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FATE同人】Darkness Under The Glory Honor (黑王X貝狄威爾)

前言:

試貼

請勿私自轉載

時近傍晚,中央訓練場上,操練的軍隊已收隊多時,場上仍有兩道身影對峙著。

其中一方領先發難,一柄長槍自身側射出,直朝對方面上擊出。

鏘!

只見一柄長劍,泰然舉於其前,以劍身外側引導長槍偏離本該直擊的軌道,自臉旁劃過,輕鬆化解了攻勢。

「喂喂喂…沒搞錯吧,貝狄威爾?我可不是來這裡陪你浪費時間,連我都能看穿你的招數,你引以為傲的速度呢?」

發言的人是王的義兄,凱爵士。自從阿爾托莉亞登基為王之後,凱就成了宮廷的理事,同時也是王的好諫臣,只是有個實在讓人不敢討教的長舌屬性……

「萬分抱歉,請再給我一次機會。」貝狄威爾重新擺好架式,眉頭緊縮著,準備捕捉出招的機會。

「看你那張苦瓜臉就知道你一定有什麼心事。比試的時候心有旁騖可是會致命的啊,這你不是最清楚的嗎?我說你啊……」

不等凱話說完,貝狄威爾已舉起手制止:「我…我知道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別再念了…」

在王城裡的每個人知道,千萬別讓凱逮到機會說教,否則記錄下來的牛皮紙量會比鄰國的偵查報告還厚,當然,連王也不例外。

無視貝狄威爾的哀求,凱繼續說:「我還不了解你嗎?認真盡責的貝狄威爾爵士啊,肯定又是王的事情吧?」

貝狄威爾沉默了一會兒:「我不配做圓桌騎士,我沒有騎士高潔的情操,甚至連成為騎士的理由,都那麼自私……」

「呵呵……」

「你笑什麼……」

「前者,在梅林指定你為圓桌騎士時,就已經有了答案。你的理由,從小立志成為騎士時,就只有一個──輔佐你的王,成為她的後盾。」凱出手制止想反駁的貝狄威爾:「而且我還知道,你愛著她,愛著王面具之下背著沉重包袱的阿爾托莉亞,願為她而生,代她而死,所以進而成為近侍,不是嗎?為所愛之王犧牲奉獻,卻有辱騎士精神?哈哈哈──」

最不願的就是被你調侃,貝狄威爾瞪視著凱心中暗罵。深省之後,的確,為了偉大的亞瑟王他可以不惜一切,即使賭上性命。然而光耀之下的陰影,即是對阿爾托莉亞非分之想的罪惡感。

「傻小子,你想讓王更注視你吧?」

「這…」無法否認,「……能允許嗎?」

「從小你就跟她玩在一起,有何不可?王的頭上有根翹毛吧?」

「啥?王的翹毛怎麼了嗎?」

「不列顛統一之前,那是與北方的雷恩斯王打賭的籌碼。雖然那場戰爭最後搞得像守護翹髮之戰,但在我眼裡,那不過是個開關。」

「開關?」

「咳……我是自言自語,」為了掩飾那得意的詭笑,凱故作姿態,背對著貝狄威爾,喃喃自語:「小時候頑皮,常捉弄她那顆呆腦袋,有次不小心碰掉了……」

「常嫌我煩,老是捉弄她,總是退避三舍的妹妹,居然……對我殷情了起來……我從沒感受過原來做哥哥是那麼的美好……」凱煞有其事的露出享樂的表情。

貝狄威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雖然明白凱和王的感情總是表現在打鬧上,但向來嚴肅的王,是不會如此大方的表現情感的。

凱瞇著眼睛笑著說:「因此我得到結論,拔掉那根毛,你就會得到你朝思暮想的,王的關愛。」

看著凱笑瞇瞇的面容一瞬間閃過某老頭子的鬍鬚……感覺一股寒流從腰椎竄到頸後……

貝狄威爾半信半疑皺著眉,腦中迴響著從未聽過的設定。人的身上有開關?拔掉就能見到王的笑容?

