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女媽媽 1

我的處女媽媽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在潔白的窗簾旁,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倆腿大開,陰部還不時流出陣陣的男精。一個只有十七。八歲,趴在那婦人的身上。兩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又好像激戰過度全身癱瘓昏睡過去。

爲什麽兩個年齡相差這麽多,會雙雙躺臥在一張床上。嘿….嘿故事開始啦!

在我未出世就家中的父親就已經亡故。我現在和媽媽一起生活,媽媽是一個醫生,我們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

我們的家有四個臥室,一個大廳,一間浴室,一個洗手間,一個廚房。

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種難耐的燥熱,大雞巴也會常常自動勃起,我媽媽雖然38歲了,但風韻猶存,古典的鵝蛋形臉蛋,彎彎的柳眉,筆挺的小瑤鼻,紅潤的小嘴,高聳飽滿的雙峰走路配合翹挺的圓臀,修長圓潤的玉腿,走在路上經常讓交通事故頻繁在她身邊發生,不小心撞上電線竿啦,開車不看前面撞到行人或與對面迎來的車接吻時常發生。而媽媽在我面前也不會顧忌太多,經常在我的面前穿著睡衣跑來跑去,還和我嘻笑打鬧。面對這樣光彩照人的媽媽,我便愈加的欲火中燒,而且在我的心里還暗自有一種恐懼,我知道人越來越大,終究是要分開的,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媽媽人各一方。

有時候,我會眼巴巴的望著媽媽,問她:“媽媽,我們能不能永遠生活在一起,不分開呢?”

媽媽就笑著刮著我的臉:“傻孩子,你長大了就會娶媳婦,那時候哪里還會記得媽媽啊?”

我便急紅了臉,申辯道:“我才不要媳婦呢!我只要和媽媽永遠生活在一起就行了。”

媽媽便把我摟在懷里,笑道:“傻孩子啊!男人怎麽能不要媳婦呢?媽媽也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可是媽媽不能做你的媳婦啊?”

我便很是疑惑,媽媽爲什麽就不能做我的媳婦呢?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在漸漸的長大,終于明白媽媽爲什麽就不能做我的媳婦,但心里欲火燃燒得愈加旺盛。美豔的媽媽一直是我的性幻想對象。第一次手淫就是幻想從后面抱著媽媽雪白豐膩的屁股抽插而射精的。

在一日夜深時候,我下床如廁時途經書房,無意中發現半掩的書房門內散發出柔和的光線,並傳出微弱的低吟聲。我心想定是媽媽生病了,于是便隨口輕聲往里問道。

未知是否聲音太小,里面未見回應,于是便輕推房門察看,當我還道是媽媽因生病累極而入睡了之際,映入眼廉的竟是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贲張的春宮戲!

「啊呀!」我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情景:

沒想過平日嚴肅守禮、高雅端莊的媽媽此時竟一絲不挂的仰臥于書桌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褲都脫落到地毯上,巧細膩的玉手一面搓揉著豐滿肥嫩的酥胸,那飽受擠壓的乳肌從五指之間迫了出來,在柔燈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面在輕柔細撫著漲卜卜的陰戶。

「啊……癢……癢透了……哼……大雞巴……要……我要呀……」

潔白無瑕的柔軟嬌軀湊合著玲珑浮凸的身體曲線在扭擺顫抖,雪團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門方向放縱舞動,一覽無遺地表露在我眼前。此情景直教我這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心猿神往、目定口呆,盡管良心正遣責著自己偷窺媽媽的非禮行爲,但心底里郤又舍不得把目光移離,雖說眼前人是自己生母,但這樣一個絕美淫蕩的赤裸胴體,任誰看了也豈能錯過!

