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乖乖

寵物乖乖

“爸爸,我想要一個寵物。”一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扯著他父親的衣襟指著寵物商店櫥窗里的一個可愛的小貓嚷著。

“等你長大後爸爸一定買給你。”

旁邊經過的一個青年停了一下,這情景似曾相識,小的時候,他也這樣向父親要求過。當時父親也說了同樣的話。

兩個高中女生注視著走向N大街的這個青年,一身黑色西裝的高挑身材顯得剛勁有力,俊朗臉孔上的一副時下最流行的墨鏡掩住了他高傲的雙眼,一頭烏黑的短發,蓬松而不零亂。

“他走進藤家了耶!”兩個女生尖叫起來。

藤家在商界,是擁有5家大型連鎖公司的商界巨頭,其中主營電子産品的跨國公司更是聲明顯赫。另外,他們在黑道的勢力也是不容忽視的,單單軍火,藤家就控制了販賣額的60%以上。

藤家的勢力,是從藤吉俊當家後開始壯大的,到他的兒子藤尤郎不惑之年時發展得更快。不過前幾年,當家人藤尤郎有已將手下的部分公司轉給了兩個個兒子管理。最近又有消息說他打算把目前發展最快的藤氏電子産業部將交給末子藤尤悟。對於這個年紀不滿二十五,一向以遊手好閑著稱的藤家小少爺,大家不禁捏把汗;而那些生意上的對手,卻都想借著這個機會拓寬自己。

這個從容走進藤家的青年正是那個被評爲“世界第一遊手好閑”的藤尤悟。

“小少爺回來了!”幾個傭人擁上前。

踏進客廳,尤悟摘下高挺鼻梁上的墨鏡,用高傲的眼睛環顧一下四周。這里還是老樣子,足有兩百坪的客廳里只擺里一組紅木沙發和一個玉石茶幾,客廳四周的牆壁上挂滿了各種各樣的名畫,水晶掉燈從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來,將客廳照得明亮卻不刺眼。

“你終於知道回來了。”坐在沙發上的藤尤郎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只不過幾年,說得好像我從來不回來似的。”尤悟沒好氣的瞥了父親一眼。

“還是那個臭脾氣!再不改,看你怎麽在社會上混。”

“不勞費心。”說罷,尤悟調頭準備走人。

“等等,”藤尤郎站起來,“你跟我來,我有東西給你。”

沒辦法,誰讓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老爸呢,而且他又幾年沒進過家門,怎麽說都得稍微安分點吧。尤悟拖著及不情願的腳步,跟著父親來到走廊左側的會客廳,一進門,尤悟就看到一個高大的保镖押著一個少年。藤尤郎揮手示意,保镖立刻將那少年推到尤悟面前。

尤悟打量一下,那個少年原來是時下最流行的基因合成的人形寵物。他至多只有十五歲,一雙水汪汪的淡茶色大眼睛里帶著恐懼和不安,和眼睛同樣顔色的柔順的齊腰長發撫過白析的臉頰,頭頂上的一雙貓耳害怕地向後背著;一條茶、黑色相間的尾巴緊緊貼在纖細的、微微發抖的身體上。他的樣子好可愛,真難以想象世界上會有這麽可愛的小貓。

“他是……”

話還沒說完,父親就把小貓推向尤悟身邊,由於沒防備,小貓腳底一拌,跌進尤悟懷里。

“本想在你成年時就送給你一只的,結果你卻跑到美國去了,現在應該還不遲吧?”

尤悟抓起小貓的臉,“給我的?”

“是啊。”藤尤郎仰起嘴角,“我答應過你的。”

沒想到老爸還記得,尤悟一把拎起小貓的衣領,平淡地說聲:“謝了,老爸。”然後轉身走了。

尤悟一路走向他的房間,說是他的房間,倒不如說是他的一棟小別墅,它除了有一條走廊和前邊的主樓連接外,其他地方全部被美景包圍起來,樓的正東面,可以遠眺碧波蕩漾的大海;北邊是海岸延伸過來的懸崖峭壁;南邊是一片花田,這是藤尤郎的休閑去處;西邊是連接主樓的走廊及一大一小兩個遊泳池。

這棟小樓共兩層,一層是客廳、浴室等,尤悟的臥室在二樓。

走進臥室,尤悟把小貓放下,這才發現他真的很輕,拖著他走了那麽遠,他完全沒有累的感覺。

尤悟脫下西裝外套,把解下的領帶順手丟在床上。臥室里除了床還有一張小方桌,一個雙人沙發,一個衣櫃,還有一台小冰箱靠窗放著;窗外,是碧藍碧藍的一片;不時的,可以聽到海浪拍打海岸的聲音。

尤悟拿了一罐啤酒,坐在沙發上喝了幾口。“有名字嗎?”

小貓搖頭。

尤悟頓了一下,“……叫真幸吧。記住了!”

小貓點頭。

“先去洗澡,晚飯等會有人送上來,然後到床上等我。”尤悟摸摸小貓的頭發,“我很快就回來。”

真幸乖乖的洗好澡坐在床上。臥室里空蕩蕩的,除了海浪聲外半點聲音都沒有。真幸呆呆的望著,聆聽著這陌生的聲音。

……

“在想什麽?”

