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系列合集2

據說日本是其中一個擁有最多長壽國民的國家,他的年齡據說已超過一百歲,人能夠活到這麼長命是世上僅有的了,雖然如此,但他的樣貌看上去只有四十餘歲,自小熱愛習武,一身結實如鋼的肌肉,身軀畢直強壯,沒有絲毫老態,反而具有一派王者的風範,氣勢懾人。高挺的鷹鼻上的雙眸則發出異樣的光芒,深不可測,整個人散發著淫糜而邪惡的氣息,身為組織首腦的他,長青不老的秘密一直無外人知曉,教徒們相信這是神蹟。他神秘地問道:「幻姬要不要看戲?來,到我的房裡去!」他不容分說,拉著幻姬的手就向教主私人的房間走去。

幻姬是組織中的少數高級頭目之一,年約三十,但長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飄一轉的能夠勾人魂魄,櫻唇再生著一粒美人痣,一身細皮白肉走路時亂抖,看得教中男人們眼花撩亂。在諾大華麗的房間中,大螢幕裡正播放著一幅幅淫靡誘人的性愛畫面。「這是琪曼給我最後的禮物!」初時片中美女與野獸兩人正殺得難分難解,最後美女不敵更被長得像猩猩般的男人逐寸逐寸姦淫著,只能忍受抵抗著男人不同程度的施暴。只見一臉精明幹練的他全神貫注慢慢欣賞享受這心儀女主角怎樣被男人姦汙的每個精彩過程,她發情的呻吟聲,漂亮誘人的惹火胴體,纖毫畢露地完全呈現在畫面前,香艷的激情令人心跳。

「畫面中的女主角非常豔麗絕倫,美麗得令人有窒息的感覺!」同是美女的幻姬也不禁讚嘆。「的確是百年難見的極品!」他回答。這時幻姬也被片中誘人的性愛畫面完全吸引著,看得神魂飄蕩呼吸急促,在適當時機的他一雙手不老實地伸出來,在幻姬身上開始恣意地撫摸。「幻姬,來,我給你煞煞火!」他忽然探手一把,像老鷹抓小雞般,已把幻姬攬到了懷裡,他的手臂就像兩道鋼箍,緊緊地把幻姬兩條雪白的藕臂都箍住了,他伸出「祿山之爪」,往她緊挺酥嫩的雙峰抓去,「寶貝!快上床來。」他似乎耐不住幻姬那肉感胴體的誘惑。幻姬輕叫一聲「教主!」,然後,自己卻也春心蕩漾地像發了情的母狗,急忙爬上床。他同時一把將她突然抱住,按倒在床上。

幻姬像是已經屈服了,她面紅如霞,吐氣如蘭,宛似一頭馴順的小綿羊:「教主你欺負人家啊!」幻姬淫笑地白他一眼,半推半就,欲拒還迎,身上那條粉紫色的薄紗,不知什麼時侯已被他剝掉,露出一身雪白粉嫩的蕩肉來,他起身跨入她的雙腿之間,將紫色內褲從腰際一抹到底,又一蹬腿將內褲踢到一邊。他望著幻姬那一片誘人的芳草地,只見那兩片突出的嫩唇中間的那條細細在肉縫,泛著絲絲光閃閃、亮晶晶的淫液,已將整個三角地帶模糊一片;他兩手一伸,將她的一對渾圓白嫩的大腿高高地舉起並分開。當她的陰唇中間露出小穴時,他將腰身一挺,「滋」的一聲,便將蓄勢已久的雞巴送進她的小穴裡,隨後狂插猛抽起來。

幻姬面對著那根硬漲的肉棒,臉上春情洋溢,似有說不出的喜愛和興奮。「噢……好大……好厲害……幹死人家了……啊……再深點……」幻姬浪叫起來,隨著欲火的亢奮,她陰道裡的肌肉突然像泡了水的海綿似的劇烈地收縮起來。他的火熱雞巴也被夾得又酥又爽,它一抖一抖地,興奮得不住跳動,龜頭充血得厲害,像要爆開似的。幻姬雙手握住他曲跪的大腿,屁股頂得很高,一身騷骨像蛇一般,纏搖不斷,她的陰唇強而有力,二片緊緊地包夾著張小凡抽動中的雞巴,陰道肌肉一鬆一緊,像裝了彈簧似地,令他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似舒服地說:「寶貝!妳的床技進步神速,普通的男人的確很難再把妳征服。」

