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的黃蓉

 第一章 初到密牢

等黃蓉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密室里,赤裸著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張石床上。自己剛剛還在指揮宋軍在襄陽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麽忽覺渾身酸軟,然后便昏了過去,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自己身下的床也是石頭的,但質地十分光滑。自己的手腳被用一種韌性極強的細繩捆住固定在床的四角。床不平,從自己腰的下部開始床面開始向上凸起了一段,加上自己的腿被分的很開,陰毛又都被剃掉了,自己的陰部就完全暴露在外了。

正當黃蓉不知所措之時一陣腳步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密室的門開了,進來兩個少女。兩人蒙著面,看不到相貌,個子稍高的少女手中牽著一條狼狗。兩人關上石門后摘下了面罩。黃蓉看清兩人相貌后大吃了一驚,原來二女正是郭芙和郭襄。

郭襄走到石床前,黃蓉這才看清兩個女兒的乳頭上都穿了小鐵環陰部的毛也都剃掉了。“娘,可想死女兒了,您還那麽俊呢。”郭襄的話把黃蓉嚇了一跳,女兒的聲音里充滿淫蕩,活脫一個小蕩婦。

“妹子你瞧,我說什麽來著?別看娘一天到晚滿嘴都是什麽貞烈、貞節的,其實也是個淫材兒,真個犯起浪來比咱們姐妹可得凶上百倍都不止呢。這不是還沒給她抹藥自己就浪叫起來了,呆會兒上了藥還不知道娘是付什麽淫賤相呢。”

“姐,瞧你,你沒見咱娘剛剛還掙了又掙麽?娘才不是什麽淫材兒呢,要不聖主還用讓咱倆調教娘嗎?等上了藥,哪個女人不都是一個樣兒?”

“嗚…嗯…嗚…唔…嗯…”聽到兩個女兒滿口的汙言穢語而且句句還都是侮辱自己,黃蓉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怎麽會變成這付樣子,可黃蓉拼命地掙扎在兩個少女眼里只是一陣陣性感的扭動。

“哼,我說什麽來著?這騷貨越罵還越來勁了,你看咱娘那付騷相,以前也一定好不到那去,我看以前八成像我說的…”

“你…你胡說,咱娘再怎樣也不會和楊大哥還有大武、小武哥他們私通的,就算娘有點不要臉也…娘最多也就是拿根筷子、黃瓜之類的自己解解癢…”

“嗚…嗯…嗯…唔…嗚…”黃蓉近乎瘋狂地掙扎起來,她快要被女兒們氣死了,可捆她的繩子沒有一點松動的迹象。

“別急呀,娘,女兒知道您現在浪的要命,女兒這就給您解火。妹子,你還不快給娘上些藥膏,我先給阿黃弟弟弄一弄,一會兒咱們一塊兒好好孝敬孝敬娘。”

郭芙說完就俯下身去,開始用手輕輕撥弄狼狗的肉棒,而郭襄則從石桌上拿來一盒藥膏開始在黃蓉的陰部塗抹。藥膏一接觸黃蓉的身體黃蓉就知道這是一種春藥,而且這藥十分厲害。

“嗯…嗯…唔…嗯…哦…嗯…嗚…”黃蓉怎麽也不願相信女兒會這樣對待自己,她絕望地掙扎著,眼淚開始沿著臉頰滴到石床上。而手腳上堅韌的繩子和铐子依然殘忍地禁锢著黃蓉,使她動彈不得。

郭襄並不理會母親的掙扎,她在黃蓉的陰部內外塗滿了春藥然后把剩余的藥膏抹在黃蓉的兩個乳頭上,最后郭襄又拿處一枚紅色的小藥丸用一個細長的鑷子將藥丸直接塞入黃蓉的下體深處。這個藥丸可非同小可,剛剛放入體內黃蓉就感覺下體火燒火燎,麻癢難當。

當郭襄收拾好了黃蓉,郭芙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條叫阿黃的狼狗仿佛對自己要做的事很是輕車熟路,郭芙剛放開它,它就跳到石床上,迫不及待地在黃蓉的陰部嗅了嗅就舔了起來。

“嗚…嗚…嗚…嗯…唔…哦…嗚…嗚…”黃蓉瘋子似地呻吟著,僅存的理智要求她一定要擺脫肉體的快感。黃蓉淚如雨下,她不明白自己心愛的女兒怎麽會這樣對待自己。兩個女孩看著狼狗淩辱自己的母親,漸漸也按奈不住了。

“姐,你瞧阿黃弟弟多喜歡娘呀,你再聽娘的浪叫,它倆可真是一對兒,咱們選個日子把娘嫁給阿黃弟弟吧。”

“哼!你個小賤人還好意思說呢,自己被阿黃干時不知淫液流了多少。妹子,你愛阿黃都愛瘋了。明知道咱娘是個淫賤貨,你還拿阿黃來勾引娘,然后又逼要娘嫁給阿黃…”

“哎呀,姐姐!你快別說了,都要羞死人家了。人家就是喜歡阿黃弟弟麽。

娘長得這般俊俏、可人,我自然想讓阿黃嘗嘗鮮了。再說了,娘又不虧什麽,你別看娘現在又哭又叫喚的,其實娘一定爽得不得了了…”

“呦,照你這麽說娘還得謝你了,你個小騷貨,你找條狗來奸娘,你還有了理。虧了娘當初爲了救你被公孫止和他那幫臭徒弟在絕情谷里奸淫了四、五個月。”

“哼!淨說我了,當初大武哥、小武哥都喜歡你,你又舉棋不定的,娘怕引起內亂就去勾引他們兩人,結果在荒郊野地被他們兩兄弟干得死去活來,后來你又用劍傷了楊大哥,娘又出面替你擺平,結果被楊大哥帶走兩個來月,天天邊被楊大哥干邊給龍兒姐姐舔穴,最后娘還是幫楊大哥的大雕解了十幾回火才被放回來的。娘剛回來時站都站不穩了。你后來和大,小武通奸被耶律大哥發現,爲了討好耶律大哥你還往娘的茶碗里下迷藥,讓他干娘…”

“噫,怪事。平時我給你講你不信,還說什麽娘貞潔,今天我剛說你兩句你就都搬出來了。”

“哎呀,姐,我說不過你。反正襄兒就是要娘嫁給阿黃弟弟!哼!”

“那娘要是不樂意呢?”

