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姊和我的故事

我想講一個關於我自己真實故事。

我現在大三。社團中有一個學姊(暫時稱她為婉君),她大我一歲。從我大一時,她就非常照顧我。

雖然她已經有男朋友,而且算是非常恩愛。可是心理還是對她有一點幻想與希望。

就在前一陣子,也就是上學期吧,她和男友(暫時稱他為小明學長)分手。

婉君她男朋友大我兩屆。也就是說現在已經當兵,雖然大我兩歲,但在社團中他對學弟就像哥們,沒有什麼學長的架勢,每次喝酒唱歌,他都會找我們這群學弟。

所以看著這對戀人成雙成對,心理總有些忌妒或者悵然若失。

不要說婉君學姊有多漂亮,身材有多好。光是小明學長成績好。風度翩翩,人高馬大,喝起酒來又豪爽,想要把他灌醉非要五六個學弟,而且是死命的車輪戰。

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們分手真正的原因,不過我想也許是因為我的緣故。

在我大二下時,因為社團的關係,要常常出隊。而我跟婉君學姊就剛好在同一隊,小明學長因為要準備出國,三天兩頭就要去補GRE,也算是半退出的狀態。

很多活動他都沒有參加。只是偶爾會來社窩聊天打屁。

我沒有學長的風度偏偏,體格也沒他好,成績更是爛的可以(成績會爛也是因為社團的關係)。

但婉君學姊似乎特別關照我,每次面對她的眼神,我總是感覺她在對我暗示。

也許是我自作多情,學姊的眼睛很美,她全身上下我覺得眼睛是最漂亮的。

那天出隊到某個地方(我不敢說地點)。小明學長沒有跟來,這是第一次婉君她男朋友沒有和他一起出隊,這一天學姊似乎非常興奮,對我的態度也更親切,不是問我有沒有帶筆,就是找我一起作事情。

我當然不是笨蛋,可是我只想確定到底是不是我自己賴蛤麻吃天鵝肉。

學姊有176公分,而我只有169,婉君是那種豐滿型,就是像凱蒂溫斯雷(鐵達尼號的女主角,這部片也是我和學姊一起看的)。

到了傍晚,因為是三月份而且是在山上,天氣還有點冷。學姊拉著我的手去看夕陽。

這是她第一次觸碰我的身體,被她這樣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動作嚇到了。

我們兩個走到了那座山的稜線。學姊也許是故意裝冷,身體漸漸躲在我的胸前。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移動位置。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如果要我向小明學長解釋,我一定會怪那天的夕陽實在是太美了,我和學姊就這樣抱著看夕陽。說著個人的兒時記趣,我第一次抱女生,所以下面那根也就直挺挺的頂著學姊的屁股。

本來勃起的時候,我下體還略為向後。不太敢讓學姊碰到。可是學姊硬是把身體又娜過來,這麼一受刺激,我抱的更緊了。

聊著聊著,談到了有關星座血型。學姊忽然拿起我的手,說要看看我的命相。

我本來就對這些什麼風水,算命都是一派胡言,又因為抱著學姊,所以她在說什麼我根本都沒在聽。

突然好像是手相看完了,學姊把我的手又放回她的腰上,可是這次我確定她是故意的,因為她把我的右手放到了幾乎快摸到下體的位置,而且她的手還貼在我的手背。

這種連白癡都該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的事,我竟然什麼都沒動,手就這樣呆呆的放著,學姊穿著牛仔褲,我的右手就放在拉鍊上,都感覺到她下體的溫暖。而且當時我是坐著抱她,所以手也有點被她的腿夾著。

