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被害人林曉萌

晚上九點,新上海國際大廈。

林曉萌疲倦的走出寫字樓的自動門,迎面一陣早春的暖風襲來,吹在她的臉

上十分舒服。她站在門口傲慢的看了看身邊走過的幾個同樣加班剛出來的男女白

領……這群人見到她都不約而同的用略帶谄媚的口吻跟她打招呼:「林經理,明

天見?」「林小姐您還沒回家?」

林曉萌冷漠的一一沖他們打招呼,這些人都是她公司的員工。大部分都是著

名大學的畢業生,每個人的年齡學曆都要遠遠高于她林曉萌這個只有20歲的小

姑娘,每個人卻都不得不向她低頭,向她谄媚,這一切就因爲她是他們的老板。

高中畢業連大學都沒上的20歲小女孩居然在浦東南路新上海國際大廈開了

間自己的外貿公司,這在一般人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對林萌來說卻並沒有覺得

多困難。誰讓她是上海市工商總局林局長的千金呢?更何況她的媽媽還是上海市

最高人民檢查院的副書記!就算有人不給她爸爸面子,多少也得給她媽媽點面子

吧?

自己開間小小的外貿公司在她這樣的家庭根本就是閑著沒事哄女兒玩。

林曉萌和一般富家千金不同,她想有自己的事業,因此對自己的公司其實很

上心,公司短短開張一年時間,她一方面憑借父母的特權,一方面加上自己的努

力,小公司居然運營的有聲有色,上個月營業額已經達到2500萬了,照這麽

發展。

林曉萌有自信不用再活在父母的影子底下,創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將是很容易

辦到的事。

周圍的白領們逐漸散去,林曉萌也往地下停車場慢慢走去,她新買了一輛帕

斯特,雖然她家離公司並不遠,甚至步行都可以上下班,可這星期剛拿到駕證的

她還是忍不住每天都開車來公司。

「我操他娘娘,那洋婆子的奶子真夠大,你們看就跟老奶牛一樣耷拉著,我

的天啊,那洋鬼子的雞巴怎麽像根擀面杖……」昏暗的錄像廳里,第一次看毛片

的老陳興高采烈的跟同伴手舞足蹈的比劃著。

「去去去,你個龜兒子跟個瓜娃子似的,別擋著老子,老劉,還有煙沒?」

比老陳早出來幾年打工,見過些世面的吳敦,因爲四十多歲年膀大腰圓,經

常打架惹事,在工地里被工友敬畏的稱爲「墩子」,他是這幾個收了工溜出來看

毛片的民工小頭頭,他一瞪眼50多歲的老陳立時不敢再大呼小叫了。

墩子身旁一個跟老陳年齡相仿的老民工忙掏出一盒2 塊錢的香煙,拿出一

根遞給墩子,一邊取出打火機給墩子點上煙小聲說:「墩子,我不想看了,咱們

走吧!」

「這才幾點?那麽早回去干什麽?」墩子抽著煙不滿的問老劉。

「我看不下去了……墩子……我雞巴硬硬的想泄泄火!」老劉紅著臉小聲說

墩子叼著煙嘿嘿樂了,他盯著屏幕里那對歐美俊男美女交媾的畫面,小眼睛

轉了轉拍了拍坐在他前面的老陳,跟他耳語了幾句,老陳滿臉的褶子也立時樂的

綻開了,倆人拉著三娃子急匆匆的走出了錄像廳。

還沒走到停車場林曉萌就發現自己的LV手提包忘在了辦公室。

倒黴的是車鑰匙還在包里,林曉萌皺著眉暗罵自己沒用,趕緊又重新回了寫

字樓去取提包。

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9點半了,整個寫字樓的人幾乎都走光了。林曉萌順

著大路繼續往地下停車場走,夜風也不似剛才那麽溫暖了,爲了追求美麗早早穿

上裙裝的林曉萌不由的覺得身上被風吹的有些發冷。

偌大的寫字樓前方圓近百米沒見有一個人,昏暗的路燈下林曉萌修長的身影

配合高跟鞋落在馬路上的「卡卡」聲顯得一陣森然。

林曉萌自己並沒覺得害怕,畢竟這里是上海的CBD ,能出什麽事?她輕

輕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風吹散的披肩發,望著地上自己苗條的身影有些顧影自憐起