“娘,娘才不會不樂意呢…”郭襄被姐姐說得有點著急了,“再說,反正娘的武功也被聖主封了,連動一下身子都費勁,娘要是實在不聽話就…”

“嗯…嗚…嗚…嗯…”黃蓉的一陣強烈的呻吟聲打斷了姐妹的對話。狼狗早已經舔食夠了黃蓉的淫液,開始干黃蓉了,而黃蓉此刻達到了第一次高潮,但狼狗顯然不打算現在就放過黃蓉,它在黃蓉身上快速運動著身體仿佛在說:“別急,才剛剛開始呢。”

黃蓉在淫藥的作用和狼狗的侵襲下精神早已崩潰了,任由狼狗奸淫自己,她吃力地扭動著身體不時發出一陣嗚嗚的浪叫,叫人不知她是在做形式上的抵抗還是在配合身上狼狗的動作。黃蓉的呻吟聲在中空鐵球的干擾下顯得格外誘人。

“哎呀,好了,好了。就算要嫁也得等先調教完了再說呀,過一會兒阿黃就完事了,你去把黑子帶來吧。別把正事耽誤了。”

“知道啦,”郭襄輕輕一笑,“不過你得先答應把娘嫁給阿黃弟弟。”

“好,好!這麽一點事姐姐還能做主,就依你的願,調教好娘之后選個日子成親就是了。不過阿黃是十聖奇獸之一,可娘不是處子了…”

“不礙事的,讓娘當妾就行了。那我先去帶黑子來,你們倆可要好好伺候娘哦。”

郭襄高興地出了密室,屋子里只剩下郭芙還有黃蓉和她的“未婚夫”了。郭芙摘下了黃蓉的塞嘴球俯身吻起黃蓉的嘴,雙手還不住地揉搓黃蓉的兩個乳房。

“唔…哦…快…快來…哦…嗚…我要…哦…唔…”黃蓉胡亂地、艱難地呻吟著,現在她早已忘記了廉恥,只覺自己需要和什麽東西做愛。

當黃蓉達到第四次高潮后狼狗心滿意足地結束了對她的奸淫,它又舔了黃蓉幾下就蹦到床下去,坐到一個角落里去了。經過那一陣摧殘的黃蓉已經不再掙扎,她精疲力盡地癱臥在石床上喘著粗氣。而郭芙則含著黃蓉的一個乳頭輕輕地吸吮著,同時用手揉搓著黃蓉的另外一個乳房。

“芙…芙兒…”過了一會稍稍恢複了神志的黃蓉開始能斷斷續續地說話了,“你…你們這兩個小畜生到底在干什麽呀…你…你們這是怎麽了…”

郭芙好象剛要說什麽時郭襄回來了,黃蓉看到郭襄還帶來了一只比她矮一節的黑猩猩。黃蓉好象已經知道了她們要做什麽,她又開始徒勞地掙扎起來。

“不,不,放開我!你們這兩個小畜生!快放開我!放開我!芙……芙兒,別,別往我身上再抹藥了!不,不!你們兩個小畜生!我是你們娘啊!放開我!

放開我吧!”黃蓉現在已是淚流滿面,她扭動著身體,可全身的酸軟無力使她絕望,幾次想咬舌自盡可牙齒根本使不出力氣。

“不!別!芙…芙兒,別把那藥丸塞進去,娘受不住的,娘真的受不住啊!

不!…不!不要!襄兒,快攔住你姐姐呀,娘會沒命的!娘求求你們放了娘吧!

不!別呀!求你們了!求你們了!娘沒干過對不起你們的事呀!你們不怕遭…啊…不!不要呀!不要!你們若真恨我就殺了我吧!娘求你們了!別!不要…”

兩個少女並不理會黃蓉的哀求,很快她們便完成了準備工作。很明顯黑猩猩也是經過訓練的,它爬上禁锢黃蓉的石床開始玩弄黃蓉的陰部。猩猩把幾只手指插入黃蓉的陰道攪動幾下然后抽出來舔食粘在上面的黃蓉的淫液,反複幾次后它干脆趴下臉去直接舔黃蓉的下體。黃蓉絕望的呻吟聲仿佛刺激了猩猩的胃口,它開始越來越快地貪婪地舔食黃蓉流出的淫液。

“娘,您可真是的,怎麽還沒過門就偷起漢來了?”郭芙在一旁開始用言語挑逗黃蓉。

“你…哦…你這小畜生!”

郭芙接下來的行動對黃蓉來說到不是太意外,她狠很地給了黃蓉一個耳光。

“你個老騷貨!別以爲喊你聲娘你就能放肆了!”

“算了,姐姐。回頭阿黃弟弟自己會罰她的。”

“我…我…哦…啊…我…嗯…不!不要…哦…嗯…”黃蓉已經無心顧及姐妹兩人的話,因爲黑猩猩已經將它的肉棒戳進黃蓉的陰戶,巨大的陽具撐滿黃蓉的陰部,龜頭直抵在子宮宮頸。極快速的抽搐帶來的快感沖擊著黃蓉。

郭襄爬上石床,把自己的陰部緊緊貼在黃蓉嘴上要求黃蓉爲她口交,黃蓉猶豫了一下之后就在淫藥的作用下開始爲女兒服務。生理上的快樂和精神上的痛苦交替折磨著黃蓉。

她聽到兩個女兒淫蕩的聲音,她們好象在談幾種動物。黃蓉感到深深的絕望和恐懼,她想到自己已經不可能逃出這個地獄了。

第二天黃蓉醒來的時候郭襄已經在床邊等她了,黃蓉發現自己手腳上繩子已經解開,渾身上下還是沒有一點力氣。

“娘,您可醒了,姐姐和我都等您半個多時辰了。”說完郭襄又開始往黃蓉身上抹藥。

“別,別!襄兒,你們到底是怎麽了?爲什麽這樣待娘啊?到底…啊…不!

襄兒,你住手!不…啊…不行!你,你們是到底怎麽了?”

“娘,您就別問了,一時也說不清。”郭襄邊把一枚栗子大小的綠色藥丸塞進黃蓉的下體邊說:“聖主已經答應把您賞給姐姐和我了,等調教好了您,我們就選個日子讓您和阿黃成親,憑您的相貌、武功以后還能跟我和姐姐一同出去爲聖主辦事呢。”

“不,不行…啊…快,快停下!”黃蓉已經無心再聽郭襄說話,她身上的淫藥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來吧,姐姐都給您準備好了。”郭襄給黃蓉上完了藥,就抱起黃蓉出了密室。

“你怎麽這麽磨蹭!”

