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約翰的情色日記

05-23萱來。萱信:「想到你說的「百年修得共枕眠」,感觸就很深。我想永遠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好嗎?我們很早以前就開始修緣了,大概是侏紀時代吧!所以我們要躺破很多枕頭才可以。」她的聰明可愛,由此可見一斑!

06-01與萱約,明天來我這兒。過夜可否在我這兒?暗號「帶粽子」。可,於是讓妹打電話,告知「明天記得帶粽子哦!」

06-02萱上午十時許來。來而坐,在書桌前,聊。給她看了信。下午,與萱、妹看錄影帶「魔鬼大帝」少休,萱在桌前看書。後我醒,出,買椰果、情人果冰。回,沖澡,與萱纏綿。-伏在她身上擁吻,伸手挑逗著她。我掩上房門。剛沖完澡,覺得清新,也讓萱覺得乾淨舒爽。她褪下了小褲褲,乾脆脫掉了,而我也樂於這親蜜的直接接觸。她說用被子墊著,我會比較舒服。

舔吻著小唇,濕潤的感覺在我們之間。我說舌頭有進去嗎?她說試試看。於是伸舌進去,她說有感覺,只是覺得很短而已,似乎嫌不過癮。我說要更長的也有,手啦或是……但是要用小套套。她似乎覺得用手不太夠,說可以只進去一點點,但她也問「可是你真的只能進去一點點嗎?」我說應該可以吧。

她怕我會忍不住,就……這就以後再說了。我用食中倆指輕輕夾著她那兒,輕輕的夾揉,律動著,她說很舒服……有一次吃到毛了,都覺得好笑,我吻著她,說我剛剛和你那裡接吻呢!她笑。後來她讓我躺著,要「親親」。她把頭側躺在我腹上,握著我,伸舌舔著,我只覺得溫暖濕潤,她打轉著、繞著,含著進出時,更讓人銷魂似地舒服。她頭髮也隨之起落,像是搔著我,這是一個附帶的挑逗呢!我輕輕撫摸她頭、頸背,閉上眼享受她的溫柔……她是愈來愈會了,感覺上也豐富了,就像我們的吻一樣,不再單是盡力的吸吮,更有輕輕的舔吻,吻唇、舔舌,除了更多的享受之外,更增添不少情趣。

有一段,她說覺得痛,稍停。問她是怎樣的痛,她說像是在燒一樣的感覺,灼熱的感覺。問為何?她說可能是原本的液被舔掉了,會乾乾的,所以會覺得痛痛吧。所以稍休。近來的幾次感覺都很不錯,雖然目前不能真正做了,但這樣的方式也是很不錯的。晚,與萱親蜜一陣,擁而眠。

06-03我笑問:「現在就想要啊?」她說:「其實我有時候會想……」十時許出,往她家。中午煮炸醬麵,稍休後歸。

06-04應當更充實自己,讓自己有更多的新經驗與見識,和萱分享。

06-075日收信。信中有:「以後真的要那個嗎?有點恐怖!不過應也蠻刺「激」的吧!!你真的只能進去一點點嗎?這樣多殺風景呀!!(可是一但「深入」,又會擔心害怕,好矛盾喔!!哎……畢竟我們兩家都算保守,中規中矩的,若……OH!不知道會不會怎樣。可是,有的時候的確蠻想的。」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和她想的一樣?她有時候會想,我也是會的。只是說要怎麼做會比較好,因為這要講求絕對的安全才行,要不然出了什麼問題,那就真的很麻煩了。我想,起碼等到她考完,最好在等她過完生日,一來心理上負擔減輕,二來也滿十八,於法則無誘拐之名。這樣子,再挑選安全的期間,配合防護措施,自然舒坦地進行。因為我不要她心中有任何矛盾存在,這樣子她才能放得開;因為我要這成為兩人的甜蜜享受。