來。

自己的相貌還算漂亮,尤其家里和公司接觸的都是上流社會的富賈高官,環

境的熏陶使自己打扮起來遠遠要比同齡的女孩子時尚高貴。

可也正因爲這個原因,一般的男孩子對著自己都覺得自慚形穢不敢追求,以

至于已經20歲了還沒有談過戀愛,內心的寂寞和空虛只有她自己知道。

再有幾十米就是地下車庫的入口了,林曉萌想趕緊回家好好睡一覺,這一天

的工作太辛苦了,再這麽加班自己都快吃不消了。她加快了腳步,可就在這時迎

面顯出三條黑影。

……

墩子看了看馬路對面大廈上的電子時鍾,已經快9點半了。

他們三人已經在馬路上晃蕩一個小時了。

一個小時的毛片看的墩子和老陳老劉一樣,雞巴硬邦邦的被褲子勒的生疼,

自從上個月發工錢嫖了回雞,他已經快一個月沒玩過女人了,又看了這麽長時間

的毛片他也真想找個婊子好好肏一回發泄發泄。

今天墩子跟工地上幾個小子賭錢贏了幾百塊,平時沈默寡言的老劉一提想泄

泄火,他馬上表示同意。老陳更不用說,這老小子歲數雖然大,出來打工時間也

不長,可在宿舍里是出了名的流氓。據說他年輕時曾經因爲偷看女廁所被人打斷

過肋骨。

他們的目標是工地后面小區附近的站街女。每道傍晚前后,工地附近小區都

有數量不少的站街女出來招攬生意。附近幾個工地的民工使他們的主要客源。遠

離家鄉得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的民工們只能在發工錢后找這些毫無姿色的野雞花

上三五十塊錢體驗一下久違了的女人的滋味。老劉,老陳,墩子自然也是她們的

常客。

可結果令他們大失所望,不知最近是嚴打還是有什麽會要開,反正一連走了

兩條街,不光站街的雞沒找到,連一些帶有特殊服務的發廊也都是家家關門。

窮極無聊之下,他們就這麽漫無目的的邊走邊抽煙聊女人,不知不覺中走出

了很遠,墩子無意間居然帶著他們走到了自己去年干活的工地,國際大廈的停車

場。

老陳蹲在花壇沿上,老劉和墩子分別站在他兩邊三人邊抽煙邊歇腿聊天。

「媽的!早知道這樣,老子就不出來了,還在那里看毛片多好,又暖和又舒

服,還有外國婆娘脫光了讓我瞧。」老陳抽了口煙埋怨道。

「你就是個老不要臉,一說出去嫖娘們,什麽都能放下,找不到又開始跟我

這裝舅子。不就是白走些路麽?你看老劉埋怨什麽了麽?」墩子不客氣的訓斥老

陳。

「廢話,老子離家快半年了,娘們身子都忘了啥樣子喽。你一說去嫖娘們那

可不是火上澆油!」老陳撅著嘴不滿的說。

「別鬼扯了!老陳,上個月你還和攪水泥的小王出去嫖過呢,你忘了?你把

用過的避孕套還拿回宿舍顯擺,跟我們說你玩了個20多歲的小幺妹,用過的套

子你舍不得扔當個紀念。你全忘了?」老劉在一旁不冷不熱的跟老陳拌嘴。

「呸!老子就不信繞遍整個大上海找不到一個雞!老子也他娘的個把月沒玩

女人了,今天一定要泄泄火!」墩子把煙頭狠狠的扔在地上踩了踩。

「墩子你看!」老陳蹲在停車場前的花壇上賊眼四轉,忽然發現了獨自一人

走在夜色中的林曉萌。老眼昏花的老陳雖然看不見她的容貌,可隨風飄擺的長發

和苗條的身姿可以斷定是個絕色美人。他忙讓墩子順著他的手指向對面看去。

墩子順著老陳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只見一個妙齡少女長發披肩身穿一身合體

的深色西裝套裙拿著手提包正向自己方向走來不由得也是心里一動,把手指放進

嘴里沖女孩吹了聲口哨。

……

眼看快到停車場了,林曉萌的腳步有些放慢了。不經意見她望見不遠處有蹲

有站顯出三個人影。走近一點看服色,都是農民工的打扮,林曉萌並沒有放在心

上,雖然寫字樓處在喧嘩鬧市,可周圍有不少新建設的樓盤,民工也是隨處可見

並沒有什麽稀奇的。

夜空里忽然傳來一聲尖銳的口哨聲,林曉萌臉色一變。她聽的出這聲口哨是

沖她吹的。不由向吹口哨方向看了一眼,口哨是路邊那幾個不起眼的民工吹的!

