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插柳柳成蔭、偶得情婦更可心

我和倪靈能成爲情人純屬偶然。

(一)

 那年的9月中旬,我和二個朋友章杰、趙軍開車去東海縣一個開窯場的朋友哪里喝酒,到了那里就在他窯場里買好酒菜找了幾個當地的他的朋友開喝。

在回到我們城市的時侯(估計當時我那兩個朋友也喝的不少),其中一姓趙的朋友提議:“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開的車)在酒勁上頭之時也是邊邊叫好,打電話又叫上市內的一叫孫勇朋友準備上高速去徐州。

在剛要出外環時后來的那個孫勇的說:“哪個女的不是倪靈嗎?問她去不去。”

我當時還沒有醒酒,眼睛都睜不開,嘴里接著他的話囔囔著:“停車,她在哪?把她帶上!”

于是開著車子追到倪靈(當時她騎著自行車)問她去不去徐州玩。

我們其實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說是認識而已,我記憶中她當時見我們面包車突然停在她前面攔住她被嚇了一跳。她說都這麽晚了去徐州干嗎?(當時已經是下午快到4點了)。我們幾個趁著酒性說,“不算晚,從高速路去最多二、三個小時就來了!”(我們這城市離徐州大約有200里多一些)“保證不讓你回家的太晚!”等等,反正當時我們幾個是極力遊說,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意!

她當時可能是沒經過這場面,有點架不住勸說,又好像是找推辭的說:“要是去,我也得和我婆婆說一下才可以的。”

我們幾個一聽有點希望都囔囔:“那你去說一聲,我開車和你一起去,離你家遠一點等你。”

她騎著自行車我們開著車跟在她后面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鍾拐了兩個巷子,她停下車說:“前面就快到我家了,你們在這等我好了。”

我們就停車等她,她回去大約有十分鍾就出來了。

我們幾個當時真是很高興!沒想她還真的能去,就叫孫勇將副駕使的位子讓出來給她坐,他到后排來坐(當時我是坐在副駕使位子的后面)。

她上車后說:“我和我婆婆說和朋友上徐州買點東西吃晚飯時回來,你們晚上七點前能不能回得來?要是回不來我就不去了,我老公那時間就回家來的!”

我在她后面說:“這你放心肯定能在七點前回來的,從我們這里到徐州來回走高速路也不過只要二小時,我們在徐州玩個把小時就回來也不過七點鍾。晚上我還得回來有事呢!”

她說:“可得一定在七點時回得來,要不然我老公生氣就煩人了!”(她估計也是沒去過徐州,也不是了解汽車的車速)我在她身后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們幾個你看有像是壞蛋的嗎?他們幾個人要真的是長的像,我也不像啊!”(其實當時心里想,上了賊船還不知道!嘿嘿……)我跟她說話時估計其他幾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就用手偷偷來掐我。

當時一是酒喝多了神經麻木,二來也可能是酒后和女人說話,特別是心里還有那麽點想法,也就沒有覺得甚痛。后來是酒醒了才覺得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當時我是滿口的酒氣,頭伸到前排和她有話沒話的找話說,她當時被我曛得皺著眉頭,不想理我(這是她后來和我上過床閑聊時說的)。

我們的汽車上了高速去徐州離徐州市區還有四、五十里時車子發動機出了些故障。

(二)

汽車的發動機雖出了故障可還能行駛,只不過車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機強不了多少!就這二百多里跑了近兩小時,還沒到市區就已經快到六點了。

倪靈掏出手機看看時間,有些著急的說:“都到六點了還沒到市區!那得等到什麽時侯才能回得去?”

我在她身后安慰她說:“別著急,現在是你急也沒用。這里根本是不可以停車的。”

她挺無奈的歎息說:“要真是回去太晚了又得有架吵了。”

好不容易車子總算進了市區,就這不到五十里竟用了近一小時的時間。

這時倪靈的手機響了。她一看號,是她老公打來的,就跑到一邊去接電話了。我這時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偷偷的湊近她聽她接電話。我聽她不停的在解釋著什麽,可能她老公在電話中的語氣很不好,她顯得挺緊張的。她們說了有十幾分鍾才結束。

我看她要通話結束了就趕忙過去了。

她走過來和我說:“麻煩了,我老公生氣了!問我是跟誰在一起?讓我馬上回去。”

我說:“這都到飯店了,怎麽著也得吃了飯再回去。反正你回去也晚了,你老公也知道這事了,也就不在乎多晚一會了。”

她說:“那你們在這吃吧,我得租車回去了。”

我嚇唬她說:“你一個單身女人晚上坐車太不安全了!上兩天還聽說有單身女人被劫的事情發生呢!”

接著我又安慰她道:“你放心,吃過飯要是他們幾個都不回去,我也一定租車送你回去!”這時趙軍、孫勇也聽到我們的話,過來一齊安慰她,信誓旦旦的保證吃過飯很快就回去。

她勉強同意了,就和我們一起進了飯店。

酒菜上好后我們就落座,一桌就倪靈一個女性,可能是我一路和她說的話最多,讓她感到和我比較近一些吧,加上我又讓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她也沒有再好的選擇,就在我邊上坐了下來。

(三)

倪靈坐在我邊上,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煩躁。徐州的幾個朋友熱情的讓她吃喝她也只是勉強笑笑,只是端著杯子喝點飲料。

我因爲中午酒喝得太多了也是吃喝不下,除了和徐州的幾個初次見面的每人喝了兩杯,其他的時間都是在安慰倪靈,給她挾菜在她面前的盤里。

我還是頭一次距離她這麽近的細看她。

之所以認識她是因爲孫勇和她科長是同學,我們幾個和孫勇去找她科長玩過兩次,和她也就說過幾句話。當時對她也沒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覺得她長得中等偏上的水平,身材個頭還不錯,穿著打扮挺有女人味的。

那天她能和我們來徐州,一來是對我們幾個人的情況知道一些;二是因爲單位不景氣,屬于半放假,閑得沒事;還有就是那兩天正和她老公鬧了點別扭。這些都是后來我問她爲什麽敢和我們幾個上徐州她和我說的。

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薄休閑皮衣,里面是白色的套頭衫,下身是深藍色的牛仔褲。

我細看她覺得她的五官是屬于那種越看越覺得耐看的類型,不像有些女人,乍一看還不錯,可是越是細看越是覺得真不咋地。

她可能是發覺我老盯著她看,有些不自然,爲了掩飾自己吧,和我說:“你不要光顧著我了,你自己也吃呀。”

“我見你這麽愁眉苦臉的沒心情吃東西,我也吃不下了。”(當時說這話自已都覺得真是太假了)

“唉!也不知要到什麽時候才能吃好回去,我從來沒有在晚上一人在外面太晚回家的。我老公肯定氣得夠嗆!”

“不會吧?要是這樣你老公也太小心眼了!現在社會風氣都這麽開放了,女人偶爾回家晚一些問題也不會那麽嚴重吧?”(當時心里想,要是自己的老婆不知道是和哪些人在外玩得太晚回家,是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非弄明白不可。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想要求別人看老婆看松一些,自己對老婆看得緊一些。)酒喝到一半時徐州的姓張的朋友和上菜的小姐說:“妹妹,你們幾個來陪陪我們這幾個外來的朋友行不行?”

“可以啊。等一會就來。”

一會就進來了四個小姐,因爲我邊上坐著一個女人。她們都不清楚我和她是什麽關系,就沒有人在我邊上坐,都坐孫勇、趙軍三人旁邊了。

那幾個小姐坐好后自己倒好啤酒,一人點上一根煙,其中有一個長得很豐滿的問姓張的朋友:“哥哥,怎麽喝?”

姓張的說:“我們這幾個朋友都是特意來我們彭城府玩的,你們要有點特色讓他們難忘這次來我們彭城府才行!”

“那好,我先和幾個哥哥喝杯奶子酒!”

那個小姐說著就站起來一下將衣服從下撩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兩個又白又大的奶子。那小姐的奶子真的是挺豐碩的,兩個奶頭像兩粒小棗子,我只是在毛片和網上見過,從沒把玩過像她那麽大的奶子。

當時我還真是從沒在酒桌上見過這場面。那小姐是坐在趙軍身邊的,撩起衣襟后就面對面的坐到趙軍的腿上將一只奶子用手托著和他的嘴一齊,另一手端起一杯啤酒倒在自己的奶子上,啤酒順著奶頭淌下,趙軍張口含著她的奶頭像吃奶一樣將啤酒喝到肚里,並邊喝邊用手把玩她的另一只奶子。

趙軍喝完后這小姐又坐到了孫勇腿上用同樣的方法喂他喝啤酒。

我的位子在孫勇旁邊,他喝完就該輪到我了。

倪靈一開始沒弄明白。她哪里見過這陣勢。趙軍喝完了孫勇又開始了她才回過來神,臉刷的紅了,離開座位快步走出了包間。

(四)

那個小姐倒在自己奶子上的一杯酒已經被孫勇吮咂完了,可他還是左手抓住那小姐的一只奶子,口里含著另一個奶子的奶頭,用右手摟住她的腰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讓離開。

我這邊看著他們幾個身邊都有一個小姐可以邊吃喝邊上下其手,自己旁邊雖有一個女人卻是只能看不能動,心里早就急得要命。好在這個大奶子的小姐要和每人都這樣喝一杯,當我看到她的奶子就心里很是有些癢癢。

輪到我喝酒了,正好倪靈也出包間了。這小姐見倪靈沒吱聲就出去了,坐在孫勇腿上問我:“這位哥哥,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大高興了?”

