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醜風流記(1)

人物簡介:牛大醜:因中獎而改變命運,從此踏上創業與泡妞之路。

林小雅:大醜鄰家女孩,大學美女,大醜第一個女人。

鐵春涵:人稱“鐵仙子”,是大醜與諸多男性的夢中情人。

李倩輝:某大官兒媳,有名的美人,大醜的貼心情人。

楊小君:大醜的服裝城同事,人稱“鏗鏘玫瑰”。

唐小聰:某大學女生,大醜房客。見她瓜子臉,膚色稍黑,眉眼倒俊俏。

金玉嬌:某領導情人,與大醜有染。

楊水華:春涵表嫂,熟婦。

小菊:大醜以前對像。

葉如蓮:大醜學生時代的“校花”,現在工商局上班。

班花:在銀行上班,人妻。

關錦繡:被拐女,河北人。

李鐵城:省城富翁,大醜救過他。

李家駒:李鐵城之子。

趙寶貴:小聰老鄉,大學生。

(一)中獎牛大醜,關外某小鎮人,父母雙亡,光棍一條,以蹬“倒騎驢”為生。

他自己住著兩間磚房,每晚收車回來,他都要買點小菜,回家下酒,後院的大剛是他的酒友,一喝酒,大醜常會淚如雨下,向酒友述苦。大醜,本名大有,小時候與人打架,被人在臉上用瓷片劃了一下,之後,左臉上留下一道長長的疤痕,於是人們都叫他大醜。公平來說,如果他沒疤,至少夠得上常人標准。

因為醜,小學時女生不願跟他一桌;初中時,給班花寫情書,對方當他面把情書撕了,哼了一聲,挺著酥胸扭臀而去;高中時,鼓足勇氣,向校花求愛,校花上下打量他一番,平靜地說:“下輩子吧。”高考前夕,他起早貪黑的復習,決定爭口氣,他的學習可是一流的,全學年排第三。

不想這時,相依為命的老爸在工地上干活,從高處摔下,住院不久就去世了,沉重的打擊使他名落孫山,他真想爬上本地最高的樓頂,像英雄一樣跳下去。此後,他開始蹬車,一想到自己一個高中的高才生,竟像粗人一樣蹬車,他很不是滋味,時間長了,一切也就習慣了。蹬車不久,他認識了小菊,一個賣菜的姑娘,來往多了,也就相愛了。哪知道好景不長,小菊見異思遷,那男的比大醜條件好,比大醜帥多了。

大醜拿什麼跟人家爭呢,只有躲在家裡和淚飲酒,從那以後,他不敢再想女人了,該干什麼干什麼,蹬車,喝酒,與朋友扯蛋,構成它人生的主要內容,當然還有買彩票,這是他唯一的夢想,都堅持好幾年了。有一天睡午覺,在夢中得一組號碼,醒後他還記著,出去干活時,順便買了一張,就填上夢中的號碼,等他再來看結果時,居然是頭等獎。

這是不是做夢,他揉了揉眼睛,沒錯,當時他就覺得頭暈目眩,差點倒下,他沒有大叫,而是迅速返家,掛了門,連哭帶笑的鬧了一陣,才冷靜下來。接下來的事,比較容易,拿著身份證,到省城取出現金,然後又存入當地銀行,自己手裡留點零花錢,這點錢不多,才五十萬。他又回到家,他可沒像某些人那樣,成了暴發戶,到處炫耀,而是不顯山,不露水的,照常過日子,接著蹬車,一切正常,心裡在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很快他想好了自己的前途,他要出去混,外邊的世界很精彩,名車,醇酒,還有美人,自己有錢了,應該好好享受一番才是。

晚上,他坐在椅子上想心事,他打算先找個女人解解渴,找誰呢?可不能找小姐,會吃虧的。可憐的大醜,都三十了,還沒見過女人的小穴呢,既然是第一次,起碼得找個處女,找處女談何容易,好多人都說,現在找處女,得上幼兒園才行。正胡思亂想呢,門一開,小雅進來了,小雅是大剛的妹妹,在省城讀大學。在大醜認識的年輕女性之中,正眼看他的極少,而小雅卻不同,每次回家,都要來看大醜,幫他做飯洗衣。她家條件本來還可以,只是去年父親死了,母親一個人的收入,供她上學就顯得吃力,而大剛又單位黃了。因此,小雅上學的費用,成了難題,上學期好容易混過去,這學期又得交錢了,眼看著就快開學了,小雅和母親到處借錢,還差好多呢。

“小雅呀,快坐下,看你愁眉苦臉的,有啥心事,說出來,哥幫你解決。”“大醜哥,這個大學我不念了。”小雅強忍著眼淚。“胡說,好不容易上去的,怎麼能不念呢。”“不是不想念,是念不起,我就差賣身了。”小雅哭了出來。“還差多少錢?”大醜冷靜的問:“差三千多呢,就算今年沒事了,以後學費怎麼辦呢?”“要全念下來,得多少錢?”“得一萬多塊呢。”小雅抽答著說。“我這兒有兩萬,你都拿去吧。”大醜望著她,堅定地說。“那不行,那是你父親留給你的,你還要娶老婆呢。”“娶什麼老婆,我現在這個樣子,誰肯嫁我呢?”大醜淡淡的說。“大醜哥,你把錢都借我了,我該怎麼謝你呢?”“這好辦那,以身相許怎麼樣。”大醜笑著逗她。

小雅愣了一下,突然站起來,猛地抱住他,柔聲說:“大醜哥,我是你的,你想怎麼樣都行。”“不是因為我這錢吧,你才這麼說。”“不是,我早就喜歡你了,你跟個大笨牛似的。”大醜感動得抱緊她。

