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淫藥迷失篇

母親悠悠醒轉後,她一張開眼,愕然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刑房裡,而且自己一絲不掛地被鐵鏈鎖在牆上。她試試掙了一下,那鐵鏈很粗,根本沒法掙斷,她注視了一下四周,只有兩個士兵守著,剛想著如何脫身,那個粗魯的軍官就帶著幾個士兵走了進來。

他徑直來到母親面前,伸手摸了摸母親裸露的乳房:「嘿嘿,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第一美女竟會被鎖在刑房裡。哈哈哈!」母親大吃一驚,臉不由自主地紅了。

待到自己雪白柔嫩的雙乳被對方捏住,頓時羞得滿臉通紅,無奈自己動彈不得,沒法避開。母親平時高高在上慣了,現在被人這樣淩辱,羞得她低下頭不敢看。這種尷尬的情形下,也不知如何應對了。

軍官轉身拿了一根粗大的鞭子,一鞭狠狠地打在母親堅挺豐滿的乳房上,發出響亮的「啪」一聲。母親豐滿的乳房

被打得不斷跳動,但白皙的皮膚上沒什麼痕跡,只是微微發紅,但柔嫩的乳房畢竟不能承受那麼大力的鞭打,被打的地方開始慢慢發燙。

母親開始忘情地大叫起來:「打吧!打……,妹妹的穴好癢,快,快幫我打它!」母親的慾望已經完全取代了理智,她大聲地哼哼起來,一副舒服的樣子。此刻的母親簡直比一個下賤的風月女子還不如,母親內心深處的慾望已經完全被激發出來,她已在刺激中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這時,亂舞的鞭子讓母親的肉體不斷受到強烈的刺激,同時母親淫蕩的叫聲和性感的身體讓士兵漸漸興奮起來,個個的胯下都撐起了一個個小帳篷。母親氣喘籲籲地說:「把……把妹妹放下來幹個痛快嘛,幹完再打不遲呀!妹妹快受不了了,嗯∼∼」

眾士兵和那軍官一聽,哪裡還忍得住,本來母親的絕色就已讓他們大流口水了,現在聽到她竟然主動要求被操,一起湧上去把母親解了下來,放在地上就撲上去,十幾根火熱的肉棒在母親的身體上摩擦,一有機會就插進母親饑渴的淫穴裡。母親張開口含住一個士兵的龜頭,也不管髒不髒就大力吮吸添弄起來,蜜穴和菊洞裡同時含著一根肉棒,兩手還抓著兩支,輪不上的只好把自己的陰莖放在母親俏美的腳趾縫裡抽弄。母親豐滿的雙峰被幾隻大手狠狠捉住,像揉棉花一樣揉捏,白濃濃的乳汁不斷被擠得從乳頭噴出來,落在士兵的身上。

由於母親興奮淫蕩的表現,眾士兵不久都達到高潮,白濁的精液不斷落在母親完美的身體上,母親也興奮地大聲淫叫,下身不斷地洩出滾燙的陰精。高潮剛過,母親的興奮也慢慢減退,理智慢慢恢復,她定了定神,看了看週圍,突然猛地一掙,跳了出來,白皙的雙腳靈活地踢向還沒反應過來的士兵們。隨著一聲聲慘叫,連續的SweetChinMusic,十幾個士兵都被踢暈,母親順手拿了自己被扔在一邊的衣服向門外躍去。可偏偏在這時,門外進來一人,母親正躍向門外,措不及防被那人鎖住喉頭,挨了一記Chokeslam,頓時倒地。

母親又羞又急,待看清來人時,她大吃一驚道:「是你?」來人身材高瘦,正是那軍官。軍官上下打量了一番母親滿身汙垢的身體:「嘿嘿,真不愧為第一美女,您的身材真讓在下驚嘆不已,不過好像髒了些吧,難道不愛洗澡嗎?」

母親被他的話羞得要死,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但全身無法動彈,只得任由擺佈。自然,母親又重新被鎖在牆壁上。軍官看著母親說:「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何我們知道你會離開而來這地方?」母親搖了搖頭。軍官又說:「嘿嘿,別急,待會有得你驚喜的。」剛說完,外面進來一個人,當母親看到那人時,吃驚得大喊:「女兒!」女兒彷彿不認識母親似的,偎依在軍官的身上,眼光裡滿是淫蕩的光芒。