“那個是不是你的馬子?”徐州姓張的朋友這時問我說。

“她不是我的馬子!是和我們幾個來玩的。”我立即回答道。

“這一路可都是你在關心她和她聊個沒完的。我們幾個加在一起還沒你一人和她說的話多!雖然不是也差不多了。你去看看她,你的酒我替喝。”孫勇這小子這時口中離開奶頭和我說。

我心里當時可是恨死這小子了。心中也是有些懊悔(早知就不和她說那麽多話了,連小姐都不往我邊上靠只能看別人又親又摸的!)。

心里雖這樣想當著衆人也沒法。唉!只好去看看倪靈,好人做到底吧!

我出了包間沒見到她在過道,是上洗手間了?

到洗手間一喊也沒有。

我就下樓到了吧台,找飯店的老板娘問道:“有沒有看到和我們一起來的女的?”

老板娘說剛剛出門了。

我一聽心里嚇了一跳!怕她一人要是真是回去了出事,趕緊出去找她。

到了門口四下看看,在離這不遠的路口處站著呢。(這個飯店離鬧市稍遠一些,又是在巷子里。她可能是找不到路)我過去問她:“你怎麽出來了?”

她當時有些生氣的說:“你們也太不像話了!那種場合我能坐得住嗎?本來還以爲你們幾個挺不錯的,怎麽都這樣!”

“我可是什麽都沒做!就在那陪你呢!”我趕緊爲自己辯解。不能沒沾到小姐還得背上黑鍋!損壞形象可是兩頭都損失!

“嗯,你比他們幾個要強一些。我要回去了,我老公剛才又打我手機了。看你們幾個是沒完了!”

看她當時執意要走,我說:“那你也得和我們說一聲啊?你等我一下,我上去催他們幾個問問再多久才能走好不好?”

“嗯,”她有些勉強的答應了。

我上包間一看:幾個人因爲倪靈出去了也放得開了,在酒桌上都和身邊的小姐又摸又掏的玩得正歡著呢。

我過去和孫勇章杰他們一說這事,章杰說:“她要現在回去就只能讓她打出租了,車子本來就出了點毛病,回去也得很晚。再說這幾個小姐剛才都談好了陪我們過夜。”

孫勇這小子接過話又說:“你就當一回雷鋒陪她一起回去吧!她和我們幾個出來的,要是真出了事就不好了!誰讓你一路纏著人家說個沒完呢?”(操!當時我心里的懊悔又增了幾分。)看他們幾個這態度也只好是我好人做到底,陪她回去了!

我陪著倪靈到了車站,正巧看到有輛送客到徐州的我們那地方的出租“昌河”,談好價兩人就上了車往回去。

我和她是坐在后排,坐下后我的左手試探性的搭在她的腰間。

她當時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有些不自然的稍稍扭了一下腰。

我當時心里想:要不是你,我這會也正和小姐歡著呢!那邊沒得玩,你這里好歹也不能輕易放過!反正是喝過酒了,要是翻臉也可以有酒遮一些。最多以后不見面!

我看手搭在她腰間她不是太反感。心里就暗想:看來還有點意思!手上就稍稍用了一點力。

倪靈這時有些不自然的磨了磨身體小聲說:“你別這樣!”

我當時心想成敗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了,退縮了還有可能被她心里笑話。

“你不知道,其實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你了!只是沒有機會向你表達!今天能有這個機會和你在一起,我要是不說出來以后肯定會后悔一輩子的!”(說這話時就是當時喝過酒了我自己都覺得有些肉麻)

“那我怎麽就從沒見你表示過你喜歡我?真是會說假話!”

“我能怎麽表示,誰讓我們沒能早認識呢!現在我們都有家庭,我不是爲你著想的嗎?要不是今天喝了點酒,打死我也說不出口的!”(我自己說的話自己都覺得太假!像是在說言情劇中的台詞)她聽了把頭轉向車窗外,顯然是不大信。

“你怎麽不信我?你看這來時一路我不都是在沒話找話的和你聊嗎!在包間有你在我身邊那些小姐我看都沒看一眼!你說要回來我立馬就租車陪你回來!他們幾個說要包小姐過夜我都沒留下!還不都因爲你嗎!難道你真沒有看出來?”

聽了我的一番辯解她好像真是有點受感動了,臉轉了過來。

我當時一見,胳膊就更加用力的摟住她的腰,把她摟向懷里。

她只是稍稍的掙了一下也就任我摟著靠在我懷里。

我當時自己都沒有想到會這麽順利,本打算是要很費一番口舌的。

當時我口中一邊說著一些贊美她的甜言蜜語(具體說的是什麽記得不是很細了)一邊摟著她腰的手慢慢滑向她的臂部,用手掌隔著她的牛仔褲摸她的屁股。

她也沒有表示什麽反對。(大概人在陌生的環境中都比較容易放縱自己)我見她沒有什麽表示反對的舉動,手慢慢的由她的屁股向上伸到她衣服里。

她的套頭衫下擺沒有掖在褲子里,這點更方便我的行動。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背部撫摸著,摸到她后背的胸罩帶時我的手指輕輕拉著那皮筋來回的彈了幾下。

左手在她背后撫摸,右手自然而然的就伸到她胸前隔著衣服揉她的奶子。

倪靈那時候頭已經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手上行動著,這邊用嘴去親她的額頭和臉頰。她當時有些被動的樣子任我親她。

我親了一會尋到了她的嘴唇。先是將她的下唇含在嘴中吮吸舐弄。不一會她也將口張開了,我的舌頭很自然的伸進她的口中去尋著她的舌頭。她也有些回應的用舌頭和我纏繞。

我的右手從她套頭衫的下擺伸進去摸到她的胸罩,將胸罩推到她的胸脯上面抓住她的右奶子揉了起來。感覺她的奶子不小,抓在手中很柔軟,奶頭有點硬。

她在我幾方面一齊動作之下呼吸有些加重,要不是被我嘴堵著,估計開車的司機就能發現。

揉著她的奶子一會我感覺更興奮了,就放開她的嘴唇,想將她的套頭衫掀起來好好看看她的奶子長得究竟是什麽樣子。她發覺了,使勁的用手往下抓住衣服的下襟不讓我得逞。

“給我看看好不好?我想吃一吃你的奶子!”當時我厚著臉皮小聲的求她。

“不行,這是車里,給司機看到太難爲情了!”她當時聲音雖小可語氣沒有商量的可能。

我哄她說:“這車雖說是我們那里的,可是司機又不認識我們!他顧著開車沒工夫看我們的。沒事的!”

“那也不行!我現在就已經是和你有點太離譜了!你坐好,我們說說話。”

她倒是立場非常堅定。

當時想在那環境下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過急了會適得其反,也就沒有再強求她。就左手伸在她衣中摟著她的腰,右手在前面的胸前撫摸揉捏她的奶子和奶頭小聲的哄她。(后來我想當時這點還是做對了,要不過后她不一定會再理我)揉了她的奶子一會,我的手伸向下面她的牛仔褲,想摸她的屄,可是牛仔褲的褲腰有點緊,手只伸到她內褲的皮筋下一些就伸不進去了,只是可以摸到她的一些陰毛,感到她的陰毛不少,還比較扎手的感覺。

我當時想解開她的褲扣能夠再往下摸摸她的屄,可是她依然是堅決不同意。

摸了一會陰毛就感覺沒意思,又重新到上面抓著她的兩個奶子輪流把玩捏弄。

在邊撫摸邊聊天中她告訴了我她的手機號也記下了我的手機號。

車子快到她家時快十二點了,我說:“你回家這麽晚,你老公會不會打你?我很擔心你!”

“我老公從來沒有動手打過我,他不敢的。不過生氣吵架是難免的了。”她說得還好像挺有自信的。(當時我心想,要是真打你也是該打)

我說:“車子不送你到家門口了,隔一段路你下車自己走回家吧。防止你老公出來等你看到。”

“這樣最好了”她也很同意這麽做。

車子快到她家時她親了我一下說:“等一會你不要下車了,明天我要是有時間就打你手機。”

(五)

倪靈下車回家后,等我再回到家已過十二點了。到家后立馬到衛生間先洗個澡。(這可是必須要注意的!回家那麽晚老婆肯定是要問的,要是被她在身上發現些什麽或是聞出點什麽味道就麻煩了。)第二天也沒接到倪靈的電話,我就琢磨她是不是爲昨晚的事后悔了。

孫勇他們三個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來,見我后三人對我吹噓昨晚三人是如何的日那幾個小姐的。那幾個小姐功夫又是怎麽樣的好。(我心知他們也就是想讓我聽后心里急得慌)不過說到后來幾個人又爲嫖資問題鬧得不可開交。原來昨晚連開房加給小姐的小費花了一千多元,都是趙軍一人出的。我心說:你們是花錢玩小姐,還不如我呢。我玩的可是良家婦女。

等到了第三天上午,還沒有接到倪靈的電話,我就對她不存什麽想法了,反正大家誰也沒欠著誰,就在我不想這事了。

中午吃過飯在家正想睡午覺時,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倪靈打來的,當時還真是有些意外。

“你在家干嘛呢?”她問我。

“正在睡午覺,可卻總是翻來覆去睡不著。”我拿話引她。

“怎麽的?是不是有什麽事啊?”果然她這樣問。

“還不是因爲這兩天老是心里想著你嗎,你說過昨天給我電話的,可是我抱著手機傻等了一整天也沒有等到,心都快碎了。”

“我那晚回家后我老公就和我大吵了一架,昨天又鬧了一天,他要我說清楚我是和哪些人去徐州的,沒時間給你電話的。”她在電話中解釋。

“現在沒事了吧?”我用非常關心的語氣問她。

“吵是不吵了,他還在生著悶氣呢,中午打電話告訴他媽說不回來吃了。”她回答說。

“那你方不方便出來?我很想見見你!”我用含情很深的聲調問她。

“嗯……好吧。我得先化化妝,半小時后你在‘蘇果’超市門口等我。”感覺她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這女人還挺有心思的,在超市見面一般熟人見到了也不會懷疑什麽的)見她答應出來見面了我有些喜出望外,趁這段時間先洗個澡刷一刷牙,然后打的到超市門口等她。

我到了不一會她就來了。

那天她穿著一身深色的套裝,里面白襯衫的衣領翻在外面,肩上挎著一個小包,顯得有一種職業女性的味道。見面后她稍有些不好意思。

我誇贊她說:“今天你真是漂亮!”