民工中一個中年黑胖子見林曉萌在看他,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鄙夷,不由得

更加得意了,把手指放進嘴里又放肆的吹了一聲。邊上蹲著的一個干瘦的半禿老

頭隨著口哨發出下流的笑聲。只有黑胖子身邊另一個矮個老頭還算本分,沒什麽

表示,只是直勾勾的盯著林曉萌露在裙外修長的大腿舔嘴唇。

「討厭!臭流氓!」林曉萌小聲罵了一聲,腳步沒停繼續向前走。她知道碰

到流氓了,不想惹麻煩,只想趕緊走爲上策。

可墩子和老陳老劉向四周望了望見附近沒人,交換了一個眼色一路尾隨著林

曉萌,像三只餓狼一樣不離不棄。

林曉萌是一路小跑進的地下停車場。高跟鞋磨的腳很疼,可她顧不得這些,

只希望趕緊找到自己的車好擺脫這幾個流氓。

這該死的停車場是全自動無人管理,偌大的地下停車場只有數十輛轎車,一

個人也沒有靜悄悄的。

眼前的環境讓林曉萌更加不安了。她試著要掏出手機報警,可剛要掏手機,

LV的手提包就被一只干癟的大手拉住了。

墩子萬沒想到這麽大的停車場居然沒有一個人。他帶著老陳和老劉跟在林曉

萌的身后一前一后進了停車場。眼前的停車場他太熟悉了,去年他就在這一磚一

瓦的參與建築裝修。只是裝修之后隨著施工隊離開后就再沒來過。

見車庫里沒人,老陳膽子立時大了起來,跑了幾步追上林曉萌一把拽住她的

提包,嬉皮笑臉的說:「幺妹!干嘛去啊!走的那麽快?」

「放手!」林萌瞪著杏眼沖老陳怒罵道:「臭流氓!你放手!再不放我喊人

了!」

「哎呦,這個幺妹還挺厲害的,哎呦呦這奶子真夠挺的。來讓老伯伯摸一下

子哈。」一邊樂呵呵的老劉舔著臉伸手去抓林曉萌高聳的乳房。三娃子在一旁嘻

嘻傻笑的看著。

「滾開!老流氓!」林曉萌猛的用手打開老劉伸出的髒手。繼續跟老陳搶皮

包。

「哈哈!老劉你個龜兒子,連個小娘們都收拾不了?看老子的!」墩子不知

什麽時候也湊到林曉萌的身邊,他一邊譏笑老陳,一邊伸出右手用力在林曉萌胸

前狠狠抓了一把。

「啊!」林萌一聲尖叫,雙手放開皮包一邊用力推開墩子抓住自己乳房的手

一邊大聲叫喊:「來人哪!救人哪!」

見林曉萌這麽大聲呼救,老陳嚇的向四周看了看,確定沒人之后,他的膽子

又壯了起來。沖墩子一努嘴,兩人一左一右把林萌包圍起來。

「小幺妹,別喊了,我們又不會吃了你。」老陳說著一手緊緊摟住林曉萌肩

頭,一手在她身上漫無目的的抓摸。

「就是,你喊半天也沒人來的,省省力氣吧。」老劉揉揉被林曉萌剛剛打疼

的手,又沖她胸前那對誘人的乳峰伸出了雙手,林曉萌的一雙嬌乳被老家夥野蠻

的揉搓起來。

「啊!放手!來人啊!」林萌一邊揮舞胳膊拼命掙扎一邊繼續尖叫著喊人。

可嬌弱的身軀在兩條大漢的控制下根本無法動彈,墩子已經抓住她的雙手讓她無

法反抗了。

「哎呀!」

老陳隔著衣服狠狠的掐了林曉萌乳房一下,正好掐到乳頭上,疼的林萌慘叫

了一聲。繼而對老陳更是破口大罵:「臭流氓!老流氓!你們放開我!我媽媽是

法院的書記,你們等著……救命啊!來人啊!」

林曉萌的恐嚇絲毫沒起作用。墩子的胖手已經伸進她乳罩里開始盡情的玩弄

起她粉嫩的乳頭來了,而老陳和老劉則一起在開始掀她的西服短裙。

「不要!放手!」林曉萌兩腿亂踢,可絲豪沒起作用,深色的西服短裙還是

被撩了起來,露出林曉萌裙下黑色連褲絲襪包裹著的混圓可愛的小屁股,老陳淫

笑著老臉都扭曲了,貪婪的擰了林曉萌的屁股,使勁掐住她的屁股蛋左右晃動。

老劉粗糙的大手不停的順著林曉萌穿著絲襪的大腿上下滑動,嘴里念叨著:

「真滑溜……」

猥亵了一會,墩子首先從林曉萌乳罩里把手抽了出來,低聲叫還在玩弄林曉

萌屁股的老陳:「老龜兒子,咱們趕緊走吧!一會來人咱們想要走就難了。這麽

漂亮的幺妹過過手瘾就算賺到了。」

老陳有些意猶未見,聽墩子這麽一說三娃子:「老劉,你個憨包怎麽說?」

老劉下流的用手指隔著林曉萌的連褲絲襪在她的陰部扣了扣,貪婪的說道:

