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獻妻之火車受辱

旅遊獻妻之火車受辱

作者:飄缈清風

上次去旅遊時在一家旅館中,老婆被老闆和他的兒子幹翻了。臨走的時候,老婆還被老闆的兒子帶了一幫小夥子大鍋炒了一下。說句實話,看著滿身是精液的老婆,我的雞巴當時就跟棍子似的。等那些小夥子走後,我也狠狠的幹了妻子一炮。

只不過,那一次玩的有些過活,妻子的小屄腫了近一個星期才好。期間,我的欲望完全是靠妻子的小嘴解決的。後來,我和妻子又去了幾次,可老闆卻有些貪心不足,竟然想讓我的妻子做妓,我自然不幹。

怎麼說?我只是想淩辱一下妻子,可不想靠妻子的身體賺錢。收了錢,我不成了龜公加拉皮條的了?

不過,回家後我卻發現,妻子的性欲似乎給開發出來了,我的家夥居然有些滿足不了她了!

這天回家後,我發現妻子的房間裏有女子的呻吟聲,進去一看,原來妻子正用她可愛的小手扣弄自己的小穴。我趕緊脫光衣服,趴在老婆的胯下幫她舔,然後用手指先幫她搞到高潮,再用已經硬起來的家夥,使勁操弄她,讓她持續高潮。不然,她還是欲求不滿。

搞了有半個小時,老婆才從滿足中回過神來,看著一臉笑意的我,老婆十分不好意思。畢竟手淫被自己的丈夫撞見了,也不算什麼長臉的事。

「老婆,要不我帶你出去找人解解癢?」看著滿臉潮紅的妻子,我突然想起被老闆父子帶著射的滿臉精液的妻子,剛射過的小弟弟又抬起了頭。

「不要!」老婆用手撫弄著我的雞巴道:「我老公這麼厲害,這不又可以弄了麼?」說完她一口含住我的雞巴套弄了起來!

提槍上馬,又和老婆做了一次後,我抱著老婆笑道:「剛才是想到了你在旅店讓老闆他們輪姦的樣子,那時候你真美!」

老婆掐了我一把道:「你真變態,老婆被人玩了,你還開心。不過,當時我被藥倒了,只當搞我的是你!」

「老婆,我還想讓你被人搞!」我看著老婆笑道:「不過,想看著你清醒著被搞!」

「我不是說過不要了麼?」老婆有點生氣道:「你就不怕我被被人搞上癮,跟別人跑了?」

「怕!」我笑道:「這漂亮聽話的老婆,要是跑了,我豈不要哭死?」

「那你還……」

「搞你的人由我來選,我只找那些大雞吧的人,卻不找帥哥!」我笑道:「若是這樣你還跟別人跑了,我也認了!」

「老公…我!」老婆急了,張口結舌,不知道想說什麼。

我用嘴巴堵住老婆的櫻桃小口道:「你是我的老婆,無論你的身體多髒,我都不會嫌棄你。當然,這髒水要是我潑的,就像上次在旅店一樣!」

「嗯!」老婆躲進我的懷裏道:「我愛你,老公!」

「我也是!」摸著嬌妻的身體,我和她相擁進入夢鄉。

第二天,我到公司去上班。老闆拿出一份檔,讓我去外地簽。當然,老闆給我的是優差,簽合約兼旅遊,還能帶夫人前去。公費旅遊,不去是傻瓜。

回到家,帶著老婆整理好行李,便出發了,火車上倒是沒有多少人。看著空曠的車廂,我和老婆不停的親熱著。當然,旁邊的人看著就不爽了。任何一個男人看見旁邊有一個男人在和美女親熱也不會開心,妒忌嘛!

摸摸親親,老婆居然被我玩出火來。她輕輕在我耳邊道:「老公,我想要了怎麼辦?」

火車上想做這事,當然是廁所了。轟隆隆的轟鳴聲,就算叫聲大點也聽不見。除非有人把耳朵貼在門上。看看時間,已經接近一點,很多人都睡了。我帶著老婆進入狹小的廁所,老婆立刻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舔硬了就插進自己的小穴,根本不用我動!