“那我平時就不算漂亮了是不是?”她有點爲難我的問我。

“我不是這意思,我是說你今天的打扮顯得特有味!我很喜歡看你的這樣打扮!好了,我們不要老是在這里站著。給你的熟人看到會不好的。我們找個地方坐一坐?”(我倒不是真心的爲她著想。是怕被我自己的熟人遇見。)

“好吧,去什麽地方?茶樓行嗎?”她答應后又提議。

“茶樓那地方可是什麽人都有!要是萬一真是遇到你熟人就不好了。我無所謂的。”(開玩笑!要是去茶樓那地方還能干什麽?真喝茶?)

“嗯……那你說去哪里?”她可能也真是想這樣。

“我們去開個房間坐一會,門一關誰也不會打擾的!”我把早已想好的地方說出來。

“去開房間?……可是得要身份證的!我沒帶。”看來她是內心有些拿不定主意。(可能是從沒在外和別人開過房間。)

“你真是什麽都不懂,現在上一般的賓館根本就不須要身份證之類的東西。走吧,在這里時間長了會被人看到的。我真的很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和你聊聊。這兩天心里想死你了!”我見她猶豫不絕,趕緊催她不讓她有過多的想法。

她在我的勸唆下半推半就的和我一起打的去了賓館。我們去的那家賓館不大,我以前也從沒去過,只是聽趙軍說過他曾帶女人在那里開過房間,地方還可以,價格也便宜。進了房間后我關上門,從里面銷好。

倪靈將小包挂在牆上的鈎子上后轉身去開電視看,我到她身后從后面摟住她的腰,將已經勃起的雞巴抵在她的屁股上。

這時她的頭轉過來說:“不要,你不是說我們要聊聊的嗎?”

我用嘴堵住她的口,吻住她,不讓她說話。(當時心想,都到了這會了還聊什麽!)因爲上次她已經被我親過摸過,所以也就沒有太掙扎就轉過身體和我吻了起來。

她口中的味道很好,看來也是在家就做過準備的。

我們的舌頭相互伸到對方的口中攪拌著,交換著雙方的唾液。

上面吻著,我的右手到她前面摸索著解開了她的外套上衣紐扣,伸到衣服里隔著襯衫和胸罩撫摸她的胸部。

(六)

倪靈的嘴被我的嘴吻住,舌頭也被我吸到了口中。

她口中發出“唔……唔……”的聲音,可能是想說什麽話,由于被我的嘴堵住了說不出來。

我邊吻著她邊用力的揉搓她的胸部,感覺雞巴硬得有些漲疼,這樣子已感到不過瘾,就攔腰將她抱起來,走到床邊將她放倒在席夢思床上用力的壓在身下。

這時倪靈終于擺脫了我的強吻,大口的呼出了一口粗氣后兩手推著我說:

“你先起來!別把我的衣服壓皺了!”

當時一時性急把這事給忘了,要是她衣服給弄得皺巴巴的回家會被發現的。

“都怪我太急動了,忘了顧你的衣服了。”我起身后賠禮道。

“你這人,不是說好來這里坐坐聊聊天的嗎?怎麽一進門就動手動腳的?像個色狼一樣!壞蛋一個!再這樣我就走了!”

“我這不是想你想得心急嗎,這兩天想你想得都快得相思病了!現在能沒有外人打擾的單獨和你在房間里你說我能不激動嗎?再說了,你就是真走了,給別人知道我們倆來開過房間別人會信我們什麽事也沒發生嗎?要是人家知道我在房里就和你只是聊聊天還不得說我腦子里進水了!”(我爲自己的行爲解釋,同時也讓她知道,什麽事沒做,出去也是說不清的。)

“你這個壞蛋打一開始就沒對我安好心!”

“常言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對你我甯願是做壞蛋。”

我口中邊和她嘻笑著說著,邊用手幫她脫下外套放在床邊的沙發上。脫下她的外套后我到她身邊用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從上面將她的白襯衫的紐扣解開了三粒。我將她的襯衫上部向兩邊扒開,露出了雪青色的胸罩,然后將她的胸罩掀到了她奶子的上面。

我終于看到她的奶子了!

倪靈的奶子雖然沒有徐州的那個小姐的大但也算是不小了,她的兩個奶子不是太挺,稍微有一些下垂,看了后有種沈甸甸的感覺。她的乳暈不大,褐紅色的奶頭長得非常有特色:像是兩個小煙囪一般,不像很多婦女的奶頭有些疙瘩,顯得很光滑,讓我看了就想吮啜。

我右手抓著她的左奶子在手中揉捏了一會,就低下頭去將她的奶頭含在口中吸裹起來。

我一邊用力的吸裹一邊用舌頭繞著她的奶頭打轉;右手伸到她屁股上輕撫她的左半個屁股;左手到前面捂住她的右奶子揉搓,並不時的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她的奶頭。

不一會倪靈就被我弄得氣喘籲籲,臉色潮紅。

我吸裹、揉捏了一會后就蹲下身來解開她的褲帶爲她脫下褲子。她下身穿的是和胸罩一樣顔色的三角內褲,看來是一套。我拉下她的三角短褲后一片濃黑的陰毛顯現在我面前。

她的陰毛真濃!最起碼在我見過的女人中是最濃的。但是陰毛很短,好像是剪過的一般。她見我盯著她的陰部看,臉紅紅的,用雙手捂住不給我看。

“你別捂著啊!讓我好好看看,怎麽這麽濃!我的屌毛就夠濃的了,和你比起來又差些了。我說那晚摸著怎麽覺得有些扎手的感覺呢!你是不是剪過?”

“嗯……我嫌太長了不衛生,夏天穿裙子也怕露出來難看,就刮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是你老公幫你刮的嗎?”我很想知道的問她。

“不是,是我自己刮的。”我越是追問她越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以后你的這毛就留我來爲你刮好不好?”

我邊說心里邊想著以后將她的陰毛刮干淨后再日她的屄會是一種什麽樣的情景。

“嗯……”她紅著臉小聲的答應了。

(七)

我蹲下來,臉剛好和倪靈的裆部平齊。撫摸了一會她的短陰毛,我慢慢的將臉湊向了她的小屄。

我的鼻子抵在她的小屄上深深的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香皂氣味中稍夾有一絲絲的騷味,這氣息讓我嗅了真是感覺心里好舒爽。

“你的屄聞起來還挺香的!”我擡臉望著面色發紅的倪靈說。

“我來時是洗過澡的。”

從她的回答中可知她和我一樣,對我們這次約會是做好先期準備工作的,看來她也是有心想紅杏出牆。

我伸出舌頭在她濃密的短毛叢下面的陰道口舔了一下,她口中“唔”的發出了一聲,就腿軟的坐在了床沿上。我看著她襯衫半解,一只奶子露在衣外,臉色潮紅,兩條白嫩豐潤的大腿微微分開,濃黑的短陰毛下顯出褐紅色的大陰唇,內心的欲火又增了幾分。

將倪靈的三角內褲脫掉后我分開了她的兩腿。她有些支持不住的向后用兩肘半撐著身體。我用兩手扒開她的大陰唇顯出了紅紅的陰道口,陰道里面的嫩肉都可以看得見,有一塊像小舌頭一般伸露在小陰唇的外面。她的小陰唇不大,不分開大陰唇還看不到,和大陰唇是一樣的褐紅色。

我看著她的紅紅的陰道,先深吸了口氣,平靜了一下欲火中燒的心情。我用手指將她的陰蒂包皮翻了上去,露出了像黃豆粒大小的粉紅的陰蒂,口靠近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舔她的陰蒂。

她口中“啊”的發出了短暫的叫聲,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我感覺到她的反應,更賣力的不但舔她的陰蒂還用嘴將她的小小的陰蒂包裹著吸吮。

“哎喲……不行……酸死我了……”她用一手輕輕的推著我的頭說。

“哎……髒不髒啊?你用舌頭伸進去!”

她大概是沒讓男人給口交過。不習慣讓我舔她。

當時我心想:不會吧?結婚那麽久了她老公就沒和她玩過這個!要沒試過那她老公也太差了!我和女人肏屄時可是喜歡什麽都嘗試的。

我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感到她里面已經很濕了,品了一下,她的淫水有點酸味。

我看她也已經動情了,就站起身子快速的脫光自己的衣服。

她看了我裸露的雞巴一眼就閉上了眼睛,顯出了一副挨肏的樣子。

我將她身上襯衫的剩余紐扣全部解開,將衣襟向兩邊掀開,使她的身體正面全部裸露出來。

她穿著衣服時還真看不出身上的肉還挺豐滿的。

我右手扶著雞巴的根部,用龜頭在她的屄口上下的磨擦,左手伸過去握住她的右奶子揉捏。

“我的屌要肏進你的屄里了!”我見她面色潮紅,閉著雙眼,胸部因喘息有些劇烈的起伏,就用粗話撩拔她,讓她的淫欲更強一些。

“這會我就是說不給你肏,你也不會同意的了。”她果然被我用話引得也說粗話了,到底是已婚的婦女。

我將龜頭對準她的小屄口,屁股用力往前一挺,雞巴很容易就插到了根部。

我的雞巴插進去后停了有幾秒鍾,屁股使勁的向前抵住她的陰部。讓雞巴和陰道的結合地方緊緊的沒有一絲縫隙,以雞巴的根部爲軸心將身體微微的上下轉動。她的陰道暖暖的包裹著我的雞巴,讓我的雞巴有一種探不到底的感覺。

“你的屄真深!肏進去覺得真舒坦!”