「你……你們對她做了什麼?」母親氣奮地質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餵了點補藥,她就非跟我不可了,還把你的行蹤全盤說出來。嘿嘿嘿!」軍官滿不在乎地說。

母親隨即想到自己二人落在他們手裡的處境,她瞪了他一眼:「你們想怎麼樣?有事來找我,放了我女兒,這與她無關!」

軍官說:「別誤會,是你女兒硬要跟我的,我可沒逼她。」軍官拿出一粒黑乎乎的藥丸,說:「這是我走遍天下才找到的奇藥,她已經吃了,你也吃一粒吧,很補的。放心,這不是春藥,不過它會把你的性慾望提高一百倍以上,但不會模糊你的意識,以後要怎麼做還是你自己的意志。怎麼樣,這藥很好吧?吃一粒,可以有一年的效力哦!」

說完,他不由母親分說,把藥丸硬塞到她嘴裡。母親手腳被縛,無法反抗,那藥入口即化,馬上流了進去。軍官對週圍的人說:「把女兒也掛在這裡,我們先去吃頓飯再來看她們兩個。」母親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卻無法可施,心裡一股強烈的慾望卻正在以不可抵擋的力量湧上腦海……

過了不久,母親心裡的性慾望已經變得十分強大,腦海裡開始被這無盡的慾望佔領,平時的廉恥和道德逐漸被這原始的渴望所佔據,母親漸漸放棄了抵制,轉而接受這巨大的慾望。身旁的女兒一聲不吭,眼光裡充滿了誘惑,顯然性慾早已經佔據了理性。

這時,軍官一夥人進來了,他走到母親面前:「現在感覺如何?舒服不?」母親添了添嘴唇不說話,但她眼睛裡充滿渴望的眼光,顯示她已完全屈服於這種巨大的渴望了,理智已經逐漸被性慾征服。前所未有的強大慾望正讓母親逐漸迷失自我。

軍官說:「看看,沒騙你吧?哈哈!有個問題,這裡的士兵們可都對你有點恨意呢,看來要懲罰一下了,我們敬你是個女俠,你自己選一個刑罰吧,不然士兵們可要不滿了。」

母親剛要破口大罵,但頭腦一熱,一股無名的慾望衝上了腦海,臉上發燙起來,全身也慢慢發熱。她悶了半晌不吭聲,終於顫聲說道:「這……讓士兵們用他們的棒子狠狠幹,幹妹妹可以嗎?」母親已完全屈服於無盡的性慾了,她完全忘了自己是個囚犯的處境,不顧一切地追求性的享受,沈淪於淫亂的慾望中了。

軍官哈哈大笑說:「選得好啊,但你畢竟才一個人,可我們有一百個弟兄要,你行嗎?」說到這裡,看了看女兒,說:「妹妹,你想不想幫幫母親?」女兒性交經驗不多,但吃藥已久,在強烈慾望的驅使下,她內心深處早就渴望性交了。她想了想,紅著臉說:「好,好啊,妹妹也想幫幫忙……」說到這裡,兩人都紅了臉低下頭,不自覺地扭動來摩擦自己的下身。

軍官看她兩人說出這麼蕩的話來,知道她兩人的理智已經崩潰了,兩個大美人已在淫藥的作用下完全臣服於原始的慾望!他打量了一下她倆,母親是妖艷性感的絕色美人,而女兒妖艷不及母親,但卻有一股清純脫俗的氣質和俏美的外貌,兩人各有各的美,但都是當世難得一見的大美女。

軍官舔了舔嘴唇,在兩人的下身摸了一把,說:「媽的,今天兄弟們有福氣了。來人,把這兩個騷貨帶出去!」 母親和女兒被帶到一個大房子裡,那裡早已聚集了上百個兵,圍成一個圈,在中間放著幾張桌子,母親和女兒兩人就一絲不掛地躺在上面,週圍無數火辣辣的眼光盯在兩人完美的軀體上。

母親用誘惑的眼光注視著週圍的人,略帶羞澀地說:「各位如果恨我的話,就請狠狠地操妹妹的下面最重要的肉穴,不用客氣。」說完,她還自己用手撥開陰唇讓眾士兵看她嫩紅的內壁。