“娘剛醒啊,總得讓娘休息好吧。”

“好了,好了。趕緊開始吧。”

郭芙說完就從院子角落的一個月門出去了。郭襄則把黃蓉抱到院子中央的一面高高的斜面石桌上。

桌子的四角嵌有四個鐵铐子,不久黃蓉就被女兒頭上腳下地铐在石桌子上了。這張桌子下方也有突起,而且被铐在上面的人兩腿會因桌子的角度向下彎曲,這樣黃蓉的陰部就又是暴露無疑了。

郭芙牽回了一匹不高的紅馬,一進院子郭芙就開始蹲下身去用嘴含住馬的陰莖。等馬完全勃起后郭芙就把馬牽到石桌前。她不理會黃蓉的哀求放開了缰繩,馬則立即把前腿搭上桌子。

在郭襄的引導下馬的陰莖很快對準了黃蓉的淫穴,插了進去。馬的陰莖很快通過黃蓉的陰道,龜頭一下子卡住了黃蓉的子宮宮頸。馬的陰莖開始飛快地抽送,黃蓉的身體開始跟著上下顫動。

過了一會郭襄已經看得面紅耳赤“姐,姐姐,娘那里還要等半天,咱們也來樂樂吧,我…”

“哼,你個小騷貨一天到晚要個沒完,坐下吧。”

郭襄坐到石桌旁的一張石凳上,背靠著石桌分開雙腿。郭芙則在她身前跪下雙手扒開郭襄的陰唇開始舔郭襄的陰部,郭襄雙手揉搓著自己的雙乳不斷發出浪叫。等到郭襄泄過一次之后郭芙把郭襄抱下石凳,妹妹在上,姐姐在下兩人成69式躺到了草地上。

“襄兒,老規矩,誰先動不了就算輸了。”

“不來嘛!姐姐使賴,姐姐都先舔過人家了…啊…嘔…嗯…”

母女三人嬌聲不斷。

黃蓉此時已經是第七次高潮了,她滿臉通紅、呼吸急促,口中不斷發出幸福的呻吟聲。

第二章 意亂情迷

“郭伯母,郭伯母。您醒醒,該吃藥了。”

黃蓉是在一間看來普通的房子里被叫醒的,房子里有一張和密室里一樣的石床,床頭的小櫃子上擺著很多各式各樣的藥瓶。屋子的牆上挂滿了各類刑具。這時的黃蓉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她被一種毛茸茸的紅色繩子綁在一張弓形躺椅上,手腳上還拷了鐵铐。繩子仍是把黃蓉綁成大字形,並且還在黃蓉的胸前和陰部緊緊綁了幾道,繩子深深陷入黃蓉的陰唇中使她顯得格外性感。

一個白衣女子正捧這一碗藥湯站在她的身旁。黃蓉認出這個白衣女子是小龍女,她也和自己的兩個女兒一樣雙眼透著一股奸邪之氣。

“芙兒和襄兒去給聖主辦事了,我替她們伺候您幾日。真對不住您,我這里只有逍遙椅,您先湊合躺些日子吧。”說完小龍女開始往黃蓉的嘴里一點點灌藥。

黃蓉全無抵抗之力,只能任小龍女將藥給自己灌下。之后小龍女拿起一個藥瓶往黃蓉的陰部和雙乳上擦藥,黃蓉只能發出幾聲微弱的呻吟任由小龍女擺弄自己的身體。等小龍女把一顆深紅色的藥丸塞入黃蓉的下體后,黃蓉渾身上下已經又是火燒火燎了。

小龍女俯下身來,兩片香唇貼上黃蓉的嘴巴,黃蓉立時感覺頭昏腦漲在淫藥的作用下竟也來了快感。可小龍女好象沒有進一步蹂躏她的打算,吻過黃蓉后她直起身子一只手輕輕地撫摩黃蓉的臉。

“郭伯母,您也三十多歲了可看著竟然還像個二十來歲的少婦。您還是看開些吧,這樣活的不也痛快嗎。龍兒知道您是個貞烈女子,可被淫歡聖教抓來的女人還沒有能逃出生天的呢。像芙兒、襄兒那樣不是也挺好嗎。再說就算您逃了或自盡了,您不爲芙兒、襄兒她們想想嗎?若她們因爲您被聖主打入淫歡洞您不心疼?”小龍女略微沈吟了一下,“唉,我本不該跟您說這些,您現在還是乖乖聽話吧,以后您就明白了。”

說完小龍女就離開了房間。

聽了小龍女的話黃蓉感覺事情隱約有了一些眉目,原本一心想著自盡的黃蓉暗暗決定要先忍辱負重查清這個什麽淫歡聖教。可過了沒多久黃蓉身上的藥開始起了效應,黃蓉感覺渾身熱癢難當,特別是下體中猶如有無數條小蟲來回亂爬。

被春藥弄得欲火焚身的黃蓉偏偏渾身上下動彈不得,這滋味實在難熬,黃蓉已經開始輕聲呻吟起來,兩行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慢慢淌了下來。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小龍女回來了。這時黃蓉已經恢複了一點力氣,淫水也已經流了一大灘。黃蓉身子輕輕扭動著,她的下體癢的要命,黃蓉想撓一撓,可無情的繩索緊固著她,使她動彈不得。

見了小龍女黃蓉就像見了救星一般,她只希望小龍女像自己的兩個女兒一樣將她好好“調教”一番,可小龍女卻只是在一旁滿臉得意地看著她,沒有一點要動手的意思。

“龍…哦…龍兒,求…嗯…求你…”黃蓉早已經失去理智,現在的她只想讓什麽東西幫她解解下體的痛苦。

“郭伯母,您要龍兒干什麽呀?”

“好…嗯…好龍兒,快,快幫伯母…哦…幫伯母解,解解癢啊!”

“郭伯母,您哪里癢啊?”

“我…嗯…我下面,下面癢。”說著黃蓉又哭了出來,這到不是因爲小龍女故意挑逗她的話,只是黃蓉實在受不住淫藥的折磨,她的淫水又開始大流特流了。

“下面是哪里呀?郭伯母不說明白龍兒怎麽幫您呀。”

“是,是我的小穴。快,龍兒,伯母求求你了,快,快救救伯母,快呀!”

“哎呀,您早說不就行了,龍兒伺候您就是了。”說完小龍女就把食指伸入黃蓉的密穴之中,輕輕撥弄起來,還不時把手指含回嘴里然后說一句:“郭伯母,您的浪液好香哦!”

小龍女的手指故意在黃蓉的蜜穴口慢慢遊走,黃蓉淫水大作,不但不覺解癢反而感覺下體更加熱癢難耐。沒多久黃蓉已經難受得淚流滿面。

“郭伯母,怎麽了?是不是龍兒弄得不好呀?”

“龍,龍兒求你再用力些,伯,伯母好辛苦…”

“郭伯母,龍兒不是男的怎能讓您滿意呀?”

