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遊的豔遇

長話短說,有一年的冬天,陰雨綿綿,陽光普照的日子相當難得一見。每天驅車上班的路上都會讓人覺得很壓抑,上班的時候整個人都覺得無精打采的。

本狼跟大多數人一樣總是爲了生活而奔波,忙碌了一年,到了年底,業績也還真的是不錯。春節的時候,慷慨的老板額外給了我一個大紅包,還給了我半個月的時間休休假,放松一下身心,養精蓄銳,爲明年的拼搏充充電。

很多人都會覺得自己業績突出,老板給你的大紅包是理所當然的。我可沒這麽想的,老板給的大紅包,應該拿出一部分以其它方式回贈,羊毛出在羊身上。國人自古崇尚禮尚往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趁著假期,狼性未泯,也爲了孝敬父母,我決定帶著父母到泰國去走親戚(忘了交代一下,我的家鄉是個僑鄉,泰國我是去過了N次),順便買點東西送送禮。

給父母辦理護照,就跟到旅行社去辦理泰國遊的手續,繳費、辦理簽證手續。跟旅行社的人說明到了泰國,父母就離團不隨團一起遊玩,只有我一個人跟團,到了要回國時的那天父母就直接到機場隨團一起回國。說白了也就是買了便宜的雙程機票。旅行社的小姐對我說,那你是一個人,到時候要跟別的團友一起合住一個房間,也有可能跟導遊一起合住。開玩笑的對旅行社的小姐說:「到時候安排個年輕的女導遊去吧,我很樂意。」「你就想啊。」

到了約定的出團時間,隨旅行團坐著大巴出發到機場去。扶著年邁的父母上了大巴,安頓好作爲后自己隨便找個偏僻的靠窗位子坐下,人數不多,只有20多人,所以人到齊了車上還剩下大半空位。

導遊也上車了,穩妥起見,又一次跟大家宣布了一些規則(辦理手續時有發過)。去了那麽多次了,現在我是左耳進右耳出。

車開動了,一路無語的到了機場。辦理好相關的出境、登機手續后就在候機廳等著登機了。這才看了一下團友都是些什麽人。這個團是三、四十歲的居多,有幾對是夫婦,還有幾個年輕的小夥子。

其中有一對看似姐妹的女團友帶著一個老婦人。那對看似姐妹的看起來35-40歲左右,大稍微豐滿一點,小比較纖瘦高挑。聽著她們的對話,知道她們跟我一樣到了泰國也是老媽不跟團,只有她們倆跟團旅遊,父母也跟老婦人聊了起來。我只是偶爾的插一兩句話。知道姐姐叫露,妹妹叫雯。

上了飛機,大家知道短途國際航班的飛機跟國內航班的飛機沒多大區別,座位也是很擠的,對于我這個算是高大的南方人來說,3個人擠在一排座位上是有點難受。剛好那一航班上有一認識的空姐,她叫我到前面,跟機上安全員一起坐。盛情難卻,在衆人羨慕的眼光中大搖大擺的坐了下來,途中也趁著空姐空閑的時候跟她聊聊幾句,不再細說。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達了曼谷素萬那普國機場。辦理出境手續后隨團出境,見到親戚早就等候在機場出口處,跟堂姐寒暄了幾句后父母被堂姐他們接走了,也就一個人隨團開始了剩下的七天泰國之旅了。

當天先是到了酒店安排住下,大家相互都基本上清楚誰跟誰住一起,我是跟另外一個男團友(他是前兩天跟團,后面的離團)一起被安排在同一個房間,露和雯的房間和我們隔著一個房間,中間住的是一對夫婦。

吃完晚飯后,大家就相約出去買點東西吃,泰國熱帶水果是相當好吃的。雖然國內也有得吃,不過就是很貴。

人生路不熟的,大家都不敢走離酒店太遠,轉了一圈買了水果回酒店,在門口碰到了那露、雯姐妹倆,看樣子她們倆是換了衣服后才出門,都穿著長裙。露顯得有些臃腫,雯顯得高挑,胸部看起來也不是很大,不過還是蠻挺的。禮節性的打了招呼后就各自離去。

