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推半就上了前妻的朋友

那一年我跟前妻萍萍在不得已且經雙方家長的同意下離婚了,簽字離婚之後,心情陷入低潮,沒有心情工作,一個人悶在家里足不出,畢竟沒有人抱著不合大不了離婚的心態下去結婚的。

大約三個月後某一天,接到萍萍一個好友龐小姐的電話,說萍萍有東西要她轉交給我,龐小姐我見過幾次,只記得她個子大約有164,不胖不瘦,人長得不錯,其他就不清楚了,我跟她約了下午兩點請她送到我住處來。

周以文,如果能讓我親吻你那張紅嫩的小嘴,愛撫你圓潤光滑的美腿,不知道該有多好。

之後的一個禮拜,以文的迷人的倩影不時在我腦海中出現,但她是前妻萍萍的朋友,其他非份的企圖,我連想都不敢想。

一天深夜,我靠在床上看書,電話鈴響了,我隨手接起,電話中傳來一個陌生而嬌脆又有點羞怯的女人聲音。

女人:請問X先生在不在?

我說:我就是!你是誰?

女人:我是周以文,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聽到是周以文,本來有點瞌眼的我立刻精神一振。

我說:記得記得…你那天跟龐小姐一起來過……以文:嗯!謝謝你還記得我…今天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跟你說……以文還真有點兒雞婆,在電話中溫婉的勸我跟前妻複合,說了前妻的種種好處,我對前妻早已心灰意冷,平常朋友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她。如果不是以文這種美女跟我談前妻,只怕我早就把電話掛上了,我就隨著她的話題東拉西扯,無非是想跟她多講幾句話,她似乎也很喜歡與我聊天,所以當我把前妻的話題扯開之時,她也沒意識到。

夜深人靜,越聊越熟悉,聊到我與前妻的性生活,她告訴我說,萍萍跟她說過,我的陽具很大。哇!萍萍連我擁有17。5公分長,雞蛋粗的陽具尺寸都告訴她了,足見她們之間的交情。

既然什麼都知道了。

我也問得更加大膽:那女人呢?我聽說女人的嘴越小,那里也越小越緊是不是?

她害羞了:我不知道!

我說:周以文!我記得你的嘴很小,那你……她忙說:你別問我,我不知道…我不讓她回避:你男朋友難道沒有說過嗎?(像她這種美女,不可能沒有男朋友的!)她可能舍不得不讓我知道她的尺寸,怯怯的,說的很小聲:我每次跟他做都很痛,他說…很緊!

我說:這麼說,你的「陰道」跟你的嘴一樣,又小又緊嘍?

她有點緊張:你別問了…(又補一句)也許吧!

我趁此機會,跟她聊性方面更深入的性事,提到我以前跟萍萍做愛每次都超過一個小時,沒想到以文又說她早已知道了。

她很好奇:男人怎麼可以這麼久?你說的一小時以上,是從…從進入開始算時間嗎?

我說:是啊?你男朋友跟你都做多久?

她有點靦腆,有點沒面子的開口:他…最長一次大概只有十五分鐘!

我說:才十五分鐘?你這樣會有高潮嗎?

她更害羞了:沒…沒有,每次我剛有感覺的時候,他就結束了!

我說:這麼說,你很少高潮嘍?

她有點幽怨:可以說從來沒有……我說:噢!好可惜,是不是因為你的太緊了,所以他受不了刺激,射得很快?

以文有點驕傲的說:也許吧!他常出國,我跟他做的次數不多…我不是很喜歡做那種事……我說:如果你嘗過超過一個小時,每次最少有五次以上高潮的話,只怕你每天都想做……電話里的她有點輕喘:沒試過!我不知道……我冒著被她掛電話的危險說:那你會不會想嘗試像我這麼粗大的陽具,在你陰道里抽插一個小時以上呢?

她可能受不了,或者真的生氣:你怎麼可以跟我講話這麼大膽?別忘了我是萍萍的好朋友……我忙說:對不起!我是一時……她說:算了!太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不聊了……不等我多說,她就掛下了電話,害我那一夜失眠。

第二天下午,電話響了,沒想到又是以文打來的,她好像已經忘了昨夜與我談性談的如此深入,只問我考慮得怎麼樣?願意與萍萍複合嗎?當時我只想再見她一面,就說我會仔細想一想,不過希望她有什麼話,可以到家里來談,她說下班之後打電話給我,就掛了電話。

下午五點以後,我不停的看時間,守著電話,朋友打來就說有重要事,逼他們立即掛電話,朋友都莫名其妙,一個離了婚,又沒工作的男人有屁的重要事!

