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血脈沸騰的林太

令我血脈沸騰的林太

今夜是令我血脈沸騰的一夜,也是我夢幻成真的良宵﹗

我走入房間時,看見林太太已經坐在床邊,我真是又驚又喜,然而她一直垂著頭。我走到她身邊坐下,她仍然沒有說話。不過,我祇要看見她豐滿的身材和俏麗的面容,就已經情不自禁了。

我輕輕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縮,但並不是完全退縮,我乘機擁了過去,她的身體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閉上了。

我撫摸著林太太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這我早已經知道的,每次看阿林和她親熱時,都令我羨慕不已。

她雖然和阿林結婚三年了,卻一點兒也沒有走樣,她還是美艷如昔。她嫁給阿林時才剛滿十八歲,現在看起來,她的模樣比結婚時還更有韻味。由他們結婚那一天,我對林太太一直就有一種莫明其妙的好感,我很想得到她。

我已經近三十歲了,還沒有結婚,並不是沒有女孩子想嫁給我,然而沒有像林太太這樣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祇要能夠一親香澤,我是不惜代價,因為她令我夜夜難眠。有一次,我們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太合唱過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經開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麗不但是外表,還有她溫文的性格,阿林娶到她真是幾生修到。和阿林的談話中,我往往不自覺地流露出羨慕的口詞。

朋友妻,不可戲,本來我也十分遵循這個戒條,偏偏我的心對林太太就一直是耿耿於懷,自從見到她以來,總是形影難忘。

這次,阿林因為經濟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貸,而我無條件就借給他了。

想不到阿林自己提出一對條件,就是讓出他的太大一個晚上。

初時我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然而他很認真地說道﹕「阿誠,你很喜歡我太太,我是看得出來的,這次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是什麼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願,這事我已經和太太商量過而決定的,本來我是想在你托詞時提出,然而你是這麼慷概,真令我感動,所以我還是想把這個條件付加上,作為我們夫婦對你的感激﹗」

我雖然覺得不應該乘人之危,無奈這條件實在相當吸引,於是我也興奮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完全替代阿林,而且借用了他的房間、他的床。

我溫柔地問她﹕「用不用沖個涼呢﹖」

她一直垂下來的臉上出現微紅,輕聲的說﹕「不用了,我剛剛沖了。」

「我也是沖洗好才過來的。林太太,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想不到現在真的有此機會。」說著,我的手已經不規矩,開始撫摸著林太太的身體,我坐在她的旁邊,雙手盡可以前後夾攻。

她微微扭動,顫抖的身體亦有少許反應,我乘機吻了過去。吻著她的後頸、香髮,一種幽幽微香的感覺令我好興奮,我移動她,將她輕輕放在軟枕上。

我貪婪地輕壓過去,嘴巴和手也同時進襲,她的小嘴很美麗,口臉都散發著微香。

我吻向她的嘴,她想閃開,我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乳房。

朝思暮想的東西終於可以把玩著了,明正言順地玩,而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這個滋味很奇怪,因為我和林太也十分相熟,祇不過身體的接觸還是第一次。

她像征粳持的避了兩下,開始柔順下來,我就更加興奮,伸手進她的睡衣內,貼肉地撫摸捏弄著她兩團漲鼓鼓的軟肉,還戲弄她兩粒勃起的奶頭。

她也有了反應,因為她也輕輕觸摸著我的東西。我更興奮了,我不僅撫摸著她的乳房。也把一隻手伸到她的恥部,澈徹實實的撫摸著。我曾經這樣幻想過,但現在已經絕非幻想了,觸摸到充滿彈力乳房和濕潤的陰戶的感覺令我血脈汾張。這種偷情感覺很奇怪,滋味與別不同,我雖然曾經和不少女人做過愛,但今次是最興奮的。

阿林的老婆是人見人愛的,我自己相信今晚一定可以玩得淋灕盡致。我們脫掉所有的衣服,林太太的衣服是我脫的,而林太太也滿臉不好意思地替我脫得精赤溜光。

望著林太太那黑毛擁簇的恥部,我的陽具硬得一柱擎天。本想立即就插進去快活。又想到一夜的工夫不短,何不慢慢來享受。於是我讓她仰臥在床上,我的頭朝她的腳趴在她肉體上面,我捉住她的肉腳玩賞,她的腳兒雪白細嫩柔若無骨。我把她拿著又聞又吻,癢得她不住的顫動。接著,我順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陰部。

