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乾女兒

故事要從我的女兒說起。

當然不是我親生的女兒,她是我國中就認識的女生;同班同學,我大她一個月而已。

國中時期,她活像個笨蛋,對任何事物一竅不通;似乎單純的太過頭。

當她面前講任何黃色笑話、或需要加以思考的問題,她都聽不懂。

所以,她喜歡問我她所不知道的問題。

在她心中,我就像她父親一樣,能教她、替她解除任何作業或疑難雜症。

她有個親哥哥,對她卻不好,讓她印象極差。

所以她叫我「爹地」。

就在我們高中分離之後,就很少有連絡。

我也沒有去在意,更沒有打電話與她聊天。

大學後,我在外租了房子,與她的距離更是搖遠。

不久之後她打了一通電話過來:「爹地,好久不見!」

「對啊!最近在做什麼?」我問,按著遙控器。

「唉!我發現自己生活沒有了目標,對讀書越來越沒興趣了!」她抱怨著:「所以我打算搬出去住,打個工充實自己。」

「外面很危險耶!你一個人可以嗎?」雖然很多年沒連絡,不過她應該是永遠改變不了的笨蛋。

「所以我會怕啊!爹地有什麼辦法呢?」她問,果然還像國中時期的她。

「我有什麼辦法呀!總不能叫你來住我家吧?」我無奈的回應,雖然煩,但很喜歡與她聊天。

「好呀!我去住你家。」她二話不說就決定了,完全不曉得我是在開玩笑。

當然,我也傻了!她竟然爽快的就答應,我還把地址都給了她,我到底在想什麼?

隔天,門鈴一響。我已經在沙發上等候多時了。

我開門,她開心的表情,非常滿意又見到了我。

她大概165公分左右,臉蛋可愛,長髮及肩。胸部不大不小,卻額外突顯。腰型展露,屁股圓翹。

我幫她提了行李進房間,她一躍躺在床上,鬆了一口氣:「好累……」

「妳真的打算住我家阿?」我問,看自己的床躺著一位美人,有點不自在。

「對啊!不行嗎?還是不方便?」她問,無辜的表情。

「我是男生耶!」我提醒,他當然不可能不知道。

「有什麼關係?你是我爹地我知道啊!」她又說,坐在床邊,晃著腳丫子。

「你不怕我對妳做什麼嗎?」我問,色咪咪的眼神,想要嚇嚇她。

「爹地如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阿!」這句話,沒有任何誘惑或嫵媚,卻讓我的老二有所震驚。

糟糕,我的老二要革命了,我一心努力克制自己。女兒絕對不是在誘惑我,她是個笨蛋根本不了解。

「爹地,你在發呆嗎?」女兒又問我,我非常尷尬的站在她面前,直視著她。

「你不怕在住一起,會發生什麼事嗎?」我又說,盡可能不要太直接,讓她自己思考。

「爹地……你想要我嗎?」她問,換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了。

「你說什麼?」我疑問,換我是個笨蛋。

「我的意思是,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的」她又說,我終於明白了。

「做愛呢?」我說,不管她。

她果然愣住了,可終於聽的懂我的意思了。

「不然還能做什麼?」她開口,老二已經進化成終極型態了。

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就站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抱著我,我的老二隔著褲子頂在她的姬芭,她完全不介意。