一直等到晚上七點半,以文的電話還沒來,我心里想,她大概猜到我的企圖,要黃牛了。正在懊惱昨晚為什麼要講話那麼大膽直接把她嚇到之時,電話鈴響了。

以文:餵!對不起!我今天加班,剛忙完……我說:吃晚飯沒?

以文:吃過了,公司叫的……我緊張的問:那你現在…有空了嗎?

以文:我半小時以後到你那里!

我心花怒放:OK!

掛了電話,我立即把客廳整理一下,我的住處是經過精心裝修過的,燈光微調到最有情調的光度,音響放出清柔淡雅的樂曲,又忙洗了個澡,一切剛打點好,門鈴響了。

門開處,一身白的以文站在門口,白西裝外套,里面是淡粉色襯衫,白短裙,白高跟鞋,只有眼睛眉毛頭發是黑的,還有就是那誘人犯罪的小嘴一點紅,看得出她化了點妝,除了那天的亮麗之外,上了妝更添加了美艷的風采,驚艷之余,我的心快跳出口腔了。

我有點結巴:請…請進請進……以文嫻靜的一笑,眉稍眼角挑了我已穿了上衣的胸口一下,大方的走入客廳,我由她身後又看到她白短裙下的雪白圓潤的美腿,包著透明肉色絲襪,更讓人忍不住想冒犯一下。

我說:我這里地板不用脫鞋的…你想喝什麼?

她打量著我的客廳說:有沒有咖啡?

我說:馬上來!

我在小吧臺內調咖啡時,看到她已經在長沙發上坐下了,右腿自然的擡到左腿上交叉著,今天的白短裙好像比那天的米色裙更短,我站在吧臺內的角度看過去,幾乎看到她整條裸露的右腿,那修長勻稱雪白的美腿,在肉色透明絲襪下,更顯得圓潤光潔,讓我很想咬一口,或者一頭鉆入那雙美腿中,讓臉孔磨擦著那雙美腿。我又懊悔前幾天為什麼要把安眠藥全倒掉,戒什麼安眠藥,否則現在在咖啡里下一顆安眠藥,今晚就可以當神仙了。

我一腦子胡思亂想的端著咖啡遞到以文手中,她微笑的接過輕啜了一口。

她說:你很會布置房子!

我說:馬馬虎虎!

她發現我的目光瞄著她下身裸露大半截大腿,下意識的移動一下臀部,不著痕跡的把短裙拉低一點。我笑了:怕我看啊?

她有點緊張窘迫:有什麼好看…醜死了!

我挑逗的說:我相信你公司的男同事看到你這種打扮,一定沒有心情上班……她好像默認:不理他們就好了……說完,兩人一時都不知道說什麼,以文好像也忘了白天跟我約到家里來,是談勸我與前妻複合的。客廳中燈光柔和,優美的音樂回蕩著,我又去將燈再調暗一點。她有點緊張:你把燈調那麼暗幹什麼?

我坐下靠近她說:沒啊!你不覺得這樣情調好些嗎?而且暗一點,我才不會害臊嘛!

她說:你會害臊?騙誰…唔!

她話還沒有說完,我的嘴已經印到她的柔軟的唇上了,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立即吐出舌尖讓我吸吮,客廳中除了音樂外,一片寂靜,偶而傳出我與以文親吻,津液交流的嘖嘖聲。

我們相互吸吮著對方的舌尖,兩舌狂亂的交纏,我的手伸到她外衣內隔著淡粉色襯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雙不小的乳房,我估計有32C以上,此時她混身顫抖,當我的手解開襯衫鈕扣,探入胸罩手掌蓋上她已經發硬的乳頭時,她更緊張的掙紮了。

她用力推我的手:不要這樣,我是萍萍的朋友……話沒說完,那張誘人犯罪的櫻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雖然她還是繼續與我熱烈親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緊上衣,不讓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聲東擊西,另一手迅速的伸入她的裙內,撫在她凸起的陰戶上,中指隔著褲襪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褲,抵在她的陰唇上不停的轉著輕戳著。

她想推開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緊緊的,讓她無法使力,這時她的嘴唇突然發熱,口內的湧出大量玉津,灌入我口里,而她兩條美腿緊夾著我在她胯間的手,我感覺到她陰戶也發熱了,潺潺的淫水透過了透明三角褲流了出來,溫溫熱熱滑滑膩膩的,撫著很舒服。

以文這時可能還記著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殘存的一絲理智,想推開我。

她推著我:不要這樣,我們不可以這樣…唔!

嘴又里我堵住了,我將她壓在長沙發上,掏出了我已經堅忍好久,挺立脹硬的大陽具,伸手抓住她的褲襪及三角小內褲往下拉到小腿處,在她不及反應時,我的大陽具已經頂在她淫水泛濫濕滑無比的陰唇上。

她大叫著:不行!