06-08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我知道這有點兒荒謬,因為我昨天才講的話還歷歷的在前面,也沒想到今天竟然……劇情急轉直上。但我們也不是那種所謂的「臨時起義」,我們也都有做了防護。(而且我也並沒有「噗哧」)可是進行得也不是很完美,畢竟這對我們而言都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到底是要怎樣的一個情況才是最好。

這次,前面的功夫做得不太夠,而且她心理上也有點兒緊張,所以比較不太能放得輕鬆,於是在「刺」入時她會覺得痛痛。前前後後也試了好幾次,情況也有稍稍轉好,最後一段時,是更深入了,而她也用雙手扶在我腰上,輕輕引導我的進出……這一次雖然還是痛痛的,但已稍好。後來休息了。

翻了書研究一下,原因可能主要是前戲不是很夠,她沒能放得很鬆,所以造成有疼痛的現象。我想,這以後都會改善的,一次會比一次更自然,一次也會比一次更好。我想,這壓力也許是來自害怕那萬一的事情吧?但她說如果真的那樣的話,是不會讓我知道的。我問為什麼,她說不要加重我的負擔。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了。但我知道,像她這樣深深愛我的一個女孩,我是不會辜負她的。她在那本手記上寫道:「第一次給你了……」

06-10星期六的下午,我們的第二次。這一次比較好了,我細細地挑逗她……後來,她要我進去,她用被被把臀部墊高了,這一次進去得輕鬆容易了許多。剛進去時,聽她「嗯哼……」,問她會痛嗎,她說不會。我聽了也很高興,於是開始慢慢的刺起來,緊緊抱著她,漸漸加快速度,耳邊傳來她一聲聲的輕吟和我們的呼吸聲,吻著、也貼著……後來她說要換姿勢,拿了出來,整根都很,覺得很奇妙。她說想要試試從後側進去,但是沒有成功,於是恢復一般,但是這次被被忘了墊回來,刺了好一會兒,她就開始覺得痛痛了,到後來只好休息了。今天還是沒有到頂。不過沒關係,能有這樣的進步,我也覺得不錯了。後來她睡了一會兒,醒來在我耳邊說:「對不起,今天沒辦法讓你噗哧了……」我說:「沒關係,總不能讓老婆痛痛呀……」她抱著我。今天,算來她是急了些,我本來想到三點再進去(從兩點開始),她說要,我還以為她放得很鬆了,原來她是怕時間不夠,所以……開燈時,我也看了她的小洞洞,的確是蠻小的,想想如果沒有讓她完全放鬆興奮起來的話,的確是苦了她,所以以後要更加倍地愛護她。

06-11問她,昨天那樣的聲音是痛還是舒服?她說:「都有。」我說「哦?」她笑說:「是應你的要求耶!……」晚上,七點多,到新公園去親親,在石林一角,隔欄干外面是人行道。親親一陣,走回衡陽路,她說:「邊走邊親!」和我想得一樣呢!於是邊走邊親,我碰她那兒問有沒有濕濕的,她說:「好癢!」我問是怎樣的癢?她笑說:「跟你那裡一樣癢……」

06-12剛醒,忍不住好奇,打開了萱昨天給我的一個紙條做的小星星。昨天問她寫些什麼,她笑說沒什麼啦。今天我看到這裡面藏著她的真心話:「老公: 我…我…我…我不能沒有你。所以,不要離開我好嗎?我將來一定好好補償你(love)nn=∞」我,很感動,我是不會離開她的!

06-13今天一早心情不好。雖然我在昨天的信中寫到:「我是不怕的,什麼本省外省的。」但我心仍不免憂憂。我寫道:「這輩子,我是要定你了!無論如何,我都要娶到你!」心想,這都已經是什麼時代了,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想法存在呢?世上的人大多是狹隘的,只宥於一種盲目的意識形態、頑固的思想模式,這說來也是可歎的,這也是時代的悲哀。萱說:「如果她還是那麼古板的話,我就和她們斷絕關係!」這話讓我相當感動,也知道她對我的愛竟是那樣的強烈!等到她二十以上,完全成年,在法理上可以完全自主時,那麼一切就不成問題了。因為只要有堅定的愛,誰也無法動搖我們!下午萱來電話,說有寄信,於是下去看,得。說星期五或明天可能會來我這兒吧!是想聚聚、聊聊,「但不「刺」哦」她這麼寫就有點兒……因為這一寫會讓我想到「刺」的事,卻又說不,真是的。不過也沒關係的,只要能看到她,在一起,「刺」或不「刺」都沒關係。但如果她想的話,那就……她不想的話,也就不勉強羅。