女人的乳溝跟時間一樣,擠擠還是有的。現在的胸罩五花八門,還有一些乳貼之類的東西。所以對于沒有檢驗過的東西,大小狼們也不必把看到的放在心上。

回到房間,洗了水果吃了一點,又沖了杯咖啡喝了起來。同室的團友不知道跑哪去了,拿了衣服洗完澡,穿著沙灘褲,躺在床上看著聽不懂的電視,迷迷糊糊的有點睡意。

門鈴聲把我的瞌睡蟲趕跑,開門一看,是露按的門鈴。

「都買了什麽東西?」「買了些榴蓮、山竹還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水果。」

「喝茶不?要喝的話過我們房間。」「等等,我換條褲子再過去。」

「換什麽換,露大咧咧的說著。」顯出熟女的豪放。

鎖了門,跟著露到了她們的房間,不見雯。見到洗手間的門關著,里面傳來陣陣水聲。看樣子雯是在洗澡了。隨便聊著,才知道露40歲、雯38歲,都比我大。雯跟我同年出生,比我大幾個月。

「你都得叫我們姐姐。」「無所謂的了,都是一個稱呼而已。」

「誰得叫我姐姐。」雯剛好打開洗手間的門,問道。「源,他比我們小,得叫我們倆姐姐。」

見到是我,雯臉上飛過一抹紅霞,瞬間即逝。「不知道你會過來。」雯穿著一件緊身背心,里面真沒戴胸罩,可能是剛剛洗完澡,她那半大不小(估計有32C)的乳房上挺立的兩個乳頭在緊身背心上突出兩個尖尖的痕迹,底下穿著一條熱褲,好一雙修長的腿。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露:「雯,你來沖茶。我也去洗澡。」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進了洗手間。「還是我來吧。」我趕緊燒水沖茶。

目光漫無目標的掃描著房間,床上堆著幾件衣服。看到我目光看著床上,雯轉身趕緊把床上的衣服手忙腳亂的收拾起來。但還是讓我看到了她那一件紅色的蕾絲胸罩,薄薄的。

露洗完澡,水也開了。沖茶、喝茶、聊聊家常。

露:「你怎麽不把老婆也帶出來旅遊,是不是單獨出來方便點?」「她跟我來過幾次,不想來了,跟孩子到北方去看雪了。」

「你們老公怎麽不跟著你們來,放在家里你們放心?」露對我使了一個眼色。我也會意的不再追問。

閑聊了一會,同室的團友回來了,找我拿鑰匙開門。見時間不早了,跟姐妹倆告別回房睡覺。

剛剛睡下不就,隔壁就傳來了一聲大叫:「啊。」接著聽到有人在輕輕的說著話。開始也沒在意。不一會隔壁又傳來了唧唧呀呀的哼叫聲。「哦哦,老公···輕······點,你的雞···巴今晚···好硬好大···啊。」「啊啊,別···咬我···的···豆豆。」「老公的雞巴好吃嗎?老婆。」「好吃,我最···喜歡吃···你的···龜頭。」「嗚···唔······。」深夜的叫床聲穿透力極強。

隔壁的夫婦在做功課,應該是剛剛開始在69口交著。「啪啪啪。」隔壁又傳來了肉體碰撞的聲音。「啊啊啊···啊···,操我···我的逼···癢···,老公······快點,用你的···大雞吧插···爛······爛···我的···寶貝···。」

啪啪啪啪,碰撞聲接連不斷。大概過了有20分鍾左右。隨著女一聲尖叫「啊啊啊啊。」男的喘著氣繼續噼噼啪啪的抽插聲:「嗯······嗯···啊啊···啊啊···。」男的幾聲悶叫。

一陣悉悉索索的整理聲后,很快又恢複了夜晚的甯靜。

接下來的兩三天,大家有說有笑的一起旅遊購物,我也給老婆兒子、老板娘、老板的女兒買了點手信。也顯示出點紳士風度,有時也幫姐妹倆拎東西。

第四天,到了芭提雅。白天都是些傳統的節目。晚上上遊輪吃飯、喝酒、看人妖表演。雯坐在我的右邊,再過去就是露。雯穿著白色緊身背心,里面是一件紅色蕾絲胸罩,下面穿著黑色短裙。

