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玲秀 – 陳伯伯的功夫

老婆玲秀–陳伯伯的功夫

玲秀到附近的超商買了些冷飲,沒想到烏雲密佈的天空下起午後雷陣雨,雨下的又快又大,玲秀跑回大門口時,半個身子已經是濕淋淋的,隔壁的陳伯見狀當然毫不考慮跑來幫忙,撐了把傘兩人妳一包我一袋的進了屋子。

「陳伯!謝謝妳!」

「玲秀!妳別跟我客氣,大家都這麼熟了。」

「我拿毛巾讓妳擦擦!」玲秀遞給陳伯一條毛巾,便要陳伯稍坐一會,然後倒了杯水給陳伯。

玲秀身上的洋裝已經讓雨水浸濕,幾乎是和身子貼在一起,陳伯兩隻眼睛盯著玲秀胸前那對碩大的奶子,好色的陳伯哪受得了這等美景,一連喝了好幾口水,喝水之餘也順便吞了好幾口口水。

「陳伯!妳先坐會,我去房裡換件衣服。」

「玲秀!那妳趕快去換,免得感冒就不好了。」玲秀說完便轉身上樓,陳伯看見玲秀走上樓,胯下的傢夥早已不安份,眼前又是一個好機會,哪肯這麼輕易的放過,於是偷偷跟在玲秀的後頭,一付賊頭賊腦的樣子。

玲秀好像知道陳伯跟在她的後頭,一進房裡連房門也不關,便將身上的洋裝給脫下,接著解下了胸罩,正準備拉下丁字內褲時,在門外看著玲秀寬衣解帶的陳伯再也按耐不住,衝進房裡就從背後抱住玲秀。

「啊……」

「玲秀!妳別怕是我啦!」

「陳伯!妳嚇我一跳………」

「對不起!玲秀妳實在太性感,我忍不住了……。」

「陳伯!窗戶還是開著的別這樣,萬一被鄰居看到那……?」陳伯哪肯放手,兩手往上一托,把玲秀胸前那對大奶子捧在掌上開始輕輕搓揉起來,陳伯兩手摸揉玲秀的奶子,褲襠裡的棒子仍不停地磨擦著玲秀的屁股。

玲秀被陳伯半推半拉到床上,全身就只剩下一件丁字內褲,陳伯像狼一般的撲向玲秀的胴體,整顆腦袋瓜子就貼在那對奶子上左右磨擦起來,陳伯擡起頭一口含住左邊奶頭,開始用力的吸吮,右手還不停搓揉著右邊的奶子。

「鈴……」電話響起,玲秀一把推開了陳伯!坐到床沿接聽起電話,陳伯哪管那麼多跑到床下去,一手拉開褲子上的拉鍊,掏出裡面早已充氣飽飽的棒子,就在玲秀的側邊打起手槍來,另一手也沒閒著,仍然賣力搓揉著玲秀的奶子。

玲秀對陳伯說,她剛才跟她男朋友講電話,陳伯竟然在她的面前打起手槍,讓她覺得對男朋友過意不去,所以才會………。

陳伯連忙點頭,還說下次不會在她講電話時,做這麼不禮貌的動作,玲秀點點頭,便說她待會還有事要外出,陳伯心想棒子都軟掉還玩什麼,只好鼻子摸摸整理好服裝儀容,頭低低的走回家。

夜裡下起了大雨天氣涼快清爽,陳伯又來串門子和玲秀在客廳看電視,陳伯大概覺得無趣便跟玲秀說起網路上許多好玩和好看的,兩人聊網路還真聊開了,有說有笑。

「玲秀!乾脆到我家去上網好了!」

「不用啦!我房裡也有電腦。」

「那就到妳房裡上網好了,網路上有很多好看的。」

「好啊!那我們走吧!」玲秀還特地倒了杯加冰塊的飲料給陳伯!兩人就開始上網看好看的。

原來陳伯所謂好看的,就是色情網站裡的圖片,看了好一會,玲秀起身說要上廁所便往浴室走去。

陳伯早就被張張色情圖片攪得慾火上身,玲秀前腳一踏進浴室還來不及關門,陳伯在門外全身早已脫個精光,從背後雙手抓住玲秀豐滿的奶子開始用力揉搓著,玲秀做了點掙扎,撥開陳伯的雙手。

「陳伯!妳別這樣!」陳伯哪聽得進玲秀的話,一面稱讚玲秀人長的美麗身材又好的唬爛吹噓,說玲秀是他今生夢想,他最愛的女人,一面又說他玲秀過了更年期,已經是性冷感他可怎麼辦,就這樣軟硬兼施的讓玲秀不得不屈服。