「等下子,咱們看看這個小幺妹的屄屄再走也不晚。」

「啪。」墩子輕輕打了三娃子一巴掌笑罵道:「你個老龜兒子,女人的屄你

見的還少麽?剛看完洋娘們的屄,還沒看夠?」

老劉下流的嘿嘿一笑,老陳忙搶著說:「這麽水靈一個小幺妹,誰不想看看

她的屄長的啥樣子哈?墩子你裝什麽好人啊……來,看老子扒了她。」說著伸手

就去扯林曉萌的連褲絲襪和內褲。

「啊!不要啊!求求你!別這樣……放手啊!」林曉萌聽了他們的談話原本

以爲災難馬上過去了,可誰想又出了新的變故,見老家夥伸手要扒自己的內褲嚇

的不由的哀求了起來。可墩子死死的背著她的手,對于老陳的侵犯她此刻根本無

從抗拒。

老陳根本不理會林曉萌的哀求,一把把她的內褲連同絲襪一下拽到小腿。

林曉萌處女神聖的私處赤裸裸的暴露在三個男人面前。

一片茂密的黑森林的遮蓋下,嬌嫩的陰唇由于林曉萌因爲害羞和抵抗而被雙

腿腿夾在一起,陰部前段小巧凸起的陰蒂顯出誘人的粉紅色。墩子,老陳,三娃

子一時都有些看呆了。老陳伸出髒手在林曉萌嬌豔的陰蒂上下流的桶了一下,林

曉萌尖叫著咒罵著,老劉同樣流著口水也伸出了手……

「不要!別碰我……求求你們。」林曉萌拼命扭動著下身躲避著他們侵犯自

己聖潔私處的髒手。繼續尖叫著。美麗的陰部雪白的腰肢在她掙扎的同時,左右

扭動更加撩撥男人的欲望。

「媽的!老子不管了!這麽嫩的幺妹,老子睡了他死了都值!」老陳突然發

著狠邊說邊開始解褲帶。

一旁的墩子忙制止:「老陳,你想強奸啊!那可要判大刑的!咱們現在被抓

住頂多算是流氓罪。你要真強奸了這個女娃,老子們可要跟你一起吃官司的。」

「老子不管了!死就死了!這麽天仙一樣的幺妹,玩一次死了也值了。你們

害怕就給老子滾!」一向懦弱的老陳此刻仿佛凶神附體,對墩子也十分不客氣。

墩子低頭看了看被自己死死按住雙手的林曉萌,嬌美的容貌上已經淌出了被

羞辱的淚水,一聲聲呼救擾的墩子有些氣惱,同時少女赤裸誘人的陰部赤裸裸暴

露在這個剛剛看完毛片的四十歲壯漢眼前的確也是難以抵抗的誘惑。墩子不由的

咬了咬牙:「媽的,算老子晦氣,我跟你一起弄這個幺妹,要死一起死!要舒服

一起舒服!老劉你呢?」

墩子轉頭問聽了老陳打算明顯有些嚇呆了的老劉:「我和老陳要玩了這個幺

妹,你敢不敢一起玩了她?要是不敢你就趕緊回宿舍睡大覺去吧!」

「操!老子不走!」老劉臉上扭曲了一陣也咬著牙說:「老子也認了!這麽

水靈一個幺妹睡一次死了也值。」

「那好,你過來和老陳拽住她的腳,跟我把她擡起來,我知道在西邊有個連

接管道的小屋,咱們先去那里再說。」

墩子指揮著老陳和老劉不顧林曉萌的哭鬧掙扎一起把她架到車庫西邊的一扇

小門,門下是樓梯。向下走了不遠拐過兩個彎,在地下車庫的下面還隱藏著一個

不足5 平米的小房間,這里是連接寫字樓燃氣管道的地方,當初墩子在這里當

建築工人,對這里的地形比管理員還要了解。以至于換過幾個管理員后這個小房

間已經無人知曉了,卻還是被墩子輕易找了出來。

林曉萌掙扎著,哭喊著,被三個身強力壯的民工強架進這間隱蔽的地下室小

屋。

歹徒們的話雖然帶著明顯的外地口音但還是被她聽的清清楚楚。她知道他們

把自己架到這來的目的。她拼命呼救用力掙扎甚至試著咬他們,抓他們但都無濟

于事。

20歲就威風凜凜號令公司幾十號員工,說的話從沒人敢頂撞的女強人。父

母都是高官的千金小姐,此刻在這漆黑的小屋里只是個弱女子。迎接她的將是無

底的深淵。

……

「誰先來?」狹小的地下室里沒有燈,一片漆黑。墩子點燃了一根煙,問身

邊的兩個老頭。接著煙火的微光林曉萌只見三張醜陋的臉正在黑暗中沖她淫笑。

「你們誰都別跟老子搶!老子要先嘗嘗鮮!」老陳的褲帶早就解開了,他三

兩下扯下肮髒的褲子扔到,光著屁股向林曉萌撲來。

「不要!救命啊……你放手!」林曉萌雙手亂揮想要阻止老陳靠近自己,可

根本無濟于事,老陳臉上挨了林曉萌幾個耳光可依然還是沖近了她身邊,老家夥

一把緊緊的摟住林曉萌的身子,一邊用臭嘴在她嬌嫩的臉蛋上一陣亂親,一邊用

力撕扯林曉萌已經被他扒到膝蓋的內褲。

「放手啊!臭流氓!」林曉萌哭罵著繼續用力抽老陳的耳光。

「啪!啪!」兩聲清脆的耳光打的老陳臉上生疼。

「媽了個屄的!小婊子敢打老子!」老陳被這兩下重重的耳光激怒了。一把