人妖表演完了之后就下來跟遊客一起玩耍、拉著遊客一起跳舞狂歡。

我們幾個還是在座位上喝著酒,幾個人妖過來,從背后摟著我們鬧著玩。用她們豐滿的乳房緊貼著我們的頭,把姐妹倆嚇得哇哇大叫。

你越是害怕,人妖越是興奮。你不摸她,她還不高興呢。會讓她覺得你認爲她不夠漂亮妖豔。

一個妖豔的人妖對著我說:「你看你老婆,那麽害怕,你怕不怕。」「不怕,干嘛怕你們。」說著我一手把妖妖胸前的禮服往下一拉,露出了妖妖兩顆豪乳,在豪乳上摸了一把,妖妖高興的捧著豪乳,用手擠了擠奶頭,竟然還射出了奶水(應該是激素用得太多了),使勁的用雙乳碰撞我的臉。說真的,我的頭都被撞得有點暈暈的。

妖妖側身坐到我的腿上,側對著雯,伸手摸了雯的臉,趁雯不注意,還偷襲摸了一把雯的胸部,我見到雯嚇得往后退。笑著伸手拉著雯的右手說:「雯姐,她摸你的,你也摸摸她的。」說著就把問道手拉到妖妖的豐乳上,雯也笑著輕揉了幾下。妖妖興奮的拉著雯的左手,我趁機伸出右手摟著問道腰,把她拉起來跟妖妖抱在一起。妖妖和雯打鬧著,露在一邊笑得合不攏嘴,身后是一個妖妖用乳房頂著露的頭,雙手伸到前面摸露的乳房。

嘿嘿,變成了我的雙腿上坐著妖妖和雯了。因爲是穿著短裙,經過這麽一打鬧,雯基本上是像把裙子掀起來坐在我的右腿上,冰涼冰涼的,感覺到就是雯的屁股貼著我的大腿坐著。這樣子的刺激,我想也是大小狼們夢寐以求的吧。

妖妖摟著雯起身用屁股對著我坐了下來,做了幾個背入式的動作,嘴里面還哼哼的發出爽叫聲。又摟著雯轉過來,把雯按坐在我的腿上,我的雙手扶著雯的腰,好像我在操雯一樣。雯尖叫著掙扎著。

妖妖坐下來覺得是在鬧著玩,沒啥感覺。可雯坐下來時的感覺就是有些異樣,雞巴也一下子就硬了。露這時也笑得用手拍打著我。我也覺得不能再鬧了。就對妖妖說:「好了好了,別再鬧了。伸手掏出幾張一百泰铢,給過來玩的幾個妖妖,一人一張(其實是給多了,當時的行情價是一人20泰铢就行的,我把露和雯的小費也給了。無所謂了,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妖妖離開后,大家又重新坐下喝酒,雯坐下時用手掐了我的大腿一把,趴在我耳邊說:「源,你好壞啊。」「我跟妖妖玩?」「雯姐的豆腐你也吃。」說著用手拍了我還硬著的雞巴一下,轉過頭跟露說著悄悄話。

泰國的天氣說變就變,有時會突然間下起雨來。回酒店的路上,下起了一陣陣小雨。下車上樓去的時候大家都有些酒意,雯雙手左右勾著我和露,幾個人左晃右蕩的走著,隔著背心感覺到雯柔軟的乳房摩擦著我的手臂,伸手摟著雯的纖腰走入了電梯,雯的手也摟著我,面對著門,背靠著梯間,手松開雯的腰,摸到雯結實的屁股,捏了一把,雯把屁股壓住我的手。我也不再捏她的屁股,手就一直被壓著。沒被堅決拒絕就是有機會。

剛才摸雯的屁股時感到只是隔著裙子,沒有摸到內褲的痕迹,估計是穿著丁字褲,怪不得剛才坐我腿上時覺得冰涼冰涼的。

出了電梯,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間。洗完澡,倒頭就睡。隔壁又傳來了叫床聲,不再細說。

