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不懷孕去檢查~結果搞上女醫生

[老婆不懷孕去檢查~結果搞上女醫生

婚後老婆久未懷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醫院檢查一下,並讓我先去,說是男的簡單。我答應了。那年我31歲。

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選在中午的時候過去,人少一點。到了醫院泌尿科,只有一個女醫生,30出頭,168左右,較豐滿。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隱隱約約可見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內褲。衣領較低,第一顆扣子水平高聳著。從衣服上的字樣看,是個外地來的進修生。

進門後,我問:「只有你一人嗎?有沒有男醫生?」

「沒有,都去午休了,怕難為情?」很豪放的口氣。

這麼一來,我到忸怩了,忙說:「沒有沒有。」

「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

什麼問題?性病?」

「不是不是,是不能懷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問題。」

「那簡單,」她翻開病歷,「問你幾個問題,別怕難為情,我是醫生,也已經結婚了,有個小孩。」她態度很好,盡量想驅除我的顧慮。我有點喜歡她了,心想,這個女人不錯。

「性生活正常嗎?」她問。

「什麼樣的叫正常?」

「好吧,這麼問,能正常勃起嗎?」說實話,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結婚久了,老婆的身體對我的刺激不夠,近來,經常要老婆用手搞幾下才硬。

「怎麼,又不好意思了,沒事,盡量實說,好嗎?」她看我猶豫,問了我一句。

我只好把實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一年了吧。」

「結婚多久了?」

「一年半。」

「這麼快就對老婆沒興趣了?」她開玩笑的說。

「沒有了,這樣算是病嗎?」

「不算,很多人這樣,最後能勃起,那不算陽萎,不過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強烈。老婆沒意見啊?」她在和我嘮家常。 「可能有吧,有時候。」

「一周有幾次?」

「不一定,大概一個月3-4次。」

「還算正常,一直這樣嗎?」

「結婚以前比較多,幾乎每天,有時一天最多會有6次。」我有點放鬆了,語氣也放肆了點。

「這麼厲害?」她有點不相信。

「我說的是最多的一次了。」

「嗯,現在勃起硬嗎?」她扭動了一下身體。

「比以前差,要進去來幾下才會硬一些。」我徹底放鬆了。

「時間長嗎?」

「不停的話,十分鐘左右。」

「射精強烈嗎?」

「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來會強烈一些。」

「你喜歡這個姿勢?這不容易懷孕。後入式會好一些。」

「我也喜歡,順便問一下,女人喜歡後入式嗎?」我趁機調戲。

「是吧。」她含糊的回答。

「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個精液檢查吧。」說完,她俯下身,拿出一個白色的瓶子。這時候,我通過衣領看見了她的裡面,比較大,小弟弟似乎有點蠢動。

「到隔壁房間去,弄在裡面。」她把瓶子遞給我,指了指一道門。

「幹什麼?」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把精液射到裡面,用手淫的方法,別告訴我不會。」

「哦,會的,不過……」

「不過什麼?」

「沒什麼,在這個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較困難。」我說。

「放心吧,沒人的,有困難再說。」我心想,這是什麼意思?當時也沒想下去,就進了屋。其實,裡面很小,有一張醫院檢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檢查用具。

我放下瓶子,拉開褲子拉鏈,拿出小弟弟。它很軟,很小,頭被包皮包住。我開始動它,沒什麼反應。這時,聽到門外的醫生發出了一點響聲,突然就覺得這女的這麼開朗,又豐滿,做愛應該不錯的。想到這裡,小弟弟有了動靜,過一會兒,就大了。我閉上眼,想著醫生,手使勁的來回擼動。

忽然,我想起了剛才她說的話:有困難再說。難道有困難她可以幫助?我決定試一下。我放開陰莖,讓它軟了下來,坐在檢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進來已經有十幾分鐘了。這時候,我故意把檢查台弄的很響,好讓她聽到。又過了有5-6分鐘,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鏈,開門走了出去。

「好了嗎?」她問,臉有點紅。

「沒有,出不來。」

「怎麼會呢?那麼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點紅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說,顯得有些害羞。

「好吧,我來幫你一下吧。」她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心裡一陣激動,真的會幫我啊。口裡卻結結巴巴的說:「這……這……」

「進去吧。」她關上了大門,讓我進入裡間。「楞著幹嘛?」她一邊說,一邊看了我的檔部一眼。我應了聲,掏出了陰莖。

「不行,得把褲子脫下來。」說完,她轉身去拿了一瓶東西和一個避孕套。她讓我兩腿分開躺下,撕開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開瓶子,從裡面倒了點液體出來。

