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不能射裡面ㄌ

從Z城到G城的公車是出了名的冷清,這也難怪,兩個城市之間不近,加上民航三番四次降價,坐公車的人自然越來越少。不過客運公司還要賺錢吃飯,除了舒適寬敞的大客車,還增添一批如花似玉的乘務女郎,誰都知道這是挽回客源的舉動。安捷客運是我常光顧的,他們在Z城和G城的線路上安排了兩臺五十座豪華大巴,只開夜班,每晚十點整出發,第二天七點到達。我瞭解過,他們有三個班次,每個班次只有兩個人,即駕駛員和乘務員。為什麼我會知道那麼清楚?因為其中一個乘務員是我認識的,她是我同事的妹妹。她叫李麗麗,名字比較拗口,所以別人都叫她小麗。小麗長相不錯,不然也當不上乘務員。

老爺子生日這天是星期四,我要提早一天從Z城回G城去幫忙,這晚天很冷,下著雨夾雪,惡劣的天氣加上星期三的工作日,旅客並不多,包括我只有五個人,加上駕駛員老吳和小麗,七個人。

客車從車站緩緩開出,開著暖氣,暖洋洋的熏得一眾疲憊的上班族昏昏欲睡。我坐在最後一排,因為這裡的座位最寬,夜裡打盹最舒服。我用手擦擦窗玻璃上的水汽,看到窗外烏云密佈,又把目光轉回車內。

小麗無精打采地念了一遍乘車守則,沿著走道給每個乘客發礦泉水,把最後一支礦泉水塞到我手裡,順勢坐在我身邊,嘆了口氣:「唉,累死了。」

我把水瓶擰開,喝了一口,問:「怎麼了?」

小麗抱怨說:「上個星期加班,這個星期又加班,三天輪一次夜班,你說累不累?唉,明天才休息,慘啊。」

我順口說:「是啊,我看你眼睛都紅了。對了,這麼說你兩個星期沒回家?」

小麗躺在靠背上,點點頭算是回應。

我打趣問:「那不把你男朋友給憋壞了啊?你就不怕他出去找別人?」

小麗一推我:「去!亂七八糟的。他敢做初一,我就敢作十五。」

我被她推到,順勢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倒在我膝蓋上:「你回家要是發現他交不足公糧,你就來找我。」

小麗沒爬起來,索性把高跟鞋踢掉,直接躺在座位上,頭枕著我大腿,伸手在我大腿根捏了一把:「再胡說,我捏扁你。」

我摸摸她的瓜子小臉,又把手放到她胸前,笑道:「你長大了啊。當年還是小小的,現在長這麼大了。」

她把我的手拿開:「別亂摸,被看見不好。」

我抬頭看看,在最高的末排座位放眼望去,整個車廂的情況盡收眼底,因為是封閉式車廂,駕駛員只能通過兩側的觀後鏡來看路面情況,沒有正後方的觀後鏡,自然看不到車廂裡的動靜。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好怕?直接按住小麗胸部,揉了起來。這還不止,我低下頭,觀賞小麗微亂的小外套下纖細的腰肢,和窄裙裡的黑絲美腿。小麗身材那麼修長,胸部居然還挺豐滿。

小麗有些生氣,臉紅紅的,扭動著身體,說:「別摸,難受。」

我小聲對她說:「難受嗎?哥這就來疼愛你。」

小麗坐起來,急急忙忙整理一下衣領,細看車廂眾人。只見除了駕駛員老吳之外,人們大都耷拉著腦袋,半睡半醒,坐在我前一排的胖子還打著呼嚕。這才安下心,把頭倚在我肩頭,表情像極了我的親密情侶,手毫不客氣地放到我胯下,隔著褲子輕輕挑逗半硬的肉棒,低語:「彼此彼此,你不也是憋得快不行了嗎?」

我不甘示弱,手從她裙下伸進去,直奔兩腿間的桃源。滑膩的絲襪下,隱隱透出粗糙的異樣觸感,我好奇地把裙子撩起來,驚見一片黑森林歷歷在目——她沒穿內褲?不,有內褲,不過是極細的丁字褲!

小麗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車廂的照明燈關掉,向我這邊擠了擠,把我的手塞到兩腿間,夾緊了腿:「摸我……」

黑燈瞎火的,美女送上門,我豈有打退堂鼓之理?振作精神,用手指甲把她的絲襪撕開少許,撥開丁字褲,靈活的中指侵入她的肉縫裡,揉,搓,扣,一波接著一波。很快,滋滋滋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麗被我挑起性慾,甘泉汩汩而出,手也不閒著,把我褲鏈拉開,還不甘休,直接鬆了皮帶,扯下內褲,掏出肉棒,張嘴就含。

我家住G城,卻在千里之外的Z城上班,跟女朋友歡好也是十天半月才一次,這下被她在公車車廂裡公然挑逗,慾火一下就燒了起來,肉棒不到三秒就硬挺挺的,把小麗的嘴巴撐滿。

小麗吐出肉棒,似乎在滿意地笑著,小手一圈一圈在肉棒上套弄,舌尖頂住肉棒頭部,顫抖個不停。

手上的淫液越來越濃稠,越來越豐沛,我心想:這傢伙真是個小蕩婦,才挑逗幾下就騷成這個樣子,要是在床上發起浪來,還不把男人玩死?想到這裡,不由得嫉妒她的男朋友,這個男人竟能隨意享用小麗!太有福了!

小麗握著肉棒的手緊了緊,兩腿也夾得更用力,低吼道:「我濕透了。」

我知道她的潛臺詞,把手從她胯間抽出,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好有肉的屁股哦,坐在哥上面。」

小麗不太情願地坐起來,朝車頭方向瞥了一眼,確認黑暗能掩蓋她的痴女姿態,才把窄裙拉到腰間,面對面坐在我大腿上。

我摸到小麗胯下的絲襪穿了個巴掌大小的洞洞,毫無疑問這是我剛才的「傑作」,而濕漉漉的黑色毛髮則是她的信號旗,求歡的信號旗。

小麗左臂抱著我的脖子,右手捏著肉棒,一邊探索著自己的肉洞口,一邊把軟綿綿甜絲絲的舌頭送上來。

我照單全收,左手撫摸小麗圓滾滾的屁股,右手玩弄她顫巍巍的大乳房,嘴巴還貪婪地吸吮她的津液,哇,香噴噴,是香橙味的潤唇膏。

小麗的肉洞稍微含住肉棒頭部,濕透了的她慢慢下墜,肉棒就這樣一寸接著一寸被她「吃」進去:「嗯……你好大哦……」

有人說,女人的體香是吸引男人的最佳武器,我聞到她脖子根的香水味兒,本來只是出於職業需要的禮貌性質的香水,眼下成為了她體香的催化劑,引爆我們之間慾望的星星之火,頓成燎原之勢。肉棒精神抖擻,昂著頭捅在她的花心,我甚至感覺到,她的秘道被我頂得有些變形。

小麗的頭傾在我肩上,語氣發顫:「啊……太大了……好深……」

我問她:「我大,還是你男朋友大?」

小麗被我塞得幾乎說不出話:「是哥哥的大……把妹妹都……插穿了……」

我大為得意,抱著她的屁股,讓她前後前後地挪動,肉棒在她體內攪動起來,直接研磨她最敏感的子宮口:「要不要哥幹你啊?」

小麗忘形地喘息著,不得不掩著嘴巴說話,生怕引起別人的注意:「要……用力……好舒服……」

我感覺到她的肉洞在收縮,知道她高潮快到了,肉棒也有發射的傾向,便逗她說:「要不要哥以後每天都插你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