拽住林曉萌的長發用力向后一拉,「啪!啪!啪!啪!」順手打了她四個耳光,

打得林曉萌鼻孔流血。

「老劉!墩子!你們他媽的不仗義,來給老子幫幫忙,按住這個小幺妹!」

老陳趁林曉萌被打懵的機會就勢把她按倒在地上。林曉萌在地上仍然不屈的跟他

掙扎,老陳感覺無從下手忙招呼兩個同伴幫忙。

「哈哈!你個老龜兒子,想吃熱豆腐被燙到了吧?」墩子說著蹲在林曉萌前

面,伸出強有力的一雙大手抓住林曉萌嬌弱的雙手死死的按在地上。

「就是。老陳你這老龜兒子什麽都要我們幫忙,一會你肏她的時候要不要我

們給你推屁股啊?」老劉笑蹲到林曉萌腳下,伸手拽住她的腳踝用力分開后也是

死死的按住。

「少跟老子放屁!」見自己身下壓著的女孩已經不能再反抗,老陳罵罵咧咧

的站了起來,蹲在林曉萌身邊開始掀起她的裙子開始撕扯她沒有被徹底脫掉的連

褲絲襪和內褲。

「不要啊……」林曉萌被墩子和老劉死死的按住無法掙脫哭著哀求。

「嘶啦!嘶啦!」兩聲裂帛之聲清脆的回蕩在黑暗的空氣中。林曉萌高檔的

真絲內褲和絲襪根本禁不住天天干粗活的老陳撕扯,幾下就被撕開扔到了一邊。

「媽的,小婊子敢打老子!」老陳仍然對剛才的耳光心存懷恨,用手使勁在

林曉萌已經完全沒有遮蓋的陰部抓了一下。然后一屁股騎在林曉萌脖子上,用肮

髒的生殖器在林曉萌美麗的臉蛋上來回抽打。

「讓你打老子!讓你打老子!」勃起后梆硬滾燙的雞巴一下一下抽在林曉萌

嬌嫩的臉上帶來的痛苦卻遠沒有因爲羞辱在她心理烙下的傷痕強烈。老家夥雖然

上了歲數可紫巍巍的雞巴依然強壯,只是陰部那幾根花白的陰毛暴露了他的老不

要臉。林曉萌閉著眼左右躲閃著來自老民工雞巴的羞辱。

「好啦!老陳,你干不干?你要再耽擱就換我上了!」

老劉焦急的催促著,他在下面用力分開林曉萌的雙腿,雖然屋里一片漆黑,

可他和墩子各叼著一根煙,借著煙頭的火光他還是能清楚的欣賞到林曉萌被強行

打開暴露的如花蕊般美麗的陰戶,早已看到他饞涎欲滴了。

被老劉一陣催促老陳這才終止了對林曉萌的侮辱,爬到她雙腿之間在黑暗中

摸索著用雞巴找尋那讓他銷魂的肉洞。

「不要……不要……求求你,老伯伯!別……這樣!」林曉萌清楚的感覺到

滾燙的龜頭流淌著肮髒的汁水像條毒蛇一樣在自己的陰唇上來回蹭著。無限的恐

懼讓她放棄了一切的尊嚴痛哭著哀求。

「別怕,小幺妹,讓老伯伯玩……呃……」老陳一邊恬著臉安慰著苦苦哀求

的林曉萌,一邊發出一聲滿懷舒服的歎息,他終于把自己那根罪惡的雞插進了林

曉萌處女的花蕊中了。隨著處女膜被刺破鮮血順著林曉萌的陰戶流過會陰,流過

肛門,一直流到冰冷的水泥地上。

「啊!」林曉萌發出一聲淒慘的尖叫終止了哀求。

「好水靈的女娃子,唉……」占有了林曉萌的老陳根本不願抽插,自己粗糙

的雞巴插進如此嬌嫩的陰戶中老陳感覺自己舒服的仿佛飄了起來,低聲歎息著。

「我操,流血了!」按林曉萌腿的老劉忽然驚叫一聲,「這個幺妹還是個黃

花閨女呢!」

墩子把嘴里的煙屁吐掉,用腳踩住林曉萌的手掌,又拿出一根煙點上陰測測

的說:「黃花閨女咋地?就讓咱們嘗嘗這個鮮吧!老陳你他媽的趕緊干!」

老陳聽墩子催他,趕緊扭動老腰開始抽插起來。

此刻林曉萌不再哀求哭喊掙扎,只是兩眼像死人一樣呆呆的望著黑漆漆的屋

頂,仿佛老陳蹂躏的並不是她的肉體,這一切和她毫無關系似的。

老劉按腳的手有些酸了,他見躺在地上林曉萌一聲不吭任由老陳糟蹋也不再

放抗索性不再按她的腳,蹲在林曉萌身邊又點了根煙接著火光仔細欣賞這出錄像

廳里永遠也不會放的超真實的毛片。

老陳一邊瘋狂的在林曉萌的陰戶中抽插著雞巴,一邊騰出手扯開她的上衣紐

扣,用力把她貼身粉紅色的乳罩一把拽到下巴下面,一雙嬌滴滴惹人憐愛的雪白

美乳映照在三人眼前。

「真夠白的。」墩子一手掐著煙一手握住林曉萌一只乳房揉了揉。老劉索性

流著口水趴在林曉萌胸前貪婪的叼住一只粉嫩的乳頭用牙使勁咬了咬。

處女的陰戶第一次被男人堅硬的肉棒來回抽插,力量如此之大,頻率如此之

快,産生的痛苦加上自己乳頭被老頭用力撕咬,林曉萌終于忍不住慘叫出來了。

「啊!疼……」可她的慘叫換來的是民工們更加粗暴下流的對待。老陳肏她

的頻率一下比一下快。

「啊……好舒服好舒服……」老陳死死的摟著林曉萌的腰仰起頭自言自語的