幻姬嬌笑道:「幻姬只屬於教主一人,我就喜歡教主的雞巴,越粗越大越好。」說完之後,幻姬就扭動像水蛇般的纖腰,爬到他的身上。她將兩條大腿分開,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大屁股往後高高翹起,右手扶著陽具,將龜頭對準穴口,用力往下一坐,只見粗大的雞巴「滋」一聲就被陰戶吞了進去。接著,幻姬嘴裡便浪叫出聲:「啊……唔…………用力頂……好厲害………舒服死了……喔……啊……」,騷媚浪蕩地臀部猛搖,一下接一下,套得又快又猛,那根雞巴便被小穴幹得進進出出。

他舒服地閉目,兩手在幻姬的修長的大腿不停抓捏,似痛快無比。只見幻姬淫浪地屁股忽左忽右,上下狂套,渾身浪肉被震得顫動,那兩個肥大的肉乳正狂抖著。「…………唔……死了……喔……快……好……好舒服……哼……啊…不行了………」只見幻姬媚眼如絲,情慾高漲,開始忘我地發出陣陣嬌媚的淫聲浪語,即將要進入另一次的高潮,這埸活春宮火辣激烈性交程度一點也不瞬於畫面上演中的A片。

幻姬肥美窄小的桃源洞內,陰精一陣陣發洩,燙淋著他的龜頭,使他渾身麻酥,不知不覺屁股又用力挺送,「噗滋!噗滋!」的插穴聲響個不止。經過個多小時急抽猛插強烈的衝刺下,蜜汁四濺,使得幻姬全身肌肉,都起了陣陣的痙攣,那根灼熱粗壯的巨棒,銳不可當,使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攀上情慾的高峰,她欲仙欲死地幾近昏迷過去,渾身一陣抖顫後,貯存已久的陰精,爭先恐後地噴射出來,但邪惡強壯的他始終未曾洩精。

貪婪地回望著躺在床上疲憊不堪的幻姬,強者洋洋得意地穿上衣服,最奇怪的是經過兩小時床上翻雲覆雨的他,不但沒有絲毫疲態,而且看來比行房前更精力旺盛。「白素!妳是我盯上的獵物,我不會輕易放過妳的。」自言自語說著的他,露出一絲淫邪滿足的笑容慢慢步出房間。日本一座高聳入雲的大樓內……「總經理,有位幻姬小姐找您。」對講機響起了秘書的聲音。

「快請她進來!」被叫「總經理」的人是日本數一數二按摩集團「按摩天堂」的老闆——山口一郎,其真正身份是教中的頭目,卓號「千面聖手」精通易容之術,這個人是個不折不扣的色情狂,擁有一對令無數女性慾仙慾死靈活按摩聖手,最喜歡「調教」女性,不管是女秘書還是女強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很少能逃過他的手掌心。這時幻姬從懷中取出一幅美麗莊重女子的相片和她的個人資料搋給山口一郎。「真是一個美人!現在像這樣又漂亮、又有頭腦有本事的女人可不多!」「怎麼?教主對這個女人有興趣?」「教主有令,要我們盡快把她弄來,並把她調教好,供他玩個痛快!」「這個女人的確是身材又好,臉蛋又漂亮,能令任何男人心動。」「但她的身手不錯,組織的頭目琪曼和她的得力手下猩王也間接裁在她和衛斯理手中,千萬小心。要不要我出手?」「猩王也裁在她手裡,雖然有些扎手,但我絕對可以對付,幻姬大人可放心!。」「按照老規距,當你把她拿下後,我只要這女子的陰毛。」「幻姬大人喜愛收集美女的陰毛,屬下一定辦妥。」「好酒要慢慢喝,這麼美的女人也要慢慢玩才有意思!」