“你…哦…你給伯母想個法子呀…”

“郭伯母,龍兒養了三只火猴,平時無聊了龍兒便和它們玩玩,本想讓它們來伺候伺候您,只是怕您嫌它們下賤。”

“沒,沒關系,快,快把它們帶來…”

“郭伯母,這可是您自己樂意的,您以后可不能說我的猴兒們趁您之危。”

“是,是我自己願意的,快,快呀…啊…”

小龍女笑了笑就離開了黃蓉。很快就帶回了三只半人多高渾身火紅的猴子。

那些猴子很通人性,見到黃蓉,不等小龍女下令,立刻就躥到了黃蓉的身旁。兩只較大一點的一只跳上黃蓉的肚子兩手揉搓著黃蓉的乳房,嘴竟和黃蓉的嘴對在一起接起吻來,另一只則抓住黃蓉的兩條大腿把嘴貼到黃蓉的蜜穴上吸允黃蓉的淫液。剩下一只稍小一點的慢了一步,見黃蓉身上已經沒了地方急得抓耳撓腮。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就知道欺負小三子。小三子別急,姐姐陪陪你就是了。”說著小龍女脫下衣服坐到石床上。

“哎呀,小三子好壞!就知道欺負姐姐。”只見小龍女平躺在石床上,那只猴子正在把小龍女的手腳铐到床四角的鐵铐上。小龍女口上嬌聲喊叫讓猴子放開自己,可身體卻並不掙扎。那只猴子拷好小龍女后干脆用小龍女的亵衣堵到小龍女的嘴里,于是小龍女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了。

與此同時黃蓉身上的兩只猴子已經開始干黃蓉了。一只抱著黃蓉的腰,陽具在黃蓉的陰道里快速地抽送。另外一個則干脆把肉棒塞進黃蓉的嘴里讓黃蓉給它口交。黃蓉的身體被弄得來回扭動,不斷地浪叫,連結實的逍遙椅都開始發出吱吱的聲響。

叫小三子的猴子在小龍女的陰部吸食了一陣子淫液后也開始讓自己的肉棒享受小龍女的肉體。小龍女在巨大肉棒的沖擊下很快達到了高潮,小三子仿佛小孩受到了大人的稱贊,肉棒更加賣力地在小龍女的陰道里進出。足足折騰了兩柱香的工夫小三子才將自己的精液射進小龍女的下體。而它竟然不知疲倦,馬上又把堵小龍女嘴的亵衣拿掉,不等小龍女說話就將肉棒插入小龍女的口中。巨大的龜頭頂住小龍女的喉嚨使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小龍女只好用舌頭把猴子的陽具向外推,于是小三子的肉棒很快又硬如鐵柱了。

猴子抽出肉棒,用亵衣再次堵上小龍女的嘴,然后從櫃子中拿出鑰匙打開了小龍女手腳上的鐵铐,小龍女依然只是嬌聲呻吟並不掙扎。猴子從牆上摘下一雙手铐將小龍女的雙手反铐到背后。再把小龍女拖到床下,讓小龍女跪在床邊上身趴在床上。準備完畢之后,猴子開始進攻小龍女的后庭。只聽小龍女嗚地悶哼了一聲,然后開始更加興奮地嗯嗯呻吟,身體在床上來回搖動。

黃蓉的情況比小龍女更糟,兩只猴子經過幾次換位之后,黃蓉已經被淫弄得只能低聲呻吟了。兩只猴子意猶未盡,但可能是奸淫黃蓉奸淫的膩了,所以當它們發現小龍女時就立即放棄了黃蓉,跳到小龍女的身邊去了。于是小龍女被擡回床上,身上的三個洞立即都有了歸屬。小龍女好象對它們很是配合,雖然已經筋疲力盡但卻毫不反抗,任由三只猴子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而被猴子抛棄的黃蓉則因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黃蓉漸漸醒來。她依然被捆在逍遙椅上,身上猴子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都已經干了。而小龍女早已經被幾只猴子折騰得死去活來,現在她正被成大字形铐在床上,一只猴子在舔她的下體,另外兩只則各含這小龍女的一個乳房,三只猴子依舊興高采烈像是在品味美味佳肴。而小龍女雖然已經不支但依舊毫不掙扎,只是口上嬌聲求饒。

“停,快停吧,姐姐求你們了…哦…快,快停吧…啊…嗯…”

“呦,這是誰把龍兒姐姐弄成這樣的?”隨著聲音近來兩個少女。是郭芙和郭襄回來了。

“哼!還不是這個死小三子!趁人家不注意就…”

“啊,好你個小三子,竟然能將龍兒姐姐的穴道制住。”

“我是沒注意,不然怎麽會…哼!不說了!氣死了!氣死了!”

“龍兒姐姐,我看小三子是真喜歡上你了,不如你就嫁給它吧。”

“襄兒!你怎麽這麽喜歡當媒婆呀,剛把郭伯母和阿黃撮合到了一塊又打我的主意了。我看你自己到該早和阿黃成了親才對。”

“龍兒姐姐,你別亂說了,我已經把我娘許給阿黃了,我總不好和娘共侍一夫吧。”

“那有什麽的。反正郭伯母也是給阿黃作小。你作大不就行了。到時候襄兒管郭伯母叫娘,郭伯母管襄兒叫姐姐,嘻嘻…”

郭芙和郭襄抱開幾只猴子,放開了小龍女。小龍女穴道解開后也並不找幾只猴子報複。只是靠在郭芙的懷里休息。郭芙和郭襄進來時就沒有穿衣服,兩人現在已經是不可一日不交合的浪女,辦了一天的事回來本就已經春心大動,再加上看到了小龍女被三只火猴干的場面早已經不能自己了。

郭襄先忍不住了。她趴到床上抱起小龍女的兩條腿,這樣小龍女就被郭芙、郭襄姐妹倆橫抱在懷里了。

“龍兒姐姐,咱們三姐妹有好久沒一起親熱過了,咱們今天玩一玩吧。”郭襄邊親小龍女的雙腳邊說。

“姐姐被那三個小畜生淫弄了一天實在沒力氣陪你們了。你們玩吧,中間記得親姐姐幾口就行了。”

郭襄見小龍女累了也不強求。于是郭芙和郭襄將小龍女放到里面兩人成69式互相奸淫起來。

此時黃蓉已經清醒,又開始渾身熱癢難當了。原來小龍女給黃蓉喝的藥甚是厲害,不吃解藥就會一直春心蕩漾下去。此時黃蓉已經不顧廉恥了,只一個勁地浪叫。

“芙兒、襄兒,別光顧著自己樂,快來疼疼你們的娘啊!快,快來呀!”

“襄兒,干脆今晚就把你、娘還有阿黃的親事辦了吧。”郭芙說道。

“好呀!好呀!娘,您願意嫁給阿黃嗎?”

“娘…娘願意!娘願意!襄兒作大娘作小…哦…我…哦…我要呀,快…快干我…”現在的黃蓉失去了理智,現在她只想快點和狼狗作愛。

于是姐妹倆很快帶來了阿黃和黑子。在小龍女的房子里舉行了一套簡單的儀式之后,郭襄成了阿黃的老婆,而黃蓉則當了小妾。

剛拜完堂,郭襄就迫不及待地讓姐姐把自己铐到床上開始和阿黃做愛。小龍女用一根光滑的木棒替黃蓉解火,而郭芙則在地上和黑子交合起來。

經過一個多時辰,小龍女見黃蓉等人依舊浪叫不止,于是便將郭襄從床上解下,用手铐把三人的手都铐到背后,再給三只火猴喂了淫藥讓它們替自己擺弄黃蓉,自己到旁邊的房中休息去了。屋子里只剩下黃蓉母女任由五只野獸奸淫。

第二日小龍女很晚才起床。當她回到黃蓉母女所在的房間時,三人早已經被淫弄得暈死過去了。小龍女解開郭芙和郭襄的手铐,給三人喂了一些補藥之后小龍女將黃蓉按原樣在逍遙椅上捆好。自己今天晚上還要去爲聖主辦一件棘手之事不能守在三母女身邊,爲防三人再遭奸淫小龍女將五只動物鎖了起來。

第三章出 虎穴入龍灘

“程女俠,您這是何苦啊?乖乖把書交出來,龍兒讓您走就是了。”小龍女手持寶劍,在她對面癱坐著一位四十出頭,相貌俊美的中年婦人。

小龍女已經在這片林子里追了面前的婦人十幾里路,現在對方被她的暗器打中,癱倒在她腳下。

“呸!妖婦,你助纣爲虐不會有好下場的!”