她用力扭腰,才進入半個龜頭的大陽具立即滑了出來,畢竟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我不敢太勉強她,立即起身,懊惱的坐到一邊不說話,她則快速的拉起被脫到小腿的褲襪及內褲,出乎意料的是,她整理好衣裙之後,並沒有起身離去,反而愧疚的低下頭。她偷看我一眼,悄悄的說: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我沒開口,由於燈光暗淡,我當時也有點氣憤,並不將脫到膝蓋的牛仔褲穿好,因此那根大陽具依舊一柱擎天挺立著,她瞄到我的大陽具,又嬌羞的垂下了頭。她低低的說:你現在很難過?

我沒好氣的說:你說呢?

她說:你離婚後都沒有做過嗎?

我憤憤的說:離婚前三個月每天吵架,做個屁啊!

她歉然:這麼說,你快半年沒做了,都是自己解決的嗎?

我說:要不誰幫我解決?

她垂頭不語,想一下:剛才是我不好,我不該跟你…要不然,我用手幫你解決?

我說:用手我自己不會啊?

她說:那你想怎麼樣嘛?要我跟你做…不可能!

我對她並不再抱希望,故意氣她:女人不是上下都有一張嘴嗎?你下面的嘴不肯幫我,上面的嘴也不行嗎?

她楞了半天,我轉頭不看她,感覺中她又悄然轉頭看著我的挺立的大陽具,暗淡的燈光中,龜頭的馬眼流出一絲晶瑩的潤滑液。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緩緩將身子移過來,低頭慢慢靠向我的大陽具,長直的頭發搔到我裸露的大腿,酥酥麻麻的,好舒服,突然我的龜頭被溫潤濕軟的嘴唇含住,她溫嫩的舌尖輕輕舔著我龜頭上的馬眼,我差點大叫出來,我喘著氣,龜頭脹得更大了,看到她的小嘴已經張到最大,才包得住我的大龜頭。我忍不住:再吞深一點……她努力的張大口往下吞,最多只能吞到龜頭頸溝以下一公分左右,還有大半截在外面,她的小手上下握著我的陰莖,還剩出一截,她的口水順著我的陰莖流下,溫潤濕滑的舌頭繞著我的龜頭打轉,不時又用舌尖點著龜頭的馬眼,我的心跳又開始加速,那種舒服就像自己飛到雲端,放眼無極般暢快美妙。

她唔唔的含糊的發出聲音:你的真的好大@#$%&$#~~~由於她是跪在沙發座上吸我的陽具,柔美的大腿露在裙外,我忍不住又伸手去撫摸她的大腿,她身子微微一顫,但沒有拒絕,我的手伸入她兩條大腿中間,由她大腿內側向根部摸去,感覺到我手摸過處,她的大腿肌肉就抽搐著,一直摸到大腿根部,隔著褲襪及三角褲,發現她凸起的陰戶部位已經濕透了,我又悄悄的扯下她的褲襪及已經濕透的三角褲。

她空出一手象徵性的推我一下,含糊的說:你答應的,我們不能做……我說:你放心!只要你的嘴能幫我吸出來,我絕對不勉強你做……我邊說邊脫下了她的褲襪及小三角褲,她唔唔的點頭,又繼續吸吮我的陽具,頭賣力的上下擺著,倒讓我頗為感動。

當我的中指輕輕插入她濕滑的陰道時,她全身抖動,滿臉通紅,喘氣粗重,口中溫熱的氣使得我的龜頭如浸在溫暖的肉洞中一樣,舒服的全身汗毛孔都開了。

她的陰道果然如她所說,又緊又窄,溫暖的嫩肉緊抱住我的中指,好像有吸力一般,將我的中指吞到她子宮深處,當指尖觸到她陰核花心時,她的大腿又夾緊了我的手,一股熱流噴了出來,我的中指被那股熱流浸泡得快美無比,我知道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當她高潮來臨時,她口內的溫度好像突然增加,我的龜頭在她柔軟溫熱的吞食下已經快要達到高峰,我立即深吸一口氣,強忍精關不射出來,還好她這時突然松口,否則我再會忍,只怕也保不住億萬精子。

她苦著臉:我的嘴好酸,你怎麼還不出來?

我有點得意:我不是說過,最少要一個小時嗎?