我撥開她烏油油的陰毛,把嘴唇貼到她的陰唇接吻,還用舌頭撩撥她的陰核。我覺得她也在摸我的陽具,接著,我感覺到她已經投桃報李,也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我被她吮吸了一會兒,實在太舒服了。但我又想到她的陰戶,想到我的陽具要是插進她的陰道裡,又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種爽法。

於是我把陽具從林太太的小嘴裡拉出來,我掉轉身體,把粗硬的大陽具湊到她滋潤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幫手,林太太沒說什麼,她伸出軟綿綿的手兒,把我的龜頭帶到她的陰道口,我輕輕地一壓,粗硬的大陽具便整條沒入她的溫軟濕潤的陰道裡。

我已經徹底佔有了林太太,心裡有說不出的滿足。我向她臉頰,向她的小嘴投過去無數的熱吻,林太太也被感動,她也伸出舌頭和我接吻起來。

我開始抽送,林太太也主動向我迎湊。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這時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於是我說道﹕「林太太,我太喜歡你了,我現在沖動極了,可能要讓你失望哦﹗」

林太太喘著輕說道﹕「不會的,你已經讓我很興奮了,再說,阿林讓我陪你一個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愛怎麼玩,我都順從你呀﹗」

我聽了她的話,登時火山爆發了。我的精液射向林太太的子宮。她也熱情地擁抱著我,直到我停下來,仍然把我緊緊抱住。

完事之後,我把林太太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裡鴛鴦戲水,這時林太太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羞澀了。我替她沖洗陰道,她也替我沖洗陽具,我們互相戲弄著對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小嘴裡。我的陽具立刻又硬起來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著問道﹕「阿林有沒有弄過你這裡呢﹖」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不過如果你喜歡,我也可以讓你玩。」

我說道﹕「我是喜歡的,不過好像太委曲你了﹗」

林太太笑著說道﹕「不要緊的,不過那裡很緊的,又不太乾淨,你要趁現在好多肥皂泡,比較潤滑。」

我對林太太說道﹕「我想在你後面射精,行嗎﹖」

林太太笑著說道﹕「我已經說過,今晚讓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呀﹗」

我讓林太太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後面往她肛門裡抽送,那裡的緊窄不用說的。於是我不用很多時間,就在她的直腸裡射精了。

雖然兩度春風,我仍然精神沂沂,我和林太太回到床上時,彼此都沒有一絲倦意,於是我們開始玩花式性交,林太太說她的屁眼有點兒疼,但是前面可以任我為所欲為。我們由「69」花式開始,接著是「坐懷吞棍」,林太太積極地在我懷裡騰躍,我親眼見到自己粗硬的大陽具在她毛茸茸的陰道口出沒。林太太玩累了,我就用「龍舟掛鼓」的還是抱著她在屋子裡到處走。在玩「隔山取火」時,林太太也把臀部努力向後撞,使得我的龜頭深深地撞擊她的子宮頸。

最後,我用「漢子推車」的花式把林太太送到最高潮,這時的林太太簡直欲仙欲死了,她粉面通紅.手腳冰涼,媚眼半閉.如癡如醉。

林太太終於求繞了,她要我退出她的陰道,她願意替我口交,結果,林太太讓我在她的小嘴裡射精,我見到她把我的精液全部吞食了。

我們都累了,於是相擁而眠,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清晨,我一早醒過來,我神彩飛楊,林太太則仍然睡得很香,我見到她的乳房和陰戶都紅紅漲漲的,我知道這一定的她和我昨晚瘋狂做愛所致。心裡多少也有些歉意,但是我和林太太祇有一夜情,瘋狂也是難免的了。

望望手表,才六點多。我還可以在臨走之前和林太太親熱一番,但是林太太可能太累了,連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陰道都沒有醒過來。也難怪的,一個良家婦女,有多少機會像林太太這樣被我通宵達旦地玩盡肉體的各個器官。

