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之不去的第一次

過去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都記不太清楚了,但有些事情,確實實在在的烙在了心底!

那還是剛上班第二年的事情,年輕的我,畢業後被分到北方的一個城市,舉目無親,只和幾個同事整天忙忙碌碌,喝酒、打牌、遊戲、工作,盡情的放縱著青春的能量。

也許我們幾個同事相仿,也都年輕,對於愛情似乎感覺都很遙遠,閒暇之餘與女孩們的打打鬧鬧也絲毫未往情慾上考慮。

不知不覺中,我們幾個同事中的老大哥老劉,率先的單飛了,經常以各種理由不參加我們幾個哥們的活動,並且著重起梳妝打扮起來,每天出門前,對照鏡子擠眉弄眼瞅半天。

直到有一天,老劉同志領回宿舍一個嬌媚的要滴出水的小女生回來,我們才恍然大悟,小女生姓楊,中專剛畢業,還未正式工作;此後,楊小姐是經常來宿捨玩,到底是女孩,也挺勤快,每次過來,都是忙這忙那,還不時買些小東西、花呀、香水呀等,沒多久,宿舍整個改變了面貌,是井井有條、乾淨清馨;閒暇之餘,那兩位是親親暱暱,眉目傳情,把我們哥幾個給羨慕的整夜難寐。

沒多久,我們四個人難得再過以前的日子了,個個就像發了情的動物一樣,四處出擊,然後就是溫玉滿懷,佳人相伴。

然而,我一直沒遇到太合適的,也交了幾個朋友,但一直沒有深入發展;轉眼間,那幾位老兄開始背著我,神神密密的探討著一些內容,豎著耳朵聽到只言片語好像是和女生那事的一些交流,聽得我是雲裡霧裡,不知所雲,同時也弄得自己是心跳加速。

唉,哪天俺才能像他們一樣佳人在懷呀,惆悵!

快夏天了,公司一筆業務需要到底下一個縣城,一周時間,那幾位老兄哪捨得走,於是,我就坐上夜班臥鋪汽車去了。

坐了一夜車,事情辦的比較順利,一周後,又坐夜班車回來了。

臨走時,業務單位招待,喝了些酒,暈暈糊糊,有些晚了,等上車一看,最後一排上鋪,慶幸,還趕上車了,旁邊的鋪空著,就把一些隨身東西放到邊上鋪上。

車開動了,剛出城,迷迷糊糊正要睡覺,車停了,有人攔車,之間一男一女站在車下,男的30多歲,身材魁梧,面目有些凶悍,女子背對我正準備上車,從後面看,身材挺不錯的,長長的頭髮,燙的有些大波浪。

女的上了車,拎著幾個大大的包,靠,這男人,背著手在下面,也不知送上來。

「嘩!」車門關上了,女人向車下揮揮手,我也沒看清車外景象。

車又開動了,我又準備睡覺,剛瞇上眼沒一會,有人晃晃我胳膊,我一睜眼,一張面如桃花、白皙紅潤的臉龐就在我眼前,下巴尖尖,睫毛翹翹,一雙大大的眼睛亮亮的,好漂亮好有女人味的一張臉哦。

女人看著好像比我大一些,穿著一身淡黃色碎花的長裙,領口開著較大的雞心口,纖細的脖子下露著雪白的頸部,順著領口,依稀可以看到一條幽谷向下蔓延。

瞬間有些發愣,女人看著我得表情,衝著我笑了笑,笑容有些嫵媚,露出一口潔白的小牙齒:「唉,隔壁鋪上是你的東西吧!」

「對、對,不好意思,我來拿開!」

「沒事,不急,慢點。」

「小心些哦……」

我跳下來,車子正好一晃,沒站穩,我倆正好撞到了一起。

由於夏天,我倆穿的都少,我只感覺到一個柔軟無骨,香氣逼人的身軀緊貼在我懷裡,我得下身正好無準備的撞到她腿上。

呼的一下,我只感覺熱血上頭,渾身就像過了電一樣,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難道這就是女人。