「幻姬大人的意思是……」「不要一下就把這美人兒弄殘了,教主可不想玩一個爛貨。」「我明白了,妳就等我好消息吧!」

風和日麗的一個下午,白素和管家老蔡走出海味店,坐進自己的汽車,為了辦年貨走了一天路,白素纖美的雙腳感覺酸漲不已,在車中脫下白色的高跟鞋,她輕輕按摩了幾下,老蔡開著汽車穿過大街,朝著衛宅開去。正當他開到一家超級市場前紅燈停下來時,突然從車邊飛跑過兩個金髮男人!同時在白素背後傳來一個女人的叫喊:「救命呀!!有人搶劫!!」白素趕緊回頭向後看,只見一個老婆婆正滿臉驚恐地指著前方飛奔的兩個男子,大喊著:「他們搶了我的血汗錢!!」

「該死!這些流氓在光天化日下搶劫老婆婆!」白素心裡暗暗罵了一句,下車對那驚慌失措的婆婆說道:「老婆婆,別緊張!我去把那兩個傢夥抓回來!」說著,敏捷的跳回車上喚老蔡發動汽車朝著那兩個男子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白素的汽車轉過路口時,那兩個金髮傢夥已經飛快地跑向了街道的盡頭,老蔡趕緊一邊使勁按著喇叭,一邊開車追了過去。那兩個金髮傢夥看見一輛汽車飛快地朝他們追來,一掉頭鑽進了一個小巷。白素的汽車來不及轉彎,但老蔡對這裡的街道十分熟悉,干脆繼續朝前,拐過下一個路口抄到那兩個劫匪的前面。

白素的汽車一兜彎過來,果然看見那兩個手裡還提著一個女式皮包的金髮男人從小巷裡跑出來!那兩個男人看見白素的汽車,慌亂地朝著街道對面的一個還沒完工的工地裡跑去。白素急喚老蔡把汽車停下,白素很快地換上皮鞋,這時看見手背受了輕傷,可能剛才匆忙之間被那驚慌的老婆婆抓傷了手背,時間緊迫不用細想,飛快地衝出汽車追進了工地。假日期間這個工地裡此時恰好沒有工人在工作,所以白素很清楚地看見兩個金髮流氓跑進了一棟還沒完工的大樓,她警惕地追了進去。

空曠的大樓裡到處是散亂地堆放著的水泥、鋼筋和混凝土板,從大樓沒完工的樓梯上傳來那兩個男人慌張淩亂的腳步聲。白素仔細地聽聽,大樓裡沒有異樣的動靜,於是也追上了樓梯。白素一邊在樓梯跑著,一邊心裡暗暗慶幸自己在下車前已換了一雙皮鞋,若是和平時一樣換上自己喜歡的高跟鞋,現在在這磕磕絆絆的樓梯上跑非崴了腳不可。白素飛快地跑上了四、五層樓梯,她能聽出,那兩個男人的腳步聲就在自己上方兩層左右,而且連兩個男人的越來越沈重的喘息聲都能聽清,她心裡暗想:「哼,兩個蠢賊,還想和我比跑步?」

終於,白素跑上第七層時,頭頂的腳步聲沒有了,她知道那兩個金髮流氓一定已經跑不動了。她也放慢了腳步,警惕地一步步走上了大樓的第八層。 白素剛上到樓上,忽然一個黑影迎面飛來!她趕緊彎腰,順勢向前一躍,一個裝了水泥的麻袋從白素頭上飛了過去!緊接著,一個男子猛地朝白素撲了過來,白素突然躺在地上一翻身,擡起修長的雙腿同時向後踢去!隨著一聲慘叫,那撲過來的男子被白素踢得一路滾了回去!