就在此時,媽媽突然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嬌哼:「噢……不行……丟……丟了唷……」

只見媽媽腰向上一挺,整個人一陣抽搐,兩片肥臀之間流出了一大逢略帶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決堤般不斷外流,沿著書桌面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連地毯也濕了一大片,股縫間那正用小手包裹著的肥凸騷穴賣力地向前挺著。

這幅淫靡爛慢的景像把我看得連下面的家夥也不禁劍拔弩張,龜頭漲得一陣苦惱難耐的爆烈感覺前所未有,此時面對這位赤裸橫陳于前、嬌美絕色的成熟豔婦,正是自己對其早已萌生「亂倫歪念」的至愛媽媽?若非僅存的道德觀念以及對媽媽那份敬畏,相信我早早已不能自制地沖進房里干出那爲世不容的獸行……

我急忙退了出來,那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贲張的春宮戲已深深映在我心里,于是我心里也越來越有了自己的主意。

一天晚上,我終于鼓足勇氣向她要求睡在一起,開始她不肯但我向她撒一下嬌她就不管我了。等媽媽睡著了,我就象小時候一樣,把腳壓在媽媽身上,不同的是,小時候是爲了睡的舒服,現在也是爲了舒服,但是這是爲了小弟弟舒服,我輕輕的搖了媽媽兩下,媽媽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深深的呼吸聲。

我把左腳壓在了媽媽的右腳上,小弟弟貼在媽媽的左腿上,只覺得好舒服啊,我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晃動了起來,輕輕的摩擦著,覺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鍾,我瀉了,只覺得好爽好爽,我就這樣壓著媽媽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我有點心虛的看著短褲,怕媽媽知道,但沒什麽異樣,天熱加上風扇吹,早就干了。

之后幾個晚上我便趁媽媽睡著了壓在她身上來發泄,媽媽也不知道,由于自己不再手淫,每天晚上在媽媽腿上發泄后睡的特別香,媽媽對每天早上醒來都壓在她身上有點意見,但我再向她撒一下嬌她就不再管我了。

一天晚上,我又壓在媽媽的身上,小弟弟在她的大腿上磨來磨去的,手握著媽媽的乳房,輕輕的撫摩著。

媽媽的乳房慢慢變硬了,嘴里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但她還是沒有醒。良久良久,我覺得后脊一酸,小弟弟一陣急抖,射精了。

但我還是覺得意尤未盡,我再壓在媽媽的身上,但褲裆濕漉漉的,難受死了,我爬了起來,把短褲脫下,往床頭一扔,光著屁股就想壓在媽媽的身上在來一次。但媽媽突然把左腿屈了起來,我嚇了一跳,以爲媽媽醒了,但媽媽照樣發出熟睡的呼吸聲。我仔細一看,原來我的短褲扔到了媽媽的腳邊,濕漉漉的褲裆正好貼著媽媽的腳,她覺得不舒服就把腳屈了起來了。

但這樣我想繼續壓在媽媽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媽媽的腳放下來,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媽媽,結果放不下來,急的我滿頭大汗,望著媽媽的膝蓋,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著媽媽的膝蓋彎這里,有了個主意,我把小弟弟伸到了媽媽的膝關節這里,捅了進去,左手扶著媽媽的小腿,右手扶著大腿,輕輕的把媽媽的腿擡了起來,再稍微用里往里壓,這樣夾著我的小弟弟,我再輕輕的抽插了起來。

緊緊的夾著我的小弟弟美腿好舒服啊!我當時想真的做愛也不過如此吧,比壓在媽媽的大腿上發泄舒服多了,看著媽媽的美腿的肉由于我的進出而翻出推入,覺得好刺激啊!

抽插了大概百來下,我有忍不住射了,一陣急促的乳白色精液噴了出去,一小部分噴在了床單上,一大部分噴在了媽媽的另一條雪白的腿上。

我只覺得一陣困意沖上了腦袋,輕輕的放開了媽媽的大腿,或許由于我把媽媽的腿屈的太久了,一放開媽媽就自己把腳放平了,連短褲都沒穿就趴在媽媽身上,像往常一樣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