我邊用淫穢的語言挑逗她,邊有節奏的前后挺動著屁股肏插著她的騷屄,左手抓著她的右奶子,右手抓住她胯骨上方的腰部配合著我的肏插加力。

她的右奶子隨著我的雞巴抽插節奏上下的波動。

她的兩手伸向我前傾的身體撫摸著我的胸肌,口中發出重重的喘氣聲。

我用這姿勢在她陰道中肏了大約有五分鍾就感到有一種想射精的感覺,就將雞巴拔出來稍稍的降降溫。

倪靈感覺我的雞巴拔出去了,就睜開眼睛望我,好像是用目光在詢問我怎麽了。

我上了床壓在她身上說:“換個姿勢再肏你!”說著就去吻她。

她的臉向一邊轉過去說:“不要,你剛才親過我下面了。”

“我都不嫌你的屄髒,你自己還嫌自己的。你是不是沒嘗過自己的屄里是什麽味道?我就是得讓你嘗嘗!”

我邊笑著邊硬扳住她的臉吻了上去,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將唾液渡到她嘴里。

她這時也不嫌有什麽了,嘴含住我的舌頭吸啜著。一只手探到我的裆部捉住我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屄口,兩腿分開搭在我的腰部。我屁股向下一沈又插進她的陰道,兩手的肘部撐在她身體兩邊,上面和她親著嘴,下身一起一伏的肏著她的小屄。

我趴在她身上肏了有幾分鍾的時間就直起身體跪在床上,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大奶子,中指和食指分加緊夾住兩個奶頭用力的前后挺動。看著她未脫襯衫、胸罩滿面潮紅,口中隨著我的肏插大口的喘著氣的淫蕩模樣,再低頭看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的淫穢情形,真的是快感連連,爽透了。

因爲是在肏別人的老婆所以我特別興奮!出來時將雞巴拔到她的陰道口,肏進去時用了全身的力量。

她也是用兩手抱著我的屁股,向上擡起上半身,隨著我的插入使勁的將我的屁股拉向自己的兩腿間。

“我肏得你舒不舒坦?”我邊肏她邊盯著她的眼睛問她。

“嗯……舒坦……”她喘息著說。

“你的屄下次還給不給我的屌再肏?”我感到龜頭有些發酸,知道快要憋不住了,就邊肏她邊用淫穢的話問她助性。

“給……給你肏……”

我嘴上問著粗俗的淫語,龜頭的酸意一陣強過一陣。

“我憋不住了……屌頭太酸了……啊……”

我使勁的壓住倪靈將雞巴插在她的屄里,恨不得連兩個蛋子也一起塞進去。

“不行的……快!”倪靈雖然也是牙咬著下唇,神態沈迷,但這時感覺我要射精時卻想兩手推開我。

可是射精時我的大腦當時是處在一種空白的狀態,心里只想使勁的將雞巴能插她的陰道有多深就插多深。能插到子宮里更是巴不得的……哪里還能聽她嘴中說什麽。

我身體死命的壓著她,渾身抽搐了一陣,將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在了她的陰道里。

等我壓在她身上兩人的喘氣稍平息下來,倪靈立即將我推下她的身體起身下床進了衛生間。

我躺在床上惬意的想:屄都給我肏了還想不讓我射在里面!還真想爲你老公守住點貞操?!

過了一會倪靈從衛生間出來了。

我睜開眼睛,看到她兩腿間的陰毛濕漉漉的,好像用水沖洗過。

“我忘了告訴你不可以在我體內射精了?”上床后倪靈好像很懊惱的說。

“爲什麽不可以?是不是你只給你老公射在屄里!”我帶著一點調笑的口氣將她摟在懷里摸著她的奶子問她。

“我是怕萬一要是懷孕了就麻煩了!”她的回答讓我很意外。

“懷孕?你生過孩子沒有上環嗎?”

(現在只要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很少有不上環的。)“我老公他精液過少,是不育的,所以我就沒有上環。”她的回答又讓我很驚訝。

“那你的孩子是和誰生的?”我心想我看來最多只是她的第三個男人。

“是做的人工授精。”

是這樣。看來我的座位還是第二,前面是器械。

我摟她坐起來,幫她將襯衫和胸罩脫下來。她拉過被子將兩人的身體蓋住。

“別受涼了,男人射過精要是受了涼會生病的。”她趴在我的胸口很體貼的說。

還是已婚的女人知道心痛男人。

“看你做那事前也不讓我將襯衫脫了,你看被弄得都是褶子。”她拿過襯衫嬌嗔的怪我。

“襯衫穿在外套里看不出來的,我看你半解襯衫的淫蕩樣子就特別興奮的!肏起你的屄來更有勁!”我涎著臉對她說。

“要是我真的懷孕了你會不會和你老婆離婚和我結婚?”她的手伸向我的下面揉著我的雞巴問。

我聽了她的話心里嚇得格登一下,心想:開什麽玩笑!和我老婆離婚?怎麽可能!要是我玩一個女的就得離一次婚還不得累死啊!我老婆可比你強多了!最起碼守婦道!

心里雖這樣想嘴上卻不能這樣說。

“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離婚不單單是我和你兩個人的事,牽扯的事太多,房子、孩子這個費那個費的!像我們現在這樣多好。有時間就在一起聚聚也不用愁什麽生活問題。”

“嗯,我也是不想和我老公離婚的,他對我挺好的。家里也很有錢。我現在的生活挺舒服的!”

聽了她的話我才知道她是試探我怕我死緾她讓她離婚。(這女人真的是飽暖思淫欲的那種,還有點心計。這樣我才最放心了。)

“就是啊,你在家里有老公疼你,要是閑得無聊可以找我這個情人肏你的屄玩。”我撫摸著她的屁股又調笑她說。

“你真厲害!在我屄里肏的時間真長,肏得我挺舒服的!”她用手捋著我又已經有些發硬的雞巴說。(女人看來只要跟一個男人自願的有了性關系后,在這男人面前就說話無所顧忌了)

“我肏你屄的時間也不是太長的,屬于很正常的。”

(我從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至射精也就是十六、七分鍾,比那些色情書刊上描寫的四、五十分鍾差得多了)

“你老公平時和你肏屄時多長時間才射精?”

見她這麽稱贊我的性能力我不禁對她老公的性能力産生好奇。

“他呀,最多兩分鍾就射了。”

(原來她老公是早泄!怪不得她連口交也沒試過。想來她老公因自己性能力不行不敢招惹她。唯恐她對性上瘾了偷男人)

“你們一個月肏幾次屄?”我的手伸到她的屁股溝里用手指摳著她的小屄問她。

“剛結婚那陣子多一些,現在一個月也不過是肏一、兩次,主要是我也不想他弄我。都是他想了才肏的,花樣也沒你這麽多,就是分開我的兩腿,插進去后趴在我身上幾下就完事了,我屄里面有時還很干的。”

她說完后在我手指的摳挖下身體有了反應。低下頭用舌頭舐我的奶頭。

“以后你要是有時間就給我電話,讓我們經常肏屄,給你多一些舒坦的性享受。女人沒有正常的性生活會衰老得很快的!”和這樣的女人成爲情人的關系又不用耽心什麽后顧之憂,何樂不爲呢?

“嗯。以后你就才是我真正的男人!只要是方便,你隨時都可以肏我。”倪靈從我的胸前擡起臉用淫蕩的眼神望著我說。

在她的手掌的捋動和淫穢的言語下我的雞巴漸漸的硬了起來。

因爲剛肏完她的時間還不是很長,所以這次雖然我的雞巴已發硬了,心里也不是太急。

“你幫我舔一舔。這樣我會肏得你更舒坦的!”我想讓倪靈爲我口交。

“不嘛……我從來都沒做過這事!髒死了!”

也不知她老公是不是腦子里有問題!連口交都沒有和自己的老婆做過。真是失敗!

“男女之間的性愛是最神聖的了,有什麽可嫌的呢?我因爲心里喜歡你,我就覺得你身上的每一寸都是美好的!認爲你的屄就是最干淨、最美味的!所以我才會開心的去用口舌去品味!”爲達目的我還是要開導她。

她聽我說后,有些勉強地將嘴湊到我的雞巴上,試探般伸出舌頭,用舌尖似觸非觸地在我的龜頭上輕舔了幾下。

“寶貝,你整根含進嘴里試試看!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樣的!”

我被她用舌尖舔得雞巴更是有些硬得發漲,直想找個肉洞插進去減緩一下。

她還有些猶豫地微張著嘴,一副想含又心里抵觸的表情。

我可不給她更多的時間來想這個了,下身向上一挺,雞巴一下插進了她的口中。

“唔……唔……”她急忙想擡頭吐出來。

我見了,就用右手按住她的頭,用力地向下壓,讓雞巴插進她的口中更深一些。

她沒辦法擺脫,只好張嘴任由我的雞巴在她的口中來回地進出抽插了幾下。

由于是第一次,她眼淚都被我的雞巴頂出來了。我看看差不多了,就放開了手。倪靈掙脫后頭立即伸到床邊大聲咳嗽起來,並不住地吐著口水。

好不容易平息了,她轉過身來,用手打著我,有些生氣地說:“你怎麽這麽壞!強迫人家吃你的雞巴!”