白素一個鯉魚翻身輕鬆地從地上躍起,對著兩個金髮流氓喝到:「不許動!識趣點快交出老婆婆的皮袋!!」此時其中一個金髮流氓正趴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著,另一個本來打算撲上來的男子面對白素出色的身手,也嚇得站住了腳步。

白素此時才看清兩個金髮流氓的長相:呆站在對面的是一個二十四、五歲,身材瘦弱,長著一雙老鼠般小眼睛的男子,他手裡還提著老婆婆的皮袋;而趴在地上的是一個不到四十歲,身材還算結實,但嘴有些歪的男子,正捂著肚子慘叫:「哎呦,哎呦!我的腸子可能被踢斷了!!」

「把他扶起來!走到牆角。」白素用手指著那長著老鼠眼的男子說。看到追來的女子原來是那麼年輕漂亮,兩個流氓的眼睛裡不禁閃過一絲淫光,但當他們記起白素身手那麼了得時,又不得不乖乖地老實下來。那老鼠眼扶起歪嘴的同伴,慢慢地朝牆角走去。白素警惕地跟在後面,她正走著,忽然感到眼前一黑,腦袋裡一陣暈眩,差點摔倒!白素趕緊站住,身體搖晃了幾下,使勁甩甩頭清醒過來。她看到前面走著的兩個男人並沒注意到自己剛才的情形,心裡才稍微平靜了一點,但仍然禁不住納悶:「自己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頭暈呢?難道是今天忙了一天太疲勞了?不過幸好那兩個傢夥沒注意!」

前面兩個傢夥越走越慢下來,好像還互相看了兩眼。白素知道這兩個男人想找機會逃跑,她擡腿就踢在那歪嘴的屁股上:「老實點!別動什麼鬼主意!」那兩人趕緊低頭繼續朝牆角走,走到牆邊乖乖地把雙手舉過頭頂放在牆上。白素看著這兩個相貌委瑣、專搶女人和老人的流氓,不禁又來氣了。她正猶豫著該怎麼把這兩個男人捆起來押走,忽然又一陣暈眩襲來!白素只覺得這一次眼前的事物都旋轉起來,她不禁一手按在那老鼠眼肩膀上,身體搖晃起來!!

此時背對白素的那兩個男人也發現白素的異樣,兩人突然轉身,那身材壯實的歪嘴猛地向頭暈目眩的白素當胸一拳打來,白素想躲閃,卻覺得現在好像兩腿都已經軟綿綿地,只能一聲驚叫,竟然被那歪嘴男子一拳擊中打倒在地上!白素倒在地上,只覺得眼前金星亂冒,腦袋裡"嗡嗡"做響,她想爬起來,卻感到四肢軟綿綿的,怎麼也使不上勁,掙扎了幾下又趴在了地上。

此時那兩個男人施施然盯著地上的白素說:「山口老大的迷藥果然霸道,任妳武術多強,一樣要乖乖躺下。」白素正用雙臂盡力支起上身,卻又立刻倒了下去,樣子似乎十分虛弱!他們的眼睛裡射出貪婪的目光,牢牢盯著趴在地上的白素,此刻白素正趴在地上,曲線玲?的身體微微蠕動著,裙子下露出穿著白色絲襪的雙腿修長勻稱,加上勇猛美麗的白素此刻顯得十分軟弱無力的樣子,更加令人慾火上升。那老鼠眼說:「我們快點完成任務,將她交給山口老大,一百萬日圓袋袋平安。」「傻瓜!肥肉就在嘴邊還能放過她嗎?」那歪嘴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白素裙子下豐滿渾圓的臀部說。那老鼠眼也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說:「你要幹什麼?她、她可是山口老大要的人呀!」「是女人就都可以幹一炮!而且,這婆娘身材這麼惹火,不幹她一炮豈不浪費?」

那歪嘴拉著同伴,小心地朝著趴在地上的白素走去,白素此刻的樣子明顯十分虛弱,那老鼠眼膽子也不免大了起來。白素現在只覺得渾身酸軟,手腳好像都不聽使喚了。可那兩個男子的對話她卻聽得一清二楚!聽著背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白素不禁驚慌起來。她不明白自己怎麼忽然變成這樣?再想到可能要遭到兩個流氓的侮辱,白素幾乎急得要發瘋了!兩個傢夥走到白素身邊,看到她幾次掙扎著想爬起來都沒成功,更加放心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