享受著老婆的服務,我邪念又起。悄悄把廁所門打開一道縫隙,只見一個老頭竟然趴在門上偷聽!看見門開,居然下了一跳。老頭剛要出聲,我趕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老頭立刻就明白了。他一邊看,一邊掏出了自己的家夥,打起了手槍。

老婆的小穴非常的緊湊,自從上次被人輪姦過,我每次都要做足了前戲才能滿足她。今天,她迫不及待的讓我插入,她還沒高潮,我就射了!老婆哼道:「老公,我還要,快點!」

我趕緊一邊用手指插老婆的陰道,一邊用手撥弄自己的雞巴。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坐火車累了,居然翹不起來!突然,我看見老頭的大雞吧好像一根棍子翹在門口,再看看老婆已經欲火失神,於是我輕輕的轉了一下身子,讓老婆的屁股對著廁所門。

然後我就退了出去,而我的手指一離開老婆的小穴,老婆竟然自己用手扣了起來,還哼哼道:「老公,我要,快點!」

我推了一把發愣的老頭,他驚訝的看了我一眼,而見我十分堅定的一點頭,老頭便跨進一步,他的大雞吧好像長槍一樣刺進老婆粉嫩的小穴。老婆似乎十分滿意的哼了一聲道:「好大,老公你好厲害!」

老頭的確很厲害,他整整幹了二十分鐘。老婆的下身被他幹出了白沫,人也軟了下去。突然,老頭在我耳邊道:「小哥,我要射了!」

說完,老頭就要拔出雞巴,可是老婆還沒有高潮,我一咬牙在老頭耳邊說:「你若是能把她幹上高潮,就射裏面吧!」

老頭驚訝的看著我都忘記動了,我老婆卻立刻開始抗議,我猛瞪了他一眼,他反應了過來,於是使勁的操弄起來。突然,老頭把頭一昂,張嘴就要出聲,我猛捂住他的嘴,若是讓發出聲音,且不說會被老婆發現,就說被別的乘客發現也很麻煩!

老頭和老婆同時高潮了,老婆癱軟的身體,一下趴在水池上,而老頭插入的雞巴下的兩顆蛋子在不停的收縮,等他拔出雞巴,從老婆的小穴中,居然留出了好多。老頭爽完,自然要退出來。他剛一鬆手,老婆就要跌倒。我趕緊扶住老婆,並關上廁所門。

高潮後的老婆還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丈夫送給別人玩了一次。高潮的餘韻,讓老婆趴在水池上喘息,老頭的精液順著老婆的大腿向下滴。我輕輕一按老婆的小腹,想不到老頭居然有那麼多精液,一包餐巾紙才勉強擦乾淨。

看著老婆充血的小穴,粉嫩中帶有一絲紅腫,而紅肉中滴下白白的精水。我本來翹不起來的雞巴,突然間樹立了雄風,狠狠的插了進去。

還在高潮的老婆,突然感覺到下身的充實,竟然又開始配合,直到我和老婆再次洩身,我才將老婆收拾乾淨,抱著她走出廁所。

當然,老婆的內褲和內衣,都被我拿來擦她的身體了。因為我身上已經沒有餐巾紙了!

抱著老婆走出廁所,那個老頭還沒有走。我笑著向他點點頭,便抱著老婆回座位了。沒想到老頭居然跟來了!看的出來,老頭是沖著老婆來的。因為老婆的內衣都脫了,只剩下一件風衣罩著,裏面什麼都沒穿。

當我把老婆放在座位上躺下,透過風衣,隱約見,居然能看見老婆的無毛小穴。不過,幹都讓老頭幹了,看看有什麼不可以!

老婆因為被幹了,渾身精疲力盡,我也因為洩了兩次,給老婆墊好衣服,便靠在座位上睡著了。

朦朧間,我感覺有人拿東西往我嘴裏塞,猛一睜眼,只見一個青年拿著好像藥片的東西在喂我,而那個幹過我老婆的老頭竟然把我老婆的風衣給脫了!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婦,居然全身赤裸的躺在火車的一個座位上,還有一個老頭在她身上不停的摸扣!