叫喚著,射精了。

「該我了!該我了!」不等老陳體會完這銷魂的感受老劉一把推開老陳跪在

林曉萌無力的雙腿之間。

「媽的,老子還沒射完呢。」老陳不滿的罵著,一邊找剛才被自己扔到一邊

的褲子,用髒兮兮的破褲衩擦了擦同樣肮髒的雞巴。

老劉不管這些,他的雞巴早就翹的老高了,他一邊飛快的脫著褲子一邊安慰

如同死人相仿把頭轉向一邊默默流淚的林曉萌:「莫哭,莫哭,小幺妹誰讓你長

的像仙女似的又一個人夜里不回家遇見我們了!來吧,讓伯伯也舒服一下。」說

著抱起林曉萌雪白的大腿把自己直挺挺的雞巴一下插進已經被老陳玷汙過的花蕊

之中。

「啊!」林曉萌啜泣著又發出一聲慘叫。

老劉興致勃勃的生殖器像錐子一樣再一次刺進她體內,劇烈的疼痛讓她忍不

住又開始低聲哀求:「求求你!老伯伯!別再欺負我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

了我吧!」剛剛聽老劉對自己說話語氣溫和,林曉萌對他抱有一絲幻想,希望他

能可憐自己放過自己。

可老劉此刻根本聽不到曉萌的哀求。他正沈浸在初次占有這麽漂亮高貴的嬌

小姐的快樂中,現在他只聽的到自己陽具摩擦林曉萌還在流淌著鮮血的陰戶發出

的叽叽呱呱聲。

「呃……呃……呃……呃……」隨著自己陰莖在女孩陰道里抽插的節奏,老

劉快樂的哼哼著。

「求你了!別再折磨我了!」林曉萌哀求的聲音更加可憐了。很快老劉停止

了在她下身的活塞運動,並不是因爲老劉良心發現憐香惜玉,而是因爲他也射精

了。

肮髒的精液再一次噴射進林曉萌的身體,她沒法阻止,只能任由這股濁流在

自己陰道里肆虐,直至老劉從林曉萌已經被蹂躏的喪失了以往的嬌媚的陰戶里拔

出自己哪根可笑的雞巴,這股肮髒的精液才順著他的雞巴一起流淌出了她飽受摧

殘的陰道。

「可他媽該我了!」一直掐著林曉萌左邊乳頭不放。滿臉淫笑看著這一切的

墩子伸了個懶腰站起來得意的說:「玩的怎麽樣?這小幺妹夠不夠鮮!」

「太爽了!」

老劉草草收拾一下自己身上的汁水,一邊提褲子一邊對墩子說:「我操!老

子這輩子玩了這麽個仙女值了!」然后沖坐在地上的老陳要煙抽。

「瞧你們那點出息!」墩子走到林曉萌的雙腿間,開始脫褲子。

林曉萌仰面躺在地上默默的等待著,三個流氓,兩個都強奸過自己了,剩下

一個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她絕望了,從小到大要星星不給月亮的嬌小姐第一次看到了人性的醜惡。她

並不奢求這個黑胖子會放過自己,只希望他別再弄疼自己,這是她唯一的一點奢

望。

墩子把褲子隨手一扔,跪在林曉萌叉開的雙腿之間,她現在根本不想再掙扎

了,掙扎還有什麽用呢?自己已經被人輪奸了。

墩子對林曉萌的不抵抗很滿意,左手握住自己的雞巴撸了撸,右手伸到林曉

萌的陰部用拇指逗弄了一下林曉萌的陰蒂。觸手一片潮濕,墩子把手拿回來接著

細微的煙頭火光清楚的看到自己沾了滿滿一手陰血精液陰液的混合液,顯得無比

惡心。不由皺了皺眉,反手把這一手肮髒的汙穢全蹭在林曉萌雪白的大腿內側。

「你們倆龜孫子真髒,你們看看。」

墩子不滿的一邊罵一邊沖坐在一旁交流感受的兩個老家夥揮了揮手。倆個老

流氓看見墩子滿手汙穢同時發出放肆的淫笑。

「你就這樣肏這小幺妹吧!我們幫你潤滑好了!」老陳厚顔無恥的湊過來伸

出一根髒手指輕輕的劃拉著林曉萌被玷汙的陰戶。林曉萌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放你媽的屁!」墩子發了陣脾氣忽然想起一個更加邪惡的念頭。

「你們兩個過來幫忙!」他招呼老劉和老陳一起動手把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的林曉萌強行翻了個身,讓她趴在地上。墩子用手強迫林曉萌半趴半跪著蹶起屁

股,然后讓老陳幫忙控制住她的腰讓她無法掙扎。這才滿意的「啪!」的一聲重

重的在林曉萌被強迫蹶起的大白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肏個娘們,你比我們的事還多!」老陳一邊幫忙按著林曉萌的腰,把她的