“隨您怎麽說吧,我只再問您一句:書在哪?”

“我死也不會說的,你殺了我吧!我…”話還沒說完婦人已經被小龍女制住了穴道昏了過去。

“呵呵,程女俠這點到是不必擔心,龍兒還不至于殺您,不過皮肉之苦您怕是免不了了。”說完小龍女抱起婦人展開輕功在樹林中急馳起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小龍女抱著婦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這次有人闖入天外歡界已經惹得淫歡聖教教主大怒,而被認爲是鎮教之寶的《浪女心經》又被人盜走,這次淫歡教遇到的麻煩真是前所未有。身爲淫歡教四護法之一的小龍女更是被教主狠狠地訓斥了一頓,並限她三月之內找回《浪女心經》。

小龍女花了十多天才找到一個因爲找不到出口而困在天外歡界中的程瑤迦,可又搜不出書來,小龍女自然是心急如焚,只想趕緊回去與郭芙、郭襄姐妹一同給程瑤迦用刑讓她招出《浪女心經》的下落,所以平日需要一個多時辰的路今天只花了半個時辰就走完了。

一進院子小龍女嚇了一跳,原來她不在的這幾日這個院子有外人來過,院中的幾間屋子的門窗已經被砸壞。

小龍女趕忙跑進黃蓉的屋里,結果黃蓉早已沒了蹤影,逍遙椅上被綁的人換成了郭襄,而郭芙則被反捆住雙手躺在地上,兩人都已經昏死過去,身上到處都是干了的精液,幾只動物則都已因爲過度的性交脫陽而死。屋子里的藥物和小件刑具都已經被洗劫一空,牆上用紅筆寫了“淫虐生母,天地不容”幾個大字。

小龍女趕忙將郭襄、郭芙的繩索解開把兩人放到床上。給兩人喂下自己隨身帶的藥物后,小龍女將程瑤迦捆到逍遙椅上,然后開始爲兩姐妹運功。

經過了一夜的救治兩姐妹中功力交強的郭芙才悠悠轉醒。見了小龍女郭芙一下子哭了出來,“龍兒姐姐,襄兒呢?襄兒是不是死了?”

“芙兒,你放心,襄兒只是功力差些還沒醒來,她沒事的。你們這是怎麽回事?郭伯母哪去了?”

“是大小武干的!”

“他們也進了天外歡界嗎?可他們的武功不如你和襄兒啊。”

“龍兒姐姐走后沒幾日娘身子里春藥的藥勁就過去了,又開始一天到晚尋死膩活的,我和襄兒見這樣也不是辦法就商量著接著調教娘。大概三四天前,我和襄兒讓阿黃和黑子干娘,襄兒看了又要我和她親熱,我覺得總互相舔來舔去的沒意思,再加上以爲沒人能進天外歡界所以就和襄兒把那三只火猴放了出來。它們一上來就又要點我和襄兒的穴道,因爲每次它們玩弄咱們姐妹都是淫弄一日就放開咱們,再加上被它們點了穴捆著玩也確實有趣些,所以我和襄兒也就沒在意,依了它們。可誰知剛剛被猴兒們制住大小武就進來了…嗚嗚嗚…”

“他們把郭伯母劫走了?”

“嗯,他們還拿了好多藥和刑具,臨走又給幾只動物喂了奪命淫歡散…嗚嗚嗚…阿黃它們就…嗚嗚…龍兒姐姐,我們對不起你…”

“好了,好了。你們沒事就好,這不怪你們。沒事了,沒事了。”小龍女一邊安慰郭芙一邊思慮著下一步該怎樣尋找《浪女心經》。

大小武帶著黃蓉出了天外歡界,趕了一天的路來到襄陽附近的一個小村子里。這里因爲長年的戰亂早已經沒人居住,郭靖就在那里等他們。

過了幾日,黃蓉醒來時郭靖就在她的床邊。

“蓉兒,你可算醒了。”

“靖哥哥,我對不起你,你殺了我吧。”見到了丈夫黃蓉立即痛哭起來,她以爲自己這些日子所受的屈辱折磨終于可以結束了。

“蓉兒,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回頭再慢慢給你解釋。你千萬不能想不開,要搗毀魔教還真得有你幫忙不可呢。記住了,不管發生什麽你萬萬不能死。”

見郭靖說話時的神態,黃蓉相信這次的事情非常緊急,恐怕整個武林要有一場浩劫。于是她打消了自盡的念頭,要死也要先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蓉兒,我還有要緊事要辦,我先留大武小武照顧你,你要一切聽他們的安排。時間緊迫,我不能耽誤,回頭咱們在桃花島見。”說完郭靖給黃蓉喂下一碗藥,黃蓉不一會就又睡了過去。

安頓好了黃蓉,郭靖把大小武叫到了院子里。

“我還有要緊的事情要辦,你們就在這里照顧師娘,順便練習我教給你們的武功。一個月后帶你們師娘去桃花島。”

“師傅,爲什麽我們不現在就去桃花島呢?”

“你們起碼得把這書里前一章的功夫練好,在這里不會有人打擾,正好你二人可以練功。練不會這功夫,你們自己連天外歡界都進不了,以后怎麽和魔教斗。”

“可師傅,這里一個女人都找不到,我和小武怎麽練啊?”

“你們師娘不就是女人嗎?她現在雖然武功使不出來,可畢竟有內力做底子,正合適你們練功用。”

“哥,既然師傅都這麽說了,咱們趕緊開始練吧!”回過神來的小武已經迫不及待了,說話時顯出難以抑制的沖動。

“你別急呀,師娘現在剛剛睡下,得等她醒來以后再玩…不,不,是再練功才有意思呢。咱們先準備一下。到晚上師娘醒了咱們再玩…不,再練個痛快。

當黃蓉再次醒來時她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綁到背后,小腿被折起和大腿捆到一起,兩腿被分開和雙手綁到一起。武氏兄弟正抱著她把她往房梁上吊。

“你,你們干什麽!?放開我!你們兩個小畜生!”本以爲逃離苦海的黃蓉現在幾乎已經絕望了。她想自盡可渾身一點力氣都使不出,只能任由兩個徒兒擺布。

“干什麽?師娘您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們兩個小畜生當然是要干您了。反正您在您閨女那里已經被那麽多畜生干過了,再多被畜生糟蹋幾回也無所謂了。”武氏兄弟已經將黃蓉挂好,小武邊揉搓黃蓉的雙乳邊出言挑逗黃蓉。

“我,我是你們師娘啊!你們快放開我!你們兩個小畜生!快放開我!”黃蓉一邊罵武氏兄弟,一邊用盡力氣徒勞地掙扎,而眼淚也同時從她的美目中流淌下來。

“師娘,您還是別費勁了,您身上的這捆仙繩就算您武功不失也掙脫不了,更別說您現在有內力使不出了。您還是乖乖依了我們吧,別瞧您都五十了,可看著還像三十多歲一樣,我們兄弟好好伺候伺候您,這樣您自己倒也落個快活,若真把我們兄弟惹煩了,您也不會好受吧?”