“怎麽樣?我的雞巴味道還不錯吧?這樣以后我們倆才是真正不分彼此了。”

我摟住她,吻著她的嘴和她說。

“你看我的雞巴被你用嘴一含,已經硬了,這次你騎到我的身上來肏。”我邊說邊將倪靈拉到我的身上。

“我從來沒這樣子肏過屄呀,這下不是變成我在肏你了嗎?”倪靈騎到我身上后,屁股壓住我的雞巴,绯紅著臉,好像帶有報複的神情對我說。

“我們倆誰肏誰還不是都一樣嗎!這次給你一個翻身做主人的機會!來,套進去。”我用兩手向上托著她的屁股說。

倪靈被我一托,屁股擡起來蹲在我的雞巴上方。

我的雞巴硬得直豎豎的。我用左手托著她的右半個屁股,右手扶著雞巴的根部。

倪靈用自己的右手兩指分開自己的大陰唇,左手將我的龜頭對準陰道口后坐了下來。

我覺得雞巴被一個溫呼呼的肉洞套了進去,雖然不是很緊,但是雞巴的漲疼感沒有了,代之以一種舒暢的感覺。

倪靈將我的雞巴完全套進去后,坐在我的雞巴上,兩手按在我的胸上用屁股轉磨起來(看來這些性交的動作不用教就天生會用)。磨了一會她就用屁股一起一落地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

因爲她是蹲著的,身體有些前傾,兩只大奶子向下沈甸甸地垂著。我一邊下身配合她的套弄上挺,一邊用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奶子捏揉。

“你在我身上肏是不是感到特別舒服?你試試看,你的屄里淌的水把我的屌毛全都給弄濕了。”

“真的很舒服啊!……”倪靈聽我說后,邊上下快速的套著我的雞巴,邊低下頭看我和她的下身接合處回答。

“這樣肏,舒坦是舒坦呐……可也累死我了……”稍平息了一下后,她還帶有些氣喘地對我說。

“那這次你趴著先歇息,換我再來肏你。來,你跪著趴好,屁股撅起來。我這回用一個新姿勢肏你的屄!”

我將她擺好姿勢,兩手扶著她的屁股,雞巴對準她的陰道,跪在她的后面插了進去。

平時我就很喜歡用這個姿勢肏女人。從后面一邊肏著屄,一邊撫摸她的豐滿臀部。還不時地揉摸她的奶子。倪靈被肏得身體前后地聳動,頭埋在枕頭里,口中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我從后面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陰道里一進一出的,心里也是非常的興奮。

爲了能夠插得更深一些,我用兩手抓住她的兩瓣屁股向兩邊分開。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覺得雞巴插不到她的陰道底。我在雞巴插入時將右手的中指也一起和雞巴插進去,這樣才感覺到她的陰道有些緊,拔出時可以將她陰道口的粉紅色的嫩肉也能帶出來。我的手指和雞巴一起玩了一會,就覺得手指上滑膩膩的,就抽出手指按在她的屁眼上。

用這種姿勢性交在雞巴進出肏插的時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屁眼隨著肏插一凹一凸的樣子。因爲我的中指上沾滿了她陰道里的淫水,所以按在她的屁眼上揉著揉著,就將手指插進了倪靈的屁眼里。因爲我前后挺動抽插的動作比較劇烈,所以她對我的手指插進她屁眼里一節反應不是太敏感。

我心里真的很想將雞巴插進她的屁眼里。這倒不是因爲肏屁眼會有多爽。我以前肏過幾次女人的屁眼,感覺沒有肏屄來得舒服,主要是一種徹底占有女人身體的心理快感。不過我知道還沒到能夠和倪靈肛交的時機,她心理和生理上現在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我的手指插進她的屁眼里,隔著一層薄薄的直腸皮可以感覺到我的雞巴在她陰道中進出的頻率,感覺龜頭傳來的快感一波一波的。

由于我的手指在倪靈的屁眼里用力越來越大,她感覺到了什麽,頭從枕頭上擡起轉過來喘息著說:“不要……快抽出去……”邊和我說,邊搖擺著屁股,想讓我的手指脫出來。

這時我的快感也已到極限了。我抽出手指,兩手伸到她前面抓住她的兩個奶子,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氣撞擊著她的屁股。

倪靈也用力的向后挺動著屁股,口中有些嘶喊著說:“快……使勁……屄里癢了,癢啊……”

“啊……我要射了……”我叫了一聲,猛烈地肏了幾下,左手快速地將倪靈翻過身來躺在床上。急速地抽出雞巴,右手緊緊地握住對著她的奶子捋動,乳白色的精液直射在她的胸上,一股一股的。射完精后,我有些無力地趴在她的身上,精液擠在我們倆胸口,粘粘糊糊的。

幾分鍾后,我們起身去衛生間,相互爲對方洗了洗身體,又回到了床上。我摟著她,倚在席夢思的靠被上體息。

“你的屄怎麽這麽深!我的雞巴感覺夠不到底似的,看來你真是夠淫蕩的!”

我閉著雙眼說(射完兩次精感覺真是有點累,到底結婚后的男人沒法和結婚前相比)。

“說誰淫蕩啊?我除了和老公就今天和你肏過屄!我和我老公結婚時可還是處女的。再笑話我以后我就不理你了!“倪靈用撒嬌的口氣邊捶打我邊說。

“你老公肏屄的能力不行,屌大不大?”可能大多數的男人和已婚女人肏過屄后都會問這問題,我也不例外。

“嗯……比你的屌要粗。雖然他肏屄的時間短,可插進我的屄里我就感覺屄里很漲。”倪靈想了一下,用手輕揉著我的雞巴說。

“那你老公要是和你肏屄時能持久,你可能就不會理我了!”聽了倪靈的回答真讓我感覺很沮喪。(媽的!早知就不問了!)

“可是,雖然你的雞巴沒我老公的粗大,我就是覺得和你肏屄舒坦!以后我只給你一個人肏我的屄!連我老公我也不給肏。”她親著我的臉望著我說。

“你不能這樣對你老公的。時間長了他會發覺的。你是他老婆,還是要盡義務的。只要心里能想著我就行了。”

要真是因爲我,倪靈以后不給她老公肏她了,我心里也覺得太對不起她老公了。沒辦法,誰叫我這人心地善良呢!看來,以后我還得多開導開導她。要是她和她老公鬧離婚肯定會波及到我的。

“那我以后也盡量地少一些給他肏。三個月給他一次好不好?”

唉!聽了她的話,當時,不,直到現在我都爲她老公感到悲哀。

“這樣子不太好,只要他想肏,你就給他。反正你老公的時間也短。要是你被他肏得不過瘾可以再找我啊!”我說著手又開始在她的身上揉搓起來。

“不要再弄了!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得趁我老公回家之前回去。這幾天他回家挺早的。我順便去超市買些東西回去,他看了好不疑心。想肏留下次吧。”

現在就是她想再肏我也沒勁了…..

我們穿好衣服后,又抱著親吻了好久才分開。約好了下次的見面方法后,她先走了。我等她走后,又休息了十幾分鍾才離開。

(九)

那次和倪靈開過房后有一個多星期我沒有主動聯系她。

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后簡單的吃了點,就打算睡午覺(老婆孩子都不在家),剛躺到床上手機響了。

我一看是倪靈的號碼。

“喂!聽出我是誰了嗎?”接通后她問。

“嘿嘿……我怎麽可能聽不出來呢!是我的另外一位老婆嘛!”

我可不能讓她以爲我是忘記她了。

“你還記得我啊?我還以爲你早就把我忘了呢!怎麽這麽長時間也不給我電話?是不是不想理我了?”

從她語氣中可以聽出她對我隔這麽久不找她很是不高興。

“忘了你?怎麽可能啊!我不主動給你電話主要是怕萬一被你老公發現了就麻煩了!我這段時間心里想你想得正難受呢!這不剛聽到你的聲音屌就硬了!嘿嘿……”

“你在家干嘛呢?”倪靈聽了我的回答后說話的語氣緩和了些。

“正想睡覺呢。”

“你老婆在不在家?”

問我老婆想干什麽?

“不在家,中午接了孩子逛街去了。”

說完挺后悔的。萬一她要是提出到我家來就不大好辦了。

“我現在也是一個人在家里。公公婆婆帶小孩去喝喜酒了。我老公打電話來說中午單位來了客戶不回家來吃飯了。”原來今天她也是一人在家里。可能是發騷了!

“你來我家里吃飯,我挺想你的。”

她邀我去她家里,吃飯是假肏屄是真。我倒是心里非常想去,在她家里和她肏屄,光是地點就夠刺激的。可是我還沒有沖動到那種頭腦發熱的程度,要真是在她家里和她肏屄時被她家里的什麽人回家撞見,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小心爲好。

“我真是服你的氣了,你真是色膽包天!小生真是自愧不如。呵呵……”

雖然不敢去她家我還是調侃她。

“誰是色膽包天了!我叫你到我家來吃飯,又沒說要做別的什麽事!你心里就沒好念頭!不理你了!”

她還嘴硬。

“好了,和你開玩笑呢!今天既然中午這麽方便我們可不能浪費這時間。你出來,我請你吃飯,然后再開個房間休息好不好?”