「你們在幹什麼!」我趕緊問道:「這是什麼藥!」

「那是安眠藥!」老頭笑道:「你老婆真漂亮,所以我就叫一個工友來幫忙!放心,你讓我幹了她一次,我不會害你的!你老婆我也下了藥,現在無論怎麼弄她,她都不會醒!本來不想讓你知道,不過你現在醒了,若是不想讓我們搞,那就算了!」

其實老頭知道,我一定會讓他們搞的,所以以退為進。我搖搖頭道:「搞吧!不過…」

「放心,我在前面已經讓人看著了!而且這節車廂已經空了,而到下一站上人還有四個多小時!」老頭笑道:「先說好,在這節車廂我們可有五個人,而且家夥都不下於我,也有很長時間沒搞女人了,所以…」

老頭這哪是在請求,明明是在威脅我。看著老婆因為吃藥而變紅的臉,我猶豫不決,又過了一會,應該是老頭下的藥起了作用,只見老婆淫性開始發作。

「搞吧!」我無奈的揮揮手道:「不過,你們要注意點,別搞傷了她!」

「放心,你在旁邊老實看著,若是礙事,別怪我!」老頭說完便不再理我,他搬開老婆的雙腿,也不嫌剛才幹過的小穴肮髒,就用嘴巴舔了起來,或許他給老婆處理過了!

老婆下身一受刺激,立刻伸出雙手保住老頭的腦袋,而剛才給我喂藥的青年,也掏出家夥通入老婆的小嘴。青年的雞巴果然如老頭所說,與他不相上下,那粗黑的肉滾,有點像老外的家夥了!真不知道這雪白的小夥,為何有如此巨大的黑屌。

兩個人正在分享我老婆,前面走來一個光頭壯漢。他笑道:「你們也不等老子就享受起來了!嗯,這哥們怎麼沒把他搞暈?看見我的臉多麻煩!」

「放心!」老頭笑道:「這婊子是這哥們的相好,這哥們同意我們搞她。只要不傷、不死,這段時間,我們隨便玩,他幫我們兜著。不過,這妞不知道!」

「這樣最好!」光頭笑著走向我的老婆,開始玩弄起她潔白的乳房,揉了幾下覺得不過癮,又湊上去狠狠的親舔了一會。

他看了我一眼,把褲子一脫,一根比老頭和青年還大的家夥露了出來,我都懷疑,他們是不是大雞吧聯盟,三個人居然一個比一個大!

光頭笑道:「老家夥,舔的怎麼樣了?」

「才搞過沒多久!」老頭笑道:「現在應該可以了!」

「誰先來?」光頭看著兩人!

「自然是你先請!」老頭和青年似乎有些怕這個光頭。

光頭讓老頭和青年把我老婆抬上火車用餐的桌子,後背靠在玻璃上。我趕緊拿起衣服,給老婆墊上,光頭有些驚訝的問道:「你還挺關心這婊子的!剛才你怎麼捨得讓老頭弄她?」

「我喜歡看別人弄她!」我不好意思的說:「她是我老婆,你們愛惜點玩,好麼?」

「原來!還是人妻啊!」光頭笑道:「你讓幾個男人玩過她?」

「四、五個吧!不過都是小孩子,只有一個成年男人!」我笑道:「沒有一個比你們的家夥大!」

「那是自然!」老婆已經被老頭放在桌上,小屄正放在桌子邊緣,兩腿卻M型搬開,和小穴成一條直線。光頭回了我一句後,用手猛搓了兩下雞巴,一使勁便插進老婆的小穴,直到沒根。而老婆被插,本能的向後縮,卻被青年和老頭頂住了屁股!