「這是什麼?」

「石蠟油,躺好吧。」她走過來,用手往上撥開陰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門裡伸,「別緊張,放鬆。」

我努力放鬆,她伸了進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門,又是個豐滿的年輕女性,感覺非常異樣的舒服,就叫了一聲。

「痛嗎?一會兒就好。」

她繼續進入,約有4-5CM,然後,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陰莖。這時候,由於興奮,陰莖已經很大了。

「很硬的嘛。」她說,「只是包皮長了點。」她試著往下翻了翻包皮,鮮紅的龜頭就全在外面了。

接著,她的右手輕輕的在肛門裡動了起來。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戀存在的性生理基礎。其快感極其強烈,非常舒服,決不亞於插入陰道。

我又叫了一聲,「難受嗎?」她問。

「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應了聲。

「這叫前列腺按摩,很多人故意會來要求做。」我突然感覺有些忍不住,陰莖跳了一下。

「如果要出來了,講一下。」她說。

「好的。我想要來了。」

她放開我的陰莖,拿過空瓶對著我的龜頭,右手繼續按摩前列腺。同時說:「自己動一下吧。」

我用右手使勁擼著陰莖,她眼睛盯著,看我手淫,這種感覺真的太刺激了。突然,精液以超過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強烈的噴了出來,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點,並且,陰莖連續跳動了十幾下。這一刻,我覺得我像神仙。

「好了。」她的聲音驚醒了我。我起身,說了聲謝謝。她問:「謝什麼?」

我說:「這是我這輩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

(二)

「你三天後來取報告。」

「我還想找你看,你什麼時候在?」由於太過美好的經歷,使得我想和她搞好關係。

「一周後吧,那天我值班。」看得出,她對我沒有反感。何況,她是個外地人,應該會願意在這個城市交個朋友的。我所處的階層也不錯。我充滿了自信。一周後,我在同一時間又到了醫院。到診室門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個男病人。我打了個招呼:「你好,醫生。」

「哎,你等一會吧。」她認出是我。

我在旁邊坐下,看著他們。一會兒工夫,病人說了聲謝謝後就走了。

「我來拿報告。」她翻出一張報告,看了一下,說:「是你的問題了,你的精子活力不足。」「有什麼辦法嗎?」

「比較困難,主要看運氣了。同時注意保養一下身體,調整一下節奏。」

「調整什麼節奏?」

「性生活的頻率。你以為是什麼?」她笑著回答:「盡量少一點,同時選擇在你愛人最容易懷孕的時候進行,注意一下體位。」

「什麼樣的體位比較好?」

「還是後入吧,完了以後讓你愛人再多跪一會。」她又有點臉紅,我喜歡。

「好的,謝謝醫生,我以後再來看你。」

「不行了,我一個月後就要回去了。」

我們聊了起來,原來她來自一個縣醫院,一個月後進修就結束了。我決定抓緊時間。

「今晚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為什麼?」

「你幫了我,況且我還有些問題想問你,我們交個朋友吧?」

「好吧,這樣,我兩點下班,要不我們去喝茶吧。」她比較爽快,同時提了個建議。

「好的,那2點30分我在春天茶室門口等你好嗎。」

約好以後,我就起身先走了。

兩點,我到了茶室,這個時間段,人比較少。我挑了個僻靜的包房,要了壺烏龍。2點25分,下樓去接她。剛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細花的無袖長裙,很有味道。寒暄一番上樓坐定。

這個包間不大,約可容納四人,凳子是火車椅式的,有沙發墊,我和她面對面坐下。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以拉近距離。在此就不贅言。

半個小時後,我們已經很融洽了,幾乎無話不說。她是一個大方的人,生了一雙丹鳳眼,這種眼睛的人容易搞。

「你來了一年,只回去過一次,你老公沒意見嗎?」我開始試探。

「有啊,他來過很多次,他有車,反正路也不遠。」

「他來幹嘛呢?」

「你說能幹嘛?」

「他要求強烈嗎?」

「可以說非常強烈,每次一到就要來一下,到晚上還要。」她笑著說,臉上寫著幸福。

「那你呢?」「我還好,比較被動,但容易被他激起興趣。」

「你不在,他怎麼辦?找其他女人。」我問。

「應該不會,他很老實,不像你那麼會說。他會自己解決。」

「你是說手淫?」我故意選擇這樣的用語。

「是的,他會告訴我,我也知道他有這個愛好,我在家的時候他也經常這樣。」

「我也喜歡,很怪,男人都這樣。不過,上次你給我檢查的時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覺得我有時候比較變態。」