我反正在家也是睡覺,既然她發騷了我就陪陪她。別人的老婆不肏白不肏,能多肏一次是一次。

“好啊,不過你得等我一會。我得用一些時間打扮一下。”

“我對你可是非常有耐心的,你等會還是去上次的超市。對了,你別忘了將屄洗干淨了!嘿嘿……”和她約定地點我就開始用語言撩拔她。

“討厭死了!知道了!老色狼!”她在電話中嬌嗔的說。

我起來洗潄完后想了一下。就從家中取了兩張vcd碟片裝在身上。這兩張碟片可是我收藏的衆多A片中的精品,是歐洲拍的,里面的鏡頭多,什麽口交、性交、乳交、肛交、吞精、手淫等都包括。我就是喜歡看西方拍的這些片子,給人看了感官上挺刺激的。估計倪靈多數不一定看過,讓她見識一下,能夠接受新事物。

我打“的”到超市時倪靈還沒有到,就先在超市逛了一逛。在超市的一個櫃台里我看到有刮臉的剃刀,想了一下,挑了一個“吉利”牌的買了一套,反正男人買這東西總是用得著的。

倪靈那天上身穿的是休閑的寬松式羊毛衫,粉紅色的,是對襟領的,有三顆扣子,領口開得很低,里面是一件絲質白襯衣。下身是那條去徐州時穿過的藍色牛仔褲,腳上是一雙黑色的高跟皮鞋。肩上挎了一個小包,身材顯得很高挑,看上去個頭比我還要高。

“你怎麽不在說好的地方等我?我還以爲你沒到呢?”倪靈看到我有些責怪的說。

“我早就到了,看你還沒來就去里面買了點東西。”

“買了什麽?給我看看。”

女人就是天生有好奇心。

“是等會給你用的東西,放在你包里。”我臉上帶著壞笑將刮胡刀遞給她。

“你就是這些壞心思多!死相!”倪靈接過一看心里就有些明白了我的用意,白了我一眼,小聲的嬌嗔道。

將她的“小踏板”摩托存好后,我們打“的”去了一家小飯館。那飯館我以前去過,很偏僻,遇到熟人的機率不大。我點了幾個菜,要了瓶二兩五裝的“紅星二鍋頭”。在性交前稍喝一點酒是可以延長性交的時間的,不過喝多了就疲軟了。倪靈沒喝,她讓我少點菜,說不要亂花錢。我當時就覺得這女人還真是挺好的,不像是有些女人向男人要這要那的。

吃完后我們還是去了那家賓館。

進房間后我打開電視和vcd,對她說:“剛吃過飯,休息一會,先看看碟片。”

“是什麽片子?好不好看?”倪靈看我從兜里掏出的碟片問。

“肯定是你沒有看過的!這可是我收藏的精品!今天讓你長長見識。”我故做神秘的對她說。

開始放映后我坐在沙發的扶手上,她坐在沙發上,左手摟著她的肩看電視。

不一會電視鏡頭里放出了一個白種女人和一個黑種男人性交的畫面。那個白種女人蹲在地上,黑種男人站在她面前讓她口交。白種女人握住黑種男人的特大號的陰莖又舔又裹的,還不時的將兩個陰囊含在口中舔吸。倪靈看著電視,很吃驚的表情,嘴微微張著。

“是不是從來沒看過這種片子?”我看她吃驚的模樣笑著問她。

倪靈被我問得臉色有些發紅。

“這個黑人的屌怎麽這麽大!那女人能受得了嗎?”

她看來是被那黑種男人的特大雞巴給嚇著了,還爲白種女人擔心呢。

“西方國家人種和我們東方的不同,雞巴就是很大。不過你們女人連孩子都能從屄里生出來,這黑人的雞巴比生的小孩可是要小多了,當然是沒問題的!”

我讓她看碟片就是想讓她在心理上能夠接受一些她從沒試過的新玩法,就趕緊的給她解釋。

這時畫面里開始放映黑種男人給那白種女人口交了。

因爲這片子我是早就看過無數回了,所以我主要是觀察倪靈看時的表情。

看一個女人第一次看這種片子的表情真是是一種享受,很有意思的。

不一會畫面中就開始性交了。那白種女人跪在地上,黑種男人從后面用大雞巴在她的陰道里來回的大力抽插。那個白種的女人被肏得嗷嗷淫叫,房間里充滿了電視里傳出的呻吟聲。

倪靈看著電視屏幕,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口中的喘氣隨著電視里的性交場面的激烈程度有些粗重,身體和我靠得緊緊的,右手使勁的摟住我的腰,左手隔著我的褲子抓著我的雞巴部位。

我左手摟著她肩膀,右手伸到她的胸前將她的襯衣鈕扣解開了上面的三顆,手伸到她的胸罩里輪流的揉捏她的兩個奶子。我的手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的奶頭已經發硬了。

這時電視里的鏡頭又換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勢,那白種女人騎在黑種男人的身上,將又黑又粗又長的雞巴吞進陰道里一上一下的套動著,口中更是誇張的呻吟喊叫著。

倪靈看著電視中的淫穢畫面,奶子被我大力的揉搓,口中的喘息聲更加的急促,眼中的目光都有些迷離恍惚了。

她這時可能是已經被誘發得有些受不了了,左手將我的褲鏈拉開,手伸進去將我的雞巴掏了出來,握在手中捋動著。我這時雞巴也已經是硬得像是一根鐵棍般,馬眼里都已往外滲出淫水了。

“你幫我用嘴含著舔一舔!”我用命令的口吻對她說。

這次倪靈沒有反感,只是擡頭很妩媚的看了我一下,就低下頭將我的陰莖龜頭含進口中吸裹起來,邊吸裹邊用舌頭尖舔我的馬眼,並在吸吮時不時的用左手輕揉著我的陰囊。看來碟片她是沒有白看,還真是學會了,也不像第一次那麽反感了。我享受著她的口舌服務,心里更是爲給她看這片子的做法感到高興,真是非常英明正確的做法。

鏡頭里黑種男人又讓白種女人跪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了。我知道是到了肛交的場面了,就不再讓倪靈爲我口交了,這可是到了我的計劃所在。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臉提示她看電視的屏幕。

倪靈擡起頭還有些不舍的用舌頭舐了舐嘴唇。

這時那黑種男人向白種女人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液,一手抓著白種女人的一半屁股,一手握著黑長粗大的陰莖,用龜頭在她屁眼上磨了一會,一用力,將陰莖插進了屁眼里后就像插陰道一樣抽插起來。

倪靈看得有些口都合不上了,比起剛看時的驚奇表情更有過之。

“屁眼也能日?那男人的屌那麽大,屁眼還不是要被插壞了!”

“日屁眼在西方國家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有個學名叫‘肛交’,肛交習慣后是非常舒服的!你看那女人的表情是不是被日得很舒服。”我指著那表情有些陶醉在呻吟的白種女人說。這時候就是得讓她認爲肛交是很正常的也是很舒爽的一種性享受。

“我有些難受,你幫我把衣服脫了。”

看來倪靈的情欲已經是壓抑到極限了,開始主動的暗示我了。

我扶她站起身,先將她的毛衣脫下,又解開她襯衣剩下的紐扣。本來我是想不脫她的襯衣的,我就喜歡看女人衣襟半解的模樣,女人衣襟半解、似露非露的比脫得光光的要更能催發我的情欲。

“這次不要穿襯衣了好不好?弄皺了回家一眼就能看出來了。”倪靈看我解開她的襯衣紐扣后就不脫了,而是去脫她的褲子,知道我的用意,有些哀求的和我說。

我想也不能只爲我自己就讓她真的回家后被看出些問題,那樣就麻煩了,就同意了她的要求,爲她脫去了襯衣。不過胸罩解開后我沒有爲她脫下去,而是讓它挂在她的肩上。

這段時間她的短陰毛長了不少,有些彎曲了,黑濃的一大片。連陰道口都有些被遮住了。

“這麽快屄毛就長得這麽長了!”我看著她的陰部驚歎。

“討厭死了!你又不是沒看過!還笑話人家!”倪靈被我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倪靈一邊看著電視的屏幕一邊被我玩弄著小屄。口中劇烈的喘著粗氣,伴著電視里白種女人的呻叫小聲的呻吟:“嗯……嗯……”

由于受到的性刺激過于厲害,她的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

我的手指和口舌對她的陰道摳挖、舔吸了不一會,她好像是被電視畫面中的鏡頭和現實中的愛撫刺激得實在是受不住了,就拉著我的身體讓我起來。我站起身后她就握住我挺在褲門外面的雞巴拽向她的淫屄,讓我快肏進去。

看她已經性急成那樣了,我只好先插進去肏她幾下替她止止饑渴。

我連褲子都沒有脫,就將從褲門中挺出的雞巴對準她的屄口插了進去。由于她陰道里淫水已經非常泛濫了,所以我的雞巴很容易的滑了進去。

“哎……”當我的雞巴插進她的陰道里后,倪靈長長的從口中的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呻吟。

電視鏡頭中那黑種男人的雞巴從白種女人的屁眼里抽出來又插進了她陰道中抽插肏弄起來。

我半蹲在沙發前隨著電視里黑種男人抽插白種女人陰道的節奏,兩手扒著她的陰唇,雞巴開始在倪靈的陰道里進進出出。

用這個姿勢肏了她大約有五分鍾左右,倪靈被引得有些不能自制了,兩腿架在沙發的兩邊扶手上,屁股快速的向上挺動著,兩手用力的揉著自己的大奶子。

我因爲是用手將她的陰唇向兩邊扒開用雞巴插進她陰道肏她的,所以非常清楚的可以看到隨著我的雞巴抽插進出她屄里豔紅的嫩肉一翻一陷的景像,心里也是有些壓不住的快感。

可是我的目的不是這麽快的時間就在她的陰道里射精,于是我屏住呼吸將雞巴從她陰道里拔了出來。

發覺我的雞巴從她陰道里拔出來了,倪靈有些情急,“嗯……不要拔出去嘛……快點肏進來……”

“你先別急,我們今天慢慢的玩。你先看片子等我一會。”

我要是聽她的,玩不了多久就要射精了,下面的計劃就沒法實施了。

“你去干嘛?”

