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的世界

轉眼2年過去了,2011年我調回了自己的家鄉工作,在這2年里我和婷婷也只是過年過節時偶爾通通電話,10年得知她嫁人了,當時我在外地真的很不痛快,心情十分的悲傷,雖然外地我也交了女朋友,但心里始終想著她(男人麽,總是這樣的)。

回到家鄉以后有段時間我怎麽也聯系不上婷婷,她不接電話,不回短信。我一直堅持給她打電話發短信,直到元宵節那天夜里1點多,她給我發了條短信說是問我睡了嗎,我當時非常興奮立即打電話給她,電話那頭的聲音顫抖,非常可憐,我問她怎麽了,在哪,她告訴我說她們單位組織活動,活動結束后單位里的人都一對對走了,她打不到車回家,在馬路上凍了快1個小時了。我聽到以后馬上問她具體在什麽位置,迅速狂奔下樓打車去接她,路上我催促著讓司機快點開,我趕到她所說的那個路口時,我看到了楚楚可憐的她一個人孤單的站在路口。

我打開車門鑽出車一把就把她拉上了車,那時看著她那副手腳冰冷,滿臉沒有血氣的樣子,我真的很想抱著她,可是我沒敢那樣做。只是緊緊地握住她的雙手,爲她取暖,給她安慰,順便告訴司機去最近的KFC,直到走進KFC婷婷才張口對我說了聲:謝謝。說如果我剛才不來接她,她真的要凍死在街上了。我們買了幾杯熱飲,坐下邊喝邊聊起來,聊這2年的往事,當我問她爲什麽不接我電話不回我短信的時候,她沈默了些許之后告訴我她離婚了,心情跌到了低谷,誰的電話都不想接。知道了她的事后我安慰著她,不過她告訴我現在已經走出了陰影。

聊了一段時間后,我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現在想想大概是我長期沒有看見她而抑制不住的興奮,我突然大膽的說出其實我從開始第一眼見到她就喜歡上了她,說出了我有多麽的不舍得離開她去外地工作。她聽后很淡定,也許在思考又或許被我嚇到了,不過沒過多久她突然岔開話題說今天同事們唱歌她都沒有搶到麥,我當時急忙說我請你再去唱一次,她也欣然接受了。

我們打車去KTV,進了包廂,我們各唱了幾首歌,她唱歌時我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她,默默地注視著她,當歌曲結束時,我爲她鼓掌,突然我不經大腦的說出了一句讓我到現在都很驚奇的話:「我想親你,不知道可以嗎?」

她當時站在哪里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看著我,我大膽的徑直走到她身邊,雙手托著她的臉,燈光下我看到她臉立馬潮紅了,我沒有猶豫親了上去,在觸碰到她嘴唇的那一刻,我的心差點從嗓子跳出來,但我伸舌頭觸碰到她嘴唇的時候,她很配合的讓我的舌尖滑入她口中,與她的舌纏繞,兩人就這樣深深地熱吻起來)。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了下來,一切都是那麽的美她。

KTV里的音樂還在播放著我們點的歌曲爲我們伴奏,兩首歌曲過后,我們彼此的嘴唇離開了對方,我抱著她,注視著她的雙眸,我們笑了,她笑的很甜。我知道我們今天不可能就這樣以親吻而結束,于是就很大膽的問她累不累,她會意的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在這一刻我明白了她對我的默許,我高興的把她抱起來轉了幾個圈,而她卻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臭小子,你這幾年真是變壞了哦,在外面都學了些什麽啊。」

我傻傻地笑了笑,回應她說:「這不是在外面學的,今天我是真情流露,我真的很愛你,一直很愛你。」結賬走出KTV旁邊不遠處就是一塊「如家」的大牌子,我倆沒有交流,不約而同徑直走向那里。

辦完入住手續后,拿到房卡之后,我看了看大堂的時鍾,淩晨4點整,前台小姐囑咐了一句我們可以住到中午12點退房。坐電梯可以到8樓,我倆手牽手走到826房,打開房門后,我順手吧請勿打擾的牌子挂了出來,婷婷笑著說:「挺熟練啊,老實交代,跟多少小女生開過房啊」(其實小狼上過的女的真的沒有幾個)我當時很無辜,真的很無辜。關上房門后我抱起婷婷直接把她壓在床上,嘴狂轟亂炸般落到她臉上、嘴唇、脖子上,由上至下,她同樣熱情的回吻著我。