低沈的聲音讓真幸一怔,擡頭,尤悟站在面前。

“好可愛的小貓。”尤悟扶起真幸的下巴,“人型寵物都特別敏感,不知道你的反應怎麽樣?”他說著,將臉湊了過去。

真幸像被針扎到一樣,猛地摔開尤悟的手向後縮去。

意外。尤悟冷笑一下,“敢反抗主人啊!?不過……”他迅速地伸手把真幸拉回來,手腕一轉,將小貓翻個個,再將自己的身體壓上去。“你最好乖一點,否則有什麽後果,我可不負責哦。”說完,他在抓著真幸胳膊的手上加了一點力道。

“嗚……”真幸痛叫一聲。

再將小貓翻過來,他已被剛才的舉動嚇到了,水汪汪的眼睛里含滿淚水。尤悟壓上去,“你到現在都還沒有叫我一聲主人呢,嗯?”

將近一米九的結實的身軀壓在真幸僅一米五的纖細身體上,幾乎使他喘不上氣來。真幸顫抖著微微開啓嘴唇,用細小的聲音叫著“主……人……”

“乖。”尤悟低下頭,吻住真幸的唇,一點點地品嘗起來。一顆晶瑩的淚珠滑過真幸的臉頰。

意尤未盡的擡起身,尤悟將真幸貼在胸前的雙臂拉開,並蠻橫地扭到身後。疼痛讓真幸鄒緊了眉頭,他咬緊牙,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是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湧了下來。

尤悟輕輕的沿著真幸耳朵的輪廓吻著,並時不時的咬一下。小貓的耳朵本來就很敏感,所以每被咬到時,真幸纖細的身體就一陣顫抖。

尤悟笑笑,用一根手指挑起真幸的下巴,然後猛的朝他白淨的脖子上咬下去。

“啊啊∼∼∼∼∼∼∼∼!!”真幸痛得尖叫起來。他害怕的半閉雙眼,眼淚婆娑的望向向尤悟。

不理會真幸眼睛里的哀求,尤悟一把扯去他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將他美麗的身體展現出來。

沿著真幸的脖子一點點咬下來,然後尤悟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胸前的兩個粉紅色的小突起上。被時重時輕的咬上的疼痛酥麻的感覺讓真幸嗚嗚的呻吟出聲;不止這些,那只在他敏感雙腿上摩擦揉捏著的大手,也讓他無法停止口中的聲音。

雙唇在真幸渾身上下肆虐後,尤悟抓住他的腿,粗暴的將他扯過來背對著自己,手指滑過真幸渾圓的臀,真幸顫抖了一下。他回過頭,戰戰兢兢地望著尤悟。

這樣子,分明就是受到驚嚇的小貓。

一股熱流沖向尤悟的下腹,他倒抽一口氣,用左手分開真幸的雙腿,另一只手則抓住他的頭發向後拉,迫使真幸成跪式。

真幸還沒反應過來,尤悟巨大炙熱的分身已經一口氣貫穿了他的後庭。撕裂肺腑的劇痛一下子傳便了真幸全身,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尖叫起來,並奮力掙扎著想要擺脫這痛苦的感覺。

尤悟當然不讓他得逞,他用力壓住真幸的肩膀,一手索性擡起真幸的右腿,並加大力道地將他的欲望埋進真幸的更深處。

淒厲的叫聲在耳邊響起,尤悟更加興奮的抽插起來。

身下的小貓痛得都叫不出聲來了,他嗚咽著,用微弱的聲音時斷時續的哀求著:“……主……人……好痛……饒了我吧……”

“現在就求饒了??太早了吧!?”尤悟猛地抽出他的分身,血水立刻從未及閉合的小孔流出來。

真幸大口的喘著氣,任由尤悟再次把他翻過來。緊繃著全身的神經,真幸看著尤悟的大手伸向他的尾巴。

猛地一拉,真幸尖叫著幾乎跳起來。嗚……小貓重要的敏感的尾巴被這樣對待,真幸的心髒差點就停止了跳動。

“有感覺啊!?”尤悟邪笑著松了手,“我還以爲只是裝飾呢。”

但真幸萬萬沒想到,比起拉他的尾巴,更要命的事還在後頭呢。

尤悟的手指大力侵入他的後庭,碰到了剛才的傷口。

“痛∼∼∼∼∼∼嗚嗚∼∼∼”真幸大聲哭起來。

尤悟不心軟,反而不停扭動著手指,並以指尖刮著真幸的傷口。

“哇啊啊──────!!!”

好聽的尖叫聲。尤悟更是加大了指尖的力道。

初經世事的秘穴被這樣蹂躏,纖弱的真幸已經承受不起,他的意識漸漸朦胧起來。

“啪”,一記狠狠的耳光使真幸又恢複了意識。

“誰準你昏過去的!!?”尤悟反手又給他右頰一個耳光。

下體的疼痛和火辣辣的臉頰激起了真幸的本能反應,他露出爪子向尤悟抓了過去。

幾道清晰的爪痕下,鮮血微微的滲出來。

真是太意外了!看著自己手臂上的傷痕,尤悟一個冷笑。

一個寵物,居然敢反抗主人!!?

他二話不說,拿起丟在床上的領帶,扭過真幸,反綁住他的雙手。

等真幸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時,已經被尤悟一腳踢到地板上。

猛地跌下床的真幸摔得生痛,他勉強掙扎著撐起身子,尤悟一臉陰沈地站在眼前。當看到尤悟手里的鞭子時,真幸嚇得連頭發都豎起來了。他雖然知道這是遲早的事,但萬萬沒想到會來的這麽快。

還未來得及說出乞求的話,鞭子已經抽在真幸身上了。慘叫聲頓時充滿了整間臥室,被鞭子劃過的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道道傷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