王身上有許多神祕,難道這也是其中之一?

凱雖然長舌,但小時候與王是同寢而眠,會知道一些兒時玩伴也不知道的秘密,也不是不可能……吧…

身為近侍,也從來沒有過逾矩的觸碰行為,而且王總是護著她的翹毛,有那麼容易碰到嗎?

萬一長不回來怎麼辦?

「放心吧,睡一覺隔天就長回來了。」確實,若是沒長回來的話,翹毛早在凱玩掉的時候就消失了。努力盤算之下貝狄威爾完全沒發現自己把心中的話給說出來了……

「凱兄,我……」

「報!王請貝狄威爾爵士到書房。」

「……知道了。」

凱拍拍貝狄威爾的肩膀:「那麼我就先離開了,祝你好運,近──侍──」

好個語重心長的語調……貝狄威爾甚至能透過凱離去的背影看到那不懷好意的詭笑。

──

向衛兵們行個禮,貝狄威爾逕自進入王的書房,兩側與天花板同高的書架上盡是先王與梅林為王所留下的書。

王的身影坐於書桌後,披風掛於一旁,鎧甲只卸了一半,就埋頭整理著堆積如山的國家事務,桌上的卷軸,反映著王的辛勞。

人民只會要求王要多完美,誰又會想到王也是個人……多麼希望,能替王分擔。

王終於放下了書卷,這才發現傳喚之人已到:「貝狄威爾……你來了怎麼不出聲呢?」

「我怕打擾到您……請問,您找我有事?」

「不是什麼重大的事,只是看你最近常常心事重重……方才於訓練場上也是,是不是成為我的近侍,讓你壓力更大了?」

「不,不是的,能侍奉王是臣下的榮幸。」

王離開書桌走向貝狄威爾,歪著那梳妝整齊的金色頭顱,擔憂的綠眸直盯著他:「能告訴我嗎?你的煩惱。或許,我能替你解憂?」

明顯的身高差距,貝狄威爾一低頭,率先進入眼簾的,是剛才凱提及的,王的翹髮。

──拔掉那根毛,你就會得到你朝思暮想的,王的關愛

貝狄威爾迅速蹲下,以君臣之禮,掩飾一閃而過的妄想:「在亞瑟王偉大的理想之前,臣下的煩惱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讓您操心,萬分抱歉。」

我有這麼恐怖嗎……這麼見外……貝狄威爾突如的舉動,讓她有點不是滋味。

「與我獨處,你不需如此多禮,你是我的近侍,更是我的好友啊!」阿爾托莉亞以身體動作指引貝狄威爾起身,取代命令式的言語。卸除王的面具,在好友面前,阿爾托莉亞並不吝於笑容。

「臣下惶恐……」好想獨佔……王難得一見的笑顏。貝狄威爾不敢正視阿爾托莉亞,深怕一個不小心,便將她攬入懷裡。

「唉……你總是跟隨我的腳步,照搬我的想法,像個小妻子似的……」王半開玩笑的抱怨,可不是恭維,確實,貝狄威爾總是將王擺在第一順位,但對自己總是沒有自主性。

「我很感謝你的忠誠,但那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我而做的決定,偶爾,也該為自己著想。讓我聽聽你的要求吧!」