06-14九點半多,萱來。早上念了一些,她在看歷史,我在查Lincon的"GettysburgAddress"的單字與文意。十一點,親熱一番。她說:「扣子可以打開呀!」我才恍然似的,打開一排扣子剩兩顆。相擁而吻,她引我輕撞、摩擦她,雖然都是隔著衣物,但這景況卻像是真做一樣。她也很滿足的感覺,彼此緊緊抱著……到五十分起。

下午,飯後,她在前面,要看電視,「青青河邊草」,我在房裡稍休,也是不愛看電視,也是希望她能少看,因為是蠻拖時間的。也罷,且讓她自得吧。兩點半,她進來,本來似要看書,掉我味口呢!後來坐在床邊、橫躺我身上,於是她仍拿著本書,讓我來挑逗她。我解開所有扣子,輕輕撫摸……她於是要我關門,說脫掉看書好了,於是上半身空,我輕輕舔吻乳頭、撫摸、吸吮,從上身到腿、腳,她問:「今天要嗎?」我說:「看看,等時機成熟的話就可以了。」後來,她拉下拉,說:「你來……」於是褪下外褲。讓我那頂著她,一陣一陣的……我褪去上衣,後來熄燈,留床頭小燈……。再一會兒,她要,我準備。起旋。回來就變小了,她於是親親,起,看我還不準備,仍然陶醉,就說:「等一下未刺先噗哧哦!」於是準備,墊好被被。輕輕挺進,還好,有一點點不適,我要她放輕鬆,不要緊張不要動也可以。

於是輕輕動,她也就好了,問她感覺如何,她說舒服,問痛嗎?她說不痛。於是上軌道了,抽刺速度漸快,看她閉著眼、輕喘著,問她如何,「好舒服……」,我聽了也高興。再一陣,她說要翻翻看,但是床太小了,還是沒有辦法。於是試試她在上的姿勢,我躺著,讓她自己放進去,然後她開始動,上上下下、我們手指交叉握著,一會兒我雙手握著她雙乳,又或輕輕撫摸接處前部,她雙手撐在我膝上,後仰,這樣子她可以自由調整方向……」一會兒後,在換成我在上。

進入,刺得快快慢慢,她也挺腰相迎,兩個人真正結合的感覺。後來愈刺愈快,伏抱著她,只聽到彼此喘息陣陣……」後來稍慢,她說想要尿尿,我問是壓到了嗎?她說不像是,我說也許不是尿哦,她仍質疑,但我仍未停,她後來真的像是忍不住了,我說那你就尿看看吧!她說不要,很久沒有尿床了。

我說也許不是呢!她還是不要,後來她要我停一下,要起身,說也奇怪,一起來就沒有那感覺了。我說看吧!不是尿,說不定就是所謂的高潮。後來又繼續。但剛這一下暫停,她有點兒乾,後來在放鬆些就好了。我挺身刺著,抽出來多些再進去她似乎會有較大的刺激,於是著意用我的前端摩擦她的前段,這大開大闔似的,彼此都覺得不錯。快的時,她輕吟著,輕叫著:「老公……」,我聽著愈是興奮……持續著,覺得其實這真的要花不少力氣呢,尤其手臂。

後來我加速了,她問我是不是快要噗了,我說嗯,於是刺著,一會兒後,抱著她要射,她要我拿出來,出來時盡噗,酣暢。伏在她身上,吻著,小歇一下子。兩人起,取套。她說:「剛剛好像差一秒就要「尿尿」了」我說:「啊,怎麼不說,要不然我可以再等一下,這樣子我們就可以一起了!」她仍然是質疑著。