大約就這樣放著有半小時,也許學姊看我似乎很膽小,就把頭向後一仰,靠在我的肩膀。聞著婉君的長髮,心跳不段加速。連呼吸都快要變成喘氣。

學姊在講什麼我幾乎都聽不到,只能吱吱嗚嗚的應答。

我心理只在想一件事:"她跟小明學長是分手了嗎?"。

也不知道心中波濤洶湧有多久。突然發現天色已暗。那座山不是很高,而且路也很熟悉,但如果要摸黑走回營地,還是有點危險。

我想要打斷她的傾訴。這時才赫然發現學姊在我懷裡睡著了。

昏黃的光影下,學姊白皙的臉全映成了金黃。看著她的嘴唇我實在很想就這樣吻下去,最後意思一下,只吻她的臉頰,然後把學姊輕輕搖醒。

我發現學姊好像真的睡著了。

當天晚上要開幹部會議,討論一下明天的工作。

坐在我隔壁的文書問我剛才跑到哪裡。這時學姊竟然大大方方的實說實話,我差點心臟都要跳出來。

也許平常我和學姊就比較要好,所以大家也沒說什麼閒言閒語,只說明天要一起去看夕陽。

學姊只說夕陽有多美,我們在談論什麼。當然省略了肢體動作不談。

開會的時候,學姊連看我一眼都沒看,我有點難過的低頭做筆記。也許我真的是自做多情。

開完會時,大家都各忙各的,有的繼續坐著聊天,有的回房休息。我癡癡的看著學姊走出門,深切的希望她能回頭看我一眼。

文書突然問我剛才開會怎麼都不發言,我只說身體不太舒服。

接連著第二天,第三天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在第四天晚上的營火晚會,大家都瘋狂的表演,節目是在上學期就策劃好當然是非常精采。我也趁機瘋一下暫時忘掉心頭問題。

等到啤酒一端上來,我是一杯接一杯。其實不只我這樣喝,有人還喝的比我凶。所以也沒人會注意到我怎麼了。這時學姊走過來要和我敬酒,當時我真想要抱著她。

學姊問我可不可以坐在這裡。我當然是清出了一小塊沒人吐過的草地(當時我還沒吐),就這樣我們兩人坐在一起喝酒。

喝著喝著學姊說要去廁所。我想她不是要去小便,就是要去抱馬桶。

我就扶著她歪歪倒倒的腳步,果然走不到五步就吐了一地。當時不要說男生吐的亂七八遭,女生也有幾個吐了,就連我都在翻胃。

學姊吐了幾口大概意識也有點清醒。其實女生喝酒吐並不是真的醉死。只要吐完後都還算正常。

學姊說想去吹吹風,我就把她帶離人群。大約有200公尺坐了下來。當時除了營火附近其他地方是一片漆黑。她又叫我幫她按摩,喝完酒不太舒服。學姊心理在想什麼我都一清二楚。

她自己把外套脫了,我這時也毫不客氣,也許是藉著酒膽又加上這幾天學姊對我不理不採。動作就比較大膽。

其實我不會幫別人捏捏拿拿。當場就胡亂的推了幾把,然後雙手從學姊的背部漸漸移到前胸,還在她腋下捏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她胸部的柔軟。

婉君的胸部是出了名的大,平常男生看婉君的時候都有意無意的瞄一下。我的身體漸漸靠向她的背,也許只是想重溫三天前的舊夢。

我再也忍不住的雙手抱著婉君。這時我聽到學姊也在喘氣,我自己更是慾火焚身。

我把婉君壓倒在地上,看著學姊雙眼緊閉。似乎默許我的動作。

學姊比我高大,所以我可以一邊親吻著她的胸部一邊脫她的褲子。看著她起伏的胸部,我加快了動作,脫掉褲子的時候我才發現學姊沒穿內褲,而胸罩是前開型。

我不太敢把學姊脫的精光,萬一有人來了就來不及穿回。其實在當時營火附近的人因為火光,他們根本看不到黑暗的地方,只不過是預防萬一。所以只把學姊的毛衣拉到胸部以上打開胸罩。

牛仔褲還有一隻腳穿著,我也不知怎麼的,下面那根就這樣插了進去。

學姊的胸部真的很大我又吻又舔又咬,把她弄得氣喘噓噓,當時雖然很吵鬧,但學姊還是不太敢叫出聲音,而我更是小心,不時的抬頭看看前方。

第一次和女人發生關係,所以沒多久就射出來了,而且還射在學姊裡面。

我看過A片打過手槍,也知道快射精的狀況,可是這是我第一次。根本就無法控制自己。

等到射在裡面後,我才有點後悔。為了貪圖一時的快感,造成了可怕的事實。

可是學姊好像還沒高潮,也沒發現我射精在裡面。也許她根本就已經醉的糊塗了,我腦袋好像突然清醒。覺得已經釀成大禍。

匆匆的把學姊的衣服穿上,一切都打點好,還特地四周看看,確定學姊到底有沒有穿內褲來,以免我自己喝醉看錯,把內褲留在現場。

這時學姊已成一攤爛泥,根本無法走路。我更覺得罪孽深重,好像趁人酒醉強姦了學姊。

連拖帶拉的把學姊帶回房裡,有幾個清醒的學妹就順手接了過去。

當天晚上,我害怕的睡不著,更令我害怕的是,當我洗澡的時候赫然發現我那根上竟然有血跡。

回到學校後,我成天唸不下書。腦袋裡一直迴響當天的纏綿,還有恐懼的陰影。我想找學姊談談,卻又提不起勇氣。也打算鴕鳥著希望學姊根本就記不起來當天發生了什麼。所以我根本就沒再去社窩。