「這……」

「說吧,只要不違背騎士道,我都能答應你。」

有點受寵若驚,貝狄威爾愣了一會,或許現在是唯一的機會,他眼角餘光落在王的翹毛之上,若是能夠獨處的話……

「那麼…我……我想與陛下共進晚餐,單獨……」

「就這樣?」阿爾托莉亞眨了眨眼,雖然明白貝狄威爾不會做太過分的要求,但這也太渺小了……

「我允許了。」貝狄威爾倏地抬起頭,不可置信的望著她。

「怎麼?這並不違反騎士道,所以我允許。不過……宮中食膳實在與我口味大相逕庭,今晚我能嚐到你的手藝嗎,我的斟酒人?」

──

用膳地點設在王的房間,除了能讓王先稍作休憩,也不易受人打擾。

貝狄威爾指示侍從備膳後便摒退左右,王已褪下沉重的鎧甲,從內房中走出。平時隱藏於胸甲內的微小弧度,完美的刻劃胸前的縷紗。

王的性別,除了梅林和領養家庭,就只有貝狄威爾知道。

「貝狄威爾的手藝,依然沒有退步呢!」

「您高興就好。」

「唔……怎麼好像又變成你在附和我。」

「不會的,我很高興能跟王單獨用餐。」

「雖然跟我的本意有些出入,但還是謝謝你,貝狄威爾!」難得吃到美味的食物,王像孩子般的笑了出來。

私底下才有幸一見的笑容又再度嶄露,彷彿再度見到幼時那個總是帶領他到處亂事的少年。

每當被養父教訓,偷偷躲起來啜泣時,貝狄威爾總是能找到她,摸摸她的頭安慰她。受到獎勵時,也會摸摸她的頭,替她高興。

貝狄威爾趁王不注意時,偷偷向王的後腦勺伸過手,高度的警覺性與防備心,不難察覺到貝狄威爾的舉動,但王卻沒有反應。

辦得到嗎?拔掉王的翹毛……

冷靜……假裝摸頭……然後……

一切都比想像中順利,直到手觸摸到翹髮,都沒有異狀。

「對不起了!王!!」貝狄威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了王的翹髮。

頓時門窗緊閉的屋內捲起了狂風,窗簾翻動,餐盤跌落,這道清風,戰場上曾見過──風王結界!!