頭壓到地上布滿的說。

「別廢話!老子看毛片。好多洋鬼子都肏洋娘們屁眼,老子今天要試試!」

說著墩子雙手分別抓住林曉萌兩瓣雪白的屁股用力掰到最大顯出少女迷人的菊花

蕾。女人的肛門如此清晰的暴露在衆目睽睽之下看的老陳和老劉眼都直了。

「哎喲!」

臉被壓迫緊貼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的林曉萌尖叫著求饒:「別這樣!求求你放

了我吧!你這個變態!放了我……」

沒等墩子進行下一步動作,老陳無恥的伸出食指輕輕捅了捅林曉萌的肛門。

下流的把接觸過她屁眼的手指放在嘴里咂摸了一下。林曉萌在他身下一陣劇

烈的掙扎想要擺脫這場無恥的羞辱可被在一邊幫忙的老劉死死的按住沒起作用。

墩子一手掐著林曉萌的屁股蛋,一手握著生殖器用力往她肛門里插,狹小的

肛門根本無法容納墩子又黑又粗的龜頭,想要插入顯得非常困難。墩子一直折騰

的滿頭大汗也沒能如願。

「他媽的!」墩子有些發怒了。伸出右手的拇指和中指粗暴的插進林曉萌的

肛門玩命的攪動打算擴大肛門的入口。

林曉萌從沒受過如此的痛苦,她頭貼地面淚水蔭濕了一大片水泥地。淒慘的

尖叫著求饒,可根本無濟于事,墩子才不會因爲她的哭泣哀求停下扣弄她屁眼的

手。

看樣子林曉萌的肛門似乎被墩子弄的松了一些。墩子從她屁眼里把手抽了出

來,也想試著學老陳那樣嘗嘗滋味,可手還沒遞到嘴邊,一股糞便的臭味直刺他

的鼻孔。他忙一邊在林曉萌屁股上擦了擦手,一邊沖老陳說:「媽的,老子看你

扣完這小幺妹的屁呀用嘴舔,還以爲女人長的漂亮連屁眼都是香的呢,這麽一聞

也是一樣的臭!」一席話逗得老陳和老劉哈哈大笑。

林曉萌掙扎了半天已經耗盡了最后一點力氣,她絕望了。一邊默默流淚一邊

大口喘著粗氣。她能感覺到黑胖男人沖著自己的肛門吐了口吐沫,然后一根硬邦

邦火辣辣的肉棒開始重新在自己屁眼上面蠕動著向自己身體里鑽。

墩子緊繃的身體隨著自己粗大的雞巴一截一截的逐漸插沒在女孩兩瓣猶如同

百合一樣的屁股之間開始放松。直到自己的生殖器完全插進女孩的直腸,看見自

己髒兮兮的陰毛緊貼在女孩雪白的屁股蛋上,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啊!」林曉萌不知是慘叫還是呻吟的一聲低呼像發令槍一樣點燃了墩子原