他抬起頭,將自己的嘴壓在這個漂亮姑娘的香唇上,舔著,磨擦著,姑娘也是外行,不知怎麼辦才好。大醜摟住她的腰,雙手下滑,在她豐盈的屁股上抓著,揉著,拍著,姑娘呼吸粗濁了,本能地扭著腰,想躲他的手,哪知這樣,在大醜眼裡更為刺激。大醜將舌頭伸進他的小嘴,姑娘牙一張,香舌已被大醜吮住,又是吸,又是咂的,此舉令兩人欲火急速上升。大醜又把手伸到姑娘前胸,隔衣撫摸,結實,柔軟,彈性十足。太好了,美妙的感覺,使大醜掀起她的衣服,將白色胸罩解開,姑娘試圖阻擋,哪能擋住。

眨眼間,一對尖挺,雪白,圓潤的奶子便亮相了,粉紅的奶頭比櫻桃誘人,令大醜瘋狂。他雙手齊上,握著它,捏著它,挑逗小奶頭,盡情享受,姑娘也在享受,爽得她呻吟出聲。不一會,大醜將頭俯下,用嘴巴在奶子上做秀,揉著這只,吮著那只,一會又掉換一下。搞得姑娘飛霞撲面,雙眸半閉,嘴裡不時的:“啊……啊……不要……大醜哥……你好壞呀……”大醜意氣風發,一掃平日的倒楣相,平日看錄像,跟這玩真的就是沒法比,老天總算有眼,將這麼漂亮的小妹妹送給我玩,女孩漂亮就是好,看一眼,家伙就硬了。

大醜將手伸進姑娘的褲子,摸索著她的神秘地帶,進了緊緊的小內褲,芳草凄凄,滑不溜手。草裡,藏一眼溫泉,把大醜的手都弄濕了。那裡什麼樣?他想知道,這麼想著,就把小雅抱上床去,然後動手,從上到下,扒個精光。羞得小雅不敢睜眼,大醜把自己也扒光,性致勃勃的趴了去。他在姑娘耳邊問:“想要嗎?”“想要。”“想要什麼?”“我想要……”“說嘛?”她貼耳說:“要哥的那東西。”“那叫什麼?”“大雞巴。”大醜哈哈笑道:“妹妹想要大雞巴,那哥哥就給你了。”說著,分開姑娘的大腿,仔細觀察,但見腹下,陰毛卷曲,在其掩飾下,一條立縫隱約可見。大醜分開陰毛,那縫是嫣紅的,嬌嫩的,微微裂開,正流著口水呢。用手指一碰,那水更多了。姑娘叫了出來:“大醜哥……別碰它……受不了……”大醜收回手,卻將嘴巴湊上去,將全部激情傾注在姑娘的小洞上,一條蛇一般的舌頭在小洞內外進行嚴密的搜索。

一會兒,還覺得不過癮,就跪坐著,抱住姑娘的白屁股,使其下身朝天,門戶大開,接著,舌頭又上去了,又吸陰唇,又舔肛門的。把姑娘搞得死去活來的,叫道:“大醜哥……別再……折磨我了,快點……來吧……“大醜停下來:“來什麼?”“來干我。”一聽這話大醜才放她一馬,擺好姿勢,挺著大肉棒,對准那神秘的地方,往裡擠去。畢竟是處女,才把頭進去,姑娘就呼痛。大醜雙手把玩著乳房,親了親姑娘的小嘴,說聲:“妹妹,忍著點,很快就好了。”姑娘點點頭,大醜把肉棒抽出,在洞外磨擦一陣後,才重新入洞,感到有什麼擋路,就使勁一插,大肉棒順利到底,而姑娘眼淚卻下來了。

大醜停下來,愛憐地舔干每一滴,過了許久,覺得她稍好些,才慢慢動著,見姑娘皺著的眉頭慚慚舒展,心裡明白了,動作加快,在他的運動下,姑娘唱起歌來,這歌可是甜蜜的,快樂的。大醜可不傻,他心裡痛快著呢,終於有一個姑娘被自己征服了,好不得意。這插穴的滋味確實美不可言,小洞緊包著大肉棒,磨擦起來,快感頻頻。裡頭暖,濕,滑,每一下動作,都使自己癢絲絲的,若不是強忍著,早就放水了,他不能射,他還舍不得交歡的極樂,他還不想放開這美麗的肉體。他插著,飛快的插著,一有射精的征兆,他就慢下來,緊張過後,又快起來。

這陣子的瘋狂,使姑娘大呼過癮,終於在一聲高叫後達到高潮,一股泉水澆在他的肉棒上。他鼓足干勁,又插了百十多下,才將處男的精液送進小洞裡,姑娘不由哼道:“好熱呀。”大醜趁機問:“哥哥干得好不好?”“好極了。妹妹真想天天都這樣陪哥哥。”姑娘發出夢一般的聲音。

大醜摟著她,享受著風雨後的溫馨。這姑娘初受雨露,樣子真迷人,明眸半開,羞澀地瞧著他,見他看自己,趕緊躲開目光。好久,姑娘掙扎著起來要回家,兩人穿好衣服,姑娘又撲進大醜懷裡,痴痴地說:“如果哥哥願意,等妹子畢業就回來給你當老婆。”“妹妹,我也喜歡你。我也想娶你,只怕配不上你。”“不准你說這話,我願意跟著你。

不過,在我畢業前,你要遇到好姑娘了,我也不耽誤你。”大醜感動的要眼圈都紅了。大醜將小雅送到她家門外才離開,“金鱗豈是池中物?明天我就開始飛了,我就是龍。”(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