「哇啊!對不起!王!!請息怒!!這裡是您的閨房!!千萬別衝動!!」

貝狄威爾撤向後方跪地求饒,終於風漸漸平息,所幸並沒有引起外頭巡邏的衛兵注意。

王的腳步來到貝狄威爾的頭前,聲音與平時無異:「貝狄威爾,抬起頭來。」可語調卻低沉平淡,豪無一點生氣。

貝狄威爾戰戰兢兢的抬起頭,只見一雙金色眼瞳居高臨下藐視著,身體像是被毒蛇盯上的獵物,不聽使喚。

王緩緩蹲下身,一手捧住貝狄威爾的下顎,一身藍衣不知何時染成黑色,白裡透紅的肌膚也失去血色,如白紙一般。

「告訴我,貝狄威爾,為何…要碰我的翹毛?」

尖銳的視線,赤裸裸的望進貝狄威爾的靈魂。

「是……凱說,這樣做…能讓王更注視我……」無法言謊。

王沉默了一會,站起身,當貝狄威爾以為可以鬆懈時,領子被一把抓起,隨即身體違反了地心引力,飛向後方的臥塌。

摔到床邊的貝狄威爾才剛撐起手肘,王已跨上他的大腿,突來的舉動令他錯愕而僵硬。與嬌小的身體不成比例的力道,粗暴抽起了他的衣襟,王的臉就近在咫尺。

王的嘴角勾勒出邪魅的弧度,說話的氣息,拂過貝狄威爾的唇間:「你就這麼希望…被我……疼愛嗎?」

從未見過王如此大膽的發言與舉動,轉瞬間貝狄威爾已滿臉通紅,震驚的表情難看的像待宰羔羊,顫抖的唇齒勉勉強強擠出不連續的詞語:「抱………………歉………………………」

她嬌嫩的小手撫上貝狄威爾的臉龐:「怎麼了?我的騎士,什麼時候……說話聲比蚊蚋還不如?」

幾近沸騰的血液席捲全身,無法喝止的期待不為吞嚥的唾液降溫,更熾熱的感官從跨坐之處點燃……

黑衣的王開始用她姣好的翹臀前後蹭著,衣物妥當的留在原處,然厚度無法阻隔觸感,幾道電流竄過刺骨,自熾熱點產生酥麻感,而眼前的心之所繫,正關愛著他……

這種事……「啊啊…王,不行……」理性,隨著逐漸膨脹的某物,一點一滴的流失,不知廉恥的頂著阿爾托莉亞的股溝。

貝狄威爾緊咬牙關,克制無法克制生理反應,只要伸出雙臂便能輕易的拉開距離,再繼續下去會……

手甫舉起,已被先發制人地扣住,阿爾托莉亞壓下他的肩膀,背部撞擊到床板的瞬間,幾絲淡金自臉旁落下,一個黑色物體正抵在一旁。「閉嘴,乖乖的別動。」

眼睛一瞥,那把漆黑的物體,無疑是王的聖劍,頓時冷汗直流。

阿爾托莉亞俯下身子,像頭飢渴的母獅,攀爬他的身體。每滑過一吋,釦子就解開一顆,每敞開一吋衣衫,肌膚就感受到溫熱的潤滑。王的臉孔來到他的面前,極近的距離只需微微抬起下巴便能一親芳澤。理智已完全粉碎──

阿爾托莉亞湊近他赤紅的耳根,粉唇向著耳畔呵氣,伴隨一抹殘忍的壞笑道:「就讓你見識看看觸碰我逆鱗者,會有怎樣的下場吧──」

腰部因王的跨坐而動彈不得,一支小手順過胸膛、腰際,持續向下游走,酥麻的感覺一道一道往身下聚集,猙獰的野獸已撐起褲襠,呼之欲出。

「這不是很有精神嗎?」阿爾托莉亞沒有轉過身,只讓伸往背後的手在貝狄威爾褲內細細琢磨。

王居高臨下的邪笑蔑視著已與裸身無異的他,羞恥的表情、嬌羞的淚水,是王今晚的甜點。

「哈啊……王…」這就是他所期望的關愛嗎?與羞恥相輔相成的興奮感,貝狄威爾開始在阿爾托莉亞身下扭動。

「王……請…讓我……脫下褲子…」

「哦,放棄掙扎了嗎?」

「不是的……弄髒褲子,可不好……啊啊……」

「哼,我就看你能嘴硬到何時。」

不敢逃走,也不想逃走。想要更多關愛,想要更羞恥的蹂躪。貝狄威爾已然了解,在黑色的王面前,他不過是個玩物。然身為玩物,卻感到至上愉悅──

阿爾托莉亞卸去他的褲子,蹲在床緣,握著脹紅的肉莖,上下套弄,粉嫩的小手推擠著醜陋的血管,尖端滲出了愉悅的清液。一陣白光,在阿爾托莉亞的雙唇觸及下緣時,閃過眼前。濕潤的舌頭從根部滑至頂端,接著一口吞沒了前端,粗大的分身在唾液的輔助之下並不難完全吞沒。阿爾托莉亞慢慢抬起頭,重新退出至前端後,舌尖劃過冠狀溝一圈又再度沉下,舌頭與口腔交互作用,淫靡墮落的聲音自空隙中產生。

不可思議的情景,真實的發生在眼前。看著在股間上下起伏的可愛金色腦袋,想著在櫻桃小嘴內享受美好滋潤的分身,貝狄威爾不禁微顫著雙腿。

「王…王啊…..哈啊……」每當王的嘴一縮,腰間神經便緊縮一次。

「似乎……敏感點在這啊……」持續含吐的動作中,舌尖開始著重刺激前端下方,另一手捧起底部的囊袋,在掌中把玩。

「啊啊!…不行了……!!」貝狄威爾奮力壓著阿爾托莉亞的頭,不受控制的腰身向王的口中突進,肉筋擴張著小嘴,前端衝擊著咽喉,劇烈的抽送令阿爾托莉亞不知所措,只得張著嘴接受著,像被侵犯似的,惱怒衝上眼角,流下了痛苦的淚痕。

