饑渴少婦

這是一個秋末的午后,陽光臃懶地撒進宿舍。這是我大學生活的最后一年,因爲課程相對比較少,而我們這個專業對于考研也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事情,本科生完全可以做得來爲什麽非要考研呢?要工作,不考研,三年省下十萬元,我這樣安慰自己。其實,我的心已經蕪雜的如這午后陽光一樣頹敗。能做點什麽呢?躺在床上我思度著該如何打發這個無聊的下午。

今天上午剛在一個BBS上看了一版原創,當時心里頗有感觸,于是,有了把自己的經曆寫下來與大家一起分享的念頭。其實,我接下來要講述的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剛剛過去的國慶期間……

***********************************

時光轉眼流轉到了2003年9月30日,而此時的我也已經是個23歲的小夥,學校國慶節放假,因爲一號我有一個鄰居哥哥要結婚,所以在30號放假當天我就打算好了,不管坐多晚的車也要趕回去,火車站車票是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告罄,看來是只能坐客車了。

下午突然下起了小雨,但我還是來到了長途客運站。或許是爲了釋放因非典積壓的五一假期的能量吧,這個假期車站的旅客恁多,排了三個多小時的隊伍我終于從一輛姗姗來遲的依維柯車窗里爬了進去,踏上了回青島的路。

這個車里基本上都是回家的學生,待安定下來我望窗外瞟了瞟,看到車子開動的那刻還有幾百號人在那里等待,我有種勝利者喜悅。因爲假期客運車違規超載超查得很嚴,所以,司機最多只能是把車內走道的一排臨時折疊椅載滿,不出站他們是不敢多偷拉一個客人的。

外面的雨似乎更大了,天也漸漸黑了下來,車子在市區打著轉奔向濟青高速路。而我因排隊等車累的夠戗,這時也無精打采的閉上了眼睛,渾渾然要睡去。

突然,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司機師傅偷偷地又拉上了兩名乘客。

上車的是一男一女,我懶懶的瞥了一眼,心里嘟哝著,這鬼司機,掙錢不要命,天都黑了不趕緊趕路,還要拉客,整個車上的人似乎也難以忍受司機的這種做法,都嘟哝起來,而剛上車的那個女的可能覺得很內疚,連忙說著對不起,邊往后擠。待那兩個人擠到我坐的位置時,最后一排的乘客發覺他們想要過去跟他們擠一個位子坐,都吆喝起來,以一種不可商量的口氣說后面已經不能坐了。

無奈,這兩個人在車子中間進退不能。于是那女的便用近乎谄媚的口氣跟我商量:“小兄弟,能不能擠一擠一起坐,都是要趕著回家,我想我們應該還是老鄉吧?”

我這才打量了一下她,穿著一身米色的套裙,肉色的長筒襪,只是稍有點胖,一頭干淨的短發,模樣還算可以,估摸應該是個少婦。“哦”我極不情願的回了聲,將屁股挪了挪,她坐了下來。

其實接下來的故事完全不在我當時的預料之中。她在我的左邊坐了下來,而那個男的就沒那麽幸運了,就在我身后靠椅站著。

那女的坐下后好象挺不好意思,熱情的跟我聊了起來,從她話中得知她的家是膠州,自己一個人在濟南這邊工作,家里還有老公跟一個3歲的孩子,而我也有一打沒一打的回應著她。

因爲座位太小,我們兩個緊緊的擠在了一起。因爲剛才上車前被雨淋了,她的衣服有點濕濕的,靠著我的身體,我明顯感覺到了來自她身體的暖意。也許的確是太累了,我又趴在前面的靠背上迷糊起來,伴著車子的顛簸,我耷拉下來的左手不時地碰到她的手。

也許她覺得我是在向她試探,突然,她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我們倆的手緊緊的糾纏在了一起,仿佛她一個人在濟南很長時間沒有過性生活壓抑了很久想要在我身上釋放,像一支發情的母狗尋上門般。

她的皮膚還是比較細膩的,長長的手指,滑滑的,很柔軟,我依舊趴在前面的靠背上,不敢亂動,因爲怕周圍的人發現什麽。但我卻有壓抑不住這個年齡里的那股騷動,另一只手從額頭下抽出,悄悄的摸向她的……她好像很喜歡,又向我靠了靠。