第五天,團友們坐快艇到一艘船上去玩降落傘,再到一個小島上去吃海鮮、遊泳。坐快艇時,我跟姐妹倆說:「你們坐到最后面去吧,不要坐在太過靠近快艇的前部。」自己就站在快艇的最前面,抓著快艇的欄杆。幾分鍾后到了船上,玩了一會降落傘后又是做快艇到了小島上。

到了島上,買了一些工藝品后準備下水遊泳了。露說:「你們去吧我給你們看管東西。」「你不下來一起玩?」「我下去的話得殺出一條血路。」

換了泳褲出來,一看雯也換好了泳裝。把我看得都流口水了。雯換了一身紅色三點式泳裝出來,小小的兩塊布沒能包住她的雙乳,邊上露出白白的乳房,中間是一道淺淺的乳溝,扁平的小腹沒有一點贅肉,泳褲是兩邊用小布條綁著的,打了兩個蝴蝶結。

我問「你會遊泳吧?」「不會,你會吧?」「當然會了,你擦點防曬露吧。」

雯接過我遞過去的防曬露,把裸露在外面的身體擦了起來。又彎下腰擦雙腿。彎下腰時雙乳朝下,倒著垂吊在胸前,乳基不大,不過就是夠挺。

雙眼頂著看著雯擦防曬露。雯擡頭見到我頂著她看,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看夠了沒?」

你不會遊泳那得租個泳圈,趕緊轉身租了一個泳圈,踩著雪白的細沙(海里面的魚吃了珊瑚礁后排泄出來)和雯一起慢慢的朝著清澈見底的海走去。

兩個人在海邊嬉水,玩了一會,邊玩邊往水深處走去。到了差不多齊胸深的時候,雯開始站不穩了,只好扶著泳圈學著遊泳,可腳怎麽也擡不起來。「源,怎麽我的腳擡不起來啊?」

「還是我來教你吧。」說著我把泳圈上的繩子套在身上。抓著雯的手拉著她往后退,讓她雙腳打水。

一個海浪大了過來,雯嗆了一口海水,站了起來,一手扶著我的肩,一手擦著臉上的海水咳嗽著。借機用手拍打雯的光滑后背。雯扭動身體用手把我的手推開。

「還是到那邊風浪比較小的地方去學吧。」說著拉起雯往旁邊較爲人少而且風浪比較小的地方走去。心想著脫離露的視線。

雯停下來,雙手撐著泳圈往上跳,想要坐上泳圈。跳了幾下還是沒能上去。「要不要我抱你上去。」「去去去。你又想吃我的豆腐了。」沒法只能幫著把泳圈使勁往下壓,讓雯坐了上去,把繩子斜著套在雯的身上。

「把我推過去。」嘿嘿,雙手推著泳圈慢慢的邊遊邊推,雯用雙手朝我撥水,雙腳也踢打著水。趁著雯鬧著玩的機會,抓住雯的腳腿。雯不再抗拒,讓我抓著她的腳腿推著遊。雯躺著泳圈上閉著雙眼,任由我推著。胸前兩座小山一起一伏的。濕了水泳衣上有兩個不大的突點。雯的雙腳偶爾也會碰到我的肩膀。

到了風浪較爲平靜的地方,停了下來,站在齊肩的水里。潛下水去,透過清澈的海水,看到了雯圓圓的屁股被泳褲包裹著,泳褲有點勒著雯的大腿間。露出水面,手從水底下摸了雯的屁股一把,把雯嚇了一跳,滾下了泳圈。雯個子有165,沒能夠著海底,雙手拍打著水,腳也亂蹬著。伸手把雯抓住拉了過來。雯雙手捶打著我「源,你使壞。」雙腳亂蹬。