女人似乎覺察到什麼,有笑了笑:「這路就是不太好,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

我慌忙把我東西收拾一下,拿到我舖位上,由於車廂狹窄,忙讓開位置跳到自己鋪上。

坐到鋪上,深深吸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往下看看女人弄好沒有。

「啊……」我差點沒叫出來,心臟就像剛進行過百米衝刺一樣,差點沒蹦出來。

原來鋪下女人正在彎腰整體行李,由於包太多,正在把幾個包重新整裝,彎腰中,裙子領口自然下垂,由於雞心口,站立時沒有什麼,當彎腰時,透過領口,雪白的乳房豁然出現在我得面前,乳房呈半球狀,白皙,有光澤,隨著汽車的晃動,還不時地有些擺動,兩個乳頭依稀可見,微微的有些紅色,也許是我錯覺。

從未經歷過這個場面的我,丹田立即感覺到一股熱氣直往上升,小弟弟不聽話的豎立起來。我忙頭收回,生怕被她看到我得窘狀。

一會,那女人終於把東西收拾好,開始往鋪上爬,我一側眼,正好又看到一個圓圓的屁股正對著我左扭又晃,原來她跪在舖位邊上整理床鋪。由於裙位的提高,兩隻雪白豐韻的大腿暴露在空氣中,隱約可見白色內褲的邊緣。

唉,今天是怎麼了,我感覺臉燒燒的,渾身有說不出來的味道,這麼大了,還沒有遇到到這種場面,如在以前,也許不以為然,然而前段時間的震撼教育,已讓我蠢蠢欲動,20多年未使用過的器官似乎也在一夜間覺醒。

閉上眼睛,正胡思亂想呢,聽到有人說話:「唉,我說,睡著了麼?」

我睜眼一看,原來是隔壁女人對著我說話呢。

「還沒,有事麼?」

「沒什麼事,我想問問,明早幾點能到呀?」

「7點左右吧!」

就這樣,我倆攀談起來。

女人很健談,思維比較敏捷,性格也叫外向;交談中得知她的一些信息。

女人姓夏,今年25歲了,這次到省城姨娘家,姨娘家開了個服裝店,這次夏過來幫忙的。剛才送她的是她對象,中學時同學,追他追的很瘋狂,對她還可以,就是為人有些粗暴,前兩年為生意上事情,將人打傷判了兩年,前些日子剛出來,夏本身想和他吹得,可他男友整天粘著,這次到省城,也有一方面這個因素。

聊了一會,雖然感覺夏比我大些,但在語言上,有時覺得想個孩子似的,比較單純,也很可愛,但講到感情,又感覺夏比我成熟很多。

聊到很晚,昏昏然睡著了。睡夢中,腦海中浮現的全是夏白白的乳溝和白皙的大腿。

早晨,被一陣喧鬧聲吵醒,睜眼一看,原來已到省城,夏在一旁忙著整理東西。

白天細細打量夏,更有一番味道,夏體形修長,身材凸透有致,眉眼含有笑意,與同事們的小對像門相比,多了份嫵媚和風韻,多了份成熟女人的味道。

夏看我醒了,打趣到:「你可真能睡呀,一覺睡到天亮!我可一晚上沒睡踏實!」

我笑笑,沒說話。

夏又說:「能不能把你電話告訴我呀,我在這裡人不熟,以後有空再找你!」

我忙找張紙記下電話給她,夏看看,裝到手包裡,對我擺擺手下車了。

臨下車了,人群漸漸散去,眼前一片茫然,我想著,這大概也是人生的一次際遇,也許就像流星一樣永遠的消逝了。

時間轉眼過去了半個月,日子還是這樣過,半月前發生的事情也漸漸的淡忘了,只是在睡夢中經常能夢到夏嬌好嫵媚的笑臉和揮之不去那深深的乳溝。

這天,幾個同事的小對像又來玩鬧,我們幾個端了幾箱啤酒,女友們又搗騰了幾個菜,幾個人痛快的吃喝起來,幾瓶酒下肚,幾個人喝得小臉通紅,幾對對象也開始放肆起來,情話綿綿,勾肩搭背。

唉,鬱悶呀!論長相,論才華,咱也不差呀,怎麼就我是孤家寡人呀,女人到底是怎樣的呀?愛情到底是什麼滋味呀?