不一會兒,貝狄威爾後背一緊,在王的口內釋放了。

阿爾托莉亞怒視著癱坐在床上的貝狄威爾,嘴裡還含著白濁濃液,咕噥罵著:「你好大的膽子……」

「對……不……起…………」貝狄威爾像是一隻做錯壞事的狗,擔憂的看著主人,等待懲罰的降臨。

思考能力隨著精力一同抽離,待回過神來,脖子上已多出一條皮帶,繫著鐵鍊,想伸手卻發現已被束縛在後。鐵鍊的另一端,掌握在身後的王手中,阿爾托莉亞往上一扯,項圈帶領貝狄威爾的下巴一齊抬起。

貝狄威爾的嘴因驚恐而大張,眉頭因害怕而抽蓄,真是個讓人滿意的表情,阿爾托莉亞低下頭,精液自口中流出,滴落到貝狄威爾的嘴中。

阿爾托莉亞舔舐著貝狄威爾的嘴角:「感覺如何……自己的滋味?」

「王……我……」

「面向我,坐下,雙腳打開。」

王坐在床邊,一腳踏上貝狄威爾,腳指逗弄微軟的肉莖,不一會功夫,又恢復茁壯。阿爾托莉亞半閉著眼微笑著,改以腳掌貼著下側,來回摩擦,分身貼著貝狄威爾的小腹,前端在腳下若隱若現。

「哈啊……」貝狄威爾已是一屁股跌地的姿態,股間的燥熱被腳推送著,從未聽過這種方式,身體不自覺的往後傾,沒有手的支撐,只要一仰就會倒地,但王手中的鍊條,欲擒欲縱,巧妙的控制貝狄威爾的身體。

阿爾托莉亞拉過貝狄威爾,雙眼盯著眼神渙散的他,問:「舒服嗎?我的騎士?被腳踩著的感覺如何?」

「哈啊…王…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啊!王……!!請再……多…懲罰……」

阿爾托莉亞加重了力道,強烈的快感又襲捲而來,快到臨界點時,腳掌離開了。

「很好……乖狗兒,過來我這,我要給你獎賞。」

阿爾托莉亞撩起黑色的裙襬,裡褲不知何時已經脫去,美麗的粉色花瓣自微微張開的大腿間綻放,清澈的液體如晨露點綴其上。貝狄威爾嚥下口水,身體僵在原地不動,想把眼前的美景一覽無遺的收進記憶深處。

「我叫你過來!」阿爾托莉亞扯動鍊條,貝狄威爾失去平衡,一臉栽進王的腿間。

王的清香撲鼻而來,濕潤的花瓣分泌著誘人的蜜液,貝狄威爾湊上前去,品嚐著最高貴的汁液。

「嗯……」貝狄威爾的舌尖滑過裂縫,小巧的蓓蕾在其上泛紅堅挺,輕輕的勾動引發更強烈的泉湧,情慾牽引他來到湧泉之地,深入其中。

「做得不錯,貝狄威爾……哈啊……」

貝狄威爾的舌頭緩緩進入穴口,逐漸加快勾勒,酥麻的快感爬上背脊,慘白的膚色隱約染上難以捕捉的淡粉色。

「可不能……讓你歇著。」阿爾托莉亞的雙腳再度移向貝狄威爾堅挺的分身上,兩腳交替套弄,與貝狄威爾一同愛撫。

舌頭挑逗著花蕾,親吻的聲音傳出羞恥的聲響,強烈的電流一陣一陣直擊腦髓,私處傳來的潺潺流水,與貝狄威爾的唾液,染濕了床褥。腳下灼熱的肉莖,滲出更多的清液滋潤腳底的皮膚,阿爾托莉亞以兩指夾著肉莖下方,反覆向上推送。

「啊啊……再深點…對……就是那樣……」

肉壁包裹著貝狄威爾的舌尖,極富技巧的進出吸吮,胯下的分身也同時被包裹在王的雙腳中,強烈的擠壓,快速的推送,慾望在最後一次推擠之下,噴射出來,染白了王的雙腳,與自己的小腹。