趁機伸手摟著雯的纖腰。雯伸手摟著我的脖子,眯著雙眼,腳也不再亂蹬了。把雯摟在胸前,肚皮貼著肚皮,一手托著雯的屁股,吻了一下雯的嘴唇,雯的雙腳盤著夾著我的腰,雞巴隔著泳褲頂著雯的陰部。雯微微的張開小嘴,跟我親吻著,松開摟著腰的手,往回縮揉著雯的乳房。雯的乳房不算大,剛好一手掌握著。雯微微的顫抖著,嘴張得大大的,使勁的吸吮著我的舌頭。手把泳衣往上一推,手直接握住雯的乳房。雯輕輕的:「嗯。」嘴吸吮得我的舌頭有點疼。手指輕輕的捏著雯黑豆般大小的奶頭,雯扭著屁股,嘴里發出嗯嗯的哼叫聲。托著屁股的手使勁的揉著雯的屁股,順著股溝摸到雯的兩腿間。雯倒吸一口氣,發出:「哦。」的一聲后頭趴在我的肩膀上。用手扒開雯的泳褲,揉著她的雙腿間,手指在肉縫中間揉捏著,指頭抽插著雯的肉穴。雯雙手摟著我的脖子,頭向后仰著,輕咬著嘴唇。雯擡起身子,嘴巴貼了過來,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手伸到底下,揉著我的雞巴,眯著眼邊揉著我硬硬的雞巴邊吸吮著我的舌頭。

正當我們倆纏綿著的時候,一陣陣海浪打了過來。嚇得雯啊捂著臉大叫,把泳圈套著雯。轉頭一看,原來是有人開著摩托艇和香蕉船快速的從不遠處轉過。激起了陣陣海浪。

雯羞澀的低著頭,整理著泳衣。紅著臉輕聲道:「該回去了。」

回到岸邊,露正躺在太陽傘下的沙灘椅上,戴著墨鏡。見到我們回來了問道:「跑哪里去了?一下子就看不到你們。」「怕我把雯姐拐跑了啊?」「你敢。」抓起身邊的細沙朝我仍了過來。

我和雯拿了衣服一起去沖淡水。露也跟著回到竹棚底下休息。

三兩下就沖完換了衣服出來,抽著煙等著雯。過了一會,問出來了,濕淋淋的頭發披在肩上,見到我在外面等著嫣然一笑:「走吧。」我靠著雯的耳朵:「舒服嗎?」雯伸手掐一下我的腰:「再鬧不理你了。」

買了三個耶青,一人一個喝著。其他的團友也陸續的回來。大家開著玩笑等著回程的船。船終于來了,坐車回到芭提雅的酒店,導遊讓大家回房間休息一會等著吃晚飯。晚上是自由活動時間,導遊又使出他那三寸不爛之舌,讓大家今晚一起去看成人表演。

我問姐妹倆「去不去?」露:「去,怎麽不去。難得來一回,不看不是浪費時間嘛。」熟婦就是大膽。聽著露的大膽的說,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著,把導遊高興得一個勁的說:「謝謝謝謝。」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事,一幕一幕的重現眼前。想不到看似文靜的她竟然是熱情似火。不覺間人也放松著入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門外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和門鈴聲。急忙起身開門,原來到了晚飯時間。

跟著大家一起下到餐廳吃了晚飯。吃飯時跟雯對面坐著,她默默地吃著飯,只是偶爾的擡頭看看我,會意的微笑著。

到時候看表演了,看著雯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大咧咧的露走進大廳,心里暗笑著想怎麽姐妹倆的性格相差那麽大呢?雯一手緊抓著撸動手,一手放在扶手上,我坐在她的旁邊。黑暗中腿貼著她的腿。

開始表演了,開始就是一些小品之類的,緊接著是一些女的用逼抽煙、往逼里面插了很多針然后再拉出來。聽到雯輕輕的說:「這也行啊,不怕被針扎了。」我趴在她耳邊說:「給你道具,你練練也行的。」雯用手拍了我的大腿:「你,說什麽啊。」

到了男女操逼的表演時,雯的表情是相當複雜的,睜大眼睛看著,臉紅耳赤的。隨著雞巴插在逼里面,肉體碰撞發出啪啪聲時,她的呼吸有點急促,堅挺的雙乳起伏著,手緊抓著扶手,腿有點顫抖著。我抓著雯的手,她也緊握著,手心也出汗了,微微的顫抖著。耳語:「你濕了?」手指在我的手心上劃了一下,黑暗中見到她雙腿夾緊。