光頭的雞巴一到底,老婆猛一仰頭發出了一聲慘叫。我仔細一看,光頭的雞巴竟然之剩兩個比鵝蛋還大的卵子在外面,那好像短棍的粗屌,竟然一絲不剩,他和我老婆的胯部緊緊貼在一起。光頭一點不嫌棄的親住老婆的小嘴,雙手揉著老婆的乳房。

老婆受刺激而要合並的雙腿,卻被老頭和抓著,只能保持原樣。老婆可愛的腳趾已經蜷在一起,雪白的身體,還是泛紅。

光頭就這樣親著我的老婆,猛然,他把屁股往後一抽,那粗大的巨屌帶著一絲淫水從我老婆下身出來,我老婆還沒反應過來,他又猛插進去,而老婆的小腹很明顯的鼓起、凹下,我知道,光頭插進了老婆的子宮。

「兄弟,來幫個忙!」老頭看我盯著光頭操我老婆便對我笑道:「你搬著你老婆的腿,這樣看的更清楚!」

我看了光頭一眼,他笑道:「你要願意就當不認識這婊子,我們玩完,你再當她是你老婆!」我想了想,既然都玩了,就玩的盡興點,反著就兩三個小時,上次在旅館,老婆可是整整被姦淫了十幾個鐘頭!

光頭見我真幫他搬開我老婆的腿,他更興奮了!好像打樁一樣,一下接一下的幹進我老婆的小穴,帶著白沫和淫水,我就聽見「噗哧~噗哧~」的聲音。

幹了有十幾分鐘,光頭突然拔出了他的雞巴,老婆的小穴已經被他幹成一個圓洞。本來我只看到光頭的雞巴大,沒想到在眼前一比,竟然有嬰兒手臂粗細,近四十釐米長,黝黑中帶著水光。

「媽的!都快射了!」光頭笑罵道:「你們誰來?」

「老頭幹過了,換我來!」青年把他翹了半天的雞巴刺進了老婆的小穴,而光頭則實在一旁看著,老頭和我一人拉著老婆的一條腿。

「這女人真他媽極品!」青年一邊幹一邊笑道:「平時被光頭幹過的女人,我插著都鬆,可今天這婊子,真緊!」

這是我老婆小穴的一個特性,怎麼搞都不會鬆,至於會不會黑,暫時還不知道,希望不會吧!

看著老婆被人幹的小穴,我的雞巴也漲了起來,忍受不了的我,竟然在老婆的大腿根部開始一直舔到老婆的嫩腳趾,光頭看見我這樣,便拉開了青年,露出老婆紅腫的小屄道:「我們還沒射精,你可以先舔一舔!」

我看著老婆的小穴一陣興奮,不顧剛才還有別人的雞巴在裏面享受,便仔細的舔了起來!這時候,突然轟隆一聲,火車停了!

光頭等人和我面面相覷,廣播裏傳來道:「尊敬的乘客朋友,火車出現緊急情況,估計要停下三個小時,帶來的不便,還請諸位見諒。」

「天意!」老頭對我笑道:「本來兩三個小時只夠我們幾個人射一次的。沒想到…」

老頭又拿出一片藥塞進我老婆嘴裏道:「本來正常劑量絕對能讓我們爽,可我擔心時間不夠,就減輕了藥量。小哥放心,這藥可是好藥,不會傷著你老婆的!」

我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剛才火車突然停下,我的精液已經射在褲頭裏了!

光頭看我不添了,便拉開了我。而老婆由於藥量足了,開始發春。光頭再次把雞巴刺進我老婆的小穴,然後把我老婆抱起來,一邊走一邊幹,還不停親吻著我的老婆。

突然,光頭問道:「她的屁眼你幹沒幹過?」

我點點頭,青年立刻明白了光頭的意思,挺著雞巴就插進老婆的屁眼。兩個人一前一後,十分有規律的抽插,而老婆仰著頭靠在青年的肩膀上,張著嘴喘著粗氣,嘴角還留下了口水。

那樣子真的很無助,卻十分美麗動人!就在兩人幹我老婆的時候,老頭已經把看著火車兩頭的男人找來了。這兩個男人一高一瘦,很明顯是農民工!他們哪看過我老婆這麼漂亮的女人,脫下褲子就拿起我老婆的小腳,在雞巴上蹭。

「嗯!」突然我老婆嬌哼了一聲,原來是青年射了!