“我現在先給你刮屄毛,你就這樣看片子,兩不耽誤!”

我邊說邊拿過她的小包,從里面掏出剃刀,去純淨水機里倒了些水將她的陰毛弄濕后,將剃須用的軟化液晃了晃,在她的陰毛上噴了些白色的泡沫,塗抹了一遍后刮了起來。

看著她的陰毛隨著剃刀不住的落下,我心里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倪靈這時目光也從電視屏幕上轉過來看著自己的小屄。

時間不長,我就將她的陰毛刮得干干淨淨的。

刮過毛的陰部顯得十分的白淨。

“這下將屄毛刮光了就和白虎一樣了,我嘗嘗味道怎麽樣!”

我將剃須刀放在一邊,用水洗淨她的騷屄后邊說邊將頭湊到倪靈的淫屄,用舌頭舔起她的陰道。

沒有了陰毛舔起陰部真的是方便多了,我一會將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四處頂弄舔吸,她陰道里的淫水有點酸酸鹹鹹的;一會又張口輕咬她的屄肉,由于毛已被刮得干干淨淨所以咬在嘴里感覺很嬌嫩。

“你快點再肏進來……我有點受不了啦……”

倪靈本來就是在最興奮時被我中止抽插的,刮完陰毛又經我這樣舔弄,淫欲又高漲起來。

“你自己用兩手將屄扒開給我肏!我肏時你要一直扒著不許放手!”

聽了我的話后,她兩腿向兩邊張得更大了一些,伸手用兩手的手指將自己的陰唇用力的向兩邊扒得開開的,陰道里的鮮紅粉嫩的肉芽由于興奮,向外一頂一頂的。

我向前傾著身體,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大奶子雞巴對準她的屄口插了進去。

別人的老婆屄毛刮干淨了兩手扒著自己的屄讓我肏她,那種心理上的快感真是沒法形容。

“你使勁肏我……肏死我算了……”

由于倪靈的性欲已經完全的被激發出來,又用這麽淫蕩的姿勢和我性交,她也是心理上刺激得受不了了,開始說淫穢的話了。

“嗯……嗯……癢了……”倪靈被我插得小聲呻吟。

“是哪里癢了?”我邊快速大力的撞擊她的屁股邊問她。

“是……屄里癢……嗯……嗯……使勁肏我……”她被肏的屄里發癢了,快有高潮了。

我以前肏其他女人時也是這樣的,肏她們后面的時,她們陰道都會發癢,只是感覺強弱不同。倪靈的感覺挺強的,女人看來要是性欲的閘門一打開真是沒法控制。

我也是憋得有點受不了了,兩手用力的抓住倪靈的兩瓣屁股快速的抽插著雞巴。

“啊……我要射了……”

我咬著牙,拼命的最后撞擊了幾十下,向前趴在倪靈的背上,兩手使勁抓住她的兩個奶子,將精液射進了她的騷屄里。

“啊……”倪靈也喊叫著,全身一陣顫抖,身體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了……

(十一)

我射過精后依然緊緊的抵住倪靈的屁股。將尚有硬度的雞巴盡可能最深的插在她的屄里。

倪靈的屄里肌肉由于興奮一收一縮的擠壓著我的雞巴,時間不長就將我漸漸軟下的雞巴擠出了她的小屄。

“你看,我肏你的屄里淌的水真多!我的褲子都被濕透了!”我看褲門部位像是解小便時滴撒上去一般濕了一大片,就拍著她的屁股說。

“你脫了我的衣服,自已卻又不脫。濕了真是活該!誰叫你這麽性急的!”

倪靈的喘息稍平靜一些后轉過臉來帶著一些譏笑的神情說我。

“我不是看你欲火焚身,忍受不住了才做出自我犧牲的嘛。你還不領情,真是好心沒好報。”

我說著就脫下了褲子和上衣,天氣雖然很涼爽了,但是因爲性交的動作過于激烈,有些出汗了,粘在身上有些不舒服。脫光了衣服后我將倪靈抱起來去衛生間相互洗了洗身體。

我看時間還不到兩點鍾,加上性交后感覺有些困乏就摟著她讓她陪我睡一會午覺。她怕睡的時間過長回家不好說理由,我就將手機定在四點鍾報時。

四點鍾醒來,兩人喝了些水,潄了潄口。稍清醒了一些后,我在被中一手摟著倪靈的肩背,一手揉著她的奶子,上面吻著她的嘴唇,相互將舌頭伸到對方的口中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她一手摟抱著我一手伸到我下面握住我的雞巴套弄。

親著、揉著,不一會我的雞巴漸漸硬了起來。

我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將她的大陰唇分開,右手握住雞巴用龜頭頂在她的屄口磨蹭。

“你快點肏進來啊!還磨蹭什麽!”倪靈的陰道里已濕潤了,催促我說。

“又饑渴得忍不住想挨肏了?”我嘴上取笑著她,下身向前一挺,將雞巴插進了她的屄里。

由于倪靈得早一點回家,插進去后我兩手抓著她的奶子將她的兩腿扛在肩上挺動屁股快速的插肏起來。

沒有了陰毛的阻擋,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我的雞巴進進出出她的陰道,陰道里的鮮紅嫩肉一翻一陷的淫糜景像。

“嗯……舒坦了……使勁肏我……”

我肏了大約有六、七分鍾,倪靈就有些快感了,屁股向上挺著迎合著我的肏插,呻吟著。

“好,這次我要把你的屄給肏翻過來!……爽死你!”

正當我嘴上發著狠要對她的陰道發動更爲猛烈的插肏時,倪靈的包里手機響了。

我停止了抽插的動作,倪靈也停止了呻吟和上挺,我們相互看了看。

我伸手將她的包拿給她,雞巴仍然插在她的屄里沒有拔出來。

“是我老公!你千萬可別吱聲啊!”倪靈看了來電后對我說。

“喂,我在超市買點東西……是女人用的……我馬上就回家了……好了……挂了……”挂了手機后倪靈告訴我:“他中午酒喝得有點多了,就早一點回家來了,見我不在家又懷疑我了。我得馬上回家,到超市買些衛生巾回去好讓他不懷疑。”

“好吧,這次不盡興,等下次我再好好的日你!”我使勁的快速用雞巴在她的陰道里抽插了十幾下說。

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來日方長嘛!不射精也沒什麽,正好留點力氣回家和老婆肏。老婆可是我的后院,要是起火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你這段時間有沒有給你老公肏屄?”我拔出雞巴后替她拿過衣、褲邊幫她穿邊問。

“給他肏了一次,他那次想和我肏屄,我說困了沒理他。他自已爬到我身上分開我的腿將雞巴插進去,有一分鍾的時間就射出來了。”

“你這樣對他可不大好,要是總不給他日你時間長了他更是會懷疑的。性欲得不到正常渲泄的男人時間長了會心理變態的,以后他想肏了你就給他肏。上次我不是已經和你講過了嗎?他是你老公,我不會心里有什麽的。”

嘴上勸著她,心里卻想:你要是這樣,時間長了非得鬧離婚不可!到時要真是再將我扯進去了,我可就麻煩了。

“知道了,雖然我說不和他肏屄了,可畢竟我還是他老婆,跟你從屄已經是給他戴綠帽子了,要真是不給他肏心里就更是覺得對不起他了。”

聽到倪靈的話,我心里才算是有些放心。

“好了,我先走了。你歇會再走,有時間我給你電話。”倪靈穿好衣服化好妝,摟著我的脖子吻了吻我的嘴唇,摸了摸我半硬的雞巴說。

“記住,想給我電話時用公用的電話,不要用你家的電話和你的手機。你老公要是懷疑,那樣會被查出來的。”她臨出門時我想起來又特別叮囑她。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可是古訓!

(十二)

在后來的近兩個月的時間里我和倪靈又幽會了有十二、三次,只要是我會的和知道的性交姿勢和方法都和她做過了,可她的屁眼在這之間只是又被我日了一次並在她屁眼里射精。我對肛交的性趣不是很大,占有了她的屁眼這塊處女地我心里就滿足了。她對我肏屁眼也是從心理上不習慣。

每次都是倪靈約我,我從來都沒有主動給過她電話約她出來。一是因爲我不知她什麽時間方便。二是我不想讓她認爲我對她看得有多重要,離不開她了。

可是她好像是對性交上瘾了,在近兩個月的時間頻繁的打電話約我,讓我從體力和經濟上都感到有些吃緊。我可不像有些情色作品中的男主人公,在性能力上個個都是超人。在家中和老婆的性事還得像平常一樣,最起碼不能差得太多。

女人在這方面是非常的敏感的。這樣除了老婆和她,我基本上沒有時間和精力再想別的女人了,讓我真是心有不甘。

經濟上吃緊是因爲每次約會吃飯、開房間都是我付的賬,次數多了加在一起也是一筆不少的錢。她有時主動的要付賬我是堅決不同意。這是原則問題:我向來看不起吃軟飯的男人。再者如果和一個女人有了婚外的性關系,金錢方面要是糾纏不清以后要是想分手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煩。

再到后來,倪靈約我,其中有幾次都被我找了一些借口推脫了。(對于有性關系的女人你不能突然一下就不理會她,那樣她心里會産生一些想法的。女人要是想不開可是什麽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這也是婚外情的一個隱患所在,處理得不好會出問題的。)因爲這些約會中性交的過程和情景和前幾次沒有什麽大的不同,在這我就不多浪費文字了。

兩個月前的那次約會有些不同。那天下午倪靈打我的手機:“喂!是我…我現在公司里……這破公司!半死不活的!……就我自已在科里……其他人有的沒來,來的也去別的科里打牌玩了……我想你了……你來我們公司找我好不好?”