順著內衣摸進去,一路的平坦光滑,她有點胖,也許應該是這樣的吧,生了小孩的肚子,我的手在那里稍停片刻,用指尖畫了幾個圈,壞壞的擰了一把,而后又費力的使勁往上遊走。慢慢地,順著她那光滑細膩皮膚用手舔噬著。像厚厚的舌苔隔著裙子舔著屁股和大腿一樣,讓她癢酥酥的。

但我還是擔心被別人發現,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擰她的皮膚,挑逗她的身體。

就在我再也不能把手向前伸進時,她又向我靠了靠,這時我們已粘在了一塊。突然,峰回路轉,我的手遇到了麻煩,開始曲折向上爬。是她的乳房,很大很大的乳房,雖然是哺育過孩子的乳房,依然是那麽堅挺。

我先用手撓了撓山峰四周的顆粒,一個一個的撓,在山峰周圍不停的畫圈,但我並不急于去招惹那顆櫻桃,如貪婪的小貓死死的盯著兩條小魚在思考如何下手。待我明顯感到她的奶子像注入了什麽東西發漲發麻般硬起來后我開始專心對付她了。

我用食指和大拇指分別捏住乳頭來回旋轉著搓揉,手掌和另外三只手則同時對乳房的其他部位進行彈壓,揉,捏,搓,拉,彈……借著路燈射進來的微弱燈光,我偷偷瞥了她一眼,那美麗的臉龐仿佛泛起了紅暈,有點嬌嗔的略帶呻吟的呼吸,我能感覺到她全身軟綿綿的已沒有了一點氣力,這讓我很受用,仿佛俘獲了一支獵物。

慢慢地,她也身體前傾趴在了前面的靠背上,這更利于我的手發揮了,實際上這時我的手已經處于可以與她的乳房直接對話的最佳位置。我發現我的手還不足以掌握那個碩大的奶子,但我還是竭力將手散開形成碗狀輕輕罩在乳房上,使勁的整個的托著,柔柔的撫摸,間或狠力的攥攥。

這時她就像受了刺激般緊握我的左手,我想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她會大叫起來。可惜車上還有好多人,否則她一定會叫,而我又是非常喜歡女人在興奮中低低的呻吟,放蕩的尖叫,我想那樣一定很刺激,會帶給我更多的動力。

但托著摸索了沒多久,我罩在乳房上的那只手,又不安分的行動了:先是五個手指在不同的部位輕輕地開始按摩,緊接著我的手掌也投入了運動,她的乳頭已經處于我手掌的摩掌之下,我將手掌和中指、無名指和小指繼續壓在乳房上,大姆指和食指則輕輕地捏住乳頭左右旋轉著進行摩挲。

但我並不滿足這些,我用力地將手伸向另一個乳房,讓大姆指和小指分別壓在一個乳房的乳頭上,其他三個指頭毫不猶豫地占據了乳溝,那情形有如三箭齊發,各自占領了有利的地形。在中間三個指頭在乳溝作葡伏爬動的同時,大姆指和小指也在各自的山頭盡情地彈擊,好像是在彈奏鋼琴……

此刻我的被她攥得緊緊的左手也沒有閑下來,在她的手心里鑽來鑽去,我把她的拇指跟食指想象成是兩片陰唇,輕輕的在指縫間揉搓著,撫摸著,我伸出中指,她很會意的攥了起來,這次,她攥得不是很緊,然后我輕輕的抽插,模仿做愛的樣子,手指不停的在她的手中抽插轉動,每插一次,她都很乖的緊攥一下我的手指,就像是做愛時穴的收縮一樣,偶爾我會用插進去的手指輕輕的摳她的掌心,有時我也會將兩個手指放在她的手里。

我又偷偷瞥了她一眼,發現她好像陶醉的要死掉,要昏厥,兩條腿緊緊地夾在一起,我仿佛感覺到了一股股汁液從她的子宮里流出來,然后我掏出陰莖準備進入,那大得嚇人的器官使她覺得微微的脹痛,然后她突然用一種既愛又恨的表情看著我大叫起來“不行,不行……”

想象著這些,我有點按耐不住了,使勁抽回了左手,撩了撩褲子,我的陰莖早就雄赳赳的了。此時,客車已經上了高速,整個車上人也已經在這種平穩的速度里睡去,除去我身后那個可憐的沒位子坐的人。

我看了看她,她仿佛會意了,起身俯在我耳邊告訴我應該用東西遮起來,滿車的都是回家的老鄉被人看見不好。我笑了笑,很聽話的將隨身帶著的齊魯晚報放在上面,呵!