表演結束后,燈光亮了。露也紅著臉站了起來。大家隨著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了出來。

回到酒店,見到時間還早,露說到外面走走,吹吹風。我打趣的說:「淡定淡定。」

芭提雅的夜生活真實豐富多彩,海邊酒吧林立,燈紅酒綠。街邊有很多出租摩托車的小店,門口停著很多高低座的機車。雯:「好久沒坐過摩托車了。你會開嗎?」「我敢開,你敢坐不?」「誰怕誰啊。」

用蹩腳的英語跟店主聊了起來。

「How much rent ten minutes?」

「Ten

minutes?」

「Yes.」

「Tow hundreds.」

「One hundred. OK?」

「No. At least one hundred and fifty. OK? 」

「OK. Give me five.」

擊掌成交。

露、雯看著我跟店主唧唧哇哇的說了一通話后還跟店主擊掌成交。都顯得一臉茫然。

各位狼友可能覺得我是在吹了,敢在泰國開車。其實中國跟泰國的駕照是相互認可的,出國前只要辦理一下手續就可以的。只不過我國機動車是靠右行駛,泰國的是靠左行駛。

拿過鑰匙,坐了上去,雯也坐了上來,趴在我的背后,雙手摟著我的腰,堅挺的雙乳緊貼著我的背,暖乎乎的。

把鑰匙插進去,看著是一檔,收緊離合器,把檔位挂在空檔,松開離合器。點火,加一下油門,機車發出轟鳴聲,松開油門。把機車腳架收起,左手再次收緊離合器,右手加大油門時慢慢的松開左手,機車躍躍欲試,再松一點離合,油門加大,機車隨即開動。把離合器全松開,隨著機車發動機發出的轟鳴聲,機車快速的馳騁著,稍微松開油門的瞬間迅速的換擋。

沿著海邊開了幾公里后掉頭往回開。雯緊趴在我的后背,頭發被風吹起飄逸著,短裙也被風吹得飄了起來,露出雪白的大腿。回到小店,給了店主一百五十泰铢后,三個人往回走。

「你們喝不喝酒,要的話買回去喝?」雯看著露,露:「好啊。」買了啤酒回到她們的房間,三人你一罐我一罐的喝了起來。露是大口大口的喝,跟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形成了鮮明的比對。我呢,是不急不慢的喝著。不一會,喝了好幾罐的露漸現醉意,看著有點臉紅的雯,心猿意馬的望了雯一眼,她也會心一笑,邊對露說:「姐,你別喝太多。」邊說又給露開了一罐。

露接過又喝了起來。

露:「喝多了,上上洗手間。」步履飄飄的進了洗手間,雯也跟著進去看看。一會就扶著露出來。「沒事吧?」「沒事。你們繼續喝。我有點犯困。」說完倒在床上。

雯對望了一會,看著躺在床上的露。站起來,走到雯背后,雙手伸到前面揉著她的雙乳,低頭吻著她,雯也報以熱吻。雯站了起來,指著睡著了的露,趴在我的耳邊:「你先過去洗洗,一會我過你那邊。」