正想著,手機響了,一看,號碼不熟悉,是誰下班還騷擾我,不接。

電話響了又響,第三遍又響的時候,我不耐煩的拿起電話,同時禮貌的說了聲:「你好!」

……

半天電話沒聲音!

「喂,喂,誰呀?說話呀!」

「嗯,請問你是李**麼?」電話那邊傳來輕輕的一句,聲音很好聽,但不熟悉。

「哦,是呀,請問你是?」

「啊,是你呀,真的是你呀,你猜我是誰呀?」

我愣了半天,知道我名字,我又不熟悉的女人不多呀,難道是?

我不由得激動起來,霍的從位子上站立起來!

「你是?」

「我是夏呀!」哈哈哈,電話中傳來一陣笑聲,我彷彿可以看到一個妖嬈的身影在我眼前。

「呵呵,是你呀,你好!」

幾個同事們看到我得表情,馬上意識到什麼,立即對我擠眉弄眼起來,老劉對我一邊做手勢一邊小聲說,約她出來,約她出來!!

其實按照我內向害羞的性格,無論如何我也不會約不太熟悉的人的,但今天喝了些酒,在加之今天場面的刺激,也沒多想,對夏說:「夏,晚上沒事到我這玩會吧!」

為了不讓夏懷疑和拒絕,我又說道:「我們幾個同事都在,多認得幾個朋友麼!他們也邀請你過來,你在哪,我去接你!」

夏很快的回答,好呀,我坐車過去,你在路口接我就行了。

放下電話,我連忙到房間換套衣服,出來時,幾個同事紛紛打趣,問怎麼認識的,我簡單的說了下情況,幾個小子叫著,看不出來,有兩手,出趟差還順便泡個馬子。

沒顧上多說,忙往外跑,將一屋子的嘻笑關到了門裡。

站到路口,翹首已盼,過的時間不長,一輛的士停到我前面,車門開了,正是夏過來了。

夏今天穿一套淡藍色的長裙,上面一些白色的紋路,今天夏將頭髮紮起來,畫了些淡妝,顯得非常精神和年青。

我看著夏優雅的身姿,漂亮的臉龐,不由得瞧得有些癡了,夏走到我跟前,說:愣著幹嗎,傻樣!

汗顏!我真沒出息!我嘿嘿一笑:幾天沒見,都認不出來了!

夏大方的靠緊我,一路走回宿舍。

開門後,等大夥看到我身後的夏,明顯看到哥幾個眼睛都直了,老劉同志更是急不可耐的跑過了,伸出魔爪迎向夏,歡迎。歡迎!

其它幾個同事也緩過神了,打招呼、讓座、遞茶、倒酒,一陣喧嘩!

落座後,大家先相互介紹了一下,然後推杯換盞,都是年輕人的緣故,一會大家就熟落起來。

夏較為開朗,也較健談,因為有美女在座的緣故,幾個同事也是分外慇勤和健談,幾瓶酒下肚,大家臉兒通紅,說話也慢慢的放肆起來,一些笑話、黃段子也不斷的湧出,氣氛漸漸的曖昧起來。

喝些酒後,大家分外覺得熱,身上的衣服熱烘烘的貼在身上,現在都基本上汗濕了,幾個男人們顧不上那麼多禮儀了,反正也熟了,又在宿舍,紛紛脫的就剩一個底褲,女孩們可就慘了,穿著濕濕的衣服也不敢脫;這下可便宜我們幾個了,夏季的衣服本身就單薄,再加上汗濕,眼前的女孩們個個玲瓏剔透,誘人的身段個個暴露無疑。