大武兩手撫摩著黃蓉的大腿,嘴貼在黃蓉的美臀上親著咬著。小武則蹲在黃蓉的身下,兩手揉捏著黃蓉的兩肋,口中含著黃蓉的一只乳房。

“我,我是你們師娘啊!快放了我!別!不要…啊…放了我!”

“師娘,您還是聽大哥的勸吧,芙兒、襄兒還是您親閨女都弄幾只猴子、猩猩來干您,相比之下我們對您已經夠客氣了。您若再不聽話,我們兄弟兩個出去找幾條野狗或是抓幾十個叫花子來。到時候師娘可就不會那麽舒服了。”

聽了小武的話黃蓉果然不敢再罵,也不再掙扎。像默許一般任兩人奸淫。

兩人在黃蓉身上胡亂親摸了一陣之后,大武開始舔黃蓉的陰部,而小武則邊揉搓黃蓉的雙乳邊把嘴貼到黃蓉的嘴上,舌頭滑入黃蓉口中與黃蓉的香舌攪在一處。

黃蓉被自己的兩個徒弟任意淩虐又不敢掙扎,心中感覺真是生不如死,眼淚流得更加厲害。小武見狀立即用嘴舔去黃蓉臉上的眼淚。

“師娘,只要您乖乖聽話,我和大哥一定好好伺候您,讓您欲仙欲死。反正您連畜生都陪過了,還有什麽想不開的?”

這時大武已經舔夠了黃蓉的陰部,開始往黃蓉的陰部塗春藥了。

“別!別摸!不要啊!”

“師娘,再不聽話我們可真要罰您了!”小武威脅黃蓉時屋外正巧傳來一聲野狗的叫聲,黃蓉立即嚇得魂不附體。

“別,別罰師娘,師娘聽話就是了。”

見黃蓉屈服,武氏兄弟開始把陽具分別插入黃蓉的陰部和口中。黃蓉則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身體隨著兩個徒弟的動作來回擺動。

兩人對黃蓉垂涎已久,所以干起來分外賣力,不多時便將精液射入黃蓉的陰道和口中。黃蓉也很識趣,不敢將口中的精液吐出而是全部吞下。

隨后兩人要求黃蓉用嘴將自己的肉棒含大,接著兩人交換位置,繼續奸淫黃蓉。到后來兩個人奸得膩了,干脆不顧黃蓉的哀求插起了她的肛門。

黃蓉就這樣被自己的兩個徒兒奸淫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黃蓉昏死過去,武氏兄弟也累得夠戗,就決定先放過黃蓉,兩人回房睡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暈死過去的黃蓉被吊在房梁上,不時從嘴角、陰部或肛門中流出武氏兄弟的精液。

第四章初歸桃花島

自從丟了黃蓉以后,小龍女和郭氏姐妹就把所有的氣都撒在了程遙迦身上。

程遙迦終日被禁锢在院中的石桌上,小龍女她們養的動物中只剩下了那匹紅馬,它自然也就成了虐待程遙迦時最重要的工具。

每天夜里,紅馬就被郭芙喂了摻藥的草料,然后等上一夜,第二天一早被牽到那個綁著女人的石頭桌旁。早已經等得不耐煩的紅馬回立即熟練地把陽具插入那個女子的陰道中,然后快速的抽動。

女人是沒權力拒絕這場性交的,因爲她被緊緊地固定在石桌上,根本動彈不得。女人能做的只是無助地咒罵、哀求和呻吟。

紅馬不喜歡程遙迦,就像它不喜歡以前的黃蓉一樣,雖然在人的眼中她們美豔絕倫,但在紅馬看來,這些被牢牢固定在石頭桌子上供自己發泄性欲的女人實在不如一匹母馬來得可愛。它只是在郭芙喂給它的性藥的作用下才和石桌上的這些赤身裸體的“怪物”沒命地交合。

因爲黃蓉被劫走,小龍女和郭芙、郭襄被罰吃下了一種特制的春藥,一旦發作就無法自制,必須交合數次方可。這藥每日少則發作一二次,多則四五次。以前的動物又沒了,三人只能靠軟木的假陽具解火。

而程遙迦每天除去供紅馬奸淫以外還要充當郭芙等人的發泄工具。有時郭芙會在她的陰道口擦些紅色的藥膏,讓她感覺熱、癢難當。有時郭襄會從地窖中拿來幾塊寒冰塞入程遙迦的子宮,讓她疼得死去活來。

小龍女見紅馬氣力有限,就跑到山里隨便抓些動物回來奸淫程遙迦。不久程遙迦的身體就已經體驗過了各種小龍女能找到的動物的陽具。野狼、猴子、狐狸都是程遙迦身體的常客。只可惜這些普通的動物不如紅馬強壯,禁受不了性藥的考驗,大多是在程遙迦的身上脫陽而亡。

武氏兄弟將黃蓉送回了桃花島。當兩人把黃蓉交給來接他們的一位聾啞仆人時黃蓉已經被打扮回了原來的樣子,沒人能看得出這位美麗、尊貴的婦人所遭受過的侮辱和蹂躏。仆人給了兩人一封信,武氏兄弟看過之后匆匆乘船離去。

黃蓉已經好久沒有回過桃花島了,上次離開時自己還是人人尊敬的郭夫人,可現在黃蓉感覺自己好象成了一個人盡可夫的娼婦,好長時間沒有穿過衣服的黃蓉開始覺得對衣物有些不適應了。

桃花島上好象只有幾名聾啞的仆人,他們把黃蓉安頓在以前她自己的房間里,由一位中年婦人每天細心的照料著黃蓉。黃蓉的身體漸漸開始恢複,但她依舊渾身無力,動彈不得,連說話都十分困難。

一日晌午,中年婦人忽然把黃蓉抱到浴室,仔細地把黃蓉身子的各個部分清洗干淨,然后將她泡在水中,還向桶里加了不少散發香氣的藥水。直到中午才將黃蓉抱回房間。正當黃蓉對今日的日程變動大惑不解時,中年婦人領來了一位少年。