貝狄威爾抽出舌頭,用力含起通紅勃起的核心,「唔…..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爾托莉亞的身體,痙攣的向後仰起,蜜壺噴出了高潮的洪流,浸濕了貝狄威爾的髮絲。

「哈……哈……」

「對不起……又弄髒了王的尊貴的身體……請讓我…為您……清潔。」貝狄威爾跪著彎下身子,舔去了汙染王雙腳的淫穢白液。

完成了嘴邊的工作,唇角還殘留著自己的汁液,貝狄威爾抬頭望向他的王,而王正滿意的看著他。

阿爾托莉亞伸出玉手沾去他嘴角的白液,偏著頭邪笑著打量貝狄威爾全身,尖銳的視線,一道一道穿透著貝狄威爾的靈魂。殘留淫汁的手指深入口腔中,暗示性的一進一出,化為唾液一部分的精液,隨著喉頭起伏吞嚥下肚。

這絕對故意挑逗…絕對是!只是看著敬愛的王吃下自己的精液,不安分的分身又開始聚集血液。

阿爾托莉亞解開她的髮帶,美麗金髮散落肩背上,她蹲下身去將髮帶繫在肉莖的根部,綁了一個可愛的蝴蝶結。

「王…!您這是……」

「這次,我還沒說可以之前,你要忍耐。」

貝狄威爾的手被綁在床柱上,跪趴著的姿勢就像一頭無毛的走獸,再度充血勃起的分身,直挺挺的向前翹著。

阿爾托莉亞的佇立於身後,一手揉捏騎士的美臀,說:「好狗兒,你的王,現在要”真正的”疼愛你了……」

阿爾托莉亞也跪了下去,雙手掰開臀瓣,對著緊縮的後庭呼氣。

「啊啊…不可以……那裡…很髒的……」

不理會貝狄威爾的抗拒,阿爾托莉亞湊上前去,濕滑的舌頭輕輕劃過皺摺,然後在周圍打轉按摩,仿照貝狄威爾的舌技,阿爾托莉亞也將舌尖擠入騎士的後庭穴中。

「哈啊…啊……啊啊…………不…可以……啊…」

被擴張的後庭,產生難以言喻快感,肉莖興奮的抽蓄,囊袋中的慾望產物逐漸水漲船高。

貝狄威爾垂下頭,埋在可憐顫抖的肩膀之間,束縛雙手的繩子牽制幾近軟倒的上半身,痛苦又興奮的快感已逼近臨界點。

濕滑的舌頭,柔軟的嘴唇,雙重打擊苟延殘喘的一絲意識,黏膩之物游走直腸肉壁,電流穿過背部神經直達耳根,貝狄威爾的舌頭垂落出來,晶瑩絲線如蜘蛛吐絲般連接至地面。

阿爾托莉亞飲下不屬於自己的花蕾蜜液,嬌小的身軀趴上貝狄威爾的背,舌頭劃過肩胛骨,輕咬著肩膀,伸手撫慰著他通紅的臉頰:「貝狄威爾……真美味…你才是我今晚真正的佳餚。你的後面……我就收下了……」