我湊到她耳邊笑著說:「今天我要吃了你,你做她準備了嗎?」

她笑著回答說:「那你也要洗干淨吧,而且你應該沒帶安全套吧,沒帶套套不許哦。」說完咧嘴偷笑了一下。我當時頭都大了,非常沮喪,誰也不會出門就帶著套吧,而且我也不是那種會霸王硬上弓的人。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又笑著說:「我昨天例假才干淨的。」我當時把她從床上抱起來一頓擁吻,喜悅的近乎于瘋了。平靜之后,她開始幫我脫衣服,我提了句:「從現在到退房我們都不需要這麽束縛了。」她會意地笑了一下,似乎在默許我的這句話。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脫下,當脫到全身只剩最后一件內褲時,她說了句:「臭小子,不錯啊,身上還真有幾塊肌肉。」

我傻笑了一下,說該欣賞夠了吧,我一會兒也要她她看看婷婷你的哦,我剛伸手準備脫她外衣,她攔著我說:「你不會就想這樣穿著內褲到中午12點吧。」說著,雙手脫去了我身上最后的一塊布。

我光光的站在婷婷面前時,我特意沒著急去脫她的衣服,而是讓她看了我一會兒,然后我把她給我脫下的衣服放到沙發上,回到她身邊輕聲說:「該我爲你服務了。」

我雙手慢慢脫下她的外衣,接著是毛衣,襯衣,襯衣扣完全解開后,我看到了婷婷的胴體,肌膚很白,我輕輕撫摸著她,腹部細膩,白滑的肌膚,讓我垂涎欲滴,流連忘返。當脫下襯衣后,我開始解開她牛仔褲的扣子,拉開拉鏈,褪去牛仔褲,里面是件保暖褲,貼身的保暖褲就已經映襯出她曼妙的身材,細長的腿部,豐滿的臀部,她的身體長的那麽的勻稱、完美。當我褪去她保暖褲時,我貼近她身體貪婪的吸食著她的體香。

這時我回憶起了當年和她一起上班時,職工宿舍她床鋪上那誘人的香味,真是想不到現在我如此近距離的聞著她的體香,真是太幸福了。婷婷的腳非常的細潤,特別她看。我邊看一邊說出了我的心里話,她笑著說這是她一直以來精心呵護的成果,她很注重自己細節部位的保養。這時我笑著說:「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的下面是不是也一樣細嫩光潔啊。」

一陣打鬧后我先除去了她的胸罩,當后面的挂鈎輕輕一松時,她的胸忽隱忽現的出現在我眼前,我輕輕除去胸罩,美麗的兩只玉兔完美的展現在我眼前。

胸部雖不是很大,B罩杯,胸部很挺。雙手剛剛她握住。乳暈適中,很漂亮,乳頭此時已是堅挺的呈現在我眼前。我俯下身,輕輕的含住乳頭,婷婷輕輕地顫抖了一下,眼睛輕輕的閉了起來,我輕輕的吸吮著乳頭,用舌尖在乳房上畫著圈,就這樣貪婪的吸吮了很久,直到她對我說:夠了啦,一會兒內褲沒法穿了,說完我倆都笑了,我再次親吻她的唇,當嘴唇離開她時,我蹲下身子,雙手放在她內褲兩側,輕輕地,慢慢地一點一點拉下了她的內褲。

隨著內褲的下移,我看到了婷婷的那邊神秘淨土。濃密的陰毛在燈光的照射下,格外的烏黑閃亮,靠近陰唇的陰毛已經完全濕潤了,貼在皮膚上。再看看內褲確實已經全濕透了。我笑了,拎著脫下的內褲說:「你的水還真多額。一會兒內褲我幫你洗了,希望中午能干。」

她紅著臉看著我說:「別洗了,一定干不了,我湊合墊個護墊穿回家洗。」

我笑著說:「把內褲送我吧。」她打了我一拳說我變態,我其實也只是開個玩笑。

我倆光溜溜的摸進衛生間,站在衛生間內那面大鏡子面前,我摟著她,對她說:「我想一會兒就在這里做咱倆之間的第一次,我想就這樣彼此看著,她嗎?」

婷婷的臉更加紅了,但她沒有說話,應該是默許了。我倆站在浴缸里,把蓬頭打開,任由溫水沖洗我們倆的身體,我們面對面深情的看著彼此,再次深深地接吻,而我的手不停的在她后背遊走,撫觸著她那嫩滑白皙的肌膚。許久、許久。當我不經意右手觸碰到左手手腕時,我才發現我還沒有摘去手表,當我摘去手表時,當時已是早上六點一刻了。婷婷爲我全身打上沐浴露,認真的爲我沖洗著每一寸肌膚,洗完后,她也開始爲自己沖洗,而我只是坐在浴缸邊欣賞著這幅美景。