我說:「這一次還不錯吧?」她說:「這一次就蠻…」意思是做對了,蠻完整了)」於是擁吻一下。我說:「去洗澡」,於是一起去淋了個熱水澡,輕鬆一下。彼此都蠻舒服的。後來在房間,她看一看以前的一些信,我躺著,她也吹著口琴,後來我彈彈吉他"NowandForever",她說好聽。

再一會兒,換裝,同出,到大直去了。今天去吃豆花,也逛逛屈臣氏,她指著一種減肥食品說有吃過,一千五百多塊,也沒啥效果,覺得浪費,還不如拿這些錢去游泳呢!今天一人拿了一個Pizza,試吃的。十一點半多,萱來電,聊聊。問她有癢癢的感覺嗎?她說不會。稍聊。後媽媽下來,急掛。一會兒後打來。這一次,算是真做了。

06-15十二點,萱來電,在校。今天想著,這幾次,到昨天,雖然終於彼此都能覺得不錯了,但是總在心理上有所負擔。但,全程的,小心翼翼的使用保險套,總是比都不用要來的安全許多了。但有時想起,心中總不免要有幾分擔心。於這愛慾之取捨,有些時的確是不容易。

06-19九點半多,萱來。上午看書。她說想要喝可樂和吃巧克力,於是出去買。她還說要買紫色的小套套。我找了兩家的7-ELEVEN,還是找不到。回,說,萱覺得可惜,我說另外一種就是超薄型的了,她說不要那種的,我也覺得如此,所以還是買了上次的那種。下午一點半多,入,刺。到兩點四十多。這次是她先,而輪到我的時候反而卻又能持續,真是奇怪!結果只好請老婆用手幫幫我了。剛進去時她都會有點痛痛的,我要她放輕鬆些。到了動起來的時候就好了,她也開始覺得舒服了。一直刺到她說:「好像快要了……」我說沒關係,讓它出來。今天有鋪大毛巾,所以她也就不擔心了。只是事後問她有沒有,她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就是了,說「應該有吧?」今天覺得她那裡好像有點兒味道,應該是早上時的緣故吧?

06-20到萱家。在萱房間念。今天沒有帶小套套,本來彼此都有點兒想的。但……只好罷了。她說:「本來我想提醒你的……」

06-22到萱家,上午唸書。下午刺刺。今天我比較快,是刻意縮短時間,因為在她家比較不安全的感覺,所以不想拖太久。在她房間裡,日光透過百葉窗,亮亮的,也還可以。剛刺入時會有些許痛痛,但是一下子就好了。她也挺潤,用個小抱枕墊著,我在上衝刺著……,噗哧後,兩人擁吻,萱萱也撫慰著我。今天我們連上衣都沒有脫下呢!這樣子應該算是「快餐」吧!我問萱覺得怎樣,她說「你舒服就好!」,我又問她,她說大概60分吧!還算可以就是了。不過這也是比較沒有辦法的。因為我們的心理負擔都不小。反觀是在我這兒就能放心的做了,萱也說在我這兒就算有人回來還可以裝睡覺,在她那兒就不行了。說得也對。下次我再好好補她一下!(她問我要噗哧的時候是不是很舒服?我說是呀!也問她呢?她說好像一杯水快要裝滿出來一樣,可是上次好像沒有到滿出來,因為好像又慢下來了。我說那你要跟我說呀!她說怎麼說?可以要我繼續呀!她說「不要停……」笑著,我說對!對!就是這樣子呀!她笑:「居然要我說出這種話……」我說這是只有在房間裡才這麼說的嘛。躺著,休息了會兒。三點半同出,到超市逛逛,而歸。

06-23萱下午的電話說:「刺……」,我說:「你想要呀……?」她說:「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刺了。」我問為什麼,是那個來了嗎?她說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