「我不會,妳要教我。」說完,我左手扶著她的後腦杓,與她來個深吻。

她完全沒有抵抗,雙手緊抱著我的背。「舌頭要伸出來!比較有感覺喔。」我說。

她溫潤的雙唇散發出蘭花般的香氣,她的舌配合著我舌頭的律動,不時發出聲吟。

激吻後,我讓她躺在床上。我卸下所有的衣物,將堅挺老二放在她的眼前。

她瞪她眼睛,馬上就一把抓住我的老二:「好熱喔!上面這個是精子嗎?」

「嗯,幫我把她吸出來好嗎?」我摸摸她的頭,老二上殘留著少許的白色液體。

她嘴巴一張開毫不猶豫的含住我的老二,十分大膽的她完全不像以前國中時期,連戀愛都不敢談。

現在對於做愛竟然沒有一絲拒絕,但只是一直吸,卻沒有技術可言。

當然,這是我該教她的。「手要上下套弄陰莖,舌頭要在龜頭周圍環繞,慢慢熟練。」

「嗯……」她努力的照著我的話,跟她國中上課時期一樣認真。

當我的老二越來越有感覺時,她好像又成熟了自己的技術。

又吸又舔的,就像吃冰棒似著,吸了一口,抬頭又給我一個微笑:「這樣可以嗎?」

「唔……要出來了……」我說,精神即將崩潰,根本來不及阻止她。

就那一瞬間,就射在她的嘴巴裡,她停住動作,皺著眉頭。

「抱歉,來不及跟你說。」我道歉。她緩緩將嘴巴移開,用手擋住下唇深怕精子從嘴巴溢出。

「吐出來吧!」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味道,但肯定很難吃。

咕嚕!一聲,她竟然都吞進去了。「爹地的,好好吃喔……」

我恍然大悟,吞進去就算了,竟然還大讚美味。

我將她緩緩抱起,她笑嘻嘻的看著我,我開始將手慢慢從腰伸至胸前,大膽的搓揉著。

「阿……」她縮身子了一下,畢竟沒有被侵犯過。

我可沒這麼好心腸,讓她躺在我的胸懷,右手撫摸著胸部,左手慢慢往姬芭飄去。

剛摸索到內褲就感到一片潮濕:「好濕……女兒你這小淫娃……」

「爹地,不要停,你快把手伸進去,拜託……」女兒哀求著,一邊舔著我的脖子。

我用中指當前峰,一口氣突擊她的陰毛森林,來到了陰蒂前來回撫摸著。

她的聲吟雖不誇張,卻不到幾秒就來一次,聽的我心都碎了。

一邊摸著她稚嫩的胸部、激吻著她的唇,她的姬芭,當然更是激烈。

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只知道讓她舒服的快哭出來似的,我中指不停的在她的姬芭抽插。

「爹……爹……阿……」她滿臉漲紅,語無倫次。「嗚……」聲吟中夾帶細膩的尾音,感覺響尖叫卻不敢叫不來。

「會痛嗎?」我問。「不……是……快了……爹……嗚……」她眼神累光閃閃,天堂與地獄的交叉感受。

沒幾分鐘,我的手指就沾滿了她的結晶。我將手伸出來,放在她面前,二話不說就將我手上的淫水吃個乾淨。

「好吃嗎?」我問,停止手邊工作告一段落。

「爹地的比較好吃!」她說完又將嘴唇貼在我的嘴唇,已經熟練到用自己的舌頭帶動我。

他激情吻著我,一邊自己退去褲子,衣物則是由我幫她解開釦子、胸罩,將她身子緩緩舉直,退去。

這時她的褲子與內褲早已神速的丟在地上,露出園翹的屁股,在我面前晃阿晃的,開心極了。

「爹地,讓我上你好不好?」她問,我躺在床上。他用姬芭前後摩擦著我的老二,害我快斷氣。

「你會嗎?」我說。「看過我朋友跟她男朋友做過。」她笑的可淫蕩呢!

她握緊我的老二,讓龜頭緩緩的塞入自己的姬芭。她強忍著痛處,卻發出陣陣聲吟。

這時如果我快速抽插她,她一定會叫出來,那才叫爽。但我還是想讓她自己試試看。

整個老二都坐了進去之後,她已滿身是汗,喘著氣:「好大……好難進去喔爹地……」

接著他開始緩緩的上下晃動自己的身子,沒有幾下就停住,又刻意的強迫自己繼續。

我雙手舉直按摩她的胸部,她皺著眉頭又對著我微笑,感覺自己滿意又很痛。

「我這樣會太慢嗎?爹地……」她問,上上下下緩慢的用姬芭套弄我的老二。

「等你玩夠了,我在幫你呀!呵呵!」我笑她,她點點頭「阿……嗯」。

沒幾下,她終於受不了了,趴在我的胸膛,雙胸頂在我的胸口,柔軟極了!