我又一次在林太太的陰道裡射精,才穿上衣服。臨走時,我見到林太太肉體橫陳,見到她美妙的身材容貌,特別是那雪白玲瓏的手兒腳兒,真是依依難舍。然而見到她兩條嫩腿間洋溢著我精液的半閉陰戶,則覺得油然滿足。

自從和林太太過了那一夜,我不時都在回憶著那美好的時刻,但是我已經再也沒有機會了。在一次和林太太見面的時候,我坦白地對她傾訴我的思慕。林太太婉轉地解釋她的立場,她說她雖然也喜歡我這個床上的男友,但她更愛她的丈夫和家庭。

在我失望的時候,林太太又帶給我一線新希望。原來林太太知道她丈夫很喜歡她的表妹明媚。她勸我娶明媚為妻,然後和阿林夫婦交換。就可以不時和我親熱。她說阿林也看出我對他的太太一試難忘,於是和她商量過,決定把太太的表妹明媚介紹給我。

這一日,林先生藉故離開家裡,林太太則分別約明媚和我來到她的家中,她告訴我說﹕明媚是一個很聽她話的女孩子,祇要我喜歡,立刻可以讓我證明處女的身子。

當我還未到時,明媚想到今天有可能要讓我破瓜,顯得有點羞怯,林太太卻對她評頭品足。

「明媚。」林太太說道﹕「你的身材真好﹗」

「好甚麼呢﹖」明媚羞澀地望望自己的身體說道﹕「我的胸圍總是及不上別人﹗」

「女孩子,要那麼大的乳房幹甚麼﹖」林太太笑了笑說道﹕「你這麼大剛好合適,將來懷了孩子就會脹起來的嘛﹗」

「我……我底下……底下還沒有毛﹗」明媚羞澀地說道。

「你現在還小嘛﹗」林太太哈哈地笑起來道﹕「或者你有一天會密林遮道的,不過並不是個個男人都喜歡陰毛多的,我已經告訴他了,他說他好喜歡白虎哦﹗」

「那種事會不會痛呢﹖」明媚又問渲。

「我當然會盡量安排,讓你減少痛楚的。」林太太胸有成竹的說道。

當她們走出出客廳的時候,我剛好來到了,林太太趕忙來替我開門,並替我和明媚互相介紹著。

「明媚小姐。」我但覺眼前一亮,很有禮貌地說道。

「羅先生。」明媚羞得低下了頭來。

「明媚小姐,你很美麗。」我讚嘆著她道。

「多謝羅先生﹗」明媚怯生生地擡頭望了望我。林太太把我們招呼到沙發上,笑著說道﹕「我權充你們的主婚人,首先徵求你們雙方的意見。」

明媚和我都望著她,使她感到了很是得意。

林太太像個婚姻注冊官似的問我道﹕「你願不願意以娶明媚為妻﹗」

「願意﹗」我雄壯地說,因為這是林太太的安排。

「明媚,」林太太正色地對明媚問道﹕「你願意將自己的初夜權獻給阿誠嗎﹖」

「願意﹗」她怯生生地低聲道。

林太太對明媚說道﹕「現在你可以先向阿誠證明你是處女。」

「就在這裡嗎﹖」我奇怪地說道。

「是呀﹗隨便你啦﹗」林太太說道﹕「阿林今天不回家,這裡就我們三個人啦﹗」

「你真要親眼看著我把她征服嗎﹖」我笑著問。

「真的﹗」林太太連忙說道﹕「難道你不同意嗎﹖我也是護花有責哩﹗」

「護甚麼花呀﹖」我問道。

「我可不許你像野獸般對她的﹗」林太太說道﹕「你要萬縷柔情地、令她舒舒服服的受佔領哦﹗」

「這個當然啦﹗」我說道﹕「我也不想做個辣手摧花手嘛﹗」

「那你們現在就開始吧﹗」林太太說道。

「到那兒去呢﹖」明媚羞怯地問道。

「進房去吧﹗」我提議道。

於是,一行三人就進入了林太太的閨房中,暫借大床作陽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