那東西就像流油的蠟燭一樣遮人耳目地藏在一大份報紙后,興奮難捺。她好像也按耐不住了,將手伸到報紙下一把將我的褲子拉鏈拉開,把手伸了進去。然后我們兩個又都俯在了前面的靠背上,頭離得很近,她輕輕地用手撫摸著我的陰莖,我也用手不停的撫摸著那對碩大的乳房,並幻想著兩個人赤條條的躺在床上糾纏在一起性交的樣子。

想到這些,我笑了笑,想不到自己會是這樣一個人,呵呵,也許是壓抑太久了吧,我想,然后,我全身心地投入了這種享受中,朝她耳邊輕輕的吹氣,故意輕聲的呻吟起來,我想這樣會讓她感覺舒服吧,而她已完全陶醉在里面了,非常專心地給我手淫著,雖然是僅僅用一只手,但還是讓我感覺到她一定是一個性欲超人。拉,搓,輕輕的捏,將我的陰莖套在手中來回的揉搓,我感覺自己有飛的感覺,我不知道手淫竟還是如此讓人受用。

因爲平時我是從來不手淫的,曾經我有過女朋友,並發生過性關系,但自從我們分手后我就一直壓抑著,得不到發泄。這時,她也好像受不了了,將我的右手從她的衣服里抽出,放到腿上,我當然知道她要我做什麽,我開始隔著絲襪輕輕的撓她,我知道這時的她一定感覺到很癢,非常想要我陰莖放到她的陰道里,然后一直干下去,直到占領被虐待的高潮伴隨著她的尖叫到來爲止。

雖然我也想,但這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只能慢慢的順著腿往上摸,咳!都怪我胳膊短,摸到大腿內側后我再也不能前進一點,如果想要再往里摸,那麽我就必須將腰彎下,但這樣是會被人發現的,于是我的手就停留在了接近陰道附近打轉,而這時她給我手淫的力度也加大了,我能聽到她在我耳邊小聲的呻吟……

就在她以每秒幾次來回揉搓的速度把玩我的陰莖時,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暖的熱流湧了出來,噴射到了報紙上,而此刻的她用力攥著我的陰莖一動也不動。

此時,車子剛好行進到淄博路段,因爲高速路正在維修,車子突然慢了下來這時整個車子里昏睡的人們被驚醒了,嘴里嘟哝著怎麽回事,還沒有處理完事后工作的我,只能尴尬的任陰莖躺在報紙后。

而她仿佛很老練,故做什麽事都沒發生,嘴里邊嘟哝著累死了邊站了起來,而我也像受了驚嚇般慌忙將手抽回,看她伸了個懶腰后雙手扶著前面的靠背,下半身緊緊地貼在靠背上,我忽然發現,我的手伸進去剛好合適。

我偷偷瞥了一下四周,感覺他們是不會看到什麽的,在這樣昏暗的車廂里,于是,我大著膽子將手慢慢伸進了她的裙子里,她低下頭朝我笑了笑像是給我鼓勵。

我暗自慶幸,一只手如蛇般攀著她的腿上下遊走,但我並不急于去咂摸她的陰戶,雖然我知道她的那里早已經向我敞開。我仍舊在靠近陰道附近的皮膚上嬉戲,慢慢得慢慢得,我感覺她的雙腿開始用力的夾我的手,幾乎要我的手不能動彈。

這時,我又感覺到了由一股滑滑的粘稠東西淌到了手上,我知道,時候成熟了,我擡頭偷偷看了一下她,發現她正用一種近乎哀求的眼神看著我,我擔心被人發現她的那種怪異的眼神,我知道女人一旦發起情來更是什麽都不會顧及的。

于是,我開始往上摸。但我仍是不急于去碰觸那里,越過那流水的泉眼,我的手開始輕輕的撓她的陰毛,在那片茂密的叢林中像個捕獵者一般尋找著什麽。

她的陰毛是茂密的,偶爾我會稍稍用力的揪一下,她的身體會發出輕微的顫抖。

有時我會用食指跟中指輕輕的夾住一縷陰毛拉著玩,有時我又會用整個手掌大把大把的扯,她的下面已經泛濫,在我的手不小心碰倒時我感覺到那條溪流開始漲水了,水流無聲地彌漫,帶著清涼,也帶著野草的芬芳。

于是,我撩一點淫水摸在陰毛上,嗬嗬,她仿佛實在受不了了,我瞥見她用饑渴的乞求的眼神看著我,我突然發現不能再這樣玩下去了,因爲她是不能站太久的,否則會讓人發現異樣。

于是,我的手下移,扎迸了那條洪水泛濫的溪流之中,手指在泛濫成災的淫水里摸索著搜尋陰唇,先!她的陰唇很厚,有點耷拉了下來,可能是這樣吧,生了小孩的穴!