無奈只好強壓欲火,回到房間,虛掩著門,拿了一條內褲進了洗手間。

穿著三角褲躺在床上,心想著會不會被雯放飛機。過了一會,門被輕輕的推開,雯赤著腳跑進來后隨即轉身把門關緊,背靠著門,喘著氣,手拍打著胸部。

見到是雯,穿著一件寬松的衣服。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迎著雯走了過去,兩個人擁抱著激吻,摟著雯的纖腰,邊吻邊相互撫摸著,隔著衣服揉著胸部,雯沒有戴胸罩,嬌小的乳頭挺立著。下體扭動著相互摩擦著,伸手掀起衣服摸著光滑的屁股,原來雯穿著丁字褲,用手撥開丁字褲,摸到了肉縫,里面已經是濕淋淋的,扣著雯的腿間,雯顫抖著,嘴里啊的輕叫著。雯的手也伸進我的褲子里面握著雞巴撸著,撸到龜頭時用拇指按壓了馬眼一下,每按壓一下,龜頭上傳來一股麻麻的感覺,我的屁股就會不由自主的頂一頂,雞巴被撸得越來越硬,把雯身上我衣服從下往上拉起來,雯也把雙手舉起,衣服被我脫了,只穿著黑色丁字褲。把雯抱起來放在床邊,壓上去吻著她的脖子。「哦,癢。」邊吻她邊揉乳房,捏捏小乳頭,往下親,舌頭舔著她平滑的肚皮,隔著丁字褲舔了一下雯的陰部,用手把丁字褲往下拉,雯的屁股也配合的往上擡起。

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邊,擡起她的雙腳,伸出舌頭,自下而上的舔撥著雯的肉縫,里面濕濕的,兩片小陰唇有點發黑,好在陰唇間的嫩肉還是粉紅的。雯的逼毛修整的相當不錯,大小陰唇上一根也沒有,只留陰埠上一道細小的毛,穿著丁字褲也不會露出毛毛。舔吸著雯干淨的逼逼,雯發出一聲悶叫聲:「嗯······。」吮住陰蒂「啊,好···舒服啊···,我要···雞巴······快···。」雯發出一聲尖叫,擡起頭,雙腿夾緊,夾住了我的頭。

我站了起來,把雯的雙腳擡起,雙手抓著雙腳。雯一手揉著乳房,一手伸到下面,用食指和無名指掰開逼唇,中指揉著陰蒂哼叫著「我的逼···癢,源,操···我,用你的···大雞巴···操···,使勁的···操···,哦哦···。」屁股往上頂起,騷態十足。

大雞巴對準著肉穴,用龜頭頂著,龜頭上流出的幾滴透明液體和肉穴流出的陰水混合著,起到潤滑劑的作用,屁股往前一頂龜頭被吞沒,小陰唇也被插入到肉穴里面。「啊啊啊···好大的···雞巴···頭···干我,使勁···的干···,干死···我···這小騷逼···。」昂首翹立的雞巴頭頂著陰道壁的前方,屁股再往前猛頂(大家應該知道女人的G點在陰道壁前幾厘米深的地方,這麽操,龜頭會來回頂、刮到G點),壯漢推車,大雞巴猛的抽插著雯的騷逼。「啊啊啊···哦哦···操死···我···了。」雯邊叫邊用手揉乳房、陰蒂,扭動著屁股。「爽···我的······逼好···舒······服···,使勁······用力···啊啊啊···,好···久···沒·····沒被······雞巴···操,逼癢···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淫蕩的叫床聲和肉體的碰撞聲在房間里回蕩著。

猛的抽插幾分鍾后,兩人都氣喘籲籲的,動作都慢了下來。趴下去吻著雯,雞巴慢慢的抽動著,雯也緊抱著我。

雯把我推起來,讓我坐在沙發上,跪了下來,粘著淫水的雞巴硬梆梆翹在雯面前,雯擡頭看了我一眼,伸出舌頭繞著嘴唇舔了一圈,低下頭張開小嘴,含住龜頭。一陣快感從底下直沖上來。靈活的舌頭圍著龜頭慢慢的轉動著,嘴巴吮吸著龜頭,邊吮吸著邊用舌頭頂住馬眼。

雯吐出龜頭,用手接住嘴里面流出來的淫水和口水,塗抹在龜頭上,用手撸動著雞巴往下撸時用嘴巴把雞巴整根含住,嘴巴把雞巴吐出時手又往上撸,手上下的撸動,雞巴也在嘴里吞吐著,把雞巴整根含住,使勁的吸住,手緊握這雞巴往上慢慢的撸,嘴把雞巴慢慢的吐出來吸住雞巴頭,用手把雞巴往前一掰,啵的一聲響,雞巴頭跳了出來。超級硬的雞巴貼在我的肚皮上。雯起身轉了過來,背對著我跨坐在我的雙腿根部上,雞巴被夾在兩片陰唇間。雯擡高屁股,把雞巴從雙腿間掏出,又把含在嘴里的淫水、口水吐在手里,塗抹在雞巴頭上,對準穴口,屁股猛的坐了下來。「啊啊啊···。」雞巴又被吞沒在肉穴里面。雯雙手撐在我的雙腿上,屁股上下移動著,用肉穴套弄著雞巴。嘴里不停地喊叫著:「我操···你的···大雞巴···逼舒···服···哦哦哦···。」逼里面流出來的水把我的雞巴毛都弄濕了。