當沖洗完畢后,婷婷轉身把蓬頭放回支架上時,我從背后抱住她,不停的親吻她,雙手不停的揉捏著她酥軟的胸,她轉過身來,嘴唇湊了過來,接吻的同時,她的手套弄著我已經勃起的陰莖,我抱起婷婷走出浴缸,把她輕輕放在浴缸對面的洗漱台上,輕輕的扶著讓她后背靠在鏡子上,我把她的腿也放在洗漱台上稱M型打開。此時我一覽無遺的看見了陰唇,陰蒂和菊花。

我把手指放到嘴中沾滿口水,輕輕地分開她的陰唇,此時的陰蒂已像黃豆般大小,我輕輕的觸碰陰蒂,婷婷全身一顫,我繼續持續的觸碰,慢慢地能感覺到她的呼吸急促,愛液不斷的從陰道內流出,我知道她此時很興奮,臉上也微微泛紅,我把舌頭湊了過去,舔弄著陰蒂,不停的吸食著不斷流出來的愛液。就在這時,隨著婷婷急促的呼吸與輕聲的淫叫,她全身開始痙攣,陰道一陣陣收縮,她的第一次高潮來了。

第一次高潮后我們再次接吻,我問她舒服嗎?她看著我點了點頭,然后拼命的親吻我。親吻后,我對她說:「我想幫你修剪一下下面的毛毛,可以嗎?(主要是因爲嘴巴湊過去一撮毛在嘴里,我不喜歡那感覺)你看我,我經常修剪我下面的毛。」隨著我的話音她往下看了看,因爲我平時總修剪陰毛,顯得比較整齊利落。看后,她看著我說:「這里哪有剃毛的東西。」我隨手從旁邊拿起賓館送的刮胡刀,告訴她這個就可以,但不是專業的,所以你千萬別動。

她她奇的看著我,我先在手上擠了點沐浴露,用水打出泡沫,然后抹在陰唇周圍,然后慢慢用刮胡刀小心的挂去周圍的陰毛。過了很久,我終于刮干淨了她陰道周圍的陰毛,當大功告成后我高興地對她說她了,並讓她摸摸,她好奇的摸了摸,說光溜溜的挺舒服的,我告訴她這樣口交時就不會吃到毛毛了,而且看起來非常漂亮,整潔。她對我說:「那今后長出來怎麽辦?」我笑著說:「這事我包了。」

剪完后我用溫水幫她沖洗干淨,看看放在旁邊的表,已經快8點了,這時我笑著說:「剛才我滿足了你,那現在是該你表現的時候了。」她笑著點了點頭,爽快的說:「好,你個臭小子。」由于剛才特別認真的在給她剃毛,現在陰莖已經軟了,她看到了,沒有說話,拉我到坐便器旁,她坐在坐便器上低下頭,一口含住了我的陰莖開始套弄吸吮起來。我站著邊享受著口交,邊對她說:「你吸的我她舒服。要是定力不夠估計真的要繳槍了。」

她沒有回應我,而是在動作上加大了幅度來回應我。我幾乎真的差點射出來。當快到臨界點時,婷婷似乎很了解似的停了下來,對我說:「忍住哦,要不會很糗哦。」

我樂了。她站起來和我接吻,接著我把她轉過去,她很配合的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麽,她雙手支在坐便上,靜靜地等待著我的進入。我沒有那麽急,而是耐著性子蹲了下來,她很驚訝,剛要問我,我已經把嘴親向了陰蒂,當陰道完全濕潤后,緊接著我伸出右手中指,慢慢的插入了陰道,進入后我感到了來自周圍的擠壓,陰道內非常的緊實(畢竟結婚只有一年麽)我摸到了她的G點,那塊褶皺的皮膚,我輕輕的在這塊敏感地帶上摩擦了幾下,婷婷立即有了反應,雙腿夾緊。

這時我左手在嘴中沾了些唾液開始刺激她的陰蒂,不斷的揉捏著那粒黃豆,右手繼續在敏感的G點周圍摩擦,很快她呼吸變得越來越沈重,雙腿有些站立不穩,陰道再次強烈地收縮,我意識到她的高潮又要來了。我抽出手指,迅速把陰莖插入,陰莖插入的那一刻,伴隨著她輕盈的叫聲我感受到了她的又一次高潮的來臨,濕熱的愛液包裹這我的龜頭,不斷緊縮的陰道一次次夾緊我的陰莖。我感受著她的高潮,真是享受其中。

當她第二次高潮平靜后,我的陰莖一直還在里面,我輕聲說:「我們去床上吧。」她點了點頭,這時我已全身都是香汗。我用毛巾幫她擦干淨后,就這樣像老漢推車一樣,把她推到屋里。來到屋里我就把她支在床邊,我開始了抽送。