「爹地,幫我……」她哀求著,老二依舊插在姬芭裡。

「會死掉喔……我說……」畢竟她自己弄都快把自己弄死了,更何況是我幫她。

「爹地……玩死我……求求你……」她在我耳邊顫抖的說著。

我開始上下移動臀部,帶著她的姬芭上上下下,我躺著,她趴在我身上,就這樣。

剛開始我緩緩抽動,感覺她的表情更痛苦了「阿……爹地……可以快一點……」

我加快速度,她又叫又吟的緊緊抓緊我的背,指甲都快插進我的肉,十分痛苦。

該說痛苦還是舒服我也搞不懂,只是速度又更快了,她叫聲更是激烈。

「會痛嗎?還是舒服?」我問,捅得她姬芭欲裂,十分緊實,一陣陣淫水弄濕了我的復部。

「好……痛……嗚……但……是……唔舒服」她閉著嘴巴,傳來的淫蕩聲卻很激情。

我停止,將枕頭往後直立靠著床頭櫃。我抱著她做直身子,讓她以蹲坐的方似還可以緊緊的抱著我。

僅只如此她還能配合我臀部的,我大腿架住雙腿,控制她的身體,讓她隨著我的力道上下套弄。

她抱著我,面對更加激烈的抽插,又打又咬的,渾身忘了自我。

淫水四濺,來了第三次,果真是當淫娃的料。但我豈能放她一馬,我自己都還沒出來。

我將她放至平躺,弓起她的雙腳,她含情脈脈的望著我,又是個天殺的微笑。

「爹地,我高潮3次了耶!你超厲害的!」她很配合的將雙腳張開,她知道我還沒有出來。

「呵呵,我要進去囉!」我問,老二早已在姬八前摩擦著。

「爹地想要……唔……阿……怎麼玩女兒都可以……」她已經說不出話,就在我的強烈套動。

前前後後的抽插,她慢慢接受這種感覺,也不槌打我的背了。我撥開擋在她淫蕩臉龐的頭髮,靠上了嘴唇。

她的雙胸,上下晃動,按照著我的律動,享受著一切。

「我要出來了……女兒……」我說,抽插更強烈,她的淫水又一次的流出。

「不要停……拜託……射在裡面……」女兒哀求著,無法沒有我的老二。

當然我也抗拒不了這份快感,又這樣射了進去。

「爹地的好舒服唷!熱熱的在我裡面……」我射進去之後,停止了動作,調節一下呼吸。

老二還堅挺頂在女兒的小穴裡一直不捨得拔出來,因為女兒坐起身子,又開始套弄著她。

我想她肯定還想要再一次,此後才知道原來女生高潮並不難。

「因為是跟爹地愛愛,所以女兒可以死很多次唷!真的,女兒很愛你!」

接著我躺在床上,她也趴了上來,我還是清楚感受她雙峰擠壓在我胸口。

「爹地,女兒可以住這裡了嗎?」她問,長髮傳出淡淡的香氣。

「嗯,條件是……」我說。

「就爹地,隨時都可以來玩人家!」女兒笑著說,躺在我的胸口。

看來,我的住宿生活,往後會更多采多姿。

多虧了有這位小淫娃陪伴著我。

「爹地,我有個姐姐!每天都會在家裡自慰。」女兒說,這是在隔天剛做完的時候。

「然後呢?」

「她長的比我漂亮唷!而且她性慾很重。」女兒一邊說一邊要把我老二的精子吃乾淨。

「真的喔!那她怎麼沒交男朋友?」我問,仔細看著她的臉龐。

「我要叫她來你家,然後我抓著她,爹地你強姦她!」女兒說,舌頭又伸出來,要將我肚子的精子舔乾淨。

「不好吧!強姦……」我不妥,將她抱起,靠在我身旁。

「她一定會很爽的接受你,相信我,爹地也可以很爽唷!」女兒起身,就往廁所走去準備洗澡。

我愣在床上,而堅挺的老二,卻開始準備下一場戰役。

那會是在她姐姐親門踏戶之後的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