「為什麼這麼說?」她問。

「我喜歡手淫,還喜歡當著其他女人的面手淫,也喜歡女人幫我手淫,我覺得有人看著我,我很興奮。」我一邊說,一邊將一隻手放在檔部揉了幾下。

「你不會又想了吧。」

「是的,你介意嗎?」我邊說邊拿出了陰莖,它已經大了。

「在這裡你也敢啊?」她看著我套弄自己的陰莖,頗有興趣的口氣說。

「沒事兒,服務員不會來的,這家店的老闆娘我很熟。」我使勁的套弄著,「你來幫我好嗎,像上次一樣。」說著我站了起來,走到她面前,勃起的陰莖,對著她的臉。

她盯著我的陰莖,「其實你的挺大的。不過像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說完,她用手握住我的陰莖。很燙的手,很舒服。

她翻下我的包皮,職業性的檢查著,很認真。「不錯,挺乾淨的,不過有一點味道。」說完,她用餐巾紙蘸了點茶水,仔細的清理著我的龜頭。完了以後又用鼻子聞了聞,對我說:「你坐下吧,我來弄。」我在她身邊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問:「可以嗎。」她點點頭。我從領口處伸了進去,媽的,真大,真軟,乳頭很硬很大。我使勁的搓揉著,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溫柔的幫我手淫著。我們都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覺她的大腿根部已經濕了。

「等一會。」她用手擋了我一下。接著,她除下了內褲放在一邊,站起身,拿了塊濕巾擦自己的陰部。「我剛解過小便。」她解釋道。

我趁機撩起她的裙子看她。「真的不錯。」她的屁股很大,很翹,陰毛較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上沒有花紋,也不松,稍有些鼓。

「我是不是很胖?」

「不,很好,我喜歡女人有些肉感的。」

她坐了下來,手握我的陰莖,「其實,我喜歡給男人手淫。」

「你自己手淫嗎?」

「有時。」

「用工具嗎。」

「大部分情況下不用,但有一陣我有點瘋狂,試過很多東西。大學時候,不懂事,亂來的。我喜歡性愛。大學時幾乎天天和男朋友做愛。」

我聽了很激動,兩個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使勁抽插,她流了很多。她的陰道彈性很好,一個手指和兩個手指的感覺差不多。

「我喜歡你弄我。」她的頭趴在我的陰莖旁,低聲說道。

我來了興趣,這是一個敢於嘗試的女人。

我放開她,讓她躺下,分開她的雙腿,舔了一下她的陰部,她抖了一下。

「試試杯子怎麼樣?」

說完,我拿起一個小茶杯,在她的濕潤的陰道中緩慢的插了進去。她的陰道收縮著,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來吧。」她要求著。

她背對著我,用手扶著我的陰莖,緩緩的坐了下來。屁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陰莖更硬了。她上下不斷的套弄,我在後面欣賞她的大屁股。

突然,門口傳來了腳步聲,服務員問道:「要加水嗎?「我把門拉開一條縫,說:「不要。」「有什麼需要你可以按鈴。」服務員顯然看到了什麼,立即走開了。

暴光的風險,刺激了我們,我們兩人像畜生一樣搞著。

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點,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進去。

「舒服嗎?」我問。

「很刺激。」

鼓勵之下,我伸進了大部分的手指,並動了起來。她快樂的呻嚀著。

服務員又走了過來:「你們輕點。」這是一家不錯的茶市,晚上有小姐。

我一轉念,趁機拉開了房門,讓服務員徹底看清楚我們,「對不起,我要兩快濕巾,再加點水。」服務員紅著臉走了,過了一會老闆娘--一個40來歲的女人走了過來,手裡拿著我要的東西說:「你們輕點,樓下都聽到了。」我來過這裡幾次,她幫我拉過皮條,很熟。

「她是我朋友,沒關係的。」我和女醫生說。

「你好福氣,你的女朋友很性感。」老闆娘笑瞇瞇的說,看著我們做愛。

「我要射了。」

「等一下。」她把屁股挪開,用手來套弄我的陰莖。我也把手伸進了她的陰道。

「你們可真會搞。」老闆娘看著我們手淫。

「我要高潮了。」女醫生有些狂亂,她放開了我的陰莖,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勁的搓自己的陰蒂,隨後叫了一聲,全身痙攣,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使勁地套著雞吧,在兩個女人的注視下,噴了出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