她一付可憐兮兮,水靈的眼神迷蒙:你…早知道我就不答應幫你了…我說:你幫我,我也幫你……她尚未會意過來,我突然將她翻身,她在驚叫中已經平躺在三人的長沙發上,我用力扳開她柔嫩的大腿,將頭低下去,張口吸住了她濕軟的陰唇,我感覺得到她也想大叫出來,大腿肌剎那間繃緊,我的舌頭已經伸入她的陰道,舌尖在陰道壁上轉動著,她努力壓抑著的呻吟,聽起來更讓人血脈憤張,我溫柔的撥開她的陰唇,將我的舌尖盡量伸長,直到舌尖舔到一粒圓圓小小的一團嫩肉之時,我知道舔到女人最敏感的陰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了,她大力的呻吟出聲,兩條大腿緊緊纏住我的頭,陰戶不停的向上挺動,同時手又壓著我的頭,好像在跟我的舌頭做愛,恨不得我把我整個頭都塞入她的迷人洞中。

這時我的舌尖一熱,一股微燙的熱流由陰核中噴到我舌尖上,有點酸酸微腥的刺激,我張口將那股陰精吞了下去,她可能知道我吞食了她的陰精,或者這時她也情難自己,又張口含住了我依舊堅挺的大陽具繼續吸吮著。

我則在她二度高潮之後,將她的白裙,白上衣襯衫全脫了下來,她吐出我的陽具。

她又緊張了:你說好不做的!

我說:我怕把衣服弄臟!

她呻吟著:痛!你輕一點……我說:你放松些就不痛了!

她迷蒙的:嗯……好在這時她的陰道中早已淫水橫流,濕滑無比,方便我的大陽具進入,我緩緩的將陽具往她緊窄的陰道深處插去,我將她上身拉起,示意她低頭看,她水靈迷蒙的眼睛嬌羞的看著我粗長的陽具被她的陰道漸漸吞沒,當我的陽具盡根插入她陰道後,我的龜頭與她的陰核緊密的磨合著,她羞怯的擡起了兩條迷人的美腿纏上了我的腰部,我下半身的起伏,大陽具在她陰道內抽送加快,快美的感覺,使以文的兩條美腿將我的腰部越纏越緊,似乎恨不得跟我連成一體。我喘著氣:

舒服不舒服?

她呻吟著點頭:嗯…我說:要不要我快一點?

她點頭:嗯……我的大陽具在她緊小的肉空中開始大力猛烈的抽插。

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我吻她一下,問她:你是不是心里早就想跟我打炮了?

我故意用「打炮」這種粗俗的字眼刺激她。

她還在矜持,喘著氣說:你別用這種字眼,我…我從來沒有想和你做過……我說:我不信,你不說實話,我就要你好看……我說著伸出兩手抱住她蹺美的臀部,將我的陽具在她陰道內大力的抽插,次次盡根,她受不了了。

她大力呻吟:你別這樣…啊~我繼續逼問:快說!昨天晚上我們談到打炮的事,你當時是不是就想跟我打炮?

她喘氣不語:……我急速抽插:你說不說?

她忍不住了:不是…啊~不是……我有點氣,到了這時還在裝:你真不說?

我的大陽具不再抽插,兩手更緊的抱住她臀部,龜頭頂在她陰核上,大力的磨擦,強烈的刺激,她的高潮開始一波波產生了,淫水噴了出來,流下了她的股溝。

她大叫著:啊…我是說昨晚之前,我第一次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就想跟你做了……我心花怒放:做什麼?

她挺動著陰戶跟我迎合著:做愛!

我說:要說打炮!

她陰道緊吸著我的陽具:哦~打炮!

我再逼她:說清楚一點!

她兩條美腿大力的糾纏著我腰部,感覺中快把我的腰夾斷了,呻吟嬌羞著說:

打炮!我第一次在門口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想跟你打炮!啊哦~好舒服……我再緊迫盯人:想要我插你的穴是不是?

當夜,我跟以文在浴室凈身之後,進入臥室,一夜纏綿到天明,不停的打了三炮,害她第二天上班遲到,中午打電話來跟我抱怨,說她的嫩穴從未經歷過昨夜與我那麼火熱激烈的大戰,在公司上洗手間時,發現陰唇陰道有點紅腫,我不得不好言安慰,說下回一定很溫柔,不會讓她吃苦。

她說:你還想有下次?別作夢了!

可憐的她睜著黑眼圈熬到下班,我家的門鈴又響了,是以文來圓我的夢。

美艷亮麗的以文自從與我有了合體之緣後,再也不對我提起萍萍,連男友約她見面她都事先向我報告,還申明跟我打過炮之後,絕對不會再讓她的男友碰她一根汗毛,我們只要有空就見面,見面自然少不了將生殖器連在一起,甚至有一次黃昏之時,她與我在公園中閑逛,一時興致來到,兩人走到公園中隱密的樹下,她大膽的掀起短裙,將兩條美腿纏在我的腰間,跟我大幹一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