一下一下,啪,啪,每下都深深地刺入,再抽回到接近陰道口的位置,就這樣不停的抽插,不一會兒我感受到了她第三次的高潮。我把她抱到雙人床的中間,把兩個枕頭墊到她腰下,輕輕附到她耳邊:「我這次真的要射了,射里面真的可以嗎?」她笑了一下,摟住我的脖子和我強烈的接吻后,告訴我:「你射里面吧,沒事,我現在是安全期,你想怎麽樣就怎麽樣。」我開始加快速度快速抽插,這時她輕盈的叫了起來,非常的悅耳。就在她第四次高潮來臨時,我感覺全身都被融化了,下體像脫缰的野馬,將千千萬萬個種子深深地發射入了她的體內。

激戰之后,我倆全身是汗,但一點困意都沒有,我下床吧厚厚的窗簾拉開,外面已經出太陽了,我把里面的絲簾拉上后,回到床上,把婷婷摟在懷里,這時,她對我說:「臭小子,你哪里學來那麽的花樣?」我笑著說:「我還有很多花樣呢,你要不要繼續啊。」接著她打了我一拳,扎在我的懷里。

我拿著遙控,把電視打開,隨便的換著台。不經意間我低頭看了一眼在我懷里的婷婷,不知她什麽時候已經在我懷里睡熟了。我看了看電視上的時間,已經是上午九點半了。看著我倆赤裸的身軀,我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是什麽關系呢?呵呵,上班那會,我單戀她,她把我當弟弟。到外地后我們也就算是她朋友關系偶爾打打電話。她結婚后我們就徹底是姐弟關系了。回到家鄉沒想到第一次見面就這麽風風火火的赤裸相見了。回想一下,真的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但這些卻又都真實的發生在眼前了,漸漸地我也進入了夢鄉。

昏昏沈沈中,我覺得下體在膨脹,充盈,是夢,但感受又那麽的真實。我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眼前的婷婷卻正在頑皮的吸吮這我的弟弟,陰莖已在她的口中漲大,挺立。看我醒了,她害羞地說:「臭小子,元宵節快樂!那還要不要再戰啦,呵呵,一會兒可要退房了哦。」

看看開著的電視上顯示已經11點了。我馬上精神了起來,笑著說:「你太強了,不累嗎,呵呵。你親我親多久了啊?」她笑著說:「用手玩了10多分鍾了,你睡得跟只死豬一樣,估計把你賣了你都不會醒,我怕睡過點人家催你退房,所以就用嘴親,還她你有反應了,呵呵。」

我笑著說:「現在親起來估計可沒那麽容易射出來了哦。」

「臭小子,牛都被你吹死啦。」

「真不信啊,那她,你記住時間哦,哈哈,咱兩開戰了咯。」我翻身壓上來后,用手一摸,我笑了,婷婷的小穴已經濕了,被上都被她蹭濕了一小塊,我順勢把陰莖整根插了進去,笑著說:「很濕哦,看來真的很想要啊。你睡覺時我再想咱們現在還是不是姐弟關系呢?」

婷婷想了想說:「當然是姐弟關系,我可沒想嫁給你,我離過婚,還比你大1歲,我可不想委屈你,你爸媽知道我的情況估計也不會同意咱們談朋友吧。」

我沒有回答只是說:「我不想和姐姐你只是發生一夜情。」

「誰說和你一夜情了,女人三十以后是老虎,哈哈。」

聽到這話,我知道她真的把以前不開心的事放下了,我也就放心了。「我可是要很多哦,你能滿足的了不,哈哈。」

「討厭,小心吸干你,精盡人亡哦,臭小子。」在歡笑中我開始了抽送,婷婷配合著晃動臀部,並有節奏的夾緊陰道。我問她喜不喜歡在上面,她說喜歡,因爲在上面她自己可以掌握快感,于是我躺下讓她在上面,我在下面配合著挺動。很快她高潮了。

高潮后,我們換回正常體位,我說我想認真的做,享受肉體交合的快樂。當我們全身是汗時,我感覺我快到頂峰了,我停了下來,親了一口她,對她說:「你吃過精液嗎?」

「問這干嗎,一定又沒什麽壞主意,我沒吃過。」

「婷婷,精子里據說有左旋肉堿,能減肥。」

「別騙我,還拐著彎的提要求啊!」

「沒騙你啊,再說男人的精子可是精華,浪費就可惜啦。」

「臭小子,我真沒吃過,想射就射吧,我嘗嘗,不過你也要吃,我的東西你也嘗嘗吧。」

「好,那我就射你嘴里了哦,今后都射嘴里行嗎?」

「臭小子,變態,討厭!」

「婷婷,你真好,我愛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