「陳伯!那妳要遵守我們的約定……」陳伯一個勁的猛點頭,便開始將玲秀上衣的衣扣一一解開,玲秀穿著白色的蕾絲的胸罩,白色的胸罩撐托著玲秀雪白的奶子,陳伯兩手伸入胸罩裡,用手揉搓著玲秀柔軟的奶子,還不時用兩根指頭挾起奶頭。

陳伯不等玲秀開口,一把便將胸罩給拉扯了下來,玲秀胸前那對36D的奶子好像早就等不及,胸罩一被拉下便彈了出來。

「啊……別這樣……」玲秀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著,陳伯更是緊緊抓住玲秀那對豪乳,不停的搓揉。

「玲秀!妳真的好美,不僅身材好皮膚保養的更好。」

「陳伯……妳……」玲秀被陳伯這麼一讚美心裡滿是歡喜,畢竟都快三十五的人了,陳伯趁機騰出了一隻手,直接往玲秀的裙裡摸去。

「玲秀!我以前學過要穴美容,妳要不要試試?」

「要穴美容?好專業喔!沒想到陳伯連這個也會。」

「還好啦!就當做報答妳平常對我的好。」

「陳伯!別這麼客氣。」陳伯坐到玲秀的身旁拉起玲秀的左手,開始講解要穴美容,姆指輕按玲秀手背虎口處,喃喃唸道這叫合谷穴,可以主治頭面的一些疾病,然後將玲秀的手肘曲成九十度,輕壓在肘頭外方,這叫曲池,有調和氣血的功用,接著旁邊是尺澤,玲秀左手被陳伯一陣推揉,感覺還蠻不錯。

陳伯拉過茶幾,要玲秀將兩腳伸直平放,陳伯坐到茶幾上,手往玲秀小腿內側踝尖三寸處,對著玲秀說,這是三陰交,對婦女月經不調,很有幫助的,玲秀也不知陳伯是說真的還是假的,但看陳伯一臉正經,加上穴道被陳伯一陣揉押感覺蠻舒服,於是誇讚起陳伯,陳伯笑笑說沒什麼,他算是業餘的,玲秀還要陳伯不要謙虛。

「玲秀!三陰交搭配水注療法更有效果。」

「那好啊!要怎麼搭配?」

「用淋浴的蓮蓬頭就可以。」玲秀一聽覺得簡單,便帶著陳伯到臥房的浴室,玲秀怕會弄濕衣服,於是裹上浴巾走進浴室,陳伯要玲秀跪在地板上,然後讓玲秀雙手扶著浴缸邊沿,打開蓮蓬頭水流如柱的噴向玲秀腳底,玲秀原本覺得這種姿勢有些不雅,但腳底受到水柱的衝擊力,身體倒是覺得莫名的舒暢,也就不再想它。

陳伯持續了好一會,水柱移到玲秀的大腿後側,玲秀正覺得這比用手按摩穴道還來得舒服,像是在做SPA,陳伯的手已經拉高玲秀的浴巾,水柱沖向玲秀的屁股,陳伯更將蓮蓬頭貼近玲秀的股溝上下的緩慢移動,玲秀丁字內褲已經濕透。

玲秀沒有說什麼,陳伯索性拉開玲秀身上的浴巾,玲秀的身上的屏障就剩胸罩和丁字內褲,陳伯也不碰玲秀的身體,水柱仍上下沖蝕著玲秀的股溝,玲秀玲秀想喊停但好像又有點不捨,陳伯將水柱移到玲秀的下體,隔著丁字內褲,水柱開始衝擊玲秀的小穴,一手摸起玲秀的大腿內側,還不時低下頭親吻玲秀肥美的屁股。

「嗯………」不知道玲秀是否被水柱沖昏頭,開始發出嗯嗯的聲音,陳伯拿起玲秀剛剛被脫下的浴巾,一個勁的用水給噴濕,陳伯將蓮蓬頭放到地板上,用浴巾來固定它,水柱不斷衝激著玲秀的小穴處,玲秀雙腳的距離開的更大,屁股也漸漸的上下的挪動起來,陳伯已在一旁將身上的衣物褪個精光,緩緩貼近玲秀,陳伯跪在玲秀的背後,雙手扶著玲秀的細腰,讓玲秀由跪姿改成蹲姿,玲秀玲秀順著陳伯,整個後背貼在陳伯的胸前。