“娘!”黃蓉的思緒被郭破虜打斷了。

“破虜。”見到久別的兒子黃蓉悲喜交加,想到自己前幾日受的委屈黃蓉竟哭了出來。

郭破虜撲到黃蓉懷里,見到母親也使他激動異常。

“你爹和你外公他們呢?”許久,黃蓉才止住眼淚,詢問其他家人的情況。

“爹和外公有事趕不回來,他們叫我先回來陪娘。爹和外公還讓娘幫我練他們新教的武功呢。”

“哎!可惜娘現在這個樣子怕是幫不了你練功了。”黃蓉想到自己的武功全失,渾身的內力使不出來,不禁又要流淚。

“不,娘您呆著不動就行了。”

“可我…”

還沒等黃蓉說完,郭破虜的嘴已經壓上了母親的雙唇。他的舌頭輕易地進入黃蓉的口中,和母親的香舌攪在一起。

面對兒子突如其來的侵犯,黃蓉沒有反抗的能力,她甚至沒有力氣咬傷自己口中兒子的舌頭。她只能任由郭破虜的舌頭在自己的嘴里橫沖直撞。黃蓉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兒子的初吻,因爲他正在瘋狂的吸潤、攪動。

黃蓉能明顯地感覺到對方那不可名狀的激動,同時她也察覺到自己身體的反應,那是一種她已經有些習慣了的反應。黃蓉明白了爲什麽仆人會在剛才給自己洗澡,也明白了那些散發香味的藥水的用途。

郭破虜終于結束了給母親的長吻,開始動手脫去黃蓉的衣服。除去低聲咒罵和痛苦地流淚之外,黃蓉沒有其它的事情可做。她的身體里不但沒有一點力氣可供她做出實質性的抵抗,而且一種令她羞恥的肉欲的快感正在悄無聲息地在她的身體中迅速蔓延。

郭破虜不像武氏兄弟那般著急,他不緊不慢地脫下黃蓉的一件件衣服。床上的這個女人那潔白如雪的肌膚、嬌美的面容、晶瑩的眼淚、清幽的體香、婀娜的身軀、美妙的嗓音發出的咒罵和呻吟、以及她身爲自己母親的身份都使郭破虜感到無比的激動。郭破虜很清楚,對于自己的母親已經不可能有什麽奇迹發生,他可以盡情地享受強暴母親帶來的快樂。

郭破虜脫去黃蓉最后一件底褲時黃蓉的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黃蓉因爲自己無法抵斥肉體的欲望而痛不欲生。郭破虜看著黃蓉已經潮濕了的下體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便俯下身,吻去黃蓉面頰上的淚水。

“娘,您真美,就像三十出頭的人一樣。”

“你…你這小畜生,你當心被雷公劈死!你…嗚…嗯…嗯…”不等黃蓉說完郭破虜已經又一次吻上了母親的雙唇。這個吻的時間倒不很長,馬上郭破虜又開始親吻黃蓉身體的其他部分。

“能和娘這樣的美人睡一覺,就是真被雷劈死孩兒也心甘情願。”

邊說郭破虜邊親吻著母親的耳垂。接著是下颚、脖子和前胸,最后停在乳房上。黃蓉的兩個乳房早已變得堅硬挺拔。郭破虜在母親的乳頭上得意地輕咬了一下。不久郭破虜的雙唇離開黃蓉的乳房,經過腰和小腹最終停留在黃蓉的大腿根部。

兒子的舌頭在黃蓉的大陰唇外側輕輕地舔著,雙手慢慢揉搓著母親的雙乳,十幾個來回后黃蓉的咒罵聲已經完全被她的呻吟聲所取代,而她的下體也早已是春潮洶湧了。郭破虜把母親的雙腿架在肩上,舌頭開始攻擊黃蓉陰道口和肛門之間連接的部位。

黃蓉感到自己的下體開始酸麻難耐,嘴中仿佛不受控制地發出陣陣呻吟。聽到母親夾雜著快樂和痛苦的呻吟聲,郭破虜好似小孩子受到了大人的鼓勵一般,更加賣力地拾掇起自己的母親。

當郭破虜的舌頭回到母親的陰道口時,黃蓉已經是水如泉湧了。郭破虜把黃蓉分泌的透明淫液幾口吃光,然后用手分開黃蓉的大陰唇,含起一片在嘴里把玩。

很快黃蓉的身體開始顫抖,這時郭破虜忽然在母親的陰唇上輕輕一咬,黃蓉不禁“啊!”地叫了一聲。如此幾次之后,郭破虜用手扒開黃蓉的陰唇,母親腫大的陰蒂在他面前暴露了出來。郭破虜的舌頭在黃蓉的陰蒂上輕點了幾下,正當黃蓉馬上要到高潮時,郭破虜忽又改舔起母親的陰道口來。

如此這般,直把黃蓉弄得死去活來。感覺好象每次就要到高潮,卻都被兒子硬堵了回去。情急之下黃蓉的眼淚又從美目中傾泄而出。

不知又被兒子折騰了多久,那條濕乎乎的舌頭終于又回到了自己那顆珍珠旁邊。這次郭破虜像是放過黃蓉了,只見他的舌頭點、壓、撥、挑。幾下子黃蓉就又已經渾身顫抖了。郭破虜用舌頭在黃蓉的陰蒂處弄了一陣,然后把母親的陰蒂在口中含了一下,接著又一陣猛攻,黃蓉的身體一陣劇烈地抽動,接著淫水從黃蓉的陰道中狂瀉而出。

郭破虜這時才脫去所有衣物,然后將自己的陽具加在母親的雙乳之間,來回摩擦了幾十下,一股白色的精液噴射而出,落到黃蓉的臉上。黃蓉此時只感到下身麻癢,淫藥已經剝奪了她僅存的理智。

“快…哦…快啊,破虜…哦…快弄娘啊…哦…”

“娘,還想要就幫我把它吹起來吧。”說著郭破虜把自己的陽具伸到了母親的嘴邊。

黃蓉馬上就馴服地張開了嘴,含住兒子的肉棒。不一會,郭破虜的陽具就又硬如鐵柱,可他並不將陽具拿出,黃蓉也只好最終將兒子的精液全部吞掉。

又含了一陣郭破虜才將陽具掏出插入母親的陰道,開始飛快地抽送。原來郭破虜也早已吃過了淫藥,因此長立不倒。而黃蓉則配合著兒子的動作忘我地發出一陣陣快樂的呻吟,直到被兒子奸淫得昏死過去。

第五章赴天山

黃蓉漸漸醒來時她下身的淫液和精液都已經干了。郭破虜正坐在她的身邊呆呆地看著她。黃蓉看著一旁的兒子,心里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傷和憤恨。

發現母親醒來,郭破虜的眼中閃過一絲慚愧、痛苦的神情。雖然只是發生在一瞬間的事情,但兒子心態的微小變化並沒有逃過黃蓉的眼睛。黃蓉心中的憤怒也因此減淡了一些,她相信兒子應是本性善良,只是因爲年輕,一時把持不住才做出了那禽獸勾當。

“破虜,娘知道你是一時糊塗了才做出這種事來的。你……你只要以后能真心改過、好好地做人,今天的事娘也不追究了。將來娘會給你找個好媳婦來陪你、照顧你的。今后你決不許再干這種畜生干的事了。否則你爹和你外公也不會放過你的!”