充分潤滑舒緩過的後庭微張收縮,手指輕易的滑了進去。

「啊啊…!不要……」

王沒有說話,反覆按摩腸壁的手指,悄悄的塞進了第二根。

「哈啊啊啊……!!」貝狄威爾驚呼出聲,聲音高亢到連自己都不敢置信。

骯髒的後庭被嬌嫩的小手侵犯,浪潮衝擊著大腦,驅使身體作出違反認知之反應,肉莖更腫脹發紫,髮帶緊束之處幾近爆裂。

類似排便的快感一波波襲來,酥麻的感覺隨抽出時蔓延至大腿,化身成母狗的貝狄威爾,配合王的抽送,前後擺動,鬆弛的後庭已經容納整支手指。

沒讓另一支手閒著,阿爾托莉亞搔著他的胸膛,揉掐硬挺的乳頭,接著滑下身去,握住了尺寸爆增的男根,劇烈套弄。

「求求您……陛下…不要…..同時……哈啊……啊啊啊啊……」

忽然手指抽離了後庭,潮流風止浪平,貝狄威爾疑惑的看向身後。

阿爾托莉亞取出匕首的刀鞘,沾取秘處黏稠的蜜汁,覆於其上,再次進入貝狄威爾的後穴,到達手指到不了的深度。

巨大的擴張嘶扯出狂爆的嗓音:「呀啊!!!不……會壞掉…啊…………啊啊…!!」但王的體液在自己體內,既羞恥又愉悅的複雜情感,環繞著五官。

阿爾托莉亞舔舐著高舉肩下敏感的暗窩,強烈搔癢感悸動他全身,柔軟溫熱的後穴接受著異物凌虐,腿間的猛獸已到噴發的極限。

「求求您…讓我……射…吧……」貝狄威爾狂亂的搖著頭,腰部一緊向前收縮,可憐的肉筋快要撐裂髮帶。

阿爾托莉亞撫摸敏感的囊袋,不懷好意的說:「忍不住了嗎?貝狄威爾?」

「哈啊…..啊…不行了……求求您…放過我……哈啊………..」

「喊著我的名字,我就讓你射。」

「啊……亞…瑟………」

「不對!!」

輕撫囊袋的手掌斥責的用力捏了一下。

「啊啊啊…!對不…起……啊……啊……」

阿爾托莉亞搞不清楚到底貝狄威爾只是在呻吟,還是準備要喊出她的名字。

「不好好的說清楚講明白,我可是聽不懂的。」

「嗚……啊…!阿爾…托莉…亞…………阿爾托莉亞!!求求妳!!饒了我吧!!哈啊啊啊啊…………!!!!」

最後貝狄威爾幾乎是悲慟的哭喊出來,阿爾托莉亞滿意的解開髮帶,脹痛到發腫變色肉莖終於得以解放,無數次的高潮噴射滿地,淫穢浪蕩的味道瀰漫房內各角。

手腕束縛被解開,崩潰的貝狄威爾癱軟倒在自己的穢物之中,刀鞘被收縮的肉壁推擠而出,匡啷落地。她掬起他的臉龐,渙散迷濛的淚眼惹人疼愛,阿爾托莉亞吻上了貝狄威爾,溫暖憐愛的舌頭與他交纏。

然後被重重的推了開來。

貝狄威爾疑惑的望向她,隨即瞪大了眼,驚慌失措的甩了甩頭,用力眨了眨眼。

肯定的是,當下的場景與數秒前並無二致,除了已然消散的金色眼瞳、恢復明亮的純淨碧眼,剩下的就是王驚恐的表情。

王頭上的再度翹起了頭髮,凱這傢伙…..明明是馬上就回復了……

「王……啊…這個…我可以解……」

「嗚……嗚哇啊啊啊!!!!!!」

貝狄威爾的意識,在王的尖叫與頸後的重擊之下,離開了……

──

那晚之後,阿爾托莉亞一見到貝狄威爾,便通紅著臉故作正經的快步離開,反觀貝狄威爾似乎像喪失記憶一般,沒有刻意的避開,也沒有提起當晚的事。

身為王者居然對部下騎士做出如此失禮的行為,不但糟蹋了尊嚴,還蹂躪了心靈,貝狄威爾從小就很會隱瞞,也容易受傷……怎麼辦…………

最後,阿爾托莉亞還是鼓起勇氣,約貝狄威爾單獨見面。

「那個……我……呀啊!!」話還未說完,阿爾托莉亞就被貝狄威爾撲倒在地。

「王……那晚的事…請再對我做一次!!」

《完》

後記:

對不起小貝,晚上不要來找我(掩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