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雙雕的大戰

時下的視頻攝影鏡頭,除了價錢平之外,另一種好處是體積小,它祇不過是一隻麻雀牌大小,所以很容易收藏在任何地方,最適合用作偷拍用途。

不過,這種攝影機最重要優點可算是接駁電腦的功能,由於電腦與電腦之間可以透過電話線互相控製,包比祇要把攝影機接駁到家裡的電腦,當他上工時就可以利用公司的電腦即時看到家中的情形。

這天,包比上工時透過電腦發現他的印尼女傭“嫩椰青”不但偷懶,而且還帶了另一個印尼妹回家嘆冷氣、看電視,包比越看越火滾。

他本來想打個電話回家責罵嫩椰青,但又怕她在電話裡抵賴,他於是從公司立刻趕回家,誰不知他一打開家裡的大門就被屋內的情景嚇了一跳。

嫩椰青身為一個正常成年女人,她拋下丈夫,隻身來到香港打工,或多或小也會感到性苦悶,但她一來不想送綠帽給丈夫戴,二來又怕萬一攪大個肚子會失去工作,所以她就算真是慾火焚身也不敢隨便跟男人上床,極其量祇會和其他同鄉姐妹磨豆腐來解決性慾。

這天她就帶了在隔壁家的印尼妹菠蘿蜜回家磨豆腐,當包比返到家裡時,她們都已經脫得一絲不掛,他見菠蘿蜜對著大門坐在梳化上,她的一頭長髮散落在胸前,幾乎把雙乳完全遮掩,唯獨是兩粒好似手指頭大小般凸起的乳頭,卻從烏黑的髮絲中露出來。

至於她的雙腳則屈曲成“M”字形豎在梳化上。

雖然她的雙腳是完完全全地張開,但包比卻不能一睹她的神秘洞穴,事關嫩椰青就像狗仔般跪在她面前用舌頭挑撥她的陰戶,嫩椰青的舌頭令她輿奮得雙眼翻白,因此縱使她面對著大門也看不到包比。

至於嫩椰青,由於她跪在地上,高高翹起的屁股正好對著包比,滿佈皺紋的屁眼以及一雙啡啡黑黑的陰唇毫無保留地展露在包比眼前,除此之外,她跪著時雙腳微微分開了,因此包比更可以從她的大腿縫之間窺看到一雙木瓜人奶,吊在她胸前左搖右擺。

正當包比看得目定口呆之際,菠蘿蜜被嫩椰青攪到全身發軟,慢慢從梳化滑落地,當她的屁股跌撞到地上時令她痛得從享受中清醒過來,她張開眼一看,發現屋裹多了一個男人,她羞得連忙推開嫩椰青,隨手拿起一個咕臣掩著下身。

“波士…”這時嫩椰青也發現了包比,她慌忙以一隻手捂於胸前遮著雙乳,另一隻手就伸到下面掩著三角地帶,她口震震地說︰“你今天這麼早放…放工…”

“哼﹗我是專登趕回來的,”包比怒道︰“想不到你竟然趁我到公司去,就帶人回來攪三攪四,我要解僱你﹗”

“我們下次不敢啦﹗”菠蘿蜜替嫩椰青求情說︰“求你不要解顧嫩椰青。”

“我是這間屋左裡的主人,這裹什麼時候時輪到你出聲,”包比認出菠蘿蜜是隔屋的印尼妹,他說︰“我不止要解僱嫩椰青,我還要將今的事講給你老版知道,到時連你都會被解僱的﹗”

“不要啊…”菠蘿蜜講了一半後,立即又以印尼話跟嫩椰青商量了幾句。

初時嫩椰青一直搖頭以示反對,但後來似乎被說服了,canovel.com菠蘿蜜於是繼續說︰“不如我們來個交易,祇要你不解顧嫩椰青以及不講給我老版知道,我們兩個可以陪你開心一下。”

其實包比入屋後一見到她們的裸體,他的肉腸早已蟲蠢欲動,長褲更被肉腸頂起一個大帳幕,菠蘿蜜的提議正好講中他的心底話,所以他立刻將自己的衫褲脫清光,然後推她們到梳化上就地正法。

她們之中雖然以嫩椰青的身材比較好,但她因為是包比的所顧用的印尼妹,相對之下,菠蘿蜜顯得較有新鮮感,所以包比首先攬著她又吻又摸。

她的乳房祇得雞包仔般大小,但勝在夠結實彈手,而且兩粒乳頭一摸就硬,菠蘿蜜被他摸得幾摸就忍哦住呻吟起來,她的淫水更好像爆水喉般從陰戶裡湧出來。

嫩椰青本來是迫於無奈才肯陪包比做愛,心底裡其實並非自願,所以當她見到包比和菠蘿蜜攪埋一堆時,她就趁機會逃回工人房。

雖然她把房門關上,但菠蘿蜜的呻吟聲卻是綿綿不絕地鑽進她耳朵裡,她不禁聽得春心大動,她終於也忍不住返回客廳,她為了搏取包比歡心,竟然主動地跪在他面前張開小咀把他的肉腸含入口裡。

她一面啜一面以舌頭圍著龜頭打圈,包比在享受之余又怕一時忍不住,在她口裹爆發,所以立刻把肉腸抽出,然後就拍開菠蘿蜜的大腿,準備把肉腸插進她的陰戶裡。

誰知飢渴已久的嫩椰青竟然想打尖,她出力扯開菠蘿蜜,然後張開大腿,就想迎接包比的肉腸。

菠蘿蜜眼見被嫩椰青捷足先登,她心有不甘,於是和嫩椰青展開一場肉腸爭奪戰,這對本來情如姐妹的同鄉竟然為了包比的肉腸大打出手了。

包比冷眼旁觀這場女子摔角賽,一時見到嫩椰青拉著菠蘿蜜的長髮又撕又扯,一時又見菠蘿蜜雙手齊出把嫩椰青一雙木瓜奶抓得變形,不出五分鐘,兩個印尼妹終於都打得“虎仙水牛累”,兩人都疲倦得全身發軟,雙雙倒在地上喘氣。

包比於是坐享漁人之利,他先把她們抱上梳化,然後揮動肉腸輪流進入攻她們的陰戶,論陰戶的迫窄程度,嫩椰青是略勝一籌,但菠蘿蜜勝在反應多,呻吟聲又叫得大,所以整體表現來講,兩人都不相伯仲。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一棍難揮兩洞,包比玩了半個鐘頭後終於忍不住精液狂噴,但嫩椰青和菠蘿蜜還末夠喉,她們於是立刻把他的肉腸再次含硬繼續大戰。

可憐包比的精液噴完一次又一次,由最初的漿糊狀變到水一般稀,直到她們飽到上心口後才肯放過包比。

這時包比以為可以甩難,但他發夢都想不到另一場惡夢卻剛剛開始。

原來包比剛才因為心急趕回家裡,所以忘記關上公司的電腦,這場一箭雙雕的大戰於是完完本本地傳送回公司。

有個女同事經過他的辦公台,她一見到電腦螢幕裹的淫亂畫面就嚇得掩面大叫,她的尖叫聲引起其他同事注意。

終於搞到豬仔、牛仔、狗王、BMan…全公司的人都圍在包比的電腦前觀看這場生春宮,所以包比第二日返工時肯定會被同事笑到面都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