陳伯左手來到玲秀的胸前,手掌壓在胸罩上,輕輕揉起玲秀的一對大奶,右手牽起玲秀的右手手指,伸進丁字褲,玲秀的手縮了一下,蹲姿讓水柱更冰冷無情的衝擊玲秀的小穴處,雖然還有內褲的遮蓋,但酥痲難耐的身體反應,玲秀還是投降了。

「啊……好……冰……嗯……」

「玲秀!三陰交配合下陰會讓全身更舒暢。」

「嗯……我……嗯……」玲秀的手指開始進出自己的小穴,屁股上上下下,陳伯跪在著玲秀身後,兩手手掌扶著玲秀的兩片股肉,配合著玲秀屁股的擺動,玲秀的左手反手勾住陳伯的脖子,陳伯緊緊摟住玲秀的細腰,讓玲秀身體的更有支撐。

「嗯……啊……嗯嗯……嗯……嗯……來了……啊……啊……」玲秀已經渾然忘我,陳伯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玲秀嘴裡的呻吟此起彼落,陳伯左手從玲秀的頸子移到浴缸邊沿,一手輔助身體一手攻擊身體,陳伯還將水流開到最大,玲秀屁股不停的搖擺奶子的上下晃動,淫蕩到了高點。

「玲秀!妳下面好濕喔!會把內褲弄髒的讓我來幫妳……」陳伯一邊花言巧語一邊已經解開玲秀的裙扣,玲秀還陶醉在快感中而讓陳伯將內褲拉到腳下。

玲秀被陳伯從背後環抱著,陳伯的兩隻手開始攻起胸前那對誘人的大奶子,好一會,陳伯將玲秀抱到浴缸裡人卻往房裡跑去,手裡還拿著玲秀倒給他的冷飲,然後對著玲秀說幫她洗澡,說完也坐進浴缸從背後抱住玲秀!雙手抓住雙腳硬是把兩隻腳拉了開。

「不要……陳伯……不要這樣……」陳伯不等玲秀的話說完,鬆開雙手手指伸向玲秀的下體,輕輕在玲秀的小穴上摸揉,另一隻手在玲秀豐滿的奶子上撫摸,陳伯的愛撫讓玲秀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玲秀雪白的奶子隨著動作上下微微的波動著,陳伯的棒子在玲秀玲秀的屁股上不停的猛頂。

玲秀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陳伯的手指順著玲秀濕黏的淫水,很輕易地滑進玲秀的浪穴裡,玲秀的屁股不停扭動,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

「嗯……陳伯……就……就是那……嗯……啊……好好……嗯……」

「玲秀!舒服就叫出來……別跟我客氣……我們是好鄰居嘛!」陳伯更激烈抽插在玲秀浪穴裡的手指,一手還使勁的搓揉捏掐玲秀的奶子,好一會玲秀整個身體開始發抖,頭也向後仰,陳伯這時趕緊拿起飲料中的冰塊,快速的塞進了玲秀的浪穴裡,冰冷的冰塊進入濕熱的浪穴,玲秀更是大聲的叫了好幾聲,全身還抖動好幾下。

「啊……好……陳伯……妳……嗯……」

「玲秀……好舒服是不是?」

「啊……好……好壞……嗯……嗯……」陳伯發現玲秀已經達到高潮,左手更用力的搓揉玲秀的奶子,右手手指毫不客氣又在玲秀的浪穴抽插,不停攪動浪穴裡的快要化掉的冰塊。

「啊……」陳伯的手指在玲秀的浪穴裡快速進出,玲秀才剛經過一波高潮,還來不及平復,漲紅著臉,大腿還不斷地顫抖,又要面對陳伯新一波的挑釁。

「啊……嗯……」

「玲秀!很爽吧!」

「陳伯……」

「大聲說出來……不然我抽出來囉!」

「嗯……不要……啊……好爽……」玲秀已經完全放開,陳伯的手指更賣力的在浪穴進出,沒想到玲秀此時雙手開始揉搓起自己的雙乳,嘴裡不斷發出淫聲。

「嗯……舒服……嗯……好……爽……啊……要……」

「玲秀!我會讓妳更舒服。」

「嗯……陳伯……好……啊……」陳伯開始淫笑起來,心想今天終於可以突破玲秀的最後一道防線,陳伯一面擡起玲秀的屁股,讓玲秀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根火熱的棒子陷進玲秀的股溝中,一面在穴裡的手指更用力地向裡面推進。

