一大盤食物,他怎幺會是惡魔哪!雖然男子長得好生面善,好象在哪里見過;但不管他們有沒有見過面,他知道這男子是他喜歡的類型——

五官端正、鼻子高挺、膚質……感覺上不錯,眼睛會勾人魂魄;發型也很漂亮,發色是黑中挑染一抹金,那抹金色更添魅力。他幾乎要把他給迷倒!

啊!感覺真好,令人想咬一口,不!被他咬好象也不錯,呵呵呵,食色性也!飲食男女人之大欲,他想吃……嘿嘿嘿……

倏地,許心快速搖搖頭,將邪惡的想法搖出腦袋,而后朝著那盤食物綻開燦爛至極的笑容,恍若是朝聖者到了聖地,他幾乎要向食物膜拜起來,啊——食物!他的神啊、他最大的信仰、他的命,餓啊——

「請問,這里是……」問話的同時,許心可憐、餓慘的小肚肚發出哀鳴聲。

「肚子餓了吧,我準備了一些食物,你看合不合胃口。」楚淩堯依然笑著,雖然他的笑容乍看之下很親切,其實就像披著羊皮的狼的詭笑。

「食物!」一聽食物是給他吃的,許心的眼睛登時大睜,一骨碌地坐起身,望著楚淩堯手中的東西流口水。他好餓哦!??

「請慢用。」楚淩堯將整個托盤放在許心身前,自己則搬了張椅子坐在旁邊,以好整以暇的神情、憐憫的眼神瞅著許心。

許心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看在食物的份上,他也不管那幺多了;事實上,他的腦子早被食物塞得滿滿的,連思考的空間都不留。「請問你家里還有什幺人呢?你怎幺會昏倒在路邊?」楚淩堯以低沈好聽的聲音緩緩地問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問得太慢,或是許心吃得太快,當他的話問出口的時候,許心正好吞下最后一口牛奶;才轉眼間的工夫,盛滿食物的托盤竟然全空了。

「呃,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再給我一點?我……我好象還沒吃飽。」許心帶著歉意,將空托盤還給楚淩堯。

楚淩堯眉頭微皺,似乎很驚詫又帶點被挑起的興味看著他。

這表情再度使得許心一陣心驚,不知道爲什幺,他總覺得自己像將被送進電宰場的小豬寶寶。

「你的消化吸收力還真是驚人啊!」愣了三秒后,楚淩堯笑著下了這個結論。

可惜許心沒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他說的並不是肚子容量一類的詞兒,而是特意指出消化吸收力,這……不就代表著食物有問題嗎?「是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天生就吃得多。」許心赧然一笑,絲毫沒有警戒心。

「好,那我幫忙多盛一點。」楚淩堯似乎想到什幺似的詭邪一笑,再度拿著托盤走了出去。

「會是我的錯覺嗎?」望著楚淩堯消失的方向,許心忽覺渾身發冷。

「呵呵呵,不可能吧?我們素昧平生,他還肯對我這幺好,給我床睡又給我飯吃,應該是個好人,我不該隨便懷疑他,我……」

喃喃自語了半天,許心除了讓自己更加害怕外,什幺也沒做。

◇◇◇

「好吃的飯來啰!」

許心還沒埋出個頭緒來,便聽見楚淩堯的聲音,蓦地渾身一顫,他有著很不祥的預感;但見到楚淩堯又端了盤更大更多的食物,在乍聞食物味道的同時,他的顫抖瞬間停止,眼里看的、腦里想的全都是食物了。至于閃過腦海的不好感覺,他暫時沒空理會。不管了,繼續吃!

大片大片的熏火腿,好吃;香啧啧的煎蛋,好吃;鹹味適中的腌肉,好吃;塗滿奶油的焙吐司,好吃;再加上熱熱的蔬菜濃湯,真是太太太好吃了!嗚……能活在世界上吃東西他真是好幸福了!

許心正欣喜若狂地吃著食物,自然沒注意到楚淩堯淺淺地勾起一個惡人才有的笑容,並若無其事地將一個瓶子收入懷中。是許心自己同意讓他開動的,到嘴的美食,不吃白不吃;他等到許心醒了才行動,已經很有良心了。

在來這里之前,他已經精心打扮過,足足在浴室洗了兩個小時的澡,又在鏡子前站了二小時,將他原就柔軟滑順的頭發更是梳得一絲不亂。爲了配合今天的事,他特地在身上啧了少許熏衣草香,聽說這種香味能讓人放松精神,呵呵呵!許心正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呢。「我剛剛問到哪兒了……對!你家里還有些什幺人嗎,你怎幺會昏倒在路邊?」將食物遞給他,楚淩堯重新坐回椅中,再度問道。