這時,軍官走上前,伸出手抓住母親豐滿的乳房用力一擠,興奮的奶頭上馬上噴出濃濃的奶水。軍官哈哈大笑:「看來我們的不但是個大賤貨,還是個奶牛呢!」 母親臉紅紅地說:「妹妹的奶子可是很不乖的,你們要是吸不出奶水,就狠狠打它讓它聽話,別……別手下留情哦!」

這時,旁邊的女兒張開自己嫩白的兩條美腿,喘著氣對士兵們說:「妹妹這裡也好想要哦!不用客氣,狠狠地插妹妹,插……插它。」 軍官走過去,摸了摸女兒的乳房,女兒的乳房不像母親那麼大,但是十分堅挺,奶型很好,粉紅的乳尖微微翹起,十分可愛。軍官說:「女兒看來也是騷貨呢!那麼,士兵們等了很久了,開始吧?」

輪姦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了。軍官搶先一步,撲在母親身上,張口就向母親的陰戶吻去,母親舒服得發出一聲淫叫。卻見軍官猛地離開母親的陰戶,呸了一口:「這浪貨的陰戶還真髒,竟有那麼多精液。」母親剛才跟軍官等幾個士兵幹了一場,還沒洗乾凈,難免有些汙垢殘留。

聽到自己的身體被當眾辱罵,母親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害,她害羞地說:「妹妹的穴好髒的,要好好懲罰,你快用棒子插它。」軍官見狀,隨即掏出自己黑黝黝的醜陋肉棒,一下子就捅進母親的肉穴,還大叫著:「哈哈!居然能插到第一美人,看我不插爛你這個爛穴!」

這時,旁邊幾個兵早已把渾身酥軟的女兒按倒,幾根粗大的肉棒也馬上捅進女兒緊密的蜜穴和菊門裡,女兒吃痛剛要叫出來,兩根大肉棒就塞住了女兒的小口。輪不上插女兒的兵也不甘寂寞,抓起女兒白皙的小手和腳裸摩擦起自己的肉棒。再輪不上插兩人的就站在後面一邊看一邊自慰,一等到有機會就撲上去狠狠地插。

母親和女兒各有各的美,那些饑渴的兵突然碰到這樣兩個絕色尤物,個個性情大發、性慾高漲,許多人都相繼幹過她兩人的身體,白濁的精液不斷流在她兩人雪白的肉體上,輪姦在漸漸進入白熱化。母親和女兒兩人不知已經洩了多少次身,但在淫藥的作用下,兩人的慾望不但沒減退,還越來越高漲,兩人乾脆爬到一起。慾火焚身的女兒興奮地爬到母親的下身,張嘴吮吸母親的陰戶,吸了滿滿一大嘴後又與母親玩起親親來,兩人忘情地吞咽著這汙濁的液體。兩人的乳房互相摩擦著,兩個紅硬的乳頭互相碰撞,一陣陣觸電的快感更加徹底地摧毀兩人的基本道德觀念。

那兵的體重可比女兒重得多,柔嫩的肚子怎麼禁得起兵屁股的大力搓揉,母親捲起兩條美腿盤住兵的身體。沒多久,她一聲哼叫,下身一股淡黃的尿液噴了出來,高貴的母親竟被一個兵坐到當眾失禁了!可母親竟在這種情形下高潮了,她甜美地叫了起來,大量的蜜液隨著尿液同時噴了出來,大叫道:「啊……嗯∼∼好舒服啊!快,大力些,揉人家的奶子,嗯∼∼啊∼∼。」

軍官見狀大感意外,他說:「就算藥的效力再厲害也不會這樣,看來骨子裡竟有一股天生的淫蕩,哈哈哈!真是想不到。」與此同時,女兒也情不自禁地大叫起來,她被那大肉棒插到高潮了,大量淫水流在母親的乳房上,一直向脖子流去,她忘情地叫道:「嗯∼∼妹妹的穴好舒服啊……啊∼∼再大力些,抽乾妹妹的臭水∼∼嗯∼∼」女兒平時善於克制情感,可此時在淫藥的作用下,長期壓抑在心裡的慾望被完全激發出來了。母親、女兒兩人忘情迷失地享受、大喊,這淫糜的場景又刺激了更多兵再次爬上兩人的身體……一陣陣狂抽猛插,以強烈的衝擊和徹底貫穿的方式,幹得母親全身酥酸麻癢,宛轉嬌啼、氣喘噓噓,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夕,那裡還能再抵抗半分?腦中只剩下對肉慾最原始的追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