夏今天穿的本來就是淡色的藍裙,汗透後,緊貼在身上,圓潤的肩頭、細細的腰肢全部顯現出來,本身就比較豐滿的胸部,分外顯得突起,透過裙子,依稀可見粉色的胸罩和一個小小的白色內褲痕跡;由於天熱,裙子向上提的較高,一雙雪白的大腿暴露出來,發出耀眼的光澤。

坐在芸身邊,望著這個性感迷人的成熟女人,鼻子呼吸到誘人的女人體味和香氣,不由得渾身血流加速,一絲絲慾望慢慢的開始堆積,沸騰。

酒越喝越多,我得頭慢慢的開始發暈,手腳不由得也感覺沈重起來,夏的酒量真的不錯,現在又和老劉鬥起酒來,滿滿的啤酒一飲而盡;老劉畢竟比我們幾個有經驗,又懂得女人心細,一邊講著笑話、一邊稱讚著幾位女士、一邊勸著酒;漸漸的,大家都有些多了。

夏被老劉一個笑話逗得笑彎了腰,坐不穩了,眼看要倒下,我連忙靠過去扶夏,不知是夏喝多了還是別的原因,順勢一下子靠到了我得懷裡。

我渾身頓時一抖,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讓我有些飄飄然,當時就一個感覺,柔弱無骨,女人難道沒有骨頭(當時的真實感覺)?怎麼那麼柔軟,我扶著夏滑潤的肩頭,聞著夏好聞的味道,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夏擡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燦若桃花的臉盤,眼睛虛張著,嘴唇離我很近,嘴唇顏色淡淡的塗著一層唇膏,有些亮亮的、潮潮的;

夏嘴不大,但嘴唇肉感、顏色漂亮,夏看我愣愣的樣子,調皮的微啟雙唇,對我吹了口氣,真可謂吹氣如蘭呀,一股熱氣混合著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和淡淡的酒味,我當時真有種衝動直接吻下去。

夏吹了口氣,看到我得樣子,咯咯的笑來起來,伸出她的纖纖手指對著我得鼻子點了一下,說道:「看你傻樣,然後很快的坐了起來。」

聞到夏白潤手指的香味和感覺到女孩手指的柔軟,我又激動有迷糊,今天到底怎麼了,我想做什麼呀,只感覺身體火熱膨脹的厲害。

難道女人就是這個樣子,我心中又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這難道就是女人,就是男人需要的那種女人?!

喝道最後,房間漸漸沒人了,三對人都紛紛回到各自房間,不時從房間中傳來一聲驚呼和一段呻吟;我不由的臉有些紅了,心想,夏聽到怎麼辦,不會對我誤會吧!

偷眼看看夏,夏也察覺到什麼,側著頭聽了一會,然後歪頭看看我,笑了笑道:「呵呵,你們同事都在做壞事哦!」

看到夏渾身慵懶,眼神迷離,玲瓏剔透的身段,那誘人的白,高聳的胸,濕潤的唇,我感覺渾身熱的像爆炸一般,下身膨脹的讓人難受。

當時也沒多想,伸手把夏摟到懷裡,對著夏那誘人的雙唇吻了下去。

想像當時,的確一些這方面經驗也沒有,只從小說、影碟中片斷的瞭解一些知識,遇到這種場面,真的有些手足無措。

夏先有些慌張,輕聲的驚呼了一下,推了一下沒把我推開,也就沒有拒絕了。

首先感覺到的是炙熱,其次是柔軟,我毫無經驗的吻著夏的雙唇,大腦確一片空白,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吻了一會,夏的呼吸急促了一些,胳膊也緊緊的抱著我,我則受到了鼓勵,更加賣勁的吻起來。

過了一會,看到夏緊閉的雙眼遲疑的微啟看了看我,然後我感覺一個濕漉漉、滑膩的東西闖進我得口腔,我愣了一下,才明白這是夏的小舌頭。

唉!當時的我,真是一點經驗沒有,除了上學時和女孩拉拉手,在沒有過其它經驗,當時可真是純情大男孩一個呀!