可是該來的還是會來。

一個半月後,學姊到我外宿的房間找我。當天我要做實驗,所以回到房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學姊就在我門外等了兩個小時。

請她進門後,學姊的眼淚就沒停過。趴在我的肩膀一直哭。

她說MC已經有兩個月沒來了。我腦袋轟然一聲,不幸中的大幸,她還沒真正的檢查,所以也不確定到底有沒有。她不敢告訴男朋友,也不敢自己一個人看婦產科,意思就是要我陪她一起去。

她說有去屈塵氏買過驗孕,可是標示上說要在MC沒來的後十天到十五天驗才有效。等她發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好吧!該負責的還是要負責。約定好時間,趁男友不在時。我們就去檢查。

到了醫院,照了超音波,這下子可安心了,什麼事情也沒有。

當天晚上她在我房裡過夜,當然帶上了套子。

我這時才清清楚楚的看到學姊的軀體。學姊也好像解放了一樣,還好我音響電視全開。罩住了學姐的狂叫。

捏著柔軟碩大的奶子,親眼看著我的那根就如同A片般的進出學姊的體內,每進出一次,她的叫聲就提高一層。

修長的雙腿從腳指一直吻到陰部,直到我的舌頭也插入。

學姊也主動轉身,彎下腰去親吻我的下體。本來都帶著套子,學姊說她有吃避孕藥,所以後來乾脆真槍實彈。每當我要洩精時她都要求我射在她體內或是嘴裡。

當天整晚都沒睡,我總共洩了五六次,她的陰部,嘴裡都溢出了我的精液。

奶子上也都是精液,唇印和齒痕,尤其是乳頭四周已經紅腫發燙,但我好像脫韁的野馬,不段攻擊她最脆弱的地帶。

而我滿嘴都是她下體流出的愛液。

學姊的臀部被我用力的柔捏,留下了大大小小指痕,大腿內側因為我頂撞用力不段的摩擦,粉白的腿染上了鮮紅的印記。

當我舌頭在她陰道理竄動時,也不時的用力吸咬外圍的陰唇,學姊因我的狂暴高潮了無數次。看到學姊雙眼翻白,身軀開始斗動,我就更加賣力的前進。

當學姊的淫叫一山高過一山,我就奮力咬住乳頭。學姊平時看來清純,高挑的身段走起路來婀娜多姿,尤其清風吹起她的長髮姿態更是撩人。

這時床上就躺著她,我就向公狗一樣,一直做著機械化的動作。

當她兩手扶在床緣,兩腿直立岔開,我就眼睜睜的看著我的棒子一節一節的插入,冷不妨的向前一衝。然後緩緩拖出。

幾乎快要天亮的時候,學姊已是精疲力竭,我細看她全身上下,精液,齒痕,唇印,手印遍佈。她又開始全身顫動,濃密的陰毛下我都可以看到外翻的陰唇,我想應該是最後的一次了。

用力捏著她的奶子向前一推,學姊亂叫了幾聲後又像爛泥一樣,緩緩的降下雙腿,似乎昏了過去。就這樣我們玩了四五天都沒去上課。

因為隔天下午起床時,她說我把她親的亂七八糟,她沒臉見人。所以暫且躲一下,可是這一躲就一個星期,連小明學長都騙說自己去南部旅行。

而我這幾天都偷偷摸摸的半夜帶她出去吃飯。

就在暑假之前,她都這樣常常來和我幽會,直到她和男友分手我都不太清楚。因為我們好像是建立在性關係上。所以不太會管對方的感情。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希望她是屬於我的。我從來都沒有去找過她,也不曾走在校園裡。所以沒人知道我在做什麼。

有一次我問婉君那次營隊的時候,真的是她第一次嗎?因為當天我有看到血跡。

她回答說:她和她男朋友兩年了,但都是規規矩矩。最多親吻而已。

本來那天只是想和我親熱一下。結果我莽撞的就插了進去。

我不知道他們分手的原因是不是真的因為我。還是小明學長知道了我們的事。或是她親自告訴小明。

但分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學長,也許是因為當兵,或是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學姊說當初和學長在一起,自己並不是很喜歡。只不過在社團裡如果分手,那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有異樣的眼光,後來遇到我,她覺得這才是她心中理想的情人。

學長當兵後我和學姊才漸漸地敢公開在校園裡活動。

當然我們倆都退出了社團。再過半年學姊也要畢業,如果學姊又移情別戀,我是沒有資格限制她。因為我曾奪走好朋友的心,帶走他的女人。而這個我心愛的人也曾為我拋棄了相處兩年的男朋友。

至此,如果我不能擁有她,那也應該要無怨無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