始的欲望。他開始抽插起來了。

肛門的緊迫感遠遠大于陰道,墩子感覺到女孩的屁眼緊緊的吸附著自己的肉

棒,每次抽插都要很費力氣。但相比陰道肛門的摩擦感也更強。他第一次體會到

這種感覺,感覺妙不可言。

老劉和老陳壓制著林曉萌的同時手也不閑著,一個在后面掐她的屁股,一個

用手托著她低垂的乳房細細把玩。林曉萌連扭動身子躲避的體力都沒有了,只能

任由他們所爲。

「真他媽舒服!真他媽舒服!」墩子一邊肏著林曉萌無辜的屁眼一邊用手有

節奏的拍打著她高高蹶起的屁股。「噼啪」之聲不絕,林曉萌雪白的屁股被打的

滿是紅手印十分可憐可他還在無情的拍打。

林曉萌趴在地上承受著世界上最無恥的侮辱,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血流不

止。

黑胖男人的陰莖像根大號的火腿腸塞進自己的肛門里肆意的折磨自己,仿佛

便秘排泄不出的感覺讓她在痛苦中又覺得惡心。

「快點結束吧!別再折磨我了!」林曉萌默默的祈禱:「我一定要親手殺了

這三個玷汙自己清白的畜生!」

墩子根本不管林曉萌的想法,他已經到高潮的邊緣了。

小美人細膩的屁眼讓他既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肉體感覺,又在內心有種強烈的

成就感:「媽的!城里的嬌小姐有什麽了不起!還不是像雞一樣被我肏!雞的屁

眼我都沒肏過,反倒第一次肏屁眼就肏了這麽水靈靈的嬌小姐!就像老陳說的,

肏過這一回,死了都值!」

「啊!」墩子被自己射精時突如起來的快感刺激的不由得低吼了一聲。然后

滿頭大汗的一下趴在了林曉萌衣衫淩亂的后背上。

墩子的精液射的比以往都多,一股一股隨著陰莖在林曉萌屁眼里的抽搐不斷

的在她體內噴發。林曉萌條件反射的加緊肛門墩子感覺更舒服了,射的也就更多

了。

終于結束了。墩子從林曉萌屁眼里把縮成一團軟綿綿的雞巴從她體內拔了出

來。林曉萌的肛門不由得一陣抽搐,隨著抽搐一股股肮髒的液體裹雜著大便殘渣

開始向外流……

墩子擦了擦汗從地上撿起林曉萌被老陳撕的粉碎的內褲胡亂在自己雞巴上擦

了擦。老陳和老劉也放開林曉萌不再控制她。一時之間小屋里四人誰也沒說話。

只剩下男人們喘粗氣的聲音和女孩低低的啜泣聲。

沈默了好一會。墩子才問:「你們倆玩痛快了麽?」

老劉點點頭,老陳卻又站起來開始脫褲子一邊念叨著:「不行!老子還得再

玩她一次,以后再也玩不到這麽水靈的小幺妹了,我得玩夠了!」

說著老家夥脫掉褲子,重新讓林曉萌平躺好,分開她的雙腿也不顧及女孩下

身一片鮮血淋漓再一次把老的近乎干枯的雞巴頂在林曉萌的陰戶開始了新的一輪

蹂躏……

……

老陳終于滿足了。他糟蹋了林曉萌3次,期間老劉也忍不住又肏了她一次,

只有墩子滿懷心事在一旁一根一根抽著煙,沒有再有動作。

老陳酸軟無力的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心滿意足的沖坐在地上的墩子吆喝:「行

了!雞巴再也硬不起來了。走吧墩子!」時才發現墩子有些不對。

「墩子你咋了?」老劉也覺得不對勁,他平時墩子黑紅的臉膛,此刻竟然慘

白起來顯得十分嚇人連忙問道。

「媽的!咱們這是輪奸啊!逮住比強奸判的還得重!」墩子站起來喃喃自語

道,手里的煙上下直動,這個經常打架惹事的墩子居然害怕的在發抖。

「瞧你那熊樣!以往跟誰都敢動家夥,咋熊成這樣!」老陳不屑的說。

「墩子,你說咱們這麽樣夠判什麽刑的?」老劉是純法盲根本不知道自己惹

的禍有多大。

「我聽說強奸罪行嚴重了都會被判無期和死刑,咱們這是輪奸啊!比強奸還

嚴重。肯定得死了!」墩子畢竟早進城幾年知道的比較多。

「干他娘的!玩了個小娘們能判死刑?」老陳有點不相信。

「真的!我騙你干啥!」墩子顫抖的更厲害了。那感覺就像眼前就有警察在

抓他。

「那咱趕緊跑吧!」老劉看墩子的確在害怕,明白他沒有在開玩笑,潛意識

里只想趕緊溜走。

「那這小娘們咋辦?」老陳陰測測的問。

「管她呢!她也追不上咱們,趕緊跑吧,回老家躲躲去!」老劉六神無主的

說。

「不行!她見過咱們!又聽過咱們說話知道咱們的稱呼,不能留著她!」老

陳說著把手里的煙頭使勁彈了出去。

「啥?你要殺人?」

墩子幾乎不相信這個平素畏畏縮縮的老陳居然會說這話。

「別殺我!求求你們……我什麽也不會說的!」

林曉萌清楚的聽到他們交談,對于死亡的恐懼讓她馬上軟弱了下來。

「必須得殺了這個小娘們,反正墩子你說的,抓住咱們也是個死!殺了這個

娘們警察也許就抓不住咱們了!就算真的被抓也有一個墊背的!」老陳此刻已經

沒有一絲人的感覺了,他惡狠狠的向林曉萌走來。

「別!別殺我!求求你老伯伯!你要我身子!我給你!你想要我怎麽伺候你

都成……別殺我……饒了……」后面的話林曉萌再也說不出來了,她的脖子被老

陳死死的掐住,一直到舌頭吐出眼睛上翻她還在祈求。可凶惡的歹徒完全沒有人

性,一直到她身體僵硬這才松開了手。

「走吧!」老陳看著地上林曉萌的屍體若無其事的招呼墩子和老劉,倆人也

被嚇呆了,可心里的一塊石頭也算落了地,跟著老陳一路返回了宿舍。

接下來的幾天三個人各懷鬼胎,工地上干活也是心神不甯,沒等熬到月底發

工錢三個人就各自找借口回了四川農村老家。

……

林曉萌並沒有被當做殺入案被警察立案。原因9點半以后沒有人再見過她,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只能按失蹤立案。通常失蹤案件警察不會抓住不放的。林曉萌

有錢有勢的父母雖然手眼通天,可連屍體都找不到警察也是無能爲力。無奈之下

林曉萌的父母動用了一切的手段甚至最有影響力的電視台里的法制節目都特批爲

林曉萌做了一期尋人征集線索的特別節目,可依然如石沈大海絲毫不見動靜。

這場沈寂一下就是7年。

多年的冤案終于在林曉萌被害的地下車庫維修管道的時候被維修工人無意間

揭穿。

現場慘不忍睹。

據發現屍體的工人說,當時之間一具干屍躺在地上,幾個大膽的年輕工人一

起湊近才能從屍體上身已經腐爛的女性內衣分析出是具女屍。女屍衣衫不整,下

身沒穿內褲一眼就能判斷出死前曾受過性侵害。

警察根據女屍身邊的手提包又調閱了7年前林曉萌父母在電視台做的那期尋

女節目這才判定林曉萌于7年前受性侵害后被歹徒殺害。

經過林曉萌父母施壓后公安部門嚴密的排查,終于在人海茫茫中找到奸殺林

曉萌的3名民工,墩子,老陳,老劉。

被捕時老劉已經年近70。天網恢恢女孩沈冤昭雪,惡人惡貫滿盈。

 完

***********************************

PS,本故事根據真實案件胡編!2006年一期法制進行時報道過。偶爾

翻閱舊新聞又被我找到了,感慨良久試著寫篇H文,對死者雖有不敬可目的卻爲

表達最后一句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惡人自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大家

多行好事,看了H文A片可以找老婆找小姐,實在不行還有右手!千萬不要因爲

一時的欲念害人害己。

附錄我找到的關于這起案子的新聞內容。

附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