想像平時看的影碟,接吻好像是要將舌頭伸過去,於是我用力的唆吸著夏的舌頭,夏見我回應,更加的熱情起來,雙手撫摸著我得頭髮,舌頭則賣力的在我口腔滑動,身體則漸漸的貼在我身上。

看著夏這誘人的景象,我得雙手經不住不老實起來,順著夏的肩頭,慢慢的摸了下去,首先撫摸夏的纖腰,細細的,左右摸了一會,夏依然陶醉在親吻中,沒有什麼表示。

我得手慢慢向下劃去,一個優美的弧線過後,夏圓潤而富有彈性的屁股落在我得掌心,柔軟,有彈性,真實享受呀,我輕輕地揉著,夏低聲的哼哼著,顯得非常享用。

再下一步,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揉了一會,夏見我沒有近一步的動作,悄悄的睜開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看我,伸出食指,輕輕的在我嘴唇上劃來劃去,弄得我癢癢的;然後身子欠開一些,用柔軟的小手輕輕撫摸我結實的肩膀,小手熱烘烘、滑膩膩,摸的很是舒服。

慢慢的,夏的小手往下劃去,在我乳頭上部用手心來回撫摸;哇賽,簡直太舒服了,我得汗毛空都要張開了。

我傻傻的望著夏,夏噗的笑了一下,說:「你以前沒有女朋友?」

我點點頭。

夏又微微笑了笑,說:「你是夠傻的哦!」

說完,調皮的伸出小指頭,沾了些我得汗水,輕輕的在我乳頭上轉圈滑動∼我頓時感覺到渾身像過了電一樣,全身的汗毛颼的全部豎立起來,小弟弟立即昂首致敬,將底褲高高的頂起。

夏壞壞的看著我的反應,我看著夏嬌如桃花的臉蛋,高高聳立的胸部,眼睛感覺像要冒出火一樣,嚥了嚥口水,用力將夏摟到我得懷裡,手向夏的胸部摸去。

隔著單薄的裙子,可以很清楚的摸到夏乳房的形狀,圓圓的,很有彈性,一只手很難握的過來;原來女人的胸部摸著就是這種感覺,一種很新奇的感覺,我貪婪的撫摸著,一會,就覺得不是很過癮,畢竟隔著衣服和胸罩,感覺不是很真切。

當時不知哪來那麼大的膽量,相比也是酒精刺激的緣故,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看看摸摸夏的乳房到底是怎樣的。

夏的裙子後面有一個拉鏈,穿脫裙子只要拉開拉鏈即可。

當時也沒多想,我想大概色慾沖渾了頭腦,也沒多想,嘩的一聲拉開了拉鏈,失去束縛的裙子呼的掉了下去,露出了夏的上半截身子,耀眼的白,深深的乳溝,軟潤的肩頭,夏一驚,忙往上提裙子,呵呵,掉下容易提起難呀,乘夏雙手去提裙子,我一把將夏摟到懷裡,對照你雙唇吻了過去。

夏象被一下點到穴道一樣,一下子不動了,任由我親吻。

吻了一會,醉翁之意不在酒呀,我得雙手開始輕輕撫摸夏的雙乳,我先撫摸露出的部分,乳房上部的皮膚非常只細膩,有些像嬰兒般的皮膚,撫摸的圓圓的隆起,我有些心亂意馬了。

慢慢的,我不滿足乳房上部的撫摸,悄悄的順著乳罩的間隙向中心摸去。

從底部到最上端,有好長的一段路程,不過可以摸出夏的乳房很堅挺,受於牽制,很難將手伸到頂端,心中一急,將乳罩猛地推了上去(那是不知乳罩是怎麼戴的,也不知如何設計),夏的乳房顫顫的呼的一下暴露在我得眼前,好白嫩的乳房呀!