“就是爹和外公讓我用娘練功的。”

“你,你胡說什麽!他們讓你練什麽功了?你自己做出這種事,你還……”

“爹和外公讓我練的是《禦女經》上的內功心法,”郭破虜打斷黃蓉的話,“練習時需要有女子作練具,越是會武功的女人當練具練起來越方便。爹讓大小武把娘送回桃花島就是給我練功用的。”

“呸!你這小畜生!你竟然還敢說這出種話來。你……”

“信不信由您!”郭破虜再次生硬地打斷母親,他又撲到黃蓉的身上,強吻起黃蓉的雙唇同時雙手開始輕輕地揉搓母親的乳房。

“嗚……嗚……嗚……”黃蓉只能用呻吟聲作爲回應。她清楚地感覺著兒子的一舉一動但卻無可奈何。平日里的那個還接不下自己十招的毛頭小夥子現在正肆虐著自己的身體,而黃蓉所能做的只是流淚和呻吟。

很快,黃容感覺到一顆藥丸被兒子塞入了自己的體內,身體接下來的反應清楚地告訴黃蓉藥的功效。當兒子滾燙的陽具終于再次插入黃蓉早已麻癢難當的下體時,黃蓉的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一種無法抗拒的歡快感覺讓黃蓉感到無比的屈辱。

黃蓉能很清楚地感覺到一股內力經自己的下體流入體內,它比兒子以前的內力強大得多,而自己身體中的內力也開始蘇醒並被兒子帶動著開始在周身遊走。

但這股力量好象並不屬于黃蓉自己。它完全聽由郭破虜的指揮,肆意在黃蓉的身體中遊蕩。這時一個可怕的念頭在黃蓉的心中産生:“難道兒子說的都是真的?

不!這絕不可能!不可能!不!不……”

“啊…啊…好,好舒服…哦…啊…”黃蓉很快就被淫藥完全征服了,肉體的快感讓她又開始了快樂的呻吟。

程遙迦因爲下身傳來的一陣劇烈的疼痛醒了過來。她感覺一雙粗糙的手正摟著自己的后背,兩條毛茸茸的胳膊夾在自己腰的兩側。巨大的肉棒正在程遙迦的陰道內快速穿行著。一只白色猿猴正抱著程遙迦在草地上淫弄。而程遙迦則渾身癱軟,只能對此聽之任之。

“又是只猴子。已經連續兩三天都是猴子了。看來狼已經快被小龍女抓完了……還是在草地上舒服些呀,相比之下石頭桌子太硬了……”

早已被連續不斷的折磨得崩潰了的程遙迦無力地躺在草地上,邊被一只白猿奸淫邊胡思亂想著。不遠處時不時傳來女子的呻吟聲,三個美麗的女人抱作一團。郭氏姐妹正帶著綁在下體的木制假陽具一前一后地淫弄著小龍女。小龍女這時雙手被反綁在身后,臉色绯紅。現在三個女人只能用這種方式滿足自己的欲望。

“龍兒姐姐,這只猿猴真厲害呀!都三天了還能用。”

“那……哦…那當然,這可是姐姐花了…啊…花了六天才在深山里找到的…哦…”

“襄兒,你還不知道呢,龍兒最貪心了,要不是我找到她,這小賤人說不定就和那猿猴私奔了呢。”

“我…哦…我才不是呢!”

“還賴,那當時你怎麽一個勁地跟那猿猴在草地上野合?”說完郭芙在小龍女的乳頭上輕咬了一口,小龍女隨之一陣顫抖。

“我…哦…我剛捉住它不久藥瘾就來了,只…啊…只好拿它來解解火了。”

“都被捉奸在地了還要賴麽?襄兒咱們來好好調教調教這個小賤人。”說罷郭氏姐妹把小龍女擡到石桌上面。小龍女半推半就,口中連連嬌聲求饒。很快她就被捆好了。郭芙繼續用假陽具奸淫小龍女,而郭襄則爬到小龍女的身上,用陰部貼緊小龍女的嘴。

“龍兒姐姐,你幫我弄二十次便放了你。”

“嗚…嗚…”嘴巴剛一碰到郭襄的下體小龍女就立即賣力地舔了起來。小龍女貪婪地吸食著郭襄的淫液以補充因長時間淫亂而缺乏的水分。

這樣折騰一陣子之后郭襄和郭芙就互換位置,由郭芙來享受小龍女的服務而郭襄則開始不知疲倦地舔弄小龍女的下體。

“娘,今天這次怕就是最后一次了。咱們多來幾個新花樣吧。”郭破虜邊說邊用細繩將黃蓉的手腳捆到一起。其實黃蓉早已經沒有了反抗的能力,郭破虜將黃蓉綁起來只是爲了方便自己奸淫罷了。

面對兒子一次次的侵犯,黃蓉只能報以無助的呻吟。自從兒子回來之后黃蓉每天都要獻出自己的身體供兒子發泄。郭破虜每次奸淫母親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動作也漸漸開始有些粗野。黃蓉常常會被兒子奸淫得昏死過去,然后又在下體傳來的強烈刺激下醒來。

郭破虜不理會黃蓉的哀求,他很快就將黃蓉綁好了。看著被紅色細繩緊緊束縛著的母親,郭破虜的感覺就像是在看一件自己親手完成的藝術品。郭破虜對自己的手藝很是滿意。黃蓉現在的樣子適合郭破虜侵犯她的身體的任何部位。

“娘,把舌頭伸出來。”

聽到兒子的命令黃蓉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后就老老實實地把舌頭吐出讓兒子含在嘴里。黃蓉清楚倔強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兒子只需要一顆小小的藥丸就可以立即讓自己忘記一切羞恥,把自己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蕩婦。

“娘,您可比前幾日聽話多了。看來我的藥還真管用呢。您這個樣子就對了,這樣把您交給她們我也放心些,省得您又多受苦。”

“你…你要把娘交給誰?”黃蓉心頭一陣恐懼,生怕自己又落回到女兒們手中。

“一會兒天山靈鹫宮的幾位師姐要來接娘過去。”

“不!我不去!”雖不知靈鹫宮是什麽地方,但這些天的遭遇告訴黃蓉自己到了那里日子決不會比現在好過。

“破虜,娘求你了!別把娘送走,娘一定聽你的話,娘一定好好陪你…”

郭破虜沒有理會黃蓉,他又開始慢慢享受母親的身體了。畢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黃蓉感覺到很多兒子以前從未有過的近乎瘋狂的動作,黃蓉明白現在的自己在郭破虜的眼中已經不是母親而是娼妓。黃蓉的感覺由痛苦轉爲快樂,又由快樂轉爲痛苦。兩種感覺不停輪換著,直到黃蓉再次昏死過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