玲秀受不了這等強烈的刺激,呻吟聲不斷,身子又抖了起來,陳伯順勢緩緩的由坐姿變成跪姿,玲秀的姿勢也跟著改變,雙手扶著浴缸邊沿,豐滿的奶子隨著陳伯手指進出浪穴的節奏晃動,白晰圓滾的屁股也自然高高的翹起,陳伯一手扳開玲秀一邊的股肉,整個臉貼上玲秀的屁股,舌頭便往玲秀的屁洞舔去,在玲秀浪穴裡的手指抽插的更快更猛。

玲秀驚呼一聲,身子抖動的更厲害,嘴裡直喊丟了去了,陳伯看玲秀淫蕩的模樣,嬌喘聲連連,已經分不清現在的情況了,一個起身握住了雞巴,往玲秀玲秀的穴裡插去。

誰知玲秀見狀右腳趕忙跨出浴缸,大叫不要不可以,陳伯哪肯讓事情只做一半,迅速要拉住玲秀的腰,就在一瞬間,玲秀的速度還是比陳伯快,整個人已經離開浴缸,陳伯這用力過猛,右腳不僅在浴缸裡踩了空,整個身體重心不穩的正面倒下,更糟的是雞巴竟和浴缸邊沿撞個正著。

「啊……好痛……嗚………」

「陳伯!妳不要緊吧?」

「痛……痛死我了…」陳伯在倒在浴缸裡直喊痛,手握著棒子左右滾動,這可把玲秀嚇出一身冷汗,剛剛沈醉在肉體的快感一下都不見了,玲秀趕緊跑到廚房打開冰箱想找些冰塊冷敷,奈何水還沒結成冰,偏偏結冰的剛剛用在飲料上,這回恐怕已經溶掉,又往客廳跑拿出急救箱便衝回浴室。

陳伯已經躺在地板上閉著眼睛,兩隻手捧著半軟的棒子,玲秀打開急救箱要陳伯放開雙手,陳伯雙手一鬆開,便往自己的頭髮抓去,玲秀拿起一瓶肌樂,朝著陳伯的棒子噴了好一陣子,陳伯一睜開眼,看見玲秀手裡的肌樂,張大著嘴巴說不出話來,沒想到玲秀還從箱子裡拿出了沙隆巴斯,正要往陳伯的棒子上貼去,陳伯大喊不要不可以,還說已經沒有那麼疼了。

陳伯一個起身說要回家休息,手還不停揉著胯下的棒子,玲秀看著陳伯痛楚的臭臉,一面幫他穿衣服,一面也不忘提醒他去看醫生。陳伯望著玲秀的裸體,第一次笑不出來,穿好衣褲後邊走還邊跳個幾下,兩手捧著揉著褲襠裡的傢夥,心想這次虧大了。

玲秀光著身子看著陳伯離去的背影,在陳伯關上大門後噗嗤的笑了起來,不知道是為自己的急救感到好笑,還是陳伯那狼狽無奈樣而笑,或是還有別的原因,恐怕也只有玲秀自己才知道。

陳伯忍了一個晚上,誰知中午起來棒子仍是難受,便趕緊去看醫生,醫生幫陳伯打了一針,讓棒子對著地球低頭懺悔,還要陳伯休息一陣子,年紀都一把了,別做得過火。

回到家門口湊巧碰到玲秀!玲秀請陳伯到家裡來坐,拿了罐冷飲料給陳伯!玲秀對陳伯連陪好幾遍不是,陳伯倒紅起臉,趕忙說都是自己的錯,不應該想對玲秀強著來,還說以後絕不會那樣了?

「陳伯!妳還好吧?」

「還疼的很,醫生說需要做復健!」

「復健……那可怎麼辦!」

「玲秀!妳可不可以幫我。」

「陳伯!別這麼說,都是我害妳的。」陳伯隨意編個理由,玲秀卻是一臉正經,陳伯色慾又起醫生的話早已拋到九宵雲外。

「醫生說要多看鋼管舞或是脫衣舞之類的……!」玲秀在心裡偷笑著,哪有這種復健嘛!但心想醫生應該不會亂說,也許真的須要一些惹火養眼的動作,來刺激病人的性感官吧!何況一切是因她而起,萬一陳伯以後真無法做嘿咻的事,那真是一大罪過,於是玲秀便不再思索。

「陳伯!讓我幫妳!」玲秀讓陳伯站著一件一件脫掉陳伯身上的衣褲,陳伯全身光溜溜,玲秀低頭望著陳伯紅腫低垂的雞巴,差點就笑了出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