老頭趕緊接過,連精液都沒讓滴下,就插進了我老婆的屁眼。光頭很持久,他插在我老婆屄裏整整半個小時才射!而且他是頂著我老婆小屄射的,精液全射進了子宮!射完,光頭就坐到一邊休息了,而那兩個民工便接手了我老婆。

看著除了光頭以外四個人輪姦我老婆,還把精液到處噴,我也掏出了雞巴,猛打手槍。

過了一會,我感覺有些累便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來,天已經亮了。可是火車還沒有動。聽著旁邊哼哧哼哧的聲音,只見老婆還在被人幹著~~

可是!幹我老婆的人竟然不是光頭五人中的任何一個,而且是三個人夾著我老婆幹,屁眼、小屄、嘴巴各含一根雞巴。看著那身上、頭上、臉上都是精液的老婆,乳房和身體上還有牙印和手印,屁眼和小穴全部紅腫,小腹就好像懷孕一樣隆起,我不由一陣心疼。

我剛想上前阻止,光頭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道:「你睡醒了?火車還要停一會!」

「你們不是只有五個人麼?」我怒指著那三個不熟悉的人問道:「他們是誰?」

「嫖客!」光頭依舊沒穿衣服,一根碩大的雞巴掛在胯下!他笑道:「昨天夜裏三點開始,火車停了。好像是哪裏壞了。到現在已經停了七、八個小時。

天亮後,有些無聊的乘客看見我們在幹你老婆就想加入。所以我讓他們每人出一百塊就能挑選你老婆一個洞幹!現在快一萬塊了吧!」

「你!」我大怒道:「我老婆不是妓女!」

「沒人說你老婆是妓女!她是精壺、母狗嘛!」光頭拍拍我道:「一會給你看一個精彩的!」

這時候,昨天和光頭在一起的老頭等五個人牽著七、八條野狗上來了!

「你們想幹什麼?」我想要阻止,可是有人壓住了我。

光頭笑道:「這三個是最後願意出錢幹你老婆的,她太髒了!所以大家都建議,找點她的同類和她做!你看那幾條狗,都喂了春藥!」果然,那七、八條狗的胯下,都刺出一根鮮紅的陽根,還在滴著水!

「求求你!別這樣!」我哀求道:「你們玩玩就算了,何必這麼過分呢!」

「那可不行,大家都等著欣賞呢!」光頭眼睛一轉道:「若是你能滿足我一個條件,那我就只讓你老婆和這幾條狗做!」

「你說!」為了老婆,我豁出去了!再說了,若不是我把老婆給老頭幹,她也不會被搞成這樣。

「我們還沒玩爽,你要是用嘴把我們的精液吸出來,就放過你老婆!」光頭坐下亮出自己的大屌道:「就我們三個,那兩個沒資格,他們要伺候你老婆!」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老婆已經被第一隻野狗上了,從別的車廂趕來的乘客,看著我老婆迎合野狗,很多人拿出手機在拍。

「再不舔,我讓人把你老婆的臉弄出來讓別人拍!」光頭惡狠狠的說:「昨天晚上,我們也弄了一份給你做禮物,你若是再不做,我就把那些東西發到網上!」看著老婆下身被野狗插著,嘴裏還喊著一條狗鞭,我無奈的跪在了光頭的前面,為他們舔起了雞巴。

火車終於開始動了!到了下一站,光頭等人都下車了,臨走他們給了我一個東西。我抱起滿身精液的老婆,聞著她身上的精臭味,竟然有些興奮,而旁邊的乘客指著我和老婆在說什麼。到了目的地,我趕緊找了一家賓館把老婆洗乾淨。

看著老婆身上的被人輪姦的痕跡,我的雞巴竟然硬的發疼。拿出光頭留給我的東西,原來是記錄我老婆一夜被幹的光盤。放入手提電腦,看著老婆被人淩虐的嬌態,我掏出雞巴,將精液放了出來。

然後抱著才洗乾淨還殘留著精液氣味的老婆不停的舔弄,包括她紅腫的小穴和屁眼,心中卻產生了再淩辱她的想法。

不過!我卻不知道,老婆在火車上的藥效,在我沒醒來就過去了!她是自願被光頭玩的,就連拍下來的主意,也是老婆出的。

只是老婆沒想到,光頭居然又給她下藥,還拿她的身體賺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