我先攥住一片陰唇不停的揉搓,輕輕的拽,用手指彈一彈,然后,再去摸另一片,因爲要公平!然后,我用拇指跟食指夾住一片,用食指跟中指夾住另一片輕輕的往外拽。

就這樣我的手在里面暢遊著,一會兒是蛙泳,一會兒又是蝶泳,水花翻濺,像是在表演著水中芭蕾,我仿佛聽到雨打芭蕉的叮咚聲似乎是在爲這一場美妙的表演伴奏,那絲竹之聲動人心弦。

這時,她的淫水已經泛濫的不行了,我用手輕輕的往里按了按,然后,用中指跟無名指分開其實早已自覺張開的陰唇,大拇指跟食指開始安撫她的陰蒂。我能感覺到,那陰蒂就像小小的陰莖那樣硬硬的脹脹的了。

于是我輕輕的拉了拉它,柔柔的揉搓起來,是的,性愛不僅僅是性交,有時用手撫摸,會比性交更能達到性滿足,因爲這里面摻雜了許多性幻想。

我不時地變換著花樣來給她手淫,同時不忘偷偷地看一眼她,她咬著自己的嘴唇做著痛苦狀,我知道她已經完全撐不住了,便讓頂住陰唇的手指直接在陰蒂上跳動,最大限度地調動我身邊這個女人的性欲。

最后我果敢堅決地進行插入,讓手指來回的套入,先是用一個手指,而后兩個、三個,直至四個。有時我會讓手指在里面停留片刻,輕輕掘動著里面的柔軟的肉,就這樣一種一起一伏的波浪式沖擊,我將她送上了天堂。

我知道,如果只有我們兩個的話,此刻她會央求我給她。突然,她的雙腿夾得緊緊的,仿佛要將我的手夾斷,令我的手一動也不能動了,我感到更大的一股洪流從她的子宮里流出來,陰道在不停的收縮,是的,她已經高潮了。

我擡頭看了一下她,她微笑著報以輕聲的吠叫給我,好像達到性高潮了的人那種快樂的呻吟,完全不再顧及周圍的乘客。慢慢得,她的腿開始松開,我小心的抽出了手,她坐了下來。我回頭看了看,不知道何時站在我們身后的那個人正在看著我們,弄得我好一陣尴尬。

客車仍然在蝸牛般的爬行,仍然有乘客不時發出牢騷,我有些倦意,但她卻興奮起來,在我耳邊唠叨,當然,我不是那種做完愛不負責任的倒頭就睡的人,我知道有時女人需要的性前跟性后的愛撫比做愛時的感覺更重要,于是我們開始唠嗑。

她總是不停的誇我好厲害之類的話,我告訴她我很一般,因爲這是我本能的反應,只是順著自己的意思來罷了。然后我就有一句沒一句地問她我與她老公有什麽不同,她什麽時候來的第一次月經,第一次做愛是在什麽時候,當時感受如何,會不會手淫等等無聊的話題。

車子終于沖出了維修路段,真正高速起來。我的心情也好起來,于是我開始給她講中國古代的歡喜佛,講《萊溫斯基自白錄》的故事,講《包法利夫人》講我看過的日本卡通,以及我看過的A片跟感覺里的日本、西歐、中國女人做愛時的不同呻吟、反映,喜歡的姿勢等等……有時我給她講一點帶顔色的笑話,她會用手狠狠的嗔怪般擰我一下……

將近午夜,在容易發生故事的時刻,車子緩緩駛進了青島。我比她先下車,正當我準備起身收拾行李時,她從包里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我,要我回濟南后能聯系她,我點了點頭,抓起包下了車。……其實,開學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我依舊沒有聯系她,因爲我還是膽怯的,或許要邁出第一步很難吧!但內心又經常的騷動著告訴自己,我想!第一次,費了好大勁在別人的知道下才將這個帖子發上。這是我的真實經曆,不是胡謅瞎扯,希望大家給我繼續的勇氣!謝謝!同時我不想大家就因此認爲我是一個多麽龌龊的人,現實中的我應該是一個害羞的男孩子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