看著雯大汗淋漓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到床上去。」雯喘著氣起身爬上床。

「趴著,把屁股翹高,雙腿分開。」

雯順從的照著我說的趴著翹高屁股把腿分開,胸部貼在床上,雯的騷逼差不多是朝上的。看著微微張開的兩片小陰唇,我站到床上,雙腳站在雯的屁股兩側,先是一手扶著床屏,一手把雞巴對準洞口,把雞巴插了進去。「啊啊啊啊······你插···得···好深···啊···我的···逼···都被你···插破了···我的······大···雞巴···哥哥···,我···被···你操···得爽···死···了···。」后來是雙手扶著床屏,彎著腰雞巴使勁的上下抽插著肉穴。

「我操你···這`···小騷逼,看···你還騷不?」

「我···就要騷···,我的···逼···不騷···的話那···會被你······這···騷···雞巴···操···,你的···雞巴······爽···我的······騷逼······也···爽。」

使勁的操著雯的騷穴,每次插到底時雯都會啊的一聲大叫。雞巴插逼動作越來越快,汗水滴落在雯的背上。雯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快···操我,我···要來了,我···升···升···天···了···啊···啊啊···啊啊啊。」隨著雯的大叫,問道陰道強烈的收縮著,陰道口一下一下夾緊我的雞巴。

雯高潮了,渾身發抖,我也加把勁使勁的插著。「哦哦···哦哦哦······啊啊。」把雞巴插到雯陰道的最深處,頂著射出了一股股精液。雞巴慢慢的變軟,滑出雯的陰道口。癱倒在床上,雯也轉過身來,側身躺下,頭靠在我的胸前,一只腳盤在我的腿上。

兩個人像虛脫了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躺著。誰也沒有說話,相擁的休息了一會。

雯起身:「我洗洗后就得過去,別讓姐姐發現了,你也洗一洗吧。」

事后還來個鴛鴦浴,不再細說。雯臨別時在來個深吻。

一覺睡到天亮,起身洗漱。出門后按雯房間的門鈴,沒人在房間。只好獨自到餐廳吃早餐,餐廳也不見姐妹倆。正當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四處張望時,姐妹倆拎著一袋水果回來了。「一大早就出去買東西啊?吃了沒?」

白癡,見到人家買東西回來還明知故問。人做了虧心事往往就會語無倫次。

「吃了。昨晚喝多了,早上起來頭有點發脹,就想到外面走走,誰知道雯睡得像豬一樣,叫了老半天才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陪我出去。」露說著。

「昨晚你們喝到幾點?你走了我也不知道。」「很早就走了。」心想你知道了那還有戲。

吃完早餐后大家忙著收拾東西,退房后坐車回到曼谷。車上我和雯都坐在后面兩側,相對會意的一笑。雯笑臉嫣然,滿臉紅霞。途上還對著我悄悄的扮鬼臉,用手指刮著臉羞羞。

人前淑女,人后蕩婦;人前君子,人后色狼。

中午吃飯后又是購物,狂購,花了老狼兩萬多,我還特意多買了一個珍珠魚女式皮包。回到車上時小心輕放的遞給了雯,雯紅著臉輕聲:「謝謝。」也回贈一個小挂飾給我。

當晚又到她們房間里面喝茶,趁著露洗澡時擁吻了雯。露不喝酒看來就沒戲了。因爲第二天又要趕著坐早班機回國,所以很早就辭別回房收拾東西睡覺。

第二天早上在去機場的路上,跟露和雯交換電話和郵箱,準備回來后把相機里面對方相片發給對方。

至于回來后跟雯的故事,以后再寫。路過看看。。。推一下。。。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