燈光下,乳房散發著白色的光芒,乳暈粉色的不大,小櫻桃般的乳頭翹立在最高處,已經高高的聳立了。

我毫不猶豫的伸頭親向乳頭,把乳頭含在嘴裡,很奇怪的感覺,有些像小時吃乳的感覺,但現在的場景則充滿了情慾。

夏被親吻乳頭的瞬間,如遭電擊,嘴了啊啊的輕喊起來∼乳頭在我嘴裡貪婪的吸唆著,乳頭上沾滿著液體,乳頭鮮紅的,直直的立了起來!

夏使勁的抱著我得頭,將我得腦袋深深的按在她的乳房上,我幾乎有些透不過氣的感覺。

隨著我得吸吮,夏的身體有些僵硬,腰兒向前挺著,同時拚命將我得頭壓在她的胸前,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不一會。夏急促的啊啊兩聲,身體軟了下來,手也鬆開了。

夏懶慵慵的斜靠在沙發上,臉蛋通紅,鼻頭上停著幾滴汗珠,胸口上下起伏著,胸罩斜挑著掛在肩上。雪白的胸脯非常的刺眼。

夏嘴角掛著笑意,眼神是那麼的具有挑逗性。

看到此景,我一個餓虎撲食撲到夏身上,手開始在夏身上胡亂摸起來,自己也不知要作些什麼,只知道胡摸一氣。

夏看到我笨手笨腳的樣子,笑意更濃了,用嘴唇貼到我得耳垂,舌尖輕舔了我一下。

我的小弟弟呼的有豎立起來,在我得記憶中,好像就沒有這樣的硬過,我急候候的用下體貼住夏,夏也感覺到了我得堅挺,有些壞壞的笑。

看此情景,我不由自主的手向下一個目標伸去,由於裙子的阻礙,從上面不好下手,於是雙手從下邊裙角往上摸去。

一會,一個潮熱的地方到了我得手指處,夏的內褲潮潮的,我也不知該如何,只是在她的大腿、私處亂摸一氣。

終於,摸到夏的褲腰,於是手戰戰兢兢的鑽了進去。

一個陌生而嚮往的天地終於展現在我得手心,滿手的滑膩,如順的細毛緊緊的貼在夏的趾骨處,是那樣的光滑,雙腿間的水跡暴露著主人已經動了情。

女人的私處而陌生,那裡從來沒有親手觸及過,那裡的結果也是非常的模糊,我腦子裡什麼都想不出來,手指摸著陌生的滑膩和皺褶,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種說不上來的女性味道,有些輕輕的膻味。

我有些機械的將夏撲到在沙發上,壓在身下,撩起夏的裙子,撥開內褲的底邊,同時從我底褲中掏出已經脹得嚇人的小弟弟,小弟弟的頭上已經滴出幾滴透明的液體;按照書上的描寫和平時積累的經驗,對準夏的私處捅去;下面毛烘烘什麼也看不清,只感覺一片滑膩,沒有特別的感覺,咦,做愛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底插進去沒有呀?前後運動了幾下,汗顏,沒有傳說中的爽呀。

夏開始嬌羞的將頭埋在我懷裡,身體順著我得動作扭曲了一會,不一會夏感覺到我得動作,有疑惑的看看我,然後伸出她的一隻手,親親的握住我得小弟弟,然後調整了一下姿勢,將我得龜頭引導到一個位置上,接著,用手輕按一下我得屁股!「啊……」

我倆幾乎同時叫了出來。

我只感覺到進入一個溫熱、水膩、滑爽、緊握的隧道,一種說不上來的爽快、新奇強烈的刺激著我得大腦,這種感覺是用語言所不能言表的,同時這個瞬間的強烈刺激深深的烙在我得記憶深處。

我依稀記得,大概前後沒動幾下,尚未完全感受夏陰道給我的享受,就一瀉而發,發洩的是那麼的暢快,以至於隨後的很多日內,都被這種如釋重負、喜極而泣的感覺所籠罩。

在以後的歲月,做愛如同家常便飯一樣隨便和容易,也有過很多次深刻的記憶和舒適,但第一次的感覺揮只不去,經常在不經意間躍出我得記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