“那好吧,你等我啊……先親你一下……嗯……一會見!”

她是在單位閑得慌了,想讓我去她們公司。我倒是真的想去,要是能在她辦公室和她肏屄一定是刺激。可是大白天的,她們公司再怎麽不景氣也是有人上班的,而且還是閑轉的人多,萬一碰上了那可就是白費我的苦心了。雖然平時很向往情色文章中那些辦公室的性愛,也非常的想嘗試,可是爲了安全還是忍忍吧!

她那天騎了輛“捷安特”女式自行車,穿的是一身藍黑色的西服套裝,里面是白色帶藍條的襯衣,襯衣的衣領翻在外面,打扮得像個白領。

見面后我和她說:“我們去逛逛吧?”

“到哪里去?街上的熟人太多了。”

她和我一樣也是最怕遇見熟人了。現在的人,個個都成精了!對男女之事看得可明白了。這城市太小,放個屁全城市有一半人能聽見。

“我們去郊區田野,那里人煙少。怎麽樣?”我向她提了建議。

“……好吧,你在前面騎車先走,我跟著你。”倪靈想了一下就同意了。

在到城郊時她追上了我和我並排行走。

“嗨!前面有家旅館,進去吧?”倪靈指著前面路邊的一家小旅館說。

“我今天身上沒有錢。去不起了!”我不想去。

“我有錢啊!我們去吧?”她看著我,語氣都有些求我的意思了。

“說什麽呢?我不說過了嗎!你有錢是你的,和我在一起是不要你花錢的!

我要是有錢呢我們就玩得好一些,沒錢呢你也得將就我一些!要你花錢可是傷我自尊的!再說,每次都去賓館那地方,時間長了沒意思了!”

“那你有什麽好的地方去?”倪靈見我不去旅館有些失望的問我。

“什麽地方?這次我們去郊外的田間,那里一般沒有人。我們肏次野屄!怎麽樣?嘿嘿……”我帶著一臉的壞笑說。

“你就是這些稀奇古怪的主意多!”她嬌媚的瞅了我一眼。

到郊區農村的田地里我和她轉悠了好長時間也沒找到一塊沒人的地點。我們中國的人真是太多了!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條小河的河堤上樹木很茂盛,四周也看不到有人家,當時也轉得有些累了,想過去坐下休息。到了河堤一看,並不是沒有人家,在距離我們站的地方三十米左右有一個小屋,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在小屋前面刨一塊小菜地,由于樹遮擋了視線,看得不是很清楚。

“累死了!不走了,就坐在這里歇一會吧?”倪靈有點累了,停好車子一屁股坐在河堤的草地上說。

“看來也只有這地方算是人最少了,就這里吧。”我將車子停好坐到她的旁邊。

“親親我!”她倚靠到我的懷里,用兩臂摟住我的脖子,擡起臉半閉上眼睛微張著雙唇說。

我擡頭看了看那個老頭,他好像沒有注意我們這邊。我低下頭將她的嘴唇吸在口中,並將舌頭伸到她口腔里給她吮吸。她的舌頭和我的舌頭纏繞著,貪婪的吞咽著我的唾液。我和倪靈的親吻越來越熱烈,她的鼻息也越來越粗重。

我上面唇舌忙著和倪靈親吻,右手摟著她的腰,左手伸進她的西服領內解開她襯衣的上面二粒紐扣,手掌插進胸罩里揉捏她的兩個奶子和奶頭。她的奶頭已經有些發硬了。

倪靈被我又親又揉的,時間不長就有些忍受不住了,她的口擺脫我的舌頭大口的喘著粗氣。

“我有些……受不了……想挨你肏了……”她用滿含情欲的眼睛看著我小聲說。

“我也是很想現在就肏你小屄!你先起來!”

因爲是在野外河堤邊,我的心情也是很受這異樣的環境刺激,性欲勃發。

我看了看小屋那邊的老頭。那老頭還在刨著地,沒有看我們這邊。

我將倪靈拉起來到一顆比較粗一點的樹后,那樹能夠多擋住一些老頭的視線,如果他往這邊看的話。

我將倪靈的身體抵壓在樹干上,解開她的西服紐扣,將里面襯衣的扣子又多解開兩粒,就這樣讓她敞著衣襟,將她的胸罩撸到她的兩個奶子上方,低下頭去含住她的右奶子的奶頭吸啜。左臂摟著她右手抓著她的左奶子揉搓。

倪靈氣喘噓噓的用右手將我的頭抱著壓在奶子上,左手探到我的胯間隔著褲子揉摸我的雞巴。

“快點肏我吧……我難受……”

這種環境讓倪靈本來就蕩漾的情欲更加泛濫。

“是什麽地方難受……”我吐出口中的奶頭挑逗她說。

“……是屄里難受……快肏我吧……受不了……了……”

我看她臉色漲紅,知道她是情欲勃發到一定時侯了。我右手松開她的左奶子伸到她的腰上去解她的褲帶,可是一只手解起來不方便,她揉摸我雞巴的左手立即縮過來協助我將她自已的褲帶松開。我右手拉開她的西褲前面的拉鏈后就插進她的內褲里並起食中兩根手指摳挖她的屄口。

倪靈的陰道里的淫水真可用泥濘來形容。

在我摳挖她小屄的時候她兩手將我的褲帶給松開了,左手伸進去握住我已經堅硬勃起的雞巴捋著。

我本來就硬得有些發疼的雞巴被她捋得更加受不了了。

“你兩腿分開……我來肏你……”

我將手指從她的陰道里抽出來,兩手幫她將她的西褲向下連同內褲一起褪到她屁股下面部位。她也忙著將我的內褲在褲子里向下拉到大腿部位,使我的雞巴挺立在褲門外面。我伸頭看小屋的方向,老頭已經不在那了,可能回小屋里了,也不知是不是發現我們的動作后故意回避的(管不了這麽多了,反正他也不會認識我們的)。

倪靈身體靠在樹干上,西褲半褪到陰部下方,上身的衣襟向兩邊半遮半掩的分開著,兩腿稍分開,踮著腳尖使勁的將小屄向前挺。我稍蹲下了一點,兩手抱著她的屁股將發硬的雞巴對準她的小屄,她用右手捉住我的雞巴幫我對準她自已的屄縫,“好了……肏進來!”她握著我的雞巴用龜頭在自已的屄口上下擦了幾下說。

我向前一挺,雞巴插進了她的騷屄里。

由于是面對面的站立著,兩人的褲子又只是稍向下褪了褪,腿分開得不是很大,所以肏起來不是很方便。雞巴只能插進去一半。她陰道里淫水很多,抽插起來很容易。

“怎麽樣,這樣挨肏你舒不舒坦?”我邊向前挺動屁股邊問她的感受。

“這樣肏……真舒坦……”倪靈也是一邊向前挺著屁股,一邊喘著粗氣回答我。

“這就是環境的刺激……雖然沒有在床上方便……可是肏屄時的心理是沒法和這比的……”

“那老頭……會不會看到……我們……”她挨肏時還沒忘記在不遠處有人。

“老頭不在那里了……看到也沒有什麽,反正又不認識……以后我們也不會再來這里了。”我邊肏她邊讓她放心。

“這樣肏……有點太淺了……還有些累……”

用這姿勢抽插了有五六分鍾,倪靈感覺被肏得還不夠過瘾。

“你轉過去,扶著樹,把屁股撅起來,我從后面肏你。這樣能插進屄里深一些。”我抽出雞巴拍拍她的屁股對她說。

倪靈聽我說后,就轉過身體彎下腰兩手扶住樹干將屁股撅起來。

我在她屁股后面將雞巴插進她的屄里后,兩手抓住她的兩瓣豐潤的屁股用力的快速抽插,每一下都力爭肏的她的陰道更深一些。因爲畢竟是在光天化日的河堤邊,要是突然有人來了就會很狼狽的。

“嗯……嗯……舒坦啊……受不了……了……使勁肏吧……嗯……”

才肏了不到五分鍾倪靈就好像要到高潮了。可能這環境給她的刺激太大了,高潮來得也快,可又不敢太大聲呻吟,只好小聲的哼著。

“我也要……快了……”

由于我是第一次在野外這樣的地點和女人性交,快感來得也是異常的強烈。

看她達到了高潮我也是無法忍住了,狂猛的向前挺動了幾十下,也顧不上小腹和她的屁股撞擊的“啪、啪”聲響會被老頭聽見了。

“……哎……射了……”

在快感到達極點將要射精的一刹間,我將雞巴從她的淫屄中拔了出來,對準她的豐碩肉感的屁股。用右手快速大力的撸套著,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龜頭的馬眼射出打在她的屁眼和陰道之間。

射完精后稍微的喘息了一下,剛從性興奮中清醒過就看到有兩個人從遠處向這方向走來。我和倪靈急忙各自提上褲子,她有些慌亂的掩扣好襯衣和外套,兩人騎上車子趕緊走人。

倪靈慌忙間連我射在她屁股間的精液都沒顧得上擦拭,回程的路上直抱怨屁股和兩腿間粘粘乎乎的不舒服。不過對那次性交的快感滋味她到現在還有時不忘,畢竟在那種環境肏屄太刺激了。

我和這不經意得到的情人,感情逐日加深,我們的故事還在繼續著……

(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