楚淩堯既不關心許心叫什幺名字,亦不詢問許心情況爲何,僅關切許心尚有什幺家人;這舉動總讓人覺得有鬼,只是,眼中、腦中只有食物的許心,完全沒有想到。

「家里只有一個哥哥,前幾天跟他吵了一架,然后我就跑了。我們從小就分開住,現在這樣看來,他八成是不會來找我,就算我回去,他還不知道肯不肯收留呢!」

講到這里,許心小小的歎了口氣,傷心兩秒鍾后,繼續往英式松糕進攻,那外硬內軟的松糕,再塗上香甜的果醬和奶油,他可以連吃十幾個沒有問題,何況還有現打的蘋果汁,怎幺吃都吃不膩!而且,英式松糕的分量其實也不多,吃完六個后,盤上就只剩牛奶、橘子汁、漢堡和櫻桃蛋糕,他還真擔心不夠吃。

「哦!這樣啊,真辛苦你了。」楚淩堯優雅的舉手掩住他滿臉笑意,順便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正大光明的倒進許心的牛奶里,絲毫不怕許心忽然從英式松糕中擡起頭。他本來只打算倒一點點,但在看了許心吃的食物量后,索性將整瓶液體倒入杯中。

「喝杯牛奶吧,要是被哽住了就不好。」楚淩堯拿起杯子晃了兩圈,面帶微笑的交給許心。

「嗯!」許心乖乖接過牛奶,就著林口喝了起來。「這牛奶味道好象怪怪的。」喝得一滴都不剩后,他才覺得怪異的說道。

「味道怪怪的?我會跟廚房的人講一聲,要他們多加注意。」楚淩堯故作訝異,旋即淺笑的應答。

「沒關系,如果有什幺怪怪的,那就當它是優酪乳吧!」許心以無所謂的口吻道。

「當心吃了不是優酪乳,又不會食物中毒的東西。」楚淩堯輕聲道,不笑的面龐危險。??

「什幺?」

「沒、沒有。」楚淩堯繼續笑著,仰頭望向牆上的咕咕鍾,算起來許心吃的第一道食物,藥效應該要發作了才對。

「對了,你叫什幺名字?我只顧著吃,都忘了問你的名字,將來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吞完最后一口英式松糕,許心擡頭發出疑問。這是許心在看清楚楚淩堯真面目前,所問的最后一個問題,然后……然后他就會明白,爲什幺他總覺得楚淩堯有問題,他則像只待宰的豬寶寶……

「你呢?你叫什幺?」楚淩堯不答反問。

「許心,許諾的許,心髒的心。」正在將漢堡肉、起司和生菜夾進面包的許心,回答得很快,生怕說話會打擾他進食一般。

「我姓楚,楚淩堯,淩辱的淩,堯舜的堯;我覺得我的名字,與其說是淩駕堯舜,還不如說我的存在對堯舜而言是一種淩辱。」「哈!」聽到可怕的回答,許心吃了一半的漢堡從他手中落下,那般不祥的預感又陡升。

「你不覺得身體有什幺不一樣嗎?」楚淩堯維持他淡淡冷冷的語調,唯有眼神灼熱地看著許心。

「呵呵呵!」許心一陣干笑,他從剛剛就覺得頭昏,本以爲是食物吃大多,血液都流到胃部所至,沒想到……

笑聲終止時,許心已往后倒回床上,楚淩堯則快手快腳將床上的托盤和食物殘渣收拾干淨,然后將被單掀開。

后知后覺的許心先生這才發自己的腳被铐上腳鐐,而衣服,上半身仍穿戴整齊,下半身則是裸裎相見。

「啊——啊啊啊——」許心現在最最痛恨的就是,他竟四肢無力反抗,猶如一頭待宰的豬寶寶,即將任人爲所欲爲。

更更痛恨的是,爲什幺要把他的食物移走,他還沒吃完漢堡,蛋糕和橘子汁也都沒吃,嗚……他要吃,好想吃啊!而且,要拿開就拿遠一點嘛,爲什幺要讓他只可遠觀不可吃呢?他好恨啊!

楚淩堯帶著邪淫的笑容,慢慢從床頭櫃拿出所有的必需品,比如一大瓶的凡士林和一堆平常唯有在型錄上才看得到的東西。

見狀,動彈不得的許心則開始嗚咽。這都要怪他娘親,沒事把他生得一副娃娃臉,竟連男人也看上他了;如果他不是長得還不錯,膚質也不差,他今天絕對不會這幺慘。嗚……討厭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